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teen porn



高揚雖然看到陳 秀琴的身子心里很激動,但是他到現在還是沒有弄清楚這 女人到底是哪里不舒服,這個問題要是搞不清楚,他這心里根本沒底(豁達大度)。

    陳秀琴一聽,面露難色,語氣竟然有了一絲絲哀求的意思,“ 小揚,嬸子也想站起來啊,但是一動身子那地兒就疼的很,你還是想想辦法趕緊給嬸子弄出來吧?”  聽陳秀琴這么一說,高揚抓住了幾個關鍵詞,那地兒,疼,弄出來。

    高揚雖然 身體孱弱,但是腦子卻是很好使,從這三個關鍵詞里他很快就找到了一絲線索。

    難道說琴 嬸兒把什么東西弄進去了?   想到這里,高揚低頭看了一眼,但是因為之前琴嬸兒用力抓著小被子,以至于他僅僅只是掀開了一角。

    “琴嬸兒,你放心,張 半仙都跟我說了,我肯定能幫你弄好。

  ”  高揚這話說完,陳秀琴又看了他一眼,然后兩只手這才緩緩松開,“小揚,雖然張半仙跟你說過了,但是有句話我還是要跟你重復一遍,這件事,你不要對任何人說,給我爛在肚子里,要不然的話……”  陳秀琴說著,眼神中露出一股子兇悍,仿佛一下子變成了平日里那個蠻橫霸道的 村文書老婆。

    高揚連忙點頭,陳秀琴的這句話讓他再度肯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這娘們估計是用什么東西自己搗鼓自己,然后弄在里面出不來了。

  那是半截已經被削了皮而且失去水分的老黃瓜,高揚一下子就明白了。

  “那小揚,你可悠著點……”陳秀琴一想到自己做出來的荒唐事,她這臉不由自主的就紅了。

  張半仙那個 老東西,騙老娘說城里人都用這玩意,好使得很,等小揚幫老娘弄出來,我回頭就要這老東西好看!雖然說已經經歷過人事,而且小孩都已經很大了,但是在一個陌生的男人面前,特別是自己的晚輩面前,陳秀琴臉頰滾燙,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這事兒她可不敢讓別人知道,這要是被村里人知道了,恐怕要笑話自己一輩子。

  高揚伸手捏住被子,緩緩的掀開,他強忍住內心的沖動,雖然說這不是他第一次看女人的身體,但是陳秀琴可是村文書的女人,是有身份的女人,看她的身體跟看自己表舅媽的身體,那感覺肯定不一樣。

  一想到這里,高揚立馬就有了反應。

  陳秀琴的個子不算高,最多也就一米六,但是因為嫁了個好老公,根本就不用下地干活,這皮膚不僅白皙還有光澤,村里那些村婦根本不能比。

  高揚越想,自己那地兒就越難受,好像要炸開了一樣。

  不過完全掀開被子之后,高揚有些傻了眼,只見陳秀琴用手捂著上面,而且下面還穿著一件黑色小褲,女人最有魅力的地方都被遮住了。

  你爺爺的,這是在逗我嗎?這不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嗎?心里雖然這么想,但是嘴上高揚可不敢讓陳秀琴把手拿開,但是他很快就有了更好的辦法。

  “琴嬸兒,你讓我幫忙,但是這隔著褲子咋弄,我看不見摸不著啊……”高揚本想讓陳秀琴先把小褲脫了,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這陳秀琴突然遞過來一塊黑布條。

  “小揚,把眼睛蒙上,快點,要不然等會兒我家那口子就回來了。

  ”“琴嬸兒,我怕蒙住眼睛誤事啊,我又看不見……”“咋那么多廢話呢,讓你蒙你趕緊蒙!”陳秀琴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面對突然臉色一變的陳秀琴,高揚只好乖乖蒙上了眼睛,但是他可沒有服軟。

  你爺爺的,要我幫忙還吆五喝六的,你給我等著!高揚一想起村文書這一家在村上都是飛揚跋扈的主,這心里不由的生出一股子為民除害的念頭,反正陳秀琴這事她也不敢傳出去,那我就好好陪她玩玩!蒙上眼睛之后,高揚眼前一片漆黑,他只感受到有一只柔軟的手抓住了自己,然后把自己的手帶了過去。

