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ia 無碼



小田,小田,你趕緊來看看,她這是怎么了?” 王田剛到診所沒多久,幾個人便抬著一個二十五六歲的漂亮女人進來了。

  王田一看,這不是 玉芬 嫂子么,從城里嫁過來的媳婦兒,長得那叫一個漂亮,跟電視里的明星似的,皮膚白嫩嫩的,身材那是前凸后翹,村里的那些個女人跟玉芬嫂子簡直都沒法比。

  王田暗地里甚至都好幾次把玉芬嫂子當成了自己解決問題的對象。

  王田心里明白,表面上卻是推了推臉上的墨鏡,一副什么都看不見的模樣問道:“這誰啊,怎么了?”“誒喲,是你玉芬嫂子病了,今天早上這不知道怎么了,起床就直喊肚子疼,疼的下不來地。

  ”玉芬的婆婆急的直拍 大腿,連忙 說道,王田是個瞎子,村里人都知道。

  可誰也不知道的是,王田去年的時候,遇到了個老中醫,醫術通神,非但輕易的幫王田治好了病,還把一身的本書傳授給了王田,這才讓他開起了診所養家糊口。

  不過這事兒除了他父母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因為這當瞎子的福利,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眾人幫忙將玉芬給抬進了里屋,王田也不多說,裝模作樣的拄著導盲棍趕緊進了里屋,把門給反鎖了。

