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 porn



他對蕭 雪芙介紹道:“ 大姐,這個就是南朝國的金 世奇先生,他可是國際上赫赫有名的醫科圣手,我特地專程把他請過來的,只要他出手,相信 父親絕對可以轉危為安。

  ” 齊昊跟在蕭雪芙旁邊,也見到了這個金世奇先生。

  南朝人的特征很明顯,小眼睛,單眼皮,面部寬闊,顴骨突出平扁,鼻梁也較低,不高,剛到蕭雪芙的下巴左右。

  聽聞介紹,金世奇居然冒出一口流利的漢語,一臉自豪的 說道:“作為現代醫學的奠基者,我們南朝人的醫學界在國際上享有盛名,有我在的話,相信蕭 老爺子病絕不會有問題!”金世奇這個名字,蕭雪芙當初為老爺子治病的時候確實聽說過,在國際上是有不小的名氣。

  有他來的話,為自己父親做手術,成功看似確實會高不少。

  但是,轉眼又想起父親昏迷之前,千叮萬囑一定要讓齊昊來治療。

  而且,這個金世奇是 蕭卓找來的,蕭雪芙并不想用。

  蕭老爺子經歷過兩次婚姻,蕭雪芙是第一任妻子所生。

  第一任妻子去世之后,過了好些年再婚,蕭卓就是第二任妻子帶來的,并非蕭老爺子的親生孩子,也跟蕭雪芙沒有血緣關系。

  對于蕭卓脾性,蕭雪芙這個名義上的姐姐清楚得很。

  有點小聰明,卻無甚大能力,一直掌管蕭家的支系產業,暗地里覬覦蕭家的財產,不過由于身份原因很難進入核心圈子。

  這次那么殷勤找醫生,在蕭雪芙看來也不過是想在父親面前表表忠心,以期望可以獲得更多利益罷了。

  這點本來無所謂,可蕭卓后面隱藏的人卻不得不讓蕭雪芙顧忌了。

  “小卓有心了,不過這次不用了,我已經找到醫生幫父親治療了。

  ”蕭雪芙看似輕描淡寫回道,心中卻已經了淡淡的警惕。

  “大姐,你可要想清楚,這金世奇醫生可是鼎鼎有名的腦科大夫,你不用他,還能用什么人?你可不要拿父親的性命來冒險啊。

  ”蕭卓表現出一副真誠無比的樣子。

  “蕭女士,論腦科手術,我自信華夏應該沒什么人能比得上我的了。

  ”金世奇又站了出來說道:“有我在,蕭老先生的手術成功率,起碼能達到六成!”六成!周邊的人頓時發出陣陣驚呼,要知道,之前別的專家給出手術成功率最高也只有三成。

  “沒必要!”蕭卓的堅持讓蕭雪芙警惕之心更濃,直接拒絕道:“我們不準備做開腦手術,準備用針灸治療!”金世奇聞言,臉上浮現出嘲諷的笑容,語氣古怪道:“雖然針灸來源于我國,我也認識幾位針灸大師,但實在沒聽說過針灸可以治療腦出血,蕭女士,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嗎?”“針灸發源于南朝國?真是無知到令人可笑!”齊昊從后面走了出來,淡淡的搖了搖頭:“你們南朝國就這么喜歡把東西都弄成自己的,果然小國人就是小國人,這臉皮也夠厚的。

  ”“這位是齊昊,父親指定他過來治療的,昨晚就是他幫忙穩住病情的。

  ”蕭雪芙介紹道。

  見齊昊不過20歲出頭,金世奇有些不屑道:“蕭女士,你確定讓這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為蕭老先生治病?我恐怕他連針灸都拿不穩吧,這不是在拿著病人的性命在開玩笑嗎”“是啊大姐,這小子看著也就20出頭,醫術能強到哪去?”蕭卓也在一旁幫腔。

  至于一開始就跑過來的女子雖然有些意外,不過并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站在蕭雪芙身邊。

