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輪流好爽 : 分身 腫脹 摩擦 敵后



“嗯,就這些。

  好了,不早了,趕緊收拾收拾睡覺吧。

  ” 桃花說著起身要走。

   劉偉一把拉住了桃花的手,“ 嫂子,其實我哥臨死前除了這些還說了一句話,你為什么不告訴我?”桃花的手一顫,整個人僵在了當地。

  此時不用她再說什么,劉偉已經知道了孟玉潔沒有騙他。

  但是很快桃花就鎮定了下來,虎著臉掙脫了劉偉的手,“你從哪里聽的這些風言風語的,沒有的事兒。

  ”“嫂子,你是不是怕村子里人說閑話,才…….嫂子,我不怕,只要我們兩個人真心為對方好就行了,嫂子,我喜歡你,你的下半生就讓我來照顧你吧。

  ”劉偉再次抓住了桃花的手,十分深情的 說道

  桃花避開劉偉火熱的眼神,可是心卻亂了。

  “ 小偉,我認真的告訴你,你哥沒有說過那樣的話。

  ”下一秒,桃花再次掙脫了劉偉的手,“我們兩個住在一起肯定有人說亂七八糟的,可是我們身正不怕 影子斜,但如果我們真的在一起了,怕是我們再 也沒臉在村子里呆了。

  ”“嫂子,我說了,我不怕。

  ”“行了,別說了,再說嫂子跟你翻臉了,睡覺!”桃花沉著臉說句,扭頭走了出去。

  望著桃花毅然決然的背影,劉偉一時間心里也亂了起來。

  嫂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是不喜歡我,還是真的懼怕別人的流言蜚語?躺在床上,劉偉又一次轉轉反側,難以入眠。

