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 xvideos com



6種心理讓你“不幸福”  1.不善于發現陽光面  生活中有許多積極的、好的方面,但許多人卻忽略了它們,“只看到自己的不幸,忽略了自己的幸福”,“放大了別人的幸福,縮小了自己的快樂”是其真實寫照。

    2. 缺乏 信念  在經過20多年沖刺般的財富賽跑后,一些人除了賺錢,不知道人生中的目標與追求到底是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這種缺乏信念與理想的狀態,難以產生長久、快樂的 幸福感

    (我的男友一千歲)3. 老愛比較  現代人把主要 精力都投入到競爭中,比職位、比 房子、比財富……比來比去,人們的心里只剩下 欲望,沒有了幸福。

  一旦人追求的不是如何幸福,而是怎么比別人幸福時,幸福也就離你遠去了。

    4.不懂參與慈善的樂趣  在生活中多去幫助他人,參與慈善,能讓自己感到更快樂。

  如果你總算計著“我能從中得到什么”、“做這件事值不值得”,就會生活得很不開心。

  6種心理降低幸福感:缺乏信念、老愛比較等  5.不知足  俗話說“知足者常樂”,但能知足的人越來越少了,有了房子 想換更大的,有了工作想換更好的,有了錢想賺得更多……這些欲望,指使著人無休止地奔波勞碌,硬撐著去爭取登上那“輝煌”的頂峰。

    6.過于焦慮  購房、子女養育、家庭養老負擔等問題;因為職場晉升空間感到擔憂而產生的工作壓力;朋友同事之間人際關系的處理等都成了中國人的“壓力源”。

  在大城市中,無論 老人、年輕人還是孩子,多處于一種煩躁不安的焦慮狀態,這讓人們無法從心底感受到幸福。

  □艾薇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在這里不方便,去我家好不好?” 女人的聲音在祝少杰耳邊響起,呵氣如蘭,祝少杰只覺得再次昂首挺立,情不自禁地向女人點頭示意。

  酒是穿腸毒藥,色是刮骨鋼刀。

  這是祝少杰剛剛涉足醫道就把這個奉為真理,否則也不會在這香艷刺激的寡婦村里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可是今晚不知道為什么這么克制不住自己。

  女人的手指輕輕挑起祝少杰的下巴,嬌滴滴道:“跟我來!”祝少杰忍不住邁步跟著她往前走,香氣縈繞在他的周遭,聞起來就有一種讓人迷醉的感覺,可是祝少杰總覺得這香氣之中還有一絲臭味。

  月光之下風姿綽綽的身形就如同狐妖一樣,祝少杰就跟在后面,口水都差點沒流出來。

  而女人竟然把他帶到了村西頭。

  村子原本是文革時候用來關押牛鬼蛇神的牛棚,不過后來被廢棄了,那里還有一口古井,平日里沒有人去那里,附近也沒有幾家住戶,住著幾家老頭老太太。

  祝少杰之前來過這里,給老頭老太們檢查過 身體,所以雖然是不常來這里,可是他還是記住了這個村里最荒涼的地方。

  “你們家到底在哪里,怎么這么久還沒有到?”祝少杰忍不住問。

   聽到這句話,女人嫣然一笑回過頭:“死鬼,怎么這么性急,我家里沒有水了,你給我打桶水來我洗洗澡好不好?”聽到這句話,祝少杰 點點頭,現在他有一種混沌的感覺,自己似乎是沒有辦法控制自己。

  他走到井前面,井上壓著一張青石板。

  這塊青石板厚度足足有將近一尺,重量也得有四五百斤,可是祝少杰畢竟是年富力強,蹲在那里,雙膀用力,竟然直接就把青石板掀了下去。

  這里還有搖水的轆轤,只需要把這個打水的桶放進去,然后就可以打水上來,本來他記得這里的水似乎是已經枯竭了,可是今天看來似乎并不是這樣。

  轆轤放進去以后,可以看到水桶打出來的一陣漣漪,里面還有魚正在游弋。

  祝少杰看到這魚,心生好奇,原來都說這古井有魚,為了防止有人投毒,可是從來未曾見過,而這一次可是真正的看到了。

  他趴在井沿往下看,這時候他突然聽到一個聲音:“你怎么還趴在井邊了啊?”是那個女人的聲音,祝少杰起身就想要解釋,可是 就在這時候,她突然感覺自己的胸口一陣灼燙,就在這時候,他的肩膀上搭上一個腦袋來,祝少杰看了一下井底,竟然順著水面看到自己的肩頭趴著一個臉部腐爛的女人!因為之前爆發山洪,這里水位比較高,而且今晚夜光明亮,看的非常清楚,自己肩頭搭著一個女人的腦袋,此時還探著腦袋看著自己,眼眶里還有一只蛆蟲進進出出……看到這一幕,祝少杰差點沒有吐出來。

