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o gantz



你這閨女咋不聽話呢?我讓你給 二蛋道歉。

  ”當著這么多鄉親的面,趙前進顯然有些不太高興了。

  看著 趙婷婷又氣又急,左右為難的樣子, 李二蛋心里就嘿嘿一笑,他當然不可能真的讓趙婷婷道歉。

  于是瞅準了機會說道:“前進叔,不用了,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

  ”趙婷婷看著李二蛋那副裝老好人的樣子就來氣,“死李二蛋,你還挺能裝。

  ”“爹,要是沒什么事的話,那我就回去了。

  我娘讓你也早點回家吃飯。

  ”趙婷婷依然是無視李二蛋的存在,說完就推著 自行車準備離開。

  一見趙婷婷要走,李二蛋也有點著急。

  可是又沒什么借口可以把她留下。

  這時趙前進說話了:“閨女,你要是回去的話也行,正好騎車把二蛋也送家去。

  ”“爹,他那么沉,我能馱動他嗎?”趙婷婷一噘嘴,有些不太樂意。

  “我不沉,能馱動,實在不行我還可以馱你。

  ”還沒等趙前進說話,李二蛋就夠著夠著的說道。

  騎著一輛車回去,指不定路上會摩擦出點什么火花呢,李二蛋可不想放棄這個絕佳機會。

  “那就這么定了,閨女你先馱著二蛋走吧,我晚點自己回去。

  ”趙婷婷畢竟是個孝順的姑娘,雖然她不明白老爹趙前進為啥突然對李二蛋這么好,但是見趙前進態度堅決, 她也就只好點頭同意了。

  “一定是李二蛋這臭小子給爹使了什么道,這壞蛋,一會兒我專門騎石子路,顛死你個小色鬼。

  最好把你褲襠里那兩鳥蛋顛碎了,以后你對我也就死心了!”趙婷婷心里打定主意就去推自行車。

  “婷婷,要是你馱不動我的話,我馱你也行。

  ”“用不著。

  ”趙婷婷氣呼呼的說完,就蹬起自行車,李二蛋趕緊坐在后座上,兩人順著麥田地頭的泥土路向村里騎去。

  趙婷婷身上散發出的香氣,隨風飄進了李二蛋的鼻子里,讓他一陣陶醉。

  “呸,不害臊,一個大小伙子,好意思讓我一個姑娘馱著?臉咋那么大呢?”前面的趙婷婷冷嘲熱諷的說道。

  “我說馱你,你也不用啊。

  ”“你也好意思,趁現在沒人,趕緊給我滾下去。

  昨天你占我便宜的事,我還沒跟你算賬呢。

  ”“那可不行,是前進叔讓你馱我的。

  你要是不把我帶到家,我明天就告訴前進叔去。

  ”李二蛋屁溜溜的說著。

  趙婷婷在他眼里總有一種說不出的稀罕。

  所以李二蛋就喜歡故意氣她逗她。

  “行,那你坐吧,一會兒要是把你那條小腿和兩個鳥蛋都摔碎了可別怪我。

  ”趙婷婷氣呼呼的說道。

  大長腿猛蹬了幾下車子。

  其實趙婷婷現在的心里已經有了主意,正準備一會兒找機會懲治一下李二蛋呢。

  等自行車騎出了麥田,四下無人,李二蛋的眼睛就開始有點賊兮兮的了,目光不自覺的落在了趙婷婷那柳條般的小蠻腰上。

  趙婷婷今天穿的是一件短袖小襯衫,本來就有點短,蹬車子的時候她身子還往前一探一探的使勁,衣服也跟著往上竄。

  整個白皙剔透的小蠻腰就全暴露給了身后的李二蛋。

  趙婷婷這丫頭的小腰怎么長的?平坦的沒有一點多余的肉。

  一使勁,腰和屁股之間,還有兩個性感的腰窩。

  而且腰細還不算,屁股還大,典型的水蛇腰,以后肯定能生兒子。

  這要是躺在炕上摟起來內個,肯定老得勁 了吧?看著趙婷婷腰間的一片白皙,李二蛋的心就直癢癢。

  不由想入非非。

  以后要是把趙婷婷娶過門,天天晚上就枕著這小蠻腰睡覺,還不得美死啊?李二蛋想著,嘴里的哈喇子頓時流出來。

  剛好這時候趙婷婷一彎腰。

  李二蛋嚇得頓時吸了口涼氣,糟了,這下趙婷婷還不得發飆啊?“李二蛋你個臭流氓,你剛才往我身上整什么了?”果然,李二蛋正想著呢,趙婷婷就像觸電似的一激靈,似乎感覺到什么。

