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人那肥白的大屁股/磨豆豆h/100種性姿勢動態圖解



煩人。

   睡夢中的 蔣楠 感覺老公從后面抱住了她,那雙令她煩躁不安的手,粗魯的將她 身體扳正,毫無前戲,很快就壓了上來…… 每次都是這樣,趁她熟睡的時候偷襲。

  蔣楠似乎已經習慣了老公的這種惡作劇。

   她不滿的哼了一聲,感受到身體間傳來的那種迫切的感覺,蔣楠把腿曲高不少,迎合老公。

   不過來的快,去的也快。

  不過短短數十秒,蔣楠便從云端墜落。

   哎……又不行!蔣楠咬著唇角,心生怨念,滿含失望。

   這么多年了,老公依然沒用,夫妻生活每次都是滿懷期待開始,最后都是失望而終。

   聽著老公已經睡熟而發出的均勻呼吸聲,蔣楠卻毫無睡意,心口仿佛有一團火焰在燃燒一樣,熱得她渾身難受,她紅唇緊緊抿著,大眼睛盯著天花板,眼神逐漸迷離,情不自禁的伸出一只手掀開睡裙,撩起邊角…… 這夜注定是個讓她難以入眠的夜晚。

   次日清晨,蔣楠醒來的時候,老公 王海已經上班去了。

  他在一家電腦軟件開發公司,從事IT行業,節假無休,朝九晚六。

   看了一眼時間,已經九點多了,蔣楠連忙起床,匆匆打扮了一番,便騎著電驢出了門,今天是周六,她得去做家教。

   她的本職工作是一名大學英語教師,家教是她的兼職。

  在華海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單單靠著那點教師微薄薪資,已經很難維持平常生活花銷。

   二十八歲的蔣楠正是女性熟透之際,渾身都散發著一股迷人的女人味兒。

  皮膚白皙,粉面桃腮,一雙迷人的杏眼,里面仿佛藏著一汪秋水,漂亮的柳眉,小巧而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輕輕抿著。

  身材高挑,曲線玲瓏。

   穿著一條黑色的紗質短裙,白色的純棉體恤。

  薄薄的體恤衫難以掩蓋她傲人的身姿,一時襯顯得特別挺拔。

  短裙下方,兩條修長卻豐腴的雙腿微微曲著,上面并沒有穿絲襪,光滑的肌膚勝雪若霜,美不可言。

  一雙簡約的細高跟鞋,襯著她高挑的身材,彰顯得愈發妖嬈嫵媚,簡直就是一個天生尤物。

   這一路駛來,沒少引起 男人注意,不少男人看向蔣楠的目光充滿了貪婪。

   對于路人那種垂涎的目光,蔣楠已經習以為常了,表面上她冷著一塊臉,似乎很反感這種目光,但是心底卻很喜歡這種被人欣賞的感覺,這令她有種自豪感,畢竟對于自己的外表,蔣楠還是特別有信心的。

   男人嘛都是三條腿的生物,見到漂亮女人誰心里還沒有點齷齪想法呢? 嘩……正當蔣楠行經到雇主家 陳川別墅外圍路段時,忽然的,電閃雷鳴,轉眼晴朗的天空,變得烏云密布,一陣急雨傾盆而下! 突如其來的大雨,讓蔣楠有些慌亂,因為她沒有帶雨衣和雨傘,此刻又騎著電驢,根本無處避雨。

   無奈只好硬著頭皮將電驢騎到了一旁路邊停下,舉手過頂,一邊擋雨一邊快速的朝雇主家跑去。

   等到雇主家門口時,蔣楠渾身已經被急雨淋濕,頭發上都是雨水,薄薄的被雨淋透的T恤衫此刻緊緊貼著身體,把原本就傲人的胸圍,勾勒得曲線妖嬈,輪廓分明,薄T恤衫下那若隱若現的藍色小衣,和弧度,嘆為觀止。

