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朋友在車上要了|美眉的胸藤林杏h同人



新聞網17日報道行呀,當然行了,雖然我知道你在騙我。

   花木蘭于是道。

   她說前半句也就算,居然把后半句也說了出來,這女人一直讓我挺無語的。

   得了,你找我什么事?我知道她不會無緣無故從她班里到這里找我的。

   每次她和我在一起總會有那么幾雙怨毒的 眼神 看著我。

   花木蘭是美女,喜歡她 的人肯定不少。

  她性格也好,交友廣,所以喜歡她的人就更多了。

   這也就是我說為什么每次她和我一起總會有幾雙怨毒眼神看我的原因,我無形中成了橫刀奪愛的人了。

   當然我本意本非如此,我們只是普通朋友,不對,比普通朋友要更深一點點的朋友。

   反正就是朋友,壓根還沒進展到那種地步。

   我可以無視那些怨毒的眼神,就怕他們無法無視我,最后讓我和他們結下和王波那樣(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的仇恨。

   放學后陪我 逛街吧。

   啊?逛街?我確定沒聽錯后問。

   花木蘭點頭說是。

   為什么?我又問。

   花木蘭不耐煩了:哎,你這人挺無聊的耶,陪美女我逛街還能委屈你不成?我就是無聊行了吧,放學后沒什么節目,找你陪逛街提袋子做苦力行不? 她說的是那么直接霸道,讓人無法拒絕。

