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壞蛋好深受不了了——bl含著開會震動



“你不用說了,讓一讓!” 秦曉曼不想再留在這里,直接站了起來,想要離開這里。

   姜東下意識的讓開了面前的路,可在意識到秦 曉曼要離開之后,頓時急了,急忙上前擋在了秦曉曼面前,拿出了自己的手機說:“ 小姐,能不能留給電話,或者加個微信。

  ”這才是他來這里的目的,差點就給忘了。

  “不必,我不認識你!”秦曉曼又要離開,姜東急了,一把抓住了秦曉曼,秦曉曼感覺自己的手被抓住了,頓時有些著急,驚慌失措下想要逃離這里,動作就更加大了。

  “放開我,你放開我。

  ”看到秦曉曼著急成這個樣子,姜東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只是腦海中有一個聲音在告訴自己,千萬不能放開秦曉曼,要是放開秦曉曼的話,他肯定會后悔的。

  秦曉曼也不是那種嬌滴滴的大小姐,也是有點力氣的,一看姜東不用放開自己,頓時就急了,直接一用力,想要擺脫姜東的鉗制,姜東沒有想到秦曉曼的力氣居然挺大,一不小心就被她給掙脫了。

  而這個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秦曉曼用力有點過,一時間收不回力氣,直接朝著后面倒了下去。

  “小心!”“啊!”秦曉曼以為這一次自己肯定要遭罪,就這個角度摔下去,還不后腦勺先著地,一想到這里,秦曉曼就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

  可是,怎么沒有覺得疼呢?秦曉曼有些奇怪,睜開眼睛的時候,便看到周天浩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展開雙臂將自己抱在了懷里。

  “ 姐夫?”秦曉曼一時間糊涂了,周天浩剛才不還在游泳嗎,什么時候過來的?“你沒事吧?”周天浩沒有去理會秦曉曼眼里的疑惑,有些緊張的問道。

  剛才他游泳的時候,看到有人搭訕秦曉曼,頓時就著急了,要知道,秦曉曼可是自己精心飼養的小白菜,要是被別的 男人給拱了可就麻煩了。

  意識到這一點之后,周天浩就顧不得其他了,直接從水里鉆出來,朝著秦曉曼跑了過來。

  好在他出現的還算及時,終于在關鍵時刻將秦曉曼給救下了。

  看到周天浩一臉擔心的樣子,秦曉曼心里便喜滋滋的,尤其是跟周天浩四目相對,更是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溫馨的感覺。

  “小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傳來,瞬間便打亂了倆人之間的寧靜,秦曉曼收起了眼底的笑意,朝著姜東看了過去。

  “ 姜總,你怎么會在這里?”就在秦曉曼準備說那個男人兩句的時候,周天浩突然開口了。

  秦曉曼有些吃驚地看著周天浩,下意識的就問道:“你認識他?”想到剛才姜東對自己做的事情,秦曉曼就覺得生氣,可要是這個人是姐夫的熟人或者朋友的話,那豈不是更尷尬。

  可偏偏不想什么就來了什么,聽到秦曉曼這么說,周天浩急忙點了點頭說:“不錯,小曼,這位是我的朋友,你們認識嗎?”姜東在知道周天浩認識秦曉曼的時候就皺起了眉頭,男人要是對一個女人有了興趣的話,那這個女人身邊的男人就成了他的敵人,此刻,姜東的心里就是這樣想的。

  看到姜東不善的 目光,周天浩瞬間就明白過來了,急忙上前解釋道:“姜總,真是巧呀,對了,我給您介紹一下,這位是我老婆的妹妹秦曉曼,曉曼,這位是姜總,他們公司生產醫療器械,我們以前有過合作。

  ”男人對朋友的概念很廣泛,合作伙伴也是朋友,這一點秦曉曼能夠理解。

  “原來秦小姐是你老婆的妹妹呀,真是誤會,秦小姐,剛才對不起了。

  ”聽到周天浩是秦曉曼的姐夫之后,姜東的表情好了很多,也變得客氣起了了。

  “姐夫,你們先談,我先去換衣服了!”姜(兩根一起插進去)東的目光時不時的會看向秦曉曼,這讓秦曉曼很不舒服,所以,她便借著換衣服的機會想要離開。

  “姜總,真是巧呀,對了,我上次說的合作您考慮的怎么樣?”周天浩之前找過姜東很多次,想要從姜東的手里購買一批醫療器械,可這些醫療器械都是市場上比較搶手的,想要買的話并不容易。

