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b 724



  我的婚姻是閃電式的那種。

  我和老婆認識2個月就結婚了。

  在婚后,我在一個鄭州小型私人企業里做了包工頭。

   就在那時,我的小姨子也到我那工作了,就在那時我們之間關系也就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偶然一次,我不舒服住 到了醫院,恰好老婆回老家了,她在那里伺候 了我一個禮拜,我那時連床都下我了,她就在那幫我搽臉、洗腳,甚至我的身上她都幫我洗,我剛開始 不愿意叫她做。

    她開玩笑說:我姐不在你就把我當她好了。

    我說:怎么可以呢?你畢竟還沒有談朋友呢。

  我會感覺心里不安的啊。

     她說:我高興 怎么了,我就是愛這樣,我就是喜歡你怎么了  我當時就呆住了,這怎么可能呢?我畢竟是你姐夫啊。

  她那時是叫我哥的。

    她說:她現在還在恨她爸媽呢,為什么當時不把她介紹給我(我是別人介紹和我老婆認識后才結婚的)她就不顧我的感受,她的嘴唇就強對在了我的唇上,我當時真的害怕,害怕別人要是知道了我們的事什么辦啊。

  好在當時旁邊沒有外人在場。

   口述(護士情欲短篇小說強):那夜酒后, 處女小姨子誘奸了我  我結婚以后,老婆懷孕后就一直呆在家里,我那時在公司里住 的是兩室一廳,不上班的時候她就一直到我那里去,什么 事情都幫我料理了井井有條,有空的時候在一起聊聊天。

    那天禮拜六,我正在家里處理業務,她來了,她說:今天不開心,我問她怎么了,她什么也沒有說,抱住我就哭,我問她到底怎么了,她說:我岳父正在給她介紹對象,我說那不是很好嗎?可是她哭的更厲害了。

  她說:我誰也不要嫁,我就是喜歡你,難道我喜歡你是我的錯嗎?我對她講我們是不可能的了啊,在怎么說我是你的姐夫啊?她講就不,我情愿一輩子就陪你一人。

  我還能說什么呢?  她呆了一會就走了,可是過了一會她買了幾瓶酒回來了,說要我陪她喝酒,我說喝就喝吧。

  但是要少喝點,我晚上還有事。

  她當時答應了。

  可是,我也不知道糊里糊涂的喝了多少,自己怎么上的床都不知道。

    當我醒來的時候,卻發現小姨子和我都一絲不掛的睡在一起,身邊的床單上還 多了一片血,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我卻發現她躺在我身邊睡的是那么甜蜜。

  口述:那夜酒后,處女小姨子誘奸了我  就在這時她醒了,她說你不知道怎么回事是吧?好我現在就讓你知道,她爬到了我的身上,就在那自顧自的動了起來,真的我當時心里好亂,說心里話,自從上次在醫院里她對我說了那些話,我才仔細注意她。

  她卻實比我老婆漂亮多了,無論是身材還是面貌多要好的多。

    她現在這樣,我終于忍不住了,我的手握住了她的比我老婆要美的多的乳房,我們那一次竟然做了30多分種,那是我以前從來沒有的。

  就這樣她把她的第一次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給了我。

    后來她告訴我,她是故意把我灌醉的,不然的話怕你不愿意。

  哎,我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相關推薦:口述:和小姨子瘋狂激情后她懷上了我的孩子口述:我把性感小姨子緊緊地壓在身下小姨子性感火辣的身體害我差點出軌口述:小姨子晚上偷偷鉆進我的被窩 小區門口的兩名保安,雖然貌似看向別處,但眼角余光,卻一直瞟向葉慧慧,想必也被徹底吸引住了。

