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x m? hay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 玲子怎么會和我私奔? 雷哥丟下玲子走到我面前蹲下,伸手抬起我的下巴問我該怎么解決這件事。

  “雷哥,我聽你的”我吐著血沫說出幾個字兒。

  “好!你小子還有點兒尿性!”雷哥拍著我的臉冷笑:“你不是想和她私奔嘛?反正她也被你做了,我也不是小氣的人,你帶她滾蛋得了,不過,你的那 家伙是保不住了!”“不不不,雷哥,這 事兒一定有誤會,我沒有想和嫂子私奔啊……”不等說完,我頭一暈,眼前一片金星閃爍,整個臉腫了。

  恍惚間,我聽見玲子沖著雷哥吼:“ 雷剛,你剛才說什么?讓浩子帶我走?好呀,我總算明白了,你個王八蛋玩膩了老娘,一定是又勾搭 上了新歡,這是要借機踢了我……”雷哥冷笑盯著玲子:“你給 老子戴了綠帽子,老子難道還要養著你?”他突然一轉臉沖著我身后的 狐貍和大嘴喊道:“你倆愣著做什么?快去把他給閹了!”我瞬間明白了,鬧了半天我被雷剛這個王八蛋耍了。

  不過玲子的確是個好女人,現在了居然還在為我求情。

  雷剛獰笑:“還說不是女做夫銀婦,這就護上了!沒事兒,等閹完他,你們就可以滾蛋了!”我親眼看見玲子的眼里流露出了絕望。

  狐貍拿出一把尖刀,就朝我走路過來,眼看就要沖著我的命根子來的時候,那個傻女人居然護住了我。

  眼睛一紅,我抽出那把尖刀,狠狠插在了狐貍的腳面上,狐貍痛地倒在地上嚎叫著,不敢繼續向前。

  扶起玲子的 身體,手里的尖刀還滴著血,指著雷剛 說道:“放我們走,不然我們就同歸于盡!”我聽人說過,雷剛和玲子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像是夫妻,但其實兩人各取所需,場子里的盈利按比例每月分紅。

  他們這種人肯定貪生怕死,雷剛黑著臉吼了一聲“滾”,大嘴讓開路,我扶著玲子趕緊逃離了這里。

  走出大門,在街口有家診所,我扶著玲子在診所里包扎好了后背的傷口。

  一路上我倆誰也沒有說話,到了街口,玲子從手包里拿出一沓錢塞在我手里。

  “這錢你拿著,現在住的出租屋不要住了,再去租一套房子,雷剛這人比較狡詐,我怕他找著你會對你不利!”我意識到玲子這是要和我分手,不由脫口而出:“嫂子……呃,不,玲子,你要去哪兒?”  我有種保護玲子的浴望,畢竟她是因為和我弄那事兒才被雷剛趕出來的。

  如果我不是鬼迷心竅,也就沒有后來的事情。

  可她要不是……這事兒太糾纏,說不清。

  玲子的大眼睛看我一眼:“今天發生的事兒其實你我心里清楚,我們沒有…(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算了,不說這些了,唉……”她幽幽嘆了一口氣,繼續道:“我會查清楚整個事情的真相,然后告訴你,你也有權利知道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種沖動,想以后 我來照顧她,但我終于沒有說出口。

  玲子的背影在路燈下被越拉越長,消失在遠處一片黑暗之中。

  沒過幾天,我搬到了新地址。

  事實上,我覺得事情真相到底怎樣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確實上了玲子,給雷剛戴了綠帽子,那他發點兒火也很正常。

  平靜下來,我甚至都覺得我有些對不住雷剛。

  只是我時常也會想玲子是不是對我也有什么想法,要不她怎么會一直護著我呢?那段時間我滿腦子一片混亂,根本沒有去仔細梳理整個事件,更不會想到這里面會暗藏著一個驚天大秘密。

