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 做愛



“好!我答應你!”我想都沒想就點頭答應了,然后我問道:“那你告訴我,要怎么搞定這個 孫艷珍?”見我答應了, 蘇柔開心的笑了, 說道:“要搞定這個孫艷珍也不難,聽說孫艷珍平時沒什么愛好,就喜歡年輕的小伙子,剛才我已經觀察了你的 身體,正好符合孫艷珍的口味,只要你能在床上把孫艷珍伺候好了,招標項目就還是咱們的。

  ”“什么???”聽到蘇柔這話,我如遭雷劈,這特么的叫什么辦法?居然是叫我出賣身體?哪有做老婆的讓自己的老公去出賣身體的,這不是在侮辱我的尊嚴嗎?一時間,我十分氣憤,沒好氣的說道:“蘇柔,你這是什么意思?你想讓我出賣身體,去伺候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女人?”蘇柔 笑著說道:“別激動別激動,孫艷珍雖然五十多歲了,但是保養的很好,風韻猶存,你們男人不就喜歡這樣有成熟風韻的女人嗎?”“不行!”我立刻就拒絕道:“我堂堂七尺男兒,讓我用身體幫你的公司換取利益,我才不做那種事呢!”蘇柔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那好吧,我也不強求你去做,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只能還按照我原來的計劃, 去找張哥幫忙了,反正這個投標項目我不能放棄!”“蘇柔,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我有些著急的問道。

  “沒有!”蘇柔一口咬定,直接說道:“我非常了解這兩個人,他們沒有別的什么欲望,唯獨有肉體上的渴望,而這也正是我們的長處,我的美貌和你的身體,都是我們制勝的關鍵,所以,要不就你去,要不就我去。

  ”“可是……”此刻我的內心非常糾結。

  我不想讓自己的老婆被別的男人上,可我也不想出賣自己的身體啊,這種糾結讓我的內心承受著巨大的折磨。

  我在蘇柔面前來回踱步,思前想后,最終我還是決定我去吧,不管怎么樣,我都不想讓我的老婆被別的男人糟蹋。

  所以我只能出賣自己的身體了:“好!蘇柔,讓我去吧,你把孫艷珍的電話給我,我現在就給她打電話!”看到我答應了,蘇柔滿意的笑了笑,說道:“很好, 李超,你終于讓我刮目相看了,不過你現在還不能給她打電話。

  ”“那要什么時候?”我問道。

  “不管什么時候都不能打,那樣目的性就太明顯了,至于怎么讓你跟孫艷珍發生交集,我另有安排。

  ”蘇柔說道。

  “那你快說說怎么安排?”我好奇的問道。

  蘇柔笑了笑說道:“其實也很簡單,孫艷珍經常去市中心的不夜城會所消遣,正好我在那個會所里有朋友,我會托朋友把你安排進會所里當一陣男公關,這樣才不會引起孫艷珍的疑心。

  ”“什么?”我驚訝的睜大了眼睛:“你是說……讓我去當鴨子?”“別說的那么難聽,是男公關。

  ”蘇柔糾正道。

  “那不還是一樣?”我郁悶。

  蘇柔有些不耐煩了,說道:“算了,隨你怎么理解吧,到底做不做,你給個痛快話!”這下再次讓我陷入了矛盾與糾結中,我是答應了把身體出賣給孫艷珍,可那也只是孫艷珍一個女人,要是當了鴨子就不一樣了,搞不好一天就會被好幾個臟女人給吃掉。

  當鴨子,這簡直就是有辱門楣的事情,就算死了,也無顏面對祖先啊!“李超,你還是不是個男人?能不能別這么磨磨唧唧的?剛才你可是答應我了,現在想反悔了?”見我猶豫,蘇柔沒好氣的說道。

  被她這么一說,我當下就是心一橫,一咬牙說道:“行!我做!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在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一直盯著她胸前的高傲,然后視線又向下滑,停留在她雪白的大腿上,還不自覺的咽了一口口水。

