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肚子里都是白灼的液體*好大好舒服



老王今年四十五歲,是個老光棍。

  幾年前他在一家電子廠門口開了個小賣部,自己身邊無伴,不過每天與來 店里買東西的電子廠員工們聊聊天,日子倒也算是自由自在。

  電子廠里,大部分都是些大媽、老嬸級別的女員工,老王年到中年,卻壓根對她們不敢興趣。

  老王真正喜歡的類型,是麗質貌美的小姑娘。

  而最近來電子廠的新員工里,有一位叫 芳芳的小女生。

  李芳芳年輕靚麗,嬌美文靜,而且非常有朝氣。

  在這郊區電子廠里,簡直就是雞群里的鳳凰。

  老王早就注意到李芳芳了。

  每當李芳芳來小賣部買東西時,老王都趁機偷視著對方的身材。

  雖說李芳芳看起來年紀不大,但身材比例完美,前凸后翹,尤其是胸前的飽滿,讓老王浴火不止。

  老王為了跟李芳芳套近乎,好幾次對方來店里買東西,老王都打算不收她的錢。

  可李芳芳思想比較單純,對于老王的慷慨,她選擇了拒絕。

  或許是李芳芳認為,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另外她早就發現了老王那色瞇瞇的眼神,便把這位小賣部 老板當成了壞人。

  直到有一天早上,李芳芳起床起晚了,匆匆在老王店里買了個面包就往廠里跑,一不小心把錢包落下了。

  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就這么被老王給把握住了。

  老王將李芳芳的錢包物歸原主,讓李芳芳頓時對老王的態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來 王叔心地善良,虧我之前還把他當成壞人。

