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冠冕堂皇叫小姐,卻要我理解



煩人。

   睡夢中的 蔣楠 感覺老公從后面抱住了她,那雙令她煩躁不安的手,粗魯的將她 身體扳正,毫無前戲,很快就壓了上來…… 每次都是這樣,趁她熟睡的時候偷襲。

  蔣楠似乎已經習慣了老公的這種惡作劇。

   她不滿的哼了一聲,感受到身體間傳來的那種迫切的感覺,蔣楠把腿曲高不少,迎合老公。

   不過來的快,去的也快。

  不過短短數十秒,蔣楠便從云端墜落。

   哎……又不行!蔣楠咬著唇角,心生怨念,滿含失望。

   這么多年了,老公依然沒用,夫妻生活每次都是滿懷期待開始,最后都是失望而終。

   聽著老公已經睡熟而發出的均勻呼吸聲,蔣楠卻毫無睡意,心口仿佛有一團火焰在燃燒一樣,熱得她渾身難受,她紅唇緊緊抿著,大眼睛盯著天花板,眼神逐漸迷離,情不自禁的伸出一只手掀開睡裙,撩起邊角…… 這夜注定是個讓她難以入眠的夜晚。

   次日清晨,蔣楠醒來的時候,老公 王海已經上班去了。

  他在一家電腦軟件開發公司,從事IT行業,節假無休,朝九晚六。

   看了一眼時間,已經九點多了,蔣楠連忙起床,匆匆打扮了一番,便騎著電驢出了門,今天是周六,她得去做家教。

   她的本職工作是一名大學英語教師,家教是她的兼職。

  在華海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單單靠著那點教師微薄薪資,已經很難維持平常生活花銷。

   二十八歲的蔣楠正是女性熟透之際,渾身都散發著一股迷人的 女人味兒。

  皮膚白皙,粉面桃腮,一雙迷人的杏眼,里面仿佛藏著一汪秋水,漂亮的柳眉,小巧而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輕輕抿著。

  身材高挑,曲線玲瓏。

   穿著一條黑色的紗質短裙,白色的純棉體恤。

  薄薄的體恤衫難以掩蓋她傲人的身姿,一時襯顯得特別挺拔。

  短裙下方,兩條修長卻豐腴的雙腿微微曲著,上面并沒有穿絲襪,光滑的肌膚勝雪若霜,美不可言。

  一雙簡約的細高跟鞋,襯著她高挑的身材,彰顯得愈發妖嬈嫵媚,簡直就是一個天生尤物。

   這一路駛來,沒少引起 男人注意,不少男人看向蔣楠的目光充滿了貪婪。

   對于路人那種垂涎的目光,蔣楠已經習以為常了,表面上她冷著一塊臉,似乎很反感這種目光,但是心底卻很喜歡這種被人欣賞的感覺,這令她有種自豪感,畢竟對于自己的外表,蔣楠還是特別有信心的。

   男人嘛都是三條腿的生物,見到漂亮女人誰心里還沒有點齷齪想法呢? 嘩……正當蔣楠行經到雇主家 陳川別墅外圍路段時,忽然的,電閃雷鳴,轉眼晴朗的天空,變得烏云密布,一陣急雨傾盆而下! 突如其來的大雨,讓蔣楠有些慌亂,因為她沒有帶雨衣和雨傘,此刻又騎著電驢,根本無處避雨。

   無奈只好硬著頭皮將電驢騎到了一旁路邊停下,舉手過頂,一邊擋雨一邊快速的朝雇主家跑去。

   等到雇主家門口時,蔣楠渾身已經被急雨淋濕,頭發上都是雨水,薄薄的被雨淋透的T恤衫此刻緊緊貼著身體,把原本就傲人的胸圍,勾勒得曲線妖嬈,輪廓分明,薄T恤衫下那若隱若現的藍色小衣,和弧度,嘆為觀止。

   叮鈴鈴……蔣楠伸手擦了擦臉上的雨水,按響了門鈴。

   很快的門打開了,(左手握右手)映入眼簾的是一名二十多歲的俊逸青年,帥氣的外表,優美的發型,穿著一條寬松的運動短褲,坎肩體恤,肩部肌肉分明,配上一米八幾的身高,給人一種特別健壯和高大的感覺。

   開門的第一眼,陳川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他的目光一直盯著蔣楠被浸透的胸口,上面勾勒的弧度,和那醒目的藍色Bra,晃得刺眼。

  兩條毫無瑕疵的修長白腿,自上而下有點點雨水滴漏下來,落進細高跟鞋鞋筒,里面已經被雨水填滿了,雨水混合著雪白的肌膚,更添了一絲迷人的光彩。

   甚至看得仔細了,不難看到蔣楠的臀部也被雨水浸透了,那水印清晰可見,水印底下似乎有什么東西像是被襯顯了出來,若隱若現著令人噴血的粉紅飾色! 這一眼就把陳川看傻了,內心猶如被熱水澆灌了一般,燥得令他難受。

