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喂飽你 愛燃燒全文免費閱讀



男子曾出現的街區據外媒12日報道,美國 紐約警方說,該市皇后區一名男(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子向上學路上的兩名少女暴露下體。

  此后,警方已經事故小區加強 巡邏,搜捕該男子。

  紐約警方說,那名男子8日早上將 紅色汽車停在靠近一公交車站的兩名16歲女生面前,然后在街上跟蹤她們,直到大巴來到。

  探員貝爾(Thomas Bell)告訴社區方面稱,警方分局人員將增加巡邏,直到進一步通知。

  報道稱,該名嫌犯現年40到50歲,留有小胡子,頭戴棒球帽,帽沿壓得很低,幾乎蓋住眼睛。

  一個當地社區團體主席 霍爾登(Robert Holden)說,“這個人必須抓住……我們很高興警方做出反應,增加巡邏。

  ”霍爾登擔憂說,該事件發生在靠近一所學校,有數百名青少年 在那里進出。

  暴露男子顯然是在那里逗留。

  而家長們應當留意紅色汽車。

  紐約學校 旁現 暴露癖男子 兩女學生已遭猥褻紐約學校旁現暴露癖男子 兩女學生已遭猥褻延伸閱讀:千奇百怪:與性有關的世界各地法規 楊凱臉色是變了變,但是沉默了一會,最后還是對老金 說道:金叔實不相瞞,你這么問,之怕是你也知道什么吧? 他的話聽著 好像是在問老金,但不等老金說話,他就說道:確實,跟你說的差不多,我女朋友是半個月前開始不舒服的,正好在那時候,我家遇上了點事情,我女朋友就去處理,結果回來的時候,當天昏睡了一整天,我也沒當回事,但后來想想,還是覺得好像不太對勁。

   老金一聽,大概能確定就是那些人了,但這事不能跟楊凱說。

   楊凱見老金不說話,又接著說道:第二天,萱萱就說她胸口悶,我就帶她去醫院檢查,結果什么毛病沒查出來,大夫說可能是太過勞累了,可是休息了幾天,她還是覺得胸口悶,就又去檢查了,結果還是一樣,所以我就托人,然后就打聽到你了。

   說完,楊凱都覺得有限莫名其妙,因為最后竟然找到了老金這樣一個糟老頭子。

   不過老金今天的表現,確實是讓他眼前一亮。

   在那些大醫院里,說是一個個專家什么的,但最后不還是屁都不知道?結果在老金這里,僅僅是推拿按摩了幾下,就好了。

   雖然當時那樣子看著有點不太好看,當總歸是病好了,不用擔心了。

   老金想了想,就對楊凱說道:小楊啊,這件事你不要跟萱萱說,還有你要注意點,如果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要記下來,如果有機會的話跟我說,到時候我想辦法給你解決。

   不管是給萱萱治病,還是一口就說出來萱萱在生病之前遇上了什么不對勁的事情,這些都已經讓楊凱催老金信服不已,這時候老金一說話,他毫不猶豫的就點頭答應下來。

   回到自己的診所,老金心里久久不能平復。

   今天萱萱的癥狀看著簡單,可如果不是他,其他人還真的難以發現這其中的貓膩。

   而且他對萱萱也是有了不一樣的看法,這個女人似乎不簡單,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跟那些人有聯系。

   還有一點是讓老金想不通的,那就是楊凱是從什么地方打聽到自己能治這方面的病的呢? 他雖然能猜到一定是熟人介紹來的,但具體是什么人,他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這也算是他的一個信號,因為有人已經盯上他了,以前那種瀟灑快活的日子估計是不會太長了。

   簡單洗漱過后,老金就出門去吃飯了。

   他雖然是一個人,但是生活質量并不差,平日里時不時的喜歡出去吃頓好的。

   這不今天就大學城旁邊一家不錯的館子去改善改善伙食,這幾天他對他的消耗也是巨大的,該補一補了。

   老金是這家店的熟客了,跟里(我的男友一千歲)面的老板都認識,所以他出發之前就跟老板打了電話,預定了一個桌子。

   等他到了店里,老板已經吩咐廚師做好了老金今天的飯菜,只是今天老金看著這老板,總是覺得怪怪的,好像在刻意避開他一樣。

   這讓老金有點郁悶,但沒想太多,就開始吃飯。

   只是這幾口飯菜下去,老金就感覺不對勁了,因為他開始犯困了,就好像是被人下藥了一樣。

   本來他還以為是自己太累了,沒當回事,就接著吃了,可是這越吃就越暈,等他反應過來出事了的時候已經晚了。

   咣當一聲,老金一把推開桌子上的碗筷,趴到在桌子上。

   這時候從門口忽然闖進來兩個中年男人,都帶著墨鏡,看不清容貌,不管三七二十一,駕著老金就從飯店里出來。

   從飯店里出來,這兩人就帶著老金上了一輛黑色的大眾轎車,揚長而去。

   老金暈過去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他醒過來,發現臉上罩著一個黑色的布袋子,眼前漆黑一片。