  ”李芳芳心里默言道。

  這天,李芳芳休息。

  她早早的起了床,將烏黑靚麗的秀發梳好后,從柜子里拿出來一條粉白色的連衣裙換上,再穿上一雙干凈的小白鞋。

  這一刻,李芳芳仿佛不再是電子廠雞群里的鳳凰,而是天宮里走出來的仙女。

  為了表達對老王的感謝,李芳芳決定請老王吃個飯,所以才特此打扮了一番。

  “王叔。

  ”來到小賣部門口,李芳芳有些不大好意思的向坐在里面的老王打了個招呼。

  “芳……你是芳芳?”看到自己店面外的佳人,老王頓時有些語無倫次。

  李芳芳今天太漂亮了,舉手投足,如詩如畫,一頻一笑,沌然天成。

  不僅有著一張美艷如仙、幾無瑕玼的臉孔,老天爺又賦與她一身冰肌玉膚及魔鬼般的身材。

  豐滿的雙峰,纖細的柳腰,迷人的蜜桃臀,在配上一雙毫無贅肉、又細又長的大美腿,簡直能夠迷死全世界的男人。

  而且那條粉白色的連衣裙,似乎是李芳芳好幾年前買的了。

  上半部分,好似裝不下她的那份飽滿,都快將布料撐破。

  老王咽了咽口水,一雙著了迷的眼睛仿佛要將李芳芳的 身體看透一般。

  “她完全就是位仙女啊。

  ”老王心底里散發出絲絲渴望。

  對李芳芳的好感,也愈發強烈。

  若是能讓李芳芳與自己發生點什么,老王都覺得死無遺憾了。

  “芳芳,你來王叔店里,準備買啥啊?”老王緩過神來。

  “王叔,我不是來買東西的。

  ”芳芳搖了搖頭,接著說道:“之前謝謝王叔把錢包還給我,所以今天我想請王叔吃個飯。

  ”“請我吃飯?”老王眼珠子一轉。

  雖說有美人主動邀請,不過老王卻不想答應。

  要是接受了這一頓飯,那么老王與李芳芳之間的恩情,算是抵消了。

  “芳芳啊,王叔這開著店鋪呢,不方便跟你去外面吃,要不,你就請王叔喝瓶 飲料吧。

  ”“啊?只請你喝一瓶飲料嗎?”李芳芳決定有點不妥,哪能一瓶飲料就把王叔給打發了。

  不過李芳芳還是答應了下來,并心中牢記,以后一定要報答一回老王。

  老王從冰柜拿出兩瓶飲料,一瓶給了李芳芳。

  “芳芳,你也喝。

  ”老王笑了笑。

  “哎,好。

  ”李芳芳接過飲料,打開薄唇抿了一口后,將飲料瓶放在了桌上。

  “哎呀。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李芳芳一不小心,把飲料瓶碰翻了。

  加上沒有蓋瓶蓋,瓶子里的飲料,撒了李芳芳一身。

  飲料順著李芳芳的頸脖,流進了胸口。

  上半身的連衣裙,也被打濕了,貼身的衣物就近似透明的一般。

  那一對若隱若現,讓老王不禁看直了眼。

  “王叔,你這有紙巾嗎。

  ”李芳芳焦急道。

  “有……有的。

  ”老王如夢初醒,找到紙巾后,直接上手、主動幫李芳芳擦拭。

  擦水漬的時候,老王的雙手,不小心觸碰到李芳芳的一對挺拔飽滿。

  那感覺,真的是又軟又彈,讓老王心中都樂開了花。

  李芳芳則是俏臉一紅,不過她認為老王肯定不是故意的,所以并沒有反抗。

  “芳芳,這飲料撒身上了,挺粘人的,要不你還是回去先洗個澡吧。

  ”嘗到甜頭的老王,沒有被欲望沖昏頭腦。

  他需要在李芳芳面前保持好形象,以后才能跟這位小美女,有更多相處的機會。

  “好呢王叔。

  ”李芳芳早就害羞不已,丟下這句話,便匆匆跑回了女員工宿舍。

  而老王,一個人在店里,回味著剛才手掌心上傳來的舒爽。

  “芳芳,我老王一定要得到你!”之后的一段日子,李芳芳忙于工作,也就每天來小賣部,與老王交談幾句,兩人的關系,并沒有實質性的進展。

  直到某天深夜。

  老王準備關店回去休息,卻看到店外一個熟悉的身影。

  只見李芳芳穿著一身絲薄的睡裙,豐滿的雙峰將睡衣挺得高高的,領口處露出的雪白輪廓。

  還有那雙細白的美腿,在昏黃的燈光下,看的老王直晃眼。

  “芳……芳芳,你這么晚出來,是有什么事兒嗎?”老王咽了咽口水。

  李芳芳扭扭捏捏,兩只玉手都不知道應該放哪,嘴里半天才吐出個“嗯”字。

  “有啥事兒你跟王叔說,王叔肯定幫你解決!”老王一靠近李芳芳,便聞到一股沐浴露香。

  看來,李芳芳剛洗過澡。

  “王叔……我生病了,想現在去醫院看病。

  ”李芳芳語氣焦急。

  “啊?病了?生了什么病?”老王心中產生一絲疑惑。

  白天李芳芳來自己店里買東西,也沒看出來身子出問題啊。

  “我……下午下班后,舍友給我吃了一包辣條,吃完我才發現,那包辣條是過期的,而且現在我也感覺到身子不舒服,舌頭還起了好多紅點。

  ”李芳芳委屈不已,甚至哭泣了起來。

  “王叔,你說我是不是食物中毒了……嗚嗚嗚……”老王聽完李芳芳的訴苦,內心不由的一笑。

