みづき 乃愛



少城覺得有點悲哀又有點幸福。

  他 看著眼前的這四個人,暗暗發誓,我林少城認定了,你們就是我永遠的兄弟!對,永遠的兄弟! 林父站在門口,火藥味十足地 說道:“哼,我跟你說,你要是繼續著他們一起游手好閑,早晚得去監獄里蹲著!”林父說著一頓,又道:“我告訴你,現在人家把你開除了,你?虐。

  〔幌肷峽問遣皇牽?茫∫院竽愣疾揮蒙峽瘟耍 “不上就不上!”林少城說著回到自己的房里。

  “你這什么態度,老子生了你還管不了你!”林父氣沖沖地走進房里,“不上課,不上課我養你在家玩啊!要不是附近的工廠不收初中沒畢業的學生,我早把你隨便扔進一家工廠了!”林父說著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紙來,“讓你讀書你還嫌讀書累!明天跟我去莆閩中學,我可告訴你,我就供你到初中,以后你就給我上班去!好的學校你不上,那去莆閩中學,我看那些混混怎么打死你!”林少城看了一眼桌上的轉學證明,他可以想象的出父親又是怎么卑躬屈膝地向他們乞求這一張東西了(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

  林少城說道:“我又不是不想讀,就是讀不會啊!”“不會不會,那人家怎么讀的好?啊!”林父又是一巴掌打在林少城的后腦勺上面,“你就跟那幾個小流氓混在一起會讀書啊!,我怎么生出你這么一個兒子!”“我說了,不許你說我的兄弟!”林少城抬起頭大聲說道,他根本不去理會后腦勺灼熱的疼痛感。

  “啪!”又是一巴掌。

  “打啊,你再打啊!你除了打和罵還會什么!”林少城怨恨地看著父親,眼里噙著淚水。

  “你說……”林父揮起手掌看見了林少城的眼淚,瞬間,心似乎被什么擊到了似的。

  林父轉身離開了林少城的房間,“砰”的一聲帶上了房門。

  晚上,林母回來的時候聽了林父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后,來到了林少城的房間。

  林少城雙眼盯著天花板,為什么父親要生我?為什么要將我帶到這個世界上?“少城,你沒事吧?”林母坐到了林少城的床上,她看著林少城手臂上的傷口,“你說你,唉,好好的怎么就跟人打架!”“他們欺負我,我不還手還讓他們打不成?”林少城說著坐了起來。

  “怎么不報告 老師?”林母看著林少城手臂上的淤血,大聲埋怨道,“送你去什么學校啊,還不如就在這邊讀書了!”在大廳喝茶的林父聽到這句話就又火了起來:“你就寵,就是被你寵壞的!是,你把他當皇帝,當皇帝養著!”林少城看著母親,他恨父親,他到底是在想什么,娶了母親又總是對他又吼又叫的?可母親啊,你為什么又總是一副默默承受的樣子!林母打開帶進來的紅藥酒,倒了一點在手上,雙手搓了搓,給林少城擦了起來。

