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禁 寫真



沒有血緣的兄妹我們可以相愛嗎?  我第一次見到 程陽是在15歲,我高中一年級的時候。

  他隨著他父親來我們家,平頭、瘦且沉默,同來的還有 媽媽的同事王阿姨。

  這是一次相親,父親離開已經兩年了, 母親還年輕,沒有理由再孤單著,我必須要接受一個新家庭。

  即使我心里別扭了千百次,也知道必須要接受這個事實。

    可是,沒想到她的婚禮來得這樣快,不過3個月,兩個人就訂了婚期。

  婚禮上,我們都是重要嘉賓,他臉上的表情淡淡的,有事情需要他就過去幫忙,看不出悲喜;不像我,孤單地坐在一個角落里,頂著一臉的無所謂,其實心里難過得很。

  儀式之后,他來叫我去吃點兒 東西,我裝作沒聽見,扭過頭去。

  我不喜歡他,連同他的爸爸。

  可是只有15歲的我,根本無力阻止他們進入我家。

    正是夏天,屋子里憑空地多出來兩個人,同我一起吃住,不能再像以前一樣穿短褲、背心便可以在屋子里肆無忌憚,不能再做偶爾蠻不講理的嬌嬌女,每個月來月事時,連衛生巾都不知道是不是該扔在衛生間的垃圾桶里。

  我只能越來越多地待在學校, 回家后也沉默得很,吃完飯便回自己的房間,每次關上房門才能長出一口氣。

   我愛上了 我的哥哥怎么辦(4/4)   繼父和程陽也能感覺到我的情緒,繼父總是在用他自己的方式表達著對我的好,比如給我買幾本時下流行的書,或者和我的老師通通電話,讓他們多多關照我一下。

