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婚姻兩個不一樣的婆婆



而且 老李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感覺到這女人在似有若無的勾引自己,就光端上來盤菜,那胸口就弄看到大片風景。

   飯菜上齊, 蔡鳳榮走進自家的老窖里,從里面拎出來一個壇子,心想今天就算是老娘瘋了,把你灌醉以后,老 東西你還不是得任由老娘擺布? 菜過三巡,飯過五味,蔡鳳榮的算盤是打得不錯,可老李是什么人,師傅還沒有離開前,那都是自小泡在酒罐子里長大的貨,區區一攤子糧食酒,也只是助助興而已。

   唐欣也在一邊陪酒,她很聰明,她也能察覺出母親對 大叔的意思,可要命 的是,自己也很喜歡大叔,這要是大叔和 老媽在一起,那自己和他的那檔子事兒,算什么啊! 許多憂愁,化作一杯酒被唐欣猛地灌進了肚子里。

   喝完多半壇子的酒,老李也有點暈乎乎的醉意,干脆靠在蔡鳳榮家床的被子上暈乎乎的睡著了。

   可到了后半夜,他就感受到一陣溫暖貼在了自己的懷中,老李睜開眼,一具 身體 躺在自己的懷中,更要命的是自己一雙 大手就照在對方胸脯上。

   看蔡鳳榮的樣子她似乎還挺舒服。

   這一下徹底把老李嚇清醒了,可再一檢查自己的衣服,老李長出了一口氣。

   嚇死老子了,得虧貞操還在! 可還等老李回過神來,一截胳膊掛在了自己的身上,輕輕回過頭一看,自己居然睡在大床中間,這母女兩個一邊一個! 唐欣的睡顏無疑很美,香肩外露,嘴巴微張,可愛的樣子瞬間讓老李來了興致。

   伸出大手,小心翼翼的鉆進了唐欣的被窩兒,粗糙的大手直接抓住了唐欣的胸部,看來這兩母女都沒什么愛穿內衣的習慣啊! 唐欣感覺又做春夢,她仿佛夢到了老李在輕撫自己的身體,這樣真實的夢境。

   可這也太逼真了吧! 唐欣瞬間驚醒,發現這根本不是夢,大叔不知道什么時候鉆進了自己的被窩里,而剛才夢中的一切都是真的! 自己居然躺在大叔的懷里! 老媽不是說大叔不會醒過來么? 她剛想出聲,卻看到大叔的眼睛緊緊閉著,輕輕的鼻鼾,搞了半天大叔還睡著呢! 而且這時候自己出聲兒,萬一把媽媽叫醒怎么辦?看到他們兩個人這樣豈不是要羞死人了! 想到這里,唐欣放棄了掙扎,可力氣又敵不過睡夢中的大叔! 看著唐欣沒有反抗自己,老李心里差點沒笑出聲兒來,這妮子居然就這么妥協了? 就在母親面前弄她閨女,這樣的想法一出來,老李那話兒(草船借箭的故事)瞬間有了反應。

   老李大手一路下滑,直接讓唐欣叫出聲來。

   嗯…… 唐欣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可大叔一副昏睡的模樣,天知道這個臭大叔做的什么春夢,兩人身體貼合的愈發緊密。

   老李心頭火熱,微微分開了唐欣的雙腿,朝著深處探去…… 哦,姐姐你好。

  我家 學弟初長成小說我記得不是很清楚了,月薪大概三千多吧。

  照這種趨勢下去,以后幫自己帶孩子的重任估計也擱在自己老媽的肩上了,王璇也不好為自己的婆婆說話,只好聽自己老媽抱怨發牢騷了。

  飯后一起漫步在校園,我刻意拉開她和她朋友的距離,讓他們敘舊,而自己不遠不近的跟著。

  bl 短篇集合H 下載一位有著黑膚的,身材火爆的女子悄然出現。

  其實所謂的異能者身份登記過程并不復雜,大體上也就分為測試異能值總量,以及確定異能力。

  上輩子看得多啦!永井的班級是B班,而正平的則是A班。

  我家學弟初長成小說回到我居住的公寓,我來到玄關前,我不打算按電鈴,不是因為我手上有鑰匙,而是我要先透過門眼看看內部,月杰在干嘛,有沒有做什么正在隱瞞我的見不得人的事情,不會給你機會隱瞞的,你的秘密我要一個個挖出來,不是我愛侵犯隱私,但我擔心這些秘密暗藏 陋習,我身為女友有義務介入你的生活當中讓你脫離這些陋習的折磨,你要記住,月杰, 你不是單身狗了,你不是整天待在螢幕前面看著紙片人的死肥宅了,你是一個擁有女友的 現充,現充就要有現充的樣子,自信一點,做事情不要偷偷摸摸的,我頂多用某個東西教訓你一下而已沒什么,不用怕,放心吧。

  你這是要我摸哪里啊!我不知道說啥了。

  他的臉色開始漸漸蒼白起來了。

  我家學弟初長成小說龍悠都快下不去手,直到裴策踢了踢她,她才勉為其難伸出罪惡之手。

  我記得哥哥你沒買過圍巾吧!這條圍巾是哪里來著。

  不,不找她。

  寒假剛開始學校是有些活還沒做完,她才留在公寓里沒走,但是后來安森找上門來,把她回家的計劃給打亂了。

  還好氣囊擋了一下,不然估計包成這樣的應該是你全身上下。

  看著爺爺氣的臉都綠了,我得意洋洋的繼續耍我的悠悠球。

  張叔笑著調侃道。

  只不過又是會對飛行魔法也是很知道。

  bl短篇集合H下載原來,在我還沒回來的時候,有一個女孩過來敲響了我的家門,然后說了一大堆話,總體就是說明我要向林一美道(護士情欲短篇小說強)歉,并且留下了一大袋東西和林一美手上的手鏈。

  看著這一老一小,我表面上看起來苦澀,但是內心還是比較滿足的。

  我家學弟初長成小說這兩個社團恰巧都沒什么硬性要求,基本報了名就會錄。

  她一只腳赤腳放在地上,一只腳放在木椅中間的空擋上,略微傾斜身體微笑著看著眼前的布偶貓。

  啊哈哈,這個——林婭掩飾著笑了兩聲,眼神飄忽不定。

  您還需要慰問嗎?你那漂亮媳婦每天撒狗糧給我們這些單身狗吃。

  一邊說著陳希忞隨手拿起我的可樂,把吸管放進嘴里,用力吸了下,只吸上來冰塊融化后的些微液體,這才發現我的可樂早就喝完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