  除了嫂子桃花的事兒,他還為競選的事發愁。

  經過這幾天的了解,劉偉知道大隊會計林清水和老治保主任郄建設兩人,和張五河關系特別好,也就是說他們這兩票肯定是會投給張強的。

  而他現在也算是有了兩票,一票婦聯主任孟玉潔的,一票副村長郄 喜來的。

  現在就看剩下的村支書孟滿倉,和村長 柳金嶺將票投給誰了,投給劉偉勝出,投給張強,張強勝出。

  雖然楊小鳳已經答應自己在柳金嶺耳邊吹吹枕邊風,但是劉偉知道楊小鳳根本做不了柳金嶺的主,不過既然楊小鳳說了話,怕是柳金嶺也會好好考慮自己。

  所以他這一票是懸著的,另外就是老支書孟滿倉那一票了。

  孟滿倉是老支書,為人處世向來秉公剛正,對人向來是看能力說話,因此想要獲得他那一票必須得到他的認可才行。

  雖然孟玉潔說要在老支書面前幫自己說說,但是他知道效果應該不會太大。

  可是怎么才能讓老支書認可自己的能力呢?……因為答應柳金嶺要干三天活的,所以第二天劉偉又跟著上了山。

  可能是楊小鳳跟柳金嶺說了袁 大壯哥倆的事兒,柳金嶺也跟著上了山。

  因此,楊小鳳也沒再找機會親近劉偉。

  老老實實忙了一上午,中午吃飯的時候,桃花對楊小鳳說道:“小鳳嫂子,下午我想帶著小偉去趟鄉里,給他買兩件衣服。

  ”“去吧,小偉不是要競選治保主任嘛,總不能總穿著部隊帶回來的衣服,人靠衣服馬靠鞍嘛。

  ”楊小鳳十分痛快的應道,“小偉,你放心,我會跟金嶺說的,給我家少干半天活就少干半天。

  ”“嫂子,我這衣服還能穿,現在咱家的情況能省點就省點吧。

  ”劉偉知道嫂子桃花沒有多少錢,所以有些不愿意去。

  “小偉,我答應葉小翠那婆娘讓你和她家郄媛媛相親了,你怎么也得捯飭一下吧。

  ”桃花見劉偉又要說什么,臉色一沉,“聽嫂子的,不然嫂子生氣了。

  ”劉偉無奈只好跟著桃花向鄉里走去,“嫂子,買衣服行,可是我不能和郄媛媛相親。

  ”“小偉,我問過葉小翠了,孟朝陽雖然喜歡郄媛媛,但那只是燒火棍子一頭熱,葉小翠說郄媛媛對你很有好感。

  ”桃花道。

  “嫂子,我和孟朝陽關系一直不錯,所以我絕對不能搶她的 女人

  這事兒沒的商量。

  ”劉偉固執的說道。

  桃花看了劉偉一眼,只好道:“好,先買衣服,這事兒下來再說。

  ”此時公交車來了,兩個人不再說什么上了車。

  此時他們兩個誰也沒有想會在服裝城里再次碰到袁大壯,更沒有想到…….到了鄉里的服裝城,很快桃花就看上了兩件T恤,“小偉趕緊試試。

  ”劉偉接過來換好后,問道:“嫂子,怎么樣?”劉偉肩寬,這種人本身就是衣服架子,再加上他當過幾年兵,肌肉發達,所以換上新衣服后,那叫一個精神,帥氣,就好像是立馬換了一個人一樣。

  “好帥,簡直是為你量身定做的一樣。

  ”沒等桃花說話,旁邊的女售貨員早已經忍不住連連贊嘆起來。

  桃花看的也不是連連點頭,滿眼歡喜,“真精神。

  ”其實劉偉也很中意這件T恤的,不過一看價錢三百八十八,他立馬就將衣服脫了下來,裝出一副看不上的樣子,“嫂子,我怎么就覺得不好看呢?”“這件衣服我們要了。

  ”桃花知道劉偉是心疼錢,所以直接對售貨員說道,見劉偉還要說什么,美目一瞪,“聽嫂子的。

  ”見此,劉偉也不好再說什么,只是暗暗發誓以后一定要好好努力報答嫂子。

  后來桃花又要給劉偉買褲子,在劉偉的一再堅持下,這次桃花聽了劉偉的,只買了一條不到一百塊的褲子。

  因為桃花給了劉偉一條自己的小褲衩兒,所以在給劉偉買好以后,她就去轉內.衣區去了。

  劉偉不好意思跟著,便去了門口抽煙。

  一根煙還沒抽完,就見嫂子桃花急匆匆的走了出來,臉上滿是忿色。

  劉偉頓時緊張了起來,“怎么了嫂子?”“他們試衣間里偷安裝了攝像頭,有人偷窺我。

  ”桃花差點兒哭了出來。

  原來她挑了一套衣服,走進試衣間準備試試大小,結果剛要脫就發現面前的一個插座里面好像有亮光閃了一下,開始她也沒在意,可就在她把衣服脫下了一半,亮光又閃了一下。

  對于試衣間被偷裝攝像頭這種事兒她在網上看過,所以就急忙穿好了衣服,然后仔細朝插座里面看去,一看果然里面裝著攝像頭。

  “居然有這種事兒?嫂子,你領我去看看。

  ”劉偉說完拉著桃花走了進去,一看,還真是有攝像頭。

  媽的!劉偉當即就火了,騰騰走出試衣間,對售貨員吼道:“把你們老板給我叫出來!”“怎么了?”聽到動靜,老板娘急忙走了出來。

  “怎么了?你說怎么了?媽的,居然在試衣間安裝攝像頭,你們這店還想不想開了?”“有這事兒?”老板娘一愣。

  正說著就聽一個聲音怒道:“他媽的,誰在我姐的店里鬧事兒?”劉偉扭頭一看,就見一個大個子叼著煙,橫眉立目的從樓上走了下來。

  臥槽,這不是袁大壯嗎?大個子正是袁大壯,這家服裝城是他姐夫開的。

  袁大壯這小子特別的壞,所以就偷偷地在女試衣間里安裝了攝像頭,用來窺視在里面換衣服的女人。

  方才他正在偷看,見進來的是黑石頭的大美人桃花,頓時激動的差點兒流了鼻血,正準備好好地欣賞一下桃花這個大美人的時候, 沒想到桃花脫了一半就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媽的,又是你個王八蛋!”劉偉罵道。

