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alog free full movies



張醫生,人家這里好癢怎么辦? 莫曉梅最近覺得兩腿間很不舒服,一開始她懷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蟲子咬了,可是幾天下來,她每天晚上都會做夢,醒來后,兩腿間那塊芳草地就會奇癢無比,而且濕漉漉的。

   望著有些嬌羞,兩眼水靈靈的莫曉梅, 老張不免心動了。

   莫曉梅是村長的姑娘,今年不到二十歲,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

   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但是村長眼光高,看不上。

   老張作為村里的唯一的男醫生,平時借著 看病的機會,看過不少村里 女人的屁股。

   但是對莫曉梅這個粉嫩白皙的大姑娘,他還是很渴望接觸一下的。

   今天終于送上門來了,老張心里打起了算盤。

   他一眼就看出來,莫曉梅這是做了春夢,到了情竇初開的年齡,想男人了。

   這里癢嗎,還是這里? 老張讓莫曉梅坐下來,為了方便,他把門關上了,伸手在莫曉梅的大腿上摸了摸,很滑膩,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

   哎呀,就是這里,好癢的,張醫生,怎么辦才好。

   莫曉梅心慌意亂的,本來兩腿間就癢,讓老張的手碰了碰,好像更癢了,連忙夾緊兩腿。

   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信息不發達,即便是村長的女兒,也沒讀什么書,全都是靠種地為生。

   像莫曉梅這樣年齡的姑娘,很多不懂男女之事。

   這也是老張在這里當醫生的原因之一,樂得其所。

   你最近做夢,是不是有什么 東西碰你的腿還有胸部? 老張一本正經的,欣賞著莫曉梅年輕漂亮的好身段。

   她發育的真好,皮膚又很白嫩,嬌羞的臉蛋更是誘人,讓人想要親幾口。

   哎呀,張醫生你真的是神了,你咋知道的呀? 莫曉梅很吃驚,她認為自己來對地方了,雖然癢的那個位置很羞于啟齒,但是,她也沒辦法才來看醫生的,現在聽老張這樣說,和夢里對上了,忽然變得欣喜,也沒有那么多顧慮了。

   還有什么,你要如實告訴我。

  老張暗暗好笑,一個小丫頭片子還不好哄? 他可是五十好幾的男人了,什么女人沒見識過。

   只是幾年前老伴走后,他就很難熬了, 身體很硬朗,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強烈,卻苦于沒有女人陪床。

   原本想來這大山村,安安靜靜的度過余生,沒想到卻發現這里景美女人更美,激發了他的興趣和欲望。

   那個,不好意思說嘛。

  莫曉梅咬了咬紅唇,想起兩腿間的癢處,感到很害羞。

   老張當然明白了,就說道:你把手給我看看。

   干啥?我媽說,不能讓男的隨便碰呢。

  莫曉梅有點嬌羞,雖然沒什么學問,但是也知道,女人的手不能讓男人隨便摸的。

   看病呢,給你 檢查啊,你亂想什么呢?你媽能干,你讓她給你止癢,別來找我。

  老張故意嚇唬她,板著臉假裝生氣。

   別,別呀,是我想多了,給。

   莫曉梅急了,連忙把手遞過去。

   老張暗暗高興,小丫頭,還搞不定你了? 他一把抓住了,撫摸著她細滑的小嫩手。

   年輕就是好啊,多光滑多粉嫩,立刻激發了他的沖動,握著少女的手,簡直好像忽然間回到了初戀的時候,青春煥發。

   那個,張醫生,檢查出來了嗎? 莫曉梅被老張摸的癢癢的,反而覺得兩腿間更難受了,俏臉紅撲撲的。

   只能初步確定,那個,還需要進一步檢查的。

   老張瞇著眼,有些舍不得的松開了她的手,免得她懷疑自己的企圖。

   還要咋檢查?莫曉梅眨著大眼睛問。

   老張盯著莫曉梅鼓鼓的 胸脯,吞了吞口水,她穿的嚴實,看不見乳溝,但是可以想象到,是多么的粉嫩雪白,握在手里,肯定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我問你,你這里是不是很漲?老張指著她的胸脯。

