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寶貝你趴在洗手臺上 老李趴在她身后賣力的撞擊著



只見本身就不弱的靈 琴清成功逆襲,趴在 楚雪湘身上,四處亂摸一通,只求讓楚雪湘告饒。

  “雪湘,服輸了有沒有?快向本姑娘求饒!”靈琴清得意地道。

  “哼!”本在喘氣的楚雪湘一聽這話,立即堅強了起來,不服道:“我什么時候向你服過輸,有本事你再狠一點。

  ”靈琴清見楚雪湘毫不服輸,伸手去扯她的睡裙。

  睡裙本來就薄,靈琴清又是玩得興起,根本沒注意力度,只聽“撕拉”一聲,睡裙被扯脫了下!頓然,楚雪湘只剩白色小褲褲遮羞的嬌軀驟然暴露 在我的視線里,讓爬在窗口的我的心也跟著抖了幾下,差點摔了下去。

  任我想像力再豐富,也沒想到會看到這樣的美景,更沒想到楚雪湘的身材這么地美!只看的兩眼發直,口舌發干。

  雖然心里很鄙視自己的偷窺行徑,但是在男人本能的驅使下,還是睜大眼睛觀賞著,一刻也不愿意放過。

  “你壞透啦!”楚雪湘被扯掉了睡衣,氣急地大叫一聲,伸手也抓著靈琴清的睡衣用力一扯!隨著一聲脆響,靈琴清的睡衣應聲落下。

  雖然我有兩次見過靈琴清的身體,但是當時情況特殊,我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現在,在這樣的情況下再度觀賞,卻是又有一番令人怦然心動的風味。

  “你——”靈琴清愣了一下。

  楚雪湘哈哈大笑,從床上跳起來,叉著腰站著,得意洋洋地對著一臉愕然的靈琴清 說道:“琴清,不錯嘛!現在咱倆誰也不欠誰的,都可以坦誠相待了!”我不由地一陣口干舌躁,只想找個水井來解解渴。

