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ndra daddario 露點



她猶豫著,可是 看著 老錢真誠認真的臉,她還是緩緩的將雙腿慢慢向兩側分開,接著那迷人讓老錢癡迷的風景一點點的從縫隙中顯現出來……這展開的風景頓時就讓老錢吞了口唾沫,他深呼一口氣,把另一只閑著的手顫顫巍巍的朝 會陰穴按去。

  老錢提出要 按壓會陰穴和玉泉穴并不只是為了不軌的想法,其實會陰穴和玉泉穴作為人體的兩大重要穴位,按摩會有對 趙雪 身體有很大的好處。

  當然這個部位敏感,按壓后會引起女性一些生理上的反應。

  “唔……”隨著老錢手指朝會陰穴按去,一直緊張等待的趙雪在老錢碰到會陰穴的那一刻,整個身體開始顫抖,雙腿情不自已的本能的夾緊,大腿細膩的肌膚緊緊夾住的觸感,讓老錢大呼過癮。

  “ 錢叔,慢,慢點,這地方太那個了,慢點按,太快了,我怕……我受不了。

  ”雖然趙雪在最后改口了,可是老錢知道她說的怕受不了究竟是什么意思, 女人這個部位很敏感,剮剮蹭蹭就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

  或許是因為緊張,或許是很久沒有和老公進行房事了,只是被老錢按壓了幾下,老錢就覺得趙雪某處有些……這個發現讓老錢大口吞咽著唾沫,燈光下他隱隱能夠看到些波光,心中那股刻意壓著的邪火騰騰的再次燃燒起來。

  “ 小雪,錢叔問你個問題,你要老實回答,這關系到對于你的治療。

  ”老錢怕趙雪不好意思回答,特意編了個借口。

  “唔……錢叔,你,你問吧。

  ”老錢雖然和趙雪說著話,可是他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仍然是一下一下按壓在會陰穴上,而且趙雪發現,這時候的頻率明顯比剛開始的要快了幾分,讓她覺得渾身舒坦的不行。

  “那錢叔可就問了哈。

  你告訴錢叔,你這里為什么反應那么強烈,我才剛按壓了幾下你就渾身顫抖,雙腿 用力夾緊了,這和別的已婚女人不同,她們可都是按壓好幾分鐘才可能有感覺的,你怎么這么快?”老錢問完滿臉期待的盯著趙雪,而趙雪在聽到這個問題后,本來舒服的快要睜不開的眼睛一下子睜開了。

  她臉上的朝紅更濃了,眼神迷離又幽怨,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大約停了半分鐘,趙雪的 聲音才斷斷續續的傳來。

  “錢叔,不怕你笑話,我和老公已經好久沒那個過了,這地方好久沒受到過刺激了,別說是一個大男人按壓了,就是平時我偷偷自己碰一下,都能讓我夾緊雙腿……”趙雪說著臉上的紅都要滴出水來,一雙眼睛再也不敢看老錢。

  “原來這樣啊,小雪,錢叔又不是小孩子,對于男女那些事錢叔作為過來人還是知道的,我這只是問一問好了解一下這患處情況,小雪你別緊張,放松點,再按幾下,就不按了這里了。

  ”老錢說著心里大定,暗道對付一個大半年沒有過那種體驗的已婚婦女老錢還是有把握的。

  已婚婦女和雛女是有區別的,雛女從來沒體會過那種沖上巔峰的快樂,所以想象不到那種快樂到底多么迷人。

  可是已婚婦女早就體會過男女之間真正的快樂,她們知道那份快樂究竟有多么的誘人,所以在沒有的時候,她們想,只要稍加引導她們就會上鉤。

  老錢的手時快時慢,時深時淺,原本還有力氣半仰著頭盯著老錢動作的趙雪除了哼哼唧唧以及時不時夾緊雙腿外,再也沒有其他的動作了。

  “唔……錢叔,慢點,我現在渾身沒勁,你這按壓的太快,比我老公……”趙雪神情迷亂,說話漸漸的不經過大腦,不過在說出她和老公做那事之前還是及時住口了。

  可是老錢怎么可能放過這個引誘她的話茬呢,趕緊接過來 說道

  “你老公怎么了?”老錢覺得自己已經徹底的淪陷了,徹底的變成了壞蛋大灰狼,這也不怪(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他,屬實是他和趙雪接觸的太深了。

