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a xperiment



淑儀老羅不同,她之前雖然有些排斥老羅,可老羅讓她高潮迭起之后,便將整個身心都交給了老羅,更是已經淪陷在了老羅強大的 老槍之下。

   見老羅如此歉意,何淑儀捋了捋凌亂的長發,任憑胸前的雪山在老羅面前晃動:打架都是成年人,而且你情我愿的,你道歉做什么呢? 老羅一怔,剛才何淑儀如此配合自己,本以為是因為她接著酒勁兒,可這番話絲毫不做作,完全是發自內心深處的。

   何淑儀捂著嘴巴咯咯笑了笑說:你是做什么的?以后我們還能再見嗎? 我開了一家洗腳店,就在平安路,有時間可以洗洗腳。

  老羅心不在焉回應著。

   這次 沈慕媛才是自己的目標,可何淑儀就在身邊,想要去隔壁房間墻上沈慕媛顯然是不大可能了,看來也只能日后再想辦法才行。

   你在床上這么厲害,洗腳的功夫肯定也非常了得,有時間我一定要去試試。

  何淑儀嗲聲嗲氣說了起來。

   老羅這次是為了復仇而來,陰差陽錯上了沈慕媛的合租閨蜜,現在又被如此調戲,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但眼下這地方不能久留,不然必定會生出一些事端,老羅干笑一聲,看了眼何淑儀胸前跳躍的兩只白兔,開門便頭也不回走了出去。

   中途生怕何淑儀變卦報警反咬自己一口,老羅是連走帶跑,好不容易上車之后,這才氣喘吁吁定下了神。

   剛才自己伺候何淑儀那么賣力,何淑儀那浪叫聲也是此起彼伏,沈慕媛就睡在隔壁,按理說應該可以聽到的,但竟然沒有任何反應,這有些不合常理。

   這 事情雖然越想越不對勁兒,但老羅也沒有過多去想。

   在車里面干坐了足足有半個鐘頭,確定沒什么事情發生,這才驅車回到了足浴店。

   全身松懈了下來,老羅渾身都疼痛起來。

   在和何淑儀糾纏的時候,老羅一直都在沖刺狀態,根本就沒有休息一秒鐘。

  現在徹底放松,整個人也沒有了任何力氣,躺在床上閉眼就睡了過去。

   而漫漫長夜,何淑儀卻沒有辦法睡著。

   女人都是感性的,何淑儀和老羅有了肉體上的接觸,嘗到了老羅給予的甜頭后,即便老羅不在,一想到剛才老羅的沖刺,她便渾身燥熱難受。

   只要一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老羅身上那扎實的肌肉,還有那根讓她欲仙欲死的老槍。

