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ラルガンド



聽到 了我爽快的回答之后, 陳老師的臉上立即露出了更加燦爛的笑容,他笑呵呵 的說著:“ 楚楚,剛剛聽說你每天要擠掉那么的奶水, 我感覺就這么浪費掉了怪可惜的,那個我想說的是,你能把多余的奶水讓給我喝嗎?”當陳老師突然將這句話說出來之后,我的臉蛋頓時一下子紅到了我的脖子根那里去了,無比的尷尬,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些什么。

  陳老師見我不回話,他的表情也變得有些嚴肅了起來,重重地說著:“楚楚,你別誤會我的意思,我是你的老師,你曾經是我的學生,教書育人是我原本的職責,我不可能不要臉的做出一些違背人倫道德的事情!”陳老師的話,說的特別嚴肅,表情也非常認真,我一下就慌了,連忙擺手解釋:“陳老師,我……我沒有誤會您,只是,只是……”我紅著臉,眼睛不敢看他。

  聞言,陳老師似乎松了一口氣,重新掛上和藹的微笑,“楚楚,老師只是不想看見你這么多這么好的奶水 就這樣浪費了!你別想太多。

  ”完了之后直接從他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千塊錢放在了我的面前,然后淡淡的說著:“楚楚,你看這樣可以嗎?你這么好的奶水浪費了也挺可惜的!正巧我的腸胃最近出了點小毛病,聽 醫生說母乳對這方面有很好的調養作用!老師花錢買你的奶水治病,這可是正兒八經的事情!”當他將這一千塊突然放在了我的面前的時候,我感覺到更加的不好意思了,陳老師畢竟教導過我三年,沒有他的信任,我也不會來他們家給他們的兒子喂奶,更不會拿到一個月幾千塊的薪水補貼家用,老公也不用為了養活一家子,沒日沒夜的干活。

  雖然我們家是窮,但是陳老師的這個錢我是絕對不會要的。

  我稍顯猶豫了一會,偷看了一眼張姐休息的臥室,咬了咬嘴唇,羞澀的說著:“陳老師,您把這個(媽媽啊啊啊啊)錢拿回去吧,您需要,我就擠一些奶到杯子里面,一會你再喝吧!”陳老師聽了之后顯得非常開心的說著:“真的嗎?楚楚,那真是太感謝你了!”他說完了之后,稍顯急切的走到了旁邊的茶幾上面,拿了一個透明玻璃杯遞到我的手里。

  我依舊有些害羞的從陳老師的手里面接過了那個玻璃杯,然后側著身子,將我的奶汁擠了大半杯到這個玻璃杯里面。

  然后紅著臉,將剛剛擠出來的還熱乎乎的奶汁端到了陳老師的面前。

  陳老師看見了之后,一臉高興的接了過去,一口氣就給喝光了。

  我 看著陳老師一口氣就喝完了,我感覺羞澀的同時還有些好笑,我竟然鬼使神差地問了句:“陳老師,好喝嗎?” 陳壽此時顯得無比的開心,像是得到了想要東西的孩子,笑呵呵的說著:“恩,好喝,甜甜的,而且味道很濃,比牛奶好喝多了!”我低頭害羞的笑了一下,抬起頭不好意思的說著:“陳老師,孩子吃飽了,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哦!”當我提出要回去的時候,陳壽頓時顯得驚訝了一下,他皺了一下眉頭說著:“楚楚,別急嘛,要不留下來一起吃個晚飯吧?”聽他這么一說,我連忙擺手拒絕,有些靦腆的說:“不用了,陳老師,謝謝你,我已經在家準備好飯菜了!”聞言,陳壽有些失望,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嘴唇動了幾下之后卻沒有說出一個字出來,只 是一個勁兒的盯著我看。

  在他火熱的目光下,我感覺渾身不自在,帶著些警告和提醒意味的嬌嗔一聲。

  “陳老師……”被我提醒后,陳壽察覺到自己的失態,臉上出現一些尷尬之色,稍稍收斂了點,但還是時不時偷看我一眼。

  見狀,我輕輕揉著衣角,臉紅紅的低聲問道:“陳老師,您是不是還有什么話想對我說?”我主動這么一問,陳壽臉色倒是變得有些不太自然了起來,尷尬的笑了一下,猶豫半晌后,似乎是無意的說:“楚楚啊,我能再喝點奶嗎?我看你的奶水好像還有挺多的樣子!”說完,他的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我,等著我的反應,又補了一句:“醫生說我的腸胃病還是挺嚴重的,要喝大量母乳調理,不然時間長了,會落下病根的……”“啊!這么嚴重嗎?”我驚訝的叫出聲。

  “嗯,醫生是這么說的,我這也是老毛病了,你也知道老師的工作壓力很大,每天上課都會吸入大量粉塵,還要經常熬夜批改學生作業,飲食不規律,這些對身體健康危害很大。

  ”陳壽面色嚴肅的說:“我這兩年經常腹痛難忍,有時候半夜都疼的睡不著覺。

  楚楚,你也不想老師出事吧?幫幫老師好嗎?”一聽情況這么嚴重,我一下就為他擔心起來,我強忍內心的羞意,想了一下然后輕輕地說:“那……那好吧,我再擠一點,好像還真的有很多呢!老師你放心,只要能幫的上忙的,我一定幫你!”我說完,這次主動去拿到了剛剛的那個透明的玻璃杯,當我拿到了透明玻璃杯,正準備側向一邊去擠的時候,陳壽突然叫住了我。

