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chi387



嘖嘖,穿得比 嫂子還騷。

   小強喃喃自語,好不容易壓下去的沖動,又一次躁動起來。

   剛剛在車上就沒盡興,現在有這種機會,他可不想再錯過,很明顯這個女人也非常饑渴,既然這么饑渴,何不讓自己來幫她解解渴呢? 想到這兒,張小強深吸一口氣,然后猛地推開門。

   見到門被推開, 王慧琳下意識撿起衣服擋住自己的 身體

   然后憤怒的轉過頭去,一下子傻眼了,這不是今天在車上揩油的那小子么? 你怎么會在這里,你跟蹤我? 王慧琳蹙眉問道,眼前這小子該不會是車上沒玩夠,所以還要繼續吧。

   如果是在陌生的地方,王慧琳并不介意跟他發生什么,但是這里不行,自己還要臉呢,萬一被人看見怎么辦? 我在這里打工。

   張小強解釋了一下,笑瞇瞇的 說道:我們在這里都能遇見,還真是有緣分啊。

   呸,誰跟你有緣分,趕緊出去,不然我叫人了。

   丟下衣服,王慧琳便把張小強往外面推。

   不過張小強好歹也是個一百多斤的男人,王慧琳壓根推不動。

   張小強只是呵呵一笑,這女人還跟自己裝,在車上的時候她可不是這樣的呢。

   而且她那么饑渴,剛好自己可以喂飽她! 盯著王慧琳搖晃的那兩個東西,張小強咽了咽口水,這真跟個奶牛似的,于是想也不想,就一口咬上去。

   真好吃,怎么就是沒水,我要喝牛奶。

   張小強假裝抱怨的說道。

   什么沒水,我又不是要喂孩子! 王慧琳沒好氣的說道,她感覺上身癢嗖嗖的,又清又涼,別提有多舒服了。

   緊跟著她的嘴(玉米地做爰全過程)里也嗯哼了一聲,要推張小強出去的手,也逐漸放了下來。

   平時張哥玩自己的時候,從來不做前戲,直接走過程,還是眼前這小子懂得愛惜女人。

   姐姐,你這丁字褲真好看。

   丟開王慧琳的兩顆原子彈,張小強開始玩她的丁字褲,用力往上面一提,王慧琳直接打了個哆嗦。

   張小強笑道:這質量還真是不錯,怎么玩都玩不壞。

   不知不覺,王慧琳的身體變得燥熱起來,兩條長腿也開始摩擦。

   再快點。

   王慧琳忍不住說了一句,雙手死死地抓著張小強的背。

   王慧琳幽怨的說著,原本在車上的時候,就被他折磨得難受,結果 回到這里,張小強又把自己弄得反應更加強烈了。

   王慧琳現在只感覺自己身體空虛的很,而且又癢又難受。

   緊接著,她的目光望著張小強的褲襠,看著那被撐起的褲子,王慧琳咽了咽口水,情不自禁的抓了過去。

   姐姐,你在干啥? 張小強裝作很好奇的問道。

   哎呀,你別逗姐姐了,姐姐真的受不了了。

   小冤家,你就讓姐姐舒服會兒好么? 王慧琳哭喪著臉,在張小強的褲子上揉了揉,自己的火是他挑起來的,他可不能不負責任啊。

   見王慧琳騷得受不了了,張小強也解開褲子,掏出了讓王慧琳心癢難耐的玩意兒。

   見狀,王慧琳主動的脫下了自己的丁字褲,露出了不可描述的區域。

   看到那一幕,張小強瞬間驚呆了。

   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可剛準備那啥的時候,忽然外面傳來了 蘇潔的聲音,聲音由遠及近,很快就到了洗澡棚外。