  “陽氣不足,精元虧損,血腎兩缺,外顯于面,內定于脈,金世奇先生,你自己的身體都沒料理好,就出來治別人,真的好么?”齊昊看了金世奇一眼,淡淡的說道。

  “你在說什么鬼話,我一點都聽不懂,少在這里裝模作樣的。

  ”金世奇不屑的擺了擺手。

  “聽不懂?那我就說直白點吧”齊昊臉上帶著笑容,戲謔的說道“金世奇先生,你陽痿!”齊昊的話一出,全場頓時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紛紛用怪異的眼神看著金世奇,至于金世奇,先是一愣,緊接著仿佛惱羞成怒一樣,漲紅了臉,對著齊昊瘋狂咆哮起來:“污蔑,臭小子!你居然敢污蔑我!”“是不是污蔑,你自己心里清楚。

  ”齊昊看著拼命否認的金世奇,臉上帶著古怪的笑容道:“你這身體狀態,再耽擱個半年時間,那你就一輩子不能人道了。

  ”“什么?半年時間?!”金世奇聽到齊昊的話,整個人都激動的發抖,不過馬上就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把表情收斂,只是眼睛還死死的盯著齊昊,試圖想看出他是否說謊。

  金世奇的陽痿之癥,是從一年前開始的,為了治療,他轉換各種身份尋求各種專家,可是最后換來的都是一場又一場的失望。

  他表面上表現出來的自信驕傲,實際上就是為了掩蓋內心的自卑跟無奈。

  今天,齊昊居然能一眼就看出來他的問題所在,并且還一下就說出只有半年時間,不管是真是假,金世奇已經打定主意,私底下要問個明白,當然明面上他是不可能承認的。

  “年輕人,我不計較你的污蔑。

  ”金世奇強裝鎮定,倨傲的說道:“現在我們討論的是白老先生的病,你不要說些有的沒的。

  ”“就是,小子,別說這些有的沒的,耽誤了我父親的病,后果你承擔得起嗎?”蕭卓喊道“你說不讓 金醫生動手,難道你有百分百把握?”“人的身體是不斷的變化的,任何一個醫生都不敢說有百分百的把握。

  ”齊昊搖了搖頭。

  “既然沒把(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握,大姐,難道你要把父親的命交到這么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手上?依我看,這家伙連正式醫生都不是吧?”實際上,蕭卓所說的這一點,也恰恰是蕭雪芙所以顧慮的。

