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讓我舔對著鏡子干: 雙手被綁在墻上bl



想起自己曾經不成熟的表現, 耿昊忍不住的給了自己一個嘴巴子。

  嗯……床上熟睡的秦 芳菲突然喊一聲,頓時嚇了耿昊一跳,也許是上門女婿身份底氣不足,又或者他在家被秦芳菲欺負怕了,整個人直接就半蹲到了床邊,大氣都不敢出。

  不爭氣的小心臟噗通噗通跳的厲害,大腿根更是時不時哆嗦幾下,總之他被嚇的不輕,這怪不得別人,誰讓他做賊心虛呢!也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到床上沒了動靜,耿昊小心翼翼的探頭查看,這才得知剛剛不過是虛驚一場,秦芳菲僅僅是翻了翻身,整個人側臥在床大中間,其中她身上的絲被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如此以來,秦芳菲整個光滑的后背,非常完美的就呈現在了他本人跟前,看得耿昊口干舌燥,雙眼發光,恨不得馬上就猛得撲過去……黑色吊帶睡裙,映襯著她那肩膀格外圓潤白皙,黑色裙擺更是難以遮掩白皙豐腴大腿,嘖嘖嘖,幾天不見秦芳菲身材怎么變了?“如此豐滿,嘿嘿,我喜歡!”“老婆,我來了!”秦芳菲睡的太沉了,即便耿昊悄悄上床躺在她了背后,她依然無動于衷,看到媳婦并未覺察到他的到來,耿昊很激動,激動的渾身都在發顫。

  黑色吊帶映襯著秦芳菲的肩膀更加白皙,更加圓潤,烏黑柔順的長發賴洋洋的搭在她的背后,讓她那背影看起來更美更加誘的惑,還有黑色裙擺掩蓋的翹……越看耿昊越激動,激動的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錯過了什么,不知過了多久,耿昊有些犯愁,只因他是初次,根本不知接下來該如何的繼續。

  說來真是可笑,怎么說他也是農大畢業生,在省城讀了三年大學,見多識廣,總不至于連個熟睡的女人都搞不定吧!如果真是如此,守了兩年空房,他還真是不屈!有理論無實踐,直至到了現在最關鍵時刻,耿昊徹底傻了眼。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秦芳菲午休都快結束了,他依然沒有付出行動,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難怪秦芳菲看不起他,這只能怪他這天生的懦弱老實性格吧!除此之外,貌似跟他從果園心急如焚歸來,然后又沖了個澡,折騰半天激情消退,最終導致了這場無疾而終的鬧劇。

  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就這么的放過秦芳菲離開,他心里又是萬分不甘。

  如果繼續,他沒有這方便經驗,真不知從哪里開始下手,比如說先掀開,還是?“嘿嘿,既然來了,那就先得些利息吧!”當腦海里猛然蹦出這樣的一個想法,頓時讓耿昊樂的合不攏嘴,滿臉愁緒一掃而空。

  接下來耿昊秉著呼吸,激動萬分,小心翼翼的在秦芳菲身上占著便宜。

  折騰了半天,按說早就把人弄醒了,有意思的,秦芳菲依然無動于衷。

  耿昊玩心大,并未趁機拿下秦芳菲,但這并不意味著他不想,或者不好奇。

  “咦?”探著身子向側臥的秦芳菲臉上一瞧,嚇的他差點魂飛魄散,隨即猛地快速下床,不加思索的向外跑去。

  驚慌失措的回到了自己房間,耿昊背靠著房門拍著胸口,依然心有余悸的顫聲驚呼道:“我的天吶! 大姨姐,秦 芳華?這怎么可能?她不是人在東莞打工么?”任他就是神仙下凡,他也無法想象的到,剛剛被他吃了半天豆腐的人(大炕上性經歷),并且還差點讓他睡了的女人,竟然是秦芳菲她 大姐,他耿昊的 大姨子——秦芳華!秦芳華人如其名,芳華正茂,十六歲美名就傳遍了當地十里八村,她雖人美但性格烈,十八歲那年因抗爭家里催婚而跟人私奔,這一晃就過去了十年,至于后來?耿昊腦子有些亂,再說對于秦芳華的了解,僅僅局限于當地人的道聽途說,再加上他倆總共見過沒幾面,根本不知該如何形容秦芳華這個人。

