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asia



老劉嘿嘿一笑,從兜里拿出來給 芳芳買的玉鐲子, 說道:“芳芳啊,這是我給你買的禮物,喜歡嗎?”說是玉鐲子,但其實也不貴,老劉就花了三百塊。

  雖然東西不是很貴重,但芳芳很喜歡,看到那鐲子的時候,芳芳就激動的接了過去。

  等到了 醫院,芳芳還是歡喜的不行,可當她看到 張秀琴的時候,趕緊收起了欣喜。

  “媽你好點了嗎?”芳芳看到靠在病床床頭的張秀琴關切的問道。

  張秀琴本來沒覺得有啥,但看到老劉跟芳芳一起回來后,心里頓時覺得怪怪的。

  “你干嘛去了?我剛想去上廁所都找不到你。

  ”雖然心里怪怪的,但是她也沒往那方面想。

  “媽媽我……”芳芳聽到一向對她和善無比的媽媽這么說,頓時覺得有點委屈。

  “哎呀秀琴妹子,一個孩子你跟她計較那么多干嘛?”老劉不想聽了,就說道。

  張秀琴還以為老劉是看不慣她說芳芳,趕緊說:“行行行,你就接著慣著她。

  ”其實她心里已經樂開了花,這老劉眼看著就要跟他有啥子戲啊……老劉岔開話題,說:“行了,你感覺怎么樣了?醫生說啥時候你能出院?”“醫生說明天再檢查一下,要是沒問題就可以出院了。

  ”張秀琴羞澀的說道。

  老劉點了點頭,說:“那行吧,那我去外面開個房,讓芳芳晚上好好休息,我過來照顧你。

  ”老劉這時候心里那叫一個熱乎啊,在外面要是開個房,跟芳芳在一起……而張秀琴跟芳芳兩個是各懷 心思,尤其是芳芳,雖然未經人事,但是她知道這開房意味著什么。

  一時間她心里既期待,又緊張,還有些復雜。

  要是張秀琴不在身邊,她還能放的開一些,但是在病房中,要是被發現了,那可就慘了。

  而張秀琴的心思卻完全不再芳芳身上,她琢磨著老劉這是想把芳芳給支開,然后……反正這病房里就住了她一個人!這兩人看老劉的眼神都怪怪的,看的老劉心里有點發毛,就借口去買飯 走了

  他剛一走,張秀琴就跟芳芳開始說心里話……這些是老劉不知道的,從醫院出來,他就想著晚上怎么跟芳芳折騰一番呢,這妮子現在對他已經沒有之前那么抗拒了,要是真的能發生點什么,那才是實打實的舒服啊……不過老劉知道這當務之急還是先吃飯,俗話說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老劉又來到之前他來過的那個店,胡亂點了幾個菜就回去了。

  為了避免讓張秀琴多想,老劉這次沒有給她專門買粥,關鍵還是她只是腦子上受傷了,也不是很嚴重,基本上沒啥大礙,明天就能出院了。

  等他回到醫院的時候,張秀琴跟芳芳兩個正聊得開心呢,看到老劉回來,張秀琴臉上頓時泛起紅潤。

  “老劉啊,我這腰扭了還有點不舒服,晚上你給我再按一按吧。

  ”張秀琴打著心里的算盤,給老劉說道。

  老劉一聽心里頓時覺得怪怪的,他的手藝他可是很清楚的,昨天明明給張秀琴按完腰之后她不應該還不舒服啊,可現在又說他不舒服,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也不好拒絕張秀琴,這要是拒絕了張秀琴,芳芳要是不樂意了,那對他可沒好處。