   莫曉梅用手捂了捂,睜大了杏眼,連忙點(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頭。

   你簡直神了呀,這你都知道呀,我真是找對人了。

   此刻,莫曉梅簡直對老張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那當然了,全村老少都找我治病,我還能看走眼,你要想好起來,得讓我檢查胸部。

   老張覺得自己這樣做有點不道德,可是他實在忍不住這少女的誘惑。

   啊,這里,要脫了衣服看嗎?莫曉梅感到羞澀,很難為情。

   那當然了, 隔著衣服我怎么檢查?老張故作生氣。

   不,不好吧,我娘說,這里,只能給未來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

  莫曉梅驚慌失措。

   老張自然不肯就此罷休,立刻一瞪眼,氣惱的說道:我實話告訴你,你這個病很嚴重,不給我檢查那里,你會疼死癢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亂想,我要睡覺了。

   莫曉梅見老張生氣了,一聽那話嚇壞了,連忙搖頭。

   別,我,我可不想死,張醫生你要救救我呀。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說我不該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關系,我給你說半天,沒收你錢呢。

  老張扭過頭去。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還不行嗎,我這就脫了衣服給你檢查。

   莫曉梅哪兒知道老張在嚇唬她呢,她只覺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脫下來了。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個 裹胸布,纏著她雪白豐滿的胸脯。

   老張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還要好看。

   他的手有點發抖,伸過去摸,隔著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軟和飽滿。

   莫曉梅喉嚨里嗯了一聲,非常的銷魂。

   她紅著臉,閉著眼,嬌羞的不行。

   那個,張醫生呀,檢查好了嗎? 被老張揉著胸脯,莫曉梅覺得渾身都癢了。

   沒有呢,你現在什么感覺?老張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著莫曉梅的胸,感覺兩只白兔隨時會跳出來。

   我,我覺得更癢了,好難受呢,哎呀張醫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

  莫曉梅沒有被男人這樣摸過揉過,是第一次,所以根本無法形容,她還下意識的用手在兩腿間撓了撓,那里好像又濕了。

   的確有點嚴重啊,我要仔細檢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脫了,最好,連裙子也脫了,我給你做全身檢查。

  要不然我幫你吧。

   老張有點迫不及待了,渾身燥熱,褲子已經頂起來了,真想抱著莫曉梅親個夠。

   他開始扯她的裹胸布,不滿足隔著衣服摸,甚至,很想看看她兩腿間的芳草地,少女的身子,肯定別有一番美麗啊,想想他就激動不已。

   好,我,我自己來。

   被老張嚇唬住的莫曉梅,現在簡直是言聽計從了,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來了。

   老張咕咚一聲吞了口水,盯著莫曉梅的胸,眼睛都直了。

   那一層布條落下來后,圓滾白皙的雙峰,慢慢的彈跳在了眼簾,白里透紅…… 老張緊盯著莫曉梅的胸前,迫不及待的,兩手去握住了,慢慢的摩擦起來。

   莫曉梅臉頰緋紅,眼神有些迷離,喉嚨里忍不住發出嚶嚶聲。

   嗯,你弄疼人家了。

   老張心里暗喜,這姑娘果然不懂男女之事,都這樣了還不拒絕,看樣子有戲。

   使勁的用手捏了捏她胸前的粉紅櫻桃,簡直熟透的水蜜桃啊,老張忍不住想咬一口。

   但是又不能直接這樣弄,擔心莫曉梅懷疑。

   你現在是不是覺得這里漲漲的呢?老張邊揉邊問。

   對呀,有些難受,我這是怎么了呀?莫曉梅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害怕。

   你這里面,染了病,有毒素在作怪,需要吸出來,用手還不行,得用嘴巴。

   老張揉搓著莫曉梅的酥胸,觀察她的反應。

   啊,可,可要怎么吸呢,你幫我嗎,這樣不太好吧? 莫曉梅害羞了,可是又擔驚受怕。

   我幫你的話,的確是不太好,你一個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為了給你治病,你要是嫌棄我這個糟老頭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過,你要是弄不好,這毒素會傳染全身上下,到時候你無藥可救了呢。

