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叫大聲點我弄死你|肥岳黑色濕



網友求助:我26歲結婚,結婚后幾個月就有孩子了,現在 32歲

  從懷上孩子到現在老公和 我就沒什么 性生活,結婚 6年,加起來總共還 不到十次。

  以前兩地分居,應該小別勝新婚,但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他也不碰我。

  現在在一起了還是一樣,我 就這樣守活寡守了六年。

  我還年輕,難道我一輩子的性福就這樣結束了?為這個事,我跟他談過幾次,他總說會改,但還是老樣子。

  我認為沒有性的婚姻是不完整的,我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紅杏出墻我是做不出來的,我該離婚嗎?李老師回復:你好,謝謝你的信任!32歲,年輕、鮮活的 身體,6年性生活加起來不到十次,典型的無性婚姻。

  一個饑渴難耐,一個無欲無求,你受委屈了,很理解你的苦衷。

  感情、經濟、性是婚姻和諧最重要的三要素,除了無性,其他兩個方面一定還值得你珍惜,也正因為這兩個要素還值得你珍惜,你才糾結在離與不離之間,否則你很難堅守六年。

  6年與丈夫親熱不到十次 該離婚嗎 男人無性,一種是愛而不能,一種是能而 不愛

  愛而不能就是想做但做不了,比如性功能障礙。

  能而不愛,就是能做但不做,比如同性戀、 外遇(少數男人外遇后會因為所謂的愛為女人守身,多數不會)等。

  到底屬于什么情況,需要你去和他溝通,他不愿意溝通你只能慢慢去觀察,去發現。

  找到原因才好對癥處理。

  建議先“逼”他改變,他不該自私到只顧自己不履行丈夫義務。

   房間里面空蕩蕩的, 婷姐和張雨彤都去上班了,洗了個澡,我就收拾東西,昨晚牛皮已經吹出去了,不走也得走。

  結果,就在我拖著行李準備離開時,門忽然開了,接著婷姐和 陳澤華走了進來。

  陳澤華穿著西褲襯衣,身體筆直,將中年男性的魅力全都展現出來。

  手里提著一盒奶和幾袋水果,看到我就露出笑容,說:“ 葉飛,我是為昨天的事情,專程來給你道(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歉的。

  不瞞你說,小軍從小就那副臭脾氣,誰說都不聽,長大還這樣,我們都很頭疼。

  昨晚你走后,我狠狠地訓了他一頓,我相信以后他再見到你,肯定不敢再亂來了。

  ”陳澤華事業有成,為人處事方面,也足夠圓滑通達,我就是心里有氣,也找不到發泄的地方。

  再說經歷了這件事之后,我似乎一夜間成熟了許多,踏入社會,誰會管你委屈不委屈,別人看重的,只是你有沒有錢,有沒有背景,如果沒有,即便你被別人打死,也沒有人可憐你。

  這,就是現實社會。

   我說 陳總,昨晚的事情確實是我不對,哪能讓你賠禮道歉,還麻煩你大老遠跑一趟,太不好意思了。

  陳澤華將東西放下來, 笑著說:“葉飛,你雖然比劉軍年輕幾歲,可你比他懂事多了。

  只要你心里不記恨他就好,我麻煩不麻煩,都是次要的。

  ”說到這,陳澤華看了看我手里的行李箱,又問:“你這是?”這時,婷姐也凝眉看著我。

  我說:“在這里住了這么長時間,我想換個環境。

  陳總,那你們聊,我就先走了。

  ”然后拖著箱子就往出走,婷姐想說什么,可話到嘴邊,又沒影了。

  “葉飛,等等。

  ”陳澤華忽然叫住我,“看來你心里還記恨昨晚的事情呀,這也不能怪你,換做是我,我也過不去這道坎。

  葉飛,其實我今天來找你,還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夜宴酒吧ktv部還缺個 領班,雖然是個小職位,但卻少不了,我想來想去,決定讓你當這個領班,你看可以嗎?”讓我當領班?我愣了下,淡笑道:“陳總,這算對我的補償嗎?”陳澤華愣住了,顯然沒料到我會把事情說破,幾秒后,笑著點頭說:“也有這方面的原因吧,但更重要的原因,還是我比較看中你這孩子,年輕人嘛,就應該多給點機會。

