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緊好濕硬的好大 李悅挺拔的上半身 幾乎整個被桌子給托著



小染呀,你就陪他們坐著,媽一個人能忙活過來竹母說完便將竹染推了出來。

   腿根白灼 流下莫謙言落荒而逃。

  所以我不知道那時候的 添度會怎樣和這個妹妹發展,我也不敢想。

  小家伙,就知道亂跑,冷了吧!看我給你帶來了什么,快吃吧!嬌寵女配簡介在經過接近一個小時的說教以及我不停的撒嬌攻勢下蓮的火氣終于消了。

  為了徹底 擺脫 紅龍,擺脫獻祭萊芭的命運,他以假 學者身份去布魯克林博物館,伺機吃掉了原畫,吸收了紅龍的力量。

  唉,實在不行,只能找個地方把這些 東西都扔了,到時候搬也是個麻煩事啊。

  「哇,我知道萬里長城,之前去過一次,真的好長啊,要是他建的話,那確實是厲害呀。

  腿根有白灼流下你是怎么會請 學姐來幫忙叫我呀?當然我指的是亞紅和葉月穹。

  她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

  你太危言聳聽了,小毅!你應該相信你的親妹妹君怡她。

  腿根有白灼流下這個時候還有仇恨么...由于昨晚和妹妹重歸于好,于是心情大為暢快的我掐好時間,在七點半準時在門口等候起了放學歸來的陳思怡。

  夏雪輕點了一下頭,記在手里的菜單里。

  是和林老師一起吃的吧!歐陽雪突然插嘴道。

  人生總是有聚散離合,把握好在一起的時間才最必要。

  抹了把頭上的汗珠后,心里倒是有些得意起來。

  他們搬來幾天后,柯真和柯柯也跟著回來居住了。

  涼沮喪地想著,看到被他丟在一邊的信封,忽然又有了想法。

  嬌寵女配簡介最近發現一本叫做青春戀愛殺必死的小說貌似不錯,很對我的胃口。

  黑子主動約我?封夜驚奇道,應該是因為那張通行證的緣故吧。

  腿根有白灼流下唉,老了嘛,和年輕人一起鬧不動咯……他老氣橫秋地伸展了一下筋骨,終于是一副想要起床了的架勢,不過說真的,你們干脆就住這里算了,既然你不想回去的話。

  我撇撇嘴,無意中瞥了一眼她微微顫抖的胸口。

   黑羽可不會直接殺死她,黑羽會把她的靈魂帶到地獄,接受永久的懲罰,直到變成惡魔唐欣雪現在眉頭皺得能夾死幾只蚊子了。

  (與漂亮老師的銷魂之夜)說到這里,學姐微微一笑,示意我坐下說。

  男子在自己的心中有著無數的疑問,但是顯然現在最為重要的就是從這個男人的手上逃脫,或者和殺掉這個男人!也就是說,占卜也是借口。

  那是一群男人,穿成什么樣的都有,但都打扮得干干凈凈的。

  看書是我的愛好,每次放假必然會做的事情就是看書了。

   孫 春花一臉的誠懇,看樣子也不像是只為了給劉旭解圍,林月心中的好奇心也被挑了起來。

    劉旭真會 按摩?  林月不由得低頭看了一眼胸口,她一直覺得要是能再大一點就完美了,悄悄試了不少偏方都沒用。

    聽人說按摩有用,她揉了好幾次都不見效果,也不知道劉旭行不行。

    “ 旭子,今天多謝你,時候也不早了,我得回去看看鋪子。

  ”  “正好,春花嬸我和你一起回去,帶瓶醬油。

  ”  劉旭跟著起身,和林月打個招呼,說道:“月兒姐,我先走一步,明天見,不要太想我。

  ”  “不要臉,誰會想你。

  ”  林月咕噥一句,心里打著小九九,該怎么開口讓劉旭給她按摩。

    劉旭沒想到林月的心思,已經和孫春花回到了小賣部,剛一開門,嗖的竄出個黑影,把孫春花嚇得不輕,轉身就撲到劉旭懷里。