  當然,這個秘密我是在幾天后才知道。

  ……沒有了固定的職業,我渾渾噩噩的過了幾天,玲子給我的那三千塊錢,我已經花的只剩下三百塊了。

  我不想回家讓我爹看不起,為了心中衣錦還鄉的誓言,我在一家叫做寶馬會的夜總會里新找了一份服務生的工作。

  這幾天工作平靜得就像什么也沒發生一樣,不過在一天晚上,我因為多說了幾句話,救了一個人,那個人請我喝了差不多兩瓶白酒,還讓一個小弟開了一輛三菱越野送我回家。

  后來我才慢慢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確實夠牛逼,也徹底改變了我的生活。

  我新租的房子位于城中村的一個狹窄弄堂里,車子開不進去,我在弄堂口下車趔趄著向里走,走到樓下突然發現三樓房間的燈居然是亮著的!我記得很清楚,傍晚離開的時候我滅了所有的燈。

  我突然緊張起來,酒也醒了一半,難道是雷剛的人找上門來了?我屏聲靜氣慢慢上樓趴在門板上聽了半天,沒有任何動靜。

  于是我松出一口氣,以為自己出現了記憶錯誤,說不定燈是臨走的時候忘了關。

  房門打開的一瞬間我驚呆了!躺在床上露著兩條白花花大腿的是玲子,她只穿著黑色的文匈和 白色雷絲的內褲,正嫵媚的看著我……玲子胸前鼓脹脹的,黑色的文匈也不能完全包住的豐滿白皙的耀眼,白色的蕾絲內褲緊繃繃的呈現出一片誘惑的三角……我以為是酒精刺激了出現了幻覺,連忙揉了揉眼睛再看。

  “你來我這兒是……”這是我腦海中最大的疑問。

  “我是來投奔你的!”玲子在床上扭動了一下白花花的身子:“從今往后我就住在這兒了。

  ”“投奔我?”我咧嘴苦笑:“這是怎么說的?再說了,我今天剛惹了一點事兒,明天的飯都還沒有著落呢!”玲子的臉色突然暗了下來,大眼睛一眨兩滴淚水從她光滑的臉頰上滾落:“張浩,我說過,咱倆被冤的有些蹊蹺,這件事我搞清楚了,這根本就是雷剛的一個陰謀!”“陰謀?”玲子早幾年也是做公關的,小混混雷剛泡上了玲子,于是兩人開始做雞頭這一行,玲子幫著他成就了現在的事業。

  雷剛手頭花錢大,玲子于是提出每月分賬,實際上分到她手里的那些錢,她是攢著想實心實意以后和雷剛過日子用的。

  但雷剛一直沒有真心喜歡過玲子,只是把她當做一個免費的“炮友”,一個免費的媽咪。

  他一直想獨占整個團隊的收入,但他又找不出踢開玲子的理由。

  最近,他暗中勾搭上了一個女人預備接替玲子的媽咪地位,更急著尋找機會踢開玲子。

  雷剛知道她晚上去場子之前有喝一杯水的習慣,于是在她的水杯里放了春藥。

  然后故意讓我去他家取筆記本,于是就有了后來的一切!“至于那張銀行卡和車票,那是他早就計劃好了的,只是讓狐貍去屋子里轉悠了一圈兒,出來就說是在我的手提包里搜到的!”玲子將手里的煙屁古扔在了地上,一臉的落寞,眼淚不停的滴落在她的大腿上。

  這段時間,玲子聯系了一個以前一起做公關的姐妹,讓她設法接近狐貍,并且和狐貍上了床,終于套出了這些隱情。

  “現在倒好,整個圈子里都傳遍了說我是要和你卷款私奔才被雷剛趕走的,竟然沒有人肯收留我……嗚嗚!”我心里像是有股火在燃燒,我特么就是個跑灰還差點兒被廢了。

  我把拳頭捏得“咯咯”作響,邁步沖向廚房,隨手拿了菜刀別在腰后就要沖出門去。

  玲子突然從床上跳下來一把拉住我的胳膊瞪著我道:“做嘛?你要去做嘛?”“老子砍了雷剛個狗曰的!別拉著我……”我瞪著血紅的眼睛沖玲子嚷嚷。

  “你就這樣去砍雷剛?你應該很清楚,恐怕你還沒接近他就被他身邊的人做翻了!”玲子沖我嚷:“就算你能砍死雷剛,我問你,條子能放過你嘛?”我一屁古坐回沙發,黑著臉喘著粗氣兒:“反正,這個仇我一定得報……”“誰說不報了?我來投奔你就是要和你一起報復雷剛!”“你有別的辦法?”我問玲子。

