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 全裸 打 籃球



新聞網01月03日報道 聽了他的城市居民口音。

  在午夜去你自己的山谷偷山谷是絕對不可能的。

  你為什么捏錯人?仔細看看,啊!他真帥!她的臉火辣辣的,她的話也不自覺地軟化了。

  你為什么要鉆山谷?我是專門用來撿苞片的。

   一條位于一片 苞谷地之間的泥路上,(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四周高峰連綿起伏、茫茫群山巍峨。

   夜晚,皎潔的半弦月,猶如碎銀一般灑落,沐浴在人的身上一掃白日的炎熱反而帶著沁骨的冷意。

  躲在樹梢上的知了領著荷塘里的蛤蟆混著在山間、田野、農舍間,肆意穿梭的夜風,大聲作響。

  弄的將趕了一天路的 陸旭心里一陣煩躁。

   更可氣 的是三天才一趟去興 水村的班車,還在半道上熄火,這簡直讓陸旭罵娘的心都有了。

   奶奶滴,還好自己以前在部隊時參加過不少急行軍,要不然,這一路走下來,好不累死啊! 如果不是為了取回外婆留給自己的遺物,陸旭說什么也不會跑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真他媽的晦氣! 陸旭一邊腹誹,一邊借著月色趕路,望了眼那泥路一直延伸到山邊無盡的黑暗處,他頓時就有種無力感。

  這伸手不見五指的,他從沒步行去過興水村,靠著沿路向鄉親問路才走到這兒。

  這時辰再往前走,恐怕只得找鬼問路了。

   正當他犯愁的時候,遠遠的聽見一聲聲兇猛地狗吠。

  隔著被夜風吹起層層麥浪的苞谷地、尋聲望去,有一盞燈光從一戶人家的窗戶、散發出柔和的光、向著無盡的黑夜擴撒。

  陸旭心中一喜,總算是找到今晚落腳的地方了。

   他急忙跳下了苞谷地,苞谷差不多有他半個人高,憑著從苞谷的縫隙里泄進來的月光,他深一腳淺一腳的往那戶在黑夜里給了他希望的燈火人家走去。

   隨著他的走進,那狗吠的聲音叫的整耳欲聾。

   猛地,腳被夾住、一陣陣錐心的疼,讓他瞬間臉色蒼白,額頭上滲出細密的汗珠。

  陸旭疼的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借著朦朧的月光一看、腳被一個像是 獸夾的東西給夾住了,還好他穿的是部隊發的陸戰靴,要不然這如鯊魚利齒的鐵刺可就刺到肉里去了,不殘廢也得養上十天半個月。

   呵呵!看老娘今天非扒了你的皮不可!敢偷老娘的苞谷!欺負老娘 孤兒寡母是不是? 一個尖銳的大嗓門女聲夾雜著震耳的犬吠聲、隨著陸旭眼前的苞谷晃動,越來越近,一個三十上下的 女人赫然的出現在他眼前。

  雖然看不清樣貌,但是月光卻是毫不吝嗇的將她傲人的胸脯、纖細的腰肢,長長的退勾勒了出來。

   唉,我想你是誤會了。

  我是去興水村路過這里,走的累了想抄個近道這才走進你家的苞谷地。

  陸旭也不管站在面前居高臨下的女人能不能看見自己的笑臉,強忍住腳下的痛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趙春燕是遠近聞名的村里一支花,姿容出色,但卻是個寡婦,平日里村里的二流子啥的可都調戲的緊,自己心里也清楚現在孤兒寡母的,沒了依靠,生活在村里著實低調的很,但最近也有些二流子欺負她孤兒寡母的,經常偷她家里的苞米,所以才在苞米地了放了夾子,沒想今夜卻夾錯了人。

   女人一聽他的口音是順正的普通話、聲音好聽的像是電視里播新聞的一樣,你不是我們這兒 的人? 她驚訝的看著被自己放的獸夾,夾住腳的陸旭,心道,聽著他口音就是個城里人!絕不可能吃飽了撐著大半夜跑到自家苞谷地里偷苞谷。