  坦白說,她心里對于金世奇的信心是更大的,畢竟金世奇聲名在外,腦科這個領域上,他的確是有著真材實料。

  而之前不想讓蕭老爺子開刀,一是考慮到蕭老爺子年事已高,風險大,二則蕭老爺子在昏迷之前,千叮萬囑一定要讓齊昊來,所以蕭雪芙才去找齊昊。

  但是現在不同了,金世奇在這里,動手術的成功率不低,相比起齊昊這個來歷不明,醫術不明的年輕人,實際上蕭雪芙的心里已經傾向了金世奇,盡管他是蕭卓找來的。

  但是老爺子的能否治愈對她來說實在太過重要,失去老爺子的支持,她很可能馬上就會被趕下總經理這個位置,失去一切,她不敢去賭。

  蕭雪芙的好看的眉毛皺成了一團,還是開口道:“齊昊,要不先讓金醫生看看?”雖然是征詢的語氣,不過齊昊已經聽出了其中的意味,他知道,蕭雪芙對自己失去了信心。

  齊昊也是一個傲氣的人,既然蕭雪芙不相信自己,那自己也沒必要淌這趟渾水,點了點頭道:“既然蕭總想讓金醫生來操刀,我沒有意見,不過我希望,能讓我在手術室外等著。

  ”昨天跟蕭老爺子相遇,齊昊對這個老頭也有不錯的好感,希望一會如果真出了事的話,他能及時拉一把。

  “當然沒問題。

  ”蕭雪芙點了點頭:“那就勞煩金醫生了。

  ”“沒問題,有我出手,絕對沒有問題!”金世奇信誓旦旦,滿臉自傲的說道。

  眾人商議完畢之后,蕭老爺子就被推進了手術室,由金世奇主刀。

  手術進行了接近兩個小時,蕭家的人在手術室外等著,一個個坐立不安,反觀是齊昊,一直淡定自如的坐在位置上,閉目冥想。

  “喲呵,你這小子,臉皮還真夠厚的,一會把老爺子救活之后,你是不是也要上去邀功啊?”見齊昊這么的淡定自如,蕭卓不由得嘲笑道。

  齊昊沒有理會他,蕭卓于是更加的起勁,剛想繼續諷刺,就被蕭雪芙打斷了。

  “老二,給我閉嘴!大家都煩著呢!”蕭雪芙訓斥了一聲,緊接著看向齊昊的眼神也有一絲的煩躁。

  這里所有人都那么擔心,就齊昊一個人這么從容,是個人,心中都有些不是滋味。

  不久,手術室終于傳來了響聲。

  “吱呀”一聲,手術室的門被推開,金世奇走了出來,摘下口罩,輕松的說道“手術很成功,老爺子沒事了。

  ”“謝謝你,金醫生!”蕭雪芙激動的握住了金世奇的手,連連感謝,周圍的人也如釋重負。

  “我都說了,金醫生的醫術那可是經得住考驗的,又怎么會像某些無名小輩一樣過來這里招搖撞騙。

  ”蕭卓此時也松了口氣,畢竟金世奇是自己帶來的,這要是出了事,他的責任可就大了。

  不過看到一旁的淡定的齊昊,蕭卓的嘴又管不住了“大姐,你找的是什么人啊?這父親手術成功,你看著家伙一臉的無所謂,是不是希望父親的手術失敗啊?”蕭雪芙眉頭一皺,看向齊昊,眼神中也有一絲不滿產生。

  “既然老爺子沒事了,那我就先告辭了。

  ”感受到蕭雪芙的目光,齊昊知道自己已經沒必要留在這里了,于是準備離開。

  “慢著!”蕭卓攔住了齊昊“大姐,這種招搖撞騙的騙子,一定要把他抓起來,免得他四處騙人。

  ”齊昊沒有惱怒,轉身看向蕭雪芙。

  蕭雪芙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說道:“讓他走吧。

  ”齊昊畢竟是自己父親親自點名,也是自己去請過來的,整個過程雖然沒什么表現,但是人家也畢竟沒有做什么,無緣無故把齊昊抓起來,以蕭雪芙的身份,還真做不出來。

  而她想不到的是蕭卓正想憑此來打擊蕭雪芙聲望,自己帶的醫生治好了老爺子,而蕭雪芙帶來的醫生卻是個被抓起來的騙子!只要坐實這個,到時就算老爺子不說,家族內部其他人也會對蕭雪芙產生別的看法。

  蕭卓一個激靈,正打算繼續爭辯的時候,手術室中的一個護士慌慌張張的跑了出來。

  “醫生!醫生,病人出事了!”“什么?不可能!”金世奇和蕭家眾人臉色大變,此時剛好蕭老爺子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來,身邊的監視器不斷的發出“滴滴滴”的警報聲。

  “封口之后本來一切妥當,但是在準備出來的時候,突然顱內壓急劇上升,血壓提升很快,心率已經低到20,現在情況非常緊急,病人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護士迅速將目前的情況報告了一遍。

  “怎么會這樣!”金世奇顯得有些慌亂,不斷的對比著手中跟監視器上的數據,一滴滴的冷汗從腦門處滴落下來。

  “金醫生,到底怎么回事!”蕭雪芙此時如同一只噬人的老虎,雙眼冷冰冰的看著金世奇。

  金世奇可以肯定,如果今天蕭老爺子出了什么事,他肯定走不出東升市了。

  “大姐,別急,有金醫生在,父親他不會……..”蕭卓仿佛還沒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對蕭雪芙說道。

  “你給我閉嘴!”蕭雪芙一聲怒吼,一巴掌把蕭卓扇倒在地:“如果今天父親有什么事,你們兩個,就去為父親陪葬!”話語中透露出來的森森寒意,讓蕭卓跟金世奇心中一陣發抖。

  老爺子不僅是蕭雪芙的父親,更是她的精神支柱,如果今天蕭老爺子死在這里,她不介意拿這個沒有血緣的弟弟開刀。

  金世奇拼命的對比著數據,但是怎么看都看不出原因。

  監視器上,蕭老爺子的生命數據在不斷的降低,金世奇的心也在一點點的變得冰冷。

  此時的他,已經后悔接了這個工作。

  “會不會是有新的出血口沒被發現?”終于,站在不遠處的齊昊開口說道。

  “新的出血口!”聽到齊昊的提示,金世奇恍然大悟,對著數據反復對比,終于發現了問題所在。

  “沒錯,就是新出血口”金世奇連忙對蕭雪芙說道“應該有兩到三個小出血口,在照CT時候沒發現,此時突然破裂,所以導致現在的情況”“那要怎么做?”蕭雪芙不想聽金世奇的廢話,直接問解決方法。