  她突然神色一動,像猜到了什么似的。

  憤怒的將自行車停住。

  然后跳下來吼道:“李二蛋,你個大變態,看人家長的漂亮,居然偷偷在我后面……,還把那……那種東西……弄在……你惡不惡心啊?”趙婷婷此刻已經氣瘋了,抬起腳就奔李二蛋踢過來。

  “婷婷,你誤會了!剛才是天太熱,汗水滴下來了。

  你該不會是想成男人那東西了吧?婷婷,你這想象力也夠豐富的啊。

  ”李二蛋趕緊一躲。

  然后信口胡說著。

  “你……”趙婷婷氣的語塞。

  “我怎么說也是咱香草村的有志青年,怎么可能在你后面干那么齷齪的事呢?”一看李二蛋褲子整整齊齊的,應該是沒撒謊。

  趙婷婷也疑惑了。

  “李二蛋,你要是再敢對我有什么企圖,我發誓絕對會打斷你,讓你做太監。

  ”扔下一句狠話,趙婷婷再次蹬上了自行車,李二蛋則又死皮賴臉的坐上了后座。

  對于李二蛋這樣的無賴,趙婷婷也是有點無語了。

  無奈老爹讓她送李二蛋回家,趙婷婷也只好忍著氣,繼續馱著李二蛋往回騎。

  “婷婷,跟你商量個事唄,你能不能下次喊我的時候,別一口一個臭流氓的行不?讓村里人 聽見了多不好啊,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把你給弄了呢。

  ”“呸!李二蛋你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就憑你還想弄我??做夢吧!說出去村里都沒人信。

  ”趙婷婷打了李二蛋一拳,不屑的說道。

  這時,趙婷婷蹬著自行車一拐彎,進入了一片砂石子的路面。

  香草村是個窮村子,也沒通公路,所以村子里好多的路都是用拖拉機拉些石子粗糙的一墊,平時步行還好,要是騎著自行車,好人都能顛的散了架子。

  “李二蛋你個臭流氓,看我一會兒怎么把你顛成軟腳雞。

  看你還怎么占人便宜。

  ”心里想著,趙婷婷故意專挑坑洼不平的路騎。

  “哎呦,疼死我了,婷婷你這騎的什么路啊……”趙婷婷坐在鞍座上宣呼呼的沒事,可是身后的李二蛋可就慘了,坐在鐵架上,屁股都快顛成八瓣了。

  這下可把前面的趙婷婷樂壞了,她憋著笑,心里總算舒坦了一點。

  “我說婷婷,你就不能挑好路騎嗎?這么顛,你自己不難受啊?我的屁股都快被你顛碎了。

  ”身后李二蛋疼的死去活來的聲音,趙婷婷實在憋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那聲音像銀鈴般清脆。

