jordan carver nude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 5日電甚至比他老公趙小生還要厲害,舒服的她整個 身體都是不由自主的輕顫起來。

   趙叔,快給我弄出來吧,我感覺 好難受,嗚嗚…… 這挑逗的聲音讓 老趙眼睛亮了起來,但是他可不想就這么簡單弄出來,這如果要是弄出來對方起身穿好衣服就走人了,他豈不是白費功夫了。

   老趙便嘴上答應著,雙手卻是努力的挑逗,他要讓對方忍受不了主動來求他,求自己弄她。

   想到一會讓這個絕品尤物言聽計從的樣子,他便是一陣性奮,嘴上的力道也是不由得加大起來。

   感受著老趙嘴上在自己豐滿柔軟之上沒有要離開的樣子,林清清不由得有些著急起來。

   趙叔,你……你快給我弄下面啊。

   好好好,這就好。

   聽到林清清有些焦急的聲音,老趙也是不敢大意,萬一對方生氣了不做了,到嘴的肉可就等于真得飛了。

   當即他便直接趴到下面。

   嗯哼……趙叔……不要……不要停…… 經過老趙這么久的努力,林清清再也理智不起來了,她實在是太想要了,想要被男人狠狠的蹂躪一番。

   啊……好難受……好難受…… 林清清嘴上說著好難受,身體的反應越加強烈了。

   這一幕看在老趙眼里,徹底讓他放心下來,他知道該是提條件的時候了。

   趙叔……我受不了了,你快給我吧……我想要…… 你想要什么? 老趙一邊說著,嘴上卻是不斷地親著那敏感地帶。

   我想要你……嗯……快給我吧…… 林清清閉著眼睛,嬌羞的叫喊出來她心中的所想。

   此時她的力氣被抽離的干凈,早就沒有力氣講話了。

   老趙也再也控制不住了,準備進入正題。

   當老趙剛準備進入的時候。

   林清清卻不知為何急忙說:老趙,我們已經過頭了,不能錯下去了。

   老趙壓抑在心頭的火焰無法徹底點燃,他抱著最后一絲僥幸說:林 小姐,我們已經都到了這一步了,難道你還害怕啥嗎? 林清清:我我不能做出對不起我丈夫的事情。

   這有啥?你丈夫長久都在外地出差,半年也不見得回來一次,難道你就不空虛寂寞?我現在可以滿足你的空虛,讓你的身體充實,而且這件事情只有我們倆知道,絕對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的。

   不行。

  林清清依舊堅持己見:我丈夫明天就回來了,我不會做出對不起他的事情。

   老趙長嘆一聲,剛才箭在弦上,完全可以一擊入洞,可自己卻沒有把握好這個絕好的機會,只能任由機會從眼前離開。

   孤男寡女一絲不掛的共處一室,老趙本想一不做二不休的撲過去將林清清壓在身下用力刺入。

   可最終他還是打消了這個瘋狂的想法,他知道林清清并不情愿,如果自己一意孤行,那等待自己的將會是牢獄之災。

   老趙將地上的衣服撿了起來,他幽怨的看著林清清,輕聲說:林小姐,你體內的玩具沒有拿出來,以后要是有機會,只要你開口,我絕對不會第一時間幫助你的。

   林清清別過頭,擦了擦眼睛說:謝謝。

   隨后一個人離開。

   剛才的美好稍縱即逝,讓老趙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他看著離去的背影,從被褥下拿走了五百塊錢,從小區離開后朝附近的城中村狂奔而去。

   他無法將自己過盛的體力發泄在林清清身上,他必須找一個林清清的替身,將體內的浴火全都蔓延到這個替身的身上。

   因為下雨,城中村看不(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到幾個人。

   老趙渾身濕透,進入了村內的一條漆黑巷子里面。

   前面的昏暗燈光下站著三名穿著暴露的年輕小姐,當老趙來到她們身邊,還沒等這些小姐發出招呼客人的聲音,老趙抓住一個身材最高挑的小姐就走進了出租屋里面。

   這種城中村的小姐炮房非常簡單,一張床,一張桌子,桌上放著一盒安全套,其他的什么都沒有。

   老趙現在急需發泄心中的浴火,從兜里摸出一百塊錢塞進了小姐的衣領里面,直接就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坐在了床上。