  這一夜,林少城只是愣愣地看著窗外的月亮。

  星期一,林少城來到了莆閩中學,初一2班。

  林少城是和班主任一起走進教室的,班主任是個中年男人,禿發,帶著一副眼鏡。

  “同學們啊,從今天開始,這位同學就是大家的同班同學了,因為他是新同學嘛!所以,你們要多多關照一下。

  ”班主任帶頭鼓起掌來。

  林少城斜視著這個班主任,父親沒偷偷塞紅包之前趾高氣揚的,塞了紅包就又是另一副嘴臉。

  鼓掌 的人寥寥無幾。

  “來來來,你給大家介紹一下你自己?”班主任笑呵呵地說道。

  “我叫林少城!”林少城說完就往末排的一個空位走去。

  教室里末排身著奇裝怪服的男生用不屑地看著林少城。

  “靠,耍什么帥!”“挺?諾陌。

   初一2班是年級里比較好的班級,緊挨著最好的班級1班。

  林少城卻一點沒感覺出來,他看著班級上課的時候,班級里面的情況,看漫畫的,看小說的,睡覺的,除了沒有弄出聲響什么都有。

  而末排靠里的幾個男生更是玩起了撲克。

  班主任呢,顯然是害怕被那些不良學生報復,假裝什么也看不見。

  林少城看見了也有幾個學生認真地聽著課,而其中有兩個 女生是他的小學同學,只不過,他們早已把林少城歸類為流氓。

  一個打牌的男生看見林少城看了他們一眼就對身旁的人說:“那插班生看著很礙眼啊!”“好好打牌,下課再教訓他!”說話的人眼睛很小,但是儼然是幾個人之中的老大。

  一下課,那三個男生一起走到了林少城身后。

  “哥們,走啊,出去聊聊!”那小眼睛的人說道。

  林少城站了起來,掃視了他們,看出了他們的來者不善。

  “嘿嘿,對,走走!”小眼睛的人嘿嘿一笑,將手搭在林少城的肩膀上,拉著他去了走廊盡頭的廁所。

  林少城由著他們帶自自己走出去。

  廁所,永遠是學生解決各種問題的最好地方!“你上課看什么呢?”小眼睛的人一進廁所就將林少城一推,“我們玩牌你看雞吧啊!”小眼睛說著拍了拍林少城的嘴巴。

  當林少城從教室站起來的那一刻,他的心里就都是火了,為什么,為什么在哪里都有人來找我的麻煩!小眼睛的人繼續拍著林少城的臉頰,“你說話啊!你一來就?鷗黽Π砂。

   旁邊的一個小子點起了一根煙,“我跟你說,他是我們力哥,從今天開始,你就得叫他力哥!”“不是少城來學校了嗎?怎么一來就不見影了?”這聲音從廁所的門外由遠及近地傳了過來。