  “這小姑娘可真是單純,其實就是普通的上火。

  ”老王知道真相,但他并不打算告訴李芳芳。

  “芳芳啊,你這確實是食物中毒了呀,辣條本就不干凈,加上還過了期。

  ”老王表現出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

  “這種病,不單單要去醫院洗胃,而且光吃藥 治療,都需要好幾個療程,花費可不小啊!”說完,老王還無奈的嘆了嘆氣。

  “啊?治療需要很多錢嗎?”李芳芳頓時嚎啕大哭。

  “我出來上班本就是為了賺錢給媽媽治病……”“沒事的芳芳,王叔不是說了嗎,你遇到困難,王叔肯定會幫你的!”老王語氣嚴肅。

  “這些年,你王叔開小店也存了幾萬,加上每個月的養老金,絕對足夠治好你的病。

  ”“王叔……”李芳芳感動萬分,可她不愿意接受老王的好意。

  “王叔,這些錢都是你的血汗錢,我可不能用。

  ”“沒事的芳芳,我已經活了大半輩子,錢留著也是留著,還不如拿來幫你。

  ”“不行的王叔,我要是用了這些錢,那不得欠你一個天大的人情。

  ”李芳芳 轉過身,打算回去自己一個人想辦法。

  “唉……芳芳,其實你這個病,王叔可以給你治好,不需要去醫院。

  ”見李芳芳要走,老王趕忙勸說道。

  “真……真的?”李芳芳停下了腳步。

  “當然是真的。

  ”老王 點了點頭。

  “只不過,治療的方法,比較特殊,我擔心你會誤會王叔。

  ”李芳芳腦中閃過一絲猶豫,不過還是答應了下來。

  “王叔你又不是壞人,只要能把我的病治好,我絕對不會亂想。

  ”“好,那你跟王叔進來。

  ”老王重新將店內的燈光打開,待李芳芳進來后,又將店門關上。

  老王不知從哪兒翻出來一本書,一邊翻看,一邊對李芳芳說道:“芳芳啊,當初王叔年輕的時候,自學過一本藥典,上面正好有治你這種病的方法。

  ”“你肯定覺得王叔說的有點扯,那么王叔就先來說說你的病狀。

  ”老王瞪起大眼,宛如一位老中醫的模樣。

  “你以前是不是不怎么吃辣?”“嗯嗯,以前我老家那邊,幾乎不怎么吃辣,今天吃的辣條,算是我吃過最辣的食物了。

  ”李芳芳直點頭。

  “那就對了,要是王叔沒猜錯的話,芳芳你現在除了舌頭疼痛以外,喉嚨應該也不舒服,吞咽東西、即便是喝水,也會有些痛意,包括胃部,一樣受到了重創。

  ”“王叔!看來你真的會治療這個病!”李芳芳驚呼一聲,因為老王說的全對。

  “芳芳,王叔可從來不會騙你!”老王內心竊喜,之后又讓李芳芳伸出她的舌頭。

  李芳芳的小舌殷紅可愛,上面一顆顆的味蕾,沾染著絲絲晶瑩的唾液,看的老王雙眼瞪住,恨不得當即吞下這顆“草莓”。

  “芳芳,咱們先從治療你 舌頭上的紅點開始。

  ”老王強行壓抑住心中的欲望。

  “想要紅點消失,其實喝一個月的涼茶就行了,不過一個月的治療期,實在太慢,會導致后面的進展,更加麻煩、難治。

  ”“所以……唯一快速的辦法就是……”老王賣了個關子。

  “王叔,辦法是什么?”李芳芳急切道。

  “你王叔我天天喝涼茶,堅持了二十多年,所以我的舌頭,完全具備替人治療的能力,只要咱們兩個的舌頭,交纏在一起十分鐘,只需幾個療程下來,你舌頭上的紅點,便會消失。

  ”“這……”聽完老王的解釋,李芳芳先是尷尬,緊接著俏臉微紅。

  “芳芳,這就是怕你誤會的一個地方。

  ”老王覺得有戲,因為李芳芳并未表達出覺得這種事情,非常的荒唐。

  “好,我相信王叔!”李芳芳咬了咬牙。

  為了治病,她豁出去了。

  得到了美人兒的準許,老王再也抵御不住心中的欲望,雙手放在在李芳芳白皙的臉蛋上,一張大嘴,貪婪的吻住了李芳芳的粉唇。

  “唔……”李芳芳被老王索吻,發出一聲長長的輕吟,那輕吟仿佛是這世上最悅耳的聲音。

  隨后,老王輕輕撬開李芳芳的齒關……當老王與李芳芳滑膩的香舌糾纏在一起時,他能明顯感覺到李芳芳身體一緊,隨即嬌軀扭動著。

  老王怕李芳芳反悔,開始激吻。

  或許是李芳芳想讓病好的更快,經過短暫的不適應后,她雙手主動抱住了老王,并且給予了更加激烈的回應。

  老王下面早已高高支起,但為了不被李芳芳發現,他只能弓起身子。

  見李芳芳抱住自己,老王也不在客氣,兩手開始在李芳芳的身上游走,將她的迷人翹臀,握在手中。

  李芳芳柔軟而富有彈性,老王隔著薄如蟬翼的睡裙時輕時重的觸碰,那手感真是好極了!老王不知如何形容,只覺得這應該是人世間最美好的東西!緊接著,老王手上忍不住一用勁、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往前一傾。

