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mbut



  我跟 老公的錢從來 都是各用各的,也就是生 小孩那段時間是用的他的錢!他 父母從第一次見面每年包紅包都是10塊錢,記得我第二次去他家的時候我還給他父母800塊,算是孝敬他們。

  結婚的時候我敬茶給他們喝,給我包的紅包是20塊,結婚的彩禮錢也全是他們拿去了,他們給自己買 按摩床,高級飲水機,高檔保健品,我也什么都沒說。

    你 生小孩那年沒上班用的都是我兒子的錢,你要賠,以后 每個月小孩你都得出撫養費,小孩 你也不能帶走!  2006年因為懷孕反應太大,懷孕兩個多月后就沒有上班了,老公讓我在家里休息,后來 寶寶出生第四個月,我就去公司上班了,中間也就剛好一年時間沒有上班,去年年底,把寶寶送回去給老公父母帶。

    今年年初三,跟老公的父母說我要把小孩接到身邊自己帶,這樣對小孩比較好,老公的父母不同意,然后老公他爸就對我說:你一家人都沒文化,沒素質小孩跟著你以后也不會有出息。

  我一聽他們這句話我就氣得不行,說我沒文化可以,再怎么說我爸也是人民教師,并且在農村自辦了小學,我當即就說算了,我沒文化,沒素質,讓你兒子去找個有素質的好了。

  極品公婆每年給十塊錢紅包  他們一聽就問我:你的意思就是要離婚了,好,我們也同意,不過你生小孩那兩年沒上班用的都是我兒子的錢,你要賠,還有小孩的撫養費你也得出,還有以后每個月小孩你都得出撫養費等等,還有小孩你不能帶走!  天啦,他們是不是早就算好了,我就說你們才帶了兩個月寶寶,我每個月都給了500塊奶粉錢,你還要什么撫養費?另外生小孩你以為是我愿意啊,那還不是你們家的,是我一個人的還差不多,我老公站在那里一句話也沒說,我當時真的是氣得失去理智了,我就在收拾行李準備回深圳,誰知他父親這時居然說了一句把她趕出去,我想那個家沒什么值得我留戀的了,我摔門而出,我老公自始至終都沒說一句話。

    一回到深圳我就打電話給我老公說離婚的事,我老公在電話里又是哭,又是道歉,我后來冷靜了一下,想到寶寶那么可愛,又有點不忍心,我答應他暫緩一段時間,過了年老公回深圳上班了,我們誰也不提過年發生的事,小心的相處,但沒過多久老公就突然跟我說他辭職了要去另外一家公司。

  極品公婆每年給十塊錢紅包  那公司離我這有三個多小時的路程,我以為他是找到更好的工作就支持他去,誰知道在我老公計劃搬東西的那天,本來他是說中午去然后有朋友一起吃飯到下午三點還沒走,他父母就打電話過來,我聽得很清楚,他父母在問他你怎么還沒走啊?還不走?  現在我老公離我三個多小時車程,我女兒離我六個多小時車程,一家人天各一方,他父母應該滿意了!  另外有一點,我跟我老公的錢從來都是各用各的,也就是生小孩那段時間是用的他的錢!他父母從第一次見面每年包紅包都是10塊錢,記得我第二次去他家的時候我還給他父母800塊,算是孝敬他們。