  老劉裝作很和善的說道:“行啊,那吃完飯我給你按按腰。

  ”一聽老劉答應下來了,張秀琴臉上滿是喜悅,像個小女人一樣,看老劉的眼神都跟剛才不一樣了。

  本來她看老劉的眼神還有些收斂,但是現在直接炙熱的看著老劉,就好像老劉是她的獵物一樣。

  芳芳自然是沒注意到張秀琴的目光的,她的心思也全都在老劉身上。

  像老劉這樣的人,現在真的很少見了,既體貼,又會關心人。

  “ 劉叔,你今天帶的是什么好吃的?”芳芳雀躍的接過老劉手中的袋子,說道。

  說著,她還一只手挽住老劉的胳膊,這一幕在張秀琴眼中,還以為芳芳是把老劉當成老 父親一樣呢,也就沒說什么。

  畢竟這兩人年紀差距有點大,她怎么都沒想到老劉會對芳芳有那種心思,更想不到芳芳對老劉也會有那種心思。

  老劉沒給她帶粥,她也吃的毫無壓力,三個人和和氣氣的吃過晚飯,老劉收拾了垃圾,就開始閑聊了起來。

  本來老劉只想跟芳芳一個人商量的,但想了下,這張秀琴畢竟是芳芳的媽媽,要是能給自己出出主意,也是不錯的,所有說道:“秀琴妹子,芳芳啊,我今天去找吳 鎮長了,結果你們猜怎么著?”“怎么了啊劉叔?你別說到一半就不說話了啊。

  ”芳芳好奇的問道。

  張秀琴也不滿意的說:“就是,老劉你說話不要只說一半嘛。

  ”老劉看了這娘倆一眼,說:“這吳鎮長說張成林是鐵定要進去吃公家的飯了,只是咱們村里 村長這個位置就空出來了。

  ”芳芳一聽,就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趕緊問道:“劉叔,那吳鎮長是不是想讓你去當村長啊?”張秀琴一聽芳芳這么說,頓時也有點激動起來,說:“不是吧老劉?你這是要當官了啊,哈哈哈。

  ”老劉白了張秀琴一眼,謙虛的說:“什么當官不當官的啊,就是吳鎮長覺得咱們村不能沒個領頭羊,而且現在正是帶領村民脫貧致富的好機會,這一時半會也找不到一個合適的,所以想讓我去試試。

  ”這人啊,得到了別人的認可,總是心情會好很多,老劉也不例外,說話的時候眉飛色舞的樣子,看起來倒是有點可愛。

  張秀琴這頓時興奮了起來,要是老劉當了村長,然后她再跟老劉有那啥關系的話,那以后在村子里豈不是威風了?這種好事可不多見,所以她心里心思一動,對老劉說道:“老劉,這種好事你可不能錯過啊,你這要是當了村長,以后村里人可都聽你的啊。

  ”“是啊劉叔,這村長可是香餑餑啊,不知道村里多少人盯著呢,你要是能當了村長,以后也能多照應下我們娘倆。

  ”芳芳雖然單純,但還是能看清一些事情的利害的,所以也順著張秀琴的話說道。

  本來她是不想說照顧他們娘倆的,可看老劉這樣子,似乎有點猶豫,所以才這么說。

  一聽這話,老劉心里那叫一個舒服,這芳芳明顯是對他很依賴了,想要辦成那事,可要抓緊時間了。

  “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不過要是能替村里人分擔一些,倒也無所謂。

  ”老劉有點厚臉皮的說道。

  “這就對了,你要是早這么想啊,以前選舉的時候就沒有張成林什么事情了,不然他還能在村里作威作福這好幾年?我說啊,你就是想得太多了,不過現在也不晚,你要是當了這村長,可不能忘 了我們娘倆啊。