  而程陽會在放晚自習之后等著我,看到我出了校門才會跟在我身后幾米回家。

  總之,高中的三年里,自從他來到我們家,母親再沒有在晚上接過我。

  那條黑暗的胡同我走得很安全,我知道身后不遠處有個人會保護我。

  但是,即使如此,我依然覺得這樣的 生活構成讓(兩性口述小說)我很不舒服,我渴望著一個人的生活,想著逃離,對他們也始終熱情不起來。

    程陽比我高一年級,高中畢業的時候,他選擇留在我們小城里讀大學。

  其實以他的成績可以考上更好的學校,可是他堅持留在繼父和母親的身邊。

  第二年,我高考,成績可以上二本,我選了遠遠的城市。

  程陽看到我填的志愿表很驚訝,問我:“為什么要走這么遠?”我說:“不喜歡家里。

  ”他沉默著沒再說話。

  我愛上了我的哥哥怎么辦(4/4)  離開家近千里之后,我才知道家人的好,后來想到“家人”這個詞時便下意識地把繼父和程陽都列了進去。

  那時候,大家的聯系方式已經很便捷了,而繼父還是喜歡給我寫信。

  程陽也寫,更多的是給我發短信,問我是不是生活得順利,能不能習慣,心情好不好。

    大學第一年的中秋節,天有些暗淡。

  我一個人坐在學校圖書館的臺子上,忽然特別地想家,想媽媽,甚至想他們兩個人。

  后來便接到了同學的電話,讓我趕快回宿舍。

  在樓梯門口便看到了程陽,他 帶著媽媽包的水餃、家中的月餅,還有一大堆我喜歡吃的零食。

  那是在我印象里,他最明媚的一次笑容。

    原來是繼父和母親都不放心,他自告奮勇地來看我了。

  那晚,我們在學校附近的酒店吃了晚飯,飯菜熱騰騰地熏著我的眼鏡。

  隔了這么久,依然記得那個場面的溫馨,那是我第一次叫他“哥哥”。

  他說:“別,你連名帶姓地叫習慣了,這一改,我還真不適應。

  ”我愛上了我的哥哥怎么辦(4/4)  那年的寒假是我最快樂的日子,我開始體會到有個哥哥真好,可以安心地被人載著上街,我只需要悠閑地晃著雙腿坐在他身后。

  我被他驕傲地介紹給人家說,這是我小妹。

  雖然,我從不曾叫他哥哥,每每直呼他程陽,他不計較,依然用那些溫情一點點地將我心里的設防統統推倒。

    日子快樂而又溫暖地過著,大學畢業之后,我回到了家鄉。

  吃過晚飯,我們一家人去散步,一切都美好起來。

  直到有一天,一個阿姨要給我介紹男朋友。

  那天我和程陽正在他的房間收拾他出差的東西,阿姨進來時,樂呵呵地問媽媽我有沒有男朋友,要鄭重地給我介紹一個。

  我看到他收拾箱子的手慢了下來,在椅子邊上坐著,好長時間之后,問我:“你有男朋友了嗎?”其實這么多年不是沒人追求,但我不相信愛情。

    一點兒都不熟悉的兩個人,又能容忍對方多久?我說:“現在還沒想呢。

  ”他長長地呼了口氣,走出房間,陪媽媽和阿姨聊天。

  當他們再次說到那個話題的時候,他說:“阿姨,謝謝你,青青還那么小,我們暫時不考慮呢。

  ”我愛上了我的哥哥怎么辦(4/4)  我沒有想太多,自從心底的芥蒂去掉之后,我這幾年一直很依賴他,把他的回絕自然地當作是對我的保護。

  阿姨訕訕地走了,臨走時說,你這個哥哥,真好。

  只有媽媽,在我們之間來回看了很久。

    青青,我想我們在一起  當天晚上,我收到哥哥的短信:“睡了嗎?”我很奇怪,一墻之隔,有什么話他不能告訴我呢,于是穿了鞋子去敲他的房門,正好我想看的那本《鬼吹燈》也在他的房間里。

  他卻沒開門,甕聲甕氣地說明天早上把書給我。

  我納悶地躺回去,第二天一早,他突然進來把書放在我的桌子上,又突然地走了出去。

  我隨手翻了下書,里面卻夾著一封信,確切地說是一封情書,很長,寫了這么多年來他的心緒:  “遲鈍的青青啊,除了那三年的時光,我幾乎天天在你身邊,你卻感覺不到。

  第一次相見,你給了我白眼,你走的時候穿著灰外套的倔強的背影,你跟我在大學校園里的那一次擁抱……這些都是我永遠的記憶。

  青青,我很喜歡你,我們在一起吧。

  我知道這突兀了些,但是別急著拒絕我,你可以等到我出差回來再答復我。

  ”我愛上了我的哥哥怎么辦(4/4)  直到現在我都沒有辦法形容自己的心情,震驚、壓抑,還有一絲絲地震顫。

  他出差的那幾夜,我一直在失眠。

  這幾年來,我從來也沒有想過自己跟他的感情,沒有去細細地發掘過,品味過親情之外的東西,但是這封信提醒了我那么多的過往。

  這種感情究竟是我自己內心深處的感情,還是我迫切需要愛的渴望,我自己已經分不清了。

    還有3天他才回來,這幾天他一個信息也沒有,中間來過電話,也只是跟父親和母親聊了會兒天。

  我眼睛 看著電視,心早已飛出去了好遠,等到電話都掛了,還是沒有問一絲我的消息。

  那幾天是我感到最漫長的日子,我心里藏著一個大秘密,我繼父帶來的兒子愛上了我,而我不知道自己對他是不是愛。

    我在QQ上隨便抓到一個陌生人,向他傾訴了一番。

  他說:“那你來想,你若是離開他,舍不舍得?你看著他娶了別的女人會不會嫉妒?這兩種感覺差不多便能告訴你自己是不是愛他。

  ”“我肯定不舍得離開他,不愿意他娶了別人。

  可是,妹妹對哥哥也一樣有這樣的感情啊。

  ”“那你能不能接受和他有肌膚之親?”我愛上了我的哥哥怎么辦(4/4)  這一句話讓我想了一整夜。

  事實上前幾天清清淺淺的夢里我已經夢到過他,還夢到過我們的纏綿,沒有亂倫的罪惡,全都是最美好的感覺。

  往日里的場景一幕幕地在回放,我是足夠愚鈍,他幾乎每個月都坐火車或者飛機千里迢迢地去看我;每次我回家,他買一堆又一堆的東西給我;我的生日,他永遠記得牢牢的,總能給我驚喜;我晚回家,他總會等在胡同口。

    不管這是不是愛情,他都是我的哥哥,即使我直呼他的名字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如果我們在一起又會怎樣?母親和繼父會接受嗎?繼父待我一向如親生女兒,且人比較開明;可是我的母親呢,能不能接受呢?還有,這些是否關乎倫理道德,身邊人會不會說些什么呢?這些來自于四方的壓力,讓我不知所措了。

