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 電影



祝少桃慢慢往下刺,桃花又發出一陣嬌吟,啊,啊,好……好舒服…… 叫著叫著,桃花的臉便紅了,人如其名,面若桃花。

   這是 少杰第一次使用鬼針,他挺納悶,桃花的反應怎么是這樣,好像是在干那事? 猶豫了片刻,祝少杰擔心會有什么不良反應,便將銀刺抽了出來。

   啊——— 桃花再次發出一陣長吟,兩眼一翻,倒在地上。

   祝少杰大吃一驚,趕忙將桃花扶起,連聲問:你怎么樣? 桃花身軟如骨,我……我不知道,這是什么感覺,我還想要,還想要。

   祝少杰皺了皺眉頭,堅決地叫桃花趕緊回去。

   待桃花依依不舍地走后,祝少杰 看著那枚銀針,陷入沉思。

   這天,祝少杰突然想起了秦 美麗,昨天,袁克良已下葬,不知秦美麗的 身體好些了沒。

   雖然她已嫁于他人,但畢竟曾經愛過。

   下午,祝少杰正在研究醫書,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

   叩叩叩。

  聲音很輕。

   請進。

  祝少杰頭也沒抬,視線卻一直停留在醫書上。

   少,少杰。

  嬌柔的女聲從門口傳來,是秦美麗的聲音。

   美麗,你怎么來了?祝少杰很驚喜,連忙站起身拉著秦美麗走向休息室,沏了一杯花茶,放到秦美麗的面前。

   上午還在掛念著她,沒想到她下午就來了。

   少杰,我是過來看病的。

  秦美麗捧著杯子,抿了一口茶。

   秦美麗平時總是白皙紅潤的臉上,此刻已是慘白一片,卻意外有一種異樣的美感。

   祝少杰不禁皺著眉頭,語氣里滿是急切,美麗,你怎么了?她看上去,真的不算好,神情憔悴的許多,甚至少了生氣。

   聽著祝少杰的問話,秦美麗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就撲在祝少杰懷里。

   眼淚不斷從發紅的眼眶中溢出,讓她看起來更加的楚楚可憐。

   少杰,我這兩天老是感覺渾身發冷,那寒氣是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

  每次我單獨一個人的時候,就總是感覺有人在盯著我看。

  秦美麗一邊說,一邊抹眼淚。

   她是真的受不了了,這些天,她被折磨的沒有睡一個好覺。

   溫軟在懷,哪個男人還能忍得住?祝少杰拼命壓制住心底的騷動。

   你這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自從袁克良死之后就這樣了,而且我最近都不敢睡覺。

  每每睡一覺,身上就會出現一個手印。

   似乎是害怕祝少杰不相信她說的話,秦美麗甚至把后背的衣服掀起來。

   一個烏黑的手掌印浮現在秦美麗白皙的背上。

   因為秦美麗掀開的比較大,甚至連她穿的背心都露出來。

  紫色的褻衣映襯在她宛若凝脂的背上,更顯魅惑。

   此情此景,恐怕是個男人都會起反應吧。

   祝少杰不動聲色地壓下已經起了反應的分身,身體卻不由自主地向前。

   等祝少杰反應過來,自己的手已經搭在秦美麗的背上了。

   祝少杰輕咳兩聲,來掩飾自己的尷尬,美麗,你快把衣服放下來吧。

  這件事,我一定會幫你的。

   聞言,秦美麗把自己的衣服放下來。

   少杰,我只有你了。

  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辦了!說著,忍不住雙手掩面,哭了起來。

   那手印,像是人打的。

   祝少杰說出了心中的疑惑,美麗,袁家的人沒有欺負你吧? 秦美麗搖了搖頭, 沒。

