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嗯啊粗大 插入|公交車上被弄的嬌喘



“不了,我今天預約了 張醫生,十點要趕到 醫院,你也收拾一下,一會兒送我過去。

  ” 王潔愜意的依偎在 劉明懷中,搖了搖頭道。

  “張醫生?你難道……”劉明聞言,驚愕的張大了嘴巴,如遇雷擊的站在了原地,摟著王潔的手也不知不覺的放了下來。

   張廷建,是王潔的主治醫師,王潔的雙眼治療便是張醫生在負責。

  由于王潔眼疾的特殊性,他們平時一個月去一(故事網)次醫院拜訪張醫生,開一些日常用的輔助藥物就行。

  劉明清楚的記得上次拿藥是在一周之前,家里的藥還有幾大盒,王潔顯然不是去拿藥的。

  那么就只剩下一種可能了,王潔她想要通過另外一種手段,治療眼睛。

  “沒錯,我想要再去咨詢一下手術治療的方案。

  ”王潔的回答,印證了劉明的猜測。

  她雖然口中說是咨詢,但是其實已經在心中做出了決定。

  這個手術,她必須要做!劉明聞言,卻是難得激動的喊了起來,嚴詞拒絕道:“不,不行!別的事情我都可以遷就你,但手術這事,我絕對不同意!”“為什么?”王潔不解的看向劉明,雖然她看不清,但是她能感受到劉明的臉就在那個方向。

  “手術成功率只有五成,這還是樂觀估計的結果,我不可能讓你去冒這個風險,要是搞砸了,你這一輩子都沒希望復明了。

  ”劉明劇烈喘息道。

  王潔卻很是平靜:“那和我現在有什么區別嗎?做手術起碼還有一半的機會,要是這么死等下去,我可能一輩子都看不見東西了。

  ”其實,自從王潔失明以來,盡管按時吃著藥,但她的情況絲毫沒有得到改善。

  醫生也說了,雖說是暫時性失明,但是這個時間,可不是眨一下眼那么一會兒工夫。

  大多數病人恢復視力的時間,幾乎都在三年以上,更有一部分人,徹底成了瞎子。

  “我不在乎,就算你以后都看不見,有我當你的眼睛就好了。

  ”劉明深思熟慮后,咬牙發誓道。

  他要是沒有這個心理準備,他又怎么會向王潔示愛呢?“可我在乎!我可不想一輩子當個瞎子!”劉明的諾言,并沒有贏得王潔的感動,只得來冰冷的駁斥。

  “反正我是不會同意的!”劉明退到了門口,作勢要將王潔攔在屋內。

  兩人之間,莫名的出現了一種劍拔弩張的勢頭來。

  似乎是感覺到劉明的動作,王潔的臉上驟然生出一股怒意,她轉過身來,朝著劉明的方向,冰冷的說道:“你是我什么人?你有什么資格 為我做決定?”“我……”劉明頓時有些語塞,說到底,他和王潔并沒有任何名分上的關系。