  他和趙雪此時的場景恐怕只有夫妻間才會出現吧。

  “我老公,啊……沒,沒什么。

  啊……錢叔,停,我……啊……”老錢沒想到趙雪那里反應居然那么大,趙雪的話還沒說完,老錢就覺得趙雪雙腿上傳來一陣大力,幾乎要將他的雙手給夾斷。

  我的天,趙雪這,竟然這樣就……到了嗎?老錢揣著明白裝糊涂,看著趙雪不停顫抖的身體說道。

  “小雪,你,你咋了?可別嚇我。

  ”短暫又急促的顫抖后,趙雪眼神中透著一絲渴望,猶豫不決的看著老錢,而后眼睛轉向被自己雙腿緊緊夾著的雙手,聲音弱如蚊蠅道。

  “錢,錢叔,夾疼你了吧?”老錢看著趙雪舒適過后通紅的小臉,滿臉迷茫的問道,“小雪,我不疼,倒是你咋了?這臉咋這么紅呢?”聽著老錢的追問,趙雪原本就紅透了小臉,更加紅潤了,她心里不停抱怨,都怪錢叔這個家伙,哪有一個勁按壓女人那里的呀,一直按能不高……到了嘛,這個老男人。

  老錢的問話雖然讓趙雪感到羞惱,但是她卻發現自己并不反感老錢剛才對自己的刺激,而且也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的她的眼睛竟然往老錢褲子上看了一眼。

  就這一眼趙雪嚇了一跳,那地方竟然比一開始又大了一倍,這下就算是不放出來,也比自己老公的大了一圈。

  她不知道的是,剛才她不停的顫抖的時候,哼哼唧唧的叫聲,讓本就對她心懷鬼胎的老錢差點把持不住了。

  經過老錢的按壓,讓趙雪竟然來了感覺,而且對老錢竟然有了幾分企圖。

  她迷茫卻又忐忑的看著老錢,猶豫了半天才軟綿綿的開口道。

  “錢叔你,你褲子是怎么回事?”聽著趙雪的話,老錢猛地低頭,接著就看到自己那要上天的褲子,嚇得趕緊用手按了按,媽的,這壞家伙怎么這么沉不住氣,可不能把趙雪嚇到了。

  他將部位藏好,而后擔心的抬頭正要和趙雪解釋的時候,就看到趙雪眼神炙熱的看著自己,他心頭一跳,感受到了她的渴望。

  這渴望的神色讓趙雪暈紅的小臉顯的更加的嬌媚,老錢不由的看癡。

  他慢慢的俯下身,試探性的在趙雪的唇邊,輕輕地親了一下,見她沒有反感,便大膽地親在了上面,頓時一股綿軟香甜的感覺就彌漫在老錢的嘴里。

  趙雪只是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在自己嘴邊不斷索取的老錢,隨即又把眼睛閉上了。

  趙雪其實對于老錢的親吻還是有點抗拒的,所以她緊閉著牙關,不讓老錢的舌頭有乘虛而入的機會。

  老錢也不著急,只是在趙雪的嘴唇上慢慢的摩挲著,但那只不規矩的大手,則是順著趙雪柔滑的大腿慢慢往上,再次來到了趙雪的私密之處。

  感覺到那里依舊是濕潤的狀態,老錢的手指頭,一下子就滑進了那神秘的洞口里。

  “啊!”被老錢這樣突然襲擊,趙雪終于是無法繼續緊閉著自己的嘴唇,喊出了聲音。

  就這樣,趙雪的上下路便一齊失守,只得任由老錢進行探索。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么愛你都不嫌多……”可正當老錢準備更進一步索取趙雪的時候,一首筷子兄弟的《小蘋果》響了起來。

  這個手機鈴聲一響,頓時就把纏綿悱惻的兩個人嚇得愣住了。

  趙雪想起這應該是自家老公忙完之后打開的晚安電話。

  于是她連忙推開老錢,快速爬起,拿起床頭柜上的手機,別有深意地掃了老錢一眼。

  老錢知趣地坐在一旁,不敢發出任何聲響。

  “喂,老公!”趙雪看著老錢,聲音輕顫著。

  看著趙雪此時臉上的紅暈依舊沒有散去,還是一副嬌羞的模樣,老錢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絲惡趣味,他慢慢的朝正在打電話的趙雪爬了過去。