  “呵呵,難怪今天 回家感覺秦芳菲怪怪的,又能勤快洗衣服,又能無所謂呼呼睡大覺,搞了半天,原來還是我高看了她!”耿昊搖頭苦笑,默默上了炕。

  新房主屋正房是四間大平房布局,南北朝向,中間兩間是客廳,有高級沙發,六十寸的液晶大電視,東屋主臥裝修高檔,至于西屋?呵呵,依然是當地的特色大炕。

  結婚當晚他人就被攆到這里,一直住到現在,自家山區睡的也是炕,對此他很習慣。

  至于不習慣的呢,呵呵,當然正是娶了媳婦守空房,日子過的憋屈!現在不提什么憋屈什么窩囊,現在耿昊他很慶幸,畢竟剛剛沒有做太出格的事情,否則他還真不知該如何向媳婦交待,今后再如何的面對大姨姐秦芳華。

  猛然想起大姨子回家這么重要的事情,他竟然沒提前得到半點消息,如此看來,整個 秦家把他耿昊都當成了外人,一個可有可無的上門女婿。

  結婚兩年秦芳菲肚子沒有半點動靜,雖然秦芳菲不讓他碰,他承認自己是有很大責任的,之所以秦家沒當面說落他,那還是給他面子,沒有把事情辦絕。

  “大姨子回了家,那秦芳菲她人呢?今天是周六,她究竟去了哪里?”思來想去一番過后,耿昊開始考慮這個問題,回家時路過村支部,大院門緊閉,顯然可見村支部大院沒有人唄!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外面傳來了吱扭一聲的開門聲,頓時嚇了他一跳。

  噠噠噠……側耳一聽,腳步聲去了院里,這才把懸著的心放回到了肚里。

  秦芳菲和秦芳華姐倆都是當地大美女,都是娶她姐倆為榮,尤其是剛剛摸過了大姨姐,潤滑手感很好,說實話他很享受那種感覺,望著窗外發呆了一小陣,急忙挪身到窗邊。

  人走裙擺揚,露出白花花的大腿,還有那……看得耿昊發呆,鼻血差點留了出來。

  “大姨姐三十三了吧,沒想到魅力依然這么大,真是讓人受不了。

  ”耿昊擦了擦鼻子,意猶未盡的望著大姨姐的背影,暗自感慨萬千。

  “咦?我剛洗的那件內衣,咋不見了?難道家里進了賊?”秦芳華突然發出了一陣驚叫聲,猶如晴天霹靂,當場把耿昊嚇得渾身一哆嗦。

  天地良心,他回家就洗澡,真的沒拿外面的衣服,曾經他有過,這次絕對沒有。

  與此同時他感到很高興,如此說來,大姨子并不知他回家,既然如此,那他悄悄進東屋的事情,那她本人就跟不知曉了唄!“小昊,小昊,你是不是回家了?”秦芳華扯著嗓子嚷嚷起來。

  “啊?”耿昊傻了眼,皺眉苦笑道:“大家來啦,我在家呢!”“你在家呀!”秦芳華很高興,嬌笑說:“你,你有沒有?”在她說話期間,耿昊很緊張,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就在他不知如何回答的時候,只見大姨姐話語一轉,興高采烈的說找到了。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來是風把內衣吹跑了,害得耿昊虛驚一場。

  剛剛在東屋發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即便他認為大姨姐不知,耿昊心里依然比較發虛,不知該接下來如何面對大姨姐,心里時刻想著解決辦法。

  “嘿嘿,果園!”耿昊腦子很活絡,猛地一拍大腿,激動的差點從炕上蹦起來。

  收拾完畢正準備出屋,客廳傳來一陣噠噠噠的腳步,方向正是西屋門口。

  “大姨子來西屋做什么?難道,難道她發現了什么?”耿昊頓時瞪大了雙眼,嚇得他愣在門口,半天動也不敢動。

  噠噠噠……隨著外面腳步聲越來越近,耿昊本人越緊張,緊張的心跳加快,反正整個人很不自在。

  現在他最怕見到的人正是大姨姐秦芳華,畢竟剛剛在東屋主臥他把人家當成了他媳婦,差點做出禽獸不如天打雷劈之事。

  若真如此,那他整個人的名聲都完了。

  咦?不對呀!短短片刻后,他皺著眉頭仰頭看了看天,這才發現事情并非如此。

  秦家在當地可是名門大戶,家族出過村長,村支書,掙錢的更是大有人在,尤其是最近幾年,他老丈人秦德厚搞得建筑隊非常紅火,縣城正建的富貴園小區就是出自其手。

  老丈人在當地方圓百里很出名,即便在縣城那也是響當當的人物,原因?有錢!否則的話,僅僅憑秦家在野槐溝是個大家族,根本無法讓秦芳菲這位女流之輩,幾乎全票當選女村長,當選那天甚至縣長都過來助陣,當然話不能這么說,應該是監督。