   看到陳川這種滿含侵略的眼神,蔣楠心底一慌,尷尬臉紅著看了一眼陳川,下意識的伸手擋在了胸前,雙腿收縮緊緊合攏在一塊兒…… 陳川正是她家教的對象,對于這個英俊且多金的青年,有時候蔣楠在跟王海親熱的時候,經常會忍不住把王海幻想做是陳川,當然,這是她心底藏著的秘密。

   而陳川呢,對于蔣楠這個性感成熟的老師自然也是喜歡得很,自從一次聽課中,見到蔣楠,陳川就被蔣楠所表現出來的知性和成熟所吸引。

   得知這個女人居然在外面做家教,陳川就想辦法聯系上了蔣楠,以每個月五千的薪資,聘請蔣楠替他補習英語課程。

   眼前蔣楠所呈現出來的一幕,早已經讓陳川渾身不安生了,他極力忍著心底那種狂躁和不安,看著蔣楠笑了笑: 蔣老師,快進屋吧,看你都被雨水淋濕了,得趕緊洗個熱水澡,換身衣服,要不然容易感冒。

   嗯。

  蔣楠點了 點頭,紅著臉跟在陳川后面走進了別墅,她不是第一次來陳川家,每次踏進別墅的時候,蔣楠心底都會生出一股特別酸酸的感覺。

   對比起她和老公王海居住的六十平米小居室,陳家寬敞,大氣、豪華的別墅,有一種讓她自慚形穢的感覺。

   她心底渴望擁有這樣一棟房子,當然,這也只是想想而已,動輒就是成成百上千萬的價格可不是現在她所能承受的。

   唉……蔣楠在心底嘆了口氣,將自己的高跟鞋脫下,擺到一旁的鞋架上,然后光著一雙精致的腳丫子朝浴室方向走去。

   自己一身衣服都被雨水浸透了,黏在身上令她很不舒服。

  而且陳川的目光,讓她很不自在,必須得趕緊換掉。

   一旁的陳川,盯著蔣楠的背影,看得出神,從背后,更能完美的欣賞到蔣楠那豐腴的S形曲線,被浸透的紗質短裙上方一個輪廓分明的三角印痕,隨著蔣楠搖扭動的腰肢,勾勒出的弧度引人著迷。

   這女人簡直就是一個尤物!陳川舔了舔干澀的嘴唇,在心底感嘆著。

   嘩啦啦……很快的浴室里就傳來了一陣流水聲。

   站到蓬頭下的蔣楠,在熱水的沖刷下,身上那股寒意驅散了不少,她伸手將烏黑的長發給攬到腦后,仰著頭,熱水順著她精致的臉頰,從粉紅的脖頸,流向整個身體,蔓過漂亮的肚臍眼,沿著盈盈可握的小腿,流到地板上,濺起陣陣水珠。

   一旁的晾衣架上,掛著她的 貼身衣物,天藍色的Bra正往下滴著水。

   站在浴室門外的陳川,此刻心底難以平靜,可不是嗎?浴室里自己夢寐以求的女人正在洗澡,他要是能淡定的話,那他就不是一個男人了。

   嘿嘿……還好我有所準備。

  陳川在心底壞笑兩聲,連忙回到自己房間,打開電腦,調出監控畫面。

   很快的,蔣楠那曼妙的身體就顯現到了電腦屏幕里。

  是的,他在浴室里裝了監控探頭。

   沒想到這場大雨竟然幫了他一個大忙,讓監控探頭有了用武之地。

   浴室里的蔣楠,此刻渾然未覺。

  她伸出潔白的玉手,正往身上抹著沐浴露,整個浴室里騰著大片的蒸汽水霧,騰起的水霧影響了監控畫面,陳川這時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倩影,但饒是這樣也把他刺激得不輕。

   而蔣楠呢,此刻一邊沐浴著,腦海一邊情不自禁的浮現出陳川的影子,慢慢的把手移到了胸上,嘴里開始發出低吟…… 都說健壯的男人那方面很厲害,也不知道陳川那里會是什么樣子? 想到昨晚與老公,沒有令她滿足,蔣楠俏臉一紅,情不自禁的開始尋找安慰。

   特別一想到這里是陳川家,蔣楠心底害羞之余,一種異樣的興奮和刺激涌上心頭。

   在別人家里做這種羞羞的事,總是緊張中透著興奮。

   她緊緊咬著嘴唇,控制著那令人興奮的聲音不被陳川聽到,腦袋也不知道是因為享受還是什么仰得高高的,整張臉蛋上透著絲絲嫵媚以及滿足。

   這…… 電腦前的陳川看傻了,他沒想到蔣楠竟然會自娛自樂! 瞬間,他的心底浮現出一個大膽而瘋狂想法! 蔣老師,我給你找了套 睡袍,你把門打開一下我給你遞進來。

  陳川抓著一套睡袍,敲響了浴室的門。

   此刻的蔣楠已經到了緊要關頭,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把她嚇了一跳。

   啊……她尖叫一聲,下意識的手一抖,身體瞬間繃緊,然后又很快舒展開來…… 她完全沒有想到,竟然在這種緊張的氣氛下,自己…… 蔣老師,你在嗎? 啊……在。

  在呢。

  蔣楠深呼吸一口氣,忍著渾身酸軟的不適,輕輕將門打開一條縫隙,把陳川手里的睡袍接了過來。

  開門的剎那,她忽然掃到陳川下方,當即小嘴張成O型。

   天吶,好嚇人。

  蔣楠在心底吃驚道。

  陳川這兒跟老公王海一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要是和他在一起的話,自己能不能承受還是一個問題,實在是太恐怖了。