   叮鈴鈴……蔣楠伸手擦了擦臉上的雨水,按響了門鈴。

   很快的門打開了,(左手握右手)映入眼簾的是一名二十多歲的俊逸青年,帥氣的外表,優美的發型,穿著一條寬松的運動短褲,坎肩體恤,肩部肌肉分明,配上一米八幾的身高,給人一種特別健壯和高大的感覺。

   開門的第一眼,陳川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他的目光一直盯著蔣楠被浸透的胸口,上面勾勒的弧度,和那醒目的藍色Bra,晃得刺眼。

  兩條毫無瑕疵的修長白腿,自上而下有點點雨水滴漏下來,落進細高跟鞋鞋筒,里面已經被雨水填滿了,雨水混合著雪白的肌膚,更添了一絲迷人的光彩。

   甚至看得仔細了,不難看到蔣楠的臀部也被雨水浸透了,那水印清晰可見,水印底下似乎有什么東西像是被襯顯了出來,若隱若現著令人噴血的粉紅飾色! 這一眼就把陳川看傻了,內心猶如被熱水澆灌了一般,燥得令他難受。

   看到陳川這種滿含侵略的眼神,蔣楠心底一慌,尷尬臉紅著看了一眼陳川,下意識的伸手擋在了胸前,雙腿收縮緊緊合攏在一塊兒…… 陳川正是她家教的對象,對于這個英俊且多金的青年,有時候蔣楠在跟王海親熱的時候,經常會忍不住把王海幻想做是陳川,當然,這是她心底藏著的秘密。

   而陳川呢,對于蔣楠這個性感成熟的老師自然也是喜歡得很,自從一次聽課中,見到蔣楠,陳川就被蔣楠所表現出來的知性和成熟所吸引。

   得知這個女人居然在外面做家教,陳川就想辦法聯系上了蔣楠,以每個月五千的薪資,聘請蔣楠替他補習英語課程。

   眼前蔣楠所呈現出來的一幕,早已經讓陳川渾身不安生了,他極力忍著心底那種狂躁和不安,看著蔣楠笑了笑: 蔣老師,快進屋吧,看你都被雨水淋濕了,得趕緊洗個熱水澡,換身衣服,要不然容易感冒。

   嗯。

  蔣楠點了點頭,紅著臉跟在陳川后面走進了別墅,她不是第一次來陳川家,每次踏進別墅的時候,蔣楠心底都會生出一股特別酸酸的感覺。

   對比起她和老公王海居住的六十平米小居室,陳家寬敞,大氣、豪華的別墅,有一種讓她自慚形穢的感覺。

   她心底渴望擁有這樣一棟房子,當然,這也只是想想而已,動輒就是成成百上千萬的價格可不是現在她所能承受的。

   唉……蔣楠在心底嘆了口氣,將自己的高跟鞋脫下,擺到一旁的鞋架上,然后光著一雙精致的腳丫子朝浴室方向走去。

   自己一身衣服都被雨水浸透了,黏在身上令她很不舒服。

  而且陳川的目光,讓她很不自在,必須得趕緊換掉。

   一旁的陳川,盯著蔣楠的背影,看得出神,從背后,更能完美的欣賞到蔣楠那豐腴的S形曲線,被浸透的紗質短裙上方一個輪廓分明的三角印痕,隨著蔣楠搖扭動的腰肢,勾勒出的弧度引人著迷。

   這女人簡直就是一個尤物!陳川舔了舔干澀的嘴唇,在心底感嘆著。

   嘩啦啦……很快的浴室里就傳來了一陣流水聲。

   站到蓬頭下的蔣楠,在熱水的沖刷下,身上那股寒意驅散了不少,她伸手將烏黑的長發給攬到腦后,仰著頭,熱水順著她精致的臉頰,從粉紅的脖頸,流向整個身體,蔓過漂亮的肚臍眼,沿著盈盈可握的小腿,流到地板上,濺起陣陣水珠。