  林少城聽出了是方 一清的聲音,不過,他沒等他們進來就自己動手了。

  林少城膝蓋一起,重重頂撞了小眼睛的腰部。

  小眼睛吃痛一下子就彎下了腰。

  旁邊的兩人一愣,馬上起腳。

  林少城不顧一邊的,用后背去頂了一腳,這一邊則是抱起那人的腳,一下子放倒了他。

  再轉身踹了小眼睛一腳。

  那個踹到林少城的人一腳沒踹倒林少城,心里一驚,林少城就沖了過來,朝著他的臉上就是一拳。

  “來啊,起來再打啊!”林少城吼道,似乎要將全部的不順都吼出來!方一清吳天 陳翰南和周 金寶聽到了廁所里傳出林少城的聲音,馬上沖了進來。

  “李力,尼瑪的!知不知道他是誰!”方一清上前將小眼睛提了起來。

  “誰啊,這人太?帕稅。

   崩盍?刮孀哦親印“他是我們的兄弟!”方一清瞪著他說道。

  廁所門外幾個想上廁所的,看著這一幕都不敢進來。

  “什么?他也是……”李力看了看林少城又看了看方一清。

  “對啊,小眼睛!”陳翰南說道,“少城,你也真是的,怎么不跟他們說一下,他們可是一清新收的小弟啊!”“我怎么知道你們這么能混。

  ”林少城看著門口看熱鬧的幾個人,說:“走了,走了!”“城哥,對不起啊!我不知道……”李力不停地道歉。

  “城哥,城哥!對不起,對不起!”跟著李力的兩個人也是惶恐地說著“不用道歉啦!你們的城哥不是會記仇的人!”吳天說道。

  走出廁所后,幾個人又在走廊外面聊了一會兒,李力三個人自是不斷地示好林少城。

  直到鈴響后才一起往教室走去。

  走過樓梯的時候,一個剪著齊耳短發,著裝樸素,長相清秀的女生急匆匆跑了上來。

  就在這一刻,林少城覺得,她就是自己喜歡那種的女生。

  這就是少年的一見鐘情,亦或者說,愛情總是來的如此之快!那女生很規矩地在門口喊了一句報告,在老師點頭后才走了進去。

  林少城一直看著那女生坐到了座位上。

  “城哥,下節課是地理課,那老師脾氣暴躁,我們還是先回去吧!”李力獻起殷勤來。

  林少城只是看著那女生。

  那女生正打開書聽課,她隱約覺得教室外有人看著,她的眼睛一轉,看到了正看著自己的林少城。

  對于她來說,林少城身旁的那些人全是認識的混混,所以,林少城馬上也被她劃分為混混。

  “少城,走啦,看你口水都快流出來了!”陳翰南說道。

  “我們先走啦,西徐肯定沒什么美女,就讓少城多看兩眼啦!”吳天笑道。

  “肥仔,你看什么,走了!”方一清踢了周金寶一腳。

  林少城大聲說道:“你們說什么呢!”沒錯,大聲只為了吸引那女生的注意。

  李力追上去,說道:“城哥,那女生叫沈萱。

  ”“沈萱……”林少城說著又從窗戶往教室里面看去。

  “你們哪一班的,還不去上課,在這做什么!”1班的老師走到了門口。

  “跑啊!”林少城大喊一聲。

  對林少城來說,和兄弟們又在一起上學,雖然沒在同一班,但,這些足以讓他感到快樂!上午放學的時候,將軍一伙一起到自行車停放場取車。

  “少城,這種感覺真好啊,又能和你在同一所學校上課了!”方一清越想越開心。

  “一清,你這話今天說不下十遍了吧!”吳天打開自行車的鎖匙。

  “我還想再說一百遍,少城!”方一清朝林少城喊道。

  林少城因為早上是和父親一起來的,車就停在了另一邊。

  林少城牽著車走了過來,“什么事?”“能有什么事,一清又是想去喝酒了!”周金寶說道。

  “肥仔,看來你已經是一清肚子里的蛔蟲了。

  ”陳翰南騎上了車。

  林少城笑著大聲喊道:“好啊,走!喝酒去。

  ”五個人騎上車像飛一樣地下了學校門口的陡坡,即使校門外就是陳來車往的馬路。

  在校外附近的一家商店,五個人停下車,買了五罐啤酒,坐到后座上喝了起來。

  “你們看,你們看,那個女生就是阿鬼的女朋友!”陳翰南說著指著一個長發披肩,穿著超短裙,腰如柳枝,酥胸微露的女生。

  方一清看著那女生,突然覺得全身有點燥熱,他一連喝了好幾口酒。

  “你們說,她是不是早被阿鬼……”陳翰南繼續問道。

  “浩南表弟,你可以上去問問啊?”吳天說道。

  “借他一個膽,他也不敢!”周金寶呵呵笑道。

  “肥仔,那你去,你敢,下周的飯我請了!”陳翰南說道。

  說話間,阿鬼走上來一把抱在了那女生的腰上。

  林少城暗暗留意,這個前額留著長長劉海的就是阿鬼了!方一清看著阿鬼摸了一下那女生的臀部一下,心里又是嫉妒又是生氣。

  “你們看,那個,那個,那個是7班的班花!”陳翰南說著指著一個長相姣好的女生說道。

  “你是不是想追啊?”吳天說道。

  “追不來啊,看看就可以了!”陳翰南搖搖頭。

  “裝吧你就,是你追不到吧?”周金寶說道。

  “開玩笑,要不是她上次看見我們和陳強他們打架,迷上了一清……”“翰南!”吳天打斷他。

  “怎么回事?你們又和陳強他們打架了?”林少城問道。

  “這個……”陳翰南自知說漏嘴了。

  方一清說道:“都是兄弟,沒什么好隱瞞的了!上一周的事啦,那天陳強又帶著7個人來堵我們!”“哈哈,雖然是被偷襲的,每個人挨了幾棍子,但是最后還是把他們打跑了!少城,你不知道,一清厲害啊,一挑三!”陳翰南伸手比劃道。

  “一清,你這武功是越來越厲害了!”林少城笑道。

  “我讓他低估咱們,不露一手,每次都是叫幾個來騷擾,煩都煩死了!”方一清只想著能驚動阿鬼他們,好徹底在莆閩中學揚名立萬!林少城很快就明白了,他們不告訴自己,肯定是不想在西徐的自己擔心,有兄弟如此,此生何求。