  怎么就夾錯人了呢?再仔細一瞧,呀!這人長得真是俊!她臉上一熱,說出的話不覺地就柔和了下來,你好端端的干嘛往苞谷地里鉆啊?我這可是專門用來夾偷苞谷的。

   唉,這事都怨我,只是你能先幫我把這獸夾給取開嗎?陸旭腳上的獸夾越來越痛。

   你看我!女人一拍腦門,急忙從褲兜里掏出鑰匙,猛地俯身蹲下,一大片雪白,優良的事業線沖擊著陸旭的整個視線。

   陸旭在部隊里一呆就是七八年,這七八年里連只母豬都很少看見更別說是女人了、還是這么有事業線的女人,他下意識的咽了口口水、不知道摸上去是什么感覺。

   大兄弟,你可不要怪我啊,看你這腳怕是傷到肉了吧?女人麻利地將他腳上的獸夾拿開,支支吾吾地道,要不你今晚就到我家休息一晚再趕路? 陸旭還在想怎么說服讓眼前的女人收留自己一晚,現在別人主動提出他自是不會拒絕,爽快地道:那就麻煩你了。

   不麻煩、不麻煩,大兄弟你去興水村怎么不坐班車啊?這里離興水村還有一天的腳程呢。

  女人邊說著邊扶陸旭起來,手一碰到他的 手臂,心里一顫,好結實的手臂。

   靠,這也太好看,太刺激了吧…… 晚上, 老王站在窗外,透過窗子的縫隙偷看著房間里的情況,忍不住發出了驚嘆。

   只見一個漂亮的女孩正躺在床上,身上的連衣裙已經褪掉了一半,上本身白嫩細滑的肌膚便露在外面,在燈光下顯得更加誘人…… 而她一只小手,正伸到裙子下面忙活著…… 這個女孩叫小麗,是老王兒子的女朋友,長得很漂亮,大大的眼睛皮膚很白,身材更是沒得說,前凸后翹該大的地方大,該翹的地方翹,一點毛病都沒有。

   這幾天老王有點發燒,兒子在外地上班,便讓女友來照顧他。

   老王看到小麗的第一眼就迷上她了,甚至有些不能自持。

   所以他故意在小麗的窗口留了一條縫,想著晚上沒人的時候偷偷看一看過過癮,卻沒有 想到居然看到小麗跟她兒子在進行那種視頻! 嗯…… 隨著手上的動作,小麗嘴里忍不住發生動情的聲音,臉色一片緋紅,格外誘人,看的老王口干舌燥。

   只可惜,老王是從側面看的,看不到小麗裙里的風光,急得他有一種要沖進去的沖動。

   啊,我要到了,寶貝你呢?老王聽到小麗手機里傳來他兒子的聲音。

   啊,我也是…… 小麗一邊回應一邊發出那種嗯嗯啊啊的聲音,手里的速度也更快了,最后癱軟的躺在了床上。

   完事之后,倆人掛斷了視頻。

   老王以為好戲收場了,正意猶未盡的想著自己怎么發泄一下的時候,突然發現 原本躺在床上的小麗又開始動了。

   只見她再次將手伸進裙里,臉上露出難受的神色,牙齒緊緊的咬著嘴唇,哼哼唧唧的配合著手上的動作。

   老王瞪著眼睛,原來剛才小麗根本就沒能得到滿足,剛剛說的話只是為了配合他兒子而已。

   要是我能夠滿足她該多好。

   老王心里想著,心里火燒火燎的,恨不得直接闖進去。

   想了想之后,老王來到浴室,將衣服褲子脫個精光,然后用水沖了一下,涂滿了泡沫。

   做完這些,老王大聲的哎吆了一聲,然后癱坐在了地上。

   小麗的房間 就在浴室的隔壁,第一時間聽到了老王的聲音,穿好裙子就馬上跑了過來。

   叔叔,你怎么了? 隔著浴室,小麗有些焦急的問道。

   我剛才洗澡的時候,突然頭暈,沒站穩就摔倒了,現在全身無力,小麗你過來扶我一下…… 老王故意用痛苦的聲音說道。

   小麗心里一急,直接推開了浴室的門。

   入目處,老王光著 身體躺在地上,雖然全身掛滿了泡沫,但那個地方很明顯。

   好厲害! 小麗想到自己的男朋友,雖然年輕,但是比老王差遠了。

   意識到自己想的有點多,小麗便羞紅了臉,不敢再去看老王,同時有些難為情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么辦。