   蔣楠心底打了一冷顫,連忙關上了門。

   站在鏡子面前,她能看到此刻她的臉頰早已燦若紅云,胸口一陣劇烈起伏,難以平靜。

  她用毛巾把身體擦干,拿過睡袍一看,頓時就傻了眼。

   這睡袍也太前衛,太薄了吧,這……我怎么好意思穿出去。

   睡袍是那種薄紗透明款的,面料特別輕薄,想來穿在身上肯定特別舒服,只是太露了。

  蔣楠還從來沒有穿過如此大膽的衣服!她內心特別糾結。

   不穿吧,自己的衣服又還未干。

  穿吧,她有些抹不開面子。

   小川也真是的,怎么偏偏就給我找了這么一套衣服呢,真是……唉……蔣楠在心底嘆了口氣,雖然有些難為情,但當下沒得選擇,她慢慢將睡袍穿在了身上,然后對著鏡子審視了一圈。

   不得不說,雖然睡袍款式大膽而前衛了一些,但穿在身上展現出來的效果卻是特別棒! 曲線玲瓏,隱隱欲現,那種朦朦朧朧的既視感,讓她看了都忍不住一陣嘖舌,別說男人了。

  而且睡袍又是那種類似裙子的式樣,睡袍下角堪堪達到大腿腿根,兩條豐腴且修長的美腿,毫無遺漏的顯露再空氣里,空調里的熱風一吹,感覺溫乎乎的。

   蔣楠下意識的掃了一眼晾衣架上的貼身衣物,猶豫良久:小川你在嗎?可以把我的衣服拿出去烘干一下嗎? 她真的實在受不了不穿小衣的感覺,感覺隨時都會被人看透似的。

   在的蔣老師,你把衣服給我吧,我這就去幫你烘干。

  陳川巴不得這樣呢。

   嗯。

  蔣楠紅著臉小聲嗯了一句,顫抖著手將門打開一條縫隙,將自己的衣物交到了陳川手里,這還是第一次將自己貼身衣物給除老公以外的男人,這令她有些害羞,同時又有些興奮。

   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此刻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感覺。

  難道自己骨子里有放縱的潛質? 那邊接過蔣楠衣物的陳川,別提多高興了,他并沒有把衣服立馬拿到烘干機里烘干,而是拿到手里捏了捏,真絲的手感極好,面料既柔又軟。

   好香。

  陳川湊著鼻子在上面聞了聞,上面有著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這種味道不像是香水的味兒,更像是蔣楠身上的味兒。

   這種味兒令陳川特別沉醉,就連毛孔細胞感覺都舒張開了不少,在這種香味的引導下,陳川沒忍住將蔣楠的貼身衣物放到了褲里,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瞬間游遍全身…… 數分鐘后,蔣楠一臉忐忑的從浴室里走了出來,她的臉蛋紅霞未減,羞意更甚。

   每走一步,心口就會揪上一下,她緊張且含羞的看著坐在沙發上的陳川,看到陳川的眼睛一直盯著她,蔣楠真是羞得無地自容。

   她能感覺到陳川看向她的眼神里充滿了渴望和貪婪,下意識的她將雙腿微微合攏,手也緊緊扯著睡袍下角,生怕陳川會發現她里面什么都沒穿…… 殊不知陳川早就知道了,可不是嗎?她貼身的衣物都在他的房間里藏著呢,他又沒有給蔣楠準備,她去哪穿?這么好的東西,陳川可沒有還回去的打算。