  “你們很不講義氣啊,下次再遇到什么情況不告訴我,可別怪我翻臉啊!”“我們是被堵的,也不知道,真打電話給你,你還沒回來,我們也把他們全解決啦!”陳翰南說道。

  “好啦,好啦,這事都過啦。

  來,干!”方一清拿起酒來。

  “剛才說到哪了?”陳翰南說道。

  “說到那女生迷上一清了!”周金寶嘿嘿笑道。

  “肥仔,你什么時候跟浩南表弟這么的一唱一和了?”方一清問道。

  “兄弟們,我先走一步!”林少城一飲而盡,騎著車就往外走。

  “少城,少城,你聽到說完啊!”陳翰南恨不得一把拉住他。

  “你們看,那是誰?”吳天指著林少城騎去的方向。

  “沈萱!”林少城騎到沈萱身旁就減速下來:“你叫沈萱是不是?”當林少城騎過來的時候,沈萱就認出他是早上盯著自己看的那個人了。

  沈萱并不搭理他,抱著書繼續往前走著。

  “我叫林少城,雙木林,少年的少,京城的城。

  ”林少城索性下了車,牽著車。

  沈萱還是不說話。

  在路邊的將軍一伙看這情形就覺得很不妙。

  方一清說道:“少城估計要很受挫了!”“嗯,沈萱是出了名的冷啊!不過,沈萱除了好看點外,其他的都不凸出啊!”陳翰南儼然一個選美大師。

  “突出?他學習很好啊!”吳天說道。

  “阿天,你裝純潔是不是,是凸出。

  ”陳翰南用手比劃了一下胸前。

  “尼瑪的,誰知道你一腦子都是少兒不宜的內容!”吳天踢了陳翰南自行車的輪胎一腳。

  “走吧,我們也回去吧,肚子餓了!”周金寶摸了摸肚子。

  “‘肥仔,你少吃點啦,都胖成什么樣了!”陳翰南說道。

   “還有,韓老師好像還自稱是小母狗吧?”我掃了眼今天韓琦的裝扮,她畫了個淡妝,襯托出她的美麗,同時她還穿了件白色的襯衫,我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她,能清楚地透過衣領看到里面的光景,極為誘人。

  再往下看,是一條包臀裙,勾勒出完美的弧線!我舔舔嘴唇,心中想著辦公室沒人,不如就趁這個時候把韓琦辦了,不過韓琦終于開口了:“ 孫卓,你到底要干什么?”她語氣中透露出掩蓋不住的慌張,讓我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感。

  可笑的是,直到這個時候韓琦還在用教師的語氣命令我:“我命令你馬上把這些 視頻刪掉,不然的話后果自負!”“作為學生你怎么能偷拍老師,你信不信我報警說你侵犯了我隱私,最后讓你進牢子里蹲上個幾年,讓你變成過街老鼠!”看著韓琦支支吾吾,滿臉驚慌失措的模樣,我真是爽到爆了。

  以前她總是站在正義的制高點來評判我,沒想到今天卻是讓我抓到了機會,讓她如此難堪!面對她的威脅,我沒有絲毫的惶恐。

  “你可以報警把我抓走,不過你可以試試看是警察來得快,還是網絡傳播得比較快,只要我把這段視頻放在校內論壇,到時候你就不是過街老鼠這么簡單了吧?”我揚了揚手機。

  韓琦終于服軟了,胸脯一起一伏,好半晌后才沉聲開口:“孫卓,你到底你干什么?!”“我要干什么?”我 像是看白癡那樣看向韓琦,同時還富有侵略性地掃向她迷人的胸脯,語氣略顯激動地說道:“老師你這么美,我自然是想和你做那個。

  ”我一口氣說出來這句話,同時還用期待的眼神看著韓琦,心臟撲通撲通差點就要跳出來了!“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韓琦一臉不可思議地看向我,我從他雙眼中能看出來內心到底有多震驚,似是沒想到自己的學生竟然會向她提出這種過分的要求!其實我自己說出來這句話也覺得過分到了極點,哪有學生威脅老師,要和她做的。

  但現 在我必須得那么做了,之前我就想過, 表哥喜歡她,那是因為他自己以為,他要了她的第一次,以為她是清純的女人,只有他這一個男人碰過她!這些都是韓琦欺騙表哥的,既然如此,那我就讓韓琦和除表哥以外的男人做,露出她的本來面目。

  而這個除表哥以外的人就是我!雖然這個想法極其的大膽,但我現在在手握著把柄,并不是不可能!不論怎么樣我都得讓這個賤女人離開表哥,不能再傷害 表嫂了,也讓她付出相應的代價!而且,這個女人真是實在太sao了,讓我閉上眼睛,就是她的身影。

  所以有這個機會,不論怎么樣我都得把握住。

  “孫卓我告訴你不要得寸進尺,老師是不可能 答應你這種要求的,你回去吧。

  我是你老師,這種事情絕對不能發生!”這時韓琦又是怒斥著我。

  看到韓琦生氣的模樣讓我有種天生對老師的恐懼,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但轉念一想我才是占著道理的那方,韓琦拿什么來和我談條件?我強作鎮定,提醒滿臉怒火的韓琦:“老師你要知道拒絕我的后果,你真的能忍受來自網絡上的非議嗎?更何況,無論怎么說你都做錯了。