    胸前的柔軟緊緊貼著他的胸口,還挺舒服,送上門的福利,當然沒有推開的道理,劉旭順手抱住了孫春花,手直接蓋在了她的屁股上。

    “那是啥東西?”  孫春花被嚇得不輕,都沒注意到這些,驚魂未定的觀察了好幾次門口,都不敢進去,生怕又竄出來一只。

    “哎呀!”  黑影沒看到,倒感覺到了屁股上的異樣,觸電似地,整個人都忍不住扭動起來。

    “你這壞小子,趁機占 嬸子便宜!”  “春花嬸,我也是被嚇壞了,你說這手也真是的,有時候就是不聽話。

  ”  劉旭特地沖著兩只手埋怨,孫春花也不和他計較,只是小心翼翼的走進了小賣部。

    沒有黑影沖出來,但不少東西都被撕扯壞了,多半是老鼠或野貓弄得。

    “旭子,醬油就在架子上,你自己拿一下,錢就甭給了,嬸子還指望你以后多按摩按摩。

  ”  孫春花躬下身子,準備收拾一下地上的狼藉,衣服被沉甸甸的胸口壓下去,露出了大片雪白,這樣的好風景,劉旭怎么能輕易錯過。

    “不著急,嬸子,我幫你收拾。

  ”  劉旭也蹲下身來,眼睛一直沒離開過孫春花,心中忍不住的感嘆,真不愧是當年村里一枝花,本錢就是高。

    “嗯?”  手忽然抓住了個黃瓜似的東西,但感覺又不像,劉旭低頭一看,神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他手里抓著的居然是個模具。

    城里他也沒少見過這樣的店子,甚至宿舍里幾個猥瑣家伙還特地買回來研究過,他還是第一次在村里發現。

    尤其這個頭還不小,難道孫春花平時也得不到滿足?才會想到買這個東西?  “旭子,你這……”  孫春花看到劉旭手里的東西,半句話生生咽了回去,一把奪了過去,臉上泛紅,不知所措的解釋道:“就是個城里人的稀奇玩具,我瞅著新鮮就買回來了。

  ”  “春花嬸不用解釋,我好歹也在城里呆了幾年,這東西還是認識的,再說它也不像是剛剛拆了包裝,明顯都用過好幾次。

  ”  劉旭壞笑著湊近孫春花,說道:“嬸子,是不是書記很久都沒壓你了?”  “你這毛頭小子,啥都敢問!”  孫春花被拆穿,索性不再掩飾,哼道:“你葛叔三天兩頭跑城里,一天到晚累個半死,哪里有空閑做那事,再說年紀也大了,那方面也就不行了。

  ”  “春花嬸,這個用多了也不好。

  ”  劉旭一本正經的看著她說道:“就好像一個快要餓死的人,喂了一小塊饅頭,反而會變得更餓。

  ”  “沒想到,你還懂得不少,嬸子心里也苦,但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  孫春花一臉沮喪,有些事情是會上癮的,尤其在這個年齡,更是如此。

  她也想著能再享受一回女人的樂趣,可惜希望渺茫。

    “嬸子,有時間我再給你按摩按摩,也可以緩解的。

  ”  劉旭的話頓時讓孫春花來了興趣,欣喜的看著他說道:“那明天嬸子去診所找你!”  “診所不太方便,人來人往的,這個按摩和按腿不一樣。

  ”  孫春花很快反應過來,笑著說道:“還是你考慮周全,那改天來嬸子家里。

  ”  “好的,春花嬸我就先回去了,小姑還等著我這醬油做飯。

  ”  劉旭計劃得逞,起身就要走人, 卻被孫春花叫住了,從架子上拿了好幾根火腿,還拿了幾瓶飲料塞了過來。

    “拿回去吃,就當嬸子提前給你付按摩錢。

  ”  “謝謝嬸子。

  ”  毫不客氣的收下,劉旭離開了小賣部,沒等走到家門口,就聽到了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轉過身一看原來是陳 大榮