  這手印不是人留下來的,沒人碰過我。

   祝少杰半信半疑,身上無緣無故出現手印,實在匪夷所思。

   祝少杰說:要不,你回娘家吧,別住在袁家了。

   我也想啊,可是,我身不由己。

   秦美麗想過要回家,可是袁家的那群人偏偏不讓,說是怕她謀奪袁家財產。

   而他們結婚之前也確實說過,結婚后,她不準回娘家。

  可是她是真的承受不了了。

   你放心吧,這件事我肯定會查的。

  你先回去吧。

  祝少杰想起了寡婦村的詛咒。

  他把秦美麗送到門外,看著秦美麗哭得梨花帶雨的樣子,心里忍不住心疼。

   皺著眉頭,仔細思索著她述說的過程。

   難道,是老人常說的鬼壓床? 忽然,天上飄起了細雨。

   祝少杰打了個寒戰,發現秦美麗已經走遠了,轉身回屋。

   整整一天,祝少杰都沒有好好工作,一直在想著這件事情。

   晚上,房門被人推開了。

  祝少杰打開燈,本以為可能是賊,沒想到居然是秦美麗! 美麗,你怎么來了?秦美麗只穿了一件漂亮的黑色吊帶,外面披了一件外套,胸前的兩坨若隱若現,風光無限。

   許是感覺祝少杰的目光太過火辣,秦美麗不由得把身上的衣服裹緊。

   祝少杰有些失望地收起眼神,抬頭卻看見她那比早上還要慘白的臉。

   祝少杰剛想去找一件衣服披在身上,秦美麗卻從身后抱住了祝少杰。

   兩個柔軟緊緊地貼在祝少杰的后背上,讓祝少杰心猿意馬。

   少杰,他又來了。

  總是在暗處盯著我,還摸我,我……我們走好不好,我什么都不要了,我跟你走好不好?背上傳來一陣濕熱,秦美麗又哭了。

   祝少杰長嘆一口氣,把秦美麗箍著他腰的手掰開。

  轉過身,面對著秦美麗,美麗,錯過的終究是錯過了。

  我們也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樣了。

   這一刻,秦美麗像是徹底沒有的希望,整個人都像沒了魂一樣呆呆愣愣的。

   今晚你就睡 在我這里吧,我幫你守著。

  看著秦美麗,還是忍不住心軟了。

   把秦美麗扶到床上,自己則是打算去診斷臺上面湊合一夜。

   看著秦美麗在自己的床上入睡,祝少杰自嘲地笑了一下。

  輕輕地把被子給她蓋好,在她的額頭上印下一吻,轉身出去了。

  自己還真是柳下惠啊。

   第二天一早,祝少杰把早飯準備好,打算去找村子了解一下情況。

   想著昨晚秦美麗哭得慘兮兮的臉,祝少杰在心里下定決心一定要幫助她。

   這邊的寡婦似乎都是男人突然暴斃,只要自己搜索足夠的資料,就一定可以弄清楚,他們究竟是怎么死的。

   轟隆一聲,昭示著馬上就會下雨了。

  祝少杰不禁加快了腳步,雨卻突然降臨。

   祝少杰不得不找了一個地方躲雨,心里想著,怎么會這么巧合。

  自己剛剛想要了解這件事,就下了大雨。

   雨下了一個多小時還沒停,祝少杰的心里不由得有些發急。

   忽然,耳畔傳來一聲尖叫救命!救命啊! 祝少杰仔細辨別了一下方位看去,是山洪! 再定眼一看,在呼喊著救命的人,竟然是袁 小玉

   她被卷入山洪中了! 祝少杰也顧不得想著那么多,麻利地爬到高處,等到山洪從自己原本所在的位置過去后,便縱身一躍。

  跳入洪水中,想要把袁小玉救出來。

   自己的體力并不是多好,必須盡快救出袁小玉。

   祝少杰不斷地在洪水中躲避著那些雜物,仔細尋找著袁小玉的身影。

   終于,游到袁小玉的旁邊。

  祝少杰伸出手,拉住袁小玉,想要帶著她一塊游回去,可是她卻緊緊摟住了祝少杰。

   雖然有軟香在懷,祝少杰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因為她把祝少杰的胳膊死死地抱住了,祝少杰也游不了了。