  只聽到李芳芳發出一聲銷魂無比的喘息,她的身體象被電擊了似的痙攣起來,白藕般的兩條手臂死死抱住老王的腰部。

  “這……這小妞的體質,有這么敏感嗎?”老王感到不可思議。

  自己無非是與李芳芳舌吻、觸碰了對方一下身子,結果大美人兒,就達到巔峰了?“治療”過程結束后,李芳芳才從老王的懷里漸漸緩過神來,那羞紅的臉頰,仿佛能夠掐出水來。

  “芳芳,感覺怎么樣?”老王調戲道。

  “我……我感覺好多了,謝謝王叔。

  ”李芳芳羞得恨不得挖個洞鉆進去。

  “回去泡杯涼茶喝,明天晚上你再過來,到時候王叔看看病情如何,咱們再做治療。

  ”雖然老王今晚還沒發泄出來,但他也不急于一時。

  “好,謝謝王叔,那我先回去了。

  ”李芳芳接過涼茶袋,羞澀地離開了小店。

  當老王從背后看到李芳芳的睡裙,發現下面的裙擺已經濕了一片時,正好證實了他剛才的猜想。

  李芳芳的體質,的確十分敏感。

  這么一來,老王認為自己拿下李芳芳的概率,越來越大。

  第二天,老王壓根沒心思招呼生意,滿腦子都是李芳芳那性感誘人的身體。

  終于,熬到了晚上。

  李芳芳又來了,依舊穿著昨天晚上那條睡裙。

  “王叔,我來了。

  ”李芳芳有些尷尬。

  她其實有點不想來,但老王的治療,對病情確實有效,今天早上起床,她發現舌頭上的紅點,都已經消失不見了。

  其實是涼茶的功勞,幫助李芳芳降火了,只不過她不知道。

  再次關好店門,老王難以激動的搓了搓手。

  “怎么樣,感覺如何?”“王叔,我舌頭上的病已經好了。

  ”“好了啊,看來昨天咱們的治療效果,很不錯嘛。

  ”老王有些失望,本來他還打算今晚接著與李芳芳舌吻呢。

  “不過(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舌頭雖然好了,但是我今天上了好幾回廁所,而且……” 為了維護秩序,欣欣花卉超市專門請了十幾名保安在柜臺邊上維持秩序!“看到了吧,那些人,全是來買你培育的 盆栽的!”唐婉儀指著專柜,朝 墨葉說著。

  “這么多人啊?”墨葉有些疑惑,“可我每天不是才培育十盆嗎,他們……”“嘿嘿,你待會就知道了!”唐婉儀微微一笑,保持神秘,讓墨葉更加好奇唐婉儀到底是怎么銷售的。

  車子在欣欣花卉超市側門停下,唐婉儀指揮著工人們趕緊把十三盆花卉全都搬到專柜。

  “老板,今天的人,超過了三百了,還是競價嗎?”一個超市的促銷員跑過來 看著唐婉儀問道!唐婉儀笑著看著墨葉,說:“現在知道你的提成,為什么那么多了吧?”“你若是能夠量產,我可以讓你的提成更多!”唐婉儀看著墨葉說。

  “一個月后會多起來的!”墨葉回道。

  “會多多少?”唐婉儀追問。

  “每天至少培育近千盆吧!”墨葉看著唐婉儀肯定的道,心里卻很震驚,沒想到花卉可以像拍賣古玩那樣競價銷售!近千盆,若是按照一盆最低三百塊錢的提成,也是三十萬啊!“這可是你說的,我等你的好消息!”唐婉儀轉過頭看著超市促銷員,“通知下去,從下個月的7號開始,我們超市執行預售。