  “我,我也想你了,老公!”趙雪見老錢爬到她的身邊,嚇得聲音都變了聲調。

  “老婆,你怎么了?聲音怎么不對?”李建問道。

  “沒有,這幾天嗓子不舒服。

  老公,我想你了,你什么時候回來呀?”趙雪嬌聲道。

  “應該快回去了!寶貝,哪里想老公了?”電話那頭,李建壞笑著說道。

  “討厭,你說呢!”趙雪撒嬌的聲音簡直能麻死人,老錢聽后感覺身體一顫,仿佛被電到一般。

  “那怎么辦呀,我又回不去,要不自己按摩一下,等我回去后再給你按摩,好嗎?”趁著他們說話的時候,老錢的把手伸了過去,握住了趙雪的兩團柔軟。

  趙雪被老錢的動作嚇了一跳,臉色蒼白,不過隨即閉上了眼睛,若無其事地繼續打著電話,“嗯,老公,我等你回來給我按摩!”“老婆,我愛你,我這還有事,先掛了,晚安喲。

  ”說完,李建掛掉了電話。

  電話一停,趙雪就睜開了眼睛,快速向床里躲去,慌張地看著我,顫顫巔巔地說:“錢叔,你看時間不早了,你回去吧,我想睡覺了。

  ”此時的趙雪已經完全從剛才的情欲中清醒了過來,一想到剛才自己和老錢居然都那樣了,整個人是羞的不行。

  老錢一看趙雪的動作,便知道今晚肯定沒戲了,于是便跳下床換上了自己的衣服,沖趙雪打了聲招呼,便失落的離開了趙雪的家。

  回到家后,老錢又一次的失眠了。

  因為有了上次那樣的接觸,老錢開始主動跟趙雪聯系,可是整整一個星期,無論是給趙雪發短信還是去趙雪家敲門,趙雪都不在回應老錢。

  老錢就這樣失魂落魄的過了一個星期。

  但是一天傍晚,趙雪卻突然主動地敲響老錢家的門。

  “錢叔,快開門呀!”趙雪抱著孩子焦急地拍著門。

  老錢連忙打開門,掃了眼她后,把目光定在了孩子身上。

  “這是怎么了?”老錢接過孩子,在他的額頭摸了下,很燙手,頓時便明白了什么情況。

  “孩子高燒,跟我去診所。

  ”老錢抱著孩子率先向電梯沖去。

  “錢叔,我回去換身衣服。

  ”趙雪慌張地說道。

  老錢沒有理她,抱著孩子下了電梯后,往診所跑去。

  到了診所,給孩子量了下體溫,38度9。

  老錢急忙跑到處置室,找了些酒精和采血棉。

  這時,趙雪也趕了過來,“錢叔,孩子沒事吧?”老錢看了一眼趙雪,氣憤地說道:“怎么可能沒事,你干什么去了?孩子燒成這樣都不知道,38度9,你趕緊去西藥柜兒科藥拿盒對乙酰氨基酚過來。

  ”老錢拿著紗布沾著兌好酒精水,反復給孩子做著物理降溫,重新量了下體溫后,37度2,老錢這次如負重擔的癱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地喘著氣。

  趙雪看見老錢的樣子,知道孩子已經沒事,突然一下子上前抱住了老錢。

  “謝謝您,錢叔,如果沒有您,我真得不知道怎么辦了。

  ”“起來吧,孩子沒事了,走吧,回家!”老錢安慰地說道。

  趙雪立刻從老錢的懷里爬了起來,臉色潮紅,羞澀地看著老錢,抱起孩子跟著老錢往家走去。

  回到她家后,孩子已經睡著了。

  老錢便和趙雪交待一些注意事項,但一股突然尿意襲來。

  “小雪,我回家一趟,一會再來!”趙雪看著老錢局促的樣子,大概猜出老錢要干什么了。

  于是她指了指自己房間里的衛生間,沖老錢微微 一笑

  老錢則尷尬地看了一眼她后,也沒推辭,向著衛生間走去。

  進入衛生間后,冷不防看到旁邊臟衣服簍里有一條肉色的底褲,老錢頓時就回想起那晚的風格,忍不住的拿了起來。

  感受到那特有的氣息,老錢呼吸一下變得有些急促。

  鼻孔中一熱,一股殷紅的熱流直接淌了出來。

  老錢萬萬沒想到自己還能流鼻血,剛準備動手情,就聽到趙雪在門口敲門,“錢叔,你好了嗎?我要給孩子拿個尿不濕?”“馬上就好!”老錢趕緊把內褲放回去,硬著頭皮走出來,祈禱著她洗衣服時不要翻看,直接扔進洗衣機。