   要是老王穿了褲子,她過去扶一下倒沒什么。

   但是現在的情況,加上兩人的身份,讓她感覺有些尷尬。

   哎吆! 老王再次發出痛苦的輕吟,露出難受的神色。

   小麗一聽有些慌了,要是老王有個好歹她怎么跟 男友交代? 一番糾結之后,小麗最終還是走了過去,伸手關掉了水,想要將老王扶起來。

   老王一看機會來了,就在小麗扶著他起來的時候,故意裝作沒站穩,直接朝著小麗跌了過去。

   啊! 猝不及防的,小麗的前面便多了一雙手,那異樣的感覺襲來,全身便麻酥酥的,讓她的大腦變得一片空白…… 好大!好舒服! 老王趁機感受了一下,心里早就已經樂開花兒了,他都已經多少年沒享受過這樣的感覺了。

   好半天,小麗才從那種錯愕中反應過來,俏臉刷的一下躥紅 就在老王摸著那里的時候,小麗居然有一種別樣的感覺,就好像被一股電流給擊到了一般,麻酥酥的。

   可同時,她也有些羞怒,臉色馬上冷了下來。

   叔叔,你怎么可以這樣呢? 不管怎么樣,她也是他兒子的女朋友呀。

   對不起小麗,我不是故意的,剛才我暈倒沒緩過勁兒,全身都沒力氣,一時間沒有站穩,所以才…… 老王表現出一副很愧疚的樣子,急忙拿開了手,假裝很慌亂不知所措的樣子,心里也有些遺憾,要是可以多摸一會兒那該多好。

   小麗聽了他的解釋,也不好意思再怪罪老王了。

   看到小麗表情軟了下來,老王故意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又是一個踉蹌,直接碰到了蓮蓬的開關上,原本已經被小麗關掉的水突然就流淌了下來。

   猝不及防的,小麗根本就沒有防備,全身都被水淋濕了。

   對,對不起,我腿上使不上勁。

   老王一邊說著對不起,一邊已經再次將水關掉,與此同時,一雙眼睛已經黏在小麗的身上放不開了。

   小麗聽到動靜根本就沒來得及多穿,只是套上了一件睡裙,睡裙的面料本來就很薄,此刻被水淋濕之后,幾乎就變成了透明的。

   小麗曼妙的身體便露出來了,甚至那原本若影若現的地方也變得清晰可見起來,前面的波瀾壯闊,顫顫巍巍的讓老王的心都跟著顫抖起來了。

   小麗抹了一把臉上的水珠,一時間還沒有意識到自己此刻的狀態,等到反應過來后,更是又羞又怒,想要怪罪老王時,老王早就換上了一副慚愧緊張的神色,讓小麗不好再怪罪他。

   畢竟老王也不是故意的,而且老王是長輩,她要是真的翻臉的話,回頭要怎么跟男友交代? 我先扶你先出去吧! 沒辦法,小麗只好壓下心底的不適,盡量遮掩著那明顯的地方,有些急促的對老王說。

   老王自然不愿意出去,趁著小麗不注意又多看了兩眼,心里暗自叫爽。

   就在小麗過來要扶他的時候,老王有些為難的對小麗說:那個,小麗,我身上的泡沫還沒有洗干凈,叔叔有點頭暈,腿腳都站不穩,你能不能幫幫我洗完? 小麗愣住了,(我的男友一千歲)她沒有想到老王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要是幫老王洗澡,那是不是就要碰到老王的身體,一想到這里,小麗的心里就像是貓抓了似的,俏臉瞬間就紅了。

   這個,有點不合適吧! 小麗有些糾結。

   哎,那你先出去吧,這人呀,年紀一大腿腳就不方便了,站都站不穩,真是不中用了,我休息一會兒自己來吧,也不為難你了。

   小麗心里有點難受,她想到家里爺爺生病時,媽媽也幫著老人家擦拭身體呢。

   一想到這里,小麗也就沒有那么糾結了,咬了咬唇道:那,好吧…… 老王沒想到小麗這么輕易就答應了,頓時大喜,心里激動起來了。

   好,好,真是好孩子,我兒子能夠交到你這樣的女朋友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小麗被老王夸得滿臉通紅,之前那點不適也就沒有了。