  想要盆栽的,先預交定金!價格嘛,隨行就市,到時候若是反悔,定金不退!”唐婉儀看著超市的促銷員吩咐道!“是老板!”超市促銷員點了 下頭,然后便去忙了。

  “走,我們去樓上看看競價銷售的情況!”唐婉儀看著墨葉提議。

  “好!”墨葉當然不反對,跟著唐婉儀朝她辦公室走去!和大城市里古董拍賣一樣,新品種盆栽剛上柜臺,顧客們就紛紛爭先恐后的競價。

  場面的瘋狂程度,一點也不比古董拍賣會差。

  可見新品種盆栽是有多受市場的歡迎!加上司儀的口才,現場顧客們的消費細胞,完全被調動起來,把競價的氣氛不斷推向更高峰。

  尤其是當司儀宣布從下個月七號開始,每天都會有一千盆新型盆栽上市,采取預售模式后,那些今天沒有搶到手的顧客們,毫不猶豫的爭著下定金,唯恐遲了,又搶不到了!“怎么樣?火爆吧?”唐婉儀看著墨葉問!“嗯,完全超出我的意料之外!”墨葉點了下頭,看著唐婉儀,“剛才在來時的路上的事,多虧你幫忙,不然我就得和他們動手了!謝謝!”“謝什么啊。

  你可是我的生意搭檔,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的生意以后還怎么火爆下去?”唐婉儀看著墨葉道,她出手幫忙,一是墨金波等人擋著她的路了,差點讓她受傷,二是不想失去墨葉,要不然她剛發現的生財門道,便會夭折!“不管怎么說,還是要謝謝你!以后,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唐老板盡管開口,我一定義不容辭!”墨葉看著唐婉儀道!“你說的可是真的?”唐婉儀看著墨葉,面帶笑意道。

  “嗯!”墨葉點頭道。

  “你以后要是又研發出了一種新的培育秘方,到時候我要你也把新培育的盆栽,全權交給我們欣欣花卉代銷,你也同意?”唐婉儀半認真半開玩笑的看著墨葉。

  “當然沒問題!”墨葉點頭道。

  “噶?”唐婉儀嘴巴都張大了,她剛才只是隨口一提,沒想到墨葉竟然真的答應了,從這幾天相互接觸,墨葉的眼光不該只有這么一點吧?“為什么?”唐婉儀很認真的看著墨葉道。

  “我本來將來是想自己單干的,不過剛才我看了你門的銷售策略后,我發現你們在營銷上,很有一套。

  決定以技術入股,和唐老板你共同成立一家公司,不知唐老板你可愿意?”墨葉看著唐婉儀道,他這么做,一來是虎哥都不敢招惹唐婉儀,可見唐婉儀來頭不小,二來唐婉儀在經商上的確很有頭腦,若是和唐婉儀合作成立一家公司,可以為他省下很多不必要的麻煩!“你想成立公司?”唐婉儀有些意外,認真的看著墨葉琢磨了會,“可以,不過在利潤分成上,你想怎么提?”“我六,你四,怎樣?”墨葉看著唐婉儀道!唐婉儀聽后,蹙起眉頭想了想,“好,我答應你,六成就六成,不過你每天只能量產一千盆還是太少,你能不能再多點?你要知道鎮上的市場,畢竟太小,將來我們可是要進軍市里,甚至省里的!”唐婉儀的話,讓墨葉更加肯定唐婉儀在經商上,是個人才。