  “小雪,我就先回去了!”“嗯,晚安!錢叔!”回到家躺在床上,老錢卻遲遲無法入睡,總是擔心趙雪發現內褲上自己的杰作,害怕她會不會覺得自己很猥瑣?萬一以后再不搭理自己怎么辦?老錢被這些可怕的想法嚇著了,輾轉難眠,一夜未睡。

  第二天早上,老錢很晚才起來,他簡單地吃口飯后,準備去診所上班。

  剛出屋子,就看見了趙雪。

  她竟然只穿著簡單的睡衣,手里拎著一個垃圾袋。

  她也看到了老錢,臉色瞬間通紅,放下垃圾袋后,快速地向家里跑去。

  但到了門口后,卻停了下來,轉身羞澀無比地低著頭說道:“錢叔,昨晚謝謝你。

  ”說完,快速地閃身進屋。

   “你是哪里的人?” 少婦的紅唇微啟,露出一排潔白整齊的牙,眼睛直接勾著秦受。

  “我是……我是紅星村的。

  ”秦受不敢與她對視。

  秦受的眼睛看著她豆沙色裙子里的身體,不知不覺便起了反應,蹲著實在難受。

  得想個辦法,換個地方。

  少婦看著他的疲憊,眼睛游走在秦受身上,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看你好像蹲著很累的,要不換個地方?”少婦啟唇,聲音使得秦受動蕩不安。

  秦受一聽,心里高興極了。

  可是他裝出很能吃苦的樣子,用喘氣的聲音說:“ 太太,別了,我看這家里也沒有什么地方啊。

  ”秦受故意環顧四周。

  雖然嘴上這么說,可是他心里巴不得換個地方,之所以這么說,是想給自己留個好印象。

  少婦看著這小哥一臉正氣,就更心疼他了。

  “換個地方吧,要不然別人知道了還以為我們虐待你呢!”少婦說著,看向這個大大的客廳,諾大的客廳,好像沒有什么地方能換。

  “太太,那移動到哪里呢?”秦受問道。

  他又看了看客廳,擺著茶幾沙發,還有幾個花瓶,也沒有什么地方。

  秦受的目光落在臥室的門上,在那扇門后面,有著秦受最向往的東西。

  少婦的眼睛也停留在那里,她看看那扇門,再看看眼前的這個少年一樣俊朗的小伙子,心里泛起一陣漣漪。

  尤其是她看見秦受的那兒,她的臉微微熱了。

  “要不,還是不要了,我受點苦沒事的,主要是你……”秦受大義凜然,一身正氣,嘴上又一次拒絕,而心里早就迫不及待了。

  “來吧,我的肚子痛,你抱著我進去。

  ”少婦命令道。

  秦受心里樂開了花,看著她藏在透明裙子里那曲線的身體,早就想抱一抱了。

  “太太……這……”秦受假裝害怕破壞她的名聲,作出一種猶豫的樣子,“你的名聲最重要,我怕我會……”秦受是眼睛不老實的看著她的腰身,胸前,還有細細的腿。

  “別總叫我太太,好像我很老一樣。

  我叫溫 飄依,你叫我飄依就行。

  ”少婦伸開雙腿,張開雙手,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

  “你別杵著了,快點,去臥室。

  ”溫飄依很不耐煩的說,她早就迫不及待了,這個男人還像個猩猩一樣。

  不過,她心里對他產生了一種敬意,把他當成那種正人君子。

  其實殊不知,他的渴望比她還強烈,有著不為人知的力氣和體魄。

  “來!”少婦瞇著眼睛,吩咐秦受道。

  秦受會意,靠近她。

  溫飄依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順勢勾著她的脖子。

  秦受的一只手攬起她的腰,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膝蓋下面,想要把她橫抱起。

  他的手碰到她的身體,豆沙長裙絲滑帶有一些涼意,刺入他的掌心,滑至內心深處,那里又起了反應。

  隔著長裙,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她身體發出的溫熱,從他的指尖傳到全身,一陣火熱。