  玲子也不理我,一轉身向著大床走去。

  “過來!記住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男人!”她的右手背在背后,伸出食指對著我勾動。

  修長的大長腿,圓滾滾的美屯,白色雷絲內褲,還有整個一大片白皙的美背,再加上她風情萬種勾動的手指,我瞬間有了最原始的沖動……  玲子的身體搖曳擺動,我正血脈噴張,欲罷不能的時候,她卻停了下來。

  “在深市混,既要有女人的細膩和算計又要有男人的兇狠和野心,所以我今天來投奔你,咱倆必須聯手對付雷剛才有勝算!”她躺在床上翻著大眼睛看我。

  我不敢看她,她的身材原本就很惹火,現在又只穿著內衣還把身體舒展的那么開,簡直就是對我的撩撥。

   怎么,是不是后悔沒把魔眼一起叫來?生到一半被推回去 虐孕(一部動漫:我的青梅竹馬與女友之間的修羅場)我當然知道這家伙的固執,只得無奈笑了笑,接過塑料袋放到籃球架旁,然后對葉幽蘭道:下次別再這樣了。

  佘多多她們的頭埋地愈發低了。

  我就 在里面不出來了好不好楚易之觸電般地輕顫一下,含糊地喚了聲,……爸爸。

  辛苦你了,桌子君!雖然我也 很想變成桌子分擔你的這份重壓,但是很抱歉現在我還是人類,只能在心中替你默默地說一句加油。

  不知道那個女人是不是騙子,專挑我這種家里沒大人在的小孩……彤彤,今天怎么樣,上了什么課呀?和新同學接觸怎么樣啊?飯好吃嗎?要好好學習呀,不能光玩手機耽誤學習對眼睛不好,你看那個誰誰的 媽媽,剛開學就報了輔導班,媽媽也 幫你報了,咱可不能落后啊,高中了,可不能像初中那么輕松......諸如此類腦殼疼,說多都是淚。

  生到一半被推回去虐孕于是就變成了樂正幼薇和宇文瑜瑾在一邊,其他三人在一邊的情況。

  謝曉軒回到了教室之后,同學們都圍了上去:班長,班主任有沒有說什么?不過,得快點除掉她才行。

  藍凌一口氣跑到了自己出租屋的樓梯口,看到電梯就在自己的眼前,打算坐電梯回家。

  生到一半被推回去虐孕已經沒有退路了嗎?希子喃喃說道。

  看看,志誠,這家伙堂堂正正承認自己是妹控了呢。

  就讓我來幫你吧。

  就這樣,我和 海老茗兩個人就一起結伴的來到了班級當中。

  因為對方人數太多,奶茶人員特意看了幾眼。

  忙?他說他忙?我很清楚自己是通過神在作弊小丫頭的身體因為激動而微微顫抖著......我就在里面不出來了好不好不到兩秒中,她便呼吸急促,心跳根本就慢不下來。

  你也知道,我腦子經常就一根筋,一直覺得你和楊威應該很合適嘛,所以,說的過程中,可能是話有些多了吧。

  生到一半被推回去虐孕感冒了,怎么這么不小心,你個笨蛋。

  學姐,麻煩來幫我看看這兩款哪個更適合我。

  小魚干又開始訓斥何悅說:你這是現在沒事,那你要是有事了那就不是那么回事了!露露撫摸著它的下巴說道。

  電音社社(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長這會兒急得黃豆般的汗水像瀑布一般直往下流,但是卻一直沒有扣動扳機。

  他輕輕咳嗽了兩聲:你就說吧,行不行吧,跟你妹妹商量這事。

  喂,我不是說了我不感興趣嘛,你怎么還自說自話。

  Vc點了點頭表示認同,而我則是用手捏了捏那些特殊紙,讓它們的折痕變的更加明顯一些。

  所以,把智慧都用在對付鬼谷道上好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