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g 聖誕 節



許靜朝擺在桌上的婚紗照看了過去:“我已經結婚了,我有丈夫,我不能做出對不起我丈夫的事情。

  ”“這有啥?你丈夫長久都在外地出差,半年也不見得回來一次,難道你就不空虛寂寞?我現在可以滿足你的空虛,讓你的 身體充實,而且這件事情只有我們倆知道,絕對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的。

  ”“不行。

  ”許靜依舊堅持己見:“我丈夫明天就回來了,我不會做出對不起他的事情。

  ” 老王長嘆一聲,剛才箭在弦上,完全可以一擊入洞,可自己卻沒有把握好這個絕好的機會,只能任由機會從眼前離開。

  孤男寡女一絲不掛的共處一室,老王本想一不做二不休的撲過去將許靜壓在身下 用力刺入。

  可最終他還是打消了這個瘋狂的想法,他知道許靜并不情愿,如果自己一意孤行,那等待自己的將會是牢獄之災。

  老王將地上的衣服撿了起來,他幽怨的看著許靜,輕聲說:“許 小姐,你體內的毒氣還沒有完全排除,以后要是有機會,只要你開口,我絕對不會第一時間幫助你的。

  ”許靜別過頭,擦了擦眼睛說:“謝謝。

  ”老王緩慢將衣服穿好,來到房門口他穩住腳步扭頭看了眼許靜。

  這個一絲不掛的美女依舊端坐在沙發上,兩只還留著自己唾液的雙乳隨著呼吸一顫一顫。

  剛才的美好稍縱即逝,讓老王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將房門打開,老王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外面的大雨已經轉成了小雨,稀稀落落的小雨落在老王的臉上,卻沒有將心中的那團浴火澆滅。

  他快速沖進了宿舍,從被褥下拿走了五百塊錢,從小區離開后朝附近的城中村狂奔而去。

  他無法將自己過盛的體力發泄在許靜身上,他必須找一個許靜的替身,將體內的浴火全都蔓延到這個替身的身上。

  因為下雨,城中村看不到幾個人。

  老王渾身濕透,進入了村內的一條漆黑巷子里面。

  前面的昏暗燈光下站著三名穿著暴露的年輕小姐,當老王來到她們身邊,還沒等這些小姐發出招呼客人的聲音,老王抓住一個身材最高挑的小姐就走進了出租屋里面。

  這種城中村的小姐炮房非常簡單,一張床,一張桌子,桌上放著一盒安全套,其他的什么都沒有。

  老王現在急需發泄心中的浴火,從兜里摸出一百塊錢塞進了小姐的衣領里面,直接就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坐在了床上。

  老王的粗壯苦瓜早就已經跟鋼鐵一樣堅硬,如同雞蛋一般大小的前段在昏暗的光線下散著青紫色的光芒。

  小姐看的一陣吃驚,她 下意識看了眼自己蓮藕般的手臂,又看向那根如同黑炭一樣的粗壯武器,心里暗自感嘆,這么粗壯的家伙要是進入了自己的身體里面,還不得把身體給撕成兩半。

  老王早就已經精蟲上腦,他見小姐愣在了原地,用手擼動著粗壯 硬物,不滿問道:“愣著干啥?快點來啊。

  ”小姐嬌羞喊道:“ 大哥,你這家伙也太厲害了,我怕我撐不住。

  ”老王氣不打一處來,剛才在許靜家里面沒有得到發泄,沒想到這個小姐也不想接自己的生意,這讓他非常不滿。

  老王站起身,抓住小姐的胳膊就硬是抓了過來,小姐準備尖聲大叫,老王突然把小姐的腦袋壓在了胯下,趁著小姐嘴巴張開的空隙,直接就把粗壯的擎天柱塞入了櫻桃小嘴里面。

  被這么一個龐然大物塞入口中,小姐嗚嗚的亂叫,口中分泌出了大量的唾液將整個擎天之柱完全浸濕。

  再加上小姐的不斷掙扎,老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暢快 感覺

  滑嫩的口腔緊緊包裹著自己的粗壯硬物,滑嫩的 舌頭不斷在頂端敏感的嫩肉上來回掃動,把這個小姐想象成許靜在吞吐著自己的武器,老王越想越是興奮,抱著小姐的腦袋就開始前后的聳動。