  長裙的涼意和她溫熱的肌膚,讓秦受處在了冰火兩重天。

  她的身體靠在秦受的懷里,秦受緊緊抱著,心仿佛被棉花糖包裹著。

  這個女人如寶一樣,他想撕破她體表的豆沙長裙,好好的疼愛她。

  她嬌滴滴抬眸,長睫毛高高翹起,面色紅潤,呼吸帶有一些急促。

  潤唇微張,用十分酥軟的聲音,湊到秦受的耳邊底下說:“秦受,你好強壯啊,力氣好大。

  ”秦受聽了,好像包裹他內心的那顆棉花糖在受熱而慢慢融化。

  “飄依,你的聲音好好聽啊。

  ”秦受禮貌的互夸,但是他確實喜歡她的聲音,那種可以讓男人起反應的聲音。

  她“咯咯咯”的笑,嬌羞又好聽。

  秦受用腳踢開了門,現在,保姆被他們甩在了外面,也不是面對沙發,秦受心里說不出的開心。

  一進門,一股迷人的香味撲鼻而來。

  整個臥室,用紫色裝飾。

  光從紫色的窗簾里照進來,再加上紫色的床單被罩,整個房間充滿了旖旎的氣息。

  她的床很大很大,大得足夠兩個人以任何姿勢躺著。

  秦受用腳反反的將門關上,向著床走過去。

  就在秦受把她放在床上了的時候,她還不愿意把手放下去,依然勾著秦受的脖子。

  秦受的臉正對著她的臉,他的眼睛卻不想局限于她的臉。

  他想要起身,卻被溫飄依用力一拉。

  秦受強壯的身體,怎么會在乎她那嬌小的力氣,只是為了配合她,而順勢倒在了她的懷里。

  秦受“啊”的一聲叫喚出口,他那兒直接貼到了她那兒,她輕輕的“啊……”一聲。

  兩具身體聚在一起,才剛剛碰上,就產生了很大的反應。

  秦受低頭看著這個一臉渴求的女人,只想好好的疼她……他忍住心里的訴求,低聲說:“飄依,我要開始給你治病了。

  ”磁性的聲音回蕩在她的耳邊,陽剛之氣就在她的面前,好想要他……她點頭。

  秦受一只手放在她的額頭,輕輕的撫著她額前的一縷發絲。

  而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替她按揉上脘穴,膻中穴。

  他的手從上至下,動作緩緩的。

  “討厭,你怎么一直按我的小腹。

  ”她的言外之意,是想讓他按摩別的位置。

  秦受一本正經的,開始講解了他所做的事情:“你說你肚子不舒服,那可能是腸子的問題,也有可能是氣被憋住了。

  上脘穴可以幫助你的腸子蠕動,要是有什么問題的話……”秦受邊說,邊開始往別的地方按摩過去。

  (豁達大度)她卻聽得有些不耐煩,只想要他快點換個位置。

  秦受邊揉,邊看著她的俏臉。

  “別說了,秦受,你快點啊……我胸口難受……”溫飄依拿起他粗糙的大手,放在了她的胸前。

  啊,像一陣電流刺到秦受的身體里。

  秦受輕輕的揉著,說:“心口難受,很有可能是真的有氣憋著,我幫你。

  ”秦受邪魅的看著那個充滿渴望的女人的臉,手更加的用力了,“這個穴位揉著會很疼,你要忍住了哦。

  ”他大力的揉著,簡直不能再爽了。

  她突然張開嘴,說:“秦受,嗯……還是好難受,啊…你是不是隔著衣服不能很好的施展啊……”她扭著身體,他看著她那嬌軀晃動,真想讓她歡呼出來。

  “那我再用力點。

  ”秦受說,希望用這句話告訴她,我秦受不是那種非分之想的人。

  她突然起身,和秦受相貼,兩人腰間緊緊貼在一起,他都快要進去她那兒了。

  她暴力的咬住秦受的耳朵,一陣溫熱從他的耳朵傳到體內,秦受突然被刺激到了。

  他沒有想到,這少婦還很暴力,不過他喜歡。

  “秦受,你聽不懂我的話嗎?”溫飄依帶有怒色的臉龐有幾分可愛。

  秦受邪魅的一笑,直接將她撲倒,看著她的臉,狡猾的一笑湊了過去……“嗯……”少婦頓時說不出話來。

  秦受抬起頭,用大拇指按在她的唇上,摩挲。

  他埋進來她的脖子里,一股溫熱的汗的味道混雜著某種香味,這種帶有汗液的味道,秦受最是不能抵制。

  “嗯……啊……”再往下,就是她裙子的衣領,秦受摸著那礙事的衣領,將其往下扒了扒。

