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受男人喜愛的16個日本女優(8/8)



蘇春兒是不是把我當成了胡漢升的替代品,這一點不得而知,天才曉得,蘇春兒心里才最明白。

  一早上班,我倆腿發軟,四肢無力,耷拉個膀子,昨夜嗨過頭。

  “ 師傅,您這是咋了,昨晚干啥去了,被人煮了啊?” 小詩年紀小,猜出一二。

  “笑什么笑,趕緊該干啥干啥去,沒見過煮熟的螃蟹啊,更好吃。

  ”我不敢回憶昨晚發生的一切。

  一夜的纏綿,那可真是驚天地泣鬼神,恐怕神仙都要羨慕不已,被女人滋潤,一時間我來了動力,打起百倍精神投入工作。

  得閑時候,我特意找了家牙所鑲了倆大烤瓷金門牙,這廣告說得真是不無道理。

  牙好胃口就來,今后吃蘇春兒做的飯菜會更香。

  眼看快下班,小詩興致勃勃地跑來辦公室找我,“師傅,你那軟骨病好了沒,用不用我幫您按按摩。

  ”小詩用那古靈精怪的小眼睛盯著我大腿看。

  我立馬收緊腿,緊忙拒絕這‘好意’,“不用了,我都好利索了。

  ”鬼曉得這丫頭又打什么鬼主意。

  “小詩,有事嗎,快下班了,沒事我得趕緊 回家,我還有事。

  ”我著急夾著公文包要回去見蘇春兒。

  “唉,師傅,別急著走嗎,再多陪我一會,我有要事要跟你商談。

  ”小詩忙用胳膊攔住我的去路,一本正經。

  “要事?你能有什么要事?化妝品不夠用了,還是看上哪個名牌包包了,要我借錢給你,說吧,多少,師傅我解囊相助。

  ”我毫不猶豫掏出錢包要拿錢給她。

  “不是借錢,而是要借你這個大活人。

  ”聽得我一愣一愣的緊忙往回縮,竟然要借我這個人。

  “師傅,難道您忘了,當初您托我出賣色相幫你搞定那胡漢升的廣告合同,先前可是口口聲聲說事成之后會答應我一個條件,什么條件都行的。

  我不管,你不能說話不算數。

  ”小詩拉著我的西服衣襟搖來晃去撒嬌。

  “你不說,我真忙得把這事兒給忘腦后了,對,我說過什么條件都成,請你吃啥好吃的,小饞貓。

  ”我義正言辭(性插故事)。

  “那就好,那我就提條件嘍,不是請吃飯這么簡單。

  ”小詩骨子里都透著興奮。

  “條件就是:你當我男朋友。

  ”小詩這話一出,我倆腿發軟的毛病又犯了,癱坐在轉椅上轉了好幾圈,可憐巴巴地抬頭望著她。

  “丫頭啊,別跟師傅開這種國際玩笑,看給你師傅嚇成啥樣了。

  ”小詩噘著小嘴,倔強地湊過來。

  “我就是喜歡你,師傅,從我剛到這公司來,我就開始注意你,你和其他上司不一樣,你英俊灑脫,干練細心,你是我要的職男暖男類型。

  ”“丫頭,我一直把你當徒弟,當好同事,好助手,當小妹妹看待,別再鬧了,好不好?”我眉頭緊鎖,無奈板起臉來。

  小詩有些失落,她隨即來了個鬼主意:“你要是不答應當我男朋友,否則我把就你和瀚森廣告公司合同的事抖摟出來。

  ”小詩拍著桌角威脅。

  我錯愕,這可如何是好,甩不掉這暗戀狂了。

  “唉,真是拿你這丫頭沒辦法。

  ”還以為小詩就是胡鬧一陣玩玩假扮男女朋友的游戲,新鮮一段時間她也就放過我了,我就隨口答應了下來,為此小詩興奮好一陣。

  小詩歪個小腦袋,靈機一動。

  “既然是談戀愛,那就先從吃飯、看電影開始吧,明天晚上我約你去吃飯看電影如何?不要遲到哦。

