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steful pornography



  窗外時光正暖,室內心情堪憂。

  以往每每寫文,我都喜歡在一個安靜的環境下,聽著古風呢喃細語,邊欣賞音樂邊思考著下筆。

  今天沒聽音樂,沒有安靜的環境,只有老師講數據庫的聲音在教室回蕩。

  我把自己放置在喧囂的環境,任記憶的時光機把思緒帶往前夕。

    時光飛逝,一轉眼二十載的光陰已經不復返,可是在這當中自己好像從未有過只談情,只說愛,只想用心去等一場在紅塵煙火中的邂逅。

     我不懂那守住流年的誓約,是否就是期待中的歸宿;我不懂那山頂望月的夜晚是否是傳說中的浪漫;我不懂那煙火味里的安暖是否是向往中的港灣。

    我喜歡在陽光下散步,柔柔的,暖暖的,這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愜意與舒服。

  身邊有散發著淡淡幽香的櫻花,一陣清風徐來,湖面泛起一波漣漪。

    終于聽到了期盼已久的下課鈴聲,我迫不及待的走出教室,在午后的弱陽下,瞇起眼睛揚起頭,任縷縷柔和的光線撫摸著臉龐,溫柔恬淡的感覺縈繞心懷。

  突然間,心中微微一顫,鼻子泛起了酸,有種似曾相識的記憶充斥著心間,卻又是一種很模糊的感覺。

    我什么都不想去想,就這樣佇立在實訓樓的小樹下,只想住進弱陽的余暉里,靜靜的,悄悄地,放任著思緒翻飛。

    不知怎的,腦海突然閃過 了你甜甜的笑臉,既熟悉卻又陌生。

  思緒也飄向了廣州的那個中學時代,有關你的一切,似乎又重現眼前。

    初中的時候,你問我,喜歡哪座 城市

  那時的自己傻傻的,什么都不懂,居然說不喜歡城市,喜歡 鄉村,要是時光能倒流,那時我一定會告訴她,有你在的城市我都喜歡,哪怕是句謊話,那也是善意的謊言。

    (玉米地做爰全過程)斷斷續續的話語,模模糊糊的畫面,都從腦海涌出,我竟無從說起。

  哦,對了,你說過,等我大學畢業后,我就來鄉村找你,敢和我做個約定嗎?那時,覺得你好笨,居然會隨意的和男孩子做這樣的約定,難道不知道青春留不住嗎?   自初中畢業后,我們一直沒有了聯系,我原以為時間可以淡化一切,可是我發現,我錯了,有些東西時間是無法帶走的。

  就像我低估了你的這份執著與癡心。

    不經意間我點開了zhujiangschoolmate的QQ列表,鬼使神差般的點入了一個灰色頭像的空間,沒有備注名,也是一個陌生的網名,在空間里我看到了許多不同鄉村的相片,也看到了你依舊笑的很燦爛的笑臉,原來,你真的在鄉村,在執著于一個夢。

    我愣住了了,四年了,我早已習慣了平淡的看書,旅行,心里早就忘記了喜歡鄉村的那句話,甚至忘記了你的存在,可你卻一直靜靜的 在我的身邊,原來那個叫××是你,空間每天都有你的足跡,卻又從沒有過打擾。

  為什么?為什么你這樣傻?值得嗎?  等待一份從沒放在心里的感情,你能等到嗎?就算是真的等到了,那也將會是一張過期的車票,是到達不了目的地的。

  其實,你一直執著的是你想象中的我,你根本不了解我。

    看到你空間里的一些心情和日志,我慢慢懂了,你的執念太深,我無法改變。

    如果你能看到這段文字,我想要告訴你,錯過的人,不會再回來,就算回來了,那也早就不是曾經的那個人了。

  放棄吧,我永遠不可能是你心里的那位城主,別再把自己困在一座空城里了。

    明天如果你沒有看到我的名字出現在你的列表里,別奇怪,也別怪我,這是我現在唯一能做的了。

    在轉間的淚彈落于芬芳中,我的腳步追尋著, 就在此生無邊的茫茫中探尋著那令人著迷的,可愛的,晶瑩的熒火。

  我被那種說不清的的力推著,來到一座高高的山峰上,輕呼著云的氣息,遙望著那空蕩的世界,眼中就失卻了所有,剎那便墜落,我的身軀摔下去,消融在暗淡間,但那抹想要追尋的熒光,還滯留在我的眉間。