   (愛女狂歡) 想到早上的事情,劉旭還有些心虛,沒想到陳大榮倒是一臉笑呵呵的和他打招呼。

    “旭子,吃了飯到家里一趟, 雯雯說腳還是不舒服,你去給她瞅瞅,按摩一下什么的。

  ”  “好勒,大榮叔你這是要出門?”  劉旭看著陳大榮換了一身臟兮兮的衣服,順口問了一句。

    “唉,特娘的那些老板偏要晚上出貨,我這就得走了,你記得晚上過去,要不明天回來,雯雯又得和我絮叨。

  ”  “好的,大榮叔你放心好了,路上小心。

  ”  目送著陳大榮遠去,劉旭的心中忽然冒出個古怪的念頭,壞笑著回到了院子里。

    “咋這么多東西?”  “春花嬸送的,下午我給她按了按腿,她說這個當診費。

  ”  劉旭回來的時候,陳 蘭蘭剛洗了頭發,濕漉漉的長發垂下來,把胸前的衣服都打濕了,若隱若現的風景,讓劉旭一陣口干舌燥。

    陳蘭蘭剛要開口,察覺到了劉旭的目光,趕快拿著東西朝廚房走去。

    “你在院子里坐會兒,飯馬上就好。

  ”  好景一晃而過,劉旭無奈的搖搖頭,走到水缸邊準備沖個澡。

    “旭子,昨天就和你說了,以后不要在院子里換衣服,你又不是小孩子,影響多不好。

  ”  “怕啥,都是自家人,再說我哪兒小姑沒看過。

  ”  劉旭擦著身上的水珠,滿臉的不在乎,陳蘭蘭卻不好意思的扭過頭去,她明白劉旭是故意的,所以才要盡可能的克制自己。

    一直以來她都把劉旭當成了自己的孩子,現在卻產生了那種心思,實在是太羞恥了。

    “小姑做的飯就是好吃!”  回過神的時候,劉旭已經穿好衣服,端起碗筷狼吞虎咽起來。

    “就你嘴甜,不就是一碗雞蛋炒面條,誰還不會做?”  陳蘭蘭嘴上嗔怪一聲,心里美滋滋的。

    “那可不一樣,小姑在我心里獨一無二,做出來的飯當然也是舉世無雙,別人肯定做不出這樣的香味!”  劉旭毫不吝嗇花言巧語,一邊說,還一邊用力嗅了一口,鼻子都快湊到陳蘭蘭胸口。

    “嘿嘿,小姑身上更香!”  “吃飯也堵不住你的嘴!”  陳蘭蘭笑得眉眼彎彎,她還不到三十歲就成了寡婦,村里人都想著說她的閑話,要不是她檢點,只怕早已經成了人人唾罵的對象,更別說有人夸她了。

    劉旭幾句話,說的她很是舒坦,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湊到劉旭臉上親了一口。

    “獎勵你的!”  “這邊也要一個!”  意外的驚喜,劉旭愣了一下,然后嬉皮笑臉的把另一邊也湊過去,說道:“小姑可不能厚此薄彼,不然這半邊臉要不高興了。

  ”  “就會糊弄小姑,你的臉還會不高興?”  陳蘭蘭哼了一聲,轉身就要走,劉旭蹭的站起身來,突然在陳蘭蘭的臉上親了一口。

    “你看,他一不高興就想親小姑。

  ”  一瞬間,陳蘭蘭居然呆住了,就在劉旭親上來的時候,她感覺自己居然心跳加快,甚至希望再來一次。

    好像,回到了戀愛時候的感覺。

    不行的,我怎么能和劉旭……他以后肯定是要娶媳婦自己成家,怎么能和我一個寡婦在一起。

    陳蘭蘭想到這些心灰意冷,所有的感覺瞬間潰散不見,連步伐也遲緩了不少。

    劉旭根本沒注意到這些,扒拉完飯菜,和陳蘭蘭打了一聲招呼,就去黃雯雯家了。

    聽著腳步聲漸漸遠去,陳蘭蘭洗碗的手也停了下來。

    這樣也好,沒有開始就不會結束。

    終于找到了安慰的借口,陳蘭蘭整理了廚房里的狼藉,便是回到炕上躺著了,只想早早的入睡,就可以擺脫這些煩惱。

    當她躺下的時候,腦袋里閃過的都是昨天晚上被劉旭抱著的場景,現在只能裹緊被子。

    以前就是這樣過來,以后也可以的。

    陳蘭蘭找了無數的理由安慰自己,終于是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這時候劉旭也來到了黃雯雯家的院子里,才走到門口就傳來一陣狗叫,屋里的黃雯雯立刻警覺。