   這是哪兒啊?老金覺得頭疼的厲害,不解的說道,就準備伸手去扯掉放在腦袋上的東西。

   可是他剛動一下,忽然發現自己被人綁住了! 他這才回過神來,自己在飯店吃飯的時候,別人給算計了,現在在哪他都不知道。

   同時他感到一股危機襲來! 還有一個男人的聲音從耳邊傳來,說道:金成,沒想到吧。

   聽到這聲音,老金心里咯噔一下,因為這個聲音他太熟悉了,只是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聽到。

   不過他轉念一想,或許這件事就是他主導策劃的呢? 現在也不用想了,他既然出現在這里,那就肯定是他主導策劃的,不然誰會找他的事情?自己剛剛解決了一個小小的麻煩,就遇上這樣的事情,估計他們早都已經盯上了自己。

   老金沒有說話,而是等著那人接下來的動作,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覺得這人應該不會殺他,因為如果想要殺他,何必等到現在呢?直接在飯店的時候就已經動手了,既然能夠給自己下迷藥,那就能夠給自己下毒藥,完全沒有必要等到現在。

   忽然,老金聽到一陣噠噠噠的腳步聲,緊接著他頭上的布套就被人揭下,緊接著他就感覺一陣刺目的光線照到臉上。

   老金下意識的迷上了眼,別過臉去,等到適應了光線,這才睜開眼。

   只可惜等他睜開眼后,眼前空無一人,只有自己被緊緊地綁在凳子上,就好像是一個小丑一樣。

   倒也不是什么都沒有,只是沒有人,在老金面前擺著一個投影儀。

   這會投影儀上還播放著一段畫面,這段畫面老金看著有點眼熟,仔細一看,上面 的人竟然是 林雪兒! 老金這一下就坐不住了,這些人是怎么知道林雪兒的?他們想干什么? 你到底想干什么?有什么事情沖著我來啊,你這是威脅我嗎? 老金忍不住說道,這時候他心里已經有怒火在蔓延。

   要不是忌憚這人對林雪兒做什么,他早都已經爆發了;只是現在他還不清楚對方的目的,只能先忍一忍了。

   其實他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么人,但是這個聲音在他年輕的時候就好像是夢魘一樣,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一直伴隨在他身邊。

   直到當初那個事件結束后,這個聲音才從他身邊消失,只是讓人想不到的是這都已經過去了十幾年了,這聲音竟然再次出現了。

   他倒是不怕有人想要對付他,大不了他重新來過一次就是了,但是他可不想讓無辜的人成為這些人遷怒的工具。

   老金確實很喜歡林雪兒,雖然最開始的時候他只是貪婪林雪兒清純美好的身體,但是隨著慢慢的接觸,他不僅僅是喜歡林絮兒那美好的身體,還很喜歡林雪兒這個人。

   因為她單純,單純的好像一張白紙一樣,讓人忍不住想要憐惜,想去守護她。

   這也是為什么昨天 宋玉想要威脅他的時候他選擇了妥協,因為他不想在林雪兒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不管他是不是能夠得到林雪兒那具美妙的身體,亦或者是俘獲她的心,他都不想讓林雪兒受到任何傷害。

   一直以來別人都以為他是一個人貪財好色的人,即便是年輕氣盛的時候,別人也都是這么看待他的,只是出了很熟悉的人,才會知道他想要裝作貪財好色的模樣不過是為了迷惑一些有心之人。

   以至于這么多年以來,他還是保持著這樣的做法,慢慢的竟然變成了習慣。

   只是現在又遇上這些事,老金知道自己快要裝不住了。

   老金說完半天,都沒有人回應他,投影儀上繼續播放著畫面,忽然老金身后又傳來腳步聲。

   原來這個房間實在是太暗了,除了個這投影儀,沒有其他絲毫光線,這才導致他剛才沒有注意到身后的人。

   金成,你知道嗎?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找你的軟肋,只可惜你掩藏的太好了,但是人嘛,總有放松的時候,果不其然,讓我找到了你的弱點,你說這是不是你的弱點呢? 說著,老金身后的人急救拿出一個遙控器,不知道按了什么,投影儀上又出現一段畫面,這段畫面竟然是宋玉昨天去找老金的畫面,而且還是第一視角! 老金一下子就慌了,這宋玉是怎么回事?這樣看來,難不成他跟宋玉整那事的畫面都讓人給拍下來了? 那人似乎是看到了老金臉上的慌張,頓時笑出了聲,對老金說道:沒想到你竟然還好這一口,看來宋玉的判斷沒錯,你就是喜歡這個小姑娘了,不過話說過來,你這眼光不錯,有機會我可是要嘗一嘗這滋味的。

   我草泥馬的,有本事沖我來啊,對無辜的人下手算怎么回事?難道你就這么點本事嗎? 老金怒了,他再也壓不住怒火了,現在他算是清楚了,昨晚宋玉就是給他下了一個套,而且還是一個死套。