  只要我把這些視頻放在網絡上,你面對的社會輿論可不是一星半點。

  你可是人民教師啊,當小三也就罷了,還去打野戰!你想一想當你的 身體被所有人都看了一遍以后,傳到你父母那里該咋辦?”韓琦氣得渾身發抖,就連平日里紅潤的臉蛋此時也是無比蒼白,她幾乎是用盡了全身上下的力氣吼道:“我沒有你這么禽獸的學生,孫卓你信不信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你家長,好讓他們知道你是什么貨色!”我不是軟柿子,雖然我也有些擔心她告狀,不過我手中拿著的證據時刻提醒我韓琦不敢那樣做。

  “老師啊老師,你好好的老師不當,偏偏跑去當小三。

  ”我搖搖頭。

  韓琦面如死灰,像是被人抽走了全身的力氣,直到這個時候她竟然還在抵賴,那雙眼眶通紅,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可真叫人心痛,她連連搖頭低聲呢喃:“我沒有成為別人的小三,我……我只是……”看著韓琦滿臉的委屈,要不是我親眼所見她之前模樣的話,可就真的信了她的話。

  我冷笑不已,韓琦這么好的演技不去橫店當演員真是可惜了,我可是一刻都不想等待:“韓老師,我沒有那么多時間等你說完這些屁話,視頻就在我手中,你要還是覺得自己沒做錯的話可以睜大你眼睛看個清楚!”這一刻,我為表嫂感到憤怒!韓琦目光躲閃不敢面對我,但她臉上的委屈之色愈發濃重,幾滴晶瑩的淚珠已經在眼眶里打滾,隨時都有可能滑落下來:“我真的不能和你做那個,我是你的老師,孫卓你不要逼老師!”每當我心底升起絲絲的不忍心,我便會告訴自己這是在為表嫂出氣,那些憐憫也就隨風消散了,態度也變得更加的堅硬起來。

  “證據確鑿,你還想抵賴嗎?你如果還不愿意,那我現在就先發班級群里,讓同學們欣賞一下,我們敬愛的韓老師身體的!” 我咬牙道。

  韓琦抬起頭看了我一眼,眼神極為復雜,但她似乎迫于我的威脅,神色之間出現了之前沒有過的猶豫。

  看到這,我心里極其的興奮,因為她一旦猶豫就說明,她心里可能是愿意和我那個了。

  于是接下來,我就趕忙的再次威脅道:“韓老師,你到底愿不愿意?我數到三,如果你還不愿意,你和我表哥做的這些事情會立馬傳遍整個學校!而且,我可以負責人的告訴你,我在學校里查到你家的聯系方式了,我不介意也發給他們看看!”“孫卓,你太過分了!”韓琦像是承受不了這種威脅,立馬就要爆發了。

  “我再過分,也比你堂堂一個老師去卻當人家的小三,破壞人家的家庭好,呵呵…”我冷笑道,接著就開始數數!這讓韓琦臉色徹底大變了起來。

  “一!”“二!”“不要發,不要發,我答應你還不行嗎?”當我數到三的時候,韓琦就像是徹底被我攻陷了一樣,嚇得帶著渴求答應了。

  但接下來,她就又說了好幾個條件:“孫卓,我……我可以答應和你做那些事,但你要為我做過的事情保密,也絕對不能把那些視頻放到網絡上!還有…這件事情更不可以讓你表哥知道,我可是你未來的表嫂,如果讓他知道我和他的表弟做了,他肯定不會要我了,這些你必須發誓!不然我一定會和你魚死網破的!”“你怎么不說話了?難道不行?”韓琦一臉復雜看著我。

  “行,當然行啊!”這時我連忙的說道,剛才我還沒有回答她可不是我覺得不行,而是因為她的答應,讓我愣住了,太震驚和興奮了,說實話,我來之前覺得她答應的機率非常小,畢竟誰愿意陪一個學生做啊,而且她可是想和我表哥結婚的。

  在她眼里她就是我未來的表嫂,我哥的女人。

  更不會和我做。

  但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她竟然答應了。

  想想她韓琦就是在學校里就是冰山美女的代名詞,有多少處于青春期的男生都把她當做夢中情人,我雖然對她沒多大的好感,但我整天也YY她,竟然答應要和我做那些事情了!這不得不讓我激動,興奮!不過她最后一句說是我未來的表嫂,就別想了,因為我來的目的就是讓你變不成我未來的表嫂。