   對于他來說,好的東西就要收藏。

   蔣老師,這是我剛替你熬的姜湯,你喝一碗吧,剛才才淋過雨,喝了能驅寒,防止感冒。

  看著蔣楠那緊張的樣兒,陳川連忙將熬好的姜湯遞了過去。

   謝謝。

  蔣楠道了謝,接過一連喝了幾大口。

  她沒想到陳川會如此細心、體貼,心底立馬升起一股暖意。

   小,小川。

  我看咱們還是快一點補習吧,今天的課程我來的時候已經備好了,大概需要五個小時的學習時間。

  蔣楠實在受不了被人盯著猛看的眼神,感覺自己隨時都會被看穿似的,連忙說道。

   只有讓陳川投入到學習中,她覺得眼前這種尷尬才會緩解不少。

   好的蔣老師,那我們去房間吧。

  陳川答應了。

  然后把蔣楠帶到了他的房間里,每次補習的時候都是在這里進行的。

   找課本,開電腦,陳川像個乖孩子似的坐到了電腦桌前。

  蔣楠則站在一旁開始指導學習。

   小川,我們先練習一下口語吧,老師說一句,你答一句。

   啊……好,好的。

  蔣老師。

  反應過來,陳川連忙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他的眼睛自打進入房間的那一刻,就被蔣楠那纖細修長精致的小腿給吸引住了! 因為蔣楠是站在他面前的,只要陳川稍微一低頭就能看到電腦桌下蔣楠盈盈可握的小腿,特別是……特別是蔣楠那一雙光著的腳丫,小巧玲瓏,精美無比。

  此刻十指微曲,緊緊并攏著,趾甲蓋上涂了性感的玫瑰色趾甲油,顯得特別璀璨迷人。

   光顧著欣賞了,陳川哪里還聽得清蔣楠說什么。

   蔣楠自然也察覺到了陳川的異樣,她蹙了蹙眉,順著陳川的目光看去,就發現陳川竟然盯著她的腳丫! 這…… 蔣楠渾身一震,內心慌慌的,特別緊張。

  雖說她對陳川也有些許好感,但是做傳統教育這么些年,老師的那種拘謹與本分始終枷鎖著她,提醒她不能逾越。

   怎么辦?揭穿?還是假裝不知道? 猶豫片刻,蔣楠還是決定裝作不知道。

  她深提了口氣,正想用英語和陳川對話,可是忽然的,她的眼睛被陳川床頭上放著的東西驚訝到了!小嘴瞬間張大!一臉的羞憤以及難以置信! 天!我的貼身衣物怎么會在他的枕頭底下!不是讓他拿去烘干了嗎?他怎么……這一發現,蔣楠再也淡定不住了。

   她清晰的能看到自己的貼身衣物上有種醒目的痕跡,可以想象得到陳川到底是拿著它干了什么! 木訥,呆滯,緊張,興奮……等等情緒開始涌上蔣楠的心頭。

   短短的數秒內,她的腦海里已經閃現過了多幅畫面,一想到陳川拿著她的貼身衣物干壞事,蔣楠整張臉蛋紅緋一片,耳垂也燙的嚇人,紅霞一直蔓延到粉嫩的脖頸,看上去就像一熟透了的柿子。

   “天佑我李家興盛不衰,子子孫孫皆為人中龍鳳!”李老太爺恭敬的將一柱香插進了香爐之中。

  今天是江州市有名的大家族,李家一年一度的年會。

  年會之上,數百人異口同聲,聲勢浩大,振奮人心。

  一名李家的高層忽然站了出來,大聲的說道:“各位,咱門李家能到現在,全都托家主之福,今日請各位晚輩向家主呈上禮物,以表我家族興旺!”話音落地,頓時有數十人拿出自己禮物,有序的排起隊來。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身影急忙沖進了李家別墅的大門,此人面容憔悴,渾身上下還沾染了不少的血跡。

  白亦非是李家的上門女婿,在別人眼里,白亦非整天無所事事,游手好閑,在李家白吃白喝白住。

  “你怎么這會兒才到!” 李雪趕緊把白亦非拉到一邊小聲問道,生怕他這副樣子被家族其他人看到。

  白亦非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我妹妹出車禍了,急需三十萬做手術!”還沒等李雪開口,白亦非岳母劉 紫云便搶先說道:“你妹妹出車禍了?關我們什么事兒?事情要分輕重緩急,馬上就給給李老太爺送禮了,你的禮物買了沒有啊?”“媽,我……我把買禮物的三萬塊,先……先墊付給醫院了!”白亦非說完這話之后,便低垂下了頭。

  “你說什么?”劉紫云的臉色,頓時就變得陰沉了下來:“我就說你這 廢物,什么事兒都辦不成,我問你,誰允許你挪用買禮物的錢了?”就在這時,一道長呵聲響起:“有請李家李雪,以及其上門女婿白亦非,為李老太爺贈送賀禮!”此言一出,所有人將目光停留在白亦非身上的時候,眼中都露出了些許疑惑。

  “這是怎么搞的?年會這么重要的大喜的日子,怎么都是渾身是血?”“這多不吉利啊!”白亦非硬著頭皮,走到李老太爺的跟前:“爺爺,我……我想跟您借點錢,我妹妹出了車禍,急需要一筆錢來救命……”所有的歡聲在這一刻戛然而止,隨著老爺子的臉色也慢慢變得陰沉了起來。

  整個院落突然就陷入了一片寂靜之中,靜的讓人覺得可怕。

  劉紫云沖到,白亦非的跟前,狠狠的一巴掌就甩在了他臉上。

  “你這廢物說什么呢?今兒可是咱門家的年會!什么車禍跟手術的,多不吉利!”劉紫云一直都很厭惡白亦非,覺得有這種廢物女婿,自己無論走到什么地方,都抬不起頭。

  還不等白亦非回答, 李凡也站了出來,滿臉不屑的開口說道:“當真是不要臉到家了啊?沒錢買禮物就算了?何必要拿你妹妹開玩笑呢?”李凡是李雪的堂哥,李家第三代的有為青年,在李家地位不凡。