  結婚的時候我敬茶給他們喝,給我包的紅包是20塊,結婚的彩禮錢也全是他們拿去了,他們給自己買按摩床,高級飲水機,高檔保健品,我也什么都沒說。

    我小孩從出生到現在18個月了,他父母就只給我寶寶花了五塊錢買一塊花布做了一條背帶,其它什么東西都沒買過。

  極品公婆每年給十塊錢紅包  要爭取最好的結果。

  第一,再過幾個月,你的孩子就大到可以送幼兒園了,你上班相對來說會輕松一點。

  第二,等你的事業相對穩定一點了,可以給自己和孩子更好一點的環境。

  所以現在的忍辱負重是值得的。

  而且,你也需要再觀察一下你的老公。

  有時,等孩子上了幼兒園,不用與他父母打太多交道的時候,夫妻關系會有所改善的。

  但記住,任何時候都不要再完全依賴你的老公和他的家人,要確信自己在沒有他們的情況下日子還能該怎么過就怎么過,這完全是心理上的東西。

   else{ $sqll="Select arc.*,tp.typedir(辦公室愛愛),tp.typename,tp.corank,tp.isdefault,tp.defaultname,tp.namerule,tp.namerule2,tp.ispart,tp.moresite,tp.siteurl,tp.sitepath from `dede_archives` arc left join `dede_arctype` tp on arc.typeid=tp.id where FIND_IN_SET('c',arc.flag)>0 order by pubdate desc limit 0,10"; } $dsql->SetQuery($sqll); $dsql->Execute('t'); while($row = $dsql->GetArray('t',MYSQL_ASSOC)) { $furl=GetFileUrl($row['id'],$row['typeid'],$row['senddate'],$row['title'],$row['ismake'],$row['arcrank'],$row['namerule'],MfTypedir($row['typedir']),$row['money'],$row['filename'],$row['moresite'],$row['siteurl'],$row['sitepath']); $str_arc=$str_arc.''_substr($row['title'],52).''; } echo $str_arc; echo ""; } {/dede:php} 小林笑了笑,剛準備搖頭卻忽然想到什么,便裝出一臉痛楚的表情說:“ 阿姨,我快疼死了,你幫我揉揉吧。

  ”“哪里 疼啊?”杜 芳婷抓住小林完好的左手問。

  “哪兒都疼。

  ”杜芳婷是小林父親雇的保姆,在他家工作已經一年多了。

  杜芳婷長相不錯,身材也好的不得了,該凸的凸該翹的翹,明明三十多歲了卻一點都不顯老。

  而小林之所以受傷,完全是因為昨天他突發奇想嚇唬杜芳婷,卻被驚嚇過度的杜芳婷從樓梯上推了下去,于是就摔成了這樣。

  不過還好,基本都是皮外傷。

  “都是阿姨不好,讓你傷成這個樣子……你可千萬別跟你爸說啊。

  ”杜芳婷一只纖纖玉手在小林的胸口上揉,全然沒有察覺到小林臉上的痛苦是裝出來的。

  而小林則趁著杜芳婷給他按摩的機會,睜大眼睛盯著杜芳婷的胸口看。

  杜芳婷薄薄的襯衫下面鼓鼓囊囊,兩團碩大隨著她的動作一上一下顫動,仿佛下一刻就會擠破衣服從里面躍然而出。

   看著看著,小林忽然發現杜芳婷胸前的襯衫有兩點凸起,他恍然意識到杜芳婷襯衣底下什么都沒穿。

  小林已經十八歲了,怎么可能不知道男女之間那點事。

  現在他盯著杜芳婷胸前那兩坨飽滿 看了半天,下身逐漸就有了反應。

  “除了胸口還哪里疼啊?”杜芳婷滿臉擔憂,根本沒注意到小林在偷看她。

  “下面……”聽到小林的話,杜芳婷就把手往下移,很快就移到了小林的肚子上。

  “用力點,阿姨。

  ”小林 說道

  杜芳婷哪敢不聽小林的話,立馬加重手上的力氣,按摩的動作也隨之變大。

  杜芳婷胸前的飽滿搖晃的更加厲害,渾圓挺翹的胸型毫無保留的展現在小林眼前。

  小林看的眼里快要噴火,他趁杜芳婷不注意,裝作不小心用手擦過杜芳婷胸口。

  手背上傳來的柔軟且充滿彈性的觸感,讓小林一顆心都開始顫栗了。

  真想揉一把啊……這刺激太強烈了,小林感覺他下面已經有了反應,都快爆炸了。

  而一直在給小林按摩的杜芳婷,也終于發現了小林 身體上的異樣。

  杜芳婷看著小林下身,臉上浮起一片紅霞。

  但杜芳婷全當做沒看見,依舊埋頭給小林按摩身體。

  小林注意著杜芳婷的反應,看到杜芳婷臉紅了,立即便知道這個女人已經察覺到他的小動作了。

  可是她卻沒有說什么,這難道是在暗示他繼續下去?小林的膽子頓時大了起來。

  再次抬起手,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往杜芳婷胸前湊去,隨著手指逐漸靠近杜芳婷豐滿的身軀,小林的呼吸也漸漸變得粗重。

  終于,小林的手戳到了杜芳婷胸口上。

  好大!好軟!小林激動的呼吸都紊亂了,他再也 忍不住一把抓了過去,眼看著就要抓到,卻被杜芳婷逮住手腕。

  “小林,你這是做什么?”杜芳婷臉紅的厲害,說話的聲音也有些顫抖。

  小林十分不好意思,不過既然都被發現了,也就不必再遮遮掩掩。

  “阿姨,你太好看了,我真的忍不住——”“我們不能做這種事。

  ”杜芳婷連忙打斷小林的話。

  小林不甘的看了眼杜芳婷胸前那迷人的曲線,又看了眼杜芳婷帶著羞澀與些許怒意的臉,一把將他的手抽了回去。

  房間里的氣氛頓時變得壓抑。

  杜芳婷別過臉,繼續給小林按摩,半天也沒吭聲。

  “往下。

  ”小林忽然說道。

  杜芳婷的手一僵,神情也有些不太好看,但猶豫了片刻之后還是咬咬牙把手往小林下面移去。

  “再往下,阿姨。

  ”小林的語氣頗為強硬,而杜芳婷的手只差一點點就能碰到他那里。

  這次杜芳婷的手半天都沒動,按摩也停了下來。

  小林一點都不心急,他慢悠悠的說:“阿姨,我受傷可是你害的,如果我爸知道這件事的話他還會讓你繼續在我家工作嗎?”杜芳婷扭頭看向小林,她一雙迷人的大眼睛里竟然已經閃爍起點點淚光。