   體力逐漸不支,而就在這個時候,自己的腿也抽筋了。

  只能被袁小玉一塊拖入水中,嘴角掛著一抹無奈的淡笑。

   如果自己死了,答應秦美麗的事情也做不成了吧! 都說人在死之前可以回憶到很多 東西,而祝少杰只想到自己答應秦美麗的事情。

   終于,眼一黑,陷入的昏迷之中。

   只不過,祝少杰的手還死死地抓著袁小玉的衣服。

   不知過了多久,祝少杰醒了過來。

   他緩緩地睜開眼睛,轉動一下自己的脖子。

   自己躺在水里? 想起來了。

  是山洪暴發了,自己是為了救袁小玉才… 袁小玉,袁小玉呢?祝少杰連忙爬起來,向四周看了一下。

  發現,袁小玉就在離自己的不遠處。

   祝少杰連忙跑過去,拍了拍她的臉小玉,小玉。

  快醒醒!祝少杰有些焦急,伸出手在袁小玉的頸動脈摸了摸。

   心跳已經很微弱了。

  看著袁小玉的樣子,祝少杰知道她可能是嗆到水了。

   祝少杰很快就把袁小玉的衣服扣子拉開,露出一片光潔的皮膚。

   看著袁小玉緊閉的雙眼,祝少杰終于下定了決心。

   把手放在袁小玉的胸口上,那軟軟的觸感讓祝少杰一陣失神。

   不能再拖了,祝少杰使勁按壓了兩下她的胸口,然后把她的嘴巴掰開,給她渡了一口氣。

   唇上的觸感讓祝少杰忍不住再次深入,將舌頭探入袁小玉的口中,汲取著她嘴里清甜的瓊漿玉露,依依不舍地從她的唇上離開。

  繼續給她做心臟復蘇。

   終于,在祝少杰重復了十來次之后。

  袁小玉終于吐出了一口水。

  然后,又昏死過去。

   祝少杰看了看天色,發現天已經快要黑了。

  必須得找個地方過夜!要不然,在這里過夜明天一早起來估計就起不來了。

   祝少杰把袁小玉抱起來,因為她的身材嬌小,所以并沒有多重。

  但是祝少杰因為一天沒有吃飯,再加上在水里泡了那么久,已經沒有力氣了。

   只能走一段,停一段。

   終于,發現了一個廢棄的茅草屋。

  剛剛走進去,祝少杰就累得癱倒在地上。

  因為袁小玉在自己的懷里,所以她也被自己壓在身下。

   祝少杰掙扎著,想要爬起來,手卻不經意間觸碰到了袁小玉的額頭。

   好燙! 糟了,她可能是發燒了。

  祝少杰心里有些焦急,自己雖然是醫生,但是這里什么都沒有,自己也無可奈何。

   只能用最古樸的物理降溫,而袁小玉身上的濕衣服是肯定不能再穿了,必須脫下來。

   只是,自己是個男人。

  如果…算了,不想那么多了。

  經過一番猶豫之后,祝少杰還是脫了袁小玉的衣服。

   袁小玉還在青春期,身體還很青澀。

  就像是一個青蘋果一樣,讓人不禁想要等到她成熟之后,再品嘗一下她的風味。

   看著袁小玉的身體,祝少杰的眼睛不禁有些發直,有了強烈的反應。

  祝少杰不由得唾棄自己,怪不得總說男人都是下半身動物。

   過會,祝少杰摸了摸袁小玉的額頭,還是滾燙! 咬了咬牙,祝少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全都褪去,只留下一條褻褲。

