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amaboy



  大學畢業后不久,在一家畫報社做了見習攝影女記者,拍攝風景與人物 照片是我的工作,跑火車成了我的家常便飯。

    坐火車是乏味的,可是我卻經歷了一個不乏味的夜晚,因為我在軟臥里遭遇了一夜情,并失去了處女之身,我時時的想起那最讓我心動的一刻。

    那是8月的一天,領導派我去吉林市拍攝松花湖的風景照片,于是我從寧波站登上了去吉林的火車。

  火車的軟臥很涼爽,我放好自己隨身帶的照相機, 拿出雜志躺在下鋪開始翻看。

    火車要開動時,進來一個高個 大男孩,我的眼睛一亮,他太帥了,憑我的職業目光,他一定是個上相的男孩,是個少見的型男。

    他把大大的旅行背包隨意的塞放到了我的臥鋪的底下,我納悶,他干嗎要塞到我的鋪底下,也許他是我的上鋪。

  他沒有上到鋪上,而是坐到了對面的鋪上,若有所思的看著我。

    我想,這個人真怪,看著我干嗎,我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嗎。

  我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裝束,沒有可以引起他注意的地方。

   口述:和帥哥 在火車上的激情 性愛(2/2)  我每次看他的時候,他都低下頭,躲避我的目光,我看得出,他比我小,是個知道害羞的大男孩。

    火車開動了,又有兩個漂亮的女孩子進來,與大男孩嘀咕了兩句什么話后就匆匆的離開了,十分鐘后,乘務員進來,換了票后, 說道,旅途愉快,休息時請關好門。

    包廂里很涼爽,我感到很愜意,可是大男孩始終的看著我,使我心理感到不舒服,于是我問道,你不要這樣總是看著好嗎。

    他笑了一下,說道, 姐姐你好,你現在躺在我的鋪上了。

  我一聽趕緊的拿出票看,呵呵,原來我選錯了鋪。

    我笑了一下,說了聲對不起,于是趕緊下鋪,大男孩從我身邊錯過的一瞬間,我感到他身上有股說不清的氣息讓我著迷吸引了我,使我產生了要探索這個大男孩秘密的沖動。

    這回該我看大男孩了,他從背包里拿出了飲料、書、還有一個大大的裝滿水的奶瓶,我心里想,真是個可愛的大男孩。

    記者好提問的職業病又來了,我問道,小弟弟,去哪里啊。

  他笑了一下說,我們去長春。

  我道,看你們的漂亮勁好象搞舞臺工作的。

  口述:和帥哥在火車上的激情性愛(2/2)  他笑著道,姐姐眼睛真厲害,我是電影學院的學生,剛剛在寧波拍完外景,現在是去長春參加電影節演出的,剛才的是女演員。

  我想了起來,領導送我的時候吩咐我隨便去電影節上拍些照片回來。

    天賜良機,我何不拍幾張他的照片,也許他會高興的答應的。

  于是我拿出了記者證并說明的身份,我說,能給你拍幾張照片嗎,也許有機會上雜志的封面。

    他一聽,眼睛亮亮的抓住我的手說道,太好了姐姐。

  說完,不容分說的就抱住我在我的臉上親了一口。

  然后他放開手,臉紅著低頭說道,姐姐,我一時高興,入了戲,對不起。

    我樂了,開玩笑說道,姐姐高興,就當你是與漂亮的女主角 擁抱表演。

  其實我剛才被擁抱被親的瞬間,心里突然的感到舒服至極,畢竟是被帥男親了一口,那緊張轉瞬即逝,絲毫沒有在我的心里和表面留下痕跡。

    他配合我照了十幾張照,從回放的鏡頭里,我看到了我從來沒有看到過的最攝魂的男人的面孔。

  看的我都有些心動,真想去擁抱眼前的大男孩,也在他的臉上親一口。

  口述:和帥哥在火車上的激情性愛(2/2)  我們開始閑聊,原來我只比他大一歲,早比他畢業一年,他們一行五人去長春,剛才進來的女孩是演員,在另一個包廂陪導演,研究演出的事。