  葉飛,你不會不答應吧?”我沉吟不語,目光滑過婷姐的臉,看到的是一雙充滿復雜味道的眼睛,心里好像被什么東西撥弄了下,有一絲隱隱作痛。

  我說:“陳總,這么好的機會,我怎么可能拒絕呢,我在這里先謝過陳總了。

  ”首先我需要一份工作,再者我想看看,婷姐和陳澤華最后能走到哪種地步,所以我答應了,至于面子什么的,對一個沒錢活下去的人來說,重要嗎?陳澤華點頭說:“好,這樣最好不過。

  那你先休息幾天,等傷恢復得差不多了,再去上班。

  ”我說不用了,今晚我就去。

  后來我依然拖著箱子走了,自己找了一間便宜的房子。

  下午六點多,我去了夜宴酒吧,夏 莉莉召集所有服務生,當眾宣布了我當領班的消息。

  末了等服務生散盡后,夏莉莉笑著看著我說:“二十歲就當上領班,前途似錦呀,咯咯。

  ”夏莉莉穿著黑色的短裙裝,美腿穿著肉色絲襪,打眼一看就像沒穿似的。

  臀部微微上翹,豐滿中不失彈性,腰肢纖細,胸部又特別飽滿,將白色的襯衣撐得高高的。

  說話間,她笑瞇瞇地看著我,眼睛好像具有靈魂似的,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趕緊擺手說:“夏經理,您就別調侃我了,以后還望夏經理多多關照才是。

  ”夏莉莉說:“我只不過是陳總手下的一名員工而已,哪有能力關照你呀,不過工作上有什么問題,我們可以相互交流交流。

  現在時間還早,要不去喝兩杯?”我昨晚喝高了,現在聞到酒味就有些作嘔,只好笑著謝過。

  “那行,以后有機會再喝。

  ”說完,夏莉莉扭著性感的屁股走了,看著她那豐滿的身體,我居然有種原始上的沖動。

  晚上八點多,酒吧迎來了客流的高潮期,幾乎所有包廂都坐滿了。

  不久,一個叫李兵的服務生過來說,有桌客人找我,讓我過去一下。

  走進包廂,我才看到是昨晚動手打我的劉軍,這家伙懷里摟著一個女人,正是叫瑩瑩的那個女人。

  除此之外,還有兩三個陌生青年,打扮得比較另類,酷似前些年大火的非主流。

  正所謂仇人相見分外眼睜,看到是劉軍找我,氣就不打一處來,說:“幾位,有什么吩咐?”劉軍扔掉煙頭,一巴掌拍在瑩瑩的屁股上,說:“去,給飛哥道歉。

  ”聽到這話,我詫異地皺了皺眉,給我道歉,這個劉軍到底想干什么?瑩瑩扭扭捏捏地走過來,看著我說:“飛哥,昨晚是我錯怪你了,我給你道歉,對不起。

  ”瑩瑩化著淡妝,穿著吊帶和短褲,將火辣的身材展現得淋漓盡致。

  我面無表情地說:“用不著,只要以后別再給我找麻煩,我就燒高香了。

  沒其他事的話,我先出去了。

  ”說著,我就準備走。

  哪想到,瑩瑩忽然抓住我一只手,歉意的說:“飛哥,你得陪我喝杯酒,不然就說明你還記恨我。

  ”劉軍也站了起來,給那兩三個社會青年介紹說,這位就是我跟你們提起的葉飛兄弟,以后但凡葉飛有什么麻煩,哥幾個都得想盡一切辦法幫忙。

  劉軍的話,讓我更加迷糊了,這家伙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葉飛,你就坐下來,陪哥幾個喝幾杯吧,我覺得你這人不錯,沒準咱以后還能成為好兄弟。

  ”說話間,劉軍就過來拉我,還說如果領導怪罪我喝酒,就說是他劉軍的意思。

  我推辭不過,也只能硬著頭皮喝了幾杯,末了瑩瑩點了首歌唱起來,我忍不住問劉軍,是不是陳澤華讓他來給我道歉的,劉軍沖我一笑,說道:“舅舅倒是說過,不過我來找你也不全是因為我舅。

  葉飛,昨晚和我老舅一起的那個漂亮女人,是你姐?”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