  “只能再開刀… …”金世奇猶豫了一下,最終說道“只不過剛開了一次刀,在開刀的話,以老爺子的年紀,那成功率不足…….”說到這里,金世奇已經不敢說下去了。

  “不足什么!”蕭雪芙一把抓住金世奇的衣領,冷冷的說道“給我說清楚,不足什么!”“成功率不足兩成… …”金世奇哭喪著臉說道“但是如果半個小時內不做手術的話,老爺子就必死無疑了!”“混賬!”蕭雪芙很想把眼前的這朝國所謂的名醫打死,但是現在手術技術最好的就是他,為了自己父親,蕭雪芙還真的不能動手。

  “還有沒其他辦法?”蕭雪芙此時也冷靜了下來,放開金世奇,冷冷的問道。

  “沒有!”金世奇此時已經沒有了一開始的囂張自信,他知道,今天沒有奇跡出現的話,自己算是完蛋了,這兩成的概率他還是說多了,實際上他出手的話,一成概率就頂天,相當于是說,沒有幸運女神眷顧的話,老爺子是必死無疑了。

  只是他不敢說實話啊,一旦說實話出來,立馬就得陪葬,蕭氏集團在深市的勢力有多大,他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怎么辦?”蕭雪芙此時也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再開刀吧,不足兩成的概率,那根本就是在玩命。

  不開刀吧,那是必死無疑,哪怕是果斷如蕭雪芙,此時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讓我試試吧”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齊昊,最終還是拗不過自己的心,不忍心蕭老爺子就這樣喪命,最終還是決定出手。

  “齊昊,你?”蕭雪芙眉頭一皺,不明白此時齊昊突然這么說是為什么。

  不過金世奇倒是大喜,畢竟齊昊出手的話,到時候老爺子死了,也有個人和他一起承擔責任。

  “蕭總,我覺得可以讓他試試!”金世奇假惺惺的說道“我出手的話,雖然也有一定的信心,但是畢竟兩成的把握,風險還是偏高,齊昊既然主動請纓,想來應該有不小的把握,為了老爺子著想,我愿意讓賢,讓齊昊出手!”先吹捧下自己,說明不是自己醫術的問題,再強調齊昊主動請纓,自己為了病人著想才讓位,這樣一來,三兩下就把自己立于不敗之地。

  救活了,那是自己抉擇聰明,救不活,那是齊昊不自量力。

  金世奇的這點小伎倆當然瞞不過蕭雪芙,不過她也沒時間計較,只是問道“你有把握嗎?” 李 二狗緊了緊雙拳,眼神之中滿是堅定的愛意。

  第二天一早,李二狗早早的便起來了,昨晚他一宿沒睡,腦子里全都是 小媽的身影,起來之后他發現小媽也早就起來了,看著小媽臉上有些憔悴的神色,李二狗知道小媽恐怕也和自己一樣,一夜未眠。

  “二狗,村里傳來消息了, 塘河可能會被 承包了,以后咱們家這最后的一點補貼恐怕也得落空了。

  ”趙悅兒的語氣有些黯然,不過卻并沒有昨晚的那種冷漠了,仿佛昨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

  “啥?!”這個消息如同雷轟一般,在李二狗的腦中炸響。

  他跟自己小媽沒啥生計來源,本來就是靠著在塘河里撈點魚能夠提高下生計,這塘河要是被別人給承包了的話,那自己和小媽以后的日子可咋活?!“你也別急,任何事情總是會有轉機的,先吃飯吧。

  ”趙悅兒見李二狗如同雷擊地站在原地,柔聲勸慰了起來。

  可是李二狗哪里能夠聽的進去啊?轉身便沖出了家門,朝村委會趕去。

  以前村里的這些家伙可沒少拿自己好處呢,現在忽然斷了自己的財路,這不是開玩笑么?“哎喲,誰他媽的這么不長眼了?二狗?你小子干啥呢?找死啊?”李二狗這才剛沖出家門沒多遠,便撞到了個人,那人肥頭大耳,面色紅潤,說話間還有酒氣噴出,顯然,剛喝了酒出門的。