  “怎么了,走吧,咱們回房間吧。

  ”女人說著,站起身拉起祝少杰,在起來之后,祝少杰看到女人的臉重新變回原樣,千嬌百媚,臉上帶著不自然的紅暈。

  祝少杰那被迷惑的心頓然清醒了很多。

  “那個,我突然想起衛生所的門還沒有關,你等我去把門關了我就回來。

  ”聽到這句話,女人臉色驟變,緊接著一把抓住祝少杰的肩膀,然后直接親吻上去,嘴唇帶著蠕動的感覺,腐臭的味道直沖鼻子,祝少杰當即差點沒有吐出來。

  勉強把女人推出去,就看到女人的臉已經腐爛,因為自己剛才的動作太過巨大,導致女人的一只眼球從自己的眼眶里滑落出來。

  而女人的嘴唇因為腐爛已經腫脹成半透明,里面隱約還有蛆蟲正在蠕動。

  看到這一幕,祝少杰是真的沒忍住,靠在井沿吐了出來。

  井沿并不是太高,也就是到他的大腿位置,他這么一退,一下子坐在井沿上,這時候,這女人突然沖過來,伸出枯瘦的手直接掐住祝少杰的脖子,就要把祝少杰往井里推。

  祝少杰一只手扶著井沿,另一只手只覺得自己的胸口灼痛異常,他伸出手扯開衣領,衣服這么一扯,那個裝著鬼醫十三針的盒子啪嗒一聲掉在外面,盒子竟然就被摔開了。

  里面的鋼針剛剛見到月光,頓時折射出一陣刺眼光暈驟然打在女人的身上,女人慘叫一聲直接飛了出去,而祝少杰也從井沿上滑落下來,眼前一黑,昏迷過去。

  第二天早晨的時候,等到祝少杰醒來,發現自己就在自己的房間里,鬼醫十三針還在自己的枕頭下面,而屋里屋外,絲毫沒有行走過得痕跡。

  “昨天可能只是一場夢!”祝少杰說著,從床上坐了起來,可卻沒有想到剛起來就感覺脖子一陣酸痛,就好像是整條脖子都要被扭斷了一樣。

  他下床拿起鏡子看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這才發現脖子上面赫然有兩個紫黑色的掌印。

  難道昨晚的事是真的?深深嘆了口氣,他拿起手里查了一下這種情況,結果網上最權威的結果就是離魂,魂魄離開身體,沒有人正常的判斷能力,卻有趨吉避兇的本能。

  就在他還在考慮的時候,他突然聽到一陣敲門聲:“少杰哥,你醒了嗎,我來上班了。

  ”祝少杰應了一聲,在自己房間的衣柜里拿出一條圍脖系在脖子上,然后走過去打開門。

  今天袁 小玉來的特別早,祝少杰把她迎進來,然后 開口問道:“怎么來的這么早,這可不是你的日常作息規律吧!”袁小玉點點頭:“少杰哥,我昨天晚上回去問過我媽,問出了一些了不得的事。

  ”聽到這句話,祝少杰微微皺起眉頭,拉出一張椅子,也顧不得洗漱,對她道:“你先說說,有什么樣的發現。

  ”袁小玉坐在那里清了清嗓子:“我媽說,我們村里的男人只要出去結婚,以后永遠都不回來,可以活的好好的,一點阻礙都沒有,可是如果就在村子里結婚,那么不出意外第二天就會暴斃而亡,我爸媽那時候在外面生下我和我哥,一點問題都沒有,可是等到他們兩個重新回到村子里,我爸只活了三天,就和其他村民一樣的結果了。

  ”聽到這里,祝少杰點點頭,合著詛咒不是在個人身上,而是存在于這個山村里,脫離山村,就可以脫離詛咒的范疇。

  祝少杰搖搖頭,沒有繼續考慮這些燒腦的問題,既然是出現在山村里的詛咒,那問題就是出現于這個山村里,可是這寡婦村,水不淺啊。

  下午的時候,衛生所才來了今天第一個病人,是村里的 王明秋,開超市的一個寡婦,據說也是外村的人,嫁到這里來的。

  只可惜不過二十五六歲就做了寡婦,讓祝少杰也忍不住嘆惋。

  “原來你在啊祝醫生,我前兩天就想要來找你,不過一直沒有空出時間,還是今天才有時間過來。

  ”“原來是 王姐,你有什么事需要幫忙的?”祝少杰看著身材像小辣椒,穿著惹人眼球的王明秋,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開口問道。