  “慧慧,你這是要去旅游?”老周問道。

  葉慧慧摘下了墨鏡,掛在了胸前:“不是,周 叔叔大偉今天要去省城培訓幾周,怕我自己在家害怕,就讓我來您這里借住幾天,周叔叔,真是打擾您了。

  ”她話里雖然帶著歉意,但話音卻一如既往的嫵媚。

  她回到家后,將昨晚的事情和張大偉說了一遍,兩人的意見一致,現在的阻礙,就在那個小保姆身上。

  在馬上就要引誘老周答應條件的當口,這個小保姆忽然出現,很可能是故意的,如果是她有心為之,那可就是個大麻煩。

  畢竟,這個小保姆一直住在老周家里,日夜廝守,還年輕漂亮,比葉慧慧有競爭力。

  兩人研究到最后,張大偉主動提議,要葉慧慧也像小保姆那般,與老周日夜廝守,即使不能勝出,也能阻止小保姆得手。

  老周聞聽葉慧慧的話,心里有些不樂意,剛想說話,卻聽見手機響了,是張大偉的電話。

  電話里,張大偉一口一個師傅,胡謅出許多困難來,比如租住的房子在二樓,壞人很容易撬窗進入,比如葉慧慧膽子小,很害怕獨自一人,讓老周幫幫忙,同意自己媳婦在他家暫住一陣。

  老周聽得有些煩躁,剛想不客氣的拒絕,忽然又想起昨晚葉慧慧向自己張口要房子的事情。

  既然想玩花活,自己那就陪他們玩玩。

  “好,你是我徒弟,這樣的小事,我當然要幫忙了,大偉,你放心去省城吧。

  ”老周痛快地答應道。

  葉慧慧聞言,心里大喜,待老周掛斷手機之后,便攬住了他的胳膊,嫵媚地道:“周叔叔,我和大偉以后還有好多事情要麻煩您,請多多幫忙,我們也會盡力報答您的。

  ”那柔嫩肌膚傳來的溫熱氣息,讓老周心里一陣發癢,不由得伸過了手去,拍了拍葉慧慧的渾圓的后面,笑道:“好說,好說。

  ”葉慧慧更來勁了,胸前緊緊貼著老周的胳膊,耳語道:“周叔叔,這天氣真熱,我想趕緊到你家洗個澡。

  ”老周會意,加快了步伐,和葉慧慧向小區里走去。

  門口的那兩個保安,看見這一幕,都有點發呆,他們都認識老周,心里不禁暗暗羨慕,這么大歲數了,還有美女投懷送抱,人活到這份上,也就值了。

  到了家之后,葉慧慧將包一放,便拉著老周坐在了沙發上,靠的很近,用近乎撒嬌的語氣 說道:“周叔叔,我昨晚說的事情,你考慮過了沒有。

  ”老周心里冷笑,但臉上還是笑嘻嘻:“你昨晚說什么事情了?我光想著你做的事情了……”葉慧慧暗道一聲老狐貍,但表面上,卻笑的更加嫵媚了,然后起身坐在側坐在老周的腿上,拿起桌上的桔子,一邊剝著,一邊說道:“周叔叔,大偉那方面不行,我很寂寞,老早就想找你了,我什么都可以給你,但你也得為我以后的生活打算一下吧。

  ”“大偉是你老公,我替你打算,是不是屬于越俎代庖了?”老周一手摸著葉慧慧那光滑的大腿,一邊說道。

  “我和他早晚要離婚的,沒房沒能力,而且還有暗疾,我和他肯定不能過長遠,周叔叔,你只要給我個承諾,我會陪你度過晚年,讓你歡愉無比。

  ”葉慧慧塞了一瓣橘子到老周嘴里,然后說道。

  老周心里冷笑,葉慧慧這話是哄小孩呢,這兩口子要是沒有商量好,張大偉會能讓這么一位漂亮的媳婦住到自己這里來,還一個勁的提供方便?“那等你和大偉離婚再說吧,現在談這個有點為時過早,我們還是及時行樂比較合適。