  “哼,我還有大招!”靈琴清反應過來,麻溜地爬了起來,將正在得意的楚雪湘一下撲倒在床上。

  “怎么樣?還是我厲害吧?快求饒吧!”靈琴清壓著楚雪湘說道。

  楚雪湘哼道:“鹿死誰手,還未見分曉!看我的!”她們又扭在一起,。

  靈琴清與楚雪湘,笑罵陣陣,不時發出幾聲伴著笑聲的輕吟,真是誘惑萬千,只看得我兩耳發熱,心潮澎湃。

  這兩只妖精!真讓人受不了!突然,更驚人的一幕出現了!楚雪湘忽然捧起靈琴清的臉,不由分說,吻了下去。

  “呀!”靈琴清顯然愣住了,不知所措般地“嗯”了一聲。

  楚雪湘趁機長驅直入,將自己的粉舌鉆入靈琴清的口中,強行吮吸著她的香唇。

  我吃了一驚,我沒看錯吧?楚雪湘竟然來真的?她也太瘋狂了!“她們情欲高漲,正是采擷之時。

  現在過去,采了她們的陰魅。

  ”青水仙突然說道。

  “這……這不好吧?”我覺得這種行徑跟采花賊別無二樣。

  我生平挺痛恨采花賊,在我自己的人生劇本中,我不愿意做反派。

  “迂腐!”青水仙的語氣中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味道。

  “嗚嗚……”靈琴清似乎想推開楚雪湘,但是被楚雪湘緊緊壓著左胸,手掌不斷在玉峰上揉搓。

  靈琴清似乎沒了力氣掙扎,兩腳蹬了蹬,任命一般任由楚雪湘對她強吻。

  漸漸地,相互向對方索求起來,兩張俏臉都漲得緋紅,呼吸也急促起來。

  楚雪湘抓起靈琴清的一只手放在她的雙腿間,然后兩腿緊緊夾著靈琴清的手……靈琴清將手抽了兩下沒抽來,問:“你這是要干嘛——”她聲音拉得很長,聽起來綿遠動聽。

  “我想要你啊。

  ”楚雪湘輕聲說,“我想把第一次給你。

  ”“你好色啊。

  ”靈琴清說,“章小貝就在隔壁,我叫他來……”“才不要呢!他是個廢物,渾身都臭,哪有你這么香甜啊。

  ”楚雪湘說著,又朝靈琴清的嘴唇吻去。

   我心中的兩把火直往上竄。

  好你個楚雪湘,竟然說我是廢話,還嫌我臭!我要跟你不日不休!而這時,楚雪湘竟然將自己的 小內內給除了下來,扔在了床邊。

  如果一來,我的表姐楚雪湘就一絲不掛的呈現在我的眼前了,我的鼻血差點就流了出來。

  楚雪湘除掉自己的小內內之后,就抓著靈琴清的手往她腿間伸了進去……她這是要靈琴清幫她破處的節奏嗎?我心中大聲吶喊,不要!把靈琴清的手拉開,讓我來!“咕嚕!”看到楚雨湘兩腿之間那讓人血脈賁張的風光,我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誰?”楚雪湘聽到了我吞口水的咕嚕聲,馬上停了下來,抬頭朝窗外望來。

  我一驚,想躲避,但窗簾在里面捆著,外面又沒有多余的空間,我根本無處可躲,只能硬著頭皮朝楚雪湘揮了揮手。

  “表……表姐,晚上好。

  ”我強笑著向她們打招呼。

  “啊!”楚雪湘看到我,嚇了一跳,頓然從靈琴清身上坐了起來,叫道:“你這混蛋,怎么在窗外?你在偷看我們?”她的臉上滿是憤懣。

  靈琴清也從情欲中回過神來,看到我時,呀地一聲趕緊用雙手捂著前胸。

  “章小貝?你……你竟然偷窺!你這個變態!”靈琴清生氣地叫道,同時眼中顯出一絲嬌羞之色。

  “表姐,我……我什么也沒有看到。

  ”我想解釋,可腦袋里一片混濁,根本解釋不清楚。

  楚雪湘冷哼了一聲,對著靈琴清耳邊輕咬了兩句,靈琴清看了看我,微微一笑,點頭同意了。

  我正納悶她們在說什么,楚雪湘朝我勾了勾手指,幽幽道:“章小貝,你進來。

  ”“啊?”我以為我聽錯了,驚訝地望著她。

  楚雪湘詭異地笑著,“別啊啊啊了,叫你進來,沒聽到嗎?”這回聽得非常清楚了,我心里一萬個不相信,楚雪湘竟然叫我進去?按楚雪湘和靈琴清以往的秉性,在這種情況下,非得將我罵得個狗血噴頭才對,可是,她竟然叫我進去!望著她們那魅惑的眼神,誘人的玉體,以及臉上和頸間迷人的緋紅,我恍然大悟,她倆一定是剛才相互摩擦得久了,情難自控,身體充滿了渴望,想要我來幫她們解決……這是要我一箭雙雕的節奏嗎?我驚喜不已,再也不用打著采花賊的名號對她們暗中下手了!這可是她們自個兒要求我的。

