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putee nude



我本來想要背過身子去,但是又舍不得。

  畢竟夏 雪艷這么一個美女,在我面前脫衣服,要說我不想看,那完全就是假的。

  “你又不是沒有看過,想看就看吧。

  ”夏雪艷這么說著,最后竟然直接就把底褲也給脫掉了。

   看著夏雪艷暴露在空氣之中的白皙翹臀,我眼睛都直了。

  這也太刺激了吧!脫完衣服之后,夏雪艷就走到自己的桌子邊,開始翻找東西。

  而那張桌子,就是今天老板強上她,我給她擦身子的地方。

  她脫成這個樣子,究竟是要干什么呢?我心中疑惑,難道……我連忙搖搖頭,將夏雪艷要 跟我那啥的想法給搖出腦袋,這未免有點太魔幻了。

  “那啥,你今早給我看的那些 照片,能給我發一份不?”氣氛 實在是有些曖昧,我只好問些別的事情來稀釋這種曖昧的感覺。

  “什么照片?”夏雪艷還是在找東西,頭都沒抬一下。

  “就是我嫂子……”“哦,那些啊,已經沒了。

  ”我話還沒說完,夏雪艷就直接打斷 了我的話,然后便停止了翻找,拿著一個小瓶子,朝我走了過來。

  她的話,讓我愣了一愣。

  “你走了之后,我老公,就是你老板,又來了,還把我的手機給摔壞了,照片也跟著沒了。

  ”“什么?照片沒了?!”我簡直不敢相信夏雪艷的話。

  “嗯。

  沒了。

  ”夏雪艷顯得十分無奈。

  一聽這話,我一下子沒控制住自己的音量,直接就對著夏雪艷喊道:“那我怎么證明我嫂子有鬼?她根本不承認這件事!”“不知道,但是依我看,單憑幾張照片,也不能就確定那是你嫂子。

  說不定,只是長得像而已。

  ”夏雪艷聳了聳肩膀,她胸前的一對大白兔也跟著跳躍了起來。

  “那你跟我去找她,咱們當面對質。

  ”面對我的提議,夏雪艷卻并不同意:“不行,要是認錯人了呢?我不會去的,又沒有十足的證據,這種得罪人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

  ”夏雪艷說完,根本就不給我反應的時間,直接就將她手上的小瓶子往我手里一塞,然后就 趴在了沙發上了,對著我翹起了屁股。

  “來,給我擦藥。

  ”說完,夏雪艷就把她那臀部,又對著我翹得高了一些。

  說實話,夏雪艷現在的姿勢,實在是十分魅惑。

  在她脫完衣服之后,我就已經有了反應,現在她這么翹著屁股趴在我面前,我簡直都快要把持不住了。

  “你還在等什么啊,趕緊過來呀。

  ”夏雪艷在沙發上趴好了之后,嬌滴滴地這么對我說到。

  同時,她一只光著的腳丫子朝著我就伸了過來,慢慢地攀上了我的腿。

  看著夏雪艷的這么一副樣子,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夏雪艷有點讓我捉摸不透,要是之前,我可能就撲上去了,但現在我的心里還是對她多了一絲防備。

  “夏姐,你趕緊把衣服穿上,別給我開這樣的玩笑了吧。

  ”咽了一口唾沫,我有些艱難地說道。

  夏雪艷再怎么說也是一個大美人,雖然說她年紀比我要大上一些,但是怎么看,都 像是她比我還小一樣,就算是我心里沒有想那些事情,但是她這么趴在我面前,我還是有些接受不了。

  斜著眼睛看了我一眼,夏雪艷像是開玩笑,又像是認真的,有些責怪地對著我說了一句:“誰跟你開玩笑了?我是認真的,再說,你又不是沒看過,連我的那個地方……再看看 也沒有什么……”她這么一說,我有些猶豫,并沒有按照她說的那樣,走到她身邊去。

  夏雪艷在沙發上支起了上半身,這么一來,她身前的那一對,看著就更加大了。

  夏雪艷的胸部,跟隨著她的動作一晃一晃的,雪白的皮膚,晃的我眼睛都跟著花了。

  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眼神,夏雪艷一點也不害羞,直接就大大方方地將整個上半身都支了起來,還轉換了一個角度,以便于我看的更加清楚。

  察覺到了夏雪艷的舉動,我一邊在心里感謝她肯讓我飽覽春光,一邊又有些忐忑。

  她脫成這個樣子,還沒穿褲子,屁股正好對著我,人也趴在沙發上,這要是老板又來一次,那我可不就正好玩兒完嗎?不過就像是特意解答我的疑問一樣,夏雪艷扭了扭她的小細腰,接著便安慰我道:“你放心,這會兒正是中午,不會有人過來的。