  轉身一看,王田這眼睛可就再也挪不開了。

  玉芬嫂子躺在床上,疼的渾身冒汗,這都沒多久,身上的衣服就被汗給浸透了,緊緊的貼在身上。

  看著里面那若隱若現的大紅色花紋,和那白嫩的皮膚,王田眼睛都看直了。

  更要命的是,王田透過玉芬嫂子身上那件單薄的短褲,仿佛看到了里面的黝黑風景。

  “難道(兒童益智故事)玉芬嫂子今天沒穿內褲?”一想到這,王田的心里有些火熱,平常就老想象著玉芬嫂子脫了衣服的樣子,現在雖然還穿著,可若隱若現的,更為誘人。

  王田目光熾熱的掃視著玉芬嫂子的身子,好像是要將那完美的身子印在自己的腦子里一樣,他那下面早就有了反應。

  好在王田是戴著墨鏡,玉芬嫂子又好像疼的厲害,沒怎么注意他。

  “小田,你怎么了?”玉芬見王田半天沒動靜,出聲問道。

  “咳,沒事,我這就幫嫂子看看。

  ”王田趕緊收回目光,有些尷尬的干咳一聲。

  可檢查了半天,也沒查出個什么結果,這讓王田很是著急。

  “玉芬嫂子,你這個究竟是怎么個痛法,能仔細給我描述一下么?”玉芬卻是俏臉一紅,雙手捏著衣角,支支吾吾半天沒說出一個整字。

  “玉芬嫂子,我是醫生,你是病人,有啥情況你不給我說清楚,我沒辦法給你看病啊,你放心,我保證不會到處去說的。

  ”王田見玉芬這模樣,還以為玉芬是有什么難言之隱,于是趕緊保證。

  聽著王田這么一說,玉芬嫂子的臉更紅了,猶豫了老半天,才支支吾吾的低聲說道:“小田,嫂子也是沒辦法了,才裝肚子疼的,其實我的問題不是在肚子這。

  ”“啊?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王田詫異的問了一句。

  玉芬的臉都紅道脖子根了,扭捏的說道:“那里……”“那里?”王田有些摸不著頭腦。

  玉芬用比蚊子還小的聲音說道:“就是女人的那里,我……我那里面……卡了半截 黃瓜

  ”“啊!黃瓜?”王田又不是個傻子,都說到這份上了,他自然明白了。

  只是他沒想到,這玉芬嫂子竟然自己會 用黃瓜?知道這么一個嬌滴滴的美女自己用黃瓜解決生理需求,而且自己馬上還要給他醫治,王田更加興奮了。

  其實不僅僅是玉芬會用黃瓜,村里許多女人都是一樣, 男人常年在外打工,一年難得回來一趟,夫妻生活肯定不和諧。

  玉芬嫂子才二十五歲,又是剛嘗過滋味的小媳婦兒,男人不在,那只能用黃瓜了,可誰想自己一用勁兒,竟然給弄斷了。

  這種羞人的事情又沒臉告訴婆婆,玉芬自己又沒辦法把黃瓜內弄出來,無奈之下,只能裝病,讓別人送她來王田這,看有沒有辦法。

  “小田,你,有辦法么?”玉芬真是恨不得找個地洞給鉆進去,雖說王田是個大夫,可也是個男人,在一個男人面前說出這么難以啟齒的事情,真是羞恥啊。

  “這,我也不好說,玉芬嫂子,要不你先把褲子脫了?我幫你看看?”腦子里想象著玉芬嫂子用黃瓜安慰著自己的畫面,王田心里也是動起了小心思,平日里這玉芬嫂子眼光高,對村里男人都不屑一顧,今天,還不好好的爽上一把?雙手攥著褲頭猶豫了半天,玉芬終于是咬著嘴唇,閉著眼,將自己的短褲給脫了下來。

  短褲一脫,那兩條渾圓的大白腿,和兩腿間那美妙的風情,就毫無遮掩的展露在王田的面前。

  王田的眼睛一刻也離不開那塊神秘的倒三角區域,那里好像充滿了某種神奇的魔力,讓王田連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最關鍵的是,玉芬嫂子,竟然真的沒有穿內褲!這要是能上手摸上一摸,那豈不是美滋滋?一股子熱血從他的腳底板直接竄到了頭頂,讓王田覺得口干舌燥,喉嚨里冒火。

  “咕咚”為了不讓玉芬看出破綻,連咽口水的聲音,王田都刻意的壓制了下來。

  盯著那里看了半晌,王田才開口說道。

  “那個,嫂子,你是知道我的,我……我只能用手……”這話說的王田自己都有些心虛,可一想到,真的能用手摸一摸玉芬嫂子,那顆心抑制不住的狂跳了起來。

  玉芬紅著臉咬著嘴唇輕輕點了點頭,用比蚊子還小的聲音輕輕說道:“嗯……”王田看著嬌羞的玉芬嫂子下半身那誘人的風情,又是咽了口唾沫,心臟撲通撲通的,又激動又緊張。

  以前玉芬嫂子只在他的想象中脫了褲子躺在自己的面前,可沒想到啊,今天不但看到了,竟然還能親手去觸碰一下那個讓王田想象了無數次的地方。

  伸出自己那激動到有些顫抖的右手,慢慢的朝著那地伸了過去,由于緊張,不小心觸碰到了玉芬的大腿深處。

  指尖立刻傳來了一種柔軟,富有彈性的觸感,一種難以言說的興奮感立即灌滿了王田的全身。

  兩人同時顫抖了一下,玉芬的腿都繃緊了,除開自己的男人,王田是第一個碰到自己那里的男人。

  黃瓜再怎么樣,那也是死物,比不了一個活生生的男人,王田身上那帶著淡淡汗味的男性氣息和手指上的溫熱,讓玉芬有些失神。

  “小田,你,你是不是找不到地方,嫂子幫幫你吧?”玉芬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鬼使神差的說了這么一句。

  話音剛落,也不等王田有什么反應,直接拉著王田的右手,朝著自己大腿深處探去……被玉芬那柔嫩的手掌握住,王田心中忍不住感嘆,好嫩的小手,要是自己那里能被這樣的小手握住,那該是一種怎么樣的享受!來不及多想,王田的手,便被玉芬嫂子帶著來到了那處地方。