   一旁的晾衣架上,掛著她的 貼身衣物,天藍色的Bra正往下滴著水。

   站在浴室門外的陳川,此刻心底難以平靜,可不是嗎?浴室里自己夢寐以求的女人正在洗澡,他要是能淡定的話,那他就不是一個男人了。

   嘿嘿……還好我有所準備。

  陳川在心底壞笑兩聲,連忙回到自己房間,打開電腦,調出監控畫面。

   很快的,蔣楠那曼妙的身體就顯現到了電腦屏幕里。

  是的,他在浴室里裝了監控探頭。

   沒想到這場大雨竟然幫了他一個大忙,讓監控探頭有了用武之地。

   浴室里的蔣楠,此刻渾然未覺。

  她伸出潔白的玉手,正往身上抹著沐浴露,整個浴室里騰著大片的蒸汽水霧,騰起的水霧影響了監控畫面,陳川這時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倩影,但饒是這樣也把他刺激得不輕。

   而蔣楠呢,此刻一邊沐浴著,腦海一邊情不自禁的浮現出陳川的影子,慢慢的把手移到了胸上,嘴里開始發出低吟…… 都說健壯的男人那方面很厲害,也不知道陳川那里會是什么樣子? 想到昨晚與老公,沒有令她滿足,蔣楠俏臉一紅,情不自禁的開始尋找安慰。

   特別一想到這里是陳川家,蔣楠心底害羞之余,一種異樣的興奮和刺激涌上心頭。

   在別人家里做這種羞羞的事,總是緊張中透著興奮。

   她緊緊咬著嘴唇,控制著那令人興奮的聲音不被陳川聽到,腦袋也不知道是因為享受還是什么仰得高高的,整張臉蛋上透著絲絲嫵媚以及滿足。

   這…… 電腦前的陳川看傻了,他沒想到蔣楠竟然會自娛自樂! 瞬間,他的心底浮現出一個大膽而瘋狂想法! 蔣老師,我給你找了套 睡袍,你把門打開一下我給你遞進來。

  陳川抓著一套睡袍,敲響了浴室的門。

   此刻的蔣楠已經到了緊要關頭,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把她嚇了一跳。

   啊……她尖叫一聲,下意識的手一抖,身體瞬間繃緊,然后又很快舒展開來…… 她完全沒有想到,竟然在這種緊張的氣氛下,自己…… 蔣老師,你在嗎? 啊……在。

  在呢。

  蔣楠深呼吸一口氣,忍著渾身酸軟的不適,輕輕將門打開一條縫隙,把陳川手里的睡袍接了過來。

  開門的剎那,她忽然掃到陳川下方,當即小嘴張成O型。

   天吶,好嚇人。

  蔣楠在心底吃驚道。

  陳川這兒跟老公王海一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要是和他在一起的話,自己能不能承受還是一個問題,實在是太恐怖了。

   蔣楠心底打了一冷顫,連忙關上了門。

   站在鏡子面前,她能看到此刻她的臉頰早已燦若紅云,胸口一陣劇烈起伏,難以平靜。

  她用毛巾把身體擦干,拿過睡袍一看,頓時就傻了眼。

   這睡袍也太前衛,太薄了吧,這……我怎么好意思穿出去。

   睡袍是那種薄紗透明款的,面料特別輕薄,想來穿在身上肯定特別舒服,只是太露了。

  蔣楠還從來沒有穿過如此大膽的衣服!她內心特別糾結。

   不穿吧,自己的衣服又還未干。

  穿吧,她有些抹不開面子。

   小川也真是的,怎么偏偏就給我找了這么一套衣服呢,真是……唉……蔣楠在心底嘆了口氣,雖然有些難為情,但當下沒得選擇,她慢慢將睡袍穿在了身上,然后對著鏡子審視了一圈。