  “感覺到了沒?”耳邊傳來陳秀琴平淡的聲音。

  “沒有,琴嬸兒,要不然你讓我把……”高揚本來想說讓陳秀琴把蒙住自己眼睛的布條拿開,但是這話還沒有說完,手指就感覺到一股異樣。

  原來,這就是女人啊,真他媽的舒服!這要是……可不得舒服上天了?怪不得村里人都說,男人就算是死女人的肚皮上,也是值得的。

  越想,高揚越是恩按耐不住。

  感覺到了。

  高揚這時候感覺到一個東西,他知道肯定是那飽受折磨的老黃瓜。

  “就是這個,快弄出來……”陳秀琴也感受到身體那東西動了一下,不由的輕哼一聲。

  這一聲哼,讓猝不及防的高揚渾身一顫,他立馬又重復了剛剛的動作。

  就那么幾下子,陳秀琴身子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小揚,你干嘛?趕緊住手,別弄了……”陳秀琴哪里想到高揚這小子的心思那么壞,完全不管自己受得了受不了,就這么折騰。

  “琴嬸兒,咋了,是不是弄疼你了,我也看不見,對不住了。

  ”高揚此時雖然看不見,但是他用腦子去想也能想象現在陳秀琴那嬌羞的樣子,越是這樣想,他就越是激動,手上的幅度更是加大了幾分。

  高揚不知道他這是差點要了陳秀琴的親命。

  “啊!”陳秀琴終于忍不住,痛的叫出聲來。

  高揚來不及興奮,手就被陳秀琴死死的扣住了。

  就在這時候,門外頭響起了一陣敲門聲,“媽,你怎么了?”張秀秀的聲音讓在場的兩人都屏住了呼吸,陳秀琴刮了高揚一眼,然后把他的手甩開,這才對門外應了一聲,“媽沒事,一會兒就好了。

  ”應付完張秀秀之后,陳秀琴又把手伸下去。

  做完這些陳秀琴穿好衣服,然后把蒙在高揚眼睛上的布條取了下來。

  “你小子膽子大的很啊,居然敢玩老娘,說,是不是張半仙讓你這么做的!”看著此時臉色陰沉的陳秀琴,高揚當即就蒙了,他沒有想到這女人臉色居然變得這么快,剛剛還舒服的直哼哼現在卻突然倒打一耙。

  “琴嬸兒,你說什么?剛剛,我可是按照你的意思去辦的。

  ”高揚雖然裝出一副很無辜而且很懼怕陳秀琴的樣子,但是心里面倒是暗爽,我就是膽子大,怎么了,只能讓你們在村上吆五喝六,難道就不能讓小爺我也舒服舒服?雖然懼怕陳秀琴,但是這種 事情,他吃定陳秀琴不敢說,所以膽子也就大了起來。

  在他表舅陳建民的眼里,甚至于在所有村民的眼里,高揚就是那種誰都可以欺負的主,但是沒有人知道,其實在高揚的心里,其實也是隱藏著一股血性。

  而這種血性,即使面對村里最蠻橫的陳秀琴,他也要爆發出來。

  陳秀琴在村上那是蠻橫慣了,還沒有人敢在她身上占過便宜,這高揚是第一個,而且還是一個占了便宜還賣乖的主。

  這種事情,以陳秀琴的性子根本不可能忍,她一把揪住了高揚的耳朵,然后提起來就要去找張半仙問問,給自己找這么一個瘦竹竿過來,是不是存心想氣自己。

  高揚也沒有想到陳秀琴真的就動手了,但是陳秀琴畢竟是個女人,力氣有限,高揚一下子就掙脫開了。

  “反了你了……”陳秀琴沒有想到高揚居然還敢還手,剛想發作,突然視線就停在了高揚的那地兒。

  高揚洗的發白的短褲,此時好似一座山一樣,顯得尤為壯觀。

   那夜,我失眠了,想著她那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情不自禁的把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獻給了她,當然是用手解決的。