  袁大壯見到劉偉,心中這火騰地就上來了,那天被劉偉揍了以后,他一直還想著報仇呢。

  “劉偉,想買衣服就買,不買滾蛋,再在這里吵吵,老子打的你滿地找牙!”“袁大壯,尼瑪的在女試衣間里裝攝像頭玩兒偷窺,還有理了是吧?”劉偉罵聲朝袁大壯沖了過去,對著他的眼就是一記封眼錘。

  袁大壯躲閃不及,一下就被劉偉打了個熊貓眼。

  “啊!”袁大壯咆哮一聲,像是一頭狗熊似的朝劉偉撲了過來。

  要論個頭,力氣,劉偉絕對不是袁大壯的對手,但是劉偉畢竟是當兵出身,又怎么可能選擇以硬碰硬呢。

  見袁大壯撲過來,他橫向一個滑步躲過了袁大壯的拳頭,然后閃身到了袁大壯的身后對著他的屁股就是一腳。

  袁大壯雖然身強體壯,但是因為方才一拳用盡全力沖擊,再加上劉偉這一腳頓時收勢不住朝前栽了出去,正好撲倒在不遠處的衣架上。

  鐺啷啷一聲連人帶衣架撲倒在地。

  劉偉一個箭步上去騎在了袁大壯的身上,對著袁大壯的嘴巴就是一拳,“今天老子要讓你知道桃花為什么這樣紅!”只一下,袁大壯的嘴巴就崩出了血。

  吃痛之下,袁大壯像是一頭被人扎了屁.股的公牛,大吼兩聲仗著一身蠻力就將劉偉推了開來,然后紅著眼睛和劉偉扭打在一起。

  眼見自己弟弟打不過劉偉,袁大壯的姐姐忙打了110,派出所就在服裝城對面,所以很快的就跑過來兩個警察。

  “都住手!”兩個警察拉開(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了劉偉和袁大壯。

  此時的袁大壯滿嘴巴是血,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爛了,再看劉偉身上也不過有個腳印兒。

  這一戰劉偉完勝。

  “王哥,你們來了啊。

  ”袁大壯擦了一把嘴角的血,像是哈巴狗是的從兜里掏出煙給兩個警察敬煙,同時狠狠地瞪了劉偉一眼。

  心說,看見沒,老子熟得很。

  今天老子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別來這一套。

  ”喚作王哥的警察剛想接過袁大壯的煙,發現桃花正在用手機錄視頻,忙一把推開了袁大壯的手,“說!怎么回事兒?”“警察同志,這小子在女試衣間里安裝攝像偷.窺我嫂子。

  ”劉偉說道。

  喚作王哥的警察看向袁大壯,“袁大壯,怎么回事兒?”“王哥,我們是安裝了攝像頭,可那都是為了防盜的,而且我們白天都沒開攝像頭,哪里來的偷.窺一說?都是這小子血口噴人。

  ”袁大壯解釋道。

  “沒開?”劉偉哼道,“袁大壯,有種告訴我監控視頻的電腦在哪里?”“對,開沒開一看不就知道了。

  ”另一個警察說道。

  一聽這話袁大壯慌了,不僅方才桃花的視頻沒有刪掉,他還保存了很多以前來這里買衣服,長相不錯的女人視頻在電腦里。

  “怎么回事兒?”這個時候,一個女人清脆的聲音傳來,眾人扭頭望去,就見一個穿著白色紫花短裙的女人走了進來。

  女人一頭小波浪的秀發,明媚皓齒,唇若點朱,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御姐的氣質,隨著步伐,兩條裹著黑色絲襪的大長腿交替前行,十分的動人。