  “我就進來。

  ”我說著,推開窗戶便往里爬。

  待我進去后,發現靈琴清與楚雪湘將睡衣重新穿好了,兩人都笑瞇瞇地看著我。

  我有點激動,撮了撮手,“那個,其實……呃,怎么來?”靈琴清與楚雪湘相互一望,捂嘴而笑。

  “你先坐下。

  ”楚雪湘指著床對我說道。

  我毫不猶豫在床上坐下了。

  今晚,玉燕雙飛,是朕有史以來最美好的一晚!楚雪湘朝靈琴清使了個眼色,靈琴清點了點頭。

  “你閉上眼睛嘛。

  ”楚雪湘嬌滴滴說道,“人家害羞。

  ”畢竟是女孩子家,雖然心中渴望,但還是有一定的矜持的,不然也不會穿上睡衣了。

  我閉上眼睛,等待兩個超級大美女的服侍。

  一張 被子蓋在了我的頭上。

  我睜開眼,眼前黑漆漆地。

  她們要跟我在被窩下面滾床單嗎?真的是害羞的姑娘,其實,把燈關了不就行了嗎?我正在想跟誰先來時,突然聽到楚雪湘說了一句:“開打!”接而,一陣微痛從頭上和腰間傳來。

  我一愣,怎么回事?但立馬回過神來,她們在打我?“哼,死色狼,敢偷看我們,本姑娘打死你!”“打得他吐血,(完美暗戀)弄瞎他的眼睛!”……靈琴清與楚雪湘邊叫罵著邊對著 我又打又踢。

  她們下手力道很重,打得我很痛,但我又不敢 反抗,而且我被被子蒙著頭,根本就無法反抗。

  原以為可以享受玉體,沒想到竟然是拳打腳踢!而這時,楚雪湘隔著被子死死地壓住我的雙手,大聲地說道:“琴清,這混蛋看了我們的身體,我們也要看他的,你趕緊把他的褲子也扒下來!”“這……不太好吧?”靈琴清有些不敢下手。

  “這有什么,趕緊把他的褲子給扒下來,然后拍照,把照片散布出去,讓村里人都知道他的尺寸是多么的短,廢除他的開光師之職,以后我嫁人了,就不用給他破身了!”楚雪湘說道。

  我心中一驚,沒想楚雪湘居然如此之毒,居然要公布我的果照,想讓我做不了開光師!我火了,想推開被子站起來,可是楚雪湘坐在我頭上,我根本就翻不了身。

  “哦……好……好的!”而這時靈琴清竟然答應了楚雪湘,開始扒我的褲子了。

  我雙腿不停地亂蹬,可還是無濟于事,我的褲子,包括內-褲,全都被靈琴清給扒了下來。

  我心中一陣悲哀,這個我曾經救過靈琴清,可她還是忘恩負義,幫助楚雨湘來害我!“趕緊拿手機給他拍照!”楚雪湘又說道。

  “哦。

  ”靈琴清應了一聲,估計是去拿手機了。

  這時,青水仙對我說道:“真是窩囊廢,被女人欺負到這地步,都不敢反抗,人家都騎到你頭上來了,你難道不覺得很恥辱?你還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雄起反擊,掀翻她們,干倒她們!”青水仙的話讓我羞愧得無地自容,她說的對,我不能讓她們再這樣欺負下去了,我要奮起反擊!于是,我使盡了全身的力氣,頭上猛地一用力,然坐在我頭上楚雪湘掀翻!“呀——”楚雪湘尖叫一聲,倒在了床上。

  我飛快地掀開蓋在頭上的被子,準備狠狠教訓她們。

  可是,當我剛掀開被子的時候,楚雪湘又飛快地坐在了我身上。

  這一次她坐的位置是我的小腹之下,我能明顯感覺到她屁股下的光滑與彈性。

  她竟然沒穿小內內!這時我看到到床邊上楚雪湘的那條小內內,應該是剛才我進來的時候,她只穿上了睡裙,還沒來得及穿小內內。

  那種銷魂蝕骨的滋味讓我瞬間猶如觸電一般,整個人都懵圈了,都不知道怎么反抗了。

  而靈琴清本來過去拿手機的,見到我剛才突然暴起反抗,馬上又過來和楚雪湘一起把我制服了。

  楚雪湘坐在我的身上,又對著我的頭一陣猛打。

  “你們夠了!”我叫道,“再打我就還手了!”“不教訓教訓你,你不知道你表姐我的厲害!”楚雪湘繼續對我猛烈攻擊,“敢偷看我們,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你!”“他這是翻天了!”靈琴清手下也沒閑著,瞅著我沒防備的地方一陣猛踢。