  小姐哪兒受得了足有十八公分長的硬物在口腔內不斷戳來戳去,當每次硬物進入喉嚨深處的時候,一股作嘔的感覺就用上心頭,讓小姐一陣頭暈目眩。

  而喉嚨的擠壓感卻讓老王感受到了異常的刺激,他每次找小姐都是把對方當成許靜一樣憐香,可是今天許靜給予他的卻是無情的傷害,這讓老王非常的不滿。

  “嗚嗚嗚……”小姐在老王的胯下不斷發出求饒的聲音,這縷聲音如同催情的炸彈一樣讓老王更加兇猛起來。

  接連在小姐口中抽插了數百次,老王越戰越勇,他無法滿足嘴巴的慰藉,他將武器從小姐口中抽了出來,將小姐拉起來直接就拖了暴露的衣服。

  “你流氓!”小姐捂著一顫一顫的雙峰尖叫一聲。

  這對白花花的奶子在老王眼前一跳一跳,老王胯下的巨龍也崢嶸無比,雖然這對雙峰沒有許靜的澎湃,但好在也是女人的敏感 部位,老王自然不想放過。

  他伸出粗糙的大手一把將其抓住,狠狠揉捏了一下,淫蕩笑道:“我流氓?你一個做小姐的還好意思說我是流氓?”“你才是小姐!”“你還嘴硬?”老王怪叫一聲,使勁兒在小姐胸前抓了一把。

  “嗯……”小姐輕聲呻吟,這讓老王更加興奮,他猛地脫掉了小姐的褲子,兩腿之間那團濃密的森林讓老王最為原始的沖動更上一層樓。

  老王伸出肥厚的舌頭使勁兒舔了一下嘴唇,小姐雖然經常一絲不掛的面對客人,可今天老王的出現,卻讓這個小姐感覺到害怕起來。

  她從業這么多年,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此亢奮的客人,更加沒有見過這么堅硬的粗壯武器。

  老王嘿嘿笑了一聲,抓緊小姐的豐臀朝自己拉了過來。

  小姐一個沒站穩就朝床上趴了過去,老王順勢也躺在了床上,小姐趴在他身上的時候,正好將濃密的森林壓在了老王的嘴巴上。

  小姐正準備爬起來,可是老王壓根就不給小姐這個機會,緊緊抱著小姐的兩瓣豐臀,伸手舌頭就開始猛烈的舔舐著已經流淌出晶瑩液體的蜜洞。

  小姐久經百戰,下身早就已經黑如鋼炭,沒有哪個客人會愿意品嘗下身的美味。

  今天被老王這么一挑撥,她的身體劇烈顫抖,沒兩下甬道內就一浪接著一浪的涌出了更多的液體。

  嬌喘的呻吟聲從小姐口中傳出,她將所有的力氣都集中在腰部,用力的壓向了老王的嘴巴。

  老王也沒有辜負小姐的所盼,他用舌頭如同舔舐許靜下體一樣開始撥撩起了小姐。

  晶體剔透的液體很快將老王的臉龐打濕,順著臉頰流淌在床單上。

  小姐被老王刺激的哇哇亂叫,老王將舌頭從甬道內抽了出來,將兩根手指直接就刺了進去。

  當空虛的身體被兩根粗壯的手指所填充之后,小姐身子抖如糠篩,她的呻吟聲變得更加厲害起來。

  老王快速扣動手指,一股股粘液隨著他的扣動不斷流淌出來。

  當動作越來越快的時候,小姐的呼吸也緊湊起來,呻吟聲也越發的嘹亮。

  “丟了……”小姐大喊一聲,老王猛地抽出了手指,強烈的空虛感加上猛烈的刺激,讓小姐的甬道內噴涌出一股溫熱腥香的透明水流。

  看著氣喘吁吁的小姐躺在床上,老王索性將衣服也一并脫了下來,環抱著小姐的腰肢讓她跪趴在床上。

  老王也沒繼續挑逗,而是摸出了擎天之柱在濕潤的兩腿之間來回摩擦。

  當頂端頂到了兩片黑肉的的時候,老王正想要刺入進去,小姐突然嬌喘喊道:“大哥,別進去,要戴套!”老王愣住了,他扭頭朝桌上的安全套看了一眼,他沒有下床,因為腦中想起了許靜。

  許靜為了自己的老公,保留了自己的身體不被侵犯,而老王也想要將自己干凈的身體交給許靜,所以握著堅硬的武器朝上蔓延了一公分距離,頂在了小姐的后庭花上。

  敏感的部位搭上了這么一根如同烙鐵一樣的灼熱物件,小姐嚇得出了一身冷汗,她驚恐掙扎尖聲叫道:“大哥,你快點拿開,不要從這里進去,快點拿掉!”任憑小姐如何掙扎,老王硬是抱住了她的腰肢,當對準了目標之后,借著小姐體內分泌出來的天然潤滑劑,老王猛地朝前挺動熊腰,直接將粗壯的鋼鐵硬物刺入了緊致的后庭之中。

  “啊……大哥,疼……求你了,快點拔出來,我快要死了……求求你了……”小姐的慘叫聲震耳欲聾,老王(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壓根就沒有理會小姐的慘叫求饒,反而被這求饒聲刺激的快速聳動熊腰。