  女人叫 楊杏,和劉偉是一個村的,她是郄喜來的老婆,在鄉政府上班,雖然只是個臨時工,但是卻特別的傲嬌。

  因為她姑姑嫁給了二十畝地袁拉子,也就是袁大壯的叔叔,所以袁大壯的姐姐就打電話把她叫了過來,讓她從中間說和說和。

  因為楊杏在鄉政府上班,兩個警察自然認識她,一看這架勢就知道她來干什么來了,想著也沒什么大事兒,還是私了比較好,兩個人交代了兩句一定要處理好的話后就走了。

  “袁大壯,你這干的是人事兒嗎?”待兩個人剛走,楊杏就指著袁大壯的鼻子罵了起來。

  袁大壯低著頭,屁也不敢放一個。

  先被劉偉揍的跟狗似的,現在又被楊杏罵了個狗血噴頭,袁大壯只覺自己好比一只鉆進灶膛的王八憋屈又窩火。

  “你個混蛋,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將攝像頭拆了去?”楊杏又罵一句。

  見袁大壯去拆攝像頭了,楊杏這才將劉偉和桃花拉到了一邊,“桃花,小偉,這件事兒呢肯定是大壯不對,不過你看你把他給揍的那個熊樣兒,你們兩個看這樣行不行,一會兒大壯回來以后讓他給你們道個歉,還有你們買的衣服我做主免費送給你們了,這樣行不?”“喜來嫂子,我聽你的。

  ”桃花生性善良,也不想把事情弄大,所以幾乎沒有猶豫就答應了。

  劉偉知道楊杏都出面了,自己怕是不給面子也是不行,萬一得罪了她,她要是不讓郄喜來把那一票投給自己那就完了。

  所以也很痛快的說道:“嫂子,這也就是你,不然換做是誰都不好使。

  ”“小偉,嫂子謝謝你了,你今天晚上不是去我家喝酒嗎?到時候嫂子給你整兩個大菜好好感謝你一下。

  ”楊杏非常高興,而且特別有成就感。

  “喜來嫂子,你真的要想感謝我,就幫我再跟喜來哥說說讓他把他那一票投給我。

  ”劉偉又道。

  雖然郄喜來已經答應了自己,但是如果能再讓楊杏幫自己一下,那肯定就再也沒有什么問題了。

  “小事兒,包在嫂子身上了。

  ”就這樣,一場風坡算是平了。

  不過在劉偉他們走后,袁大壯的姐姐卻狠狠地給了袁大壯一個耳光,幾件衣服白白的送人了,她心里不窩火才怪。

  “這么大人了,凈干些生兒子沒屁.眼兒的事兒,你以后別來我店里了。

  ”袁大壯捂著臉,那叫一個委屈。

  到了晚上六點,劉偉穿上新買的衣服,拎著兩條楊小鳳給的軟云去了郄喜來家。

  見到劉偉手里拿著煙,郄喜來心道,這小子還真是會辦事兒。

  如果真能讓他當上治保主任,說不定以后自己當了村長,這小子能成為我的左膀右臂呢。

  楊杏有個妹妹叫楊桃,去年畢業以后在縣醫院里當實習護士,經人介紹和張艷紅訂了親,張艷紅馬上就要到臺裕鄉當副鄉長了,所以他就想著等他來了,借勢擠掉柳金嶺自己當村長。

  “小偉,來就來唄,還拿什么 東西啊。

  ”郄喜來忙接過劉偉手里的軟云。

  “親戚給的,我抽不慣。

  ”劉偉左右看看,見沒有楊杏,忙問道:“嫂子呢,還沒下班?”正說著楊杏邊在圍裙上擦手,邊走了進來,看見劉偉的那一刻,楊杏不由有些驚呆。

  這小子換了衣服立馬就跟換了一個人似的,真是活脫脫一個小鮮肉啊。

  短暫的愣神之后,她笑著說道:“小偉你先坐會兒,嫂子馬上就把菜做好了。

  ”楊杏說完走了出去,望著她那扭.動的小屁.股,劉偉恨不得摸上兩把。

  媽蛋的,這郄喜來家里有這么一個貌美如花的老婆居然還去偷吃孟玉潔。

  郄喜來和劉偉聊了幾句后,說道:“小偉,你真的打算在咱村里發展?”“嗯,現在大城市機會少,相反我倒覺得咱農村大有可為,現在國家政策是大力發展農村特色經濟,所以我就想試試。