  “我要發火了!”這倆姑娘越打越起勁,力氣也越來越大,打得我全身疼痛不已。

  “你發火?我比你還火!”“啪!”臉上一陣火辣辣地痛。

  楚雪湘竟然打了我的臉!“你們過份了!”我企圖擋住楚雪湘的手,不料手一伸,碰到了軟軟的一團,手條件反射地立馬給彈了回來。

  “呀,敢摸我!”楚雪湘杏目圓瞪,“他竟然敢摸我的胸,琴清,快按住他的手!”“我不小心碰到的!”我急忙解釋道,剛才真不是有意的。

  “可惡!”楚雪湘哇哇大叫,“琴清,幫我抓住他的手!”靈琴清趕忙上前來抓我的手,我本能地反抗,沒想到又碰到了她的胸。

  才碰到她的胸,靈琴清呀地一聲,忙朝后閃。

  “這渾蛋反天了,盡吃豆腐!”楚雪湘憤怒之極,馬上一巴掌朝我的臉上甩了過來。

  我不想再被她凌辱,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右手。

  楚雪湘的右手被我抓住,左手馬上又朝我臉上扇過來,我又把她的左手給抓住了。

  “混蛋,快放開我的手!”楚雪湘雙手動彈不得,更是憤怒不已。

  “我不放!”我當時不會傻到放開她的雙手,讓她來扇我。

  被氣憤沖昏了頭腦的楚雪湘開始憤怒地用屁股拍打我。

  “啪——”楚雪湘那富有彈性的屁股狠狠在拍在我的小腹之下。

  我雖然被啪得有些疼,但是她內面什么都沒有穿,那種銷魂蝕骨的滋味讓我瞬間熱沸騰了起來。

  “啪——”楚雪湘又用屁股狠狠地啪了我一下。

  這一次,我的兄弟不聽控制地揭竿而起了!“啪——”第三次被拍,我的兄弟已經怒不可遏,一柱擎天了!而楚雪湘正拍我拍得起勁,渾然不覺她屁股下的我的兄弟已經劍指蒼穹了。

  “混蛋,竟敢襲我們的胸,去死吧!”楚雪湘又將屁股抬起,然后狠狠地朝我拍了下去…… 但 老趙此時理智還在,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于是他趕緊站穩身子,把手從小姑娘的高峰上收了回來,連忙道歉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小姑娘則是等老趙徹底站穩之后,才收回自己的手,然后轉過身去有些害羞的說道:“沒事 爺爺,都是我不好,害您摔跤了。

  ”老趙則是也趕緊轉過身去,說道:“你趕緊把衣服換上吧。

  ”不一會,小姑娘就換好了衣服,攙扶著老趙從浴室出來了。

  “小姑娘,你叫什么呀?”再被扶去臥室的路上,老趙開始打聽起小姑娘的情況了。

  “我叫江思思。

  ”江思思清脆的回答道。

  “哦,那思思啊,你怎么不回家洗澡,找到我這么偏的地方借浴室呀。

  ”老趙疑惑的問道。

  “因為……”江思思在這里有點欲言又止。

  老趙見她不愿意說,便也不強迫,笑呵呵的說道:“沒事沒事,你要是真沒地方去,就到我這先住下,我姓趙,你以后就叫我趙爺爺吧。

  ”聽到老趙這么說,江思思一改自己低落的情緒,高興的抱著老趙的手臂搖著說:“謝謝趙爺爺。

  ”由于江思思此時穿的還是她剛來的那件單薄的體恤,那豐滿柔軟的感覺頓時通過老趙的手臂傳遞到了他的大腦里,頓時老趙原本平靜下來的內心又被江思思給撩撥的燥熱了起來。

  于是他趕緊對江思思說道:“前面就是臥室了,人老了就是 不行,這摔了一覺這腿腳就不行了。

  ”聽到老趙這么說,江思思則趕緊停下自己劇烈的動作,柔聲說道:“對不起爺爺,都怪我,待會我給你揉揉腿吧。

  ”進了臥室,江思思把老趙扶在床上坐下,便開始準備為老趙揉腿。

  “思思,真是麻煩你了,都怪我這雙腿不爭氣,摔了一覺就不能動了……”“但是我自己按摩不方便,所以只能麻煩你,希望你別介意……”老趙有點歉意的說道江思思趕忙說道:“趙爺爺,這是我應該做的,剛才要不是我你也不會摔跤的。