  如果非要說關系的話,他不過就是個自作多情的義工,哪有一個義工或者保姆給主人做決定的?“讓開!再不走就要遲到了,你不陪我去,我就自己去。

  ”王潔再度催促道。

  看著王潔一臉怒意,冷漠冰寒的模樣,劉明的心中一陣苦澀。

  這和他昨天看到的還是同一個人嗎?他不明白,為什么一夜之間,王潔居然會因為這么一件小事,和自己鬧成這副模樣。

  但現在他不得不做選擇。

  要么,讓王潔自己去醫院,要么,自己送王潔去。

  這……還需要選嗎?“好,我送你去。

  ”劉明垂喪著頭,無奈說道。

  那言語中的落寞,溢于言表,只是聽聲音,王潔都能夠想象到劉明此刻的模樣是多么的絕望與擔憂。

  王潔的心,頓時如同被針扎了一樣疼痛。

  她知道自己說的話有些過火了,但她別無選擇。

  她之所以會突然想要做手術,其實就是因為劉明昨天晚上的 一句話:“我相信你的眼睛會有復明的一天,你的心扉也一定會有打開的一天。

  ”她仔細揣摩這句話后,便意識到了一個極其關鍵的問題。

  其實她的心扉能不能打開,和她的雙眼有著莫大的關系。

  他意識到,或許她不敢接受劉明,不單只是害怕背叛自己死去的丈夫,更是擔心成為劉明的負擔。

  如果她的雙眼能夠復明,不再是劉明的拖累,或許她才有勇氣頂著不倫的罵名,不顧一切的和劉明在一起。

  否則,她既對不起自己的丈夫,又拖累了丈夫的兄弟,這要是將來到了那頭,哪還有臉去見死去的丈夫呢?只可惜,劉明畢竟年輕。

  他深深的被王潔那絕情的一句話給打擊到了,他并沒有意識到王潔真正的意圖。

  他開始胡思亂想,猜測王潔不說喜歡他,其實就是不喜歡他的意思。

  他和王潔的兩次逾矩之舉,完全都是本能導致的沖動,經不起時間的考驗。

  這般想著,劉明的心情是愈發的糟糕,盡管他對王潔無比擔心,但在去醫院的路上,竟然一句話都沒有和王潔說。

  而在到了醫院以后,他再想說些什么,卻沒有機會了。

  由于問診過程涉及到一些病人的隱私,在沒有王潔的同意下,他只能坐在 診室外面苦等。

  “劉大哥,你來了?”說巧不巧,正在劉明苦思冥想如何打破這個僵局的時候,一個清脆的聲音突然在他的耳邊響起。

  “啊?是小靜啊,今天你值門診?”劉明反應慢半拍的聞聲看去,只見一個穿著護士服的短發女生正嬉笑的看著自己。

  這個護士,名叫 李靜,劉明是當時王潔住院的時候和她認識的。

  因為年齡相仿,在醫生和王潔的撮合下,他們倆還嘗試過相了兩回親。

  可劉明心有所屬,盡管李靜年輕漂亮,善良能干,但他們最終還是沒能走到一起,只是成為了偶爾微信聊天的普通朋友。

  “是啊,好不容易從住院部逃出來,門診的工作可輕松多了。

  ”李靜打了個哈欠道,顯然門診也沒有那么閑。

  “那就好。

  ”劉明木訥的點了點頭,隨口應道。

  “你今天……”李靜瞅了劉明一眼,隨即慢慢的將臉貼近劉明,仿佛是在仔細觀察劉明的表情。

  沒過片刻,李靜和劉明之間,便只有不到五公分的距離了。

  饒是劉明心猿意馬,也難以無視一個美女如此近距離的接近。

  “我……我怎么了?”劉明立刻向后靠了靠,不無緊張的問道。

  “你今天不太對勁,愁眉苦臉的,是不是有心事?”李靜的臉上劃過一抹壞笑,總算是將頭抬了起來,放了劉明一馬。

  “算是吧。

  ”李靜一語中的,劉明也無從辯駁,畢竟他的難過全部寫在臉上,任誰都看得出來。

  啪!劉明話音剛落,肩膀猛地被拍了一下。

  緊接著,李靜徑直坐在了他的旁邊,左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沒事,哥們今天下班早,陪你去酒吧喝兩杯,一醉解千愁,什么煩惱都解決了。