   老張欲擒故縱,干脆松開了她的雙峰,假裝一本正經。

   莫曉梅被嚇的不輕。

   別,別呀,人家不會弄,那要不,你幫我吧,我不嫌棄你,我不想傳染了。

   這可是你說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閉上。

   老張暗暗欣喜,又一次握著莫曉梅雪白的兩只乳兔,低頭就含著了上面的櫻桃,緩緩的吸允著。

   嗯,呀,有點疼,你輕點張醫生。

   莫曉梅又羞又急,她很聽話的閉著眼,覺得那里癢酥酥的。

   老劉還沒來得及清理身上的粘液,就看到一個人影快速走了過來,一邊說還一邊搖晃著手機:“萌萌,怕什么?劉 教練那個老東西能力已經開始退化了,根本就滿足不了你的需求,其實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幫幫你,畢竟我們都是年輕人,精力旺盛,絕對可以讓你瞬間噴出尿液的。

  ”等到來人走到車前,老劉這才看清楚了對方的模樣,而且還知道對方是什么人。

  這家伙不是別人,正是這座駕校最有名氣的一個富二代。

  這小子名叫 馬東,現在大半夜的,本以為沒有人會過來,沒想到他竟然跟到了這里。

  老劉想著正準備出去教訓一頓馬東,可是剛剛抬出去的腳又收了回去。

  馬東雖然是個小年輕,可卻不是一般好惹的主兒。

  他是駕校老板的小舅子。

  而且家境顯赫,在附近有不少小弟,平常說是來這里練車,起身是為了勾搭一些小女孩。

  更加重要的是,這家伙根本就不是一個好東西,喜歡給各個教練找事兒,而且一個月換三個教練是常有的事兒。

  馬東老早就已經注意到了 韓萌萌,可是韓萌萌不怎么搭理他,讓他非常不爽。

  更是看到韓萌萌和老劉有說有笑,讓馬東恨不得弄死老劉。

  馬東對韓萌萌非常喜歡,但韓萌萌練車時一直都是一臉的高冷,對他根本就沒有任何感覺,卻對老劉這個糟老頭子愛慕有加,甚至還動手動腳的,這讓馬東更是不舒服。

  今天來這里完全是一個巧合,馬東勾引到了一個小姑娘,而且和韓萌萌是一個學校一個專業的。

  本來他想要和小姑娘約會,但是去學校的時候正好看到老劉開車來接韓萌萌,而且那時候的韓萌萌竟然穿著連衣裙,讓馬東非常的興奮。

  可是看到韓萌萌和老劉上車離開,馬東就非常不爽了。

  他媽的,這個騷貨,科二沒考完大半夜就穿的這么奔放,難道是想要和教練做一些不可描述的肉體交易?他媽的,你讓教練干,還不如讓我這個年輕力壯而且有錢的人狠狠干上你一頓呢!一想到這里,馬東就控制不住的跟了過來,他想要好好看看,韓萌萌是主動勾搭的老劉,還是老劉勾搭的韓萌萌。

  反正不管是誰勾引誰,只要有了證據,他就威脅韓萌萌,將她扔在床上狠狠的干上一番。

  馬東剛開始來的時候,只是看到二人抱在一起練車,這心里面就跟打翻了醋壇子一樣不舒服。

  本以為二人是干柴烈火已經干到一塊兒了,可是沒想到老劉卻突然下車朝廁所跑去,然后跟著就看到了韓萌萌在車里面將裙子撩了起來,而且還用 檔把摩擦自己粉嫩花蕊的香艷畫面。

  是個正常男人看到這一幕都會把持不住,馬東也是一樣,直接就瞠目結舌,褲襠腫脹的立在了原地。

  他很想沖進車里面將韓萌萌扒的一絲不掛,然后將自己比檔把還要厲害的硬梆插入她的身體,讓她好好爽爽。

  一想到這個地方,馬東就(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摸出手機,想先拍幾張韓萌萌放蕩的照片,然后用照片來要挾韓萌萌陪自己睡覺。

