むらかみ てる あ



異樣的感覺讓 梁婉華立刻有了感覺,她不停的扭動著屁股,本就不長的裙擺很快被她給擠到了腰上,光溜溜的大屁股立馬就感受到更多的快感。

   老劉也漸漸意識到不對,身下的感覺慢慢被磨了出來,精力旺盛的他瞬間就有了反應。

  老劉死死的保住頭腦里的一絲清明,口中哀求道:“好了,好了,大妹子,咱別鬧了,我這做生意的人,你要是這么一鬧,以后誰還來租我房子啊。

  ”“唔唔唔……”梁婉華此刻滿臉桃紅,豐碩的身子癱軟如泥,她想要說話,可是嘴巴卻被老劉死死的捂住了。

  “哦哦,你要說話是吧,那我放手,你別鬧成不?你要敢喊,我還捂!”“嗯嗯……”梁婉華努力扭過頭,一雙眼睛眼淚汪汪,憋的不行。

  老劉心中閃過一絲愧疚,但是還是小心翼翼的松開了手。

  轱轆一聲!老劉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想要伸手。

  不料,梁婉華被松開以后,急不可耐的翻過身,竟然是直接撲到了床尾。

  沒等老劉反應過來,下身被拽的一痛,接著就是一陣溫暖的包裹。

  我靠!你咋這么快啊!老劉寧死不從的想要反抗,但是太舒服了啊。

  熟女就是熟女,輕輕一裹就讓老劉身子一顫,然后大力一吸。

  “劉哥……唔……舒服嗎……唔……”梁婉華滿臉通紅,撅著光滑的大屁股跪在 老王身下,口里含糊不清,一雙手掀開老王的上衣,熟練的揩著腹肌的油。

  為了 李蘭,他一個月都沒干過那事了,正是體力旺盛的年紀,他越來越想要妥協了。

  一邊是夢中女神,一邊卻是身體上的極大快感,這叫他心里叫苦不迭。

  “梁婉華,你等等,先……哦……先別弄了……”老劉此刻半坐著,半張著嘴。

  那撅起來的光滑屁股,老劉只需要一伸手就可以在上面肆意的撫摸,可是他終于還是忍住了。

  “啊!呼……怎么了,劉哥。

  ”梁婉華抬起頭來,在下面憋了這么久,她也趁著說話的空擋好好緩口氣。

  只是剛說完這句話,她就摟住老劉的脖子,然后邁開大腿爬了過來,一手掏向老劉的下身,五根手指迅速貼了上去,扶正以后,大屁股緩緩下坐……“別,別,大妹子!”緊要關頭,老劉趕緊伸手一擋。

  “哦……”梁婉華身子一抖,她嬌媚的看了一眼老劉,隨后俯下身子咬著老劉的耳朵嬌嗔道:“老東西,你花樣還真多……”“我……我……”老劉一陣無語,自己明明是想阻止你,“哎,大妹子,說真的,咱不能這樣。

  ”“不能這樣……是那樣啊!你說啊!”隨著說話的節奏,梁婉華緩緩的刮蹭著,屁股慢慢上升,然后猛地一拉。

  老王是真的受不了了,本來就憋了一個月,這下子磨磨蹭蹭的搞了十幾分鐘,更加心癢難耐。

  老劉就是再怎么熬,他也熬不住了。

   小蘭,我今天要對不住你了!老劉立刻把手一撤,兩手環抱著梁婉華的大屁股,然后猛地朝下一箍……“呀!”就在梁婉華以為自己要徹底吞掉老劉的時候,門外忽然響起一聲驚恐的叫聲。

  熟悉的聲音讓老王瞬間一抖,然后猛地一推,將梁婉華從身上給推了下來。

  “小蘭,你聽我解釋!”此刻的小蘭瞠目結舌,臉紅的一直蔓延到了耳根,她難以置信的盯著老王此刻裸露出來的下身(左手握右手),眼中竟然是荒誕的不確定。

  好粗,好黑,好長……他還是人嗎?她足足楞了一分鐘,然后少女的害羞讓她下意識的想要逃離這個地方,但是她卻驚恐的發現,自己的雙腿竟然不受控制,她邁不動步子了!而梁婉華也趁這個機會整理好了衣服,其實也就是把掛在腰上的裙擺給拉了下來,擋住了她的大屁股而已。

  隨后,走到李蘭身前,戲虐一笑:“小妹妹,嚇壞了吧?你 劉叔本錢可大著呢,你留下好好享受吧,拜拜……”梁婉華被打攪了好事,要說不氣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她畢竟不是小女孩子了,剛才發生的事情,讓她很有自信,自己已經拿下了老劉,雖然被這么不開眼的女大學生給攪黃了,但是她可以下次,下下次……想到這里,她身下的感覺又來了,趕緊夾著屁股小跑起來,她要回去弄自己的那些寶貝,好好的享受一番了。