  發現了我色瞇瞇的目光,蘇柔也猜出來個大概,忽然就笑著問道:“你想上我?”“嗯。

  ”我目光發呆,點點頭。

  然后,就看到蘇柔忽然抬起來一只雪白嬌嫩的小腳, 在我兩腿間鼓起來的小蒙古包上蹭了蹭,風情萬種的笑著說道:“放心,只要你幫我拿下了這個項目,我就會給你一些獎勵的。

  ”蘇柔的小腳,雪白嬌嫩,柔弱無骨,涂著紅色的指甲油,觸碰到我的那一刻,我直感覺像是觸電一般,整個人都都是酥酥麻麻的。

  我還沒回過神來呢,蘇柔忽然就花枝亂顫的笑起來,說道:“李超,想得到我的獎勵并不難,不過你要先幫我把這個項目拿下,在此之前你要是敢動什么歪心思,我就立刻去找張哥幫忙。

  ”蘇柔這話,似乎是在安撫我,不過我卻聽到了威脅的味道,她的意思是我必須乖乖的幫她把項目拿下來,要不然她就繼續去找張哥,給我戴綠帽子。

  “別別別。

  ”怕她真去找張哥,我趕緊說道:“我答應你就是了,你也必須答應我,不能再去找張哥。

  ”蘇柔笑了笑說道:“不想讓我去找張哥,那就看你的表現了。

  ”蘇柔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只有我通過孫艷珍幫她把項目拿下來,她才不會去找張哥。

  第二天上午,蘇柔沒有去上班,吃過早餐后就開著車帶我去了不夜城會所。

  有個三十多歲的嫵媚女人在辦公室里接待了我們。

  蘇柔似乎和這個嫵媚女人有些交情,一見面兩個人先是一陣熱聊,而我就在一旁等著,我發現這個嫵媚女人的眼睛時不時的往我這邊瞟,似乎目光中還帶著一種貪婪。

  蘇柔和嫵媚女人一陣熱聊后,然后蘇柔才給我介紹道:“李超,這位是我的好朋友,你喊 紅姐就行了,她專門帶會所里新來的男公關,從今往后你要聽紅姐的話,懂了嗎?”紅姐的眼睛一直盯著我,彎彎的眼角瞇著,好像是餓狼發現了食物似的,我還沒有說話,紅姐就捏了捏我的臉蛋:“這小鮮肉真水嫩,絕對是個搶手貨。

  ”我被弄的滿臉通紅,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蘇柔卻是笑著說道:“紅姐,你這話說對了,他可還是個處男呢。

  ”“什么?這年頭還有處男?”紅姐有些驚訝,眼中更是釋放出熾熱的光芒,風情萬種的笑著:“原來你不光是小鮮肉,還是唐僧肉啊,今晚紅姐就先吃一口嘗嘗,嘿嘿。

  ”蘇柔卻有些不滿的說道:“紅姐,你說的什么話?這次可不能便宜了你,剛才我已經告訴你了,他的第一次是要留給我一個大客戶的。

  ”雖然我沒有仔細聽剛才蘇柔和紅姐的聊天內容,但現在一聽蘇柔這話,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蘇柔跟紅姐交代好了,要讓我把第一次留給孫艷珍。

  紅姐笑著拍了拍蘇柔的肩膀,說道:“放心吧,我答應你就是了,只不過看到唐僧肉心里癢癢而已。

  ”然后,蘇柔又對我囑咐了幾句要聽話之類的,然后就離開了。

  看到蘇柔的背影走出辦公室,我終于明白了,從現在起,我就正式的成為了不夜城會所的一名男公關。

  送走了蘇柔,紅姐上來就抱住了我的胳膊,風情萬種的笑著說道:“李超,既然你是蘇柔介紹過來的,那紅姐一定會好好疼你的。

  ”一邊說著,紅姐還一邊把玉手貼到了我下面,抓了一把。

  “咯咯咯,還挺大的。

  ”紅姐滿意的笑著。

  而我,被紅姐這么一抓,嚇了一跳,渾身都是一哆嗦,雙臉更是發燙起來。

  看到我窘迫的樣子,紅姐更是放肆的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果然是個雛,紅姐就喜歡你這樣的,走,紅姐先給你做個上崗培訓。