  ”老周一邊說著,手已經摸到了葉慧慧的短褲邊緣。

  葉慧慧先將一瓣橘子放在舌尖,然后雙手摟住了老周的脖子,嘴對嘴的將桔子送了進去,然后嬌笑道:“周叔叔,你要是給我承諾了,我自然會和大偉離婚,你覺得我會因為那種廢物,與你反悔嗎?”老周就覺得那桔子的香味和葉慧慧的舌尖微甜的味道一塊傳來,登時身體熱了起來,將葉慧慧一把抱了起來,然后道:“慧慧,將這件事情放放,我們先去洗澡。

  ”葉慧慧被抱起來后,雙腿上下抖動,格格笑道:“周叔叔,你不要這么急嘛,咱們先談正事……”“現在是孤男寡女,什么是正事,你應該明白的。

  ”老周一邊抱著她走向浴室,一邊說道。

  葉慧慧心里得意起來,這個老頭,終究沒法拒絕自己的誘惑。

  到了浴室里,葉慧慧表面上故作抗拒,但實際上卻在順水推舟,及至老周將他的吊帶衫脫掉,露出淺色文胸的時候,才又說道:“周叔叔,我什么都能依你,但你給我承諾。

  ”老周將葉慧慧的手,拉到了下面,按在了自己的腿間,說道:“你只要伺候好我,什么事情都好說。

  ”葉慧慧知道,又陷入了雞生蛋和蛋生雞的循環中去了,繼續這樣下去,不會又任何結果,便眼珠一轉,又說道:“周叔叔,你看我和大偉也沒有孩子,只要你給我承諾,我愿意為你生孩子,將下半身全部托付給你。

  ”老周聽到這話,心里登時有些活動了,要是這個女人能給自己生個孩子,那倒是個求之不得的事情。

  不過,即使這樣,也不能先松口。

  他腦中琢磨了一陣,忽然有了主意,問道:“慧慧,孩子可不是想生就能生的,你和大偉檢查過沒有,到底是誰有病。

  ”“這不用檢查,我這身體,像是有病的人嗎?”葉慧慧轉了一下身子,然后說道。

  “雖然這樣說,但還是確認一下比較好,慧慧,不如讓我來幫你檢查一下,從經絡和元氣上,就能看出生育有沒有問題。

  ”葉慧慧聞言,以為中醫的那些檢查方法,無外乎切脈和看舌苔之類的,便點點頭答應了。

  誰知,她剛一松口,老周已經將手伸到了她的小腹上,一股熱流傳來,讓她身體一陣酥麻。

  “啊,周叔叔,你這是什么檢查方法?”葉慧慧有些覺出不對勁來了。

  “這里是女人最重要的部位,我需要探查一下經絡和元氣。

  ”老周說著,將手又向下伸了出去。

  及至到了臍下三寸的地方,老周手上已經加了力度,葉慧慧就感覺一股熱流襲入小腹,那種舒服的感覺,不禁讓她哼了一聲。

  “周,周叔叔,怨不得人家都說你是名醫,這,這推拿 手法,也簡直太棒了。

  ”葉慧慧胸前開始起伏不定,氣息也急促了起來。

  老周心里暗暗得意,這個小娘們還想跟自己耍花活,先讓她吃點虧再說。

  不過,葉慧慧明顯比溫 晚晚能堅持的住,在老周手繼續向下游走的時候,已經開始掙扎了。

  “周,周叔叔,你還沒說房子的事情呢,啊……等等,周叔叔,你別這樣著急……”老周一聽,登時來勁了,另一只手向上移去,兩處用力,登時讓葉慧慧身體發軟。

  “慧慧,你不是說,想給我生孩子么,那么,今天就開始第一步吧。

  ”老周說道。

  葉慧慧已經思緒不清,哪里還能抗拒:“周,周叔叔,那你一定好好待我,不要騙,騙我……”“我不會騙(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你的。