     對吧,這世的生命漂浮在蒼穹下,落寞的生是為了一步又一步地對她的追尋。

  在悄然回首那刻,輕注著她的眼睛,那眼中的美妙帶給你 人間最別樣的感覺。

  就像你乘著小船蕩在西湖的面,船槳輕打著水,水里浸出一顆一顆的星星,向你訴著那前世的浪漫。

  你和他們游著游著,湖面突然彌漫著整片整片的紫色的煙,你的眼睛又會睡在這霧氣里,伴著水聲打出的柔的調,把這世間的夢都交織成我要的那縷熒光,閃著,閃著。

  就這樣把你的憂愁都帶去,帶到離恨天上,讓老君幫助你化卻這憂,也唯有這樣。

    若是此番生命是火焰燒在天空,太陽也不及它烈,這腳步是停不下的,為著,為那火燒 在人間的盡頭,燃滅人間的所有,在那刻,我的生命才算是為她而終了。

  著實,這火焰是 為了她的今生而燒起,燒到幽冥地界,再在千回輪轉中不熄,再來人間尋她的所有。

  正因這生生不息的念啊,我的生命之火才在這浮塵的世間燒著,燒著。

  正因這樣,我只能把這最遺憾的告別作對她的最完美的告別吧。

    我愛啊,這份心意是燃盡了人間的所有,只剩下忠貞了,此心的變?已逝在十八層陰天之下,永不復的。

  唉,她一切的一切,都讓我抹不去這念想。

  對的,那熱烈,我愛她是人間最平凡的沙在風中相磨的火光,一直亮堂著,為了那生生世世不落的曼陀羅開在人間,我的血浸入這土壤,滋潤著。

  愛把那無邊的相思,推到我面前讓我看,看著,看看,看著這花永遠絢爛在人間,永不凋落呢。

  最后吧,我的魂靈是萊茵河畔上一點看不見的輕淡,交點著,交夢著,與這世間。

  我就這樣的活下去,看著她今生的可愛,再下去,看到她明生的眼瞼,靜靜地下去,為了她。

    假若我的生命只為她綻放在無邊的人間的塵埃里,我想戀著她的一切,從這生到那世,對,不會忘卻呢。

  這份無悔,就在天空綻放,對,為了她,我寧愿用這無奈的告別作著告白,在人間的那頭,愛著她,帶著這份戀心。

  所以我能生生不息的愛她便夠了,也就圓了這遺憾吧! “采藥?采藥你跑我家果園來干什么,看你這鬼鬼祟祟的樣子,肯定是來偷果子的!” 劉琴之所以跟 周建偉約在果園里就是因為這里不常有人來,沒想到偏偏就被劉浩洋給撞上了。

  一想到剛才自(啊啊……)己那模樣被劉浩洋全程目睹,劉琴就忍不住臉上燥紅。

  要是劉浩洋回去亂說,傳到周廣能的耳朵里可就麻煩大了。

  “ 劉嬸,我真沒偷東西,只是路過聽到動靜,以為是小動物,結果沒想到……”劉浩洋沒有把后面的話說出來,但劉琴也能明白他的意思,臉色微微一變。

  為了不讓劉浩洋出去亂說,她只能放低姿態,柔聲 說道:“原來是這樣啊,好吧,劉嬸錯怪你了。

  ”劉浩洋看著劉琴還來不及遮擋的身子,心中一癢,忍不住起了反應。

  見劉浩洋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自己,一副被迷住的樣子,劉琴心中得意,不過她是看不上劉浩洋這個老實人的。

  不過她眼睛往下看的時候,臉上頓時閃過吃驚的表情。

  劉琴感覺自己以前都白活了,她從來都沒見過這么大的寶貝,三個周建偉都比不上,這讓她又驚又喜,好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似的。