   輕輕地把袁小玉摟進自己懷里,用自己的體溫給她降溫。

   肌膚相觸,他感覺更興奮了,那個活兒直沖沖地頂在袁小玉的腹上。

   祝少杰閉上眼睛,平復了一下心情。

  分身還是一副精神奕奕的樣子。

   輕輕嘆了口氣,閉上眼睛,打算瞇一會然后起來再看看袁小玉的燒退了沒。

   半夜,袁小玉感覺自己的身體很熱,她的手開始止不住的上下亂動,身子也止不住地扭動起來。

   祝少杰感覺到懷里有個東西在不斷扭動,摩擦著自己的身體。

  忽然,有個東西搭在自己的小腹上。

   祝少杰的腦子徹底空白了,偏偏那個東西還在不斷地上下游移,很快祝少杰就起了反應。

   祝少杰在迷糊間褪去了自己最后的褻褲,讓它在那片冰涼上不斷磨蹭。

   有個東西押在祝少杰的身上,祝少杰終于控制不住自己,翻身把她壓在身下。

   附身,大手在她的身上不停輕撫,嘴巴也不閑著。

   而身下的陣陣嬌吟則是徹底讓自己失去了理智。

   袁小玉似是有些疼痛,一口就咬在祝少杰的身上。

   疼痛讓祝少杰清醒了一點,看著眼前的場景,頭上不由得出了冷汗。

   差一點,差一點自己就犯下了大錯了。

   祝少杰靜下心,將袁小玉已經晾干的衣服再穿回去。

  自己則是守在門外,再在這里待下去,一定會出事。

   第二天一早,袁小玉就醒了。

  看了看自己身處的地方,有些疑惑。

   自己不是被洪水卷走了嗎?怎么會在這里!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長舒一口氣。

  幸好沒人碰她的衣服。

  袁小玉走出門,就踢中一個東西。

   祝少杰睡得迷迷糊糊地時候,忽然有個東西砸在自己身上。

  祝少杰一下子驚醒了。

   小玉,你醒了啊?祝少杰揉著惺忪的眼睛。

   嗯,是少杰哥救 了我嗎?袁小玉睜大眼睛問道。

   蝗。

  祝少杰點 點頭,站起身,既然你醒了,咱們就趕快回家吧。

   袁小玉重重 點了點頭,好的。

   回到村子,就被一大堆人圍住,噓寒問暖。

  趁著袁小玉被眾人關慰的時候,祝少杰直接跑回了自己的小診所。

   下午,袁小玉卻來了。

   少杰哥。

  少女清脆的聲音傳入耳底。

   怎么了?小玉臉來我這里不是看病的吧。

  祝少杰笑著問道,自己還是把袁小玉當作妹妹看的。

  至于昨天晚上的事,自己就當作沒有發生過。

   當然不是啦。

  我是看村子里只有少杰哥你一個醫生,平時一定很累吧。

  我想留在這里幫幫少杰哥。

   其實,祝少杰本來是不想留下袁小玉的,但是袁小玉一看祝少杰不肯,就眨巴著自己炫亮的眼睛看著祝少杰,滿臉期盼。

  祝少杰轉念一想,平時如果有女患者過來檢查身體,自己一個大老爺們還是不合適的,于是便留下了她。

   可以。

  聽到祝少杰的答復,袁小玉高興地一蹦一跳的,那我先回去準備一下,明天我就正式上職了。

   這個孩子還真是活潑,祝少杰無奈地搖了搖頭。

   忽然,門口傳來一陣汽車剎車的聲音,祝少杰連忙起身出去。

   門口停著一個救護車,從上面下來一個人。

   想必你就是祝醫生了,我姓陳,你叫我 陳醫生就好。

  那個人一下車,就來到祝少杰的面前。

   祝少杰伸出手,你好。

   陳醫生握住祝少杰的手,是醫院那邊派我過來協助你進行工作的。

  以后我們就是同事了,請多多關照。

   祝少杰微笑起來,看來這個新同事還不錯,以后肯定可以相處得非常愉快。

   第二天,袁小玉果然來了。

   少杰哥哥,我來(我的男友一千歲)幫你了。

  這個小妮子穿著短褲,披著長發,笑呵呵的,一臉地陽光,年輕少女特有的青春氣息銳不可擋。

   祝少杰搖了搖頭,小玉,幫忙的話,可不能穿這些。

  一邊說,他一邊找了一個白大褂遞給袁小玉,你把這個換上,順便把頭發扎起來。

   好的,少杰哥哥,那我去換衣服了。

  袁小玉笑嘻嘻地說道。

   祝少杰點了點頭,去吧,去吧。

   袁小玉沖祝少杰嘿嘿一笑,轉身進了旁邊的休息室。

   旁邊的陳醫生看袁小玉對祝少杰這么熱情,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兄弟,你不錯啊。

  撩到這么正點一個妹子,怎么弄到手的? 聞言,祝少杰皺了皺眉頭,她只是我妹妹,你不要瞎說。

   嘿嘿,可不是你的好妹妹嗎?你是她的好哥哥。

  陳醫生自以為知道了真相,笑了出來。

   就知道你也是跟我一路人,我跟你說啊,我來這里最大一個原因就是這個村里寡婦多。

  想想那滋味,就……嘿嘿嘿。

  陳醫生拋給祝少杰一個你懂的眼神。

   祝少杰有些氣悶,但是也不能直接開口說,畢竟是在一起共事的。

   陳醫生看祝少杰不開口,以為祝少杰是默認了,唾沫橫飛,我跟你說,我看上了一個叫 小蓮的寡婦。

  你是沒看到她,前凸后翹。

  那一雙長腿,一看就非常帶勁。

  我今天就找機會,去她家試試。

   祝少杰擰著眉頭,重新給陳醫生下了一個定義,這個人不能多接觸。

   等小玉出來時,陳醫生已經找到借口,去小蓮家了。

   少杰哥哥,那個陳醫生呢?眼睛里滿是單純,讓人不忍玷污。

   陳醫生他出去給病人檢查了。

  摸了摸袁小玉的頭發,還是沒忍住又加了一句,他不是什么好人,以后離他遠點。

   袁小玉睜著懵懂的眼睛,好,少杰哥哥說什么我都會聽的。

   晚上,陳醫生從外面回來了。

   我跟你說,那妞實在是太騷了,只是看看我就忍不住了。

  陳醫生灌了一大口水,我在城里也算是萬花叢中過了,只要是我看上的,絕對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祝少杰實在不想和陳醫生談論這種問題,所以,他一句話都沒說。