  可誰知道這手機竟然忘記關閃光燈,直接就被人給發現了。

  看著眼前嬉皮笑臉的馬東,韓萌萌知道剛才自己做羞人事情的畫面已經被馬東拍攝了下來,當下臉蛋羞紅,恨不得立刻找個地縫鉆進去。

  在韓萌萌冷聲的時候,馬東將車門打開,坐在副駕駛一臉淫蕩笑道:“萌萌,這檔把多沒勁兒,要不要我幫你舒服舒服?”看著馬東坐在身邊,韓萌萌緊張無比。

  馬東的欲望大門早就已經打開,此刻更是無法控制住自己的興奮,急忙伸手抓住了韓萌萌的顫抖小手,瞥了眼檔把上殘存的粘液,笑道:“萌萌,檔把又冷又硬的,怎么能比得上哥哥這根有血有肉又溫暖的東西呢?你很寂寞吧?要不我現在就在車里面填充你的寂寞吧?”韓萌萌警惕無比的朝后縮了一下,慌忙喊道:“我不寂寞也不難受,你不要碰我,把你的手拿開!”馬東已經抓住了韓萌萌的手,就沒有想要松開,淫蕩笑道:“萌萌,這大半夜的,我見你一個人在這里自己解決生理需求,所以就想滿足滿足你啊。

  ”韓萌萌一聽,急忙把手縮了回去:“你趕緊離開,不然我就要大聲喊人了!”馬東聞言陰森森笑了起來,瞇著眼睛問道:“你想要喊人?現在黑燈瞎火的有誰?難道是讓老劉那個老不死的把你從我手中救走?”說完,也不等韓萌萌回過神來,馬東伸手探了過去,作勢就準備把韓萌萌的衣服扯下去。

  韓萌萌被嚇得差點喊叫出來,她今天出門著急,并沒有穿內褲。

  如果真的被馬東直接脫了衣服,那根本就沒有離開的可能性。

  “你住手,不要這樣……”眼瞅著自己的衣服就要被撕扯下來,韓萌萌臉色瞬間蒼白起來,兩片因為驚嚇而蒼白的嘴唇開始顫抖起來。

  馬東猥瑣的看了眼韓萌萌的裙子下面,吃驚的發現這騷娘兒們竟然沒有穿內褲,頓時褲襠堅硬無比,口中卻罵了起來:“他媽的,還以為你是個清純的大學生,沒想到竟然是個搔貨,大半夜跟一個老不死的在這里黑燈瞎火瞎鬼混,還他媽沒有穿內褲,便宜了那個老不死的,倒不如便宜了老子,今天看老子不插死你!”老劉車車外面看得一清二楚,一口一個老不死的喊得他非常生氣。

  馬東根本就不知道韓萌萌還是個處子,而老劉早就看出來韓萌萌未經人事,這種緊致的小處女必須要自己開苞,不能便宜了這個混蛋小子。

  想著,老劉詭異笑了一聲,陰著臉悄悄摸摸的走了過去。

  二十年前的老劉能將混混打的過上晚年生活,手段也非常的毒辣。

  而且在吃了二十年的牢飯,在里面能堅持過來,完全就是靠著自己的拳頭撐過來的,加上他在里面也學到了不少東西,手段更是無比的殘忍。

  馬東只想著干了韓萌萌,根本就沒有意識到危險正朝他襲來。

  就在他抓住韓萌萌胳膊,另外一只手準備摸到裙子下使勁兒扣動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后腦勺一陣刺疼,還沒有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兒,一個悶哼就趴在座椅上。

  韓萌萌見老劉站在車窗外面,這才反應過來,是老劉在關鍵的時刻挺身而出,將馬東給打暈過去了。

  見危險已經解除,韓萌萌直接就哭了出來:“劉教練,你可算是來了,你要是稍微來遲一點,我就被這個家伙給糟蹋了……”說著,韓萌萌直接就捂著臉痛哭了起來。

  老劉嘆了口氣,隨意瞥了眼已經昏迷不醒的馬東一眼,沉聲說道:“我當時哪兒來的混當小子,想不到竟然是馬東,真不是個東西,竟然敢在這里調戲良家婦女!”韓萌萌紅著臉說:“劉教練,我也沒想到他竟然會來這里,而且還想要糟蹋我。

  也幸虧劉教練趕了過來,不然的話,后果將會不堪設想的……”老劉見韓萌萌看著自己的表情有些愛慕,心里面瞬間激動起來,再次低頭瞥了眼馬東,心中冷笑連連:“馬東啊馬東,也真虧你來了,讓我有了英雄救美的機會,以后可得長點心,別便宜了別人,慘了自己!”他尋思完說:“萌萌,別緊張,把他拖出去扔在地上,我送你回去好了。

