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著她的腰兇猛的撞入?巨大在花唇上滑動然后擠進入



“那我丑話先說在前頭,到時候你要是不還,可別怪我不客氣,雖然殺人做不到,但是讓你們缺胳膊少腿還是可以的。

  ”     王大偉撂下狠話后,帶著手人直接離開了李家。

      張大龍 看著 張翠花他們三人,眼里有著深深地恨意,特別是張翠花。

      如果她要是答應了王大偉的婚事,自己就不會挨打了,更重要的是自己可以從王大偉那里獲得更多的錢。

    “你這個賤人,給我等著!”張大龍暗暗的罵了一句,然后一瘸一拐走了。

      看著王大偉他們一走,張翠花緊繃的神經也松懈了下來,手里的剪刀也掉到了地上。

       李海連忙跑去房間拿了藥棉出來給張翠花止血。

      “ 嫂子,你以后別在這么沖動了,大不了我們報警好了。

  ”    “沒用的,就憑王大偉他爹的關系,只要不出人命他都能擺平。

  ”    張翠花知道之前也出了人命,王大偉他爹都給擺平的事,所以也不想事情鬧大。

      “兔崽子,誰讓你答應幫忙還錢的,你拿命去還?”    羅 桂花走到李海身邊,又是心疼又是生氣的看著滿身傷痕的李海。

      “媽, 海子也是幫我,這個錢我會想辦法的。

  ”張翠花走到羅桂花面前,低頭說道。

      “ 你個掃把星給我閉嘴,要不是你我們家會這樣?這件事我是不會管的,你自己想辦法解決!”    羅桂花狠狠的推了一把張翠花,對著她怒罵道。

      “媽,你干什么?這不是嫂子的錯!”李海在后面接住了快要摔倒的張翠花。

      “這是他們張家的事,跟我們家沒半點關系,你也不能管!”    看到李海還在幫張翠花,羅桂花氣的胸口疼了起來,一只手死死的按住胸口。

      “媽,嫂子是我們李家的人,才不是張家人。

  ”    李海可是一直把張翠花當成自己家人看待的。

      “兔崽子你是被她吸了魂魄嗎?你要是真想女人了,就好好賺錢自己娶個媳婦回家!”    羅桂花氣的頭昏腦漲,仿佛一下老了十幾歲,拖著沉重的步伐回了房間。

      張翠花此時一臉蒼白,不知道是流血過多造成,還是被羅桂花的話刺激到了。

      “海子,你受了傷,等會還是去衛生所檢查一下吧。

  ”張翠花看著遍體鱗傷的李海,心里一陣刺痛,都是因為她才受的傷。

      “嫂子我沒事,媽的話你別在意,她的脾氣你知道的,錢的事我會想辦法,你不用操心。

  ”    李海雖然這么說,但心里也是犯愁,他也沒什么手藝,怎么去賺這10萬?    “放心,我不會生婆婆的氣的,我有點不舒服先回房休息了。

  ”    張翠花最終沒有再拒絕,她知道李海的個性,不想傷他的自尊心。

      李海看著張翠花走了后,整個人的精神也放松下來,覺得渾身上下骨頭和散了架一樣疼痛。

      自己擦了點藥油,想著王大偉踩在自己臉上的畫面,心里恨得牙癢癢,心里想著總有一天要雙倍奉還給他。

      中午李海也沒什么心情,隨便做了幾個菜便去叫她們出來吃飯,等了半天羅桂花也沒有出來。

      李海不放心推開門進去一看,只見羅桂花躺在床上,一只手捂住胸口,滿臉的痛苦之色。

      “媽,你怎么了,別嚇我呀。

  ”李海心里有點害怕,握著羅桂花的手說道。

      “怎么了?還不是被你們給氣的!”羅桂花有些氣急的說道。

      “對不起,媽,我只是不想嫂子有事。

  ”李海看到羅桂花的樣子,一陣心疼。

      “哎……”羅桂花看到李海的樣子,也不好受,心也軟了下來,“我只是老毛病犯了,剛吃過藥,家里沒藥了你去幫我開點藥。

  ”    “媽,你先好好休息,我這就去給你開藥。

  ”    李海心里過意不去,明白羅桂花完全是被自己氣成這樣的。

      他也沒心情吃飯了,和張翠花打了聲招呼就往衛生所走去。

      走在路上遇到兩個村名走了過來,看李海的眼神也是帶著玩味。