  “嗯……”王田的手才剛碰到,玉芬便又是一顫,忍不住的嬌哼一聲。

  但由于外面有人,玉芬嫂子又被迫的抑制住了自己這讓人嬌羞的聲音,這樣一來,這聲音就更加誘人了。

  玉芬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村里那么多男人想和玉芬做那事都讓玉芬給打出去了。

  可現在,她那最隱秘的地方竟然被另外一個男人給看了,不知道為何,玉芬的心里竟然沒有拒絕,然而覺得有一種莫名的刺激感,雖然不是偷情,可這比偷情來的更讓人心潮澎湃。

  至于王田,眼前的景象和手上傳來的感覺,讓他那里的反應更加強烈了,褲子都快要撐破。

  裝瞎子果然有好處啊,要不是這樣,自己怎么可能會有機會能和玉芬嫂子這樣相處,自己又怎么能觸碰到玉芬嫂子的那里呢?王田早看到了那截黃瓜,可還是裝模作樣的在玉芬的大腿摸了老半天,過足了癮,才裝作好不容易摸到了那半截黃瓜的樣子,由于被泡了一夜,已經有些蔫了,這比它脆生的時候,更難弄了。

  “嫂子,摸到了,我試著幫你弄出來。

  ”玉芬被王田摸得渾身發軟,體內好像有一股火焰被王田給點燃了起來,渾身發燙,熱得她想把自己的衣服都給扒干凈,好好涼快涼快。

  見玉芬嫂子這幅模樣,王田干脆當做她默認了,伸出手,艱難的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了露在外面的一丁點,想要往外扯。

  “啊……”可剛弄出來一點點,玉芬嫂子卻是大聲嬌喘了起來,雙腿用力一繃,那黃瓜又縮進去了,而且還更進去了一些,連一點頭都沒冒出來了。

  玉芬大口的喘著粗氣,身子已經軟的不行。

  一陣陣的沖擊,讓她心里也有了欲望。

  聽著這撩人的聲音,看著玉芬那嬌媚的模樣,王田的下身膨脹的越來越厲害,脹的有些難受,他從未想過,自己心中的女神,在今天會以如此魅惑的模樣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嫂子,你這就不太好弄了。

  ”王田嘆息了一聲,右手悄悄背在后面,輕輕捻了捻手指上的不明液體,要不是玉芬就在這,王田甚至想要聞一聞。

  “那,那不弄了呢?等它自己出來?”玉芬也有些急了,弄不出來可咋整?“那不行,這玩意這么粗,卡在里面對嫂子你的身體不好。

  ”王田嚴肅的說道。

  “這,那怎么辦?小田,你可得幫幫嫂子啊?”玉芬原本聽到王田說黃瓜粗,還覺得挺羞恥的,可聽見說對身體有害,更急了。

  見著玉芬嫂子急了,王田嘴角掛起了笑容,故作猶豫了片刻,開口道。

  “要不,我用嘴,幫你吸出來吧……”“什么,吸……吸出來?” 只見本身就不弱的靈 琴清成功逆襲,趴在楚雪湘身上,四處亂摸一通,只求讓楚雪湘告饒。

  “雪湘,服輸了有沒有?快向本姑娘求饒!”靈琴清得意地道。

  “哼!”本在喘氣的楚雪湘一聽這話,立即堅強了起來,不服道:“我什么時候向你服過輸,有本事你再狠一點。

  ”靈琴清見楚雪湘毫不服輸,伸手去扯她的睡裙。

  睡裙本來就薄,靈琴清又是玩得興起,根本沒注意力度,只聽“撕拉”一聲,睡裙被扯脫了下!頓然,楚雪湘只剩白色小褲褲遮羞的嬌軀驟然暴露 在我的視線里,讓爬在窗口的我的心也跟著抖了幾下,差點摔了下去。

  任我想像力再豐富,也沒想到會看到這樣的美景,更沒想到楚雪湘的身材這么地美!只看的兩眼發直,口舌發干。

  雖然心里很鄙視自己的偷窺行徑,但是在男人本能的驅使下,還是睜大眼睛觀賞著,一刻也不愿意放過。

  “你壞透啦!”楚雪湘被扯掉了睡衣,氣急地大叫一聲,伸手也抓著靈琴清的睡衣用力一扯!隨著一聲脆響,靈琴清的睡衣應聲落下。

  雖然我有兩次見過靈琴清的身體,但是當時情況特殊,我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現在,在這樣的情況下再度觀賞,卻是又有一番令人怦然心動的風味。