  “該,活該,讓你整天想著占我便宜。

  哼!”趙婷婷剛說完,突然驚呼了一聲。

  自行車的前輪一下壓在了一塊大石頭上。

  趙婷婷差點沒扶好車把。

  連自行車都差點顛飛起來。

  車后座上的李二蛋實在找不到東西抓,只能一下子緊緊的摟住了前面趙婷婷的小蠻腰。

  否則他就飛出去了。

  “好軟!”摟著趙婷婷的小腰,李二蛋心里驚嘆。

  此刻的趙婷婷本來想騰出手來削李二蛋,可是這路面實在是太顛了,一個手扶車把根本扶不住,她只好兩只手用力扶住才不至于摔倒。

  但這也助長了李二蛋的咸豬手。

  抱著趙婷婷更緊了。

  然后還把臉也貼在了趙婷婷的后背上。

  那滑滑的觸感讓他一陣陶醉。

  “婷婷,你這身上可真香!”“李二蛋,把你的臭手拿開!”趙婷婷一邊喊著一邊目視前方。

  生怕一分神就容易連人帶車摔倒。

  “婷婷,我不能松開啊,我一松開就得被顛到車轱轆下面去了。

  ”李二蛋的手,還偷偷的在趙婷婷腰間抓了幾下。

  不過被顛簸掩蓋住了,趙婷婷也沒注意。

  “這小腰手感又滑又軟啊!”李二蛋心里暗暗嘆道。

  本來趙婷婷被李二蛋抱住,心里很抗拒,可是不知道為什么,當李二蛋的臉貼在她后背上的時候,她的腰間漸漸地升起了一股異樣的感覺。

  讓她仿佛觸電了似的。

  “真討厭,我怎么會對李二蛋這臭小子有感覺的?好在這小子不知道,否則真是羞死人啦。

  ”趙婷婷的心里糾結的想著。

  其實趙婷婷在城里讀大學三年,因為長相漂亮,追她的男生很多,但是怕影響學習,所以她全都一一拒絕了。

  畢竟她也是個大姑娘了,所以偶爾也會 忍不住瀏覽一些小網站,以滿足那種空虛的心靈。

  誰知越看那種小片子,趙婷婷身體里的欲望反而越積越高。

  無處發泄這種欲望,所以這么久一直在身體里面積壓著。

  今天被李二蛋男人的手臂這么一抱。

  頓時有要爆發的趨勢。

  就在這時,顛簸的路面終于過去了,自行車已經進了村子。

  路面順暢了之后,還沒等趙婷婷說話,李二蛋就自覺的松開了她的腰。

  倒是讓趙婷婷多少有些意外。

  “婷婷,剛才不好意思啊,實在是車子太顛了,一時情急才抱你的。

  你別介意啊。

  ”李二蛋突然態度轉變,趙婷婷也有些納悶。

  (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李二蛋,這話可不像是從你嘴里說出來的啊。

  ”“婷婷,你看咱們倆抱也抱了,嘴也親過了!要不你就答應跟我處對象唄。

  ”“李二蛋,你還好意思提那件事?占我便宜我還沒跟你算賬呢。

  你趁早死了這條心吧!”“婷婷,畢竟咱倆都有了親密接觸了,你看你還有什么條件,盡管提。

  ”趙婷婷此刻也是有點無語,從來沒見過李二蛋這么不要臉的。

  她也是想為難一下李二蛋,讓他知難而退。

  于是說道:“行,那我就給你個機會。

  我爹當村長這么多年,一直想給咱們村修一條公路,連到山外面去,然后把小學重新蓋個新教學樓。

  只要你做到這兩件事,我就考慮跟你處對象,咋樣?”“行啊,就這么簡單?你等著。

  我一定把這兩件事辦了。

  到時候你可不許反悔。

  ”李二蛋嘴上雖然說的輕松,但是心里也知道如果以他現在這樣領救濟款過活,恐怕這一輩子都別想娶到趙婷婷了。

  聽李二蛋的語氣,趙婷婷一陣無語。

  算了,她也懶得跟李二蛋較勁。

  先不說蓋教學樓的事,就是修條公路,就得花個幾十萬。

  這么多錢,李二蛋砸鍋賣鐵也拿不出來,所以理論上,她永遠也不可能嫁給李二蛋。

  自行車很快就拐到了李二蛋家門前的村路上。

  遠遠的看去,似乎有個人正站在李二蛋家的門口,手里還拎著個水桶。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趙婷婷和李二蛋兩人快到門口的時候,才看清原來是 牛美麗

  一見是她,趙婷婷不由的微微皺了一下眉。

  因為趙婷婷的老爹趙前進是村長,而牛美麗的男人魏大國是候補村長,所以兩家向來是面和心不合,走動也很少。

  看到牛美麗,不由的猜測起她怎么會跑到李二蛋家門口來。

  早就聽村里人說這牛美麗經常和野男人在苞米地里打滾,這次難不成是看上李二蛋了?“ 牛嬸,你咋在這呢?”李二蛋從自行車后座下來問道。

  牛美麗趕緊笑盈盈的走過來。

  看到李二蛋是坐著趙婷婷的自行車回來,牛美麗眼神里不由的閃過了一絲詫異和警覺。

  “趙婷婷這死丫頭沒想到也挺悶騷的,居然搶在自己前面勾搭上了李二蛋,八層也是看上李二蛋了吧?哼,跟我搶男人,你丫頭還嫩點,雖然你比我年輕漂亮,但是比起那方面的技術,你趙婷婷可比我差遠了。