  “小蘭,你先進來好嗎,劉叔可以解釋的。

  ”自己最擔心的事情最終還是發生了,這讓老劉不免有些頹喪。

  “不……不了,劉叔,我……我衣服還沒洗,我……我先回去了。

  ”李蘭此刻心亂如麻,她不是不能接受劉叔找 女人,劉叔是個正常男人,這種事情很正常。

  可是,他為什么不關門呢?她真的不明白,劉叔做這事為什么不關門。

  這讓自己以后如何面對他?現在自己腦子里全都是那個惡心的東西!就在李蘭發覺自己有力氣了,可以開始跑路的時候,身后劉叔懇切的聲音傳來了。

  “對不起,小蘭,其實我是被逼的。

  ”李蘭頓時愣在原地。

  被逼的?劉叔這么沉穩,大氣的人會被人脅迫?她一開始是不信的,但是這一個多月,兩人的關系不說親密無間,但是對于劉叔她真的是很敬佩的,就像劉叔經常說的擔心自己一個人在外面照顧不好自己一樣,自己又何嘗不希望他一切都好呢?“劉叔,您不需要解釋的,我也是成年人,我能理解您。

  ”這句話已經是李蘭最大的限度了。

  就連老劉都有些詫異,他真的沒想到李蘭可以輕描淡寫的說出這樣一句話,即使他能聽出來這里面有著很大的勉強。

  李蘭最終還是離開了,她跑到房間就把門關的死死的,剛剛洗過澡的她仿佛為了洗干凈剛才的污穢,竟然又走進了浴室。

  剛才的一幕不斷在腦海里盤旋,劉叔顯眼的特征,二人特殊的體位,讓她努力想忘卻,卻只能越想越多,越想心中就有一股沖動。

  那個大家伙讓她又產生下午在車里的感覺,兩腿忍不住輕輕的夾住,然后又驚恐的分開。

  她也是個女人,一個正常的女人,從成年以后,每月總有幾天會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可是即使如此,剛才那輕輕夾住的動作就足以抵消所有。

  之所以驚恐,是她發現,這個動作竟然無法抵消心中的異樣,不僅如此,她的渴望甚至越來越嚴重了……就這樣,老劉度日如年的等待了三天,很驚喜,他沒有等到李蘭的退房。

  可是很煎熬,他同樣也沒等到李蘭的身影。

  這三天,她仿佛一直再躲著自己,老王問候的信息不回,偶爾碰面時的招呼也打的很勉強。

  終于就在老王受不了,要去敲門的第三天晚上,他收到了 小妮子的微信。

  “嗚嗚嗚,劉叔,我好難過,他們全都欺負我。

  ”小妮子梨花落雨的聲音立刻從話筒里傳來,老劉臉色一滯。

  “乖,小蘭別哭,你說誰欺負你了,劉叔幫你揍他!”敢欺負自己的女人,哪個狗日的這么大膽!可是接下來小妮子的話就讓他有些尷尬了。

  “公司里的事情,我總是犯錯,經理已經罵了我幾次了,同事們也嫌棄我累贅,你說我是不是特笨?”一聽這話,老劉不知道怎么接了, 原本以為哪個小混混或者不開眼的家伙,誰料小妮子竟然是工作上的煩惱,這讓他空有一身力氣,卻不知道該咋辦了。

  想了半天,他也只能道:“乖,小蘭不哭哈,劉叔覺得你挺聰明的,公司事情做不好是不熟練,做做就能熟練了。

  ”說到這里,老劉有些沮喪,小妮子找好了公司自己都不知道,看來那件事真的讓他們之間有了隔閡。

  “真的嗎?劉叔,我聰明嗎?”小妮子有了精神。

  老劉趁熱打鐵:“對呀,別的不敢說,就說你學車吧,我這輩子都沒見過像你學的這么快的人!”電話那邊,李蘭哭花了臉忽然破涕一笑:“嘿嘿,學車快算什么本事啊,而且我好想還沒學會呢。

  ”老劉一聽機會來了!“那你繼續跟劉叔學啊,早點學會不是多一個技能么,你看現在年輕人哪個不會開車啊,你學會了,到時候考試輕松通過,這不是節省時間么。

  ”李蘭一聽不由點點頭,但是還是有些為難:“可是,我最近都要上班,沒時間學怎么辦?”“現在才七點,也不算晚,要不劉叔開車帶你去學個兩小時?”一想到又能跟小妮子見面了,老劉頓時心跳加速。