   老趙的粗壯苦瓜早就已經跟鋼鐵一樣堅硬,如同雞蛋一般大小的前段在昏暗的光線下散著青紫色的光芒。

   小姐看的一陣吃驚,她下意識看了眼自己蓮藕般的手臂,又看向那根如同黑炭一樣的粗壯 武器,心里暗自感嘆,這么粗壯的家伙要是進入了自己的身體里面,還不得把身體給撕成兩半。

   老趙早就已經精蟲上腦,他見小姐愣在了原地,用手擼動著粗壯 硬物,不滿問道:愣著干啥?快點來啊。

   小姐嬌羞喊道: 大哥,你這家伙也太厲害了,我怕我撐不住。

   老趙氣不打一處來,剛才在林清清家里面沒有得到發泄,沒想到這個小姐也不想接自己的生意,這讓他非常不滿。

   老趙站起身,抓住小姐的胳膊就硬是抓了過來,小姐準備尖聲大叫,老趙突然把小姐的腦袋壓在了胯下,趁著小姐嘴巴張開的空隙,直接就把粗壯的擎天柱塞入了櫻桃小嘴里面。

   被這么一個龐然大物塞入口中,小姐嗚嗚的亂叫,口中分泌出了大量的唾液將整個擎天之柱完全浸濕。

   再加上小姐的不斷掙扎,老趙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暢快感覺。

   滑嫩的口腔緊緊包裹著自己的粗壯硬物,滑嫩的舌頭不斷在頂端敏感的嫩肉上來回掃動,把這個小姐想象成林清清在吞吐著自己的武器,老趙越想越是興奮,抱著小姐的腦袋就開始前后的聳動。

   小姐哪兒受得了足有十八公分長的硬物在口腔內不斷戳來戳去,當每次硬物進入喉嚨深處的時候,一股作嘔的感覺就用上心頭,讓小姐一陣頭暈目眩。

   而喉嚨的擠壓感卻讓老趙感受到了異常的刺激,他每次找小姐都是把對方當成林清清一樣憐香,可是今天林清清給予他的卻是無情的傷害,這讓老趙非常的不滿。

   嗚嗚嗚…… 小姐在老趙的胯下不斷發出求饒的聲音,這縷聲音如同催情的炸彈一樣讓老趙更加兇猛起來。

   接連在小姐口中抽插了數百次,老趙越戰越勇,他無法滿足嘴巴的慰藉,他將武器從小姐口中抽了出來,將小姐拉起來直接就拖了暴露的衣服。

   你流氓!小姐捂著一顫一顫的雙峰尖叫一聲。

   這對白花花的奶子在老趙眼前一跳一跳,老趙胯下的巨龍也崢嶸無比,雖然這對雙峰沒有林清清的澎湃,但好在也是女人的敏感部位,老趙自然不想放過。

   他伸出粗糙的大手一把將其抓住,狠狠揉捏了一下,淫蕩笑道:我流氓?你一個做小姐的還好意思說我是流氓? 你才是小姐! 你還嘴硬?老趙怪叫一聲,使勁兒在小姐胸前抓了一把。

   嗯…… 小姐輕聲呻吟,這讓老趙更加興奮,他猛地脫掉了小姐的褲子,兩腿之間那團濃密的森林讓老趙最為原始的沖動更上一層樓。

   老趙伸出肥厚的舌頭使勁兒舔了一下嘴唇,小姐雖然經常一絲不掛的面對客人,可今天老趙的出現,卻讓這個小姐感覺到害怕起來。

   她從業這么多年,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此亢奮的客人,更加沒有見過這么堅硬的粗壯武器。