  秦家最注重名聲,再說了大姨姐當年忤逆父母跟人私奔,早就被家人不待見,即便剛才他招惹了大姨姐,他相信大姨姐也不敢到處亂說,那他還用害怕什么呢?咳咳咳!掩嘴輕咳了幾聲,耿昊故作鎮靜做出回應。

  “大姐,我在呢!你找我何事?”說著他就快速打開房門,臉不紅心不跳的直視著剛剛走到了門口,正準備做出推門動作的大姨姐。

  事發突然秦芳華不加提防,再加上耿昊說話嚇了她一跳,伸手落空根本就沒有推到門,如此一來導致她整個人身子向前傾,直接就向耿昊懷里倒了過去。

  “啊……好疼!”“啊……好大!”兩人咣當撞到了一起,隨即響起兩陣異口同聲的驚呼聲。

  “耿昊!”秦芳華怒了,滿臉通紅,“你剛剛喊什么?”“大姐,我,我,我剛剛說好疼呀!”耿昊捂著腦袋低下頭,支支吾吾的說著,哪里還敢直視秦芳華。

  “你?你胡說,好疼是我說的!你撞到我胸口了!”“我?我的胸口也很痛,我不行了,需要躺下休息!”耿昊根本不管秦芳華是否揭穿了他的謊言,邊說邊回屋上了炕。

  此時,秦芳華站在門口,整個人羞愧的滿臉通紅,可惜對此她又毫無辦法。

  她是耿昊大姨子,耿昊是她妹夫,她能拿他如何?再說了,她跟前夫離婚多年,身子好久沒被男人碰了,剛剛猛地撞到耿昊懷中,讓她感覺到了血氣方剛的男人氣息。

  年輕就是好,身子骨壯實,嗨,還別說,耿昊看起來清瘦,其實身子很壯,儼然是那種穿衣顯瘦,脫衣顯肉的男人好身材。

  為逃避大姨子對他興師問罪,耿昊側躺在炕中央,雙手交叉在胸前,時不時的左右拍拍,嘴里還哼哼的直喊疼,好像在證明他剛剛沒說謊,直接來了個惡人先告狀。

  看到他這么大的人了,并且還是一個大男人,竟然跟她鬧了這一出,秦芳華實在忍不住,噗呲一聲笑了,笑的她前仰后合,差點笑彎了腰。

  “大姐,你,你不生氣了?”耿昊邊說邊翻身做起,然后整個人驚呆了。

  大姨子秦芳華依然還是黑色吊帶真絲睡裙裝束,著裝非常性感,長發披肩更是為她本人增加了不少嫵媚和誘惑,反正把耿昊刺激的不行,恨不得撲過去直接睡了她!耿昊他是個什么樣的人,他自己非常清楚,根本沒有膽量動秦家人!否則,現在他早就成立秦家名副其實,而并非有名無實的上門女婿。

  “昊昊,姐漂亮嗎?”迎著耿昊直愣愣的炙熱目光注視,秦芳華不僅不怒,并且還笑容滿面,嫵媚的很。

  這是啥情況?耿昊當時有點懵呀,哪里搞的清楚究竟是個啥狀況。

  也許是大姨子真的是太漂亮了,說話又溫柔,他不加思索的 點了 點頭

  “昊昊,既然你說大姐漂亮,那我妹比我還漂亮,你為何對她的美,視而不見?”“什么?視而不見?我……”面對大姨子的這番質問,耿昊吃驚萬分,喃喃自語的嘟囔著。

  直至到了現在,他這才明白過來咋回事,原來大姨子是為他和芳菲分居之事而來。

  剛結婚時分居,兩人還藏著掖著,生怕被雙方家長知曉,隨著結婚時間長了,兩人一直沒孩子,他們就是想隱瞞某些事實,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說話呀!”秦芳華怒了,邊說邊向炕邊走去。