  而每次姜東都不能給周天浩肯定的答復,這讓周天浩有些焦急,后來姜東更是見都不愿意見秦浩天了,秦浩天原本以為這次合作完蛋了呢,沒想到峰回路轉,在這里遇到了姜東。

  “這個……”姜東并不看好周天浩,對于周天浩提出的合作根本沒有興趣,只是礙于面子原因,沒有直接拒絕,可沒想到今天居然會在這里遇到周天浩。

  “這樣吧姜總,我請你吃飯吧,一會兒我們在飯桌上具體再談!”“不必了,我還有個會議要開!”姜東不愿意跟周天浩合作,自然對周天浩說的吃飯也就沒有興趣了。

  周天浩有些著急,靈機一動突然想到剛才姜東看向秦曉曼的時候那種眼神,突然有了辦法。

  “姜總您就算是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也應該看在曉曼的面子上吧,反正吃飯也用不了多少時間,您說是嗎?”做為男人,姜東看向秦曉曼的眼神,他一眼就能看出來。

  “這……那好吧……”終于,姜東答應了。

  秦曉曼換完衣服出來,剛好看到等在外面的周天浩,于是便朝著周天浩走了過去。

  “姐夫?”秦曉曼又換上了她之前穿的那一套白裙子,白裙子的設計很簡單,坎肩的設計,將她那光滑白嫩的玉臂露在外面,再加上她本身就身材高挑,站在面前就好像從畫里面走出來的仙女一般。

  “出來了?想吃什么,姐夫請客。

  ”秦曉曼平時喜歡吃好吃的,一個上午的運動,她也早就餓了,現在聽到姐夫這么說,便調皮 的說:“姐夫看著辦,什么好吃就吃什么!”燈光下,秦曉曼微微昂起頭看向了周天浩,那精致的五官更是讓周天浩心動不已,真想將她摟在懷里親吻一番呀。

  周天浩心里想著,可卻不能這么做。

  “那行,我帶你去吃海鮮吧,這里的海鮮不錯,不僅新鮮,做的也地道。

  ”“好!”秦曉曼點著頭就要往前走,可剛走了兩步就停了下來,有些不解的問:“姐夫,你怎么不走?”“等等,還有一個客人沒有來呢!”“客人,什么客人?”秦曉曼有些疑惑的問了起來,然后順著周天浩的目光看了過去。

  從更衣室走出來了一個男人,穿著合體的西裝,面容冷凝,可卻在看向秦曉曼的時候,眼底露出了一絲異樣。

  “姜總,您來了,請吧!”看到姜東出現,周天浩急忙上前邀請著。

  秦曉曼有一個不好的預感,而這種預感剛剛出現,便知道自己猜對了。

  “秦小姐,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等等,你這是什么意思?姐夫,他難道跟我們一起吃飯嗎?”秦曉曼覺得自己這么做有些失理,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是不喜歡這個姜東,總覺得姜總這個人很虛偽,看向她的時候目光中帶著輕浮,跟這樣的人吃飯,她是一萬個不放心的。

  “是呀小曼,有問題嗎?”有問題,自然有問題,問題還大著呢?秦曉曼心里嘀咕著,可想到今天是姐夫請客,而且看姐夫的態度,就知道這個姜東對于他來說還挺重要的,想到這里,秦曉曼便生生壓下了心底的不滿,有些自欺欺人的說:“沒……沒問題……”說完,還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意!不知道怎么回事,在知道要跟姜東一起吃飯的那一刻,秦曉曼便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小曼,想吃什么隨便點!”將菜單給秦曉曼,秦曉曼拿著菜單卻開始糾結了,這上面的菜品看起來一個比一個貴,一道菜的價格,都是自己上學時一個月的生活費呢。