   老趙嘿嘿笑了一聲,抓緊小姐的豐臀朝自己拉了過來。

   小姐一個沒站穩就朝床上趴了過去,老趙順勢也躺在了床上,小姐趴在他身上的時候,正好將濃密的森林壓在了老趙的嘴巴上。

   小姐正準備爬起來,可是老趙壓根就不給小姐這個機會,緊緊抱著小姐的兩瓣豐臀,伸手舌頭就開始猛烈的舔舐著已經流淌出晶瑩液體的蜜洞。

   小姐久經百戰,下身早就已經黑如鋼炭,沒有哪個客人會愿意品嘗下身的美味。

  今天被老趙這么一挑撥,她的身體劇烈顫抖,沒兩下 甬道內就一浪接著一浪的涌出了更多的液體。

   嬌喘的呻吟聲從小姐口中傳出,她將所有的力氣都集中在腰部,用力的壓向了老趙的嘴巴。

   老趙也沒有辜負小姐的所盼,他用舌頭如同舔舐林清清下體一樣開始撥撩起了小姐。

   晶體剔透的液體很快將老趙的臉龐打濕,順著臉頰流淌在床單上。

   小姐被老趙刺激的哇哇亂叫,老趙將舌頭從甬道內抽了出來,將兩根手指直接就刺了進去。

   當空虛的身體被兩根粗壯的手指所填充之后,小姐身子抖如糠篩,她的呻吟聲變得更加厲害起來。

   老趙快速扣動手指,一股股粘液隨著他的扣動不斷流淌出來。

   當動作越來越快的時候,小姐的呼吸也緊湊起來,呻吟聲也越發的嘹亮。

   丟了…… 小姐大喊一聲,老趙猛地抽出了手指,強烈的空虛感加上猛烈的刺激,讓小姐的甬道內噴涌出一股溫熱腥香的透明水流。

   看著氣喘吁吁的小姐躺在床上,老趙索性將衣服也一并脫了下來,環抱著小姐的腰肢讓她跪趴在床上。

   老趙也沒繼續挑逗,而是摸出了擎天之柱在濕潤的兩腿之間來回摩擦。

   當頂端頂到了兩片黑肉的的時候,老趙正想要刺入進去,小姐突然嬌喘喊道:大哥,別進去,要戴套! 老趙愣住了,他扭頭朝桌上的安全套看了一眼,他沒有下床,因為腦中想起了林清清。

   林清清為了自己的老公,保留了自己的身體不被侵犯,而老趙也想要將自己干凈的身體交給林清清,所以握著堅硬的武器朝上蔓延了一公分距離,頂在了小姐的后庭花上。

   敏感的部位搭上了這么一根如同烙鐵一樣的灼熱物件,小姐嚇得出了一身冷汗,她驚恐掙扎尖聲叫道:大哥,你快點拿開,不要從這里進去,快點拿掉! 任憑小姐如何掙扎,老趙硬是抱住了她的腰肢,當對準了目標之后,借著小姐體內分泌出來的天然潤滑劑,老趙猛地朝前挺動熊腰,直接將粗壯的鋼鐵硬物刺入了緊致的后庭之中。