  ”“下次吧,我得照顧我嫂子呢。

  ”劉明歉意一笑,婉言拒絕了李靜的提議。

  “行,有需要隨時call我,誰叫咱倆是哥們呢!”李靜看了一眼緊閉的診室 大門,聳了聳肩,也沒多問,撂下一句話后就離開了,畢竟她還在工作,沒那么多時間閑聊。

  李靜走后沒多久,診室的大門終于重新打開了。

  王潔笑容滿面的從診室里走了出來,她的身邊,還有攙扶著她的年輕醫生,張廷建。

  “那咱們說好了,晚上七點,德瑞西餐廳,我去接你。

  ”張廷建一出門,當先一句話,直接如同一把尖刀一樣,插在了劉明的心口。

  而更讓劉明愕然的是,王潔居然立馬同意了這位張醫生的邀請。

  “那就麻煩你了,張醫生。

  ”王潔欠了欠身,恭敬說道。

  張廷建,人帥多金,典型的成功人士。

  三十出頭的年紀便成為了市人民醫院眼科的科室主任,三年前,更是因為成功給市長做了一臺超高難度的眼科手術而名聲大噪。

   最美的青春給了他,他卻是個懦夫!和他在大學時認識,一開始是他追求我的,說我的眼睛特別美,像宮澤里惠和李嘉欣的結合體,還說他是最幸福的 男人,女友擁有兩個跨國美女的特質。

  他從來是那樣油腔滑調,我就是喜歡,這也是我性格上的弱點,只要是我喜歡的,他有什么缺點我都包容。

  我的大問題是性急,無法等待,也有點火爆和不安分。

  我有白羊座的火爆性格和野心勃勃,工作狂,喜歡挑戰,好勝自大;他是典型的射手座,放蕩不羈,心里永遠只有自己,不會為別人改變。

  結果,我和他經常在小事情上鬧翻,誰都不肯相讓。

  話雖如此,他其實對 我也算不錯,是我脾氣大,忍受不了他優柔寡斷的性格,戀愛七年,鬧過十次 分手,而 父母給我的壓力也是分手的關鍵。

  他們不喜歡他,他們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我身上,希望 我能把戀愛和婚姻分得開,說世事無完美。

   父母人緣好關系多,選中一個高干子弟,富有,有前(兒童益智故事)途,我現在薪資豐厚的工作也是當年他們安排的。

  老實說,我很感謝他們的幫助。

  那個高干兒子也蠻喜歡我的,他追了我五年,我也拖了他五年,就因為初戀拖著我。

   我和初戀很相愛,只是他從不想確認,從不修補和我父母的差勁關系,事業沒有大成就,雖然在重點中學有個好的教職,可是他的牛脾氣和沒有關系的條件,永遠也無望升到副校長一職。

  在我的事業正穩步上升時,他卻停滯不前。

  我要到上海工作兩年,我心想讓他留住我,可理性卻不愿意,知道他沒有條件留住我,除了愛一無所有。

  愛,到底值多少?我愛他,卻不愿意和他過日子,想到這里也有點慚愧。

  就這樣我和他分開了,選擇了那個高干兒子,把心一橫報復他未能給我帶來幸福的生活。

  我把最美好的青春留給了他,他卻沒有為我好好努力。

  他是個懦夫!新婚的晚上,我和 老公一邊做愛一邊想著擁抱初戀的身體,邊做邊流淚。

  第二天忍不住發了一個短信給他,說我恨透他,希望他快死!他沒有回我,叫我更忘不掉他。

  可我能做到的,只是重返他的心,偷偷地和他抓住毫無保證兼受詛咒的歡樂,卻無法回到他身邊。

  他無能力滿足我,我也無法承擔他。

  活在一起,從前和現在都是沒有可能的沉重。

   婚后兩年我和老公回北京再遇見他。

  與其說是重遇,不如說是我忍不住到他家附近找他。

  他瘦了一圈,長了胡子,像成熟了的張學友,卻比以前更打動我。

  是什么打動我我不清楚,大概也有點內疚,說到底是我嫌棄他,他雖然沒有說什么,但我知道他一直在等我。

  我問他為什么還不結婚,他說:“你知道我不是結婚的男人,所以你才不要我吧?我除了你,沒有愛過其他人。

  ”聽著我的淚水忍不住爆發了,為什么他要這樣對我?在我已努力把他忘記的時候。

  他問我快樂嗎?我大聲答:“我快樂到快死!”卻撲到他懷里痛哭了一分鐘。

  那個晚上,我和他在一起,我背叛了老公,卻忠貞于愛情。

  我很矛盾,難道老天要作弄我?為什么除了在愛和性上我和初戀可以共度最幸福的時光,偏偏在生活上無法配合呢?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遺憾。