   約莫是看出祝少杰不想和他談論這個話題,陳醫生也在說了一會得不到祝少杰的回應后,停了下來。

   半夜,祝少杰被一陣吵雜的聲音驚醒,拿著一把手電筒,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

   到了客廳才看到,一個人影懸掛在半空中! 祝少杰大吃一驚,連忙把燈拉開,發現那個人影竟然是陳醫生! 祝少杰嚇得沖上去,趕忙把陳醫生抱了 下來。

   一看,差點嚇暈過去。

  陳醫生的臉上,不知道被誰刻上了禽獸兩個字。

  他的臉已經血肉模糊,甚至看不出來原本的樣子。

   祝少杰連忙打了120,等把陳醫生送到醫院之后,才長舒了一口氣。

   等到搶救過來,我才又看到陳醫生,極為不解而又生氣地問道:你為什么要上吊? 啊?我上吊了?陳醫生有些迷茫,顯然也不清楚自己為什么要上吊。

   我這是怎么回事?陳醫生那手碰了碰自己的臉,發現自己的臉上裹滿紗布。

   我半夜起來就看到你在上吊,把你救下來一看,你的臉還被刻上了字。

   祝少杰撫-摸著太陽穴,頗有些頭疼。

  既然你已經沒什么大礙了,我就先回去了。

  你在這里好好養病。

  說完,他轉身就出了房門。

   醫療點里沒有別人,而陳醫生也不會自己劃破自己的臉,更不會自己去上吊。

  難道,他是被鬼上身了? 看來,必須得盡快把這件事調查清楚。

   他的眸子在太陽下,迸發出一種名為堅定的光彩。

   回到醫療點,祝少杰現在只想倒頭就睡,今天可是快把他累死了。

   叩叩叩……一陣敲門聲響起。

   祝少杰不耐煩地起來,大半夜的怎么還有人來。

   打開門一看,卻發現門外 的是小蓮。

  想著陳醫生今天說的那些話,他感覺自己沒有辦法視她。

   你有什么事嗎?這是明顯的逐客令了,沒事就趕緊走吧。

   嗯,有事。

  說完,一個柔若無骨的身子就鉆進了祝少杰的懷里。

   祝醫生,我來找你查病啊。

  說完,貼得更緊了。

   不了,現在是休息時間,我沒有義務為你查病。

   祝少杰斷然拒絕道。

   聞言,小蓮不但沒有收斂,反而更加放肆了,一雙柔胰在祝少杰的身上不規矩地亂動。

   你就給我檢查一下又能怎么樣,我又不會吃了你。

   這樣吧,既然你要檢查。

  而且你還是一個女孩子,那我就找一個女孩子來幫你檢查吧。

  說著,就要打電話給袁小玉。

   小蓮看著祝少杰的動作,一下子急了,她是過來勾引祝少杰的,又不是真的要檢查身體的,要是被人發現了可不好了,想到這里小蓮臉色立馬變了。

   我想起我家里還有一點事,下次再約,下次再檢查。

  說完,落荒而逃。

   祝少杰看著小蓮的背影,搖了搖頭。

  她估計是再也不敢來自己這里了。

   少杰哥哥,你找我來干什么?袁小玉很快就趕到祝少杰的面前。

   沒什么,剛剛有個女患者要檢查,本來是叫你過來幫她檢查的,既然她已經走了,那就不用了。

   祝少杰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小玉,你要是困了,就直接在我這里睡吧。

  我先走了,回去睡覺。

  說完,眼閉著就要走回臥室。

   少杰哥——袁小玉突然喊住祝少杰,我想跟你聊聊。

   祝少杰頓住了,有什么明天說不可以嗎? 我就要今天說。

  袁小玉的態度顯得很強硬。

   好吧。

  祝少杰無奈地坐回到袁小玉的對面,說吧,什么事? 少杰哥,你能跟嫂子和好嗎?你們還能在一起嗎?我是真的希望,你們可以在一起。