    我兩有專業相同的地方,自然也就有很多的相通的話題可談的。

  他拿出了劇本,給我講,這是個都市愛情劇,里面有很多的激情的故事情節。

    我開玩笑道,看你剛才的擁抱,你一定經歷過很多的女孩子的,演這樣的劇一定是輕車熟路。

  他靦腆的一笑說道,姐姐笑話我,我還沒有真正的抱過女孩子,只是在學表演時,象征性的擁抱過一兩次。

  我脫口道,那好哇,姐姐就充當一次劇里的女主角,配合你抱幾次。

    我不知道為什么突然說這樣的話,也許這就是所說的心動的一刻,可能是我們的交談中,他的一個動作、一個眼神、一種氣質、一種意境或什么觸動了我叫我產生了想貼近他的感覺,我現在有些莫名的興奮。

    他真的站了起來,把我拉到了懷里,我覺得是一顆心與另一顆心偶然相遇了,在火車上,此時此地此境下是只有和他的共有的一種心情。

  我聞到了他的體香,我無法準確的描述回放此刻的心情,(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我突然渴望他的吻。

  口述:和帥哥在火車上的激情性愛(2/2) “ 我幫你的話,的確是不太好,你一個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為了給你 治病,你要是嫌棄我這個糟老頭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過,你要是弄不好,這 毒素會傳染全身上下,到時候你無藥可救了呢。

  ” 老張欲擒故縱,干脆松開了她的雙峰,假裝一本正經。

  莫曉梅被嚇的不輕。

  “別,別呀,人家不會弄,那要不,你幫我吧,我不嫌棄你,我不想傳染了。

  ”“這可是你說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閉上。

  ”老張暗暗欣喜,又一次握著莫曉梅雪白的兩只乳兔,低頭就含著了上面的櫻桃,緩緩的吸允著。

  “嗯,呀,有點疼,你輕點 張醫生

  ”莫曉梅又羞又急,她很聽話的閉著眼,覺得那里癢酥酥的。

  被老張那樣弄,軟綿綿的麻麻的,說不出來的感覺。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點難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這是為了治病 排毒

  老張見她臉頰通紅,嘴唇紅潤,渾身發抖了,越發的來了欲望。

  褲子漲的頂起來了,忍不住隔著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撲面而來,她那柔軟有彈性的胸部,在他的把玩之下,變換著形狀。

  讓他幾乎是無法自拔,忍不住 摟著她的小蠻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過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哎呀,你干什么呀張醫生?”莫曉梅那里當然最敏感了,連忙夾住兩腿,緊張起來,睜開眼了。

  “別動,你身上的毒素開始蔓延了,不要說話,你看看,你嘴唇都變色了,我要幫你把毒素吸出來,從你的嘴唇開始。

  ”老張其實是想吻莫曉梅,少女的吻,肯定特別有味道,他很渴望。

  “噢,好的,知道了。

  ”莫曉梅又閉著眼,老張吞了吞口水,湊到她紅潤的唇邊,立刻吻了上去。

  又濕潤又芬芳,她開始嬌喘了起來。

  “嗯,嗯。

  ”莫曉梅被吻了,覺得嘴唇軟麻麻的,帶著老張的口氣,不由皺眉,喉嚨里發出呻吟。

  老張不滿足這些,想要她的小舌頭,可是她的嘴唇抿著,牙齒咬的很緊,看樣子很緊張。

  “放松,你嘴里也有毒素了,把舌頭伸出來,我幫你排毒。

  要不然你會死的。

  ”老張連哄帶騙。

  莫曉梅不想死,猶豫了一下,聽話的伸出了小舌頭。

  老張直接輕咬著莫曉梅的舌頭,把他的舌頭也伸出來,吸允著,不停的吻著。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讓老張有一些沉醉了,他邊揉著她的胸脯邊吻著她,感覺自己要爆炸了,忍不住朝莫曉梅的兩腿之間頂著。

  “哎呀,什么 東西

  ”莫曉梅隔著衣服,感受到老張褲子里硬邦邦的,還很火熱,她慌了,趕快伸手推開。

  老張有點心虛,松開了莫曉梅。

  “我這是給你解毒呢,你躺下來。

  ”看著莫曉梅嬌羞無比,清純可人的樣子,老張心一橫,反正機會就在眼前,不能錯過。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來個干脆的,到底是要瞧瞧,這年輕姑娘的 身子