  雖然只是十幾秒的時間,但是老劉真的覺得度日如年,終于李蘭的回復來了,雖然只是兩個字,但是差點讓老劉激動的跳上房頂!“好吧。

  ”“十分鐘后,樓下等你!”盛夏的晚風帶著些許溫熱,讓內心激動的老劉更加焦灼。

  “怎么不開空調呀?”李蘭下了樓,一身簡單干練的職業裙透露著這位職場新秀的銳氣,她熟練的打開副駕駛的門,晚風浮動,一陣芬芳吹了過來。

  輕盈的長腿跨進車內,猶如幾日的奔波,竟然沒有原先那般雪白,不過卻多了些健康活力的氣息。

  小妮子有些不一樣了,重來不施粉黛的她,竟然還畫了淡妝,原本秀麗的俏臉多了幾分精致。

  小巧的玉鼻顯得更加可愛,那微微并攏的雙唇散發著性感的氣息,如果說三天前的小妮子還有著幾分青澀的稚嫩,那此刻的她已經完美到無可挑剔了。

  黛眉如繡,睫毛彎長,一眨一眨的大眼睛無時無刻不透漏著靈動的氣息。

  只是簡單的開門進車,老劉不由的有些呆了,他完全可以想象的到,這樣的李蘭走在大街上會得到怎么樣爆表的回頭率,他第一次不再以一個女孩的眼光看待李蘭,這一刻她成了自己最鐘意的女人。

  汽車啟動,掛擋,上路,二人之間沉默的一句話都沒有。

  李蘭因為尷尬,而老劉則是因為激動。

  “謝謝你,劉叔,你真好。

  ”李蘭一直都是個乖巧有禮貌的孩子,此刻主動說話也不算意外。

  但是老劉一愣,他仿佛昔日那個和自己親密無間的女孩又回來了,哈哈大笑,雖然沒有接話,但是李蘭身上的處女清香還是讓他一陣情迷。

  李蘭小臉微紅,她不知道劉叔為什么忽然笑,但是很快她就小臉通紅。

  “我……我其實也不像這么穿,可是……”“沒事兒,沒事兒,很漂亮,漂亮的都市麗人!”老劉趕緊打斷李蘭的話,生怕她誤會自己的意思。

  “真的嗎?”李蘭臉上一喜,如果沒有那天那檔子事情,其實這套衣服她原本是想穿給劉叔看的,沒想到他竟然也喜歡。

   房間里面空蕩蕩的, 婷姐和張雨彤都去上班了,洗了個澡, 我就收拾東西,昨晚牛皮已經吹出去了,不走也得走。

  結果,就在我拖著行李準備離開時,門忽然開了,接著婷姐和 陳澤華走了進來。

  陳澤華穿著西褲襯衣,身體筆直,將中年男性的魅力全都展現出來。

  手里提著一盒奶和幾袋水果,看到我就露出笑容,說:“ 葉飛,我是為昨天的事情,專程來給你道(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歉的。

  不瞞你說,小軍從小就那副臭脾氣,誰說都不聽,長大還這樣,我們都很頭疼。

  昨晚你走后,我狠狠地訓了他一頓,我相信以后他再見到你,肯定不敢再亂來了。

  ”陳澤華事業有成,為人處事方面,也足夠圓滑通達,我就是心里有氣,也找不到發泄的地方。

  再說經歷了這件事之后,我似乎一夜間成熟了許多,踏入社會,誰會管你委屈不委屈,別人看重的,只是你有沒有錢,有沒有背景,如果沒有,即便你被別人打死,也沒有人可憐你。

  這,就是現實社會。

   我說 陳總,昨晚的事情確實是我不對,哪能讓你賠禮道歉,還麻煩你大老遠跑一趟,太不好意思了。

  陳澤華將東西放下來, 笑著說:“葉飛,你雖然比劉軍年輕幾歲,可你比他懂事多了。

  只要你心里不記恨他就好,我麻煩不麻煩,都是次要的。

  ”說到這,陳澤華看了看我手里的行李箱,又問:“你這是?”這時,婷姐也凝眉看著我。

  我說:“在這里住了這么長時間,我想換個環境。

  陳總,那你們聊,我就先走了。

  ”然后拖著箱子就往出走,婷姐想說什么,可話到嘴邊,又沒影了。

  “葉飛,等等。

  ”陳澤華忽然叫住我,“看來你心里還記恨昨晚的事情呀,這也不能怪你,換做是我,我也過不去這道坎。

  葉飛,其實我今天來找你,還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夜宴酒吧ktv部還缺個 領班,雖然是個小職位,但卻少不了,我想來想去,決定讓你當這個領班,你看可以嗎?”讓我當領班?我愣了下,淡笑道:“陳總,這算對我的補償嗎?”陳澤華愣住了,顯然沒料到我會把事情說破,幾秒后,笑著點頭說:“也有這方面的原因吧,但更重要的原因,還是我比較看中你這孩子,年輕人嘛,就應該多給點機會。