  ”“這話倒是不錯,聽我挑擔說咱們鄉里上報市里的要開發龍陽湖的工程已經批下來了,這可是省級重點工程,據說要投入幾個億呢。

  ”“真的假的?”劉偉有些驚訝。

  “絕對是真的,要知道我挑擔他爹可是省廳級干部呢,不瞞你說,我挑擔之所以下調到臺裕就是為了這個工程,只要這個惠民工程弄好了,那就成了他再進一步的墊腳石。

  ”郄喜來有些神秘的說道,“到時候別說鄉長,怕是得當縣里的領導。

  ”“喜來哥,那到時候你可就發達了。

  ”劉偉羨慕的說道。

  郄喜來悠然的點上一根煙,仰著頭,充滿憧憬的說道:“到時候別的不說,我要想當咱們黑石頭的村長應該沒有多大問題。

  ”“喜來哥,別說村長,就是支書也沒問題啊,你放心,到時候我鐵定掏心挖肺的跟著你干。

  ”劉偉說道:“以你的能力,我想咱村一定會比現在強多了。

  ”“這話我還真不是跟你客氣,你看老書記就是思想太保守了,根本跟不上現在的形式。

  如果我當了支書,別的不敢保證,把黑石頭弄成臺裕鄉第一村絕對沒有問題。

  小偉啊,哥哥看好你,到時候我要當了支書,就讓你當村長。

  ”郄喜來說道。

  說話說到這份上,劉偉知道郄喜來這一票徹底沒問題了。

  正說著,楊杏將炒好的菜端上了桌子,兩個人邊喝邊聊,幾杯小酒下肚,郄喜來罵起了柳金嶺。

  “小偉,你說柳金嶺這個王八蛋有什么能耐?要文憑沒文憑,要能力沒能力,他能當上村長,還不是因為他爹,因為他們兄弟多,這么些年別的沒干,倒是解放了村子里一批留守婦女。

  你說你玩兒就玩兒唄,還尼瑪玩兒到老子頭上了。

  ”劉偉一驚,“喜來哥,難道柳金嶺他把嫂子給睡了?”郄喜來憤恨的將杯中酒一干,然后用力的在桌子上一墩,“他娘的,褲子都給扒了,要不是我回來的及時…….他娘的,你說楊小鳳那娘們兒長得多水靈,這個王八蛋放著她不要。

  ”劉偉暗中撇嘴,尼瑪的還不是一樣,放著楊杏這么個大美人兒不要,偏偏惦記人家孟玉潔。

  “郄喜來你個王八蛋還好意思說柳金嶺,你他娘的還不是整天想著孟玉潔?”楊杏端著菜進屋,正好聽到了郄喜來的話,瞪著眼睛罵了起來,“要是貓尿喝多了,就趕緊滾回屋子睡覺去,我陪著小偉喝。

  ”郄喜來嘿嘿笑了兩聲,“沒多,沒多。

  ”“沒多就堵著你那張嘴。

  ”楊杏哼聲在劉偉身邊坐了下來,頓時一股子香氣鉆入了劉偉的鼻孔。

  “嫂子,我給你倒上。

  ”劉偉拿過酒杯,給楊杏倒酒,心跳瞬間加速。

    “怎么回事你心里清楚,我剛才上了個廁所,發現我。

  發現我下面好多干掉的血跡,而且還有。

  還有痛感,  是不是對了 做了什么?你。

  你就是流氓一個,我要報警抓你!”  靠,李文龍暗罵一聲,如果真要是為這事被抓進了局子,那可真是六月下大雪,千古奇冤了,你下面有點血跡就賴我,我能做什么?再說了,就算是做了什么,怎么可能會有血跡,女人的第一次才會流血呢!  “你是原裝?”李文龍脫口而出,睜大眼睛看著 林雪梅

    “不行嗎?”林雪梅俏麗的小臉漲得通紅。

    “那你包包里帶杜蕾斯干什么?”李文龍傻傻的問到。

    “用你管”林雪梅臉幾乎變成了豬肝“你說,到底你對我做了什么?”  “啥也沒做”李文龍自是沒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