      “喲,這不是海子嗎。

  ”    李海壓根就沒心情理會他們,繼續往前趕路。

      “嘿嘿海子,你嫂子這么極品,味道肯定不錯吧,玩起帶是不是也很帶勁呀…”    “對啊對啊,都說好吃不過餃子,好玩不過嫂子,李海你嫂子到底好不好吃啊,哈哈哈哈”。

      說著他倆就笑了起來。

      “放你媽的狗屁,老子干死你們。

  ”李海直接沖了過去。

      那兩人看到李海真要打人,趕緊跑了。

      李海也沒追,只是想到嫂子以后出門,會有更多的閑言閑語,眉頭就皺的更緊。

      來到衛生所門口,李海正準備走進去,卻發現大門緊鎖。

      他伸手準備敲門,卻聽到里面傳來一對男女的吵鬧聲,當即隔著窗戶看了過去。

      “王大偉,你瘋了嗎?我男人回來了一定把你打死!”    此刻的孫 美麗,全身只剩下了一套紫色內衣,人倒在病床上不停的后退,一臉的驚慌之色。

      “嘿嘿,你嚇唬別人可以,嚇唬我沒用,你信不信老子當著你男人的面,讓你欲仙欲死。

  ”    王大偉竟全身光的,淫笑著看著孫美麗。

      李海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他沒想到王大偉這么膽大,主任的老婆他都敢碰。

    “啊,不要,王大偉你個畜生,你放開我。

  ”    孫美麗雖然平時夠騷,但是也是要看人的,對于王大偉她是打心底里鄙視。

      “你叫呀,你叫的越大聲,我就越興奮。

  ”王大偉直接朝著孫美麗壓了過去。

      “啊,啊,不要,你,你放開我。

  ”    孫美麗嘴里雖說討厭,但是就這么挨著王大偉,本能的起了變化。

      “嘿嘿你個騷貨,上邊說不要,下邊可是比你誠實的多呀。

  ”    王大伸手一摸,然后然后把手指放進了嘴里。

      “你個混蛋,你不得好死,我不會放過你的。

  ”孫美麗身上反抗不了,只能嘴上叫罵。

      此刻的她只期待著有人經過,把自己救下來。

      “好了,我們玩點更刺激的吧。

  ”王大偉淫笑著,然后伸手拉孫美麗最后的那點障礙。

      剎那間春色盎然……    外面的李海看的喉嚨發癢,那里也早早就抬起了高傲的頭。

      王大偉突然轉身,從旁邊拿起了自己的手機,竟要對著孫美麗拍攝照。

      “王大偉你要干嘛?你個混蛋你還是不是人?”孫美麗這次真是害怕到了極點。

      對她來說被王大偉玩了也就是一次的事,但如果被拍照在被他威脅,那這輩子就完蛋了。

      “嘿嘿小騷貨,我要把我們的第一次,拍成視頻留作紀念呀。

  ”    王大偉打開攝像功能,直接放在了一旁,直接對著病床上拍攝。

      “畜生,你個畜生。

  ”孫美麗看著王大正在一點點的接近,拼了命的掙扎起來,對著王大偉的手就是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你個婊子,你敢咬我,老子弄死你。

  ”    王大偉直接一巴掌甩了過去,然后收回了被咬的手臂。

      看著上面一道血口,王大偉更是獸性大發,連續兩個耳光甩了過去。

      孫美麗被打蒙了,嘴角帶著血絲,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她知道今天逃不出王大偉的魔掌了。

      “嘿嘿,小騷貨你敢咬我,等會我把視頻拍好了就發到網上去,讓你出出名。

  ”    王大偉越來越興奮,看著這誘人的身軀,已經迫不及待的準備好好品嘗一下。

      想著王大偉給自己家造成的傷害,李海就一肚子氣,必須破壞王大偉的好事。

      “王大偉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做這種缺德事!”    李海大吼一聲,然后跳起來對著大門踹了過去。