  ”韓萌萌從緊張中回過神來,看著一動不動的馬東不安問:“劉教練,他會不會死掉了?”老劉搖頭:“放心,我的力道掌握的非常不錯,他是不會死掉的。

  ”也不等韓萌萌吭聲,老劉就把馬東從車里面拖出去扔在了地上。

  韓萌萌急忙從車上下來,從馬東手中拿走手機,面色緋紅說:“劉教練,你先等等,剛才他偷拍了我的照片,我要刪掉,不然等他醒來,我就慘了……”老劉應了一聲,等韓萌萌處理完照片后便催促道:“好了,趕緊上車吧。

  ”送韓萌萌回去之后,老劉頓時空虛寂寞起來。

  買了瓶白酒和一包花生米,回到房間便悠哉悠哉的喝了起來。

  半瓶酒下肚后,敲門聲突然響了起來,接著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了過來:“劉教練,你在嗎?我有點事情想要找你幫幫我。

  ”這縷聲音無不有人,聽得老劉心癢癢。

  她急忙將門打開,可沒想到外面站著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想要讓老劉干了自己的房東 寧姐

  一看是寧姐,老劉瞬間就拉了張臉,不爽問道:“房東,你別急,等工資發了我就給你房租,現在都大半夜了,我們孤男寡女的在一塊兒會被別人誤會,你還是回去睡覺吧。

  ”寧姐咯咯一笑:“說的這么見外干什么?而且我可不想要錢,我想要的是……”話沒說完,寧姐就大步走了進來,而且還一個勁兒的瞄著老劉的褲襠。

  老劉知道寧姐的想法,卻裝傻充愣問:“你想干什么?”寧姐一臉無奈說:“我手機壞了,就是想讓你幫我看看手機,搞得我好像做賊的一樣。

  ”寧姐說著就拿出了手機,可是一看上面的內容,老劉的鼻血差點噴了出來。

  手機屏幕上,一對一絲不掛的男女忘情的結合在一起。

  老劉瞬間浴血沸騰,直勾勾盯著屏幕上正跪在女人身后瘋狂抽動的男人,眼睛都移不開了。

  寧姐見狀,用身子蹭了蹭老劉:“劉教練,我的手機是不是中毒了?怎么有這種東西?”“我不知道……”老劉回過神,急忙后退,卻一個趔趄朝床上倒去。

  眼瞅著就要摔倒,老劉本能伸手抓住寧姐,可是寧姐根本就沒有辦法拉扯住老劉,一個趔趄也倒了下去,正好壓在老劉身上。

  “劉哥,我還難受,你就要了我吧,我保證讓你舒舒服服的……”寧姐一邊說一遍拿出一顆藥丸就塞到老劉口中。

  老劉本能咽了下去,緊張問:“這是什么藥?”“萬艾可啊。

  ”寧姐魅惑笑了一聲。

  “你……”老劉嚇了一跳,想要推開寧姐,可是酒勁兒上來,根本使不出太多厲害。

  老劉絕望的眼睛流出了眼淚,他做夢都沒有想到,吃了二十年的牢飯,等出獄之后,自己沒有去找女人,反而女人找上門了。

  沒一會兒,萬艾可藥勁兒發作,老劉只感覺渾身燥熱,而且褲襠處的鋼槍也越來越堅硬……“趙哥,你開了這么多年的車,可沒有開過我這輛車吧?我可很久沒有被人發動過了,保證動力十足,潤滑也非常不錯,讓你開了之后還想開呢!”寧姐嫵媚說完,雙目含情,直接將老劉的衣服扯了下去……寧姐身材雖然已經有點走樣,但手上力氣實在不小,就連撕衣服也這么順手有力。