    愛有多甜,路便有多難  母親是個敏感的女人,這幾天里問了我好幾次,有沒有什么心事,我一概否認了。

  她說,媽媽是你最親近 的人,你若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訴我。

  母親不知道,這樣的心事我怎么敢跟她分享。

  我愛上了我的哥哥怎么辦(4/4)   程陽回來了,他進門的時候,我在掃地。

  我的第一個反應便是自己今天是否很邋遢。

  繼父和母親都在,我假裝平靜地接過他的包,看他一樣樣地往外掏東西。

  以前的時候,我總是搶著拿,這次卻在他身邊有點兒走神。

  他還帶著屋外的氣息,這氣息夾雜著男人的味道,帶給我異樣的心悸。

  我們兩個人都在克制著自己,但是我們必須承認,我們已經一起沉浸在一種幽暗之中,正是因為這種幽暗,我們看彼此反而更清晰。

    我借口有事情回了房間,一會兒便收到了他的信息,只有一個“?”。

  這再短不過的標點符號已經讓我心潮澎湃,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我想說,我想答應他,還想說,我有那么多的顧慮,最后來來往往地按了半天,什么也沒有留在屏幕上。

  一會兒,便又接到他的短信:“對不起,我打擾了你的平靜,你當作我沒有說。

  ”“不是這樣……我只是不知道該怎么辦……”我沒有繼續發過去,但又不知道應不應該否認。

  我恨這樣的自己,仿佛變成了整個家庭的定時炸彈。

  “我的丫頭啊,你讓我覺得心情一會兒上了天,一會兒入了地。

  ”我看著他的短信,一直看著,直到母親來我房間取東西,我還看著手機發愣。

  我愛上了我的哥哥怎么辦(4/4)  第二天中午,他帶我出去吃飯。

  我單位附近的這條街我走了無數次,可是,唯獨這一次這么不同,他試著握我的手,一會兒的時間,便是兩手心的汗。

  我在他的身側看著他的臉,感覺這樣的神秘,有歡喜、有疼痛,還有那么多的不知所措。

    那段日子,我在云端和地底來來回回,每天回去會看到他,我們共守著這樣一個秘密。

  盛飯的時候,他會裝作不經意地碰到我的手,坐在沙發上,我會聞到他發際里清新的香味,甚至聽到他的聲音都讓我感到可恥的心動。

    晚上睡下的時候,我們總是互相敲三下墻,我們都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短信一來一往,那個發短信的人就躺在隔壁,他甚至調了睡眠的方向,只為了和我在一個方位。

  他說,真想把墻掏一個洞,想你了便可以去看一眼。

    沒多久,母親便開始旁敲側擊地問我,她說:“你覺得你哥哥怎么樣?”畢竟做了她23年的女兒,我沒讓她再多說,便直接告訴她了。

  母親的第一反應是問我,我們是否突破了男女關系,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她一下子放了心,換了口氣斬釘截鐵地說不可以。

  我愛上了我的哥哥怎么辦(4/4)  她說,多荒唐啊,再沒有血緣關系,那也是你哥。

  那晚是我們母女最激烈的一次爭吵,暴怒、絕望,在那種情況下,粗線條的繼父也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沒像母親一樣盛怒,但是把程陽叫到房間里談了很久。

    母親有著超乎想象的堅決,像個克格勃一樣監視著我們,甚至張羅著讓他或者我去單位的宿舍住,找她的同事給我們分別介紹對象。

  在家的時候,她的眼睛仿佛時刻注意著我們,即使都睡了,她也會來我的房間看看程陽是否在。

  生活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我告訴媽媽:“我們從青春期開始看著彼此長大,再熟悉不過,這樣的關系相處,免了那些俗世家庭的紛爭。

  況且,我最怕的事情是我一天天長大,你一天天變老,而我們不得不面對分離。

  ”母親說:“你想過別人會怎么說嗎?萬一你們分手了,這個家就散了,總之,我接受不了!”  小姨是我最喜歡的長輩,她思想開明還留過洋,我找她勸解媽媽,誰知媽媽和三個舅舅都在她家,商量著讓我們怎樣離開彼此。