  ”老周一見火候已到,立馬便要去褪短褲。

  但就在這時,忽然門鈴響了,老周立馬醒悟了過來,肯定是 劉芳回來了。

  他立即放開葉慧慧,稍微平靜了一下,便去開門。

  葉慧慧喘息良久,身上這才恢復了力氣,心里一陣后怕,這老頭的手法簡直太厲害了,自己差點讓他直接搞上手,若是那樣的話,自己的計劃,可要落空了。

  她轉而又一想,要是自己老公能學到這種手法,那豈不是能發大財?等她走出浴室,看見換了一身高檔裙裝的劉芳,猜到是老周出的血,心里的緊迫感,又加重了幾分。

  ……第二天上午九點,會所的客戶經理小張,按照溫晚晚的吩咐,前來接老周兩人前去上班。

  到了位于本市一處著名的高檔商務區,就看見了占據了兩層樓,裝修豪華的名媛會所。

  溫晚晚已經等在了會所門口,親自將老周迎下車,然后請到了新布置好的舒體館。

  “周老,這里本來是女子健身部,我從昨天下午命人改造成了舒體館,以后就由您全權負責。

  ”溫晚晚介紹道。

  老周看了一下,有自己的辦公室,有更衣間,還有單獨的門臉,一切都符合自己的預期。

  等介紹完了情況,溫晚晚又低聲道:“周老,下午有位身份特殊的女士前來見您,我安排您與她單獨見一下面,別讓其他人看見,就連您的秘書,也要支開一下。

  ”老周有些疑惑:“這么特殊?難道是某位大領導的親屬?”“您先別著急問,等她來了,您便知道了。

  ”溫晚晚低聲道。

  老周點點頭,自己既然已經接受了聘任,那一切就得聽東家的。

  等溫晚晚走后,劉芳略顯興奮地道:“周爺爺,你看這個會所真豪華啊,來到顧客,肯定都是有錢人,能在這里工作,簡直太好了。

  ”頓了一頓,她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周爺爺,你能教我一點推拿的手法嗎,那樣的話,你忙不過來的時候,我也能搭把手,要不然,我整天什么也不敢,干拿工資,心里有些過意不去啊。

  ”老周一時半會也無法向劉芳解釋明白,自己的這推拿術,可不單單是手法那么簡單,而是需要一種特殊的力量,一般人根本沒法練出來。

  他本想拒絕,但一想到,萬一有些顧客,只需要松弛肌肉這種輕度服務,劉芳還真能幫上忙。

  “好,那我就教你點入門的手法。

  ”老周點頭道。

  劉芳喜出望外,興奮的臉都有點發紅,隨著老周走進了里間,按照吩咐,站在 鏡子前。

  她今天穿的是溫晚晚讓小張捎過去的會所制服,是一套玫紅色的斜扣短袖上裝和緊身裙,腳下也按照要求,換上了高跟鞋,頗有干練利落的感覺。

  老周先是簡單介紹了一下幾處重要的經絡部位,讓劉芳記住,然后道:“芳芳,你現在躺到床上去,看著鏡子,要注意我手上的動作,也要記住自己的感受。

  ”劉芳趕緊躺上了床,按照老周的吩咐,將上裝的口子解開,然后開始盯著鏡子。

  經過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劉芳已經對在老周面前寬衣這樣的事情,沒有了緊張感,更何況,現在是為了學習推拿術,所以,她很自然的便將扣子解開,然后看向鏡子。

  老周將那短袖制服打開,看見劉芳穿的正是自己昨天給買的那件Eres內衣,由于沒有鋼圈的支撐,完美的貼合了劉芳那自然的曲線,顯得十分誘人。

  “這里是天突穴,如果顧客感覺脖頸酸麻,你便可以按住這里,輕輕向上推,注意頻率,盡量與顧客的呼吸頻率相符合,然后這邊是璇璣穴,對應人體的胸前肌肉,這下面是華蓋穴,還有紫宮,玉堂穴……”老周用手指輕輕按在劉芳胸前,一一介紹道。

  隨即,他又將手指伸進內衣里,按在中間凹陷處:“這是膻中穴,由于我們接待的都是女顧客,這個穴位就很重要了,上身的推拿,一定要以這個位置為主。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