   小強,你在哪兒? 聽到這聲音,王慧琳嚇了一跳,哪里還管自己癢不癢的,撿起褲子和衣服就開始穿了起來。

   張小強倒也不急,反正大家都在工地,王慧琳還能飛了不成? 擔心被發現,張小強趕緊走出洗澡棚,看到蘇潔后,問道:嫂子,你找我有啥事兒啊? 是 大柱找你,你快跟我來。

   蘇潔朝著張小強一笑,然后就在前面帶路。

   這附近沒什么人,見到蘇潔穿著緊身的褲子,走路屁股一扭一扭的,張小強忍不住一巴掌拍了上去。

   頓時,蘇潔感受到臀部上一陣酥麻,趕緊把小強的手挪開,還刻意保持了一下距離,千嬌百媚的翻了個白眼。

   別亂來,這可是工地,萬一被人看見怎么辦? 小強的膽子未免也太大了點,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對自己動手動腳。

   要是被人看見,傳到大柱耳朵里,還不得把自己兩人往死里打呢。

   好,我聽嫂子的,反正來日方長。

   張小強嘿嘿一笑,將日這個字咬得特別重,蘇潔聽得臉紅,嬌嗔道:誰要跟你來日…… 說到這里,蘇潔想到自家男人那不中用的家伙,又想起張小強的那個大家伙,下面情不自禁有了反應,要是每天晚上在床上睡自己的是小強該多好啊! 很快,來到了 張大柱的辦公室,他正在里面悠哉悠哉的抽著煙,張小強叫了聲張哥,便走了進去。