  “我,我,我有病!”耿昊實在沒了辦法,不由脫口而出。

  有關這樣的說法,他也是被逼無奈,反正已經夠丟人夠憋屈的,他不在乎更丟人。

  最近一年間,他不知向秦芳菲提過多少次離婚,嘿嘿,人家根本就不理他!“什么?你說什么?”秦芳華驚呆了,右手捂著嘴巴,難以置信的打量著耿昊。

  “大姐,我有病,簡而言之就是……我那方面不行!”“放屁!”秦芳華直接就爆了粗口。

  她可是過來人,過早步入社會,啥樣男人沒見過,耿昊豈能騙過她的眼睛?“大姐,我真有病,求求你,求求你們家,讓我離開芳菲!”“耿昊,你?你小子是有病,神經錯亂的神經病!”不論耿昊怎么說自己有病,反正秦芳華就是不信,接下來他倆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上了,不知過了多久,非常可笑的一幕發生了。

  秦芳華穿著吊帶睡裙,午休前剛剛洗過澡當時沒穿內衣,得知妹夫耿昊在家,來時匆匆根本就沒考慮這些事情,現在好了,正好被炕上居高臨下的耿昊看了個真真切切。

  “眼睛都快掉溝里了,這像有病?”秦芳華暗自發著牢騷,雖心里有些生氣,不知為何他對耿昊偏偏就是發不出來。

  “大姨子不會對我有意思吧!我不眨眼的盯著看,她都不掩飾一下!”耿昊心里嘀咕著,不知不覺讓他想起了美事,反正家里也沒其他人,是不是該勇敢的嘗試一下。

  既然她妹對不起他,那就讓她這個當姐的來補償唄,順便學習學習經驗。

  想到這里,耿昊就做了一個大膽動作,直接伸手抓住了秦芳華的胳膊。

   這天夜里,小少婦孟婉晴難以入眠,伸手摸向了身邊的 老公

  三十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空虛至極。

  “老公……”孟婉晴小腹一陣火熱,伸手摸向了他,“我想要……” 說完,她用豐腴的身子蹭著他的胳膊,全力挑起 丈夫的渴望。

  可惜,丈夫絲毫沒有反應。

  孟婉晴失望至極。

  “我太累了,明天吧。

  ”丈夫冷冰冰的伸手撥開了孟婉晴的手。

  明晚!明晚!又是明晚!孟婉晴氣呼呼的翻過身子,內心十分不滿,一直壓抑心底的苦悶。

  她已經許久沒得到滿足,內心極度渴望,渴望被填滿,肆意沖撞……最后,忍不住 伸出手去。

  只得自我滿足了一番,含怨而睡。

  次日,清晨。

  丈夫大早上就起床去上班了,而孟婉晴恰好今天休假,便想窩在床上看電影。

  可突然發現家里無線網竟壞了,沒辦法,只好打客服電話。

  下午,預約的修理工敲響了門。

  孟婉晴穿著睡衣,趕緊過去開門。

  打開一看,第一眼就看傻了,眼前這個修理工竟然是一個 黑人

  身材魁梧,高大威猛,跟籃球運動員一樣,穿著大褲衩,黑背心,全身孔武有力的肌肉塊,讓人看的心驚肉跳。

  “您好,我是修理工 華萊士,您就是孟女士吧?”孟婉晴更吃驚,這黑人修理工中文講的也太地道了吧。

  她也沒好細問。

  “對,是我,請進。

  ”說完,側身一讓,余光正好掃在了他的下方,褲衩有點緊,那兒有點恐怖。

  孟婉晴俏臉一紅。

  華萊士是一名留學生,在大學勤工儉學,兼職做寬帶修理工作。

  第一眼看見孟婉晴時,他就被這個美艷的少婦給迷住了,眼神直勾勾的盯著。

  孟婉晴低頭,注意到自己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真絲睡衣,根本遮不住那美妙的風景。