  莫曉梅躺下來了,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識的用手捂著胸。

  “張醫生,現在要怎么樣嘛。

  ”“我發現,毒素已經蔓延到你的兩腿間了,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很濕潤?”老張敢肯定,莫曉梅沒有經驗,也沒有被男人弄過,被自己剛才這么挑逗調情,兩腿間應該早就濕淋淋了。

  莫曉梅點點頭,伸手到裙子里,摸到內褲里,果然是濕了,她以為是毒,嚇的一哆嗦。

  “哎呀,真的有,我做夢的時候就有,張醫生這怎么回事。

  ”“別害怕,這是你身上的毒,我要檢查一下你那里,才可以確定。

  ”“怎么,怎么檢查呀?”“當然是要脫了內褲。

  ”老張盯著她兩腿間看,心里也是砰砰跳,不知道她會不會愿意。

  “啊,那怎么好意思,我媽說這里只能給自己老公看的。

  ”莫曉梅嬌羞的閉了閉眼睛。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勉強你,但是,你想想看,是你的命重要,還是什么呢,如果你覺得為難,我可以不幫你檢查,但萬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

  ”聽老張這樣說,莫曉梅頓時六神無主,恐懼戰勝了嬌羞。

  “好,好,我脫了讓你檢查。

  ”莫曉梅又羞又急,慢慢的,把手放在裙子上,先把裙子褪去了,兩腿間就只有一個小褲衩包裹著。

  褲衩上,還濕了一片。

  老張非常渴望看見她兩腿間的芳草地,那里肯定和年紀大的女人不一樣,應該會很美的。

  “快點吧,不要讓毒擴散了,我到時候也沒辦法,給我檢查。

  ”老張催了(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起來,免得夜長夢多,趁著她還糊涂的時候,要趁熱打鐵。

  “嗯,這就脫呢。

  ”莫曉梅滿面羞紅,閉著眼,緩緩的,把她的內褲朝大腿退了下去。

  老張只覺得熱血沸騰,瞪大眼睛,盯著莫曉梅那雪白的兩腿間。

  終于,莫曉梅把內褲退下去了,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

  好漂亮,不愧是少女,這里沒有被人碰過,還是一塊禁地。

  干凈又粉嫩,而且居然寸草不生,是光溜溜的。

  果然,很純潔啊,這姑娘,就是傳說中的白虎了吧。

  老張感到很激動,他還是第一次看見,成熟的大姑娘,兩腿之間長的是這樣的。

  很美很動人,他幾乎忍不住,想要過去,占有莫曉梅,得到這個人如花似玉的姑娘。

  “那個,張醫生,你別那樣看人家嘛,好難為情的,你開始檢查吧。

  。

  ”莫曉梅雖然萬分羞澀,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這是為了治病,為了給自己排毒。

  “好,好,非常好,我這就開始了,你要忍著點。

  ”老張裝模作樣的,為了不讓莫曉梅起疑心,他故意弄了一點潤滑油一樣的東西,涂抹在了莫曉梅的兩腿間,用手輕輕的在她粉嫩的芳草地上摩擦著,緩緩的,感受這年輕美女的身子。