  “劉嬸,沒事的話我先走了,我還得去采藥呢!”被劉琴這么盯著,劉浩洋暗暗發笑,這娘們還真是饑渴。

  “等一下!”劉琴急忙喊住劉浩洋,故作難為情的說道:“那個,浩洋啊,有件事嬸子想麻煩你。

  ”“啥事啊?”這 女人又想干嘛,看樣子也不像是要找自己的麻煩。

  “剛才嬸子在地上屁股被蟲子咬了,現在又疼又癢,你幫我看看行不?”見識到劉浩洋的規模之后,劉琴心里就像是揣了兔子似的,無比渴望劉浩洋能幫自己解決一下生理需求。

  劉浩洋心中一樂,感情這是欲求不滿,想找自己幫她一把。

  想起周廣能誣陷自己的事情,劉浩洋心中就一直不爽,今天就給你頭上染點綠。

  他笑瞇瞇的說道:“好啊,劉嬸,你轉過去讓我看看。

  ”劉琴心中一喜,急忙轉過身,把屁股翹了起來。

  她屁股上哪里有什么蟲子咬過的痕跡。

  劉浩洋也不拆穿她,只是走上前伸手一抓,然后又摸索著捏了一下,裝模作樣的說道:“劉嬸,你這是被毒蟲咬了,得趕快處理!”“啊?那要怎么處理?”劉琴心知肚明,也配合著劉浩洋的表演。

  “你得先把衣服脫了,我給你做個全面檢查,看看身上其它地方有沒有被咬。

  ”“好好!”劉琴激動的一把扯下衣服,渾身上下就這么光溜溜的暴露在劉浩洋眼前。

  我去,這娘們兒也太奔放了,說脫就脫。

  劉浩洋強忍著內心的激動,另一只手開始在劉琴身上摸索起來,。

  這么嫩的身子,哪里是經常下地干農活的村婦能比的?由此不難看出劉琴平日里在家里養尊處優的地位。

  被劉浩洋的大手這么一摸,劉琴頓時感覺自己的 身體好像觸電了一般,激烈的顫抖起來。

  她扭動著身體,就像是被拿捏住七寸的蛇,動也動彈不了,她叫聲越來越大聲。

  “太爽了!又要到了,快,再用力點!”劉琴大叫著,臉上全然是已經被征服的表情,臉上一片紅暈,腦袋里除了快感再也沒有其他念頭。

  就在劉琴即將達到頂峰的時候,劉浩洋卻突然 停了手。

  從快要升天的快感跌入谷底,劉琴難受的的感覺渾身上下好像有螞蟻在爬似的,她回過頭焦急的問道:“浩洋,你怎么停了?”“劉嬸,我已經把你身上的傷都處理好了。

  ”劉浩洋壞笑一聲。

  看著劉琴這個高高在上的女人在自己手下時的模樣,他心里別提有多爽!通過剛才周建偉跟劉琴的話,劉浩洋也不難猜出,誣陷自己的事這劉琴也有份。

  既然你不安好心,那我也不會讓你輕易的享受到快樂。

  “這就處理好了?”劉琴抿了抿嘴唇,眼中充滿了渴求,但是她又拉不下臉來去求劉浩洋。

  “好吧,那你走吧,我也先回去了。

  ”戀戀不舍的瞧了一眼劉浩洋,劉琴舔了舔嘴唇,拽起自己的衣服一溜煙跑遠了。

  等劉琴走遠,劉浩洋捂著肚子大笑了好一會兒,這才背著 藥婁繼續往山上走。

  走了沒多遠,劉浩洋便驚喜的發現了自己所需要的草藥,而且數量還有不少。

  劉浩洋急忙拿出鋤頭挖起來,裝滿藥婁后才心滿意足的回返。

  回到家后,劉浩洋把草藥煮開放到碗里磨成藥膏,然后找到 章小婉

  “嫂子,我從山上摘了一些草藥,給你敷上會好的快一些。

  ”劉浩洋看著嫂子一瘸一拐的從房間走出來,頓時心疼無比,急忙扶著她坐下。

  “浩洋,真是辛苦你了。

  ”章小婉心里暖暖的。

  “嘿嘿,不辛苦!”劉浩洋笑了笑,然后蹲下去給章小婉脫鞋。

  鞋子脫掉以后,一只粉嫩小腳丫出現在劉浩洋的眼前,很是誘人。

  這么美的腳丫子,上淘寶當個腳模都夠了。

  劉浩洋看的有些失神。

  “嫂子,你的腳真好看。

  ”聽到劉浩洋的夸贊,章小婉心跳加劇,羞澀的低下頭。

  今天的章小婉仍舊穿著那件薄薄的睡衣,將原本美好的風光盡數遮掩住,讓劉浩洋覺得有些惋惜,不過握著嬌嫩白皙小腳丫,他心中頓時一蕩。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