  看到祝少杰這個模樣,王明秋捂嘴輕笑:“在這里說話不太方便,還有小姑娘在這里呢。

  ”祝少杰點點頭,把她帶進房間里,王明秋坐在診斷臺上,開口道:“祝醫生,我已經好幾個月沒來那個了。

  ”聽到這句話,把祝少杰聽蒙了,祝少杰皺著眉頭開口道:“王姐,你說什么好長時間沒來了?”“哎呀,就是那個,那個大姨媽啊!”王明秋說到這里,臉羞得通紅,開口道。

  祝少杰點點頭:“原來是這樣,那可能是宮寒,我需要針灸。

  ”“針灸啊,那是不是還需要幾個療程才行啊,我那個超市平常走不開人,你看看能不能給我開點藥,要不我先吃點藥試試!”祝少杰無奈的嘆了口氣:“你放心吧王姐,就算是針灸也就是一次就可以了,你等我去取針,你把衣服脫了,躺在這里等我。

  ”祝少杰說著,轉身就要走,王明秋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還要,還要脫衣服啊,那需要針灸哪里啊!”“宮寒,自然是針灸會陰除去寒毒啊,醫者父母心,我在我這里就只是病人,你還有什么不好意思嗎?”雖然王明秋不太好意思,可是畢竟是一個寡婦,總也不來月事,好說不好聽,更何況她還和婆婆住在一起,平日里根本不方便。

  她抿著嘴唇,慢吞吞的脫下衣褲,只剩下褻衣,然后滿臉通紅的躺在診斷臺上,兩只手也不知道應該捂臉還是捂胸,反正是感覺放在哪里都不合適。

  終于,祝少杰拿著裝載著鬼醫十三針的盒子走了進來,剛進來,只是有意無意的往診斷臺上瞟了一眼,鼻血就差點沒有流出來。

  王明秋穿著的是一套褻衣,紫色的,而且褻褲還是蕾絲的,像隔窗看物一般,有一種朦朧的美感。

  因為害羞,所以她的身體屈起來,雙手捂著臉,不敢看葉楊,而她現紫色的胸衣已經有一些松散,可是她卻渾然未覺,看樣子應該是實在是太害羞了。

  祝少杰擦了擦自己的鼻子,然后對王明秋開口道:“王姐,你翻過身來,我要開始針灸了。

  ”聽到這句話,王明秋嗯了一聲,然后翻過身,還是不好意思看祝少杰。

  “需要在譚中下針!”祝少杰說著,紅著臉對王明秋道:“王姐,貼身衣物也應該脫下來!”“阿?貼身的也要脫?”祝少杰點點頭:“必須要脫,要不然我找不好扎針的位置!”“那好吧,那你轉過去!”王明秋說完,手已經伸到背后去解胸衣的肩帶,還有褻褲,細細碎碎的聲音讓祝少杰的喘息都開始粗重起來,終于,胸衣褪去,王明秋開口道:“轉過來吧!”祝少杰剛轉過來,就看到王明秋的手捂著自己前面,兩條腿交疊在一起。

  “王姐,我要開始了,你的手拿開!”祝少杰說著,用手托住王明秋的一只那個啥,正好一個手掌大,手中捻起一條鋼針刺進她的譚中穴,王明秋吃痛,抿著嘴,輕輕哼了一聲,白嫩的腳丫都舒展開來。

  身體舒展,聲音里除了三分痛苦,竟然還有七分滿足。

  這種情況下,最痛苦的不是王明秋,而應該是還在扎根的祝少杰才對。

  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再次從盒子里拿出第二條鬼醫針。

  “還需要理由按摩乳中穴來刺激宮縮,排毒,不過這是后續的手段,王姐,你忍著點,我還需要繼續扎針。

  ”祝少杰說著,第二針刺在小腹位置,然后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氣,勉強讓自己鎮定下來,緊接著彎下腰,在會陰的位置刺下第三針。

  這個位置比較尷尬,畢竟是女人的秘密花園,祝少杰咽了一口口水,呼吸變得更加粗重起來。

  還有一針在頭頂百會穴,這一針必須要柔和,要不然可是會把人扎死的,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把手中的長針慢慢的刺進去,用手一點點的捻,絲毫不敢用力。