  ”既然承諾人家了,不能說話不算數,我只好硬著頭皮硬撐下去。

  當晚到家,蘇春兒迎上來幫我換鞋,“ 韓哥,今天公司遇到什么趣事沒有?”我思慮了半天。

  “哦,有的,公司一個小丫頭要跟我合作個游戲,我覺得挺逗的,就陪她玩玩。

  還有明天我會晚回來一會兒,有應酬。

  ”我邊換鞋邊若無其事地回應蘇春兒。

  “小同事都愛玩,我公司的那幾個姑娘也是這樣,想一出是一出。

  ”蘇春兒笑笑,便去準備晚飯。

  是什么游戲我沒敢跟蘇春兒說明,我怕她多想,我又怕出誤會。

  第二天下班。

  小詩早早在停車場門口 等我,見我下來興沖沖上來摟我的胳膊,“師傅,不,韓哥,今天約會第一天,咱們吃什么好呢?”我腦袋上一個大嘆號,約會?誰答應她約會了,我只是答謝罷了,“這樣,你說了算,我請你。

  ”我會生一笑。

  “那就吃頓火鍋吧,這天吃著熱乎,心里也暖和。

  ”小詩手部的力道加緊幾分。

  吃完飯。

  小詩硬拉著我去了附近電影院,其實我那時只想早早回家,怕蘇春兒在家等我,我也不知道蘇春兒會不會等我,還是我一廂情愿罷了。

  放映間里,小詩拿著紙巾哭得稀里嘩啦,爆米花灑一地,淚一把,鼻涕一把的。

  哭得跟個小野貓似的,這是被電影感動了,我很是無奈,聯想到蘇春兒等急了會不會也為我掉眼淚。

  “女人啊,淚腺就是淺,這樣的泡沫電影也能哭個淚人似的,哥服了你了。

  ”我遞給小詩一片紙巾逗她。

  “你個粗枝大男人,懂什么,電影里叫真愛,我這是有感而發,難道你們大男人沒有為什么事情流過眼淚?”小詩這一句,問得我百感焦急。

  我只為一個女人傷感過,那就是蘇春兒。

  翌日晚上。

  我又沒抵制住小詩的軟磨硬泡,只好答應下班后陪她去二十四小時商業街逛逛,最后小詩買了一大堆衣服鞋子,這還不算完,又買了一大堆零食。

  我真是服了小詩,還跟個孩子似的長不大,平時吃這么多,也沒見她胸上的飛機場挺起來。

  大包小包的替小詩拎著新買的物品,我上下大喘氣。

  “小詩,買這么多 東西,這回該滿意了吧,我幫你把東西送回家吧,我就回去了,我家里還有事。

  ”我心里始終惦記著蘇春兒,她一定在等我吃飯。

  等我剛把東西送回小詩家樓上要走,小詩又說肚子餓得咕嚕叫沒法睡覺,非要吵著要我陪她去吃東西:“不嘛,不嘛,韓哥,你再陪我吃夜宵去。

  ”今天我真是有點疲乏,被小詩這么一折磨腦血栓都快犯了,最后實在沒轍也拉不下臉皮,只好答應。

  小詩邊夾牛排邊往我碟里送,嬌媚地問我:“韓哥,我可愛不?”“可愛,為什么這么問呢?”我邊叉牛排邊無意識地回應。

  “韓哥,你喜歡我嗎?”這個問題問的我措手不及,叉子上的牛排都緊張地差點掉落,我猶豫片刻。

  “喜歡啊,可愛的女人,男人都會喜歡的,不過我這種喜歡只是對妹妹的那種喜歡之情,你別高興的太早。

  ”我極力解釋,表明我的意思。

  小詩看起來有點不高興,“喜歡就是喜歡,還狡辯。

  ”“你看這食物都怕你了,我能不怕你么,快吃吧,我真該回家了。

  ”我根本沒心思吃什么夜宵,心里只惦記著回家,蘇春兒是不是早就準備好飯菜等著我了,我電話沒電了,也打不成電話告訴蘇春兒一聲吃飯不用等我,又不能借小詩的電話,我怕小詩口無遮攔再穿幫惹出麻煩。