  瞧見這人,李二狗眼珠子一轉,嘿嘿笑道:“文書,您這是去上班呢?”這人是村里的文書 李富貴,平日里吃喝拿卡,對李二狗更是沒有少欺負,但是為了生活,李二狗一直都是忍氣吞聲。

  “ 老子不上班這么早起來干啥?”李富貴白了李二狗一眼,嘴里有些不太清楚地說道:“你小子干啥呢?這么急匆匆的。

  ”聽到李富貴這么問,李二狗剛才的那股子憤怒也漸漸消失了,他知道,這些雜種根本不會因為自己經常送魚給他們便會被自己威脅到。

  “文書,我聽說咱們村的塘河要被承包了,是真的不?”李二狗諂媚笑道。

  李富貴一聽,小眼睛瞇起來,打量起李二狗,“小兔崽子,消息挺靈通的啊?咋的?你想要承包不成?”“文書,我肯定想承包啊,您看,只要您愿意讓我承包,我二狗保證讓你們家有吃不完的魚。

  ”李二狗胸脯拍的啪啪響。

  “哼,想要承包塘河?讓你小媽趙悅兒來跟老子說。

  ”李富貴冷哼一聲,搖搖晃晃地往前走去,隨后又想到了什么,“對了,你趕緊的送兩條魚給你 臘梅 嬸兒去,今天中午沒有下酒菜了。

  ”說罷,李富貴看了不看李二狗一眼,哼著小曲兒往村委會走去。

  看著李富貴離開的背影,李二狗心中,滿是憤怒,他算是看出來了,這狗曰的是他娘的想要搞自己小媽!“呸,你這狗仗人勢的東西,你想要搞老子小媽,老子先搞了你家婆娘!”李二狗呸了一聲,卻還是朝著塘河走去,畢竟現在他還沒有得罪李富貴的資本。

  摸了一個多小時,李二狗這才拎著兩條魚走到了李富貴家門口。

  二層小洋樓,院墻比人高,仿佛怕人家搶了他家似的,甚至就連院子的大門都是鐵門,涂上了朱紅色,顯得氣派十足。

  李富貴家李二狗也不是第一次來了,他看了一圈,發現屋里沒人,便將兩條魚放在了院子里準備離開,可忽然有些尿急了起來,李二狗左瞧右看,便朝李富貴家的茅廁跑了過去。

  跑進茅廁,剛拉下褲子便閉著眼睛一臉享受的尿了起來,可隨后便聽到一聲嬌斥聲:“你個要死的李二狗,你尿到 老娘一臉咯!”聽到剩下有罵聲,李二狗低頭一看,頓時嚇了一跳,原來是李富貴家的婆娘丁臘梅在小解呢,卻沒曾想李二狗尿急之下沒有看清楚便尿了起來……李二狗趕忙挪開身子,“臘梅嬸兒,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話還沒有說完,李二狗便被丁臘梅那白花花的那處給吸引(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了過去,原來女人尿尿是這樣子的啊?“死二狗,你還看?!”丁臘梅沒想到李二狗這臭小子尿了自己一臉不說,居然還偷看自己,這讓她怒不可遏了起來……“對不起、嬸兒,我這就走。

  ”李二狗道歉一聲便要提起褲子離開,可丁臘梅卻媚眼一閃,眼角的那顆美人痣也為之顫抖了起來,真是個驢貨子啊,這玩意兒比我家那扒灰的東西可大了近一半呢,這要是能夠跟老娘倒騰一下該有多舒坦啊……“走?你走哪里去?一句對不起就算了?你尿了老娘這一臉的可咋說?”丁臘梅平日里占著自己家男人是村里的干部,自己也是個官太太,平日里都是趾高氣昂的,對李二狗這樣的窮小子更是頤指氣使。

  “臘梅嬸兒,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要不我給你把衣服洗了?”李二狗雖然少年老成,但畢竟還是個年輕人,忽然撞見這事兒,他一時間還真的有些不知道該咋處理。