  “你——”靈琴清愣了一下。

  楚雪湘哈哈大笑,從床上跳起來,叉著腰站著,得意洋洋地對著一臉愕然的靈琴清說道:“琴清,不錯嘛!現在咱倆誰也不欠誰的,都可以坦誠相待了!”我不由地一陣口干舌躁,只想找個水井來解解渴。

  “哼,我還有大招!”靈琴清反應過來,麻溜地爬了起來,將正在得意的楚雪湘一下撲倒在床上。

  “怎么樣?還是我厲害吧?快求饒吧!”靈琴清壓著楚雪湘說道。

  楚雪湘哼道:“鹿死誰手,還未見分曉!看我的!”她們又扭在一起,。

  靈琴清與楚雪湘,笑罵陣陣,不時發出幾聲伴著笑聲的輕吟,真是誘惑萬千,只看得我兩耳發熱,心潮澎湃。

  這兩只妖精!真讓人受不了!突然,更驚人的一幕出現了!楚雪湘忽然捧起靈琴清的臉,不由分說,吻了下去。

  “呀!”靈琴清顯然愣住了,不知所措般地“嗯”了一聲。

  楚雪湘趁機長驅直入,將自己的粉舌鉆入靈琴清的口中,強行吮吸著她的香唇。

  我吃了一驚,我沒看錯吧?楚雪湘竟然來真的?她也太瘋狂了!“她們情欲高漲,正是采擷之時。

  現在過去,采了她們的陰魅。

  ”青水仙突然說道。

  “這……這不好吧?”我覺得這種行徑跟采花賊別無二樣。

  我生平挺痛恨采花賊,在我自己的人生劇本中,我不愿意做反派。

  “迂腐!”青水仙的語氣中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味道。

  “嗚嗚……”靈琴清似乎想推開楚雪湘,但是被楚雪湘緊緊壓著左胸,手掌不斷在玉峰上揉搓。

  靈琴清似乎沒了力氣掙扎,兩腳蹬了蹬,任命一般任由楚雪湘對她強吻。

  漸漸地,相互向對方索求起來,兩張俏臉都漲得緋紅,呼吸也急促起來。

  楚雪湘抓起靈琴清的一只手放在她的雙腿間,然后兩腿緊緊夾著靈琴清的手……靈琴清將手抽了兩下沒抽來,問:“你這是要干嘛——”她聲音拉得很長,聽起來綿遠動聽。

  “我想要你啊。

  ”楚雪湘輕聲說,“我想把第一次給你。

  ”“你好色啊。

  ”靈琴清說,“章小貝就在隔壁,我叫他來……”“才不要呢!他是個廢物,渾身都臭,哪有你這么香甜啊。

  ”楚雪湘說著,又朝靈琴清的嘴唇吻去。

   我心中的兩把火直往上竄。

  好你個楚雪湘,竟然說我是廢話,還嫌我臭!我要跟你不日不休!而這時,楚雪湘竟然將自己的 小內內給除了下來,扔在了床邊。

  如果一來,我的表姐楚雪湘就一絲不掛的呈現在我的眼前了,我的鼻血差點就流了出來。

  楚雪湘除掉自己的小內內之后,就抓著靈琴清的手往她腿間伸了進去……她這是要靈琴清幫她破處的節奏嗎?我心中大聲吶喊,不要!把靈琴清的手拉開,讓我來!“咕嚕!”看到楚雨湘兩腿之間那讓人血脈賁張的風光,我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誰?”楚雪湘聽到了我吞口水的咕嚕聲,馬上停了下來,抬頭朝窗外望來。