   不得不說,雖然睡袍款式大膽而前衛了一些,但穿在身上展現出來的效果卻是特別棒! 曲線玲瓏,隱隱欲現,那種朦朦朧朧的既視感,讓她看了都忍不住一陣嘖舌,別說男人了。

  而且睡袍又是那種類似裙子的式樣,睡袍下角堪堪達到大腿腿根,兩條豐腴且修長的美腿,毫無遺漏的顯露再空氣里,空調里的熱風一吹,感覺溫乎乎的。

   蔣楠下意識的掃了一眼晾衣架上的貼身衣物,猶豫良久:小川你在嗎?可以把我的衣服拿出去烘干一下嗎? 她真的實在受不了不穿小衣的感覺,感覺隨時都會被人看透似的。

   在的蔣老師,你把衣服給我吧,我這就去幫你烘干。

  陳川巴不得這樣呢。

   嗯。

  蔣楠紅著臉小聲嗯了一句,顫抖著手將門打開一條縫隙,將自己的衣物交到了陳川手里,這還是第一次將自己貼身衣物給除老公以外的男人,這令她有些害羞,同時又有些興奮。

   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此刻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感覺。

  難道自己骨子里有放縱的潛質? 那邊接過蔣楠衣物的陳川,別提多高興了,他并沒有把衣服立馬拿到烘干機里烘干,而是拿到手里捏了捏,真絲的手感極好,面料既柔又軟。

   好香。

  陳川湊著鼻子在上面聞了聞,上面有著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這種味道不像是香水的味兒,更像是蔣楠身上的味兒。

   這種味兒令陳川特別沉醉,就連毛孔細胞感覺都舒張開了不少,在這種香味的引導下,陳川沒忍住將蔣楠的貼身衣物放到了褲里,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瞬間游遍全身…… 數分鐘后,蔣楠一臉忐忑的從浴室里走了出來,她的臉蛋紅霞未減,羞意更甚。

   每走一步,心口就會揪上一下,她緊張且含羞的看著坐在沙發上的陳川,看到陳川的眼睛一直盯著她,蔣楠真是羞得無地自容。

   她能感覺到陳川看向她的眼神里充滿了渴望和貪婪,下意識的她將雙腿微微合攏,手也緊緊扯著睡袍下角,生怕陳川會發現她里面什么都沒穿…… 殊不知陳川早就知道了,可不是嗎?她貼身的衣物都在他的房間里藏著呢,他又沒有給蔣楠準備,她去哪穿?這么好的東西,陳川可沒有還回去的打算。

   對于他來說,好的東西就要收藏。

   蔣老師,這是我剛替你熬的姜湯,你喝一碗吧,剛才才淋過雨,喝了能驅寒,防止感冒。

  看著蔣楠那緊張的樣兒,陳川連忙將熬好的姜湯遞了過去。

   謝謝。

  蔣楠道了謝,接過一連喝了幾大口。

  她沒想到陳川會如此細心、體貼,心底立馬升起一股暖意。

   小,小川。

  我看咱們還是快一點補習吧,今天的課程我來的時候已經備好了,大概需要五個小時的學習時間。

  蔣楠實在受不了被人盯著猛看的眼神,感覺自己隨時都會被看穿似的,連忙說道。

   只有讓陳川投入到學習中,她覺得眼前這種尷尬才會緩解不少。

   好的蔣老師,那我們去房間吧。

  陳川答應了。

  然后把蔣楠帶到了他的房間里,每次補習的時候都是在這里進行的。

   找課本,開電腦,陳川像個乖孩子似的坐到了電腦桌前。

  蔣楠則站在一旁開始指導學習。

   小川,我們先練習一下口語吧,老師說一句,你答一句。

   啊……好,好的。

  蔣老師。

  反應過來,陳川連忙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他的眼睛自打進入房間的那一刻,就被蔣楠那纖細修長精致的小腿給吸引住了! 因為蔣楠是站在他面前的,只要陳川稍微一低頭就能看到電腦桌下蔣楠盈盈可握的小腿,特別是……特別是蔣楠那一雙光著的腳丫,小巧玲瓏,精美無比。