  ”說著,江思思稍稍提了下裙擺,蹲在床邊。

  由于是大夏天,老趙下就穿著大褲衩,整個小腿都露了出來。

  江思思在老趙的指點下,雙手附在了他的小腿上,開始慢慢揉動起來。

  感受著那雙溫潤的小手在腿上摩挲,老趙又忍不住的開始亢奮了。

   尤其是想到剛才那雙小手還愛撫在江思思身前那兩簇飽滿上,他更加興起,情不自禁的將目光投向江思思身前。

  透過寬松的衣領,老趙正好看到了里面的曼妙風光。

  近距離的觀看,那地方似乎更大了,視覺效果驚人,仿佛要把他魂兒給吞進去似的!他那里已經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了,就跟注射了膨大劑似的,瞬間撐的老高,幾乎把褲扣都給崩開。

  江思思這時候依舊在埋頭幫他按摩小腿,根本沒有注意到。

  這不行啊,老摸小腿有什么意思,得摸摸我大腿,順便讓你見識下我的本錢!“那什么,思思啊,主動脈是恢復的關鍵,主動脈在大腿上,得多按按。

  ”老趙這時候起了齷齪心思,但嘴上卻說的一本正經。

  江思思正專心致志的按摩小腿,生性淳樸的她聽到這話也沒多想,開始往上面按。

  結果雙手剛觸碰到老趙的大腿,她就看到老趙的褲子被撐的老高老高,好像就要破了似的。

  江思思當時就羞到不行,臉上火辣辣的,趕緊低下了頭。

  她明白,老趙肯定是因為兩人有了身體接觸才會這樣兒。

  但是那種巨大的視覺沖擊實在讓她心里有些發慌,腦袋里更是一片糨糊。

  她什么也不敢想,眼下只想著趕緊幫老趙把腿按摩完,好逃離這種尷尬的處境。

  見江思思沒有什么過激反應,只是羞紅著臉低下頭繼續按摩,老趙心中大喜。

  看來江思思并不反感他那里,甚至還有可能對他那里饞得慌。

  在這種念頭的驅使下,再加上那雙溫柔小手在大腿上的撫弄,老趙更躁了。

  他覺得,跟江思思弄一弄的希望更大了,他要加把勁兒!在江思思羞紅著臉蛋兒給他按摩腿的時候,他又泛起了花花心思。

  江思思完全不知道老趙早就盯上她了,她強忍著不去看老趙那里,低著腦袋,心思雜亂的按摩了十分鐘。

  她覺得時間差不多了,畢竟眼下處境太過尷尬。

  她正想問問老趙是不是可以了,卻突然聽見一陣‘砰砰’的捶打聲在面前響起。

  她有點不明白老趙捶打床干什么,可又不敢抬頭看,惟恐看到那暴躁的物件兒。

  于是江思思悶著頭問道:“趙爺爺,你怎么了?”但是在她詢問完后半點動靜都沒有,甚至連捶打床的聲音也消失了。

  她忍不住心里好奇,抬頭一看,發現老趙正大口貪婪地呼吸著,臉色悶紅,幾乎都成絳紫的顏色,像極了 電視上那些被人掐住脖子好久才松開的人。

  “趙爺爺,你這是怎么了,沒事吧?”江思思被嚇到了,連忙詢問。

  老趙也不說話,一個勁的大口喘氣,手掌還不停拍打著胸前。

  這可把江思思嚇壞了,不知道老趙到底出了什么事。

  在她緊張的連番詢問下,老趙過了近一分鐘才把氣喘勻,悠悠地作出解釋。

  “我有心臟驟停的毛病,剛才拍打是向你求救,還好緩過來了,差點活活憋死。

  ”江思思嚇了一跳,心臟驟停這毛病她以前在電視上看過,兩三分鐘不喘氣人就憋沒了。

  所以她心里特別愧疚剛剛沒有發現老趙的異常,“對不起對不起趙爺爺,我真不知道你有這病……”江思思還想說些道歉的話,老趙卻大方地擺擺手,“沒關系的,思思,這不怪你,你今天才來,只怪我自己沒來得及跟你說清楚。