    “你等著,有你好看的。

  ”林雪梅咬牙切齒的拉開衛生間的門回到床邊。

    “ 林總

  別。

  ”李文龍一個箭步沖到林雪梅身邊奪下了林雪梅剛剛在包里掏出來的手機。

    “怎么?怕了?”林雪梅冷笑著說到“做的時候你怎么不知道怕啊?”  “林總,我不是怕了。

  ”李文龍一本正經的說到。

    “不怕你奪我的手機干什么?”林雪梅繼續冷笑“有本事你讓我報警”  “林總,您報警我不反對,只是在您報警前我想說幾句話”李文龍這次是真的火了,自己今天出門真的應該看看黃歷的,平白無故的就惹了這么一身騷,這也太點背了吧!  林雪梅扭過頭去不看李文龍,只是沒有堅持去搶奪手機。

    “我承認,您長得是漂亮,如果說對您不動心那是假的,但是,我還沒有混到對自己領導做這種下三濫的事情,您說您下面有血跡,我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以性命擔保,我絕對沒有對你做過任何違背倫理道義的事情,或許是我在擦拭您的的時候有點用力過猛,也可能是由別的原因。

  ”  李文龍本來想說是不是來事了,看了看林雪梅漲得發紫的臉,把這后面的話咽回到肚子里“好了,我要說的就是這些,手機給您,要不要報警您看著辦吧!”  說著話,李文龍把手機扔到病床上,頭也不回的出了病房,留下林雪梅獨自在那里發呆。

    “難道真的如他所說?”林雪梅自言自語到“自己確實沒有感覺到有什么異樣,不都是說女人的第一次都是撕心裂肺的疼,然后一兩天都走路不正常嗎?看來自己還真的錯怪他了,不過,他看到了我光的樣子,這筆賬一定要算回來。

  ”  唉,女人啊!真的是一種是奇怪的動物,人家又不是故意看你的,卻還把這筆賬記到人家頭上,你說這還有沒有天理了?也怪不得正在廁所里吸煙的李文龍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感情是有人要算計他。

    剛剛把煙屁扔掉,兜里的手機卻是唱起了歌,掏出手機一看,李文龍的眉頭皺了起來。

      “林總,有何吩咐?”李文龍不情愿的接起來,剛才他已經打定主意了,抽完這根煙,然后過去告個辭,直接打道回府,這邊的事誰愛管誰管,至于這開車的活,自己也不干了,這伺候人都能伺候出事來,以后別想有好日子過了,還不如早點放手呢!  “你到病房里來一下。

  ”林雪梅的聲音溫柔了許多,雖然還帶著不容置疑的冰冷。

    “林總,有什么話就在電話說吧!”李文龍不客氣的說到“如果是警  察一會過來抓我,您告訴他們,我就在醫院門口等著,如果不是這件事,對不起,我正想跟您說一聲,我這就開車回單位跟沈主任匯報,估計沈主任會給您派新司機過來的。

  ”  “還在生氣呢?”林雪梅的話軟了幾分。

    “我可不敢生您的氣。

  ”李文龍絲毫沒有退步的意思,做人,要有骨氣,絕對不能向漂亮女人低頭。

    李文龍暗暗的鼓勵自己,只是,這腳步卻不由自主了挪到了病房門口。

    正思量著怎么辦呢,病房門打開了,露出那張足以撼動泰山的臉:“小李,得麻煩你回咱們縣一趟。

  ”  這話柔聲細語的,聽得李文龍的骨頭都酥了。

    只是,這面子上一時半會兒還抹不開,所以,李文龍站在那里一動也沒動。

    “這是我家的鑰匙,我住在明珠花園的棟三單元六樓西戶,你回去幫我拿幾套換洗的衣服,剛才醫生過來了,說是我還需要住上幾天,這沒有換洗的衣服怎么行?”此刻的林雪梅,完全就是一個小女人:“另外,你再幫我拿毛巾牙刷洗面奶。

  ”  林雪梅說了一大堆,聽得李文龍腦袋都大了:這是住院,又不是搬家,用得著這么興師動眾嗎?  “等等林總,這個我得找紙筆記一下,咱腦子可沒這么好使”李文龍趕緊制止林雪梅說下去“林總,您給家人打個電話,讓他們準備好,我回去直接拿來不就行了?”  “我是一個人住的。

  ”說這話的時候,林雪梅的聲音壓得很低。

    哇靠,單身原裝美@女,李文龍抑制不住的一陣激動,不過,馬上又把這份激動壓回到了心底,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副總,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車夫,這天壤之別的差距怎么可能。