   后來發生了一件無法預料的事情,讓我不可自拔的愛上了她,愛的不僅是她的絕美容顏,更加愛她的溫柔善良。

   兩個月前,父親為了給我掙大學學費,沒日沒夜的在工地上苦干,卻因意外被砸斷了雙腿。

   因為醫藥費的事情,把親戚朋友求了個遍,得到的卻是一個又一個冷漠的嘴臉。

   就在我走投無路時候,李素送來了三萬塊錢,加上工地的賠償款,父親的醫藥費才算是有了著落。

   父親臥床不起,而母親需要時刻照顧著,家里又沒有其他經濟來源,深思熟慮之后,我決定跟著她前往蘇州打工。

   我上班的地方叫鴻泰服裝廠,李素是 工廠褲子部其中的一個部門主管。

   我的工作就是把褲子部生產完成的褲子拉到倉庫中,雖說風吹日曬十分辛苦,但是比較自由,工資相對來說也高一些。

   算算日子,在廠子里上班也有一個月了,每天能和李素一起上下班,還能住在一起,我很知足,雖然說我這輩子和她是沒有什么可能了,但就這樣默默的能看著她也挺好。

   叮鈴~~叮鈴。

   下班的鈴聲把我從回憶中拉了回來,搖了搖頭,告誡自己別在胡思亂想。

   在廠房里四處張望,沒有看到李素的身影,想著她應該是在辦公室,跟著大部隊出了廠房,我就走到門崗處等待著她。

   嫂子怎么還沒有出來呢,難道還在忙? 看了看手機,下晚班已經十多分鐘了,心中有了些不好的預感。

   掏出手機給李素打過去電話,系統提示說手機已經關機,我心里一驚! 會不會是 馬健那個王八蛋又欺負嫂子了? 馬健是工廠里的副廠長,這禿頂的老東西對李素是垂涎已久。

   前幾天上班期間,我無意中他在樓道里對李素動手動腳。

   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李素雖然極力反抗,卻不敢大聲呼救。

   怒火燃燒 的我沖上前去要收拾馬健那個王八蛋,但是被李素給攔住了,最終在她的哀求下,不得已打消了報警的念頭,也為了李素的名聲,那件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

   難道馬健又騷擾李素了? 心中焦急的我朝著二層小樓而去,里面都是些工廠里的高管辦公的地方,既然李素沒有在廠房里,那么應該就在辦公樓。

   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我一路狂奔,氣喘吁吁的來到了辦公樓,不知道馬健辦公室具體位置,只能挨個查找,每個辦公室中都是空無一人,我便直奔二樓。

   突然,李素的呵斥的聲音傳來:馬健,你這個畜生,快放開我! 追尋著她的聲音來到角落里的一間辦公室,只聽到一個帶著壞笑的聲音:只要你今晚陪我一夜,那件事情我可以現在就答應你。

   透過貓眼看到馬健壞笑著,一只手抓著李素的手腕,撕扯著她的衣服。

   頭發凌亂的李素雙手護胸,被老禿驢堵在墻角,上半身的一些雪白已經露了出來。

   只見她劇烈的掙扎著,但她一個弱女子哪里會是馬健的對手,只能勉強護著身子,不讓老東西占便宜。

   在這一瞬間我想到了許多,馬健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李素,而且她還不敢呼叫和報警,難道有什么把柄在老東西手中,亦或者是她有求于那頭老禿驢? 這時馬健猥瑣一笑,道:小賤貨,你男人幾個月還不回家一次,我就不信你沒有需求,今天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聽著馬健猥瑣的笑聲,我恨不得立刻沖進去狠狠的暴打這老東西一頓。