  我站在樓道里,聽著屋內傳出來的夾著憤怒的聲音,看到程陽在門口一臉期待地等我,想象著我通往他的距離會有多長,就像我們的生活,走在這樣一條注定艱辛的道路上。

  我不曾想傷害別人,可是,路為何會如此艱難呢? “ 姐姐喜歡吃的,我當然也喜歡呀,所以我必須要吃,而且真的也是很好吃的。

  ” 小宇又十分真誠的 說道

  李穎看著小宇十分的可愛,便摸了摸小宇的頭。

  隨后叫來了服務員結賬,等把錢付過之后,兩個人走出了火鍋店。

  還沒有走幾步小宇就拿著李穎的手說道:“穎姐,穎姐,那里好像有動畫片放。

  ”順著小宇所指的方向李穎看過去。

  原來那是一個 電影院,正在上映一部動畫片。

  “小宇想看這種嗎?”李穎問道。

  小宇又是很乖巧的點點頭。

  “那咱倆就去看電影吧。

  ”雖然李穎并沒有多大的興趣,而且在上午的時候已經陪著小宇看過了動畫片,但是現在小宇想看,李穎還是認為應該陪著小宇去看。

  只不過昨天在和趙勝看電電影的時候,發現電影院里邊各種各樣的人都有,所以有點擔心會遇到這樣的事情,只好希望今天不會再遇到昨天那樣的人。

  沒想到到了電影院里邊,果然沒有遇到昨天那樣的人,都是一對對父母帶著他們的孩子來看電影,果然,因為是動畫片的原因,屬于親子檔,所以影廳顯得那么的溫馨。

  李穎羨慕著那些帶著孩子來看電影的父母,畢竟自己已經31歲了,也希望有著一個屬于自己的孩子,可惜自己并沒有,于是,不自覺的把目光轉向了小宇。

  而小宇并沒有多想什么,只是聚精會神的看著動畫片,在那兒嘿嘿的傻笑。

  或許這也是一種幸福吧,李穎 心想

  電影其實李穎并沒有看進去多少,倒是小宇看著電影十分的高興。

  李穎看著小宇看電影的模樣,發現原來來看電影,有時候并不是電影好看,自己就會滿意。

  相反,和自己一起看電影的人滿意,自己也就滿足了。

  此時的李穎就處于這樣的狀態。

  看著小宇高興的模樣,自己也就十分的滿足。

  等到電影播放結束,小宇顯得意猶未盡。

  “穎姐,穎姐,我還想繼續看電影,那個電影真的好好看呀。

  ”小宇興奮的對著李穎說道。

  李穎也是笑著的,搖搖頭,對著小宇說道:“哪有那(益智故事)么多的電影呀?我們來看電影只要看一部就好了,剩下的以后才會上映,好不好?”小宇聽著李穎的話,也只好是無奈的點了點頭,可憐巴巴的對李穎說道:“好吧,那穎姐咱倆下次再來看吧。

  ”雖然小宇還是有些眷戀電影院,也只好是跟著李穎走了出來。

  “對呀,小宇,你看剛才和咱們一起看電影的人都走出來了,一般情況大家看一部電影就都會出來,所以,咱倆也要跟著大家一起出來哦,那可以做點其他事情。

  ”李穎又是安慰小宇道。

  好在小宇倒也是善解人意,對著李穎點點頭,又對著李穎說道:“穎姐,咱倆去吃飯吧。

  ”邊說還邊環顧四周。

  “穎姐,穎姐,那是什么地方呀?好多人,他們就坐在大街上,就可以開始吃飯了嗎?”小宇說著,手指向了大街邊的一家烤肉店,可能是這家烤肉店太過于火爆了,在大街邊,也放了很多的桌子。

  此時這些桌子旁邊也坐滿了顧客,好不熱鬧。

  你有沒有想到,小宇竟然剛剛吃了火鍋,現在又要去吃烤肉,于是便問道:“小宇,之前不是才和姐姐去吃了火鍋嗎,怎么現在就又餓了?”“對呀,穎姐,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我就是感覺到餓,我想去吃那個東西。