      農村的大門本就沒有多結實,李海力氣又大,一腳就踹開了。

      王大偉本都準備開始了,突然被外面的喊聲嚇了一跳,等順著聲音看去的時候,就看著李海沖到自己面前。

      “強、海子,救,救我。

  ”孫美麗看到李海進來,連忙推開了王大偉。

      “王大偉你個畜生,這種喪盡天良的事你都做的出來!”    李海一腳把王大偉給踹下了病床。

      “啊,李海又是你小子,你給我滾,別多管閑事!”    王大偉吃痛,連忙退到了一旁,看著氣勢洶洶的李海。

      “你還不給我滾,信不信我現在把村民叫來看看,你說他們看到你這樣會怎么對你?”    李海也知道王大偉不好惹,想著破壞他的好事就行了。

      看著王大偉被李海給嚇到了,孫美麗連忙穿上內衣,撲到李海的懷里痛哭起來。

      “嘿嘿,我說你怎么(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這么好心,原來你們也有一腿是吧?”王大偉嘲諷道。

      “放你媽的狗屁,你以為每個人都和你一樣卑鄙下流嗎?”    李海直接把孫美麗扶到一旁,拿了病床上的被子給她披了上去。

      “我可沒你這么下流,專門喜歡搞破鞋,先有李玉蘭,現在又來了個孫美麗,最厲害的是你連自己嫂子都不放過…”    王大偉一邊嘲諷,一邊大笑起來。

          “你再說一次看看!”李海的雙眼赤紅,一步步的朝著王大偉走去。

      “你要干嘛,我說了又…”看著李海兇神惡煞的樣子,王大偉也有點怕了。

      現在身邊可沒帶幫手,他又打不過身強體壯的李海,被打了也是白打,要說的話又吞了回去。

      孫美麗慢慢緩了過來,抽泣的聲音也越來越小,突然跑到病床上拿起了還在拍攝的手機。

      “你個婊子,你給我放下。

  ”王大偉一看手機被拿了,立馬激動的要沖過去。

      “你給我回去。

  ”李海直接一腳又把王大偉給踢了回去。

      孫美麗立馬把里面的攝像記錄刪了個一干二凈,這才把手機丟給了王大偉。

      “王大偉你還不滾?我現在就給你村長打電話,看他是不是同意你這么做?”    李海說著就拿出手機準備撥打。

      “你有種!你們兩個狗男女給我等著瞧,總有一天我要你們好看!”    王大偉一邊整理 衣服,一邊叫罵著離開了衛生所。

      看著王大偉離開,孫美麗一臉嬌羞的跑回了辦公室,片刻后穿著白大褂走了出來。

    她身上的衣服早被王大偉給撕破了,此刻白大褂里面只有內衣而已。

   小時候,可現在我們都長大了! 艷紅面露羞澀:而且這是在路邊,如果村民看到有多糟,村里人八卦的技巧你是知道的。

   張 小強沉吟了會,道:艷紅,我還記得 苞米地中有個涼棚,不如我們去那里,我幫你按一下! 啊……行吧! 劉艷紅一愣,沒想到張小強竟然曉得這些事。

   但是你看看我的腳,我好像走不了,地里還有更多的坑洞,還沒到那,我就疼死了!劉艷紅道。

   我背你過去吧! 說完,張小強邊蹲了下來。

   劉艷紅夷由一會,仍是乖乖趴在張小強背上,順手摟住了他的脖子。

   張小強顯然感覺到,劉艷紅的兩個豐滿,擠壓著他的背部,觸感相當不錯,張小強估計一只手都不夠。

   艷紅,幾年不見。

  長大很多呀!張小強感嘆道。

   是呀,都高了好幾公分呢!劉紅艷抬著腦殼道,沒明白張小強話中的含義。

   很快到了苞米地中,棚子內的涼席還在那里。

   張小強把劉艷紅放到涼席上,幫劉艷紅脫下高跟鞋,拿起她玲瓏小巧的左腳。

   左腳腳踝已經紅腫起來,很明顯崴的不輕。

   起初可能有點疼,艷紅,你要忍住啊。

  張小強道。

   我知道!小時候都不知道被你揉過多少回了。

   張小強這才開始,可剛一按,劉艷紅便是啊的一聲嬌呼。

   張小強一邊按著,視線卻忍不住順著劉艷紅的大腿,往上看。

   劉艷紅玉手撐在草席上,坐在那里,她只穿著長裙,大腿內的風光,一眼就可以看見。

   她的兩條腿又白又長,猶如羊脂白璧一般,再往里面點,張小強可以看到她雙腿之間的風景。

   看什么呢! 張小強的視線太過明顯,立刻被劉艷紅發現了,淡淡紅暈,浮現在劉艷紅臉上。

   沒什么,我好幾年沒見到你了,你真是越長越漂亮了,也更有女人味,不再是當年的黃毛丫頭了。

  張小強笑道。

   你才黃毛丫頭呢!劉艷紅臉上的紅暈更勝了。

   艷紅,你最近幾年在大學里找男朋友了嗎?張小強按著腳,漫不經心地問。

   沒有。

  劉艷紅搖了搖頭:大學里我努力學習,想拿學校獎學金,否則我的家庭狀況,怎么有錢去上大學!當然沒時間找男朋友了! 哦!不知怎么的,聽到這話,一種莫名其妙的喜悅涌入張小強的心中。