  此刻十指微曲,緊緊并攏著,趾甲蓋上涂了性感的玫瑰色趾甲油,顯得特別璀璨迷人。

   光顧著欣賞了,陳川哪里還聽得清蔣楠說什么。

   蔣楠自然也察覺到了陳川的異樣,她蹙了蹙眉,順著陳川的目光看去,就發現陳川竟然盯著她的腳丫! 這…… 蔣楠渾身一震,內心慌慌的,特別緊張。

  雖說她對陳川也有些許好感,但是做傳統教育這么些年,老師的那種拘謹與本分始終枷鎖著她,提醒她不能逾越。

   怎么辦?揭穿?還是假裝不知道? 猶豫片刻,蔣楠還是決定裝作不知道。

  她深提了口氣,正想用英語和陳川對話,可是忽然的,她的眼睛被陳川床頭上放著的東西驚訝到了!小嘴瞬間張大!一臉的羞憤以及難以置信! 天!我的貼身衣物怎么會在他的枕頭底下!不是讓他拿去烘干了嗎?他怎么……這一發現,蔣楠再也淡定不住了。

   她清晰的能看到自己的貼身衣物上有種醒目的痕跡,可以想象得到陳川到底是拿著它干了什么! 木訥,呆滯,緊張,興奮……等等情緒開始涌上蔣楠的心頭。

   短短的數秒內,她的腦海里已經閃現過了多幅畫面,一想到陳川拿著她的貼身衣物干壞事,蔣楠整張臉蛋紅緋一片,耳垂也燙的嚇人,紅霞一直蔓延到粉嫩的脖頸,看上去就像一熟透了的柿子。

   果然,聽到 刀疤男的話之后, 阿瓦拉憤怒地喊道:“保安,快叫保安來,把這些敗類給我轟走。

  ”緊接著,阿瓦拉朝我重重地哼了一聲,然后轉身走進了BTT集團的大門。

  BTT其他高層也跟著紛紛走了進去, 沙迪頌臨走時也看了我一眼,然后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看來,項目已經黃了。

  刀疤男對阿瓦拉的話不以為意,而是看了看我身后的 白薇,說:“川,這個女的很正點,是你的同事嗎?”“去哪可以找到你?” 我沒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平靜地反問了一句。

  刀疤男微微一愣,饒有興致地把我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

  “克拉酒吧。

  ”見到BTT的保安走過來,刀疤男朝我挑釁地揚了揚下巴,然后帶著那幫混混轉身離開。

  等他們上車走遠,白薇幾步跑到我面前,寒著臉問:“秦川,這是怎么回事?他們是什么人?”“不知道。

  ”我依然望著那幫人遠去的背影,搖了搖頭回道。

  “不知道?”白薇似乎很憤怒,“他們跑過來跟你稱兄道弟,恐嚇阿瓦拉他們,把BTT 的人都氣走了,你現在跟我說你不知道?”“我們差一點就拿到項目了,這幫人一出現,我們之前的努力全白費了,你告訴我,現在該怎么辦?”我揉了揉有些發脹的太陽穴,懶得回答她那一連串的質問,只不停思考這件事該怎么解決。