  ”說這話的時候,紅姐還用自己豐碩的胸脯撞了撞我的胳膊,讓我感覺到了巨大的彈性,那肉感真不錯。

  紅姐不僅是胸部豐滿,人也長得很漂亮,五官很精致,尤其是一雙桃花眼能把男人的魂給勾出來,簡直比電影里的妖精還要迷人。

  然后,紅姐就拉著我進了辦公室的隔間里。

  這個隔間里很狹窄,沒有窗戶,常年見不到陽光,還有一股潮霉的味道,還能隱隱聞到一股糜爛的味道,看來每次有新的男公關來,紅姐都是在這間隔間里進行培訓的。

  把燈打開以后,我看到隔間里只有一張凳子,一張床而已,有點像日本小電影里的場景。

  “來,李超,別害羞,把你的衣服脫了吧。

  ”鎖好門以后,紅姐笑著說道。

  “這個……紅姐,我……”我有些窘迫,本身我的性格就比較靦腆,讓我在陌生女性面前脫衣服,我有些放不開。

  見到我窘迫的樣子,紅姐又是笑了笑。

  “別緊張,在這里工作總要過這一關的,不過看在你是處男的份上,姐姐先給你做個示范。

  ”紅姐一邊說話,一邊嫵媚的笑著,像是得到了一件寶貝似的,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縫,然后她就把自己的襯衫和短裙脫掉了。

  現在,紅姐的身上只剩下一些布料遮住關鍵的部位,大片的雪白露了出來。

  看到這樣的情景,我頓時就撐起了小蒙古包。

  “別害羞嘛。

  ”紅姐笑著向我走進,然后抓起我的手,用嘴含住了我的手指,不停的吮吸(啊啊……)著,柔滑的舌頭也在我的手指上繞老繞去,絲絲癢癢的,讓我感覺都快要爆發了。

  吮吸了一會,紅姐忽然在我胸前推了一把,我沒有防備,身體向后一倒就坐在了床上。

  看到我窘迫的樣子,紅姐咯咯直樂,然后張開雙腿騎在了我的身上,柔軟豐滿的屁股壓在我的腿上,彈性十足……然后,紅姐的手就在我胸前劃拉,嫵媚的笑著說道:“來,接下來,姐姐幫你脫衣服……”一邊說著,紅姐就開始解我襯衣上的扣子。

  被一個陌生女人脫衣服,雖然刺激,但也很難為情。

  我有些害羞,趕緊就按住了紅姐的手,說道:“紅姐,我……我自己來就好。

  ”紅姐嘿嘿直樂,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別害羞嘛,姐姐都好久沒有見過你這樣的純情小處男了,還是姐姐幫你脫吧。

  ”我還沒反應過來呢,紅姐就上手了。

  “哇!還有胸肌呢,嘿嘿。

  ”紅姐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雙眼釋放出火熱的光芒。

  此刻我已經懵逼了,都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了,有一種獵物掉進陷阱,被獵人生吞活剝的感覺。

  紅姐也變的野性起來,從她的目光中,我感到了深深的恐懼,感覺她像是要吃了我似的。

  在她野性的動作中,我很快就身無一絲衣物了。

  不過,紅姐卻露出一絲落寞的表情,略顯無奈的嘆氣道:“唉!可惜了,蘇柔讓我把你的第一次留給大客戶。

  ”“唔……”看著紅姐落寞的表情,我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不過嘛……”紅姐忽然又眼睛一亮,笑著說道:“雖然要留著你的第一次,不過咱們還可以換一種方式。

  ”“換什么方式?”我疑惑的問道。

  “別著急,很快你就知道了。

  ”紅姐眉眼帶笑的說道。

  我還沒反應過來呢,就看到紅姐趴在了我的腿上,這一刻,我感覺自己被濕潤溫熱的感覺包裹住了……我還是處男,哪里能經受的住這個?一時沒忍住直接就爆發了……我整個人有些懵逼,甚至可以說是意猶未盡,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紅姐把嘴里的吐到了垃圾桶里,又抽了幾張紙,把自己的嘴角擦干凈。