  丁臘梅瞧見李二狗這焦急的模樣,心里好笑,嘴上卻冷哼一聲,“洗衣服?老娘是臉上被你尿濕了,身子也被你尿臟了,你得給老娘洗干凈臉和身子才行。

  ”“啥?”李二哥瞪大了眼珠子,臉上滿是不可置信之色,他怎么也想不到丁臘梅非但沒有難為自己,還給自己提出這么要的要求?給他沖洗身子,那,那豈不是可以看到甚至是摸到丁臘梅了?一想到可以摸丁臘梅,李二狗便想到李富貴那雜碎想要搞自己小媽的事情,他心里冷笑,李富貴啊李富貴,真是現世報啊,你想要搞老子小媽,老子現在就搞了你媳婦兒,給你戴一頂綠油油的高帽子!“咋滴,你不同意?”丁臘梅心里暗罵,這不懂事的小犢子,老娘都已經暗示成這樣了你居然還不懂,如果不是看到你有這么個資本,老娘非得一腳踹死你不可。

  換做平時的丁臘梅恐怕早就揍李二狗了,但是她卻發現了李二狗的資本,她家李富貴占著自己的官位,沒少搞村里的娘們,這也使的李富貴早就不行了。

  她雖然也跟別的男人搞破鞋,可大部分都是他家李富貴為了往上爬,介紹的那些個鎮上的老東西,一個個的還沒李富貴給勁兒,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了李二狗這么個大小伙子,丁臘梅就像是餓急了的貓聞到了腥味一般,哪里舍得放棄?“不是,臘梅嬸兒,我這不是怕文書知道了,到時候……”李二狗故作為難,以進為退。

  說實話,他心里是很想要搞丁臘梅來報復李富貴的,特別是丁臘梅本身就長的好看,能夠被村里的干部看中的,這臉蛋模樣肯定是沒的說,最關鍵的是丁臘梅這婆娘火辣熱情,而且剛才瞧見她那兩個瓣子大的厲害,這要是掰開來弄一下,那一準能成為活神仙!“咯咯,小犢子,怕啥呀?嬸兒都不怕,你有啥好怕的?”丁臘梅嬌笑一聲,扭著腚子引著李二狗往她家廚房走去。

  走進廚房之后,丁臘梅將廚房的門給關上了,先是洗了把臉,然后將一條長長的軟管接在了水龍頭上,笑盈盈的將軟管遞給李二狗,看著李二狗說道:“二狗,嬸兒下邊兒剛才被你尿臟了,你等下用水幫嬸兒沖一下。

  ”說話間,丁臘梅將她的包臀短裙撩到了腰間,那大腚子被一片紅色的小衣緊緊地包裹著,看著李二狗血脈賁張,火氣蹭蹭蹭的往上冒,你爺爺的,這可真是大啊,這么大還不得把小爺我給夾死啊?瞧見李二狗盯著自己的身子發呆,丁臘梅心中得意,忍不住微微一蕩,特別是想到李二狗馬上就能喂飽自己,她一下子沒忍住……“二狗,嬸兒好看么?”丁臘梅稍微緩了緩,將小衣一點兒一點兒的往下劃拉,這姿態看的李二狗那狗逑子立刻咆哮了起來。

  “嬸兒,你可真好看,我……我想……”李二狗咽了咽口水,再也忍不住了,你爺爺的,這婆娘咋這么會撩呢。

    被李二狗撲倒,丁臘梅故作嬌嗔地白了李二狗一眼,啐道:“小壞蛋,也不知道溫柔點兒對人家。

  ”說著,她也不猶豫,直接翻過身子,雙手撐在了灶臺上,搖搖晃晃地仿佛一條狗似的在搖尾乞憐。

  看著那兩個瓣子縫里的小衣,李二狗沒有任何猶豫,直接給撕扯了下來,又是惹得丁臘梅一陣嬌呼……“二狗,快來吧,嬸兒餓了,快來喂飽……”聽著丁臘梅這話,李二狗嘿嘿一笑,罵道:“臘梅嬸兒,你可真是不要臉呢!文書要是知道你這樣,恐怕得弄死你吧?”“咯咯,就他還想弄死老娘?”丁臘梅咯咯嬌笑起來,隨后又嗔道:“小冤家,你快點兒吧,嬸兒難受的緊呢,趕緊……”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