   這一宿何淑儀心亂如麻,自己已經沉底被老羅的老槍給征服了,以后應該如何面對男友,如果男友和自己赤身糾纏,那根蠟頭銀槍進入自己的 身體,恐怕也索然無味了。

   第二天老羅一大早便醒來,昨晚雖然折騰的差點虛脫,但是在監獄二十年來,他已經養成了良好的作息習慣。

   不管睡得多晚,早上都會準時六點鐘醒來,晨跑鍛煉身體。

   今天烏云密布,黑云壓頂,好像隨時都有可能有一場瓢潑大雨一樣,空氣也濕漉漉的悶熱難受。

   老羅來到晨跑的公園悠哉哉的跑著,腦中卻想著下一步的復仇計劃。

   昨晚沒能成功,反而上了一個和自己毫不相關的女人,這讓老羅有種強烈的負罪感,他感覺自己對不起自己,更對不起已故的未婚妻。

   但是事情已經發生,就算再怎么懊悔也無濟于事。

   就在心亂如麻不知如何的時候,突然,一縷女人驚呼聲突然從公園偏僻的地方傳來。

   這女人的聲音非常驚慌,而且在聲音中,隱約還可以聽到 男人猥瑣的笑聲。

   這座公園雖然地處鬧市中,但是公園內的人跡非常稀少。

   兩個月前這里曾經發生過一起命案,現在兇手還在逍遙法外,隨意搞得人心惶惶,來這座公園的人是少之又少。

   更何況現在還是大清早,老羅一路晨跑過來,根本就沒有看到幾個人影,現在從偏僻的地方傳來女人的呼喊聲和男人猥瑣的笑聲,這就意味著有女人遇到危險了。

   老羅出獄雖然重心是在復仇上面,但他還是非常有正義感的,當即便馬不停蹄的跑了過去。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隱約間,老羅聽到一縷放浪的男人聲音響起:美女,慌什么慌呢?這地方根本就沒有人過來,你倒不如老老實實,只要讓我爽爽,我就放了你,不會傷害你的。

   別過來……你別過來……女人驚慌喊道,聲音帶著抽噎之聲。

   他媽的,竟然做出這種事情! 老羅聽到之后瞬間就不淡定了,這女人驚慌失措的聲音,讓他聯想到了自己二十年前被人輪流糟蹋后自殺的未婚妻。

   當時的未婚妻,或許也是如此的驚慌失措,大喊大叫,卻沒有人將她從魔爪中解救出來。

   二十年前,老羅沒有辦法救走未婚妻,二十年后,他就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在其他女人身上,更加不能因為這種事情讓別人家破人亡。

   老羅火速沖了過去,等來到偏僻的地方,第一眼就看到一個衣衫不整的女人倒在地上驚慌失措的朝后移動身子,而在女人面前,還有一個賊眉鼠眼長相非常猥瑣的男人。

   男人背對著老羅,并沒有意識到有人過來,搓著一雙手瞄著女人白皙的身體,嘿嘿笑道:美女,別抵抗了,一會兒我會非常溫柔的…… 男人說完張開雙臂就朝女人沖了過去,老羅見狀怒火沖天,一個腳步跨了過去,直接就抓住了男人的衣領。

   被突如其來的一只手抓住了衣服,男人猛地一愣,眼看這煮熟的鴨子就要被自己狼吞虎咽的吃干凈,沒想到半路竟然殺出了一個程咬金出來。

   當即,男人惱羞成怒,猛地轉過身叫道:哪個不長眼的東西壞我好事兒? 話畢之后,見身后的老羅已經五十多歲,男人頓時不屑笑道:老家伙,你還想英雄救美?你覺得你有這個能耐嗎?給我滾開,不然我連你一塊揍! 老羅雖說蹲了二十年的監牢,但是在牢里面他接受改造,身子骨非常結實,而且沒事兒的時候就和一些喜歡格斗的獄友練習格斗術,這數十年的鍛煉,別說一般人,就算是格斗教練過來,老羅也有信心一拳撂倒。

   面對這出言不遜的 猥瑣男,老羅冷哼說道:光天化日的,你竟然做出這種不要臉的事情,趕緊給我滾開,不然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你對我不客氣?你一把老骨頭還不回家抱孫子,跑到這里裝什么二五八萬的?猥瑣男嗤之以鼻瞥了眼老羅,朝地上吐(姐弟亂性)了口濃痰:識相的滾遠點,不然我讓你趴著離開這里! 老羅并不犯怵,一臉不屑的看著猥瑣男。