  而這個黑人修理工的目光,卻盯著自己那里看。

  好羞躁哦。

  孟婉晴趕緊伸出手捂著自己的胸口。

  華萊士還在盯著看,目光火熱,還咽了口口水。

  “寬帶路由器在臥室里面,我帶你去看。

  ”孟婉晴羞紅著臉,說道。

  華萊士點了點頭,便跟隨進了臥室,然后一番檢修。

  “這個壞了有多長時間呢?”“估摸也就一兩天的時間吧。

  ”孟婉晴答道。

  華萊士扯了幾根網線,拿著工具檢測了幾下,低著認真干活兒。

  站在一旁的孟婉晴,深吸了一口氣。

  丈夫不在家,自己竟單獨跟一個黑人在臥室里面,孤男寡女兩個人,好尷尬啊……“方便把旁邊那個螺絲刀給我嗎?”華萊士問道。

  “嗯,行。

  ”孟婉晴點了點頭,從工具箱里面拿出一個,“是這個嗎?”“對。

  ”孟婉晴拿起,就朝著他走過去,想遞送給她,可一不留神,腳被一根網線給絆住,身子猛然一傾,不巧,正好撲倒在他的懷里。

  上方,正好貼在華萊士黑黝厚實的胸膛上,這觸感,真好啊……啊……孟婉晴驚呼一聲,發現自己倒在華萊士的懷里,俏臉羞的更紅潤了。

  “對不起啊……”低聲說完,正打算起身,可突然感覺下方一陣溫熱。

  那兒,正好蹭到了他那恐怖之處。

  黑人那兒本來就很恐怖,剛才已經有了反應,現在被孟婉晴這么以刺激,慢慢竟變得更加膨脹了。

  孟婉晴羞躁不已,剛準備起來。

  華萊士有點忍不住了,似乎看準了她的心思,竟伸出手伸入了她的胸口,另外一只大黑手,直接抱緊了她的小蠻腰。

  “不要亂動。

  ”華萊士有點命令式的口吻。

  孟婉晴有點被嚇唬住,心底很慌張,“你這是要干什么啊!”“干什么?當然是給你檢查檢查了,瞧你這里都成這樣咯,是不是特別想要了啊?”華萊士是外國人,思想本來就很開放,察覺到了孟婉晴的反應,立馬就上頭了,不拐彎抹角,直接進入主題。

  孟婉晴有點害怕,繃著緊張的神經。

  被華萊士這么一說,心底也有點猶豫,跟自己丈夫已經很長時間都沒有親熱過了,剛才那一下,真的快把自己的寂寞全部發泄。

  正想著呢。

  華萊士竟然還在不斷的蹭著,意圖勾起她的興致。

  孟婉晴本來就渴望的很,哪里能禁得起他這般刺激喲,沒兩下,就淪陷了,全身都軟了。

  “孟小姐,其實從剛進門,我就注意到了你……”黑人華萊士揉著孟婉晴的胸口。

  “啊!”孟婉晴忍不住低鳴了聲。

  “不要急,待會兒讓你更爽!”華萊士說完,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伸出手直接探了進去。

  孟婉晴被他壓著,黑黝黝的胸膛,一股麻酥酥的感覺,蔓延全身,她有如觸電般的爽。

  看著壓著自己的男人,是個陌生男子,還是個黑人,這樣的感覺如同偷吃一樣,真的好刺激啊……他那恐怖,即便是隔著褲子,看上去依舊極為夸張,孟婉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著,這比自己老公的,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這么嚇人,自己會受得了嗎?哎呀,在想啥呢。

  平日里老公雖然不能滿足自己,但是他對自己很照顧,怎么能幻想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弄呢?越想,越覺得特別對不起自己老公,開始本能的抗拒起來。

  “你放手!”孟婉晴手撐著地上,想掙脫開,逃離。

  但是杰福德的身軀實在是太壯碩了,自己柔弱的身子,在她的懷里跟個小鳥一樣,壓根就掙脫不開。

  所幸,一不做二不休,她一把抓住他的褲頭。

  撕拉!掙扎下,褲頭竟被扯開了!啊!孟婉晴頓時就傻眼了!好恐怖啊!自己的老公跟他簡直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還跟我裝呢。