  ”聽到這話,江思思心里更加不好意思了。

  明明趙爺爺對自己這么照顧,還給自己留宿,結果自己居然沒發現趙爺爺的求救,她很愧疚。

  “思思啊,你會 心臟復蘇嗎?我下次犯病的時候,你幫我做心臟復蘇就好。

  ”老趙突然問道。

  江思思赧然的搖搖頭,但她隨后就表示,“不過我可以去學。

  ”老趙等的就是這個,心里頓時樂開了花。

  “那就我來教你吧。

  我先把你當病人給你示范一次,等下次我犯病的時候,你按照我的示范來做就行了,可以嗎?”老趙詢問道。

  “好!”江思思想著這是救人的事,也沒多想,直接點頭答應了。

  隨后,老趙就招呼著江思思躺在自己的床上。

  “你躺在床上,仔細看我手的姿勢,然后用身體去感受我的力量大小。

  心臟復蘇時按壓的力量太大不行,太小也不行,你得仔細感受。

  ”聽說要躺在床上,又看到老趙雙手重疊后十指交扣的動作,江思思想起了電視劇中的情景。

  那些施救者就是這種手勢,然后按壓在病人的胸口。

  想到稍后老趙要把手按在那兒,江思思那張精致的臉蛋兒一下子就變得通紅。

  她有些難為情,畢竟那么敏感的地方,跟老趙也是頭一次見面,她想拒絕。

  可是一想起剛才老趙發病的狀況,想起因為自己的緣故差點害死老趙,她又很愧疚。

  在羞澀與愧疚的糾結中,心地善良的她終究選擇了后者。

  躺在大床上,江思思深吸了口氣,又看了眼自己高聳的身前,最終羞羞的閉上了眼睛。

  她勸慰著自己,這是為了能學會急救的本事,是為了以后能報答趙爺爺對自己的照顧……看著躺在大床上美眸緊閉的江思思,老趙眼神中透露出了猥瑣的貪婪。

  他雙手撐著身子爬上床,騎坐在了江思思那雙修長的美腿上。

  看得出來江思思有些緊張,緊閉的雙眸帶動著睫毛不停顫動,可就是不敢睜開眼睛。

  見她這樣,老趙更興奮了,彎下腰,低頭垂到了江思思胸前。

  江思思只穿著一條單薄的體恤,里面又沒穿內衣,所以近距離的老趙一眼就看透了。

  好過癮吶,即便是躺著的姿態,那兒也特別的挺,隨江思思緊張急促的嬌息而一顫一顫的,如同在招手誘惑。

  老趙被刺激到不行,低下頭在那兒深深的嗅了一口。

  很香,有香皂的熟悉味道,更有一種女性的芬芳。

  貪婪的吞了口唾沫,老趙這才朝著江思思前面伸出了手……當手掌成功按壓在江思思身前的傲嬌上后,溫熱和充滿彈性的感覺充盈著老趙的掌心。

  尤其是那飽滿的最頂端,更是有些發燙似的,讓他手感特別的強烈,大受刺激。

  原本老趙還準備一下下的按壓,可真的觸碰到江思思那里,他變卦了,忍不住心頭的沖動,拿手掌開始在按壓中 搓弄

  為了給自己找個借口,他還解釋說:“醫生說這樣按壓中的揉動,能激活心脈。

  ”心脈是個啥,老趙自己都不知道,畢竟他連心跳驟停的毛病都是虛構的。

  可江思思不知道,她只感覺到有雙強而有力的大手,一下子就按到了她那里。

  特別的用力,都快給按爆了。

  而且那雙手還在搓弄,搓的她心里火燒火燎的,未經人事的她第一次被男人接觸那兒,有種恐懼感,但其中隱隱還夾雜著興奮的期待。