  他湊到乳根穴的位置,只可惜,那多余的衣領遮住。

  他沒有多想,接著扒衣服,可是,手一用力,就聽見“咔嚓”的一聲,衣服碎開了一個口子。

  兩人對望了一眼,溫飄依輕輕一笑,那意思好像在說:“你干得真好!”秦受繼續撕扯著她的長裙,那聲音刺耳得充滿了整個房間。

  衣服被扯開,美妙的風景終于暴露在秦受的面前。

  秦受一頭埋進去。

  “啊……”溫飄依舒服的叫了起來。

  秦受被她的聲音刺激到了。

  他的腿摩挲著她的腿,下身還有裙子庇護著,她感覺到紗裙蹭自己腿的摩擦感。

  她的手在他的腰間游走,摸帶那冰涼的皮帶時,用手指頭扎進他的皮帶里,又伸出來。

  她找到皮帶的開關處之后,用力一拉,皮帶松掉。

  秦受的褲子失去了束縛之后,褲子直接掉在床上……看得溫飄依面色忽然變換,羞澀的垂下眉頭。

  可是,她的內心在躁動,很想伸手去觸碰。

  她的呼吸越發急促起來,雙手捧著他的腰,用一種乞求的眼神看著他,秦受知道現在他們兩個人一點就找,不過,他的心里,還有自己的打算。

  對于王桃花那個女人,他是在放長線釣大魚,而對于溫飄依,他的心里還有一絲顧慮。

  因為這個人是校長的女人,如果貿然的話,只怕校長知道了會找上門來。

  到時候別說他自己,恐怕連趙萌萌,也不會被放過。

  考慮到這里,秦受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在他抱著她按摩的時候,他的腿感受到一絲涼意。

  他低頭,才發現溫飄依已經受不了了,他再抬頭看著她醉人的樣子。

  這個是最好的機會了。

  “飄依,你好迷人啊……”秦受摸著她迷人的臉,笑道。

  她不耐煩的說:“既然說我迷人,為什么不要了我,來啊!”她張開腿,把最后一片蓋在身上的豆沙色紗裙扯掉,那是她的神秘地帶……秦受吞了吞口水,不敢再看。

  “來啊,秦受。

  ”她心里無比的期盼。

  秦受腰間的精壯,他腹部的肌肉,都刻在了她的眼里。

  這是她見過,最有料的一個男人。

  “秦受,你在想什么呢?”她察覺到了秦受的異樣,不明白為什么如此美麗的女人就在他眼前,只差那一步了,他卻不要。

  “飄依,我配不上你,我不能害了你。

  ”秦受說的時候,有些憂郁。

  溫飄依當然不信這個男人的話了,她什么樣子的人沒有見過,會相信這種屁話?這種話騙騙紅星村里沒有心眼的王桃花還可以,可是到了溫飄依這里,說不過去。

  溫飄依家族時代從商,精明的腦子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

  就連中年的校長,也將就是她的對手。

  “秦受,你說謊。

  ”她直接挑明了秦受的謊言。

  秦受被揭穿了,依然不動聲色,反而更誠懇的說:“飄依,你的身材這么好,還這么漂亮,誰能受得了?”秦受用低沉的聲音說,“不過,我身份低微,只是紅星村的一個小中醫,什么都沒有。

  你呢,一看就是富貴人家出生的,老公還是衛校校長。

  凡事如果不相匹配,我就不應該去奢求……”秦受說得誠懇感人,他把自己的真實情況都說了出來。

  此時,即使不是很愿意相信別人的溫飄依,也有所動容,秦受看著她那白嫩的小手,比趙萌萌的還要嫩。

  再看看那個臉,一看就知道從小是在城市長大的富貴人家,要不然不會有這么白嫩的臉。

  “秦受,你又在騙我。

  ”溫飄依不動聲色的試探他。

  “沒有的,飄依。

  ”他低吼的聲音圍繞在她耳邊。

  秦受強忍體內的烈火,一定要未雨綢繆,不能貿然行動。

  要讓眼前這個厲害的女人臣服于他,而且也不能留下禍患,不想些辦法不行。

  “飄依,你肚子好點了嗎?我還有一個病人在等著我。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