  她撕掉老劉的上衣之后,把所有的力氣都壓制在了老劉身上,身體一拱一拱地蹭著老劉,口中發出銷魂的聲音。

  老劉心里憋屈又無奈,只能像良家婦女反抗暴力一樣,徒勞的掙扎……這時候,老劉身上酒勁藥勁一起上來,身體又軟又燙,唯獨那里堅硬如鐵。

  寧姐騎著老劉扭了一會兒,便有些忍不住了,三兩下便把老劉的褲子脫去,露出她朝思暮想的那玩意。

  隨后,寧姐一臉貪婪的看著那兒,自己便撩開裙子,迫不及待的坐了上來。

  四十來歲的女人,需求旺盛得簡直不得了,她現在滿腦子想的,就是讓老劉把自己填滿,然后自己把老劉榨干!眼看著寧姐豐腴的臀部張開,馬上就要把自己控制不住的火熱納入其中,老劉忍不住在心里罵娘,嘴上卻懇求道:“老妹兒,你別這樣啊……強扭的瓜不甜!”硬的不行,老劉只好來軟的。

  “甜不甜的沒事,反正我也不在乎,我只想先破了你這個老瓜!”寧姐一邊說,一邊絲毫不肯放松對老劉的進攻,眼看著就找到位置要坐上來。

  天啊!救救我!老劉第一次體會到這種感覺,身體雖然火熱,而心底卻一片荒涼。

  也不能怪寧姐**熏心,她自從離婚以后已經空曠了好些年,正處在這如狼似虎的年紀,又找不到合適的人來安慰,日子難過啊!自從無意中看到老劉洗澡,窺到他那無比碩大的本錢,就連軟著的時候都比她年輕時候找的老公要大上幾分,她就動了心思,想跟老劉勾搭到一起去。

  誰知道老劉雖然又窮又老,可是眼光可不低,怎么都不愿意跟她湊合湊合。

  眼看著身邊的同齡人都有老公滋潤,可是偏偏老劉這塊肥肉她看得到吃不著,她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搞了點烈性偉哥,準備把老劉給強了。

  眼看著馬上就要被“毀了清白”,老劉一咬牙,騰出手來、假裝迎合抱住寧姐,卻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寧姐的脖子上!寧姐哼都沒哼,便倒了下去。

  老劉急忙把寧姐推到一邊,這時候,門外傳來一陣吧嗒吧嗒的高跟鞋聲。

  那聲音到門口之后停了下來,老劉房門沒顧得上關,半開著,她探頭進來好奇的看了一眼,正好跟上身破爛、下身露鳥的老劉四目相對。

  “教練……你咋不穿衣服……” 香香神色略顯尷尬,不過倒也沒亂了方寸,總體看著還挺淡定,好像是見慣了這種場面。

  老劉急忙提好褲子,看著門口站著的姑娘濃妝艷抹,帶著不羈和放縱的艷麗,慌忙說道:“香香,你下班啦!”這女人,便是與老劉合租,同時也在老劉班上學車的香香。

  香香這時又看見沙發上躺著昏迷不醒的寧姐,驚訝的問:“教練,你跟寧姐這是在干啥呢……”老劉欲哭無淚的說:“我跟她能怎么樣啊!她喂我吃偉哥、對我霸王硬上弓,我沒辦法,只能把她打昏了……”香香聽到這里,撲哧一笑:“教練,寧姐喜歡你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剛好也沒個對象,不如就跟她湊合湊合得了!”寧姐這個人比較八卦,老劉也沒少聽她指桑罵槐,說她在外面**。

  不過老劉倒是從來不帶有色眼鏡看人,一向都對她和藹可親,照顧有加,而且她還在老劉班上學車,所以兩人關系也算不錯。

  香香的工作時間確實比較特殊,每天到半夜12點都才回來,此刻正是她下班回來的時間。

  老劉哭喪著臉說:“媽的,快別提了,老子忍了幾十年的貞操,差點讓這娘們給我強了,真是氣死我了!”“哈哈哈!那您也太搞笑了!”香香笑的前俯后仰,調侃道:“教練,真看不出來您的魅力這么大,都讓寧姐不惜上門強迫您!”老劉氣的直跺腳,結果褲子沒弄好,一下子又禿嚕下來,在香香面前再次露出了那里。

  香香不由自主的一看,剛才離得遠沒看清,現在離近了看,發現老劉那個東西又大又粗,比她平時接的所有的客人中的都要大,不由地瞪大了眼睛,驚呼道:“您……本錢這么足嗎?”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