   蘇婷精致的五官如此清晰的展現在老王的面前,雖然有了準備,可老王還是有一種心跳加(邊插邊做吃奶)速,呼吸急促的感覺。

  甚至手掌心都微微浸出了汗水,激動的同時又伴隨著緊張,搞得他連正常的呼吸都不能了。

  強壓住體內即將沖出來的洪荒之力,老王猛地將唇貼在了蘇婷那小巧的櫻桃小口上,那柔軟的感覺,再次讓老王差點破功……短時間內, 閉著眼睛都不敢睜開,只能保持這種姿勢,讓自己慢慢的歸于平靜,然后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可讓老王沒有想到的是,在他睜開眼睛的同時,突然看到了原本閉著眼睛的蘇婷不知道什么時候也睜開了眼睛。

  她醒了?這種想法出現的同時,一陣勁風襲來,啪的一聲,一個響亮亮的耳光直接落在了老王的臉上。

  劇烈的 疼痛伴隨著大腦的一陣清明,老王急忙起身,跟蘇婷保持距離,慌亂中喊了一句“ 蘇總”,下意識的想要解釋。

  蘇婷有些痛苦的皺了皺眉,其實她此刻的大腦也是恍惚的。

  剛才一陣劇烈的撞擊之后她的確沒有了知覺,可是在經過短暫的昏迷之后很快就醒過來了,然后一睜開眼睛,便看到有個 男人正在親自己,幾乎下意識的就是一個耳光甩出去了,此刻更是怒火中燒,隨著急促的呼吸,胸口上下起伏,杏目圓瞪,直接對上了身邊的男人。

  尤其是當她看到老王居然還伸出舌尖舔著嘴唇,一臉懷念的樣子,就更加生氣了。

  蘇婷后知后覺的發現,此刻她的全身都開始痛起來了,剛才的一幕出現,后怕的很。

  “蘇總,對不起,我看到您昏迷了,所以想……”“想什么?”蘇婷黛眉緊促,面色因為過度的蒼白,反而顯得唇色更加嬌艷,這對于老王來說更是致命的誘惑。

  “想幫你人工呼吸!”老王一咬牙直接說了出來,心里想著,死了就死了吧!蘇婷愣住了,此刻外面已經圍了很多人,顯然車禍挺嚴重的,甚至已經有人開始查看車內人的情況了。

  這么說,她誤會老王了?不過很快,蘇婷就告訴自己,老王只是想借機占自己便宜罷了,她打他沒有錯。

  外面有人說話,蘇婷這才發現老王流了很多血,面目顯得有些猙獰,此刻正局促不安的看著她。

  “先出去再說吧!”車門打開,老王發現蘇婷的裙子被夾在車子里出不來了,有人拿來了剪刀,咔嚓一聲便剪開了蘇婷的裙子,頓時,蘇婷那誘人的大長腿便暴露無遺。

  “別動,我抱你!”就在蘇婷有些為難不知道如何出去的時候,老王已經從駕駛室鉆了出來,直接脫下他的襯衫,赤著上身將襯衫蓋在蘇婷白嫩的大腿上,一彎身便將蘇婷抱起來了。

  蘇婷在意識到現在的情況之后,便沒有再說什么。

  經歷過生死之后,當她的身體貼在老王那肌肉發達的心口,感受著男人強有力的心跳,心底居然有了一種安心的感覺,剛才的那種無助跟不安居然消失了。

  老王感受著蘇婷身體散發出來的醉人香味,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將蘇婷放到救護車上的,甚至在護士提出要給他包扎傷口的時候直接拒絕了。

  救護車很快就到了醫院,一番檢查后,醫生告訴老王,蘇婷沒有大問題,只是一些皮外傷口,還有一些淤血堆積,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夠消散。

  蘇婷被推出了手術室,麻藥過后,疼痛起來,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額頭上香汗淋漓,疼的連說話都打著哆嗦。

  “蘇總,您沒事吧,你要是疼的話就握著我的手,這樣能減輕一點疼痛。

  ”蘇婷感覺到一雙溫暖的大手塞過來,疼痛的時候,長指甲直接掐進了老王的肌肉里。

  可老王卻好像一點都感覺不到似的,平靜的連眉頭都不皺一下。

  等到疼痛過后,蘇婷才發現老王的手已經被他掐出了很多深深淺淺的傷口,一陣愧意襲來。

  抬起頭看向明顯有些憔悴的老王,蘇婷有些歉意的說:“對不起,弄疼你了!”對上蘇婷那水汪汪的眸子,老王終于有勇氣去直視她的美麗了,頓時覺得所有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不疼,要不我幫您按摩吧,我的按摩手法可以幫助淤血化開,有助于您傷口的恢復!”老王試探著問了一句,不確定蘇婷會不會同意,畢竟,這一次蘇婷受傷的地方比較多,要是按摩的話,有些地方可是相對比較敏感的,到時候……蘇婷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貝齒咬著唇,明媚的眼睛里帶著一絲猶豫。