   為了避免老王再次滑倒,小麗一邊幫老王洗身體,一邊扶著老王。

   溫熱的水流到老王的身上,還別說,老王雖然年紀不小了,可因為平時注重鍛煉,身上的肌肉結實富有彈性,一點都不像是那些上了年紀的人,松松垮垮的沒有彈性。

   小麗心里暗自驚訝,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

   感受著小麗的撫摸,老王心里早就爽翻了,更何況,小麗的睡衣早就濕透了,趁著小麗幫他擦洗的時候,老王時不時的會在小麗的身上蹭一下。

   尤其是小麗洗他肩膀的時候,因為老王比小麗高出了不少,小麗必須要惦腳才能夠到,老王故意將身體前傾,便能夠觸碰到小麗前面的柔軟。

   慢慢的,老王便有了感覺,剛好頂在了小麗的身上。

   啊…… 小麗一開始沒有注意到,可慢慢的就感覺到了,突然有什么東西頂到了自己,小麗下意識的一個哆嗦,往后退了一步,然后便看到了老王的那里。

   之前小麗就注意到了,老王很厲害,可就算是這樣,再次看到之后,小麗依然被老王的那里給驚到了。

   之前跟男朋友視頻被撩起來的火本身就已經讓她很難受了,此時看到老王的厲害,讓她更難受了。

   那個,叔叔這些年一直單身,所以,一時間有點沒忍住。

  老王有些尷尬的解釋道。

   小麗原本還能假裝不知道呢,可現在老王這么一說,小麗就假裝不了了,頓時更加羞澀起來。

   嗯,叔叔您別說了,我理解! 想到自己平時都在男友身邊,有時候都忍不住,更何況老王單身多年呢。

   那就好,那就好!真是個好孩子。

   那個,叔叔,您能不能轉過身去我幫你洗!為了緩解尷尬,小麗有些為難的小聲說道。

   哦,好! 老王轉過身之后,小麗才松了一口氣,可看不到的時候,心里又有點淡淡的遺憾。

   強壓住內心深處的 想法,小麗加快了速度,幫老王將脊背以及大腿的地方洗干凈。

   呼……好了! 小麗摸了一把額上的汗珠,雖然擦洗用不了多少力氣,可因為太過緊張,小麗還是有一種氣喘吁吁的感覺。

   這里還沒有洗呢! 老王原本還想著小麗給自己洗這里的時候那種舒服的勁兒呢,卻沒有想到小麗居然將這里給留下了。

   那個,這里您自己洗吧! 小麗實在是羞澀,心跳也跟著加速,呼吸變得急促起來,根本就不敢去看老王指著的那里。

   哎,我也不想麻煩你,可你也知道,我根本就使不出勁兒,要不然我就自己洗了。

   老王一副很痛心疾首的樣子,這種自怨自艾的感覺讓小麗有些不忍心,最后一咬牙就答應了。

   那……好吧…… 說罷,小麗一咬牙,直接伸出手握住了老王。

   呼,真厲害! 看到的跟實際握住的感覺還是不一樣的,小麗心底暗自心驚,就算是刻意的控制自己的情緒,可也免不了羞紅了臉。

   被小麗這般握住,老王更是激動,嗖的一下,就好像順著那個地方竄進了一團火一般,將他燒的炙熱難耐。

   要不是強忍住的話,估計就直接撲上去了。

   洗著洗著,老王又有了變化。

   小麗變得緊張了起來,想要將手拿開,卻有點舍不得,要是能…… 呸呸呸,我怎么能這么想呢,他可是男友的父親,是我的長輩呢,小麗強迫自己壓下心底那怪異的想法,繼續幫老王洗。