  不用猜,那幫混混肯定是曹文懷叫來的。

  他跟我玩了一手陰的。

  手段有些低端,但效果很好。

  “秦川,你說話啊!現在該怎么辦?”白薇再次質問我,聲音有些變調。

  我有些不耐煩:“你特么能不能消停會兒?”“你……”白薇氣結。

  “秦川,注意你的態度,怎么跟白總說話的?”一旁的鐘康寧似乎看不過眼了,橫到我身前,用命令式的語氣喝道。

  “我怎么說話關你什么吊事。

  ”“你……你這種社會敗類,不配進我們公司工作,白總,馬上開除他吧。

  ”鐘康寧的語氣慷慨激昂。

  “我支持鐘經理的意見,秦川就是個小混混。

  ”“沒錯,要不是他找來剛才那群混混,BTT的人也不會被氣走。

  ”“這個項目我們沒戲了,都怪他。

  ”項目組的其他人也你一言我一句地在旁邊附和。

  白薇沒說話,而是定定看著我,那眼神既憤怒,又失望。

  大概是因為我攪黃了項目,也正在猶豫著,要不要馬上開除我。

  我沒理會那些人的聒噪,只平靜地看著白薇,等著她開口讓我滾。

  但她只說了一句:“你該怎么解釋?”“沒空跟你解釋,我得先去搞清楚一件事。

  ”我一邊說著,一邊朝路邊走去。

  講真,我現在壓根就沒法解釋,碰到這種事情最好就是先保持沉默,等搞清楚狀況再說。

  白薇不了解我,她也不知道我和曹文懷見過面,并結下梁子,但她知道我坐過牢,知道我有痞氣。

  至于阿瓦拉和BTT其他高層,他們更不了解我,很可能真的以為我跟當地的混混有瓜葛,甚至想以此來恐嚇他們。

  就算他們覺得事情有蹊蹺,猜到是其他競爭對手搞的詭計,他們也只會裝聾作啞而已。

  這事還得我自己解決,不是為了拿下項目,而是不能白吃這個虧,得找回場子。

  清邁城不大,克拉酒吧并不難找。

  酒吧名字挺浪漫,但風格并不浪漫,布滿污跡的地板和墻上亂七八糟的涂鴉,無不顯示這是一個秩序混亂的地方。

  而且,這酒吧大白天的就有一堆混混在里面喝酒打牌。

  我打開手機的視頻拍攝,把手機放進襯衣的左胸口袋,然后走了進去。

  因為我的到來,原本喧鬧的酒吧陷入了安靜,不論是正在打牌的、喝酒的,還是正摟著衣著暴露的 泰國妞的,幾乎不約而同地把目光投到我身上。

  “他是剛才BTT那個人,來找麻煩的。

  ”有人突然說了一句。

  然后,那群泰國佬紛紛起身,臉色不善地朝我圍了過來。

  (我的男友一千歲)我淡定地掃視了一圈,沒看到那個刀疤男之后,平靜地說:“我找剛才那位臉上有刀疤的先生。

  ”沒人回應,那群泰國佬已經圍成了一個圈,把我圍在中間,一個個像盯著獵物的野狼,就等著頭狼下令就撲上來。

  我絲毫不懼,依然淡淡地四下打量這些臉色不善的吊毛。

  這種情況,在監獄里我見得多了,被十幾個人踩在地上的時候,我都能拉幾個墊背的。

  “讓他進來吧。

  ”氣氛異常緊張的時候,酒吧角落里終于想起了那刀疤男的聲音。

  人群自動分開了一條路,我不急不緩地走了過去。

  刀疤坐在最靠里的那一桌,旁邊有個身材火辣的泰國小妞,還有兩個身材壯實的漢子。

  見我走近,其中一個手關節骨頭明顯較粗的漢子迎了上來。

  我張開雙臂,那漢子從我肋下仔細往下搜,見我沒帶武器之后,便讓開了道路。

  “年輕人,很有膽量嘛。

  ”刀疤饒有興致地笑著說。

  我走過去,脫掉西裝挽在手臂上,坐下,自然地調整了一下坐姿,讓襯衣口袋的手機攝像頭盡量對準刀疤。

  “請問怎么稱呼?”我一邊問,一邊拿出香煙點燃。

  “ 班沙

  ”“班沙先生應該已經知道我的名字,就不用自我介紹了,開門見山吧,是曹文華叫班沙先生去故意抹黑我的,對吧?”班沙沒有回答,而是裂開一邊嘴角笑了,讓那條刀疤顯得愈加猙獰,同時兩眼定定看著我,似乎想要看穿我心里的想法。