   他還以為只是簡單的深夜寡婦寂寞空虛冷了,想找他探討人生了。

   嘿嘿,看你這樣子還是當年那個叱咤風云的金成嗎?身后那人冷漠的笑了一下,說道:別著急,這只是開始,當年你讓我失去的,現在我都要還回去! 聽著身后說話的人,老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當年那些事也是沒有辦法才做的,畢竟人這一輩子有時候站錯隊了,就真的什么都沒有了。

   選擇很重要,機會也很難得,但只要是你選錯了路,就真的很難回頭了。

   現在 跟他說話的這人就是這樣,當年本來他是站在老金這邊的,但是后來不知道為什么,忽然就變成了墻頭草,對老金這邊倒戈相向,以至于老金不得不出手解決了他。

   為此老金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只會最后還是沒有把他揪出來,因為老金壓根就沒見過他,他們從最開始的合作,到后來的對抗,都是在無形中進行的。

   沉默了一會,老金說道:我不管你想要什么,或者是你想要干什么,但只要是你敢出手傷害無關的人,我一定會讓你體會到什么是絕望,什么是萬劫不復的滋味。

   老金的語氣很冰冷,好像他在他身邊都能感覺到寒冷一般。

   但他身后的人好像是不為所動,依舊播放著那段畫面,冷笑一聲,就說道:你現在還有資格說大話嗎?這么多年,你不也是什么都沒有了?你那什么跟我對抗? 忽然被人戳中傷口,老金感覺很無力。

   確實這都多少年過去了,他的那些伙伴一個個都不知所蹤,現在要是還要跟他對抗,自己拿什么跟他對抗? 自己么?如果單憑他自己,只怕是只能看著這人一個個的傷害他身邊的人,傷害他在意的每一個人,到最后再連同他一起報復了。

   這是老金不愿意看到的,這是這時候他確實什么辦法都沒有。

   索性老金心一橫,說道:你殺了我吧,我認輸。

   他也是鼓了很大的勇氣才說出這樣的話的,因為他也不想這樣,但是有什么辦法呢?難道看著一個個無辜的人遭受毒手? 呵呵你覺得我會殺你嗎?如果我想殺你,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老金身后的人又冷笑一聲,接著說道:我要看著你,看你絕望無助的樣子,讓你也體會體會身邊每一個在乎的人都離你而去你卻什么都做不了的樣子,這些都是你給我的,現在我全部還給你! 說這句話的時候,老金身后的人好像是在吼一樣,嚇了老金一跳,他都沒想到身后的這人會有這么大的反應。

   好,你要是現在不殺我,那就等著看吧,我以前是怎么讓你輸的一敗涂地,這次也會讓你一敗涂地。

  老金深吸一口氣,說道。

   現在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如果對方真的動手,那他就是玉石俱焚,也不能讓他得逞。

   好好好,我等著你的回應。

   說完,這人就關上了投影儀,讓整個房間歸于黑暗,歸于寂靜,管都不管老金,開了門出去了。

   老金順著他開門的瞬間,看到外面的月光,大概猜出來現在已經是深夜了。

   忽然一下子被黑暗包圍住,老金感覺很無助,但心里還有一股怒火在蔓延開來,又讓他感覺到無盡的動力。

   慢慢的他竟然直接是睡著了,等他醒過來,已經是第二天了,而且他還是被人給叫醒的。

   原來這里是一處廢棄的工地,本來是準備拆遷了的,今天剛好有人來這里清理最后的東西,這才發現了老金。

   發現他的是一個農民工,看到老金的時候,趕緊給老金解綁了,不過沒有報警。

   跟那個農民工道謝后,老金又囑咐他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給了一些好處費,就走了。

   他也知道像這些人都是為了生活努力的人,跟他不一樣,不會多事的,也挺放心。

   回到診所,已經是中午了,他剛到門口,就看到在他診所門口站著一個俊俏的可人兒,這人不是別人,真是 青青

   只是她今天看上去,好像精神不太好,眉宇之間還透露這一股憂郁。

   老金本來是不想讓青青看到他這幅狼狽的樣子的,因為他的胳膊上還有被人長時間捆綁過留下的青紫的痕跡,但是青青這妮子眼尖,一下就看到了老金。

   金叔你怎么才來啊?青青看到老金,就小跑著,問道。

   老金不知道怎么說,就隨口說了一句昨晚沒睡好,起晚了才把這妮子給糊弄過去了。

   開了診所的門,老金趕緊套上外套,免得被青青這妮子察覺出來。

   然后才問道:青青啊,你今天來找我是什么事?生病了嗎? 被老金這么一問,青青臉上頓時露出為難之色,兩只白嫩的小手都糾結的糾纏在了一起。

   老金一看青青的樣子,就知道有什么事,追問道:到底怎么了,有啥事跟你金叔說啊。

   看著老金關切的樣子,青青這才鼓起勇氣說道:金叔我……我想跟你借點錢…… 聽到青青要借錢,老金頓時不解的問道:你借錢干什么?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