  讓她去點菜,無疑是要自己的命。

  “還是姐夫您點吧,我吃什么都行!”秦曉曼將菜單給了周天浩,周天浩又將菜單給了姜東,姜東卻沒有秦曉曼客氣,直接放下菜單開始報菜名,那熟悉的程度,就好像這里的菜是他們家的一般。

  很快菜就上桌了,整個吃飯過程中,姜東更是對秦曉曼體貼的不行,只要秦曉曼朝著那個菜多看那么一眼,姜東就幫秦曉曼將菜夾在了碗里。

  周天浩將這一切看在眼里,作為男人,他自然明白姜東的意思,只是心里有點不舒服。

  秦曉曼第一次來這種高檔的地方,整個吃飯的過程都顯得很不自然,尤其是姜東客氣的樣子,更讓秦曉曼不知道如何是好。

  突然,秦曉曼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這尷尬的狀態在出現的同時,周天浩就很迅速的反應了過來,直接彎腰蹲在了桌子上面,欲將秦曉曼的筷子撿起來,而在他蹲下去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件讓他驚喜的事情。

  秦曉曼穿著裙子坐在凳子上,周天浩剛好能看到她裙底的風光。

  她今天穿了淺色系的小褲褲,很小巧的一個,中間的部位稍微有點濕,那飽滿的地方有幾根調皮的毛發伸了出來,若影若現卻讓人遐想連篇。

  看到這一幕,周天浩就變得激動起來,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口水,想要伸手去摸一下,可礙于這里還有另外一個男人在,他就有點不敢輕舉妄動。

  “姐夫,怎么了,找不到嗎?”就在周天浩看得正起勁的時候,秦曉曼等不見他,將腦袋伸了進來。

  秦浩天大驚,急忙將筷子拿在手里,假裝自然的說:“找到了找到了……”說話間,周天浩有些不舍的從桌子下面鉆了出來,將撿起來的筷子放在了一邊,又從旁邊的桌子上拿出備用的筷子遞給了秦曉曼。

  秦曉曼覺得有點尷尬,趁機提出要去衛生間,然后便起身離開。

  姜東看著秦曉曼那窈窕的背影目光微閃,周天浩很來事兒的笑著說:“曉曼昨天剛到我家,這次來準備找份工作!”“工作找到了嗎?”果然,這個話題姜東很喜歡,下意識的就問了起來。

  “現在的工作哪有這么容易,再加上曉曼只是衛校畢業,想要找一份專業對口的工作就更難了。

  ”聽到周天浩這么說,姜東若有所思,似乎在心底思量著什么。

  “你跟我的合作回頭給我一個具體的方案,我讓下面的人去評估一下,要是可以的話,我給你電話!”姜東突然換了話題,而這個話題更是讓周天浩大喜,他需要的就是姜東的這句話,而他也清楚的知道,姜東說這句話的意思是什么。

  “謝謝姜東,我一定會抓住機會的!”姜東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么,而此刻,秦曉曼也推開門走了進來,同一時間,姜東的目光便落在了秦曉曼的身上。

  秦曉曼感受到姜東的目光,俏臉瞬間躥紅,急忙低下頭走到了周天浩跟前,羞答答的說:“姐夫,我吃好了,我們回去吧!”“怎么,這里的飯菜不好吃嗎?怎么吃了那么一點?”周天浩明知道怎么回事,卻沒有點破。

  “挺好吃的,我已經吃飽了。

  ”秦曉曼平時的飯量不錯,今天根本就沒有吃飽,只是因為姜東在一邊看著,她實在是吃不下呀。

  “秦小姐剛才聽你姐夫說,你這次是來找工作的是嗎?”秦曉曼抬起明媚的大眼睛,有些不解的看向了姜東,然后又瞪了一眼周天浩,心里嘀咕著,姐夫這是怎么回事呀,自己找工作這樣的事情怎么就隨便說出來了呢?“嗯,是呀!”雖然心里這么想著,可秦曉曼也做不到當場翻臉,點頭承認了。

  “剛好,跟我合作的一家醫院好像要招護士,要不我帶你過去看看?”姜東不動聲色的看著秦曉曼,秦曉曼猛地抬頭對上了姜東的目光,有些驚喜的說:“真的嗎?”“自然是真的,秦小姐要是有時間的話,我這就給醫院的趙主任打電話說一下,然后帶你過去。