  ”張秀琴對老劉是一頓吹噓,可是說著說著,這話就優點變味了,(大炕上性經歷)整的老劉好像要變成負心漢了一樣。

  只是老劉現在心思不在她身上,當芳芳說他應該當這個村長的時候,老劉心里就打定主意要當這個村長了。

  “哈哈,那行,那我回頭跟吳鎮長說一說。

  ”老劉笑著,就出門抽煙去了。

  過了會,才回到病房,這時候時間還早,可是老劉心里有點著急,他想出去跟芳芳半點啥事,至于什么事情,自然是不能讓張秀琴知道的事情。

  “秀琴妹子啊,我先出去給芳芳開個房,這累一天了,你跟芳芳應該都累了吧。

  ”說著,老劉怕張秀琴拒絕,趕緊外面走,同時,給芳芳使眼色。

  “媽,那我先跟劉叔去了啊,等會就讓劉叔回來。

  ”芳芳說完,就跟著老劉出來了。

  張秀琴剛想說點什么,但看到芳芳那一臉倦容,就沒再說話。

  等到芳芳出來,老劉那叫一個著急啊,趕緊拉著芳芳往醫院外面走。

  “劉叔,我……我今晚不行,我……我這幾天來大姨媽了。

  ”剛從醫院出來,芳芳就怯生生的說道。

  一聽這話,老劉的心涼了半截,但還是有些不死心的說道:“這……那,那怎么辦?” “唔……不要……”梅姐那銷魂的叫聲從房間里傳了出來,那聲音如醉如癡,透露著強烈的不情愿和無奈的呻吟。

  我爸對梅姐垂涎已久,自從媽媽去世后,梅姐就經常過來照顧我和父親,從父親的描述中,我得知,梅姐是個很漂亮的女人,只可惜, 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眼睛就瞎了,梅姐長什么樣子,我根本就看不到。

  梅姐顯然是不情愿的,她大聲呼喊著我的名字,希望我能過去救她,可是,父親的威嚴卻讓我望而卻步。

  且不說我看不見,就算能看見,我又能做什么呢?僅僅是一門之隔,我就這么木訥地 站在門口,聽著梅姐那如泣如訴聲音。

  漸漸的,梅姐的反抗聲越來越弱,而父親那下賤的聲音卻是越來越大,在動作著的同時,用言語不斷的挑逗著梅姐。

  很顯然,梅姐已經麻木了,她像一具尸體一樣躺在床上,除了偶爾呻吟一聲之外,再無動作。

  我內心愧疚的要死,回想著這些日子以來,梅姐對我的照顧,我感到了深深的歉意。

  突然,我感覺自己眼角潮濕, 伸手一摸,竟然流淚了!我不知道我已經多久沒有流過眼淚了,這突然的一幕,讓我無比震驚。

  我伸手揉搓著眼睛,擦拭掉眼淚,當我再次睜(護士情欲短篇小說強)開眼睛的時候,奇跡發生了。

  我竟然能看見了。

  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梅姐那修長的美腿,以及父親那碩大的屁股。

  我看清了梅姐的臉龐,果真如父親所說的一樣,梅姐美若天仙,她絕望地看著我,眼淚順著眼角緩緩滑下。

  父親似乎也注意到了門外的我,轉頭看了一眼,隨即嗤笑著跟梅姐說道:“他看不見的,這樣也好,挺刺激!”梅姐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就這樣,任憑父親蹂躪著,而我,則一直木訥的站在門口,就這么“欣賞”著這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片刻之后,父親躺在了床上,他點燃了一支煙,一臉滿意地看著正在穿衣服的梅姐。

  梅姐穿好衣服,就這么從我身邊走過,碰了一下我的肩膀,就像是一陣風一樣的離去。

  梅姐生氣了,但我不知道她生的是父親的氣,還是我的氣,我看向父親,父親依舊吞云吐霧,好不自在。

  懦弱的我,并不敢對父親說些什么,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里面,想著剛剛屋子里的那一幕,竟然不恥的想到了梅姐的身體,她真的太漂亮了,以至于我也有了無盡的幻想,如果能夠跟梅姐來上一次,那該是多美妙的一件事情啊。

  彭……就在我遐想著的時候,外面的房門開了,我聽到了警察的聲音,還有父親的叫喊聲。

  我知道,梅姐報警了。

  自始至終,我都不敢出去,就這么安靜地呆在自己的房間里面,直到警察將父親帶走,房間里面重歸平靜。

  不知不覺間,看著安靜的房間,我慌了,我從未想過自己一個人生活,若是父親走了,梅姐也不管我了,那我該如何面對接下來的人生?咯吱……就在我心慌意亂的時候,房間門開了,梅姐站在了房間門口,她穿著一身黑色鏤空長裙,踩著高跟鞋,看上去性感到了極點。