  只見陳壽走到他們的臥室門口,確認門關緊之后,又把我拉進另一個房間,站在我身邊,用有些哀求的語氣說著:“楚楚,那個…我能直接吃嗎?”當陳壽突然這么一說,我聽見了之后整個人頓時像懵住了一樣,我甚至在想我是不是聽錯了,于是我轉過臉來看著他,不敢置信地問著:“陳老師,你剛剛說什么?”這個時候,陳老師看著我的臉蛋, 在那里有些尷尬的笑著,卻又重復了一遍說著:“楚楚,我是說我能夠像我兒子一樣直接去吃嗎?”當這次陳壽這么大膽直白的說完了之后,我的臉蛋刷的一下變得通紅了起來,此時我根本不知道我該怎么辦,慌張的手足無措。

  他的這個要求不單單只是吃母乳了,還會和我有身體接觸,而且那個部位除了自己老公,怎么可以讓別的成年男人碰。

  我羞澀的同時還帶有些許憤怒,微微提高音量,怒聲說:“陳老師,你瞎說什么呢!這絕對 不行!”此時陳壽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但是他很快繼續在那里哀求的說著:“楚楚,你就答應我一次,好嗎?醫生說了,直接吃和擠出來效果差的很大。

  老師知道這個要求很過分,但你是我的學生,連你都不幫我,我能怎么辦?老師這也是沒辦法了啊!”他的表情滿是無奈,哀聲請求的樣子很可憐。

  我相信了他的話,但還是過不了心里這一關,喃喃說道:“這不行……不行的……”聞言,陳壽突然朝我跪了下來,眼淚直接出來了,哀聲道:“楚楚,算老師求求你,我可以每月再給你加五千工資,你幫幫我?怎么樣?”看到他這副樣子,我心軟了,可是又怕對不起老公:“可是……可是被我老公知道,他會跟我離婚的……!”陳壽急忙說道:“放心吧,楚楚,我發誓絕對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況且我只是想去吃奶,又不會做別的什么的,你就放心吧!”這時候,我的思緒繼續動搖起來,陳壽似乎已經察覺到了,于是他繼續在那里說著:“楚楚,你就答應我一次,好不好?五千塊錢我可以立刻給你,你拿著錢可以給老公孩子買衣服吃的,我只是想吃你的奶,你絕對不會損失什么的。

  你就答應我一次,好嗎?”此時當我想到我老公為了一家奔波勞累的樣子,他每個月工資還不到五千,如果只是讓陳壽吃一次奶就能賺到五千塊錢,老公一定會輕松很多吧?“嗯……”于是我把心一橫,然后強忍羞意的點了點頭,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聲音應了下來。

  陳壽表情驚喜萬分,似乎也沒想到我竟然真的會答應,直接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后抬起頭看了看四周,發現周圍的窗簾已經拉的好好的,外面是沒有人可以看見里面的,于是拉著我坐到了沙發邊,然后慢慢的用手將我的上衣給掀了起來。

  當他準備去掀起我的里衣的時候,不知道為何,我的胸口卻跳動的十分厲害,我感覺我已經雙頰緋紅了,非常的害羞和緊張,愧疚感襲來,心里有很對不起老公的感覺。

  而這個時候,陳壽則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我,手中還在繼續撩我的衣服。

  此時我的雙眼已經完全不敢去看他的眼神,我只敢看向別處,還不到一分鐘,陳壽就將我的里衣給掀了起來,他就蹲在我面前,雙手在那里手舞足蹈了,想去撫摸又舍不得的樣子,然后不停的在那里贊嘆著:“楚楚,你真的是太美了”他的夸贊我的臉蛋羞的更加通紅了起來,胸口也跳的更加的厲害了,羞澀的同時還有點點自豪。

  認真欣賞片刻后,陳壽終于有了動作…….就在陳壽正準備張開大嘴要伸過來吃的時候,突然他們家客廳有了響動,頓時讓我嚇了一跳,下意識的趕緊將衣服給放下,而陳壽也顯的非常失望。

  他戀戀不舍的把手從我胸上收回去,然后給我使了個眼色就先出去了,我連忙收拾了一下稍顯凌亂的衣服,也出了這個房間。

  過了沒一會兒,陳壽的老婆張玉萍從主臥里出來。

  陳壽臉上立即擠出了一絲笑容跟他老婆打了個招呼。

  我假裝站在了安安的睡床的旁邊,不知道為什么,見了她有點心虛,老老實實的問候了一句:“張姐好!”張玉萍看了看我說:“楚楚,今天怎么樣?安安吃奶乖不乖呀?”   老師來我家讓我插 被女同桌摸JJ的故事 我把同桌抱到 桌子上干  不再擦肩而過的只有考試榜上的成績,她和他的分數總是一樣,連老師都納悶,許多人不知道的是,那一本本學過的書上滿滿的都是她教過的解題。