  我兩手一攤:“再直接一點,我來這里,不是想找班沙先生討公道,而是想跟你談一筆生意。

  ”“哈哈哈哈……”班沙突然仰頭大笑,“你們中國人真是奇怪,那個叫曹文懷的有錢人啰里啰嗦,你倒是很爽快。

  “不過,我喜歡你的爽快,也很喜歡做生意,但我得事先聲明,曹文懷給了我一百萬泰銖,如果你出的價錢少于這個數,那就不必談了。

  ”“一百萬泰銖?”我故意顯得很驚訝,抬起身,讓攝像頭角度更佳,問道:“班沙先生,你是說,曹文懷就為了讓你走一趟,去BTT找我說幾句話抹黑我,就給了你一百萬?這……抱歉,這價格讓我難以置信。

  ”班沙有些得意地點頭:“沒錯,他剛找我談的時候,我也和你一樣顯得很驚訝,而且今天也很順利,BTT那些傻子真的上當了,就在回來的路上,我還跟曹文懷見了一面,他已經把剩下的五十萬現金全部付清了。

  “我說了那么多,只要你出得起這個價錢,我們就接著往下談。

  ”我裝作心情沉重地長長吐了一口氣,靠在椅背上閉目思考。

  片刻后,我睜開眼,苦笑著搖搖頭:“抱歉,班沙先生,我大概出不起這個價錢。

  ”“那就沒得談了,請吧。

  ”班沙的臉色變得有些不悅。

  看得出,他是個很貪錢的人,而且為了錢不會講什么規矩道義。

  我沒起身離開,而是笑了笑,說:“班沙先生,雖然我出不起那個錢,但曹文懷出得起,你完全可以再找他要一百萬。

  ”“什么意思?”班沙眉頭一皺。

  “班沙先生,實話告訴你吧,我所在的公司和曹文懷是競爭對手,都在搶BTT的一個價值五千萬泰銖的項目,本來BTT是打算和我的公司簽合同,但今天被你給攪黃了,接下來,BTT就會跟曹文懷簽約。

  ”“拿下這個項目之后,曹文懷可以掙將近兩千萬泰銖,他給你那一百萬,不過是區區一點零頭而已。

  ”“班沙先生你現在完全可以再去找他,讓他給一百萬,甚至兩百萬,三百萬,如果他不肯給,你就拿你們雙方的交易威脅他,抹黑他,也攪黃他跟BTT的項目合作。

  ”“你覺得,他為了掙兩千萬,會不會舍得多給你兩三百萬?”說到這,我愜意地吸了一口煙,微笑看著班沙。

  班沙皺著眉頭思索,眼神變幻不定。

  沒多久,他舒展眉頭,裂開嘴笑了。

  “川先生,你這么做,有什么目的?”“沒啥目的,就是單純的不爽,不想讓曹文懷那么好過而已。

  ”“哈哈哈哈,我理解,也謝謝你的建議,你不說的話,我還不知道你們在談這么大的生意,還不知道曹文懷能掙那么多錢。

  ”我站起身:“好了,那就不打擾班沙先生了。

  ”“川先生再見,不送。

  ”班沙也站起來,對我合十雙手行了一禮。

  我也朝這個自己很想打他一頓的刀疤泰國佬行了個合十禮,然后走出了酒吧。

  上了出租車,我這才拿出手機,關掉了攝像頭,調出視頻,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畫面和聲音。

  我沒有得意忘形,而是閉上眼,仔細思考下一步的動作。

  回到酒店,走進大堂的時候,我看到了坐在休息區的曹文懷和林 洛水

  他們并不住在這個酒店,之所以會出現在這里,應該是想來找我的。

  “秦川。

  ”曹文懷叫了我一聲,但沒有起身,而是依然舒服地坐在沙發上,笑瞇瞇地看著我,絲毫不掩飾他眼里的得意和譏諷。

  林洛水倒是站了起來,臉色復雜地看了我一眼,很快又尷尬地坐了回去。

  我笑了笑,走過去坐在曹文懷對面,說:“曹總很大方啊,一百萬泰銖……好像也要二十多萬人民幣吧?”曹文懷的笑容一凝:“你去找過班沙?”“嗯,剛去他那坐了一會兒。

  ”“哼!”曹文懷重重哼了一聲,“就算你去找他,又能怎樣?BTT的人已經對你很不滿了,你已經輸了,這個項目是我的。

  “說到這,我得感謝你,要不是你說服BTT的高層的話,他們也不會排除掉硅谷和印度的公司,最后讓我撿了便宜。

  ”我依然淡淡笑著:“曹總意思是說,BTT高層決定要跟曹總簽約了?”“沒錯,我剛剛收到的消息,BTT的高層開會做出了決定,排除硅谷、印度及智文軟件,選擇和我們曼迪科爾簽約,不出意外的話,過了潑水節他們就會找我談合同細節了。