  我木訥地盯著她看著,她苦嘆了一口氣,走了過來,輕輕摟過了我的身軀,將我埋在了她的懷里,一股誘人的體香侵襲了我的全身。

  “劉陽,你媽走的早,你爸……你爸又這樣……從今以后,就讓梅姐來照顧你吧。

  ”梅姐的懷抱和關心的話語讓我感受到了一絲絲的溫暖,我輕輕地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梅姐苦嘆了一聲,將我抱的更緊了一些,腦袋貼著梅姐那個柔軟的地方,呼吸著她身上那誘人的香氣,我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誘惑,不自覺的就起了反應,讓我頗為尷尬。

  梅姐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變化,她輕輕地松開了我,眼睛向我下面看了過去,微微皺著眉頭,似乎還有那么一點點的好奇。

  一瞬間,我就紅了臉,但我還是假裝看不見,說道:“梅姐,怎么了?”梅姐趕緊哦了一聲,說道:“沒事兒,我去給你收拾收拾東西,從今以后,就睡梅姐那里。

  ”說著話,梅姐就收拾起了我的柜子,我坐在床上,注意著梅姐身體上每一寸暴露的肌膚,對于我來說,梅姐就像是一個天仙一樣,只是盯著她那修長的美腿看著,就已經有種忍不住的感覺了。

  很快,她就收拾好了我的東西,打了包正準備帶著我離開的時候,她突然看向了我,說道:“你身上的這身衣服,穿了多久了?”我恍惚著想了想,似乎已經很久很久了。

  梅姐不等我說話,直接過來就幫我脫掉了上面的衣服,隨即又順手幫我脫掉了褲子。

  當我光溜溜只穿著一條 小內內站在梅姐面前的時候,我有些臉紅了,梅姐順手,下意識的就要幫我脫掉那已經有些臟乎乎的小內內的時候,她停了下來,似乎意識到我已經長大了,梅姐沒有繼續動作。

  她看著我,猶豫了片刻,說道:“這個……你自己脫吧,新的我給你放床上了,你自己 穿上

  ”我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后就看到梅姐走了出去。

  脫下那條已經臟乎乎的小內內,我假裝伸手在床上摩挲了片刻,準備換上那條新的小內內,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梅姐走了過來,她先是站在門口楞了一下,似乎是在猶豫著要不要走開,但是,她終究還是沒有離開,就那么站在門口,似乎是在等我穿上一樣。

  我假裝聽到了聲音,說道:“梅姐,你在么?”“你穿好了么?”梅姐趕緊說道。

  我趕緊將那條小內內穿上,然后說道:“穿好了,梅姐。

  ”梅姐這才走了進來,來到了我的身邊,我拿過衣服,正準備要穿上的時候,梅姐突然說道:“先不要穿了,看你身上也好久沒洗過澡了吧,我剛剛看了熱水器,水是熱的,幫你洗洗吧。

  ”說著話,梅姐就將拖鞋穿在了我的腳上,然后拽著我來到了洗手間里面。

  剛一進去,梅姐就將高跟鞋脫了下來,她光著腳走在洗手間的地板上,然后又伸手將上衣給脫了下去。

  她以為我看不到,所以顯得很自然,可是,當我看到她光溜溜的上身只有那兩個薄薄的罩子罩著的時候,我整個人都快要激動的暈過去了。

  她的肌膚好白,身前那豐滿的柔軟十分的誘人,兩邊的豐滿映襯著那完美的風景線,身材簡直完美到了極點。

  她絲毫沒有注意到我的異常,伸手解開后面的拉鏈,洶涌的波濤瞬間狂放了起來,在我眼前晃動了起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