  ”華萊士低下身子,吐出一口熱氣,溫熱的氣息噴在孟婉晴的俏臉上,“我知道你現在心底也很想,你老公肯定滿足不了你嗎?那就讓我來滿足你。

  ”說完,直接扯下自己的褲子。

  也不等孟婉晴答復,黑嘴巴直接親吻了上去。

  嘔!一股怪味,又惡心,可怎么又有點舒服。

  唔!一陣激吻后,華萊士脫開嘴巴,低下身……啊!孟婉晴一個哆嗦,不行啊,自己不能背叛老公!雖然心理上很抗拒,可身體卻禁不起他的刺激,迎合起來……“我要去了哦。

  ”華萊士露著邪惡的笑。

  “不行,不可以啊……”就在進入的那一刻,突然外面傳來一陣敲門聲。

  “老婆,我回家啦,快點來開門呢。

  我手機丟在家里,我回來拿手機。

  ”外面傳來丈夫 劉波的聲音。

  “是我老公回來了!”孟婉晴渾身繃緊,臉色都嚇蒼白了,這要是被自己老公發現,可咋辦喲?自己怎么跟他解釋這場面啊?華萊士還沒動靜,繼續蹭著。

  “你聽到沒啊?我老公回來了,你還不快點起來?”孟婉晴急了,直接推搡起來,華萊士也只好作罷,停下動作。

  孟婉晴掙脫開,整理了一番衣物,便跑到臥室外,將門打開。

  “老公,你怎么突然回來了呀?”孟婉晴俏臉漲紅,非常心虛。

  “我回來拿手機呢。

  ”劉波說完,聽見家里有動靜,“家里來人了嗎?”孟婉晴故作鎮定,點了點頭:“家里網線壞了,早上我打客服保修,維修工上門,正在檢修呢。

  ”“哦。

  ”劉波點了點頭,也沒再細問。

  夫妻兩正聊著,突然華萊士從臥室里面出來,手里提著工具箱,裝著什么也沒發生一樣,“孟女士,無線網我已經給你修好了,我先走了啊,記得客服反饋的時候,給個好評哦。

  ”為了不讓丈夫察覺,孟婉晴裝著很客氣。

  “嗯,真是辛苦你了。

  ”說完,便送他出門。

  在離開門的一剎那,這個黑人竟然還不知道收斂,竟趁著他丈夫背對的間隙,主動伸出手在她身前抓了兩把。

  “我還會再來的。

  ”華萊士低聲說完,便走了。

  劉波進了家門,就去臥室床頭,找到手機。

  而孟婉晴剛才被華萊士刺激,早就心癢難耐了。

  剛才差點就被他弄了,幸好老公及時回來,不然的話還(少兒益智故事)不知道怎么釋放。

  她悄悄走到劉波身后,從背后一把抱著他,身子不停的在他的背后摩擦著。

  “婉晴,這大白天你的干啥呢?”劉波不溫不火道。

  “老公,我好想要,……我們已經好久沒那個了……”說完,孟婉晴吞了口水,玉手沿著劉波的襯衫邊角,探索了進去。

  “這大白天的,要不晚上吧……”劉波依然不太情愿。

  孟婉晴一聽老公又在拖,心底急了,她實在是太想要了,太渴望被男人滋潤了……“不,就現在,求你了,老公……”孟婉晴蹲下身子,懇求的同時,竟伸出手脫了劉波的褲子。

  天氣有點熱,劉波剛從外面回家,渾身都是汗臭味兒,孟婉晴絲毫不在意。

  還沒起來,孟婉晴張嘴巴打算……剛一觸碰,劉波舒服的長嘆一聲。

  “老婆,有點臟哦。

  ”“沒事兒,我不怕。

  ”孟婉晴嬌羞的臉,賣力的在劉波的面前表現著。

  在她的一番刺激下,劉波終于來了一點感覺,隨即夫妻兩擁吻在一起。

  孟婉晴急忙將身上的衣服給脫了,貼著劉波的胸膛,撒嬌:“老公,人家現在就想要嘛。

  ”“好,老公現在就來滿足你。

  ”說著,身體往前一挺。

  一陣橫沖直撞,幾乎沒啥技巧,可沒幾分鐘,一陣哆嗦,就不行了。

  孟婉晴剛來一點興致,可沒想竟然這么早就結束了,心底特別的失望。

  “怎樣,爽不爽?“劉波一陣舒暢后,拍了拍她的屁股,問道。

  孟婉晴怕傷他自尊,點了點頭。

  其實結婚這兩年,孟婉晴的需求越來越大,但是劉波的能力卻一次不如一次,他依舊完全滿足不了自己了。

  沒一會兒,劉波公司那邊就打電話來催了,劉波整理了一番衣物,便出門了。

  丈夫一走,孟婉晴癱軟在沙發上,腦子里竟想起了那個黑人修理工。

  那壯碩的身材,孔武有力,想必那方面的能力肯定也很厲害。

  他肯定能滿足自己!想什么呢?他可不是自己老公,怎么能做對不起丈夫的事情呢?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