    “我剛才簡單的寫了一下,你照這個回家去拿就行。

  ”原來林雪梅早有準備,回身把自己寫好的一張字條拿到李文龍面前。

    “林總,要不您一塊回去得了。

  ”李文龍看看字條上的東西,好多都是女孩子的隱私品,這……這讓自己如何下手?  “醫生不讓走,就麻煩你跑一趟吧!”林雪梅也是無奈之舉,如果醫生允許,她能讓李文龍動手拿自己的小褲褲嗎?  “那行吧!”李文龍‘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心中卻是有股冒血的沖動,這美女的閨房究竟是個什么樣子的,李文龍還真想仔細的看看,或許每個人的心底都有一股窺視欲吧!  驅車上高速,只用了半小時不到的時間,李文龍便回到了縣城,用林雪梅的話講,最好不要再回單位,以免有人問起來不好說話。

    遵照林雪梅的安排,李文龍直接去了林雪梅的家里。

    打開防盜門,李文龍揣著那顆砰砰直跳的心步入了林雪梅的閨房,原木色的地板,淺黃色的墻壁,淡藍色的沙發,處處透著恬靜與溫馨,推開臥室的門,李文龍的手忍不住的顫抖起來,他甚至想象出了林雪梅睡在這床上的場景。

    無名之火開始在體內燃燒,努力的壓制了一下,李文龍開始著手準備林雪梅需要的東西,當觸碰到林雪梅小褲褲的時候,李文龍那不爭氣的東西噌的一下打起了立正,聯想到這個白色的東東包裹住的應該是什么地方,李文龍竟沒來由的產生了嫉妒心理,暗想如果換做是自己該有多好。

    了一陣子,李文龍終于收拾全了林雪梅想要的東西,看看時間,竟然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

    因為林雪梅說過今天晚上不用趕回去,在外面隨便吃了點東西,李文龍回了自己的出租房,由于父母都在農村,李文龍上班之前就托叔叔給找了一個住處,顧及到李文龍剛剛有收入,叔叔便給他找了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偏僻的小區,好在李文龍并不在乎這個,只要是住的舒服就行了。

    打開電腦,李文龍胡亂瀏覽了一下縣里的貼吧,  看過幾條帖子之后,李文龍第一次不知道該干些什么了,滿腦子都是林雪梅的影子,冰冷的表情,雪白的肌膚,還有自己不小心的看到的女人最為隱私的部位,聯想到這個,李文龍無法淡定了,起身點上一支煙在屋子里挪了起來,有好幾次他甚至有下樓返回醫院的沖動,最終,他還是拿上一件東西鉆進了衛生間。

    一切歸于平靜,當看到林雪梅衣服上那一團自己遺留下的污漬之后,李文龍渾身上下一下子變得冰冷,手忙腳亂扔進洗手盆里開始使勁的揉搓,搓洗了不知道多少遍,這才又拿出熨斗熨燙起來。

    明天一早就得走,這么一夜的時間,如果不熨燙一下,李文龍不敢保證它能干好,如果干不好,怎么跟林雪梅交代?  躺到床上,李文龍滿腦子都是林雪梅的影子,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卻又夢到跟林雪梅糾纏在一起,等到再次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又弄臟了床單。

    起身到衛生間收拾了一下,李文龍頹廢的坐回到床上,自己這是怎么了?為什么如此不能控制自己的行為,雖然至今還沒有觸碰過雌性的身體,像今天這樣的事情李文龍卻是很少發生的,偶爾弄臟床單也全是沒有目的的,不像今天,滿腦子都是林雪梅的影子,難道自己真的被林雪梅深深地迷住了,又或者是,冥冥中注定要與她發生點什么?  到陽臺上把昨天晚上林雪梅的那小褲褲收起塞進包里,李文龍鎖上門下了樓。

    直到坐進車里,李文龍還沒有恢復到正常狀態,作為一名資深司機,李文龍深知這個狀態下開車的危害,深吸兩口氣努力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李文龍這才發動 車子系上安全帶駕駛著車子駛離了小區。