   雖然老羅的出現如同救世主一樣,可是當女人看到沖過來的人是一個老頭時,還是有些失望。

   想要侵犯自己的可是一個青壯年,而這個老頭很可能是沒有辦法對付的,搞不好還會將猥瑣男給激怒。

   大叔,你快報警,快點報警啊。

   不用報警,我能對付他。

  老羅輕笑一聲,對女人堅定點了點頭,示意她不要緊張。

   他媽的,今天是出門沒看黃歷,竟然遇到你這么一個不怕死的! 猥瑣男憤怒咆哮一聲,舉起拳頭就朝老羅砸了過來。

   老羅那可是身經百煉的主兒,尋常人根本就不會對他構成任何傷害。

   眼瞅著拳頭快速襲來,老羅并沒有任何動作,依舊一臉憤怒看著猥瑣男。

   但那個女人卻不這么認為,她以為老羅給嚇傻了,當即便大聲叫道:大叔,快點躲開! 眼瞅著拳頭無限接近老羅,就在快要砸中老羅臉的時候,女人已經預料到了下一秒會發生什么,不忍心繼續看下去,急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雕蟲小技,既然沒人管你,那我就好好管管你!電光火石之間,老羅不屑冷哼一聲,猛地伸手就抓住了猥瑣男襲來的拳頭。

   猥瑣男頓時瞪大了眼睛,一臉的震驚。

   他做夢都沒想到,這個五十多歲的老頭,竟然有這么快的速度,他根本就沒有料想到。

   老羅冷笑一聲,手掌用力狠狠朝遠處甩了過去,猥瑣男瞬間便被甩飛了老遠。

   啊! 一聲慘叫從遠處出來,驚恐萬分的女人嚇了一跳,可是細細一品,發現這聲音不是來自老羅,急忙定睛一看,發現那個剛才欺負自己的猥瑣男竟然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再次看向老羅,女人感覺這個他仿佛變成了一座大山一樣屹立在自己面前,和老羅在一起,頓時有了一絲安全感。

   滾! 老羅面色難看,當年如果有人也可以如他這樣救了自己的未婚妻,自己現在恐怕已經抱上了孫子。

   你這個老不死的有種給我等著,等我喊人過來收拾你! 猥瑣男匆忙從地上爬起來,一邊跑一邊還不爽的叫罵。

   老羅根本就沒有理會這猥瑣男,而是扭頭朝女人看了過去。

   這一看之下,老羅這才發現,這個女人長得非常不錯,雖然臉上的驚慌之色還沒有消散,但是那雙楚楚可人的丹鳳眼,高挺的鼻梁,還有那張櫻桃紅唇組合在這張瓜子臉上,卻非常的精致,讓人忍不住的想要去憐惜一下。

   更為重要的是,剛才不知道經歷了什么事情,女人胸口的貼身短袖已經被扯爛了一角,胸前那鼓囊囊的雪白軟肉就這么一覽無余的暴露在老羅面前,讓他熱血瞬間涌上大腦,胯下的老槍也不老實,瞬間堅挺將褲子頂出了一個帳篷。

   老羅雖然自從出獄之后就一直盤算著自己的復仇計劃,并沒有想過太多的兒女之情,即便是昨晚上了何淑儀,那也是將何淑儀當成了沈慕媛,從而將錯就錯的事情。

   現在看到這個衣衫不整的女人,特別是胸前那鼓囊囊的雪白軟肉,身體瞬間就產生了反應。

   這個女人看起來有三十多歲,衣服雖然已經被撕爛,但是從衣服的品牌和身上流露出來的氣質來推測,這個女人家境應該非常殷實。

   而且憑借老羅的經驗,這個女人應該是職場女強人,一頭干練的短發就足以說明了這個問題。

   那雙修長的雙腿,挺翹的臀瓣,以及如同波浪一樣搖曳的豐滿胸脯,無疑讓老羅有些窒息。

   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此刻自己的老槍已經堅挺的將褲子撐起了一個帳篷,而女人就半躺在地上,正巧可以看到自己巍峨的帳篷。

   要是讓對方誤會,那自己這張老臉可就沒地兒放了。

   想著,老羅急忙尷尬笑了笑,關心問道:閨女,你叫什么名字?現在已經沒事兒了,你別擔心。

   我叫馬巧玲,大叔,剛才真是謝謝你了。

   馬巧玲自我介紹了一番,但看到老羅那膨脹的帳篷,心里面還是有些發虛。

   才剛剛從虎口逃了出去,本以為這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并沒有任何惡意,沒想到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樣子,竟然就堅挺了起來,這讓馬巧玲剛剛平復下來的心又開始劇烈顫抖起來。