  ”“嗯,那就恭喜曹總了。

  ”我有些漫不經心地點點頭。

  似乎對我的風輕云淡很不爽,曹文懷臉色突然變得猙獰:“我警告過你,不要得罪我,現在你知道跟我作對的下場了嗎?”我聳聳肩,輕輕“嗯”了一聲,扭頭看向旁邊一直不說話的林洛水。

  林洛水低著頭,不敢直視我的目光,似乎有些內疚。

  曹文懷突然站起身,居高臨下用鄙夷地眼神看著我,不屑地說:“就你這種不入流的小癟三,窮比一個,想跟我斗?你還嫩了點,我要整你就跟踩死一只蟑螂一樣簡單。

  ”說著,曹文懷把林洛水拉起來,故意摟著她的腰,譏諷地說:“連你的女人都是我的,你怎么跟我斗?哈哈哈……”在得意猖狂的笑聲中,他摟著林洛水走出了酒店。

  從始至終,林洛水一直低著頭,不敢回頭看我一眼。

  我忍著想把他打成廢狗的沖動,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后起身回酒店房間。

  曹文懷說的應該是真的,競爭項目的公司原本只剩下四家,如果BTT想要中國人的勤奮勞動力和人性化設計,就必然會排除硅谷和印度,又因為班沙那幫人出來攪屎,智文軟件被排除,剩下的唯一選擇就是曹文懷了。

  但他似乎高興地太早了。

  他敢玩陰的,我就敢陪他玩,還會玩得他刻骨銘心。

  第一步的關鍵視頻已經拿到了,接下來第二和第三步都順利的話,我要讓他賠個血本無歸。

  回到酒店房間,接近午飯時間的時候,我給沙迪頌打了個電話。

  幸運的是,沙迪頌還肯接我的電話,只是打招呼的語氣有些無奈和苦澀。

  我笑著說:“沙迪頌先生,你該不會也認為我找混混來恐嚇你們吧?”沙迪頌苦笑:“川,我相信你不會做出這么愚蠢的事,或許阿瓦拉先生也不信,他或許猜到了這是一種商業競爭的手段,但當時有太多人看到,聽到了那些小混混說的話,有人會信,還會四處傳播,現在這件事已經傳遍了我們BTT集團內部,所有人都在說智文軟件的人找小混混來恐嚇我們公司。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公司不可能會跟你們簽約,肯定會跟別的公司簽,以表明不畏懼黑惡勢力的立場。

  ”我依然笑著說:“這些情況我早預料到了,但我今天打給你,不是想討論這些,而是想問你一個可能會讓你為難的問題。

  ”“川,請說吧,我還能幫得上忙的話,會盡量。

  ”“好,先謝謝了,我想知道阿瓦拉先生是不是同……性戀?”“啊?”沙迪頌在電話里訝然失聲,又顯得有些慌亂。

  “你……川你為什么問這個問題?阿瓦拉先生是個慷慨善良,很受人尊敬的人,他的品行道德幾乎無可挑剔……”我有些無奈:“沙迪頌,你誤會了,我不是要做什么對阿瓦拉先生不利的事,我只是想確認這條信息,然后想辦法重新爭取和BTT的合作而已,我發誓不會做出任何有損他名譽的事情。

  ”沙迪頌陷入了沉吟,良久后才問道:“你是怎么知道阿瓦拉先生他……怎么知道的?”“他看我的眼神,和別人有些不太一樣。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