  可我能做到的,只是重返他的心,偷偷地和他抓住毫無保證兼受詛咒的歡樂,卻無法回到他身邊。

  他無能力滿足我,我也無法承擔他。

  活在一起,從前和現在都是沒有希望的沉重。

  就這樣,我開始了背著老公和初戀情人偷歡的日子。

   活得沉重又欲罷不能和初戀的地下情已經一年,我是專門在老公出差的時候和他暗往,通常都是去他家過夜,有時甚至帶他到青島或杭州等地制造度蜜月的恩愛,也為他做過一次人工流產。

  那次他陪我專程到另一個城市的醫院,因為怕被熟人碰上,我老公的人際關系很廣泛,真的很怕惹上麻煩。

  他在門外守候,說聽到我叫,心痛得要死,發誓要對我很好,照顧我,我事后也痛入心底,說:“你當初要是肯為我努力一點,我們現在便可以有個小寶寶了,都是你害的,你是個懦夫!”我知道我傷害了他,可他又何嘗不是在傷害我?我們抱頭痛哭了一個下午,黃昏回北京,抱著身心的痛再度扮演陌路人。

  不妙的是,老公開始查我的行蹤了,因為有人打了小報告,該是暗戀他的年輕女秘書。

  我也查她和老公,看他們是否清白。

  女人愛搞小動作,我也不是好惹的。

  最終我運用了權力和招數,令老公內疚地把她辭退了,他還覺得對不起我。

  我心里極度難受,每次偷情,每次都負疚,也十分提心吊膽。

  對老公,我是千不該萬不該,也不想被老公發現,一來怕承受不起將要面對的風暴,二來不想傷害他,畢竟他是個很好的男人,很愛我,為我做什么都愿意。

  我自責得要死!我就是搞不清,我和初戀的愛那么真摯純粹,不應有罪啊,我和他的愛是命定的,這也是天意啊,難道有錯嗎?在道德和真愛的邊緣徘徊,我活得沉重又欲罷不能,沒了情人活不下去,沒了老公又一事無成,多么失敗的女人,不是嗎?請你告訴我,我還有什么出路呢? 素黑心性治療:Sabina像國內很多時下的都市女性,擁有高學歷,追求個人事業、成就和婚姻,祈望同時抓緊理想的愛情,物質欲, 名利欲,情欲,性欲,實際,貪心,利欲分心,欠缺安全感,寧愿靠上一代搭通關系支配婚姻,犧牲較純粹的愛情。

  在爭取經濟和愛欲自主的沖突下妥協,可心性上卻空虛幼稚,未能成熟自處,自欺欺人,自制心理傷口。

  背叛是道德的,愛是非道德的,這個正是Sabina最大的情感臨界點。

  她最大的問題是無法平衡名利需求和感情需求的矛盾,她曾經和現在放在生命第一位的都不是愛情,最先拋棄愛的是她。

  捫心自問,到底是誰最先放棄愛,奔向名利的門口?對舊愛抱愧,卻同時制造新一重道德罪咎:背叛了老公。

  Sabina是自私的,她沉迷于愛欲的彌補,其實只是為補償自己的貪念,而非真正對舊愛歉疚。

  她又利用權力和關系辭退了有潛質勾引她老公的女秘書,是以小人之心處決還未發生的不忠,可自己卻享受著偷情的快感。

  難怪,她的心理無法平衡,時刻活在不安和內疚的陰影中,這對她是折磨。

  她可以做的,是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停止和舊愛交往,因為她既然不可能跟他過日子,沉淪在愛欲關系中只會更失向,更內疚,也無法從容享受每刻的溫存。

  路是自己選的,選了便要稱職地走下去,學習承擔愛的責任。

  愛并不只是吃飯做愛,也要付出和負責,愛壞了,跟天意無關。

  說實在的這種女人真是可笑至極,從頭到尾都只是在贊美自己,卻不顧慮別人的感受,傷害了兩個好男人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