    “誰在外面?”  “ 小嬸子,我是劉旭,大榮叔叫我來給你看看腳。

  ”  黃雯雯聽到是劉旭來了,頓時想到了白天的旖旎事,小臉兒微微泛紅。

    “進來吧,門沒鎖,大黑也拴著。

  ”  特地留門?  劉旭心中暗暗思忖,難道是為了我?白天的時候,他能感覺到黃雯雯對他沒有那么排斥。

    村里也早就議論過,黃雯雯和陳大榮都結婚幾年,肚子一直都沒動靜,不少人都說黃雯雯是不下蛋的母雞。

    為此,陳大榮還和人打過架,后來說的人就漸漸沒了。

    村里人的思想比較封建,對這方面的知識了解也不多,劉旭卻清楚,生孩子可不一定就是女方的原因。

    陳大榮早年就跑長途運輸,像今天這樣的深夜跑車也都是家常便飯,那方面受到影響倒是很正常。

    “小嬸子,有沒有感覺好一點。

  ”  走到屋里,劉旭看著炕上坐著的黃雯雯,眼睛刷的一下看直了。

    黃雯雯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里面襯了一件背心,雖然她只是坐著不動,但若隱若現的風景,依舊讓人移不開視線。

    “眼睛朝哪兒看!”  注意到了劉旭的實現,黃雯雯哼了一聲,抬腳就要踢他一下,沒想到用了受傷的腳,立刻疼的哼哼起來。

    “小嬸子你都差點兒把我魂勾走了,怎么還怪我?”  黃雯雯本想開口,卻感覺到腳斷了似的劇痛,齜牙咧嘴的說道:“還不快給我按摩,小心我讓黑子進來咬你!”  “別著急,小嬸子,我這就給你按摩。

  ”  劉旭笑著抬起她的小腳,把白皙的小腿搭在了自己腿上,手就順著摸了上去。

  瞅準穴位,或輕或重的按壓著。

    在這方面,劉旭還真不是吹牛,整個學院里就他按的最好。

    所以很快黃雯雯就感覺到疼痛減輕了不少,而且感覺到劉旭的手指暖洋洋的,帶著魔力一般,每次按壓都有著一股電流順著小腿蔓延上來。

    連續幾波下來,黃雯雯禁不住發出了嚶嚀。

    劉旭心中暗喜,按照記憶中的穴位,加大了力度揉捏起來,黃雯雯居然感覺自己某個地方跟著有了反應,臉頰很快羞紅。

    “旭子,差不多了,謝謝你。

  ”  為了避免被劉旭看出端倪,她想盡快結束這次的按摩治療,可崴腳哪有那么容易好起來,她這一動,立刻又疼了起來。

    “小嬸子,這個按摩治療是循序漸進的,你這一弄,我又得重頭再來,不然根本沒效果,除非你想以后變成個瘸子,那我現在就走人。

  ”  劉旭還真跳下炕,一副就要走人的樣子。

    黃雯雯立馬慌了,沒有人想以后做個瘸子,也顧不上丟人和羞恥,趕忙喊住了劉旭,說道:“是嬸子不懂,你繼續按摩,我保證不會再打擾你。

  ”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  黃雯雯連連點頭,劉旭這才又把手放在了腳上,繼續按摩起來。