   小強,你在大學里找到女朋友了嗎?劉艷紅忽然問道。

   我也沒有。

  張小強也搖了搖頭:我這樣一個農村孩子,城市女孩根本看不上。

   看不上?哼,那時她們沒有眼光!劉艷紅哼了一聲,心里也泛起一股莫名的喜悅。

   艷紅,你有眼光嗎?張小強凝注著劉艷紅。

   你問這做什么…… 劉艷紅的臉更紅了,局促了起來。

   其實,這兩人在高中時,就已互生愛慕了,但在農村,比較保守,誰也沒有說出來。

  然后就是家庭條件不好,思想就是好好學習,為今后提張家庭生活水平,這種情緒就一直壓(幼兒益智故事)抑著。

   現在大學畢業了,視野廣闊,張小強突然覺得,如果再不出手,就會后悔一輩子。

   艷紅,我再幫你捏捏腿吧,在車里坐了這么長時間之后,你的腿一定很不舒服。

  張小強道。

   嗯!劉艷紅羞澀點頭,細聲應答。

   張小強雙手落在劉艷紅白嫩大腿上,微微按著。

   小時候劉艷紅也被張小強這樣按過,但其時年紀小,沒感覺什么。

   可現在長大了,一個男人用他的手按住她的腿,登時讓劉艷紅的心砰砰地跳起來,心里慌亂,好像有什么隱藏的東西,被勾起了一般。

   望著劉艷紅面泛紅暈的模樣,張小強再也忍不住,把劉艷紅撲倒在涼席上,堵住了她的香唇。

   唔……小強…… 劉艷紅羞澀更盛,試圖掙扎,但又不愿意這樣做。

   艷紅,我喜歡你。

  想你嫁給我,我想和你一起生很多大胖小子。

   張小強凝注劉艷紅,情真意切。

   這番告白讓劉艷紅措手不及,她又何嘗不喜歡張小強呢,只是這情感一直被她壓抑著。

   如今張小強自動告白,劉艷紅再壓制不住這份情感了,她垂頭羞澀道:小強,我也喜歡你! 說完,更是主動摟住張小強的脖子,然后親吻上來。

   張小強聽罷,整個人都欣喜若狂起來,熱情迎著劉艷紅的薄唇狂吻。

   他的手也不閑著,隔著衣服,按住劉艷紅胸前碩大輕輕把玩。

   摸了一會兒,張小強感覺不爽,干脆直接往衣內去,一掌放上去,跟張小強想的差不多,一只手,果然難以掌握。

   小強,你好色喔!劉艷紅面泛春潮,手卻握住了張小強那個地方…… 張小強嘿嘿壞笑著說:艷紅,給我吧! 說著,張小強就要脫劉艷紅的衣服。

   等等! 劉艷紅攔住張小強,羞澀道:我們太快了,等成親的時間,我們再做。

   好吧!既然劉艷紅不應允,張小強自然不能強行。

   艷紅! 突然, 李姨的聲音從苞米地外傳來。

   我媽來了!劉艷紅大駭,急忙整整自己的衣服,然后兩人從苞米地中走出來! 媽,我想死你了! 看到李姨,劉艷紅馬上迎上去,抱住了她。

   李姨!張小強笑瞇瞇著喊道。

   好小子,我女兒一回來,你就將她帶進了苞米地! 李姨挪瑜的看著張小強。

   張小強嘿嘿笑了,抓著頭,沒說話。

   劉艷紅俏臉一紅:媽,你可別亂想,我只是扭傷了腳,小強帶我去苞米地幫我按腳而已! 嗯,我想是的!艷紅,我們先回去,媽煮了雞湯給你喝!李姨輕撫著劉艷紅的腦殼。

   劉艷紅和李姨回家,張小強在村外又轉了一圈,也回家去了。

   當他到家時,老媽也已干完農活,在家正給張小強燉雞湯。

   晚上,張小強和爸媽、嫂子,一家人圍坐在一起用飯閑談。

   飯后,老爸張大山告訴張小強,家里本來張小強住的房間,因為刮風下雨的原因塌了,今晚只能和嫂子 于薇睡了。

   張小強當然樂意的答應了,哥哥去世后,張小強以前和于薇也一塊睡過,但當年的張小強還小,什么也不懂,更不會往那方面想。

   農村人都是比較早睡的,晚上八點左右,就關燈上床了。