  ”小宇對著李穎說道。

  李穎聽著小宇的話,倒是十分的受用。

  心想著,可能小宇現在還在長身體吧,或者說,火鍋的,容易消化了,小宇餓了也正常,于是便對著小宇說道:“好吧,那姐姐就帶你去吃烤肉。

  ”“哦哦,原來那就是烤肉啊!”小宇說著發出燦爛的笑聲。

  來到烤肉店,倆人坐定,李穎又吸引了餐桌旁眾多男士的目光,李穎其實很喜歡這樣的感覺。

  畢竟這說明自己的魅力很是強大,但是,為什么自己的魅力這么大?卻依舊沒有男朋友,無解的難題,李穎想到這里,也是無奈的嘆了口氣。

  “穎姐,為什么這么多人都在看你呀?”小宇不解的問道,卻把李穎問的是一愣一愣的。

  “這我也不知道呀,不過看我的人里面可能有壞人,小宇到時候可要保護姐姐哦!”李穎小聲的對著小宇調侃道。

  小宇確是十分的認真對著李穎說道:“沒有問題,如果真的要壞人欺負姐姐的話,一定會幫助姐姐好好教訓那些壞人的。

  ”看著小宇堅定的目光,李穎摸摸小宇的頭,感到十分的欣慰。

  不一會兒點的菜就上齊了,小宇開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吃完、結賬,帶著小宇離開。

  等到達小區的門口,兩個人走在一起,李穎感覺是那樣的幸福,心想著,日子要是都像是今天這樣就好了。

  就這樣想著,突然發現,前邊站著一個人影。

  定睛一看,原來那個人正是 李亞男

  “呦呦,我還以為是誰呢,李穎和她的小白臉兒呀!”李亞男說的話一點都不客氣,他沒有想到可以在這里遇到李穎,更沒有想到李穎會帶著一個男人,而且看這個男人的樣子,年齡好像很小,不是小白臉又是什么呢?李亞男有這樣的想法自然也是正常,畢竟在之前李穎拒絕過自己。

  李亞男找不到李穎拒絕自己的理由,現在又撞到李穎和小宇在一起,自然是會這樣想了。

  “你的嘴巴能不能放干凈一點?你以為全世界的人都和你一樣猥瑣嗎?”李穎也是義正言辭的說道,她忍受不了李亞男無端的指責。

  “所以,那么你怎么來解釋,你身邊的這位小白,哦,不,不能叫小白臉,應該叫做比你小好多的年輕男士。

  ”李亞男依舊嘲諷道,話里話外的意思,還是在說小宇就是一個小白臉。

  “首先,我想無論他比我小多少歲?也和你沒有任何的關系吧?就算我帶著小孩在旁邊也和你沒有任何的關系。

  ”李穎對著李亞男說道。

  “怎么和我沒有關系?現在的社會這么的瘋狂,不需要像我這樣正義的人出來,主持正義嗎?這種傷風敗俗的事情,我就是看不慣,所以只要我看到了,我就會站出來指責,那我有錯誤嗎?”李亞男依舊在狡辯著。

  “好,那我就和你好好掰扯掰扯,首先你看到了什么?怎么認定我就是傷風敗俗了?我只是帶著我閨蜜的兒子,出去看了個電影,吃了個飯,我還有錯嗎?不僅不是傷風敗俗,還是在幫助我的閨蜜照顧她的孩子。

  照理來說,以你剛才所說的性格,你應該夸我才是呀,怎么還能夠在這里指責我?”李穎氣憤的說道:“倒是有些人,好像和一些大學里的一些小女生糾纏不休,就因為這個事情,好像還被別人打了呀!”說到這兒,正好說到了李亞男的痛處,他立馬就想起了當時自己被那個大學生打了的模樣。

  一口惡氣從心而起,向著李穎快步走來,等走到李穎的身前,掄起自己的手掌就向著李穎漂亮的臉蛋兒打去。

  就當馬上要打到李穎的臉蛋兒上時,一只強有力的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腕兒。

  原來是小宇抓住了李亞男,并對著李亞男說道:“我不允許任何人欺負我姐姐!”想當初,李亞男因為跟女大學生曖昧,結果被對方男朋友給走了一頓。

  現在看到小宇也想揍自己。

  李亞男氣的是不打一處來,心想今天的我不會被你偷襲,難道還打不過你嗎?一個小兔崽子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于是便對著小宇說道:“你個小白臉兒,還會替別人出頭啊,我看你就是不想活了。

  ”說著另一只手就朝著小宇的肚子打去,小宇躲都沒躲,直接就讓那一拳打到了自己的肚子上。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