  至于老板……他已經去聯系李老板了。

  ”說這話的時候,夏雪艷的腦袋慢慢地垂了下去,顯得十分落寞和傷心。

  我知道,她所說的去聯系李老板,一定是和老板威脅她拍照給別的 男人的看得事情有關。

  一想到夏雪艷被老板逼著拍照,再看著夏雪艷身上被老板給弄出來的大大小小的青紫色痕跡,我心里就有些老大不舒服。

  出于私心,我竟然有些不愿意夏雪艷的 身體被別的男人看,雖然,她跟我并沒有什么關系,我也沒有跟她發生過什么。

  “那你,真的要去拍那種照片嗎?”沉默了一會兒,我實在是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好,便開口問了這么一句。

  話一說出口,我就有些后悔這么問了。

  廢話,哪個 女人愿意把自己脫光了,然后還要擺出各種姿勢,拍下照片給陌生男人看?果不其然,我這么一問,夏雪艷的臉色一下子就難看了起來,整個人都顯得十分憤怒:“我 不去!”“我說什么也不會去的,誰愛去誰去,總之,不要找我!這樣的侮辱,我可(豁達大度)承受不起!”嘴里這么說著,夏雪艷一雙白皙的小手,也在不斷地捶打著她身下的沙發。

  由于情緒實在是有些激動,夏雪艷的整個身體都跟著她的動作而扭動了起來。

  夏雪艷這么一動,她那本來就故意對著我的屁股,這會兒正好就張開了一些,于是,我便又看見了她雙腿之間那最為隱秘的地帶……夏雪艷還在繼續說著什么,但是我已經沒有那個心思繼續去聽了,只隱隱約約聽見她說什么,自己會想辦法,保護好自己之類的。

  “你看我說這些干什么,真是讓你見笑了。

  ”可能是夏雪艷知道我也沒有在認真聽她說的緣故,跟我抱怨了一會兒之后,夏雪艷便有些自嘲地說了這么一句。

  我并沒有回答夏雪艷的話。

  這個時候,我正盯著夏雪艷的那個地方看呢,哪有時間管她在說些什么?“哎呀,你趕緊過來給我上藥呀!”夏雪艷看見我的眼睛一直盯著她的屁股看,一下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便這么叫了我一句。

  “哦。

  ”我有些不在狀態,嘴里答應了一聲,人就朝著夏雪艷走了過去。

  等我回過神來之后,我已經拿著藥瓶,坐在了夏雪艷的身邊。

  “你看著給我上藥吧,然后按摩一下。

  ”夏雪艷說完之后,就沒有再開口了。

  看著夏雪艷那白皙的翹臀,我咽了一口唾沫,只能照著她說的辦。

  將藥油倒在了我的手上之后,我輕輕地抹在了夏雪艷的身上。

  她身上的皮膚本來就很白,老板在她身上又掐又打之后,留下的痕跡就十分明顯。

  看著夏雪艷那雪白的皮膚上面,青一塊紫一塊的傷痕,我不由得就有些心疼她。

  給她擦藥的時候,我也有些緊張,一方面是因為我從來沒有給一個女人這樣擦藥過,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我怕把她給弄疼了。

   老馬“嗯”了聲,雙手摸索著往前走。

   張淑芬自己趕緊轉身向廚房跑去,她也要洗一下臉冷靜冷靜,現在身上還熱的發燙,待會被閨蜜王麗發現什么異常有的自己好受!老馬走出門,脫離了危險之后心思也活絡 起來了

  張淑芬這里屬于比較高檔的小區,這個單元只有兩戶,沒什么人,就算有人他也能及時走掉。

  想到這,老馬沒把門關死,留了一條細縫,摘掉墨鏡往里面看,說不定自己一會還有什么機會呢。

  偷瞄了一會,張淑芬的閨蜜從廁所走了出來,額頭前發絲還有些濕。

  老馬看的很清楚,對方上身穿著露著肚臍的粉色背心,下面緊身的牛仔短褲,一雙高跟涼鞋,看上去風騷的緊!視線往上移,那女的有著一對勾魂的桃花眼, 眼角下還有顆淚痣,鼻子很立體,嘴唇上薄下厚,一看就是那種精力旺盛的少婦!老馬看的熱血上頭,不愧是張淑芬閨蜜,與其各有千秋。

  張淑芬自己已經看的差不多了,不知道這個女人那里會是什么風景……張淑芬也剛從廚房洗臉出來,看到她想進臥室,那女的手臂一撐墻壁不讓張淑芬過去。

  張淑芬背對著 大門,老馬只聽見她嬌叱了聲:“王麗,你又要干嘛!讓開!”“嘻嘻,”名叫王麗的女子雙手抱胸,臉上曖昧的笑,“干嘛?你說干嘛!”趁其不注意,她就動手掀張淑芬的睡裙。