    沒一會兒,黃雯雯就感覺身體像面條一樣軟下來,渾身的力氣似乎都隨著劉旭的手指散掉了。

    “嗯呢!”  嚶嚀聲也再一次響起。

    劉旭聽著她的聲音,某個地方也有了反應,手順著小腿摸了上去,手指直接按在了黃雯雯的下面。

    “旭子,你做啥?”  黃雯雯猛的驚醒,瞪大了眼睛看著劉旭。

    “小嬸子,你今天晚上是不是肚子疼?”  劉旭忽然神秘兮兮的看著她,倒是讓黃雯雯懵了,點點頭問道:“你咋知道?”  “我是醫生,這叫望氣。

  ”  其實都是他隨口胡謅,這中醫的診病法子他根本一竅不通,只是剛剛手指按下去感覺到有點厚。

    借著透視眼看到了里面的東西,就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痛經本就是女人的通病,雖然也有例外,但幾率并不大。

    果然黃雯雯也沒有例外,劉旭笑呵呵的把手放在她肚子上,說道:“我給你按按,包治包好。

  ”  “你還會揉肚子?”  黃雯雯一臉的驚訝,痛經這事情的確煩惱了她很久,尤其是一個人在家里,只能咬牙忍過去。

    陳大榮一個大老粗,完全沒有把這樣的事情放在心上,甚至連個喝熱水都不會說,在每個月的那幾天能不氣她就不錯了。

    “當然,就沒有我不會的按摩。

  ”  劉旭好一頓吹噓,說什么在學校都是全校標兵,黃雯雯被他糊弄得一愣一愣,加上肚子確實疼得過分,索性讓他試試。

    黃雯雯沒有生過孩子,小腹平坦滑溜,手感很是不錯。

    劉旭也不著急按摩,趁機摸了起來,或許是錯覺,黃雯雯的確覺得疼痛減輕不少。

    吃了一頓豆腐,劉旭才找到穴位按摩,揉了一會,效果顯著。

    黃雯雯感覺像是放下了一塊大石頭,肚子里輕松了不少,只是臉上多了幾片紅暈。

    比起按腳,肚子更加敏感,尤其劉旭的手,不斷的往下,幾乎就要觸碰到那地方。

    “呀!”  黃雯雯突然叫了一聲,劉旭的手卻沒停下來,而且更加用力,黃雯雯的身上很快冒出了一層細汗,呼吸也漸漸急促起來。

    劉旭心中暗笑,這些穴位都是刺激那方面的,他也是第一次試驗,沒想到效果這么驚人。

    黃雯雯的身體不由自主扭動起來,薄薄的睡衣里小浪翻涌,看得劉旭心里癢癢的,手不由得探了過去。

    胸前突然被襲擊,黃雯雯的身體一激靈,猛的回過神,瞪大了眼睛盯著劉旭。

    “旭子,你又干壞事!”  “小嬸子,你可誤會我了,是這里也需要按摩,難道你不覺得脹痛,只要我按摩一下,就沒事了。

  ”  劉旭一本正經的開口,黃雯雯也被唬住了。

    因為經過他的按摩,腳和肚子的確減輕了不少疼痛,但她可不想就此放縱劉旭胡來。

    “你就隔著衣服按,別想動歪腦筋。

  ”  “小嬸子,隔著衣服我怎么找得到穴位,萬一按錯了,那可就麻煩大了,弄不好這兒都會得癌。

  ”  劉旭故意說的夸張,癌癥這種東西在村里人眼中,無異于催命符,黃雯雯也立刻重視起來。

    “那,你就隔著背心按!”  她猶豫了一會兒,把睡衣脫掉,只穿了一件緊身的白色背心,兩個渾圓清晰的勾勒出來。

    “也行,可能效果沒那么快,要多按摩一會兒。

  ”  劉旭咽了咽口水,盡量讓自己的反應沒那么明顯,手掌放了上去,輕輕的按了起來。

    電流瞬間流淌全身,黃雯雯的身體微微顫抖著,嘴里發出了陣陣低吟,那地方也有了異樣的感受。

    劉旭的動作逐漸加快,黃雯雯直接軟在了劉旭懷里。

    “旭子,你輕點,嬸子受不住。

  ”  “嬸子你忍著點,這都是正常反應,馬上就沒事了。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