  說起來杜芳婷也是個可憐的女人,她老公死了好幾年了,卻給她留下一個還在上幼兒園的女兒。

  杜芳婷又沒學歷,這些年一直都是做保姆維持生計。

  如果被小林的父親辭退,而且還是以她弄傷了雇主這種理由,那么保姆這一行她以后肯定就干不下去了。

  “小林,阿姨不是故意把你推下樓的……”杜芳婷揉了揉眼睛說,聲音也有點哽咽。

  “那又怎么樣呢?”小林抓住杜芳婷的手,在她手背上輕輕撫摸(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起來。

  “但是呢,我沒那么不近人情,只要阿姨你多照顧我一點,我肯定不會跟我爸說的。

  ”照顧這兩個字,小林咬的特別重。

  杜芳婷呆愣愣坐在床邊,像是失去了靈魂,渾然沒有察覺小林已經把她胸口襯衣的口子一顆顆解開了。

  杜芳婷襯衣下面果然什么都沒穿,那幾顆扣子剛一解開,豐滿的胸部便跳躍了出來。

  看著杜芳婷胸前,小林呆滯了兩秒才終于恢復清醒。

  這真的是絕世尤物啊……小林沒有裹纏繃帶的左手顫抖著來到杜芳婷胸前,只差一厘米就能碰到。

  小林胸口砰砰直跳,心都快從嗓子眼里蹦出來,他吞了一大口口水,這才輕輕按在杜芳婷白皙柔軟的胸脯之上。

  手心傳來的溫熱與柔軟,讓他心里直呼過癮。

  而杜芳婷的身體則顫抖起來,可她眼睜睜看著小林在她胸口胡作非為,卻悶不吭聲,動也不動一下。

  “阿姨,你真的太美了。

  ”小林感慨道,纏著繃帶的右手也伸了過來,在杜芳婷線條柔美的胸部上撫摸起來。

  “別說了,小林……”杜芳婷搖頭道,她用手捂住臉,不知道是出于害羞還是不想看到小林的惡行。

  而小林的心思已經全部集中在杜芳婷的胸脯上,哪里顧得上其他隨著小林的動作,杜芳婷的身子劇烈抖動了一下。

  杜芳婷的身體竟然反應這么大,這是小林沒有想到的。

  杜芳婷的反應讓小林感到興奮,他不顧杜芳婷的驚呼,把嘴湊了上去。

  杜芳婷看著像小孩子一樣親吻自己的小林,不知為何心中的屈辱減少了許多。

  小林并不壞,杜芳婷和小林相處一年多了,小林從來沒有為難過她。

  今天也許是小林被迷住了,所以才這么任性……一這么想,杜芳婷心中反而有種隱隱的得意。

  不過被一個比自己小一輪的孩子做這種事,杜芳婷還是感到難以接受。

  小林當然不知道杜芳婷心中在想些什么,他兩手捧著杜芳婷的雪白,嘴巴不停在活動著。

  “輕點,小林……”杜芳婷忍不住說道,小林聞聲看了眼杜芳婷,看到她眼里的淚光已經消失,他也放心了一些。

  想起自己剛才威脅杜芳婷的那番話,小林不禁有些愧疚,于是道起歉來:“阿姨,我不是真的為難你,只是你實在太誘人了,我忍不住才……”小林的道歉和夸獎起了作用,杜芳婷的臉又紅了。

  小林見狀,對杜芳婷胸脯的攻勢更加猛烈。

  杜芳婷也有感覺了。

  實際上剛才被小林親吻的時候,杜芳婷就有些按捺不住。

  杜芳婷能夠感覺到自己下面好像已經有反應了,僅僅被小林摸了一陣就有些受不了。

  杜芳婷的心正在動搖,自從她老公死后她就再沒有得到過滿足,這幾年她都是一個人過來的。

  杜芳婷今年三十多歲,正是需求最強烈的時期,連她本人都為自己能忍到現在而感到驚訝。

  而此刻,杜芳婷好幾年沒有受過疼愛的身軀,在小林頗為生硬的觸摸下逐漸卸掉盔甲。

  “阿姨,我好難受……”小林忍不住說道,杜芳婷從失神當中清醒過來,看向小林問:“哪里難受?”“這里。

  ”小林指了指下身。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