   美好的時間總是短暫的,就算是老王再不愿意,終究還是結束了。

   小麗很快就幫著老王擦洗完了,然后扶著他朝著臥室走去。

   因為緊貼著小麗,老王能夠清楚地感覺到小麗的柔軟,心里也有了別的想法。

   有些事情就是這樣,嘗到一點甜頭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更多。

   老王現在就一直忍不住在想,要怎么才能夠將小麗拿下。

   回到臥室里,小麗把老王扶到床上,蓋好被子就出去了。

   老王看著小麗離去的背影,心里生出一種不舍,那種想法就更加強烈了。

   他很了解女人,知道這種機會是很難得的。

   小麗剛剛跟他兒子視頻的沒得到滿足,身體是空虛的。

   剛剛幫他洗澡的時候,再次被刺激,小麗肯定空虛的更厲害了,只要稍微刺激一下,說不定就能拿下來。

   很快,老王就想到了一個辦法…… 小麗回到自己房間之后,她的腦海中不由自主的就出現之前在浴室里看到的畫面。

   不行,我怎么能想這些呢,他可是我未來的公公呀。

   可人的情緒根本就不是想控制就能夠控制得了的,不管小麗怎么強迫自己忘掉那些,可就是忘不掉,身體也變得更加燥熱了。

   就在這個時候,小麗房間的門吱呀一聲打開了,一個身影出現在了小麗的視線里。

   誰? 小麗大吃一驚,因為沒有開燈,黑漆漆的也看不清楚來人的長相,頓時讓小麗心跳加速,變得緊張起來。

   她急忙從床上坐起來,抓起被子遮住身體,緊張的看著門口的人。

   不要過來,你站住,你要是再繼續往前我就叫人了。

   小麗雖然這么說,但是心里卻是緊張的很,因為老王現在病了,能不能幫上忙還不一定。

   可門口的人就好像沒有聽到似的,繼續朝著小麗走了過來,腳步均勻,走路的時候關節僵硬,有些怪異。

   叔叔? 終于,小麗看清楚了來人的樣子,她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突然出現在自己房間里的人居然是老王!? 此時,老王也看清楚了小麗的樣子,一臉的驚恐和震驚,惹人憐愛。

   而且之前因為恐懼和慌亂,她的身體并沒有遮嚴實。

   他能看到她沒有穿衣服,只要掀開被子就能全部看到。

   老王心里大喜,整個人都激動起來,可想到自己此刻要佯裝夢游,便強忍住沒有任何表情,,順手打開房間的燈,繼續朝著小麗走了過去。

   老婆,你終于回來了?我好想你啊…… 什么?叔叔,你怎么了? 小麗被老王莫名其妙的話給驚到了,叫她老婆? 然后,小麗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難道是夢游? 小麗頓時糾結了,聽說夢游的人不能叫醒,要讓其自然醒過來的,要是利用外力醒來的話,大腦受到刺激,可能會陷入昏迷…… 可現在這種情況要怎么辦才好? 就在小麗不知所措的時候,老王直接上前一把將小麗的被子給搶走了,讓她徹底暴露出來。

   看到小麗美妙的身體,老王全身的血液都開始往腦子里涌,什么都不想了,直接把小麗壓在了床上。

   老婆,我真的好想你,我想要…… 老王炙熱的呼吸傳來,讓小麗的大腦出現了短時間的缺氧,瞬間變得空白起來。

   難道叔叔把我當成了自己的老婆,想直接要了我? 小麗被自己的想法給驚到了,可同時老王的行為也證實了她的想法。

   只見老王用力按著她的身體,然后一頭扎了下來,開始肆無忌憚的侵略起來,由上而下…… 想到兩人的身份,小麗開始用力的掙扎起來。

   但是老王嘴上功夫特別厲害,不僅讓小麗身體直接軟了,根本沒有力氣反抗,而且讓她有一種強烈的,前所未有的舒適感,嘴里忍不住發出了聲音…… 她跟男朋友聚少離多,平時都是忍著的,此時她想要的沖動就跟洪水絕提一般開始泛濫起來…… 特別是想到她跟老王的關系,居然讓她有一種別樣的刺激感,讓她想要的想法更加強烈了。

   聽說夢游的人醒來之后對自己做的事情沒有記憶,要是這樣的話,就算兩人發生點什么,老王事后也不會知道吧? 只要她不說,那就沒人知道了…… 體內強烈的沖動讓小麗忍不住開始找借口來接受眼前發生的事,只是還沒等她完全說服自己,老王已經撐開她的腿,調整方向壓了下來…… 小麗意亂情迷,那種瘋狂的想法一旦開始,便一發不可收拾起來。

   她的身體更是如同鉆進了無數只螞蟻一般難受,只等著老王幫著自己緩解。

   砰! 突然,小麗雙腿被打開的時候,把床頭柜上的玻璃杯撞的掉在了地上,發出一聲脆響。

   小麗一個激靈,從那種瘋狂的想法中回過神來。

   不行,我怎么能這么想呢,我這是瘋了嗎? 小麗意識到自己剛才的想法太過瘋狂之后,一把將老王推開。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