  說著,袁小玉又頓了頓,嫂子,這幾天都待在自己的房間里,整日以淚洗面。

   祝少杰定睛看著袁小玉,像是想要透過她看出什么,嘆了一口氣,無奈道:小玉,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

  既然她當初放棄了我,選擇和你哥結婚。

  那么她現在所承受的,就是結果。

  萬事有果必有因。

   袁小玉驚訝地望著祝少杰。

   我打算,把這件事調查清楚后,就離開村子。

  出去,去外面看看。

  他回來就醫本來就是為了秦美麗,而她現在嫁人了。

  雖然成了寡婦,但是,到底不是屬于他的了。

   夜里的時候,祝少杰翻過來調過去的睡不著,頭低下枕著鬼醫十三針,可是腦海里還是在想著昨天夜里看到的一幕。

   這里不僅是寡婦們自己的丈夫會暴斃而亡,同時也不允許他人染指,就像是昨天的陳醫生一樣。

   晚上,我熬了半個通宵,做出了一個自我感覺很是完美的企劃案,第二天我興沖沖的來到公司打算交給經理請功,沒想到剛到經理辦公室門口,就聽到了秘書小麗那風.騷入骨的浪叫聲。

  這聲音就像是一只突然出現的白.嫩的小手一下子將我的心臟給提到了嗓子眼兒,我一時沒忍住,就多聽了一會兒,結果不小心被發現了,胖的跟豬似的的經理當場發飆讓我滾蛋,任我苦苦哀求半天也是于事無補。

  就這樣我失業了,說真的,失業真的比失.身難受多了。

  而且我這一失就是一個多月,在交了下個月的房租后,身上只剩兩百三十四塊,怕是連這個月的飯費都不夠了。

  說實話,我搶劫的心都有了。

  或許是天無絕人之路,以前上班的那個公司的財務張姐打來電話,說是有個 “借種”的差事問我愿不愿意干。

  ‘借種’?!當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我感覺腦子好像被雷劈了一下似的,當時就懵了。

  在我的老家農村倒是經常聽到老人們說起這種事情,或是某人沒生育能力,然后找個族親的同輩來傳宗接代。

  只是現在醫學這么發達了,好多大醫院都建立了精.子庫,實在不行的完全可以去醫院人工授精,只要做的隱秘點,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對自己名聲也沒多大影響,犯不著用這種老掉牙的方法。

  不過聽張姐的意思,顯然對方反而十分熱衷于這種方法,甚至開出了大價錢。

  三十萬!這個數字在我腦海中久久回蕩,對我這個山里出來的窮小子來說這三十萬的誘.惑力太大了。

  我父親當過五年的海軍,在海上留下了風濕性關節炎的病根,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直到兩年前,幾乎只能在輪椅上生活了,這兩年來家里的重擔也幾乎落在了母親身上。

  如果有了這筆錢,父親就有了再次站起來的希望,同時也能解決一下家里的窘境。

  再加上我現在的處境,最后我一咬牙決定,這個女人我干了!張姐隨即就安排了我跟對方見面,時間是中午,并讓我好好打扮一下。

  我苦笑著點了點頭,感覺這事挺操蛋的,我這都打算賣身了,還得看對方滿不滿意,當然我心里也忐忑的很,希望對方不是什么恐龍級別的大媽。

  在我潛意識里,覺得對方整這種‘借種’的幺蛾子,應該不會是什么良家婦女,或是漂亮的女人,要不然勾勾手指,豈不是成群的男人往前湊?反正現在說什么也晚了,為了那三十萬,我也是豁出去了!這個上午我感覺過得很慢,簡直有種度日如年的感覺。