   透過貓眼,看到馬健的爪子朝著李素胸前抓去,雙眼欲裂的我雙手用力砸了門,怒吼道:老東西,快放開我嫂子,要不然我就報警了。

   老禿驢驚了一下,隨即恢復了正常,卻放開了李素,走到辦公椅前坐了下來,點根煙抽了起來,像是沒事人一樣,一副有恃無恐的態度。

   小威,不要報警,我沒事。

  李素連忙整理了一下衣服,朝著門口走來。

   門打開的那一瞬間,我與她對視了一眼,看到她雙眸中滿是委屈與悲傷。

   如果我再晚來片刻,后果不敢設想。

   馬健,艸你大爺!怒氣沖沖的我要沖進去教訓老東西。

   李素連忙抓住 了我,輕輕搖頭,大眼睛中泛著水霧。

   小威,別沖動,回家再說。

  她強忍著淚水,看她楚楚可憐的模樣,心中更是氣憤。

   嫂子,今天我一定要讓他…… 回家!話沒說完,被她用不容置疑的語氣打斷。

   從認識她開始,就沒有見過溫婉可人的她發脾氣,一時間愣住了。

   李素,我所說的事情你考慮一下,這是你最后一次機會,我等著你的答復。

  馬健抽著香煙對她說了一句。

   她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咬了咬嘴唇,抓著我的手腕下樓。

   這一刻,只覺得心臟隱隱作痛。

   …… 回到家中,李素 進了臥室中把門反鎖,隨后房間里傳來抽泣的聲音,她的哭泣聲就像是利刃一刀刀扎在我的心臟之上。

   心愛的女人被欺負成這樣,我卻還一直抱怨她,卻對那老東西沒有絲毫辦法,在心中暗暗發誓(極品少婦的誘惑),我一定要讓馬健得到應有的報應。

   站在門外安慰了好久,她才算是止住了哭聲,從房間里走了出來,眼角依然有淚痕,看了我一眼,進了廚房。

   她炒了幾個小菜,說要我陪她喝酒。

   既然她要喝酒,我就陪著她大醉一場,發泄下心中的苦悶與心痛! 李素端起倒的滿滿的酒杯,道:小威,喝。

   嫂子,少喝點…… 沒事…… 陪著一心找醉的李素一杯接著一杯,三兩酒下肚,只覺得腦袋暈暈乎乎的。

   兩人喝著悶酒,客廳里滿是寂靜,她突然開口道:小威,你是不是覺得我是個壞女人,你是不是覺得我對不起高翔? 高翔就是我那位鄰居大哥,也是在蘇州上班,是貨車司機,經常要跑遠途,和李素聚少離多,我來蘇州一個多月,也沒有見到過一面,聽說這幾天就要回來了。

   那位鄰居大哥也不是什么老實人,聽說他在外面有女人,而且爛賭,李素為了這個家,只能裝作什么都不知道。

   我知道我不是一個好女人,更不是一個好妻子,但是高翔就對得起我嗎?他……李素說到這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道:而且我努力奮斗了這么久,絕不能看著屬于我的位置落于旁人。

   梨花帶雨的李素趁著酒勁,把她為什么會忍氣吞聲的原因告訴了我。

   原來我所在的褲子部經理馬上要退休了,而褲子部的三位主管中,李素是最有機會升職的熱門人選。

   誰也沒想到,對李素垂涎已久的馬健趁機要挾,告訴她說想要得到部門經理的位置,就要拿身子來交換…… 努力了這么多年,眼看就要熬出頭,她決不允許自己的心血白費,但也不想出賣自己的身體。

   一時間猶豫不決。

   馬健正是看出了她的猶豫,才有了上一次在樓道里的事情。

   嫂子,我知道你不甘心,但是我絕不允許你那樣做,關于部門經理的事情我會想辦法的。

   我擲地有聲的話語在房間里回蕩,梨花帶雨的李素雙眸中充滿了意外與擔憂。

   小威,你千萬不要做什么傻事啊。

  李素滿臉緊張,生怕我會沖動之下會做出什么傻事。

   嫂子,你放心,我不會沖動的。

   她知道我心意已決,嘆了口氣,再看向我時多了一些莫名的味道。

   又是幾杯酒下肚。

   嫂子,我實在是不能喝了…… 話音剛落,只覺得胃里翻江倒海一般,急忙跑進了衛生間。

   一番嘔吐之后,趴在馬桶上大口喘氣,李素輕拍著我的后背,道:都是我不好,明知道你不能喝,還讓你喝這么多。

   只要嫂子開心,讓我做什么都可以。

   強撐著身體,露出一個微笑的表情,我黑白分明的雙目中滿是溫柔與真誠。

   李素俏臉微紅,輕啐道:就知道哄我開心。

   被她攙扶著回到了我的小窩,只覺得腳下一滑,下意識的抓住了她的手臂,在她的驚呼中,兩人倒在床上。

   李素的身子正好壓在我的身上,不爭氣的我有了些異常反應,和她平坦的小腹來了一個親密的接觸。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