  “怎么樣,王姐?”祝少杰刺下這根針之后,對王明秋問道。

  “還好,就是有些熱。

  ”此時王明秋渾身上下香汗淋漓,嘴角微微勾起,帶著一絲微笑,眼睛里充滿了陶醉之色。

  “王姐,還需要按摩,你忍著點!”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氣,對王明秋開口道。

  這乳中穴是正在一雙高聳中央,別說是針刺,就算是重擊都不行,只能用手來按摩,本想讓袁小玉來,可是她把握不好尺度分寸,可能會起到反作用,所以只能自己來。

  祝少杰溫熱的大手直接搭在那一對胸上面,王明秋右手食指放在嘴里不斷的噬咬,在祝少杰的手搭上來的時候,她忍不住輕哼出聲,手指從嘴里(瓶子塞下體小說)脫落,一絲晶瑩的唾液拉出一道長長的弧線,說不出的萬種風情。

  祝少杰現在已經不敢看這一幕,他側過頭,只是經受不住這嬌吟聲的激蕩,分身早就已經抬起頭來。

  而他的雙手還在不斷的用力輕撫,只有這樣才能開陰排寒,而在大手不斷的律動下,王明秋逐漸被送上一個頂峰,緊接著雙腳用力伸出,腰部下壓,與此同時翻起白眼,氣息也開始變得急促起來。

  手中的一雙高聳顫抖的幅度越來越大,祝少杰清晰的聞到一股帶有腥氣的味道傳了過來。

  祝少杰忍不住擦了擦自己頭上的汗,這針灸不過十幾分鐘,沒想到竟然這么累,聞著手上的奶香味,祝少杰搖了搖頭,然后在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件自己的外套披在王明秋的身上,蓋在胸口的位置。

  “你在這里休息休息吧,王姐,我還有其他的病人需要處置,我先去忙一下。

  ”剛才按摩結束以后,祝少杰就已經將處于王明秋譚中,小腹,會陰和百會四個位置的銀針拔了下來。

  宮開,排寒,一切都已經結束,祝少杰才不愿意在這里繼續經受這種尷尬的感覺。

  等他走出去,就看到袁小玉坐在那里,臉色通紅,看到祝少杰也不說話,只是白了祝少杰一眼。

  “你是不是偷聽偷看了?”看到袁小玉這個模樣,祝少杰臉色一冷,開口問道。

  看到祝少杰突然認真,袁小玉立刻服軟了:“不是我故意看的,是,是那個聲音實在是太大了,如果我沒把衛生所的大門關起來,村民還得以為是怎么回事呢。

  ”祝少杰點點頭:“行吧,也不怪你,不過你現在去把門打開吧,萬一還有其他的病人來的話一直關門可能會耽誤事。

  ”袁小玉應了一聲,然后走過去打開門。

  剛打開門,就看到一個女孩子站在門口,女孩子身材高挑清瘦,可是小腹卻有微微隆起。

  祝少杰皺著眉頭仔細確定了一下,確定這的確不是肝腹水,而是懷孕,為了保證女孩子的清譽,便開口道:“那個,小玉,你回去問問你嫂子今天怎么沒來,然后一會回來告訴我。

  ”袁小玉聽他這么說,點了點頭,本來她還不想回去,可是想起剛才那診斷臺上香艷羞人的場面,她的臉沒來由的紅了:“那我先走了少杰哥,一會我再來。

  ”袁小玉說著,飛也似的逃離這里。

  就在這時候,王明秋從房間里紅著臉走了出來:“那個,祝醫生,啊,原來你這里還有病人,那我先走了,晚上去我家里吃飯,我得好好謝謝你。

  ”王明秋臉色潮紅,衣衫不整,看到祝少杰身邊的小姑娘,本來想說話的話似乎是沒有說出口,只是干巴巴的說出一句要請客吃飯,然后就走了。

  祝少杰見兩個女人都已經離開了,他開口道:“已經顯懷了還不在家里安胎,怎么還出來拋頭露面,你婆婆難道還不知道這種事情不能兒戲嗎?”祝少杰讓女孩坐在那里,聲音里已經充滿了清冷。

  醫者父母心,見到那些對自己身體都不愛惜的病人,祝少杰會比他們家人還要生氣。

  “我,我是來墮胎的。

  ”聽到這句話,祝少杰差點沒氣死:“墮胎?你才多大?身體還沒有成熟,想要墮胎就需要刮宮,以后可能生不了孩子,你知不知道?”“我知道,可是我還是要墮胎,要不然我會成全村的笑柄的。

  ”祝少杰搖搖頭:“你的臉面重要還是你的以后重要,這還用我告訴你嗎?而且就算是你想墮胎,也得去大醫院墮胎,你來我這里干什么,我又不是孩子他爹。

  ”“不是這樣的,我沒有那么多錢,我想讓你幫我墮胎!”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