  我吞了吞口水,再次掃向韓琦曼妙的身子。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感覺看到的景象都有些不一樣了,總覺得韓琦是故意拉低衣領來誘惑我似的,而且我也感覺她答應那么快,是不是就是想嘗一下我這個表弟的味道。

  “那你發誓!”被我盯著她的身體,韓琦臉色非常不好看。

  “好,我發誓,只要你和我做,我絕對不會告訴其他人的,包括我表哥!”我連忙發誓道。

  見我發誓韓琦就似乎放下心來。

  “那老師,我們現在就開始吧……”我興奮地搓著手,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和韓琦做那些事情了。

  想著韓琦在我表哥身上做的那些動作,我就感覺受不了。

  發生在我身上,那真是能雙到家了。

  看到韓琦動作有些拖沓,我心生不滿,直接命令她讓她把襯衫的紐扣全部解開,我要好好欣賞韓琦的胴體。

  不僅如此,我還要用力地揉搓她那對胸脯,像表哥那樣拍打韓琦的翹臀!想想,我就激動得不得了,襠里的小弟也架起了小鋼炮,做好了隨時開炮的準備。

  “不行,不能在這里做!”韓琦似乎不想在辦公室里做。

  在辦公室里和老師做,這不知道多少人幻想過的,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我怎么能輕易放過,于是我繼續威脅她:“趁現在辦公室沒有其他人,我們可以快速解決,老師你要聽我的!不然后果自負!”一刻我都不想多等!“孫卓你!”韓琦怒視著我,但隨著我拿出來手機點開班級里面的群,韓琦就嚇得只好讓我去關辦公室的門和窗戶,然后便答應現在就和我做!見她愿意我渾身打了個機靈,把門和窗戶都關上以后,我就迫不及待地的沖向了韓琦。

  而此刻的她,臉色極其的復雜,但還是按照我的要求把她曼妙的身子躺在辦公桌上,供我享用!她雖然是答應了我的要求,但動作還是十分忸怩。

  我讓她先解開襯衫上的紐扣,她點點頭答應了,(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但我卻覺得時間是那樣的緩慢,解開一個紐扣就像是度過了一個世紀那么長。

  “你動作快點!”我喉嚨發干。

  韓琦低下頭,語氣似是有些委屈地說道:“你不要著急,我……我只是一時沒轉變過來思想,我得慢慢適應適應。

  ”她所言有理,我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但我實在受不了她的速度,便舔舔發干的嘴唇問她:“老師,你動作太慢了,還是我來幫你解開紐扣吧?”我原以為韓琦不會接受我這個請求。

  沒想到韓琦只是稍作猶豫后便點頭答應了,并且她低頭含胸坐在那兒,等待著我為她解開紐扣,可見她適應這個角色是多么得快,可見她到底是多么的j!!我就像是被電觸了那般,全身上下的毛孔都舒張開來,我快步走到韓琦的面前把手伸向她的衣領!我感覺身體里就像是有把火在熊熊燃燒!我顫抖著手伸向那幾個紐扣。

  韓琦胸前微波蕩漾,我似乎已經能看到她胸前柔軟,被我釋放出來的場景,必定如三峽大壩泄洪般洶涌!我不停地吞咽口水,心臟快得幾乎要破膛而出!快了!“慢著!”韓琦忽然喊住了我。

  我不解地看向她,皺眉不喜地問她是不是不愿意和我做。

  韓琦卻是搖搖頭說不是,只是覺得這樣做的話沒什么意思,想換個花樣來玩點ci激的事情。

  我頓時好奇起來,連忙問道:“怎么個ci激法?”韓琦臉上泛著紅暈,她沒說話而是把食指伸進了紅唇里,她不停地吮吸著手指,發出滋溜滋溜的聲響,我腦袋一下子就懵了,直接把她的蔥指幻想成為我的褲襠。

  她口這么好,簡直爽到爆啊!這還遠遠不止,韓琦另一只手撫摸著她白皙的脖頸,在我的催促下不停地往下撫摸。

  我喉嚨火辣辣的,就跟燒著了似的。

  這時候的韓琦實在是太迷人了,難怪表哥也都被她迷得神魂顛倒的。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來呀,你過來呀,幫老師解開裙子。

  ”韓琦眼中風情萬種,朝我勾勾手指,引誘我過去。

  這j貨!果然不簡單!既然如此,那我便滿足你!我身軀激動得微微顫抖,俯下身朝她的大腿摸去,說實話這還是我第一次撫摸女人的大長腿。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