   啊……大哥,疼……求你了,快點拔出來,我快要死了……求求你了…… 小姐的慘叫聲震耳欲聾,老趙壓根就沒有理會小姐的慘叫求饒,反而被這求饒聲刺激的快速聳動熊腰。

   看著自己的武器在小姐后庭內進進出出,一股強烈的吮吸感讓老趙心曠神怡。

   他從來都沒有嘗試過進入后庭的滋味兒,這種感覺比進入甬道要舒爽很多,而且更加的刺激。

     早上看到新聞,伊春空難的遇難者每位賠96萬,要是 我也在機上多好呀,解脫了,還能讓家人過上安定的生活。

  人最可悲的恐怕是想死都不敢去死了。

  我現在就是這種情況。

    我來自廣東,出生 在一個沒有快樂的家庭里,說沒有快樂,不是單親什么之類的,父親 是一個整天拉長人臉,看不到一點笑臉的人, 母親是一個只知道拼命做 農活的人。

  從我記事以來,自己就和別人不一樣,人家的小孩每天放了學就三五成群的一起玩,而我卻得呆在廚房里做飯,幫燒火。

  每當聽到外面小孩玩的嘻叫聲時,心里說不出的難受。

  再長大點,知道母親的累了,我會主動幫母親做家務和上山做農活。

    可是,每當天氣下雨時,我是多么想不用去做農活,去跟其他人玩一下,可是村里那么大,不管我躲在哪里玩,母親總是能找到我,要我去做農活。

  我心里的火呀,我還記得有一次,因為我一肚子火,不小心把我媽的腳給鏟了一下,在家坐了幾個月動不了。

  再長大點到鎮上讀初中了,整整三年時間,父親從來沒給過我一分錢做零用,每當看到人家買東西吃,而自己口袋空空,那心里難受的。

  這樣的生活讓我過的好迷茫  后來出來工作,走南闖北, 做過流水線,也做過泥水工。

  試過從佛山走路到南海,也試過露宿街頭。

  當然是一事無成,后來流浪到廣州,總算有了相對比較穩定的工作,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認識了現在的另一半,不知道當初怎么鬼迷心竊了,好象從當初談戀愛就不順利,因為我沒錢,她的父母都反對。

  而我們可能都是因為是第一次談戀愛,都用了真感情,經歷過幾次分分合合,還是走到一塊了。

    婚前就有過幾次因為我出去和朋友打麻將而吵架,開始想著結婚后會慢慢可以改變。

  但我想的太簡單了,到后來我才知道她為什么會只要我出去她就跟我吵,因為她父親,看起來很老實的一個人,出去鬼混了。

  可能因為這事,在她的心里留下了陰影。

  只要我晚上不在她身過,她就沒有安全感,就以為我出去鬼混了,為這事我也提過去看心理醫生,但沒去成。

    婚后我們有了我們的愛情結晶,而我也把我的雙親從老家接下來廣州,讓母親幫忙帶小孩,這樣好讓 老婆可以去上班,如此一來可以存點錢。

  但問題也馬上跟著而來,因為有老媽幫忙帶小孩,而我的工作又休息時間很多,在家閑著沒事干又去打麻將了,又大吵了幾次。

  我身邊的朋友都知道我有個這樣的老婆了,當然,她也不在附。

  在她眼里,我的朋友都是該死的東西,沒有一個好東西。

  (倆性故事)試過有一次我們在打麻將,她上來翻桌子,弄得我真想找個地洞鉆下去。

  當時我真的是想一巴掌打過去,但我所受的教育告訴我不能打女人。

  為這事我們大吵了一架,火車票都買好了,準備回老家辦離婚手續,但到了火車站她又不肯上車了。

  我真的認命了,自己種的因,自己就的吃這果。

  這樣的生活讓我過的好迷茫  因為她老是這樣鬧,我也覺得沒意思,再說我的朋友知道這樣,也都不叫我一起玩了,這樣相對平靜又過了一年多。

  后來我們又生了第二小孩。

  但人活著,不可能整天呆在家里,總有個吃飯聚會什么之類的,免不了又要晚點 回家,又鬧。

  我也分析過了,只要晚上我不在家,她就會胡思亂想,想到她父親身上去了。

  就拼命打電話給我,要我馬上回家,人活著就要這臉,我跟人家在喝酒,她打電話來了我就得回去,那我她媽的真的活著干嘛。

  她有她的理由,太晚了,你在外面不安全,還說的是頭是道。

  我覺得自己是一條狗,讓她綁在腰上她就有安全感了。

    我去找了算命的,人家說我就是這命,但這樣活著真他媽的累,我要反抗,我不認命。

  但我能怎么樣,分開吧?人家跟了我幾年,我沒能給過人家什么,要分也沒 能力給人家什么補償!這樣好象做人太不地道。

  不分嘛,我又無能力改變她,我真的好幾回想過死了算了,但想著老人家那么辛苦把自已帶大,如果自己就這樣走了,她們得多傷心,而自己又有二個小孩,走了他們怎么辦?這樣的生活讓我過的好迷茫  看到伊春空難的消息,我多么希望我也在遇難都之中呀,這樣自己走了,能有一筆錢給老的小的維持生計,是多么完美的一件事呀!  有誰能給我指點迷津?我該怎么辦?好迷茫?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