  我一驚,想躲避,但窗簾在里面捆著,外面又沒有多余的空間,我根本無處可躲,只能硬著頭皮朝楚雪湘揮了揮手。

  “表……表姐,晚上好。

  ”我強笑著向她們打招呼。

  “啊!”楚雪湘看到我,嚇了一跳,頓然從靈琴清身上坐了起來,叫道:“你這混蛋,怎么在窗外?你在偷看我們?”她的臉上滿是憤懣。

  靈琴清也從情欲中回過神來,看到我時,呀地一聲趕緊用雙手捂著前胸。

  “章小貝?你……你竟然偷窺!你這個變態!”靈琴清生氣地叫道,同時眼中顯出一絲嬌羞之色。

  “表姐,我……我什么也沒有看到。

  ”我想解釋,可腦袋里一片混濁,根本解釋不清楚。

  楚雪湘冷哼了一聲,對著靈琴清耳邊輕咬了兩句,靈琴清看了看我,微微一笑,點頭同意了。

  我正納悶她們在說什么,楚雪湘朝我勾了勾手指,幽幽道:“章小貝,你進來。

  ”“啊?”我以為我聽錯了,驚訝地望著她。

  楚雪湘詭異地笑著,“別啊啊啊了,叫你進來,沒聽到嗎?”這回聽得非常清楚了,我心里一萬個不相信,楚雪湘竟然叫我進去?按楚雪湘和靈琴清以往的秉性,在這種情況下,非得將我罵得個狗血噴頭才對,可是,她竟然叫我進去!望著她們那魅惑的眼神,誘人的玉體,以及臉上和頸間迷人的緋紅,我恍然大悟,她倆一定是剛才相互摩擦得久了,情難自控,身體充滿了渴望,想要我來幫她們解決……這是要我一箭雙雕的節奏嗎?我驚喜不已,再也不用打著采花賊的名號對她們暗中下手了!這可是她們自個兒要求我的。

  “我就進來。

  ”我說著,推開窗戶便往里爬。

  待我進去后,發現靈琴清與楚雪湘將睡衣重新穿好了,兩人都笑瞇瞇地看著我。

  我有點激動,撮了撮手,“那個,其實……呃,怎么來?”靈琴清與楚雪湘相互一望,捂嘴而笑。

  “你先坐下。

  ”楚雪湘指著床對我說道。

  我毫不猶豫在床上坐下了。

  今晚,玉燕雙飛,是朕有史以來最美好的一晚!楚雪湘朝靈琴清使了個眼色,靈琴清點了點頭。

  “你閉上眼睛嘛。

  ”楚雪湘嬌滴滴說道,“人家害羞。

  ”畢竟是女孩子家,雖然心中渴望,但還是有一定的矜持的,不然也不會穿上睡衣了。

  我閉上眼睛,等待兩個超級大美女的服侍。

  一張 被子蓋在了我的頭上。

  我睜開眼,眼前黑漆漆地。

  她們要跟我在被窩下面滾床單嗎?真的是害羞的姑娘,其實,把燈關了不就行了嗎?我正在想跟誰先來時,突然聽到楚雪湘說了一句:“開打!”接而,一陣微痛從頭上和腰間傳來。

  我一愣,怎么回事?但立馬回過神來,她們在打我?“哼,死色狼,敢偷看我們,本姑娘打死你!”“打得他吐血,(完美暗戀)弄瞎他的眼睛!”……靈琴清與楚雪湘邊叫罵著邊對著 我又打又踢。

  她們下手力道很重,打得我很痛,但我又不敢 反抗,而且我被被子蒙著頭,根本就無法反抗。

  原以為可以享受玉體,沒想到竟然是拳打腳踢!而這時,楚雪湘隔著被子死死地壓住我的雙手,大聲地說道:“琴清,這混蛋看了我們的身體,我們也要看他的,你趕緊把他的褲子也扒下來!”“這……不太好吧?”靈琴清有些不敢下手。

  “這有什么,趕緊把他的褲子給扒下來,然后拍照,把照片散布出去,讓村里人都知道他的尺寸是多么的短,廢除他的開光師之職,以后我嫁人了,就不用給他破身了!”楚雪湘說道。