  葉飛,你不會不答應吧?”我沉吟不語,目光滑過婷姐的臉,看到的是一雙充滿復雜味道的眼睛,心里好像被什么東西撥弄了下,有一絲隱隱作痛。

  我說:“陳總,這么好的機會,我怎么可能拒絕呢,我在這里先謝過陳總了。

  ”首先我需要一份工作,再者我想看看,婷姐和陳澤華最后能走到哪種地步,所以我答應了,至于面子什么的,對一個沒錢活下去的人來說,重要嗎?陳澤華點頭說:“好,這樣最好不過。

  那你先休息幾天,等傷恢復得差不多了,再去上班。

  ”我說不用了,今晚我就去。

  后來我依然拖著箱子走了,自己找了一間便宜的房子。

  下午六點多,我去了夜宴酒吧,夏 莉莉召集所有服務生,當眾宣布了我當領班的消息。

  末了等服務生散盡后,夏莉莉笑著看著我說:“二十歲就當上領班,前途似錦呀,咯咯。

  ”夏莉莉穿著黑色的短裙裝,美腿穿著肉色絲襪,打眼一看就像沒穿似的。

  臀部微微上翹,豐滿中不失彈性,腰肢纖細,胸部又特別飽滿,將白色的襯衣撐得高高的。

  說話間,她笑瞇瞇地看著我,眼睛好像具有靈魂似的,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趕緊擺手說:“夏經理,您就別調侃我了,以后還望夏經理多多關照才是。

  ”夏莉莉說:“我只不過是陳總手下的一名員工而已,哪有能力關照你呀,不過工作上有什么問題,我們可以相互交流交流。

  現在時間還早,要不去喝兩杯?”我昨晚喝高了,現在聞到酒味就有些作嘔,只好笑著謝過。

  “那行,以后有機會再喝。

  ”說完,夏莉莉扭著性感的屁股走了,看著她那豐滿的身體,我居然有種原始上的沖動。

  晚上八點多,酒吧迎來了客流的高潮期,幾乎所有包廂都坐滿了。

  不久,一個叫李兵的服務生過來說,有桌客人找我,讓我過去一下。

  走進包廂,我才看到是昨晚動手打我的劉軍,這家伙懷里摟著一個女人,正是叫瑩瑩的那個女人。

  除此之外,還有兩三個陌生青年,打扮得比較另類,酷似前些年大火的非主流。

  正所謂仇人相見分外眼睜,看到是劉軍找我,氣就不打一處來,說:“幾位,有什么吩咐?”劉軍扔掉煙頭,一巴掌拍在瑩瑩的屁股上,說:“去,給飛哥道歉。

  ”聽到這話,我詫異地皺了皺眉,給我道歉,這個劉軍到底想干什么?瑩瑩扭扭捏捏地走過來,看著我說:“飛哥,昨晚是我錯怪你了,我給你道歉,對不起。

  ”瑩瑩化著淡妝,穿著吊帶和短褲,將火辣的身材展現得淋漓盡致。

  我面無表情地說:“用不著,只要以后別再給我找麻煩,我就燒高香了。

  沒其他事的話,我先出去了。

  ”說著,我就準備走。

  哪想到,瑩瑩忽然抓住我一只手,歉意的說:“飛哥,你得陪我喝杯酒,不然就說明你還記恨我。

  ”劉軍也站了起來,給那兩三個社會青年介紹說,這位就是我跟你們提起的葉飛兄弟,以后但凡葉飛有什么麻煩,哥幾個都得想盡一切辦法幫忙。

  劉軍的話,讓我更加迷糊了,這家伙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葉飛,你就坐下來,陪哥幾個喝幾杯吧,我覺得你這人不錯,沒準咱以后還能成為好兄弟。

  ”說話間,劉軍就過來拉我,還說如果領導怪罪我喝酒,就說是他劉軍的意思。

  我推辭不過,也只能硬著頭皮喝了幾杯,末了瑩瑩點了首歌唱起來,我忍不住問劉軍,是不是陳澤華讓他來給我道歉的,劉軍沖我一笑,說道:“舅舅倒是說過,不過我來找你也不全是因為我舅。

  葉飛,昨晚和我老舅一起的那個漂亮女人,是你姐?”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