  可緊接著,一陣疼痛襲來,蘇婷疼的指甲嵌入血肉,疼的連呼吸都困難了。

  終于,她用微不可聞的聲音說:“好!”老王心里大喜,差點就原地跳起來了。

  按捺住心底的竊喜,老王走到門口,將病房門關上,然后讓蘇婷平躺在床上,用顫抖的手解開她的衣服,整個過程中,手指不經意間便觸碰到了蘇婷的肌膚,更是惹得蘇婷一陣顫抖。

  疼痛很快得到了緩解,嬌羞的感覺襲來,蘇婷好幾次都想要停止,卻在關鍵時刻忍住了。

  那種極度刺激的感覺,讓她心里莫名的有些渴望,渴望老王的手在她的身體上按壓,腦海中不由得想到每次夜深人靜時,她自己……老王粗糙的手指在她的身體上游離,那酥麻的感覺讓她顫抖不起,瞬間便口干舌燥,心臟狂跳不已。

  “唔,嗯……”嬌喘中,突然病房門被推開,蘇婷一陣緊張,下意識的起身,然后愣在了當場……蘇婷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時候,欣欣會突然出現,而自己剛好還是這種狀態。

  “欣欣,你怎么來了?”蘇婷勉強穩住自己,有些尷尬的問了一句。

  欣欣冷著臉,將目光從蘇婷的臉上挪開,最后又看向了老王。

  “他是誰?你跟他什么關系?你跟我爸爸離婚,是不是因為這個老男人?”欣欣毫不留情的問了出來,一點面子都沒有給蘇婷給。

  蘇婷的臉瞬間就綠了下來,下意識的看向老王。

  “欣欣,你胡說什么呢,他是你王叔叔,今天是你王叔叔救了我!”蘇婷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下意識的就說了出來。

  “你以為我會相信嗎?”欣欣走到了老王跟前,冷漠的看了一眼,然后又沖著蘇婷說:“蘇婷,麻煩你說謊話之前先把自己的衣服穿好,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欣欣這話說的就有些嚴重,蘇婷的眼淚終于忍不住落了下來,一副委屈卻又解釋不清楚的樣子。

  老王在第一時間就知道了欣欣的身份,此刻這種狀態,按說他應該馬上離開的。

  可欣欣的態度實在是不好,他害怕自己一離開,倆人就會發生什么矛盾,現在他有些慶幸自己留下了。

  “你是蘇總的女兒?”老王上前,周身的氣勢散發出來,居然也有了那么一絲的威嚴,讓欣欣莫名的有些緊張。

  “我是誰跟你有關嗎,你這個吃軟飯的男人,別想要欺騙蘇婷,我是不會讓你得逞的。

  ”欣欣怒目圓瞪,精致的小臉帶著一絲警惕,暴露的衣著再加上過于濃郁的妝容,給人一種非主流你少女的感覺。

  可 就算是這樣,依然不能否認的是,欣欣是一個少見的美女,這應該取決于蘇婷的良好基因吧,有這么漂亮的一個母親,女兒就算是閉著眼睛隨便長,也不會丑到哪里去。

  “你說對了,我的確沒有錢,但我就算是沒有錢,也不會想要從一個女人手里得到,倒是你,你說說,你吃的誰的?住的誰的?你既然這么愿意為你的父親打抱不平,怎么不去找你的父親,你居然說這樣的話傷害你的母親,你難道不覺得愧疚嗎?”老王是退伍軍人出生,說起道理來也是一套一套的,一個非主流少女對于他來說根本就不是問題。

  果然,這話一說,欣欣的臉色就變了,指著老王大聲罵道:“你是個什么東西,憑什么管我?我又沒有花你的錢。

  ”“欣欣,你胡說什么呢?”老王為了幫她,被欣欣這么罵,蘇婷自然不能坐視不理,于是又埋怨了幾句。

  欣欣沒有找回面子,自然心里不甘,早就把老王在心里罵了不下十次了。

  “好,是我胡說,我是多余好了,我這就離開,我再也不礙你的眼了,你逼走了我爸爸,現在又想要把我逼走,那我就如了你的愿,現在就走!”欣欣失去了理智,一邊指著蘇婷往后退,一邊怒火中燒的叫囂著,然后轉身沖出了病房。

  “欣欣,欣欣!”蘇婷急了,想要攔住欣欣,卻沒有想到扯動了身上的傷口,一張臉變得蒼白起來,要不是老王急忙扶著她的話,估計會直接從床上掉下來。

  “蘇總,你先不要激動,欣欣已經成年了,她有了自己的選擇,你一味地順著她,反而會讓她更加叛逆,以后她會想通的。

  ”老王一邊拍著蘇婷的肩膀,一邊小心的安慰著她。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