  “爺爺,今天是我的不對,可……可是,我妹妹在跟我去給你挑選禮物的時候,出了車禍,需要三十萬做手術。

  ”白亦非很是慚愧的說道。

  “你的意思,你妹妹出車禍,還怪爺爺了?”李凡滿臉笑意的看著李凡,李老太爺聽到這話,臉頓時黑的嚇人。

  “不不不,我沒有那個意思,我……我只是問一下,爺爺您能不能借我三十萬啊!”白亦非很是小聲的說道。

  聽著白亦非還在提這事,劉紫云快步走到白亦非的跟前,用力的推了他一下。

  “你個廢物,還不趕緊滾?”劉紫云臉色陰沉的說道:“臉都被你給丟盡了!”白亦非被推的腳下一嗆,不過并沒有離開,而是,極為沮喪的說道:“媽,我妹妹還在醫院等著我啊,沒有錢,她就沒辦法做手術,會死的!”劉紫云冷聲說道:“那你就去醫院啊,愣在這兒干嘛?別來影響我們家的年會!”“媽,你別說了!咱們回去,我來想想辦法。

  ”李雪終于聽不下去,快步走到白亦非的跟前。

  高位上的李老爺子根本不想搭理白亦非,氣的轉身就出了大廳。

  李凡滿臉冷笑的看著李雪一家:“堂妹,今天你的好老公可是把臉丟盡了。

  不過以你現在的情況,要拿出三十萬,恐怕很難吧?要不要堂哥我幫幫你們啊。

  ”白亦非一聽,頓時感恩戴德,沒想到平時十分瞧不起自己的堂哥,今天居然肯借錢他。

  還沒等白亦非開口道謝,李凡接著道:“只要白亦非當著大家的面,給我跪下,磕三個頭就可以借你!”“李凡,你別太過分了!”聞言,李雪當時就怒了。

  在李雪的眼中,即使白亦非再如何的廢物,那也是她的老公,不允許別人過分的欺辱他。

  只是,李凡說的沒錯,她現在公司遇到了困難,幾乎是虧的身無分文,三十萬確實拿不出來。

  李凡跟李雪以前有過節,沒想到他竟然一直記恨著。

  “李雪,不要把我的好心,當成驢肝肺。

  ”李凡不慌不忙的道。

  “行了,你不用說了,白亦非,我們走。

  ”“我不能走,沒有錢,我妹妹怎么辦?”白亦非雙手緊緊的揪住自己的頭發,慢慢走向李凡,一副就要想下跪的樣子。

  ”夠了!”這時一名李家長輩出來說話了:“還嫌不夠丟人嗎,今天家族人都在,李凡你也不要過了,再說,白亦非這種人的膝蓋,也不值三十萬。

  ”李凡聞言撇了撇嘴,拿出了手機:“行吧,白亦非,錢我可以借你,但每一周的利息就是三十萬,如果一周還不起,第二周就是六十萬,你覺得可行?”“不行,這利息也太貴了!”李雪當時就不同意了。

  “我同意!”不顧李雪的反對,白亦非趕緊答應。

  “行,那大家都聽到了,給我做個證,希望堂妹家不要賴賬喲。

  ”李凡笑嘻嘻的說完,然后把錢轉給了白亦非。

  白亦非收到錢,趕緊就離開了現場。

  一個小時之后,當白亦非趕到醫院,才從護士的口中得知,白亦靈正在接受手術,而且,是由院長親自坐鎮,全院最為頂級的專家出手。

  “護士,我想請問一下,到底是誰幫我繳的手術費啊?”白亦非極為疑惑的問道。

  話音剛落,一道低沉的聲音,忽然就傳了過來:“不用問她了,是我!”白亦非聞聲看去,一名男子帶著五六個保鏢,快步走到了他的跟前。

  “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先跟我來!”男子拍了拍白亦非的肩膀,就把他帶到手術室的門口。

  保鏢們在走廊中,分為左右兩批站崗,防止有人來打擾,男子跟白亦非之間的談話。

  “請問你到底是誰啊?”白亦非有些惶恐的問道。

  他很清楚,眼前的這名男子,絕對不是一般的人物。

  “非兒,我是你跟靈兒的父親!”男子很是激動的,按住白亦非的肩膀,開口說道:“我叫 白云鵬!”聞聲,白亦非直接就愣在了原地!良久,白亦非才緩緩的回過神來,不敢置信的問道:“大叔,您應該是認錯人了吧,我有父母。