  張淑芬措不及防,兩人雖然平常也鬧騰,但今天不一樣啊,自己里面現在可什么都沒穿!伸手壓住睡裙裙擺,張淑芬惱羞成怒,不甘示弱的也朝著王麗胸上抓,把對方擠到了墻壁上!“不是吧?”王麗愣了下,胸上的感覺都不顧了,詫異道:“你剛剛…還真在屋里自己玩啊?還不穿內褲!”張淑芬羞紅了臉,使勁在王麗的渾圓上拍了一下,嗔道:“你以為我像你,我剛剛上廁所了不行啊!”兩女現在都是側身對著大門,外面老馬眼睛都直了!王麗的胸比張淑芬還大了一圈,被拍了下不樂意了,上下晃動像是在反抗著什么!“咦~,你覺得我信嗎,咱倆什么關系,你想要給我說一聲不就行了!”王麗不屑撇嘴,說著伸手扯下肩帶,踮腳湊到張淑芬面前,“看我,你想要我就給你,來來來!”“這也太奔放了吧!”老馬震驚,王麗的表現簡直顛覆了他的三觀,沒想到這女人竟然這么騷!老馬手上毫不停歇,看著那柔軟的地方,王麗的手還在擠壓著,惹得老馬的動作越來越快!(極品少婦的誘惑)張淑芬哭笑不得,王麗的樣子讓她受不了,每次自己都會被她撩撥的不要不要的,手指在對方身體上使勁一掐,“讓你浪!”“啊!”王麗一聲驚呼,隨后就又欺身壓了過去,嘴里喊道:“好啊,沒想到你會這樣!是不是你老公很久沒滿足你了,那讓姐來!”手還在張淑芬的屁股上用力揉捏。

  發現半晌沒有動靜,王麗抬頭看到張淑芬有些黯然的神色,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也沒繼續下去,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對不起啊,我…我不是有意提的!”張淑芬強顏歡笑,“沒事,反正我也不在意……”“那就好”王麗眼神動了動,試探道:“我最近在酒吧發現幾個不錯的男人,長得好,身體也好!怎么樣,有沒有興趣試試!”“呸!”張淑芬啐了一口,不去想那些糟心事,推了王麗一把:“怎么?你舒服了現在拉著我趟渾水?我才不去!”“誒呀,去嘛,去嘛!”王麗拉著張淑芬的胳膊,誘惑道:“你不知道他們有多厲害!今天咱倆一起去,我讓你也享受享受!”“不去,不去!都跟你那個過了我才不想要,我!嫌!臟!”張淑芬繼續挖苦王麗,嘿嘿笑著,甩開胳膊就進了臥室。

  王麗不樂意了,甩掉鞋子,牛仔短褲與內褲一起拉掉,“你個老女人,今天不讓你知道我的厲害我就不姓王!”說完,她光著身體就追了進去,把門一關,聲音被隔絕了,衣服在走廊里散落的到處都是!老王在門外大飽眼福,嘴里口水都快吞干了,真想把王麗這娘們給拿下!到時還浪不浪的起來!嘆了口氣,心里想著臥室那更勁爆的場面,老馬又不敢去偷看,如果被發現,自己怎么解釋都是個問題!正要關上門,老馬眼角瞥見地上王麗的衣服,歪心思又起來了,輕聲打開門,慢慢挪到臥室旁邊。

  里面女人的尖叫聲隱隱傳來,讓老馬心跳加速!快速撿起地上那粉紅的三角誘惑。

  老馬顫顫巍巍的湊到鼻下深吸了口氣,女性那里的氣息讓老馬有種別樣的快感。

  幻想著鼻下就是王麗的那里,老馬繳械了!身子一陣輕顫,老馬身心通暢,把手中的小褲褲放在原位,下定決心一定要得到王麗和張淑芬。

  輕輕帶上門,離開了。

  沒多久,他老板就來接他了。

  坐到車里,老馬下面難受,老板與他說話也只是應付,只聽到晚上聚餐,表妹什么的,也沒去在意。

  回到店里,老馬坐到大廳的沙發上,帶著墨鏡看著顧客和服務員穿梭,心里也平靜了下來,不去想在張淑芬家的旖旎,起身摸索著去洗澡。

  他每天其實過得還不錯,有活了就干活,沒活就在沙發上發呆,日子過得挺滋潤。

  老馬洗完澡,坐在沙發上舒服的瞇起眼睛,打起了盹。

  “師傅,喝不喝水啊?”一聲清脆婉轉的女聲在老馬耳邊回蕩。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