  我心中一驚,沒想楚雪湘居然如此之毒,居然要公布我的果照,想讓我做不了開光師!我火了,想推開被子站起來,可是楚雪湘坐在我頭上,我根本就翻不了身。

  “哦……好……好的!”而這時靈琴清竟然答應了楚雪湘,開始扒我的褲子了。

  我雙腿不停地亂蹬,可還是無濟于事,我的褲子,包括內-褲,全都被靈琴清給扒了下來。

  我心中一陣悲哀,這個我曾經救過靈琴清,可她還是忘恩負義,幫助楚雨湘來害我!“趕緊 拿手機給他拍照!”楚雪湘又說道。

  “哦。

  ”靈琴清應了一聲,估計是去拿手機了。

  這時,青水仙對我說道:“真是窩囊廢,被女人欺負到這地步,都不敢反抗,人家都騎到你頭上來了,你難道不覺得很恥辱?你還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雄起反擊,掀翻她們,干倒她們!”青水仙的話讓我羞愧得無地自容,她說的對,我不能讓她們再這樣欺負下去了,我要奮起反擊!于是,我使盡了全身的力氣,頭上猛地一用力,然坐在我頭上楚雪湘掀翻!“呀——”楚雪湘尖叫一聲,倒在了床上。

  我飛快地掀開蓋在頭上的被子,準備狠狠教訓她們。

  可是,當我剛掀開被子的時候,楚雪湘又飛快地坐在了我身上。

  這一次她坐的位置是我的小腹之下,我能明顯感覺到她屁股下的光滑與彈性。

  她竟然沒穿小內內!這時我看到到床邊上楚雪湘的那條小內內,應該是剛才我進來的時候,她只穿上了睡裙,還沒來得及穿小內內。

  那種銷魂蝕骨的滋味讓我瞬間猶如觸電一般,整個人都懵圈了,都不知道怎么反抗了。

  而靈琴清本來過去拿手機的,見到我剛才突然暴起反抗,馬上又過來和楚雪湘一起把我制服了。

  楚雪湘坐在我的身上,又對著我的頭一陣猛打。

  “你們夠了!”我叫道,“再打我就還手了!”“不教訓教訓你,你不知道你表姐我的厲害!”楚雪湘繼續對我猛烈攻擊,“敢偷看我們,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你!”“他這是翻天了!”靈琴清手下也沒閑著,瞅著我沒防備的地方一陣猛踢。

  “我要發火了!”這倆姑娘越打越起勁,力氣也越來越大,打得我全身疼痛不已。

  “你發火?我比你還火!”“啪!”臉上一陣火辣辣地痛。

  楚雪湘竟然打了我的臉!“你們過份了!”我企圖擋住楚雪湘的手,不料手一伸,碰到了軟軟的一團,手條件反射地立馬給彈了回來。

  “呀,敢摸我!”楚雪湘杏目圓瞪,“他竟然敢摸我的胸,琴清,快按住他的手!”“我不小心碰到的!”我急忙解釋道,剛才真不是有意的。

  “可惡!”楚雪湘哇哇大叫,“琴清,幫我抓住他的手!”靈琴清趕忙上前來抓我的手,我本能地反抗,沒想到又碰到了她的胸。

  才碰到她的胸,靈琴清呀地一聲,忙朝后閃。

  “這渾蛋反天了,盡吃豆腐!”楚雪湘憤怒之極,馬上一巴掌朝我的臉上甩了過來。

  我不想再被她凌辱,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右手。

  楚雪湘的右手被我抓住,左手馬上又朝我臉上扇過來,我又把她的左手給抓住了。

  “混蛋,快放開我的手!”楚雪湘雙手動彈不得,更是憤怒不已。

  “我不放!”我當時不會傻到放開她的雙手,讓她來扇我。

  被氣憤沖昏了頭腦的楚雪湘開始憤怒地用屁股拍打我。

  “啪——”楚雪湘那富有彈性的屁股狠狠在拍在我的小腹之下。

  我雖然被啪得有些疼,但是她內面什么都沒有穿,那種銷魂蝕骨的滋味讓我瞬間熱沸騰了起來。

  “啪——”楚雪湘又用屁股狠狠地啪了我一下。

  這一次,我的兄弟不聽控制地揭竿而起了!“啪——”第三次被拍,我的兄弟已經怒不可遏,一柱擎天了!而楚雪湘正拍我拍得起勁,渾然不覺她屁股下的我的兄弟已經劍指蒼穹了。

  “混蛋,竟敢襲我們的胸,去死吧!”楚雪湘又將屁股抬起,然后狠狠地朝我拍了下去……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