  小詩一門心思地給我倒酒,想把我灌醉,她卻只喝橙汁,我推脫不來,一杯又一杯。

  視野漸漸迷糊起來,吃完飯,我晃晃悠悠被小詩扶上了車,小詩沒喝酒,她開車。

  小詩拍怕我的肩膀,提高了亮嗓,溫柔地問:“韓哥,你家在哪兒,我開車送你回家。

  ”我糊里糊涂地也不知道怎么告訴她的,最后,小詩真把車開到我住的公寓小區樓下。

  小詩使勁搖晃我的腦袋,“韓哥,咱到家了,你醒醒,醒醒啊……”見我這副模樣,小詩按住我的下巴,湊到我的唇上就是一頓亂親,我迷迷糊糊的還以為是蘇春兒親我,鬼迷心竅迎合上去。

  這一親不要緊,被下來等我的蘇春兒撞個正著,蘇春兒見我一直沒回家,電話也打不通,以為我出了什么事情,焦急地到樓下等,卻看見我不想讓她看見的這一幕。

  二話不說,蘇春兒快步上去打開車門。

  “給我出來! 韓瀟,她是誰?”我迷糊得已經不醒人世,半睜著眼,耷拉個腦袋,“春兒,是你啊。

  ”小詩回過頭去一愣,不是好氣地質問:“你誰啊你,壞我好事?”“我是韓瀟的 老婆,你又是誰,竟敢勾引我老公!”蘇春兒也不相讓。

  小詩這下更傻眼了,“老婆?韓哥啥時都出個老婆,我公司都知道韓哥是單身,你從哪冒出來的 狐貍精?我是韓瀟的女朋友,怎么著?”“你才狐貍精呢,反正我是韓瀟的老婆!”蘇春兒一點不遜色。

  說罷。

  蘇春兒要拉我的胳膊帶我回家,小詩硬搶不成,只好作罷。

  等回到家中,一關門,蘇春兒把我推到沙發上,氣沖沖地在旁生悶氣,隨手拿了杯水潑到我臉上,當時我就清醒了。

  “春兒,我怎么到家了?”我盯著蘇春兒那胸前深邃的溝渠。

  蘇春兒雙臂交叉提高嗓音:“你還有臉回來,那狐貍精是誰?是不是,我壞了你們的好事?”“狐貍精?哪個狐貍精?”我左思右想,恍然大悟。

  我才回憶起先前發生的事情,小詩剛剛強吻我,被蘇春兒發現。

  當務之急,是跟蘇春兒解釋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蘇春兒怒氣未消,甩開了我的手。

  “春兒,你這是在吃醋么?”其實我看蘇春兒這副氣樣,心里倒是特別開心,這代表蘇春兒還是在意我和其他女人近乎的。

  “我沒有。

  ”蘇春兒還在強言狡辯,把臉轉過去背對著我想掩飾她的心虛。

  我頭暈的厲害,癱倒在沙發上,蘇春兒忙去扶我的腦袋,我就知道她是關心我的,不然也不會這么晚了還在樓下焦急地等我。

  “你跟我說明白,那狐貍精到底是不是你女朋友?”蘇春兒眼神中明顯帶有怨氣。

  我回了個蘇春兒期待的答案:“不是,她是我的徒弟,我始終只把她當妹妹看待,可她說喜歡我。

  春兒,你別多心,今天只是喝多了而已,其實我的心里一直裝的都是你,你知道么,我愛你!”蘇春兒的眼睛濕潤,掰著我的下巴,嘴唇就上來了,她從牙縫里擠出三個字:“我知道。