  我以為紅姐會生氣呢,一時間有些緊張,誰知道紅姐絲毫沒有生氣,反而似乎是對我愛不釋手,撲上來摟緊了我的脖子,把嘴貼在我的耳邊說著話。

  “李超,姐姐真是太喜歡你了,喜歡姐姐嗎?”紅姐的聲音有些意亂情迷,嘴里香噴噴的熱氣吹在我的耳朵里,撩的我似乎又有些反應。

  不過,紅姐卻是有些失落,我能看得出來,她很喜歡我,但是因為蘇柔告訴她了,我的第一次要留著,所以紅姐也不敢跟我進一步發展。

  紅姐意猶未盡的從我身上下去,然后就在我對面的椅子上坐下了,我們兩個人就這么坦誠相待,雖然我剛才已經弄到她嘴里了,但此刻這么面對面坐著,我還是有些害羞。

  看到我害羞的樣子,紅姐又是笑著說道:“李超,你真的是太純情了,在我們這里,越是純情就越討客戶喜歡,尤其是有錢的富婆,就喜歡你這種原汁原味的。

  ”   導語:近期,有位 律師微博爆料稱自己的朋友與一位叫袁立(莉)的演員結婚,惹來網友和媒體的熱烈討論和猜測。

    相關專題:傳袁莉閃嫁 外籍律師 閃婚靠譜嗎?袁莉  袁莉微博回應“閃嫁”傳言  袁莉(微博)與外籍 男友結婚的消息傳出后,大家紛紛猜測袁莉與一位外籍80后律師男友的 婚事是真是假,但目前真相仍未浮出水面。

  12月3日,袁莉在 微博上發布消息稱“自己的事情自己會說”,并嗆聲稱該律師“大嘴巴”。

  引來更多網友熱議……袁莉微博回應“閃婚”  據了解,袁莉近期還在微博中透露,近日繁忙,關于婚事及感情問題,將在自己忙完拍戲之后告知大家。

  不知到時會給大家帶來什么樣的驚喜。

  袁莉微博稱自己“感情沒那么豐富”  袁莉 婚史一直成謎  袁莉在微博上之所以對自己的婚史較為介意,是因為她的婚史一直成謎。

  袁莉2005年被邀出演電視劇《大校的女兒》的女主角時,與劇中的男二號新人 趙嶺因戲結緣。

  2005年9月,袁莉與趙嶺即步入了殿堂。

  然而這段婚姻并沒有持續很長時間就和平分手。

  分手的原因據傳是袁莉特別不滿趙嶺酗酒,不過這一說法被趙嶺斷然否認。

  有傳真實原因是袁莉曾與另外一名男子有過短暫婚史并生有一個孩子,趙嶺發現袁莉隱瞞這一切,于是選擇離婚。

    不過對于自己的婚史,袁莉本人曾經予以(大炕上性經歷)否認,在《婚姻保衛戰》的發布會上,袁莉聲稱自己沒有結過婚,只是試婚過一次,而且用她的話說是“慘敗”。

  盡管如此,袁莉并沒有放棄對婚姻的向往,她也曾表示自己很想結婚,恨不得馬上就結婚。

  這次傳出和外國小男友閃婚,不知道是不是袁莉恨嫁心切的表現。

  疑似袁莉與外籍老公的合照  袁莉“老公”身份曝光:任 布什弟弟公司CEO  據中國娛樂網報道,袁莉的這個外籍老公Blaine Grunewald來頭不小,他的中文名字叫林博文,是雷曼律師所的律師,也是美國前總統布什的弟弟NeilBush 和Edward Lehman開的雷曼布什公司的CEO。

  該公司是一個在中國領先的投資商務戰略公司,在海南、廈門、天津等地開展合作項目。

    據悉,林博文年輕有為,2001到2002年在加拿大卡爾加里MountRoyal College學商業,2003-2004年在東北師大學中文,2009年畢業于復旦法律系本科,是一位有學識、有魄力的80后。

    (部分文字來源:中國網、中國娛樂網)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