  熬到十一點了,張姐才來電話說在雅丁灣的餐廳見面。

  臨出門的時候,我照了一下鏡子,自我感覺還是良好的,心里雖然有點忐忑和緊張,不過頭皮一硬,也管不了那么許多了。

  在餐廳的包間里我見到了吳敏,完全沒有想到的是,她不但不是那種人老珠黃,丑不拉幾的女人,反而是個大美人兒。

  她皮膚白.嫩,眉目如畫,身上穿著一件淡粉色的連衣套裙,腿上套著一雙肉色的絲襪性,將她的腿部線條完全勾勒了出來,一雙淺紅色的水晶系帶涼鞋如畫龍點睛般的配在那一雙大小適中的腳上,顯得她整個人靚而不妖,卻又讓人忍不住遐想聯翩。

  我深吸了一口氣,差點兒想揉揉眼睛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這樣的臉蛋兒,這樣的氣質,穿上古裝那就是天上的仙女,換回套裝就是地上的女神,跟她一比,那個在經理辦公室浪叫的秘書小麗,簡直就是賣弄風.騷的草雞。

  現在已經不關乎那三十萬的問題了,因為像吳敏這樣的美女莫說是給我錢“借種”,就是讓我給她貼錢來上一發,也是我十分樂意的事情。

  因此,對于借種現在我不但沒有抵觸,反而倒有些期待了!在我觀察吳敏的同時,吳敏也用一種審視的目光看了我一會,然后確定了我的學歷和家庭情況之后,就讓我跟她走。

  我心里暗喜,以為她這是要帶我去開房,這簡直比微信、陌陌那種約炮更簡單粗.暴啊,而且還是對方付費的那種。

  隨后證明我想多了,十幾分鐘之后,吳敏驅車帶我來到位于東郊泰河旁邊的一處別墅區,在其中一棟別墅停了下來。

  就在這棟別墅里,我見到了吳敏的老公 黃啟鵬

  黃啟鵬是個胖子,相貌普通,三角眼,腦袋大,脖子粗,要不是人模狗樣的穿著一身西裝,乍一看還以為是個殺豬的屠夫。

  我進來之后,黃啟鵬的一雙三角眼,盯著我看了一陣,直看的我渾身發毛,畢竟我是吳敏找給給他戴綠的。

  “這個人沒什么問題吧!”看了我一陣后,黃啟鵬的目光終于從我身上離開,落在吳敏身上。

  看來這事成不成還是要看黃啟鵬的意思啊,我的心也揪了起來。

  “沒有,老家是農村的,濱海大學剛畢業不到一年,我表姐以前的同事,在這之前我已經打聽好了!”吳敏好像很怕黃啟鵬的樣子,一邊說著一邊觀察著他的臉色,小心翼翼的說道。

  聽完之后,黃啟鵬沉默了一下,最終點了點頭,道,“一會我叫人過來給他檢查一下,如果沒有問題就這樣吧!”說完之后,黃啟鵬直接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晃悠著那身顫巍巍的肥肉離開了別墅。

   黃胖子離開之后,吳敏又恢復了她那冷傲清高的模樣,看都沒看我一眼,就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我心里冷哼一聲,裝什么裝,黃胖子在的時候,跟個乖寶寶似的,這會又裝什么清高?反正這事一旦定下來, 老子就能名正言順的上了你,到時候還不是讓你躺著就躺著,讓你趴著就得趴著?不到半個小時,黃胖子安排的檢查人員就來了,是個二十歲出頭女孩,名叫 柳青瑤,是黃胖子的表妹,畢竟這種見不得光的事,還是自己人比較靠譜。

  柳青瑤的年齡看起來比我還要小一點,也就是二十出頭的樣子,面容姣好,青春靚麗,如果說吳敏像是女神,那柳青瑤就像是那種情竇初開的小公主了。

  不過跟吳敏相似的是,這柳青瑤對我態度也是一樣的冷淡,好像我在她們眼里就像是貨物一般,令我心里感覺很屈辱。

  “青瑤是學醫的,讓她給你檢查一下,如果身體沒毛病的話,咱們就可以簽署協議了!”進了客廳,還沒坐下,吳敏就冷冷的吩咐道。

  我點了點頭,表示沒有異議,然后就看到柳青瑤從茶幾上的小包里拿出一套工具,熟練的消毒之后,在我手腕上抽了一管血,隨后遞給我一個塑料的小杯子,還有一本封面是半裸美女的雜志,有些厭惡的看了我一眼,冷冷的指著洗手間道,“自己去解決一下,這個不用我教你吧!”我苦笑著點了點頭,沒想到還有被美女逼著打手槍的一天。