   張小強洗漱以后,就去嫂子于薇的房間里。

   小強! 一看到張小強,于薇的俏臉就泛起紅潮,不禁想到今天拔蘿卜的事。

   她依然穿著那件白色睡袍,里面沒什么都沒穿,胸前雙峰和玉腿間的美景,若隱若現。

   嫂子!張小強覺得有些口干舌燥,但理智在提醒他,于薇是嫂子,這可不能干出那啥有違倫理的事情。

   嫂子,我從省會給你買了些漂亮的衣服,你穿穿試試合不合身,好不好看。

   張小強打開手提箱,拿出幾件剛買來的衣物。

   這些衣服,都是他用做兼職的錢買的,一條短裙和一件白大衣。

   小強很懂事,知道孝敬嫂子了,嫂子很高興! 于薇拿過衣服,很欣慰:我去工廠上班,為你賺錢去上大學,辛苦沒有白費啊。

   嫂子,我現在是個畢業生,可以賺錢了,你將來會過得很好的!張小強道:先穿看看,合不合身! 嗯,就在這兒試嗎,你先出去回避下吧于薇面色微紅。

   外面太冷了,你忍心讓我出去嗎?張小強努努嘴。

   行吧!你就在這吧。

   于薇搖著頭,她當然知道張小強的想法,心中盡管有些害臊,可還是應允了。

   隨著,于薇緩緩脫下她的睡袍,渾圓玉體,在張小強眼前一展無余。

   于薇的肌膚十分嬌嫩,張小強覺得都能掐出水了,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每個部位都漂亮迷人,如同地里熟透了的果實,令人垂涎欲滴。

   張小強好似看癡了般,情不自禁道: 嫂子,你實在是太美了,我……我能碰一下嗎? 于薇紅著臉蛋,對張小強嗔怒道:我是你嫂子,怎么能讓你隨便亂摸呢?你不感到羞恥嗎! 呵呵!張小強只能呵呵一笑來掩飾尷尬。

   然后,于薇很快就換上了張小強給她買的衣裙。

   衣裙非常合身,將于薇的身材完美的襯托出來了。

   于薇雖然結婚了,但仍屬于生瓜,她的軀體上,散發著成熟女人和青春少女的混合氣質,魅力十足。

   跟著,于薇又試了一件外套,這件衣服也很合身。

   小強,多謝你為嫂子費心,這些衣服我很喜歡。

   于薇脫下衣服,又穿上睡袍:現在不早了,上床去睡吧! 張小強也不矯情,脫下衣服,穿個內褲,利落的鉆進被子里。

   于薇伸手關掉了燈,趕緊側身背向張小強。

   嫂子,我還想和以前一般, 摟著你睡。

  張小強趴在于薇耳旁,輕聲細語道。

   于薇心跳得很快,在黑暗中,她的臉開始發熱,她糾結了一會兒才說:好吧,但你只可以摟著,不能做別的壞事! 嗯! 張小強側過身,右手摟住于薇的纖腰,女人獨有的清香便飄入了張小強鼻中。

   張小強可以感覺到于薇臀部的柔軟,和彈性的觸感,他立刻有了反應,下身支起一個小帳篷。

   小強,你頂到了我的屁股! 于薇俏臉發燙,羞愧難當。

   啊!張小強一陣心虛,有些尷尬的道:嫂子,我不是故意的,可嫂子你這么漂亮,我也是個男人,有些情不自禁的… 這樣很難忍受吧?于薇沉默片刻問道。

   嗯,是的!張小強點頭道。

   于薇又沉默了片刻,,才低聲道:那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如果不是因為近距離,張小強還認為他聽錯了,而且這話的意思,再也明顯不過了。

   他吞著口水,摟著于薇腰上的手,緩緩向上,而后緊緊抓住于薇的豐滿,輕輕地搓著。

   于薇嬌軀發抖,不由得發出一聲嬌喘。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