  ”白云鵬慈祥的看了白亦非一眼:“我知道你可能不信,這里是我和靈兒的親子鑒定報告,還有這是幾張你們在襁褓的照片,尤其是背后的胎記。

  當初把你們送走,我是有苦衷的。

  ”看著白云鵬準備的資料,白亦非的心中充滿了震驚,因為他很確定,照片中的嬰兒就是他們兄妹,而抱著他們兄妹的,正是面前這個自稱白云鵬的男人。

  隨后,白云鵬又拿出了一張深紫色的銀行卡。

  “非兒,這是帝王卡,在整個夏國,也就只有二十張,我今天也把它送給你……這張卡里有三個億。

  ”隨后,白云鵬又拿出了一枚戒指,將其戴在了白亦非的中指上:“單憑這戒指,你能夠在夏國任何銀行,無償提走十個億,算是對你的補償。

  ”先是三個億,現在又是十億?如果是別人,白亦非絕對不會相信,但不知道為什么,這話從白云鵬口里說出來,就會有種不容置疑的味道。

  隨后,白云鵬就給了白亦非一張名片:“這上面有我的電話號碼。

  靈兒這次傷勢不輕,我怕這家醫院治療會留下后遺癥,所以等下靈兒情況一旦穩定,我就會將她接走。

  ”對于白云鵬的提議,白亦非沒有拒絕,如果靈兒留下什么后遺癥,他會后悔一輩子。

  半個小時后,手術室的門被緩緩的打開,此時白亦靈一身都是繃帶。

  白云鵬眼眶一熱,揮了揮手,旁邊保鏢點了點頭,打了個電話,不會就來了一輛頂級的醫療車將白亦靈給接走了。

  看到這里,白亦非心中的那塊石頭終于落了下來!拍了拍白亦非的肩膀,白云鵬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便跟著離開了去。

  而白亦非自己摸著兜里的卡,打車去了一趟銀行!雖然白云鵬不像開玩笑,但白亦非還是想查一查是真是假。

  十分種后,白亦非滿臉蒼白的走出了銀行。

  此時白亦非只感覺雙腳無力,原因很是簡單,這張卡里面當真有三億!很是艱難的回到家中,白亦非才剛到門口,就聽到屋內傳來的爭(名人哲理故事)吵聲。

  “你這孩子,是不是傻了,今天那廢物把臉都給我們家丟盡了,你還打算動家里的房子?”劉紫云滿臉怒氣的,大聲的咆哮著。

  李雪十分冷靜的看著劉紫云:“我沒傻!現在只有賣了房子才能把錢還回去。

  不然,你讓他怎么辦?”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這兩年白亦非任勞任怨,對她更是無微不至,甚至有一次為了她,被人打的鼻青臉腫,卻還笑著說他沒事。

  這是她永遠都不會忘記的一幕。

  更何況,她明顯感覺到了白亦非這兩年的變化,從最開始滿滿的上進心,變得異常頹廢,他經歷的打擊實在太多了。

  如今,要是連他唯一的妹妹也不在了,她都不知道白亦非會怎樣?“怎么辦?錢是那個廢物自己借的,要還也是他自己還,憑什么要我們賣房子來還?”劉紫云越說越激動。

  “媽!你冷靜點!李凡那樣做絕對不安好心,我不想他中了李凡的圈套!”白亦非的妹妹出了車禍,他是走投無路才會借錢的!可李凡分明是要故意羞辱和為難白亦非,她怎么能眼睜睜地看著不去管?“哼!李凡是不安好心,但關我們什么事?都是那個廢物自己要跳進去的!反正說什么我都不會同意把房子賣了!”“媽!”李雪瞪著自己的母親,不敢相信自己的母親居然這么現實。

  門外的白亦非怔愣了,沒想到李雪在為他說話。

  李雪再次耐心勸說:“媽!房子沒了以后可以再買,人沒了就什么都沒了!”“說的輕巧,你也不看看我們現在什么情況?你爸也是廢物一個,在李家一點兒地位都沒有!”劉紫云瞪了一眼李強東,又哼道:“更別說那個廢物白亦非了!他能買房子,母豬都能上樹!”岳父李強東沉默不語。

  李雪握緊了拳頭,還想開口,就聽劉紫云道:“雪兒!你和那廢物本來就是協議結婚,根本就沒有感情,你管他干什么?反正協議時間一到,你們就離婚,他跟你一點兒關系都沒有!”“是,我們是協議結婚,可媽你有沒有想過?我們朝夕相處了兩年了,又不是冷血動物,怎么會沒有感情?”李雪很激動,“更何況,再怎么說,名義上,他也是我老公!”門外的白亦非聽到李雪說“老公”兩個字,不由雙眼一亮,微微顫抖。

  原來自己在她心里,還是有一席之地的。

  岳母的冷嘲熱諷,白亦非已經習以為常,可李雪維護的態度,卻讓他為之動容。

  “哼!他配做你老公嗎?一個在家混吃等死的廢物!要不是我們養著,他早就餓死了!”劉紫云還嫌說的不夠,“你看看有哪個男人像他那樣窩囊的?要不是有協議,我早就讓你們離婚了!”李雪聽著劉紫云難聽的話,自己心里也難受,可她自己清楚,白亦非并不是真的想變成這樣的!“媽!你聽我說,我們先把房子賣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這件事得趕緊處理了,不然過幾天,就算是賣了房子,他們也還不起了。