  “嗯,好癢呀,張醫生,你越弄我越癢了,怎么回事嘛。

  ”莫曉梅夾緊了雙腿。

  “這是正常的反應,是在排毒呢,你忍著點,很快就會舒服一些了。

  ”老張喘著粗氣,激動的手發抖。

  他在外面摸索了一番后,自然不滿足,他褲子里的東西,已經膨脹的不行了,簡直快要頂破褲子了。

  他迫切的想要和莫曉梅歡愛,他需要發泄。

  這兩年憋的太久了,實在是很難受。

  于是他把手指伸到了莫曉梅的身子里,慢慢的動了起來。

  “啊,不行,張醫生,你弄的人家有點疼了,更癢了。

  ”莫曉梅身子發抖,那里才沒有被人那樣對待過,她滿面羞紅,只覺得兩腿間更加濕潤了。

  “忍著點,別出聲,馬上就好了。

  ”老張真擔心她叫出來,讓村里人聽見了,那還得了,尤其是她爸爸村長要是發現了,估計要把老張給扒皮抽筋呢。

  莫曉梅咬緊了紅唇,渾身香汗淋漓,她不知道是老張在挑逗自己的身子,只是感受到很酥麻,渾身軟綿綿的,嬌喘著快出不了氣了。

  大概是處于一種本能,居然按住了老張的手,夾緊了腿磨蹭起來。

  看著她眼神迷離的樣子,老張知道,莫曉梅被自己弄的動情了。

  這可是最好對她下手的機會了,干脆狠狠的做一次,占有她這個年輕的身體。

  “嗯,啊,張醫生,我怎么覺得那里更癢了呀,好難受,我這是怎么了,毒排出來了嗎。

  ”莫曉梅緊張的問。

  老張想了想,說道:“還差一些,也是最關鍵的一步,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你說,你讓我做什么,我都配合,只要可以治好我。

  ”“你爬著,背對著我,把眼睛閉上,剩下的事,交給我來就行了。

  ”老張摟著她的小蠻腰,心里暗喜,從后面她就看不見他在做什么了。

  莫曉梅點點頭,翻過身來,爬在了床沿上,兩腿夾在一起,翹臀對著老張,然后閉著眼。

  “好了,張醫生,你可以開始了。

  ”老張心砰砰跳,莫曉梅的背影太美了,她那渾圓的屁股,雪白的肌膚,光滑的脊背,時刻都在誘惑著他。

  他緊張的過去看了看門窗,都關好了,他這才過來,輕輕的摟著莫曉梅的小蠻腰,緩緩的撫摸著她的翹臀,然后伸手在前面揉搓著她那飽滿的酥胸。

  隨后,他急切的把褲子脫了,把自己的那根粗壯的東西拿出來了,緩緩的在后面,磨蹭著莫曉梅的兩腿間,試圖朝她的身子進入。

  “啊,好熱,好燙,張醫生你在干什么呀?”莫曉梅覺得不對勁,回頭看了看,發現老張兩腿間那根粗大的東西,嚇的臉色一變,非常緊張。

  老張也有點擔心,趕快捂著,這時候,要是莫曉梅說他是臭流氓,村里人知道了,他就完蛋了。

  莫曉梅也是正要大叫呢,老張靈機一動,立刻捂著她的嘴巴。

  “別吵了,你知不知道,我都是為了你?”莫曉梅立刻推開他的手。

  “為了我,張醫生,什么意思呀。

  ”“你難道不知道,為了給你排毒,我被感染了,你看我這里,都腫了,你沒發現嗎?”老張干脆把他的那根東西展示給莫曉梅看,假裝問心無愧。

  莫曉梅一愣,想了想,好像有道理。

  這大山村里很封建,莫曉梅只見過小男孩的下面,非常的細軟,像老張這樣粗大的她還是第一次見。

  被老張這樣忽悠,她居然認同了。

  “哎呀,對不起張醫生,是我害了你,那可怎么辦?你會不會也死了。

  ”莫曉梅眨著單純的大眼睛。

  “當然了,我這要是不排毒,我也會死的,哎。

  ”老張假裝很難過。

  “那你要怎么排毒?”莫曉梅問。

  “這個,恐怕需要你幫忙,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老張開始循循善誘,他知道莫曉梅被騙著了。

  “你說,張醫生你幫了我,我應該回報你的。

  ”莫曉梅立刻說道。

  “有個辦法,非常見效,就是用你的嘴巴幫我消腫排毒,輕輕的咬著它,很快它就會好起來的,但是你一個年輕姑娘,恐怕不合適,還是讓我死了算了吧。

  ”老張說完故作悲傷,捂著額頭,坐下來嘆氣。

  莫曉梅一聽,很快說道:“你不能死的,你死了,我也就沒人救了,張醫生我幫你就是了。

  ”老張沒想到莫曉梅居然同意了,他剛要說什么,莫曉梅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張嘴就去含著他兩腿間的那根東西了。

  但是莫曉梅顯然沒有經驗,而且老張的那玩意實在是粗大的很,她張嘴試了幾下沒能成功。

  老張連忙扶著,讓她用手握住,教她該怎么做。

  “嗯,我知道了。

  ”莫曉梅再次張開小嘴,伸出舌頭,朝老張那里慢慢的添了起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