   小強來了啊,你把這個單子填一下,明天就準備上班吧。

   張大柱將一份入職表表遞到了張小強的面前,很快張小強就填好了。

   不一會兒,王慧琳抱著一疊資料走了進來。

   兩人相視一眼后,同時愣了一下,不過王慧琳很快反應過來,抱著資料來到了張大柱的桌子前。

   張哥,你要的資料已經整理好了。

  聲音甜甜的,很好聽。

   張大柱點了點頭,可看王慧琳的眼神卻十分著迷,表面卻不動聲色,好,先放著吧。

   這時,蘇潔突然說道:老公,你先忙吧,我先去洗個澡,怪熱的。

   由于太熱,她身上香汗淋漓,加上想到那種畫面,她渾身難受,恨不得趕緊找個地方解決一下。

   好的老婆。

   張大柱應了一聲,又說道:小強你也走吧。

   張小強點了點頭,雖然王慧琳暫時玩不成了,但還是可以跟嫂子偷偷摸摸的玩一下,他正巴不得呢。

   等兩人走后,張大柱趕緊關好辦公室的門,一把抱住王慧琳,說道:兩天不見,可憋死我了。

   張哥別呀,我還沒洗澡呢,要不等晚上吧。

   張慧琳趕緊制止,她剛剛才被張小強弄得不上不下的,現在正難受著呢,而張大柱那兩下子,哪里能給自己帶來快樂。

   恐怕是越弄越難受,張慧琳可不想活受罪。

   那好吧。

   畢竟老婆在工地,張大柱也不敢亂來,對著王慧琳摸了摸親了親,就放她離開。

   心想等老婆走后,一定要好好跟自己的小情人來一次。

   而這個時候,張小強跟蘇潔在工地上閑逛,這時還沒開工,工地上沒什么人。

   張小強盯著美麗的嫂子,壞笑著說道:嫂子,你不是要去洗澡么?洗澡棚就在前面。

   聽小強這么一說,蘇潔確實想洗澡,夏天太熱流了一身汗。

   而且那里有癢,要是能有個東西止癢就更好了! 小強,咱們一起去洗吧,你看你汗也流了不少。

   蘇潔柔聲的說道,還在小強的耳邊噴了噴香氣。

   張小強褲襠里的那玩意兒,一下子就不爭氣的有了反應,這嫂子也真是的,大白天的就向自己發騷。

   好啊嫂子,咱們這就去。

   兩人到了澡棚,蘇潔鬼鬼祟祟的關好了門,確定周圍沒有人之后,心才踏實下來。

   第一次在老公的工地,跟人那個,要是被那死鬼發現,還不把他氣瘋了都。

   要怪就怪大柱的那玩意兒不禁用,每次都要自己用手解決,還是小強的好,今天終于可以嘗嘗這年輕的身體了呢。

   小強,把衣服脫了,嫂子幫你洗洗。

   蘇潔媚眼如絲的說道。

   好的嫂子。

   張小強應了一聲,就開始脫衣服。

   但是蘇潔嫌他脫得太慢,直接把他褲子給扒了,張小強無語,嫂子這么激動干嘛。

   小強,把底褲也脫了吧,男人的那個地方一定要好好洗洗,不然容易得病。

   蘇潔說著,又把小強的底褲給扒了下來,由于動作太大,火熱的那處直接彈在了她臉上。

   唔…… 蘇潔忍不住輕吟了一聲。

   要是大柱的那玩意兒,有小強這一半好,自己哪里還會找別人幫忙。

   不過一想到大柱還在辦公室里批文件,蘇潔就更難受了,不得不說,偷情的感覺真刺激! 拿過自來水管,蘇潔便開始幫張小強清洗下面,手法相當的細膩。

   小強,舒服嗎? 蘇潔笑盈盈的問道,她玩心大起,幫小強套弄了起來,美其名曰這樣才洗得干凈。

   舒服。

   小強點了點頭,這感覺就跟螞蟻在爬一樣,酥酥麻麻的。

     無意中成了第三者  三年前,二十二歲的我離開老家來到寧波,沒費太多周折,我便找到了一份很不錯的工作。

  因為一個人懶得做飯,我便經常光顧住處旁的一家烤鴨店。

  有一天,我突然發現一個黑黑高高的中年男人也如我一樣每天光顧這個小店,而他似乎也發現了我。

    他給我最初的印象就是熱情、健談。

  沒有太多的交往,沒有太多的了解,突然有一天,他竟然說自己愛上了我。

  他比我大十五歲,我想他肯定是個離婚的男人,所以我毫不留情地拒絕了。

  誰知從那天開始,他經常跟蹤我,還制造各種各樣的巧遇。

  看他如此對我用心,我慢慢地被他感動了。

    他有一個小公司,要求我去他 公司上班,這樣,我抱著幫忙的心理去了他公司。

  事實上,我也是一直在幫忙,從到他公司上班到離開,我沒拿過他一分錢的工資。

  相處了半年后,我發現懷孕了,于是問他什么時候娶我。

  他一臉無奈地說自己有 妻子和女兒,不可能娶我。

  這時我真的傻了,我一直天真地以為只有沒家的男人才會花盡心思追女孩子,沒想到我無意中成了第三者。

  為他三次 流產他卻同時有 三個女人(3/3)  為了不傷害那個無辜的女人,我一個人跑到 醫院做掉了孩子,并向他提出分手。

  可他哭著求我原諒他,他會處理好這件事。

  在他的誓言中,我回到了他身邊。

    我拿刀片割在自己腕上  一年后,我再次懷孕。

  而與此同時,他妻子也覺察到了我的存在。

    接到她打來的 電話時我并沒有感到意外,因為在此之前我已經無數次設想過這件事的發生。

  我沒像其他女人那樣承認我和他丈夫的關系,因為我已經知道這個不幸的女人得了腦癌,我不想讓她遭受身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

  這次我一個人回老家做掉了孩子。

  沒多久他妻子就去世了。

    從老家回來后,我仍去他公司幫忙,然而,一個突如其來的電話 把我徹底擊垮了。

  我為了不傷他妻子的心離開寧波這段時間,他竟又有了別的女人,電話中的女人就是他在那段時間新交的女朋友。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里越想越想不通,我為他做掉了兩個孩子,為了他我放棄同齡女孩所應該享有的幸福,為了他我放棄了工作,可到頭來我得到了什么?我拿出刀片割在自己的手腕上,放聲痛哭,覺得自己身體越來越輕。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三個女人(3/3)  醒來時我發現自己躺在醫院里,是鄰居聽到我的哭聲報了警,110民警把我送到了醫院。