  完成了兩種采樣之后,柳青瑤就有些悶悶不樂的離開了。

  整個別墅的客廳里就剩下我和吳敏兩個人,氣氛有些冷,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吳敏,發現吳敏也是一臉煩躁的樣子,隨后讓我自己在客廳里等著,然后她自己上樓去了。

  從背后看著吳敏的翹.臀和搖曳的美腿,我心里越發期待和不安,期待的是,如果事情順利的話,她的那雙大白腿將會熱情的為我打開,不安的是,萬一柳青瑤給我檢查出什么毛病來,那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而且看柳青瑤離開時的表情,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一個小時后,柳青瑤終于回來了,并且帶回了一個令我十分振奮的消息,化驗結果顯示一切正常。

  聞言吳敏也是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隨即取出一份協議,攤在了我面前。

  我看了一下,這是一份保密協議,上面的內容很簡單一共才四條內容,第一條,在協議期間男方必須辭去所有工作,住在女方家里,直到成功受孕之后方能離開,第二條,必須無條件的服從女人的任何安排,第三條,男方對此事件無論事前還是事后都必須嚴格保密,第四條,以上三條如有違約行為必須賠償女方三百萬人民幣。

  看完最后一條,我忍不住眉頭一皺,抬頭看著吳敏,嘴里說道,“協議沒問題,不知道我簽了這份協議之后,錢什么時候給我!”“哼!”吳敏聞言,嗤笑一聲,“真是鄉巴佬,這點錢我們還不至于跟你耍花樣。

  ”隨后,吳敏讓我把銀行卡的卡號給她。

  我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隨即從錢包里掏出銀行卡給了吳敏,幾分鐘之后,手機短信提醒,我的賬號上多了三十萬。

  “這下相信了吧?”吳敏冷冷的瞥了我一眼,嘴里說道。

  “相信了,相信了!”我笑著點了點頭,雖然吳敏太多冷淡,甚至有些厭惡的樣子,不過既然收到了錢,再加上吳敏這樣的絕色美女,我一點都不生氣,反而有點心花怒放。

  簽完字之后,吳敏就將協議收了起來,讓我今天將自己的瑣事處理一下,明天早上再來報到,報到之后就會一直住在這里,直到事情完結。

  我知道吳敏這是為了保密,不過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即便是相當于被軟禁一段時間也無妨,再說有吳敏這個美女陪著,想來這段時間也不會無聊。

  從吳敏的別墅離開之后,我便回了出租屋,將自己是東西收拾了一下,便將房子退了,然后給父母打了個電話,將錢轉回家,讓老媽帶老爸去醫院看病。

  第二天上午,我如約住進了別墅。

  今天我來的時候,只有吳敏和柳青瑤在,吳敏那個老公黃胖子也不知道是知趣,還是有工作要忙,并沒有在。

  今天的吳敏,可能是因為在家里的原因穿著一身寬松的絲質睡袍,很是隨意的靠在沙發上,跟柳青瑤聊著天,看到我來了之后,立即將露在外面的兩節白如蓮藕般的小腿收了起來,臉上的神色也馬上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轉彎,由晴轉陰。

  “看夠了嗎?”吳敏冰冷的聲音如一盆涼水澆在了我的頭上,瞬間讓我清醒了不少,心里也開始后悔自己也太禁不住誘.惑了。

  我神色木訥的看了吳敏一眼,這話實在不好接茬,干脆不接她的話。

  “哼!告訴你,別動什么歪心思,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摸同桌的白絲襪流水),你還不夠格!”吳敏見我不說話,繼續冷嘲熱諷的說道,“你只是我請來一個工具而已,最好把自己的位置和心態擺正,省的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后面這句話就是赤果果的威脅了,頓時讓我火氣上涌,我是你請來的工具不錯,可我這個工具有點不同,那是幫你受精的,幫你懷孕的,臭娘們看不起老子,老子早晚干了你!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