  劉紫云油鹽不進,咆哮道:“我說了這么多,你還要賣房子?你是鐵了心是嗎?好!我告訴你,你要敢賣房子,我就從樓上跳下去!”李雪聽劉紫云這么說,眼眶不由的濕潤了,而后深吸一口氣,一句話也不說,轉身摔門而出。

  白亦非趕緊躲到一邊,看著李雪離開的背影,感動不已。

  李雪為了他竟然和家人吵架,還為了他想賣房子,這分情,他怎么能不動容?凝視良久,白亦非堅定道:“雪兒,我會讓你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在這之前,他要努力讓李雪愛上他,還要讓岳父岳母真心接受他才行。

  出了小區,白亦非一眼就看到了李雪正坐在那輛舊的不能再舊的長安小跑上,車子發動了好幾次才燃。

  這車還是當初兩人花了一萬多買的一輛二手車,如今都快報廢了,經常半路熄火,剎車也不怎么靈。

  看著遠去的車子,白亦非心中一動,然后直接打車去了4S店。

  現在自己有錢了,至少讓自己心愛的女人有一輛安全的座駕。

  店門口,白亦非看了一會兒,最后才走了進去。

  這時,出租車上一個穿著包臀裙的性感女人看到了白亦非,立馬朝著出租車師傅喊道:“停車,就在這里下。

  ”給了錢,女人踩著高跟鞋噠噠地走了進去,立刻找到了白亦非。

  “白亦非?真的是你!”白亦非聞聲轉頭,“ 周曲兒?”周曲兒上下掃視了一眼白亦非,嫌棄道:“你來這里做什么?”周曲兒是李雪的閨蜜,兩人的關系十分要好。

  不過舟曲兒也跟別人一樣十分瞧不起白亦非。

  “來這里還能做什么?”白亦非無語,來這里不就是買車嗎?周曲兒明顯不相信,“你買車?你有錢買車嗎?”白亦非想了想:“我之前買彩票中了獎,最近雪兒生日要到了,正好給她買輛車做生日禮物,我想給她一個驚喜,希望你能保密。

  ”周曲兒切了一聲,“你當我三歲小孩兒啊!你有那狗屎運嗎?”白亦非:“……信不信隨你,你沒事我就先進去了。

  ”周曲兒見白亦非要走,一把拉住了他又問道:“你真是來給雪兒買車的?”“對。

  ”白亦非點頭。

  周曲兒猶豫了一瞬,點頭道:“行,我跟你一起,看你是不是真的要買!”兩人進去之后,白亦非掃視了一圈,店里每個專區的 銷售員都在接待各自的客戶。

  現在正是人比較多的時候,一時間竟沒人來接待他們,白亦非看好后只能是自己專門走一趟。

  周曲兒踩著高跟鞋在后邊跟著,美眸不驚一愣,“白亦非!你有沒有搞錯?往哪兒走呢?”白亦非回頭,再看看這個專區的牌子,“沒走錯啊!”周曲兒扶額,“你沒看到上面標價嗎?最便宜的也要一百多萬!”在她看來,白亦非就算有錢買車,最多買個十多萬二十萬的車也已經很了不起了。

  “我知道。

  ”白亦非淡定點頭。

  周曲兒氣的低吼,“你有那么多錢嗎?這可是一百多萬,不是一百多塊!別到時候買不起,在這兒丟人現眼!”白亦非知道說什么周曲兒都不會相信,還不如先把車買下來。

  周曲兒見白亦非這模樣,氣的想給他一巴掌,這貨不會真的是來丟人現眼的吧?這時,終于有空閑的一個銷售員走了過來,但在看到白亦非和周曲兒的穿著時,臉上的笑就假了幾分。

  “先生,小姐,來看車嗎?”銷售員說的看車,是真的意義上的看。

  白亦非沒聽出來,就點頭道:“嗯,這個不是很懂,哪一款安全性能最好?”銷售員臉上的笑僵了一下,還是盡職盡責地說道:“這邊這款Levante系列是最好的,有高級安全輔助系統,也是特別定制款,目前店里只有這一輛。