  每次考試出榜,她總是在別人不在意的時候,自己去多看幾眼,總是看著那第一名上和她并列的那個人的名字,她總是會露出平時沒有的繪心的笑容。

    高三剩余的時光就這樣過去了,18歲的青春就這樣淡化了,她總是沉默微笑如同一個沒有靈魂 的人,但好似和以前沒有兩樣,只有做題的時候她感覺他還在她的身邊。

    而他上課總是看著她落寞的背影,就只是這樣望著。

    高考結束以后,她毫無疑問的拿下了最好的學校,可她接到通知書那那一刻,卻沒有那么開心,而是想著他應該要出國進修 了吧

  然后不由的想起:“胖妞,我要和你考一個學校!”而她總是打擊他:“那么點兒分還想和我考一樣的學校吶!除非你和我考的分數一樣!”她看著通知書笑了,笑的很大聲最后蹲著地下哭了起來。

    大二的尾巴都要過去了,大學生活過去一半,身邊的人老是喜歡拿她開玩笑說怎么還沒有男朋友,她知道傻傻地笑了笑,過后,原來她想他已經成了習慣,原來已經過了快要三年了,原來相遇時是一個瞬間,在一起時是一個季節,思念為何是如此漫長的消散不去?每次想起那夢一般的回憶,都會對自己說,不要再喜歡他了,你不會愛上他了吧。

  已經說了好久,可還是抵擋不住不住那股思念。

    又 要開學了,她收拾著自己的行李,她收拾到桌上那復古的本時,不由的打開看了看,又坐下用鋼筆在精致的牛皮紙寫到:  阿!又要開學了, 你在那邊過的很好么?我聽同學們說你在國外過的不錯,我也過的很好,特別好,好到很想念你。

    在你走之前我還騙你說我不喜歡你,如果我說喜歡你,你會留下來和我一起上大學么?然后你還會來問我課程然后給我一塊 大白兔奶糖么?不知道為什么我買的大白兔都沒有你給的好吃誒,都不甜了,我真想問問你在哪兒買的大白兔,可是,我們應該不會有交集了吧,就像只能抬頭仰望,卻沒有交匯的痕跡,就好似魚和飛鳥的距離,一個在天,一個卻深藏海底。

     我有時會想,如果當時我說我喜歡你,我們會在一起吧,但最后的最后,我是沒錢的孤兒你是萬寵集一身的富家子弟,我有哮喘病而你活潑還愛打籃球。

  就這樣的生活差距最后我們還是不會在一起吧,你現在應該還以為我是小時候,是那個家里的千金,還是那個胖妞吧,雖然我很不愿意承認,好吧,就承認這一次。

    我心中還是有期待我們會再次遇見,可是自己撲滅了火苗,卻還在奢望點燃,漸漸地,我都淡然了,抹殺心里一切的希望,你知道么,本里有轉專業的學生過來,每次,我都想到我轉學時,遇見坐在后面的你,甚至還在想如果那些學生里有你就好了,可是怎么會那么巧,那樣瑪麗蘇的橋段,怎么會再次發生呢。

    當初我說的話我不后悔,如果,再讓我選擇一次,我還是會選擇終將不再愛你,只在心里默默念在你,然后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里。

    若再次遇見....  “同學們...”老師在大講臺上講的有聲有色的,她卻在大階梯的教室后面坐著靠著墻睡著了,她的閨蜜坐在她的旁邊,挑了挑眼神想著,學霸就是這樣修成的?看著她旁邊的那個復古小本子,用手指輕輕的碰了一下,她立刻坐了起來,松懶的眼睛看著旁邊傻了眼的閨蜜,“什么寶貝,老見你拿著,我都沒看到過!”閨蜜不由的感覺自己很委屈似的。

  “誒呀,不就是個本子么,正好下課了,請你吃糖,走啦走啦。

  ”閨蜜一聽吃的還是甜的立刻兩眼放光,拉著她就沖出了教室門。

    兩個人在路上蹦蹦噠噠的,閨蜜突然想起來一件正事兒和她說道:“誒,我生日你必須得去阿,我朋友同學都去,跟何況你,你!必!須!得!去!”  “不許說不!你不用送拿什么禮物什么的,只需要把你的人送到我的生日會上就好啦,好,就這么愉快的決定啦!”閨蜜沒有給她半點兒拒絕的余地,就這樣,她只能把自己快遞到閨蜜的生日會上。

    她拍了拍自己的衣服,進了一棟別墅,左看看右看看,都穿著華麗的禮服,她向來討厭這種穿著得體拘束的場面,自己知道坐在一旁不起眼的小沙發上,左看看右看看,都沒有看到她閨蜜的身影,心想,這個人肯定又在廚房尋摸吃的吧!  這么想的,看到一旁桌子上的大白兔,正好閨蜜走了過來,她看著閨蜜伸手拿糖,沒想到另一個人也拿了那糖的另一端,她感覺不對,一邊說“誒,我(草船借箭的故事)的糖...”一遍扭身,她愣住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