   她說的對,陪她這樣漂亮的女生逛街確實不委屈我。

  這一點可以從班里幾個男生發綠光一臉羨慕的表情里可以看出來,他們巴不得能取代我。

   好吧,勉強答應你了。

  我道。

   噓! 班里好幾個發出唏噓聲,鄙夷我。

   我無視他們,對上花木蘭滿意的笑容。

   放學后校門見。

  她沖我擺手,起身走了,彌留滿香氣。

   看她走遠后我笑了,這個時候也就只有她才能帶給我快樂了。

   笑的時候扭頭不小心對上了 陳青青,她看著我,呆呆看著我,很難過的樣子。

   我急忙撇開頭不去看她,假裝沒看到她,假裝她不存在一樣。

   一再二的,陳青青就是個賤女人! 放學后我如約而至,花木蘭和她兩個姐妹也來了。

   去百老匯嗎?路上 黃腕珍問。

   不去,去那做什么?去步行街吧,今天那幾間女裝店肯定上新了。

  劉 曉曉道。

   花木蘭沒理她們,反而看著我問:去哪? 我?我指著自己鼻子道。

   不你還誰?她又道。

  接著我看到黃腕珍和劉曉曉用殺人的眼神看我,似乎在怪我奪走了她們的好姐妹。

   這已經不是第一招來各種眼神了,花木蘭似乎很在意我?什么都給我優先,照顧我。

   我頭腦一熱,頓時想到一個問題:她不是喜歡上我了吧? 喂,呆子,問你呢!劉曉曉毫不客氣沖我吼。

   我、我怎么知道去什么地方?我來做苦力的。

  我尷尬說道。

   來這里讀書這些日子我壓根就沒一個人逛過這座城市,僅熟悉的環境就是住的和去學校那一段距離。

   什么步行街、百老匯在那個方向我都不知道。

   算了,去 小吃街吧。

  花木蘭最后建議,黃腕珍和劉曉曉立馬歡呼起來。

   看著她們興奮帶著有點瘋癲的模樣,我倒是好奇小吃街到底有什么,居然能讓三個女人一路走一路扭屁股抖身子唱她們認為好聽卻讓路人皺眉難受的歌曲。

   她們是一路興奮過頭。

   小吃街,顧名思義,就是小吃一條街。

   從東大門進去后,遠在外面的時候就已經聞到各種令人垂涎的香氣、香味,再往里走,眼前一片是人,熙熙攘攘,密密麻麻。

   我看到這場景的時候終于明白為什么說我們國家是人口最多的國家了。

   這是一條寬大約五米多寬的路,路兩邊是攤檔,小推車整齊擺放,一排看過去就像一條龍那么長,見不到頭。

   小推車邊上站著老板,招待客人的老板身后有小桌子、小椅子。

  路上擠滿了人,小桌子、小椅子也坐滿了人,還有不少人直接站旁邊形成又一座人山人海。

   姐妹們!站在 人群外的花木蘭喊了句。

   有!黃腕珍和劉曉曉大聲應答。

   我狐疑看著這三個女人,不明白她們有準備發什么神經。

   沖呀! 隨著花木蘭一聲喊,她們三人已經沖向人群,死命往人群里擠。

   然后我在這頭看著她們三人消失在人群里,張望許久后終于又看到她們了,已經擠到第一輛推車面前點了一串串的東西,點完都伸長脖子看向我這邊,沖我招手沖我喊。

   人太多,聲音雜,所以聽不到她們在喊什么,但是我知道她們讓我過去。

   我看著黑壓壓的人群皺眉,實話說,我真心不想去擠。

  但是…… 沖呀!我也學著花木蘭她們的模樣向著人群里擠了過去。

   擠,是痛苦的。

   身邊是女的還好,身子柔軟還帶著好聞的香氣。

  可要是胖子或者其他男的,那就不好受了。

   他們身子都是骨頭,又強壯,身上汗臭味…… 擠死我了都。

   一條小吃街我陪著花木蘭她們只擠了一半就擠不動,也吃不動了。

   現在我嚴重懷疑她們三不是人,怎么吃都吃不飽一樣。

   終于,天黑后小吃街之旅總算結束,我帶著渾身疼痛回了家,看到陳青青坐在客廳里。

   原本還在疼痛的我立馬假裝什么事都沒有,豈料陳青青突然拿起東西對我砸了過來。

   哎,你什么意思?砸中我的頭,好痛,是匙羹。

   我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才對,沒見過你這種討厭的人!她冷冷道。

   我?我怎么討厭了我? 我要是討厭,那你是什么! 我很想喊出這句話,又聯想到她一再騙我,騙我懷孕的事,我狠一咬牙摔門離開。

   這個家,我再也呆不下去了。

   徐岱川舉手嚇得伍葦靜脖子一縮,盧畊弘忙攔住 他說:“不用了不用了,不喝酒我也幫你,放心。

  只是,我也不敢肯定我說的話有用,我跟白總真沒什么私交。

  ”盧畊弘心疼壞了,徐岱川一看就是喝高了,哪還有半點平時的風度,甩開盧畊弘的手說:“那 不行,我 老婆可不能不給我 兄弟面子,喝,趕緊喝。

  ”說著徐岱川竟是把整杯酒灌到了伍葦靜的嘴里,見伍葦靜酒淋得滿身都是,而且不停咳嗽,他哈哈大笑,說:“這就對了嘛。

  畊弘,我謝謝你肯幫忙,這杯我敬你的。

  ”說完仰頭干了。

  盧畊弘想過去給伍葦靜拍一下后背,徐岱川在,他又不敢。

  終于徐岱川說要撒尿,跑廁所去了,盧畊弘忙抽紙巾給伍葦靜擦,小聲問她說:“你沒事吧?”伍葦靜 臉紅推開他的手說:“我沒事。

  ”然后嗔他說:“你干嘛呢?再亂來 信不信……信不信……”“我信我信。

  ”盧畊弘嘆口氣跟她說:“你還說你們沒問題,你看他是怎么對你的。

  ”說著盧畊弘抓住她的手,想把她摟進懷里。

  伍葦靜嚇一跳,掙開了說:“你別亂來,我老公還在呢!”盧畊弘聽著樂了,逗她說:“你的意思是說,如果你老公不在的話,你是不是就……”“沒有。

  我不是那意思。

  ”伍葦靜臉紅打斷他,再也呆不住了,跑進房躲了起來。

  盧畊弘起身要追,結果徐岱川從廁所出來了,見他老婆不在,問盧畊弘說:“我老婆呢?”盧畊弘暗叫好險,笑笑說道:“她回房了,可能是想換衣服吧。

  ”“艸!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這娘們反了天了。

  換什么衣服,有陪我兄弟重要嗎?你起來干嘛?要走啊?那可不行,我還沒喝過癮呢!”盧畊弘心里一凜,忙說:“沒,我是想上廁所。

  ”說著去了廁所。

  他出來的時候見到廳里沒人,正納悶,卻聽房間里隱隱傳出叫罵身。

  他擔心伍葦靜被打,就過去偷聽,隱隱聽到房里徐岱川在罵:“艸!你天天在醫院里快活,見到我就沒興趣了是吧?快點幫我,難受死了,我還要出去喝酒呢!”盧畊弘聽著又是羨慕又是難過,如果伍葦靜是他老婆就好了,他肯定不會像徐岱川這樣對自己老婆。

  他自己一個人喝著悶酒,沒幾分鐘徐岱川就心滿意足的出來了,伍葦靜跟在后面,臉上帶著異樣的嫣紅。

  再次入席,盧畊弘只當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跟徐岱川喝著酒,腳卻又伸過去了,挨到伍葦靜的腳后,她似乎有了經驗,沒有驚(愛女狂歡)到,只是縮了下腳就不敢動了,可能是怕她老公看到。