   剛才自己躲避猥瑣男的時候扭傷了腳踝,而且自己也沒有太多力氣,更要命的是這地方根本就沒有什么人,要是這個老男人獸性大發,把自己在這里上了,那可就完蛋了。

   伸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其實她已經淪陷了,可惜 李老漢溜了。

  A3w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離開了王 寡婦的家李老漢緩了好一會,之后就去了全村唯(我的男友一千歲)一的 小賣鋪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自從李老漢占了 王園園的便宜后,就不怎么把王寡婦放在眼里了,所以要去小賣鋪買糖,他要徹底拿下王園園。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賣鋪也是李老漢經常去鬼混的地方,因為小賣鋪的老板是位美嬌妻,張 鳳兒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鳳兒長得水靈,二十二結婚,她男人在家沒待幾天就去城里打工了,三年了,她男人一點音訊都沒有,不知是死是活,一直獨守空房。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老漢走進了小賣鋪,見沒人,這要是換成是別人的小賣鋪,他早就抓一把糖塊揣兜里了。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貨物間的門是開著的,李老漢走進去看到張鳳兒彎腰收拾東西,背對著他。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著張鳳兒的背影,李老漢貼了過去,假裝不小心絆到,撞在了張鳳兒的身后,那一瞬間,感受到了張鳳兒的溫暖。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鳳兒哎呀了一聲,李老漢急忙說:鳳兒妹子,不好意思,腳下滑沒站穩。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鳳兒直起身轉頭看去,原來是 李大哥來了,沒事的。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鳳兒的俏臉通紅,剛剛被李老漢頂了一下,竟然有了異樣的感覺。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老漢卻裝作不知道的樣子,鳳兒妹子,我看你的臉色難看,好像生病的樣子,是不是因為柱子的事情,愁出病來了。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柱子走了三年,我已經習慣了,沒什么愁不愁的。

  張鳳兒是這么說的,但眼神中透露著悲傷。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老漢搖搖頭,不對,鳳兒妹子,你的氣色真的很差,怕是會有什么隱疾纏著你,讓我給你看看吧。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大哥還會看病?張鳳兒疑惑,全村人都知道李老漢是一個不務正業的家伙,整天在村里東逛逛,西晃晃的。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老漢拍了拍胸脯,那是當然,這還是咱村王 翠兒教給我的,王翠兒可是我們村最好的醫生了。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翠兒正是王寡婦。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早就聽說李老漢經常往王寡婦家跑,原來是學醫,張鳳兒恍然大悟。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麻煩李大哥給俺看看吧。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中醫,一般都是需要把脈確診的,張鳳兒把手伸了出去。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老漢毫不客氣的抓住了張鳳兒滑不溜丟的手,而不是脈搏。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大哥,你這是干嘛。

  張鳳兒用力抽手,這要是讓外人看見還得了。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老漢一本正經的說道:鳳兒妹,你不清楚,俺那死去的老爹會算命看風水,而我把中醫跟算命融合在了一起,既能知道你得了什么病,還能算出柱子什么時候能回來,不過,卻只能通過這么一個手段,那就是摸骨,你不能亂動,否則就不管用了。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大王村的人還是比較迷信的,張鳳兒信了李老漢的話。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話說回來了,李老漢四十多歲的人了,也不至于是為了占她的便宜,張鳳兒心里安慰著自己。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最重要的是李老漢能算到柱子什么時候回家,張鳳兒比較期待。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獨守空房三年了,張鳳兒表面上沒啥,但憋屈的要死,每天晚上都要靠自己的雙手解決,完全沒有那天婚房時候的爽快。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老漢拉著張鳳兒坐在了板扎上。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因為天熱的原因,張鳳兒穿的比較單薄,坐下的那一瞬間,被李老漢看到了領口里的成片雪白。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A3w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