    由于時間還早,路上并沒有多少行人,這正是李文龍想要的結果,在縣城里,這帕薩特太扎眼,因為能擁有這車的大部分都是有頭有腦的,林雪梅曾經說過最好不要被別人發現,所以,李文龍專揀了一條小路準備駛出縣城。

    沒想到,越是怕什么越是來什么,車子離開縣城到了國道上,李文龍的心情也是剛剛放松下來,沒想到,一輛再熟悉不過的車子映入了他的眼簾。

    要說這車子也沒什么特殊之處,也不過就是一輛的帕薩特,但是,最讓李文龍感到頭痛的卻是那車牌號,跟自己這輛車子的車牌號只差了一個數字,自己車子的尾號是2,對方的尾號是1,很顯然,這是豪嘉集團寶東縣分公司一把手的車子。

    踩油門的腳不自覺的抬了抬,車子慢了下來,沒想到,前面的車子早就發現了他,直接打了右轉向靠邊停車了。

    沒辦法,李文龍硬著頭皮開了上去。

    兩輛車子并排著停下,對方車子里露出一個油光光的腦袋,雖然兩個人之間還隔著有兩三米,對方那刺鼻的發膠味卻是結結實實的傳進了李文龍的鼻子里。

    心底隨時一陣不屑,面上的功夫還是要做足的:“鵬哥,你這是去哪?”  “是小李啊!”魏大鵬透過打開的副駕駛玻璃朝后面看了看,并沒有看到那攝人心魂的身影“我出門辦點事,你這是跟著林總出差?”  “嗯,啊!”李文龍含含糊糊的答道。

    “林總早啊!”沒想到這魏大鵬還扯著脖子喊上了。

    李文龍一陣心驚,這可怎么辦?林雪梅并沒有在車上,對方這一喊豈不是露了餡了?大腦高速運轉,靈光一閃,計上心來。

    “噓……”李文龍豎起右手食指湊在嘴邊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又指了指后面,張嘴做出了“睡著了”三個字的口形。

    “擦,不愿搭理我就散。

  ”魏大鵬嘟囔道,也不再理會李文龍,右腳猛勁一踩,車子忽的一下竄了出去,只留給李文龍一陣灰塵。

    手忙腳亂的升起副駕駛的座位,李文龍呸呸了兩口,早就聽說這個魏大鵬仗著有一把(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手在后面給他撐腰在公司橫行霸道了,沒想到這自身素質還真不怎么樣,這一下自己得好好的清理一下內飾了。

    掛上前進擋,李文龍穩穩地起步重又向前駛去,同樣的車子,要是真想攆的話,李文龍自籌魏大鵬絕對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是,現在的李文龍早已經沒有了那爭強好勝之心,因為,那一次發生的事情已經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里。

    那還是當年跟著師首長的時候,單位上組隊外出學習,李文龍開的一號車當之無愧的打頭陣,后面跟著政委的車子,在高速路上,兩輛車一直勻速前進,因為不經意間跟了前面的一輛好車,李文龍不知不覺間把速度提上去了,原本跑一百一的竟然跑到了一百六,也就在這個時候,前面的車子突然來了一個急剎車,此時的李文龍已經沒有辦法把車子用正常的方式停下來,只能一腳悶住剎車的同時咬咬牙把車子開到了護欄之上。

    只一次,李文龍便長了記性,所以,現在的他開車只求穩不求快,雖然年紀輕輕,但卻已經沒有了爭強好勝之心。

    “林總,您吃早餐了嗎?”四十幾分鐘后,李文龍出現在了林雪梅的病房里,相對于昨天而言,今天的林雪梅顯然是恢復了不少,臉上有了些許的紅暈,雖然那表情依然很冷。

    “吃過了”林雪梅淡淡的說到“我讓你拿的東西都帶來了沒有?”  “帶了,都在這里”李文龍把手中的背包遞過去。

    “行了,你先出去吧!”接過背包,林雪梅直接就給李文龍下了逐客令,昨天淋了雨,因為沒有換洗的衣服,這澡也沒撈著洗,對一向愛干凈的林雪梅來說,這是最不能容忍的,再過一個小時就到了輸液的時間了,自己必須趁著這一個小時的時間洗洗澡換換衣服。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