  盧畊弘其實沒有別的意思,他只是想安慰伍葦靜一下,就把腳放在她的腳上,輕輕摩挲。

  伍葦靜似乎猜到了他的意圖,看他一眼就沒別的反應了,只是不時瞄她老公,怕被發現。

  盧畊弘告別的時候徐岱川站都站不穩了,大著舌頭交代伍葦靜說:“老……老婆,你幫……幫我送我兄弟下……下去,我不行了。

  ”盧畊弘酒量好,還清醒著呢,忙說不用了。

  徐岱川卻不由分說的把伍葦靜推過來說:“趕……趕緊的,磨磨蹭蹭的,信……信不信我揍你。

  ”盧畊弘跟伍葦靜站在電梯里,兩人都沒說話。

  盧畊弘是在醞釀,也怕說了什么不中聽的話把伍葦靜氣跑。

  伍葦靜是不好意思,有點警惕的離盧畊弘稍遠。

  出到外面,盧畊弘忍不住了,問她說:“我真沒有機會嗎?我喜歡你,我不想放棄。

  ”伍葦靜被他壁咚,躲都沒地方躲,仰頭看他,嘴硬的說:“我是你嫂子。

  ”“嫂個屁。

  你再說信不信我現在就上去找姓徐的攤牌?他這算什么男人,這樣對自己老婆。

  ”說著他突然驚咦一聲,掀開伍葦靜的衣領說:“你這是什么?”伍葦靜還以為他要干什么呢,聽見他問,往自己領口看才知道他在問什么,她淡淡的說:“沒什么,只是過敏。

  我碰到酒都會這樣,紅半天都消退不下來。

  ”盧畊弘看著她雪白的兩片卻沒半點其他想法,只心疼的問她說:“癢嗎?我幫你撓撓。

  ”他伸手被伍葦靜抓住了,他卻沒有退縮,欺身就親上了她的唇。

  她的唇很軟,氣息很好聞,盧畊弘有點流連忘返,經過陡然遇襲的震動后,她被強吻,漸漸歸于平靜,好半天,直到盧畊弘的手往她上面撫她才狠咬盧畊弘的嘴唇推開盧畊弘說:“以后不許再對我這樣,聽到沒有?要不然我不理你了。

  ”盧畊弘摸著被咬出血的嘴唇想笑,她這都第幾次威脅了,沒一次能說到做到。

  單看她剛才的反應就知道,她對自己肯定是有感覺的,所以盧畊弘很欣慰,撩了下她的頭發說:“行,我下次吻一定先征得你同意。

  ”說著伏身親了下她的額頭說:“親這里不算。

  ”在她鼓著腮幫生氣時深情的看著她問:“徐岱川在房間里逼你干嘛了?以后他要再這樣,你跟我說,我幫你收拾他。

  ”伍葦靜順利讓盧畊弘轉移了注意力,她臉紅捶盧畊弘說:“你怎么這么壞,什么都偷聽,也不怕生紅眼。

  ”盧畊弘刮她鼻子一下說:“偷看才生紅眼。

  下次我想看,你讓不讓我看?上次我都沒看仔細呢!”伍葦靜不禁逗,舉拳作勢要打,盧畊弘啞然一笑,抓著她的粉拳說:“好了,不讓看就不讓看。

  你回去吧,我自己走就行了,除非你想跟我回家。

  ”“去死。

  ”伍葦靜推開他逃了。

  看著她的背影消失,盧畊弘還真有種找到初戀的感覺。

  他只談過一次戀愛,那已經是讀書的時候的事了。

  回到家,看到 白晶在房間里處理公務,門開著并不防他。

  看著她睡裙下露出的美腿,盧畊弘又被勾起癮頭了,想到伍葦靜被徐岱川強迫,他火氣更盛,白晶瞥他一眼,他才收斂一些,坐在廳里抽煙。

  白晶聞到煙味皺眉出來,搶走他的煙按滅了說:“不是說了家里不能抽煙嗎?你喝酒了?”家里規矩越來越多,盧畊弘抬頭瞪著白晶,白晶心里一凜,卻并不退縮,堅毅跟他對視。

  突然想到自己那個剛興起的念頭,想試試看她是不是真是那種喜歡找刺激的女人,盧畊弘想要瘋狂的沖動越來越盛,就猛一下扯著她的手把她拉下來了。

  白晶“啊”的一聲摔倒在盧畊弘身上,感受著盧畊弘火熱的體溫,她開始害怕了,掙扎著問盧畊弘說:“你想干嘛?”她秀眉一豎,眼睛一瞪,盧畊弘還真嚇到了,緊張的說:“沒……沒想干嘛。

  ”“沒想干嘛你拉我是什么意思?”白晶問著臉紅了。

  “我……我……我……我……”盧畊弘緊張壞了,白晶的氣場太強了,他有點受不了,支支吾吾的竟是問白晶:“你……你多少錢一次?”“什么意思?”白晶不解,起來整理著衣服。

  “你不是兼職干那個的嗎?多少錢一次?”“那個?哪個?”盧畊弘拿手指一比劃,她氣得拿抱枕砸盧畊弘臉上:“去死。

  ”說著回房,“嘭”一聲把門關上了。

  盧畊弘撓頭,不明白她為什么生氣。

  她活都干了,還不讓人說呀?洗完澡擦頭的時候,想起徐岱川的委托,盧畊弘覺得還是盡一下心意比較好,于是敲白晶的門。

  門開,白晶冷冷看著他說:“干嘛?”盧畊弘一下子就怯了,納納說道:“沒……沒事。

  ”要走卻被白晶喊住了,問他說:“你以后去見朋友或者是治病,能不能帶著我?”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