  “放心,我相信不出三個月,絕對會超過三千!”墨葉看著唐婉儀認真的道。

  “好,合作愉快!”唐婉儀伸出了右手,笑著道。

  “合作愉快!”墨葉也伸出了手。

  倆人握了握手,達成了第二次全新的合作!“這里談事太單調了點,走,我帶你去鎮上一朋友新開的一家茶廳,邊喝茶,邊細談合作的事宜!”唐婉儀看著墨葉道。

  “好!”墨葉點了下頭道。

  “哎呀~”唐婉儀剛起身,臉色倏然頓變,看上去很痛苦的樣子。

  “唐老板,你怎么了?”墨葉急忙關心問道!“老……老毛病了!”唐婉儀一只手揉著她的 腰椎

  墨葉運用生機液摧動天眼神通,看見唐婉儀的腰椎有點問題,看樣子應該是長年累月伏案辦公累積下的毛病。

  不過腰椎倒是小事,墨葉還發現唐婉儀神經有點衰弱,若是再不及時治療,會鑄成大毛病!“唐老板,你除了腰椎有點毛病外,最近是不是經常失眠,晚上還做噩夢,睡覺質量很差,一個晚上最多也就只能睡三四個小時?”唐婉儀的眸子里頓時有一抹驚訝一閃而逝,“你……你是怎么知道我睡眠也差的?”“唐老板,你忘了我上次跟你說過,我曾經跟一個老中醫學過中醫嗎?”墨葉說。

  “對呀,我想起來了。

  上次我的腳崴了,就是墨葉你給我揉好的!”說著說著,唐婉儀忽然想起上次的尷尬,有些臉紅,低下了頭:“你能幫我再揉揉嗎?”“揉揉可以,只是……”墨葉有點難以說出口的樣子。

  “只是什么?”唐婉儀抬頭看著墨葉問道。

  墨葉說:“你的腰椎毛病時間有點長了,隨便揉揉不行,得把外套和襯衣脫了,趴在…… 沙發上,我幫你來一個全套才行!”“你說什么?”唐婉儀眉宇間帶著一絲怒意。

  墨葉認真的看著唐婉儀道,“你要是不脫,我沒法給你做全套!所以……”“你……”唐婉儀原本有些紅的臉,頓時又多了一分紅暈,墨葉的話,讓她又羞又有點惱,可她和上次一樣,看墨葉的眼神,有的只有淡定,沒有絲毫異樣的漣漪!“看來唐老板還是不放心我啊,那算了,我送唐老板去鎮上診所看看吧!”墨葉嘆了嘆氣,站起身,便要扶著唐婉儀去診所。

  “等等!”唐婉儀忍著疼痛,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她咬了下涂抹著火焰色口紅的薄唇,琢磨了一陣,做出了某種決定。

  腰椎和失眠癥,困擾唐婉儀多年了,一直是她心中的一塊刺。

  看了很多名醫,都沒有效果。

  若是墨葉真的能夠治好,對自己來說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墨葉上次的神奇按摩術,自己也親眼所見,值得信賴!再者,病不避醫,當著醫生的面脫衣服,也沒有什么好難為情的!“你轉過身去!”做出決定后,唐婉儀低著頭,臉露羞澀,說道。

  “啥……哦,我知道了!”墨葉微微一愣,瞬間回神,急忙轉過身去!接著他耳朵里就響起了窸窸窣窣的聲音,他知道那是唐婉儀脫衣服的聲音!“我準備好了,你轉過身來吧!”唐婉儀的聲音又傳了過來!墨葉慢慢轉過身去,剎那間呆住!趴在沙發上的唐婉儀,上身僅僅留著一件黑色的小衣衣,展露在空氣中的肌膚,雪白如羊脂玉,翹起的那個啥,與她那纖細的小蠻腰組成了一道非常誘人的完美曲線。

  那雙筆直修長的雙腿緊緊的貼在一塊,猶如一件精心雕刻出來的藝術品,潔白無瑕,美麗動人。

  這樣一個極品,以趴在沙發上的姿勢呈現在他面前,讓他的青(啊啊……)春荷爾蒙爆發,心再也不能平靜!“墨葉,你還在等什么呢?”唐婉儀回頭看了墨葉一眼,她看上去表面上很淡定,可她的臉色卻出賣了她,比剛才更紅,也更燙!墨葉假裝鎮定的穩定了下他暴躁的青春荷爾蒙,來到沙發邊,雙手輕輕的落在了白如羊脂玉的唐婉儀后背上,邊假裝按摩,邊默念著秘訣。

  丹田里的生機液分裂出一滴,冒了出來,順著他的手指頭慢慢的流入唐婉儀的背部,滲透進體內。

  天眼一開,墨葉看見生機液鉆入唐婉儀的脊椎上,好像龍入大海,迅速融化開來,快速的修復著唐婉儀脊椎上的毛病!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