    我第三次做掉了孩子  第二天他來醫院看我,卻只是簡簡單單地問候一聲便匆匆地離開了。

  人都說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等于零,我又原諒了他。

  而他卻變本加厲了,再不把我當回事,有時甚至當著我的面給那個女人打電話、發信息。

  每當這時我都會安慰自己,一切都會過去的,他現在不是每天晚上都回到我身邊嗎?他不是經常帶我參加朋友聚會,帶我去見他父母嗎?  去年年底,我第三次懷孕。

  我問他怎么辦,他想了半天說,先留下來好了。

  我提出想回家休息一段時間,他很贊成。

  我回家后,他再沒主動給我打過電話,我給他打過去,他也是一副很不耐煩的樣子。

  孩子在肚子里一天天長大,我只得一次次催他。

    終于有一天他讓我先回寧波,這時孩子已經四個多月。

  我萬萬沒想到他會在這時讓我把孩子做掉,并且親自陪我去醫院。

  在婦兒醫院,醫生說要婚育證明,否則不能引產。

  他見狀只好把我帶到鄉下找了一家私人診所,診所很簡陋,連麻藥都沒有,在我的哭喊聲中,那個赤腳醫生從我的肚子里取出了孩子。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三個女人(3/3)  他說現在還有兩個女人  把我帶回住處的第二天,他對我就不管不問了。

  我身體稍微好一點又去他公司上班,剛走到他辦公室,他就當著全公司人的面大聲斥責我,問我是他什么人,可以這樣大搖大擺地進出他的辦公室。

  我哭著從他公司跑了出來,回到家里就接到他打來的電話,他告訴我又有了新的女朋友,春節時處的,那女的33歲。

  他甚至很無恥地告訴我,最初我知道的那個女人,他現在也一直交往著,然后掛斷了電話。

    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思前想后,覺得自己付出太多,心有不甘,便再次打電話給他,希望能挽回我們的感情。

  他說我們之間再沒什么好談的,接著便給我講他和其他女人之間的故事……  ( 巖巖連著三天打我電話,第一次她給我講了以上的故事,第二次她告訴我男朋友剛剛給她打了兩個小時的電話,內容都是講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事,她粗略算一下,跟男友有過關系的女人已有二十個左右,其中有兩個女人現在正和他密切交往中,一個33歲,一個37歲。

  巖巖希望她們不要步自己的后塵,因為沒有那兩人的聯系電話,所以她只好找到我們,希望通過情感實錄給她們提個醒。

  第三次巖巖向我辭行,她說為了克制自己去想男朋友,她要出一趟遠門,到外面散散心。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三個女人(3/3)  ● 編輯語  這個實錄看得我非常生氣,不是生那個登徒子的氣(對那個男人我是不齒的),而是生巖巖的氣。

    這個男人有什么好?值得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回到他身邊,做他不領薪水的義工,為他不斷玩懷孕的游戲,并在他面前放下一個女人起碼的尊嚴?  如果說當初沒有了解對方的底細就與他戀愛,可以歸咎于你的年輕幼稚,那么,在知道他妻子患了腦癌、而這個男人卻依然在外面尋花問柳后,你為什么還要回到他的身邊?苦苦地求他只愛你一個?更有甚者還企圖為他放棄父母給你的生命?是什么令你如此癡迷于一個不(愛女狂歡)尊重婚姻、不尊重感情的男人?  有話說: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這話對巖巖來說,可能重了些,但巖巖實在太不爭氣了,到最后還不醒悟,還會花兩個小時去聽那個男人的無恥故事,還說想他,如果不重重敲你一棒,你也許會在錯誤的路上走得更遠。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三個女人(3/3)  所以現在我要對巖巖說:醒醒吧,你闖入了別人的婚姻,你就得接受被別人闖入,這才是公平。

  現在,你唯一要做的,不是去散心,而是盡快徹底擺脫這個人,積極生活,然后去尋找一份健康、純結的愛情。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