  她懼怕這種念頭,想要讓老趙把手拿開。

  可是當老趙給出她聽不懂但好像很合理的解釋后,她又不好意思開口了。

  這是治病救人,自己怎么能往那種事情上去想呢?只是……老趙搓弄的真的很用力,而且讓她那兒特別的舒服。

  今天被老趙碰到了那里,尤其是那么強而有力的溫熱大手,讓她忍不住的有些興奮。

  盡管她知道出現這種念頭很羞人,可是她真的忍不住。

  尤其是當老趙順時針的動作突然轉換成逆時針時,一下子就搓弄到最上面了。

  那一下,她就跟被揪了一把似的,舒服的要死要活,本能的發出醉人的嚶嚀,壓都壓不住!老趙突然聽到這迷死個人的動靜,當時都差點哆嗦了出來。

  他已經很多年沒聽過真人發出這旖旎的動靜了。

  而且從這動靜中他能判斷出來,江思思肯定也特別需要那事,否則絕不至于只搓弄幾把,就發出這么迷人的動靜來。

  老趙激動了,有些失去理智,探頭湊向了江思思那張粉潤的 小嘴兒

  可就在即將觸碰到那張性感小嘴兒時,江思思睜開了眼睛!這突然間的舉動,讓老趙嚇一跳,直給愣住了。

  江思思也是嚇的一哆嗦。

  她原本是羞于剛才的嚶嚀,想睜開眼和老趙解釋,哪成想,一睜眼睛竟然見到老趙就趴在身前,更(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是把嘴湊上來了!江思思大為羞急,“趙爺爺,你想干什么?你怎么可以這樣!”老趙趕緊解釋道:“人工呼吸啊,做心臟復蘇都要配合人工呼吸。

  電視上也演過的,我以為你在電視劇上看到過,所以就沒解釋……”江思思微愣,不自禁的回想起電視劇中鏡頭,好像還真是這樣。

  可是、可是,要和老趙親嘴兒,這、這……這很尷尬啊!正在糾結的時候,老趙問道:“那你會人工呼吸嗎?會的話我就不用做了。

  ”江思思哪會這個啊,以前光看到電視上親嘴兒了,怎么個親法她根本不知道!當她表示自己不會后,在心里說服了自己接受老趙的‘教學’,重新閉上了眼睛。

  看著江思思一副任君采擷的模樣,老趙感覺全身的血液都開始沸騰了,恨不得馬上把江思思給就地解決了。

  但是他知道不能操之過急,江思思遲早會是他的人,跑都不跑不掉,現在先來品嘗一下那張小嘴的味道,伸進去“刺溜”幾下,肯定爽極了。

  老趙重新低下頭,朝著江思思那張性感的小嘴兒湊了過去。

  距離越近,他看的越清楚,小嘴唇很粉嫩,鮮亮的誘人。

  而且因為江思思緊張的緣故,小嘴兒還時不時的微動幾下,更加充滿誘惑。

  老趙再也忍不住了,嘴巴直接湊了上去。

  觸碰到江思思嘴唇的時候,老趙感覺有點冰,他輕輕的嘬了一口,好軟,還有點甘甜,感覺特別舒服。

  只是江思思好像很緊張,嘴唇緊緊的閉著,老趙想品嘗更多,想得到更多的時候,結果發現她的牙齒咬的死死的。

  這下老趙也沒辦法了,只能親著她又軟又性感的嘴唇。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