  ”姜東的公司主營的就是醫療器械,跟多家醫院都有合作,想要塞進去一個護士并不難。

  這也是周天浩跟姜東說的主要原因,既然姜東對他這個小姨子有意思,那秦浩天就不介意給他一個機會來討好秦曉曼,當然,順便也幫自己一把。

  “這……要不姐夫,我們去看看吧?”秦曉曼不想錯過這次機會,于是將目光看向了周天浩。

  周天浩自然不會回應秦曉曼的目光,有些抱歉的說:“一會兒我還有點事情不能陪你,姜總要是陪你去的話把握就更大一點,曉曼你可要抓住機會呀!”周天浩雖然有些不舍就這么將自己養的大白菜送給姜東,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他也沒什么好說了。

  畢竟,周天浩可是商人,商人都喜歡將利益最大化,此刻這么做,對于他來說才是最適合的。

  “這,那好吧!”秦曉曼其實有點不愿意,可她知道,自己找工作這件事已經讓姐夫很為難了,姜東之所以愿意給自己介紹工作,還不是因為姐夫的關系,想到這里,秦曉曼便沒辦法拒絕了。

  “那好,我就先走了,曉曼,姜總可是我的重要客戶,你可要招呼好姜總呀!”說罷,周天浩就起身離開了,秦曉曼有意繞過周天浩再坐一會兒,可看周天浩的樣子,顯然是不想再留下了。

  “好的姐夫!”等到周天浩離開之后,包間里就剩下秦曉曼跟姜東了,秦曉曼原本就很拘束,此刻就更加拘束了,一時間手腳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整個人變得極不自然。

   不過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安德柜臺上的物品吸引道了。

   圣僧我要吃了你安,不…要走,不要走……瞳瞳眼里露出哀求的眼神。

  對我的稱呼從剛剛的 夏嵐變成了現在的夏嵐同學。

  嘛,姑且是和好了吧,不過接下來的日子似乎要麻煩許多。

   太粗進不去怎么辦唉?晶山勻望愣了。

  那個,你昨晚,是不是沒做安全措施?葉真咬了咬唇,鼓起勇氣問 出口,實在是冰冰的例子就在眼前,她不能抱有僥幸的心理。

  混蛋……去死吧!我去,我可不想少年禿頂, 大哥你少揉兩下吧!圣僧我要吃了你覺得完全沒有任何的道理,但是現在還是贏下比賽先吧。

  不過……大嫂,有一件事我得告訴你……黃微弱弱的說。

  我試試看吧,做不出來你不許笑話我。

  圣僧我要吃了你艾靈莎眼看魔王 之劍慢慢地聽了下來,便浮空來到了這把劍的邊上,仔細的看起這把(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象征著魔界最強 戰力的劍。

  說罷,克里斯蒂娜看著面前的白零,不由自主地問了一句。

  袁明,可不要騷擾我們心怡哦,她只是請教你題目罷了,并不是喜歡你,明白不?我無語的捂住臉,然后思考接下來該怎么辦。

  最后我承認錯了,她說的對。

  接下來他們就出現兩個隊人馬了,分別是星期天,和星期三,當時他們討論得很是激烈,似乎沒一場討論會都不能解決這個問題因為我家就是這樣的。

  你盧阿姨做飯可好吃了。

  太粗進不去怎么辦拿名次?你不是說只是要在學校表演?簡云晰停下手上的事,轉過身問。

  僅僅只有10歲的他因為她心跳加快,不僅僅是因為她身上好聞的香味,還有她溫柔的眼神。

  圣僧我要吃了你這個話我記下了哈。

  樂風言:能不能輕一點。

  出了醫院,對面的馬路上鮮血痕跡已經被清理干凈。

  我想........我可能不能把 房子租給你們了。

  哦對,是神仙姐姐唆使的。

  十年前,華夏國已經改成一夫多妻制了啊。

  好啦,我先回去啦,你路上小心一點,回去之后給我發消息。

  泥垢了!你當你是老媽啊!姑且這么想著,我咽了一口唾沫,緩步踏進了這道被漆黑之色所填滿,猶如一頭 巨獸的大嘴的教學樓門。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