  ”我的心也瞬間融化。

   0hb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 啊,不要,不要! 陳琳下意識夾緊白皙的大腿,雙眼水鹿鹿的盯著張 海田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一刻陳琳也分不清是害羞還是惱恨,隱約感覺到自己內心的興奮和渴望,那地方水越來越多也讓她越來越緊張。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海田怎么肯就這樣放過她?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手指沿著那茂密的森林鉆了進去,輕輕的撩撥著秘密花園,手指瞬間濕透了,他邪笑著盯著陳琳,不要?不要什么,這樣嗎?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唔~嗯,啊~異物進入緊致的 甬道陳琳條件反射想將張海田手指擠出,可隨著她的收縮反而更緊緊的吸住張海田的手指,張海田舒服的吸了一口氣,寶貝兒,這樣緊致真是磨人。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手指曲著輕輕的抽出,張海田瞧著手指上那濕漉漉的液體,瞳孔充滿興奮的光芒,隨即伸出舌尖舔了舔濕漉漉的手指。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羞的陳琳臉龐血紅一片,迅速的伸出手抵抗他的動作,陳琳哀求道,張主任…不要這(姐弟亂性)樣。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 身體卻是越發的灼熱,碩大的肉團也已經鼓漲的有些疼痛的難受,小腹部一種 空虛感這全身蔓延,她感覺到張海田的每一個動作都讓她格外的舒坦。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海田一手解下自己的褲頭,將那灼熱的鐵許釋放出來,貼著陳琳那秘密花園磨蹭,那種舒適感讓張海田忍不住也哼哼了出來。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不,不要這樣~那碩大的灼熱讓陳琳吃驚,他,他居然這么大?如果放進去會不會疼?這一刻陳琳感覺到張海田的粗大讓她有些害怕。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琳慌亂的想逃跑,可想到 王斌她又是一陣的自責,明明姐姐都把侄子交給自己了,王斌可是姐姐的命根子啊。

  而且他是知道被打的那個學生家里的勢力,要是人家找麻煩,王斌這個學是真的不用上了。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算是為了不讓王斌退學,陳琳知道自己必須忍了這次的屈辱。

  更何況自己久久沒有得到滿足的身體,已經對他產生了強烈的反應。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寶貝,看來你已經準備好了,我的褲子都給打濕了。

  張海田迫不急的要釋放了,一把扯下陳琳的內褲褪到小腿上,粗暴的抓住她的屁股揉捏起來,已經快三十了,臀部還是異常的緊致,有彈性。

  光滑的手感,讓他頭發都豎了起來。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海田粗暴的搓揉中,陳琳身體的傳來讓她羞愧異常,她想要了!特別想要!導致除了嘴里急促的喘息,雙腿異常的酥軟,空虛感侵占了她所有的細胞,身體早已經忘記了抵抗。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媚眼如絲,臉龐一片潮紅,陳琳的嘴中不斷的溢出聲聲低吟,粗糲的手指緩緩的在她的臀部游走,緩慢的落在她雙腿根部,那種磨砂般的觸感讓她不由自主的閉上眼,抬著圓俏的臀部迎合張海田的動作,似乎渴望更多。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空虛感埋沒了她僅剩的理智,身體早已經點燃,那處更是濕透了,隱約間她感覺到滾燙的液體已經沿著大腿根部滑落。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海田手指所到之處早已經一片濕漉漉,他滿心得意,眼光灼熱的盯著那一片茂密的森林,只見黑色是毛發間都沾上了晶瑩剔透的水珠。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瞧瞧你這又騷又浪的樣子,你老公知道嗎?張海田瞧著時機差不多,更何況他滾燙的鐵許也已經腫脹的不行了。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上頭青筋隱隱的搏動,漲的他只想迅速的進入那溫暖濕潤的甬道,大手稍稍托著她屁股往上一點,將自己憋得難受的大家伙對準,完全就不顧此時外面已經傳來了腳步聲。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主任,有人來了!陳琳心慌的扭動,企圖避開張海田的粗大,外頭那明顯的腳步聲讓陳琳格外的心慌,聲音都好似卡這嗓子眼兒。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琳那般樣子越發的刺激張海田的神經,大手迅速的掐著那兩團揉捏成各種形狀,這樣才夠刺激啊!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海田的動作越發的粗魯,一手扶著那灼熱的鐵許,一手鉗制陳琳的腰際,慌亂中陳琳想站起來逃離,卻因為張海田一個用力,‘噗哧&quo;一聲輕響,那灼熱的鐵許就這樣順暢的插了進去。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巨物瞬間沒入體內填滿她的私處,頓時她體內有著一種充實感,那滾燙的命根子刺激著她的甬道,溫熱狹隘的甬道內一陣陣痙攣,她雙眸閉上,面色潮紅,陳琳腦海中一片空白,她愛死了這樣的感覺。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我要,要,給我,快點~一聲低吟從她的嘴里溢出,好似填不滿的小妖精。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