  ”順著銷售員的手看過去,周曲兒立馬瞪大了雙眼。

  兩百萬!他瘋了吧!白亦非沒什么反應,點頭道:“好,可以把們打開,讓我坐上去試試嗎?”銷售員的臉更僵了,“先生,您確定?”“確定。

  ”白亦非點頭。

  銷售員深吸一口氣,盡量保持微笑,“先生,別人可以,但你不可以。

  ”“嗯?為什么?”白亦非怔愣了一下。

  周曲兒也覺得十分尷尬,趕緊站了遠一些。

  銷售員卻沒了笑臉,“先生,車子是給開得起它的人試的,而且這輛是定制款,如果你進去試車,留下什么味道,或者弄壞了車,我怕你賠不起。

  ”白亦非這下是明白了,對方不過是覺得自己形象邋遢罷了,不以為意地笑了笑,“行,我不試,她來總可以吧?”銷售員看了過去,正是和白亦非一起來的周曲兒。

  周曲兒錯愕,“我來試?”白亦非點頭,“除了你,沒別人了。

  ”周曲兒走近了幾步,那銷售員見狀眉頭一皺,正要說什么,他們背后就傳來了一個嗲嗲的聲音。

  “親愛的,快看那輛,那輛好好看啊!”走過來的是一個穿著性感小短裙,化著濃妝的妖艷女人,一只手挽著包,一只手挽著一個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穿著西裝,手上帶了三個金戒指,氣勢十足。

  在兩人身后,還跟著一個穿著襯衣的年輕男人。

  年輕男人一眼就看到了白亦非,頓時愣了。

  白亦非也愣了,沒想到會在這里看到他。

  這年輕男人叫趙鵬,是白亦非的大學同學,也是好朋友,可就在昨天,這個好朋友給白亦非上了一課,讓白亦非徹底看清了對方的真實面目。

  當初畢業的時候,趙鵬創業,需要一大筆的啟動資金,白亦非作為他朋友,義不容辭地給他借了兩萬!可昨天,白亦非妹妹出了車禍,讓趙鵬還錢,趙鵬竟然說他根本就沒給他借錢,憑什么還錢?后來,白亦非再給他打電話,趙鵬直接關機了。

  那女人拉著中年男人,撒嬌道:“親愛的,我想要那輛~”中年男人一笑,手在女人的腰上流連,“好,寶貝兒想要就買。

  ”“那誰,過來一下。

  ”銷售員見此立馬揚起笑臉走了過去,“先生,您好,請問有什么需要?”“我們要試車。

  ”中年男人直接說道,又看了眼白亦非,“讓那兩土包子趕緊滾出去,看著礙眼。

  ”女人點頭,嗲著聲音道:“就是,你們這兒怎么什么人都往里進啊?”銷售員面色尷尬,轉身對白亦非和周曲兒委婉道:“兩位,請不要打擾別人試車。

  ”白亦非收回在趙鵬身上的視線,轉而看向中年男人和女人,眼睛微微瞇了起來。

  “不是我們打擾他們,是他們打擾我們。

  ”女人見白亦非眼神不善,立馬嗲著聲音和中年男人撒嬌,“親愛的,你看他樣子好兇哦。

  ”中年男人只是聽這聲音都酥了,立馬怒道:“你他媽說什么?趕緊給我寶貝兒道歉!”一旁的周曲兒終于看不下去,站了出來指著女人的鼻子:“道什么歉,自己沒教養,還讓別人道歉,有病吧!”白亦非也是第一次看到周曲兒發這么大的火,有些怔愣。

  女人不屑的笑了笑:“公共場合,說話那么大聲,你才沒教養!”“你!”周曲兒是真的被激怒了抬手就想教訓那女人,卻被白亦非攔下了。

  “別生氣,我來。

  ”白亦非看了眼兩人,“大叔,管好你自己的女兒,她這張嘴,遲早會惹事。

  ”“你說什么?”“誰是她女兒?”中年男人和女人的聲音同時響起。

  白亦非一副不知道的樣子,“不是嗎?我看你們挺像的。

  ”那中年男人一看就知道他的年齡估計能給女人當爹了。

  “你!”兩個人臉色都沉了下來,自己知道是一回事,被人當眾說出來又是一回事。

  周曲兒見后,忍不住捂嘴偷笑,白亦非這損人的功夫還挺厲害。

  白亦非沒去管他們,而是轉過身對銷售員道:“不試車了,我直接買。

  ”啊?在場的人愣了。

  銷售員頓了一下,眼里盡是不屑,“先生,這車兩百萬,您確定要買?”白亦非還沒說話,那女人又開始嘲諷,“就你這樣子,能買這車?知道多少錢嗎?兩百萬!能拿出來我跟你姓!”一直被無視的趙鵬看了眼白亦非,他十分清楚白亦非現在的情況:“他現在身上能有兩百都不錯了!”“哈哈……”女人大笑,中年男人也在嘲笑,“年輕人,打腫臉充胖子!買不起就趕緊出去,別在這兒礙眼!”白亦非看了眼那個女人,冷聲道:“記住你剛才說的話。

  ”說完,白亦非拿出一張卡,道:“我刷卡,全額付款。

  ”啥?全額付款?那可是兩百萬!在場人的愣住了。

  銷售員看著他手里的帝王卡,嗤笑一聲,“先生,麻煩你買不起就不要裝,隨便拿張卡就當做是銀行卡嗎?我不傻!”白亦非皺眉,隨后了然,這卡總共就二十張,辛陽城也就只有這一張,難怪他們不認識。

  可銷售員不認識,不代表別人不認識!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