  ”心里如此想著,牛美麗臉上不動聲色。

  “二蛋,嬸子今天也閑著沒事,這不尋思過來幫你打掃下屋子。

  你這家里也沒個女人照顧,怎么能行呢。

  ”“牛嬸,麻煩你這怎么好意思呢!”李二蛋客氣著,心里想:這牛美麗不請自來,肯定沒安什么好心。

  難道今天就想在我家跟我滾一次?如果真要是那樣的話,自己是要還是不要?“二蛋,你小子這人緣還不錯啊,牛嬸家住的那么遠,還特意跑過來幫你打掃屋子,你的面子可真不小。

  ”這時一旁的趙婷婷把自行車停好后 開口說道。

  李二蛋聽這話風似乎有點不對,看到牛美麗來自己家,趙婷婷不是吃自己醋了吧?想到這,李二蛋的心里還有點小竊喜呢。

  “呵呵,牛嬸也是關心我嘛!”趙婷婷心想:也不知道你真傻還是假傻,還關心你,這騷女人明擺著是想吃了你。

  一個自己男人不行的大騷包,突然來獻殷勤,圖什么?還不是想跟你那個?心里想著,趙婷婷沒說什么。

  反正這事和她也沒關系。

  只不過她也不知道為什么,看到李二蛋身邊突然有女人圍繞,她心里也有點別扭。

  “婷婷,你還說我大老遠來,你不也是騎著自行車馱二蛋回來的嗎!你該不會是和二蛋處對象了吧?”牛美麗聽到趙婷婷的話似乎有點冷嘲熱諷的意思,心里有點不爽。

  但當著李二蛋的面,她也不好發作。

  “牛嬸你想多了,沒有的事。

  要不你們聊著,我就回去了。

  ”牛美麗在這,趙婷婷也實在沒什么話聊,便騎上自行車走了。

  “二蛋,你快把院門打開,我這拎著水桶怪沉的!”李二蛋糾結了一下,牛美麗這騷娘們兒大老遠跑來一定必有所圖。

  也無所謂,反正這大白天的,她就算再饑渴難耐,還能吃了自己咋的?這娘們要幫自己打掃屋子,就讓她掃好了。

  一念至此,李二蛋便打開了院門,牛美麗拎著水桶也跟著進了院里。

  她先將這院子里的臟衣服都泡在了水桶里。

  又用抹布沾了水,像模像樣的幫李二蛋擦著窗戶。

  “二蛋,早飯還沒吃呢吧?”“還沒呢,早上幫鄉親們澆麥田,所以回來晚了。

  ” 陳大孔從劉為民手里搶了一個燒餅之后,若無其事大口吃了起來,然后朝劉為民開口說道:老劉,我有點小事,想請你幫一下忙。

   劉為民看見陳大孔一點也不怕生,拿起自己燒餅吃起來,這讓劉為民的心里忍不住一臉郁悶,這家伙還是和以前一樣,一點也不拿自己當外人啊! 什么事?聽見這話的劉為民,面上一愣,然后 望著他身后年輕女人,忍不住開口問道:這位是…… 他是我侄女, 陳怡

  陳大孔三兩下把手里的燒餅吃完之后,連忙朝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今年剛從的醫學院畢業,是一位實習醫生,我想讓她在你這里待上一年。

   這怎么可能!劉國聽完陳大孔的介紹,面上一陣有些不解開口問道:她既然是醫生,不在大城市的醫院實習,跑到我這鄉鎮給私人診所干什么? 在劉為民看來,這陳怡來自己的診所,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了。

   這時候,只見陳大孔一臉苦笑道:她這不是攤上事了嗎? 什么事?這下劉為民頓時來了興趣,開口朝陳大孔問道。

   誰知提到這,陳大孔一臉苦笑道:誰說不是呢!可這個丫頭,在市醫院實習的時候一不小心得罪了人,我沒有辦法也只能讓她來找你這躲避了。

   在劉為民懷疑的目光下,陳大孔只能把陳怡所做的事情詳細給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原來陳怡今年從省醫科大學畢業,然后去了市里醫院實習。

   誰知道實習的時候,一位有錢人家的少爺對動手動腳的,然后陳怡氣不過把這少爺給狠揍了一頓,然后讓他不能讓人道了。

   噗! 劉為民聽到這差點把嘴里的茶水給噴了出來,這個丫頭也太好太狠了吧! 雖然劉為民沒有親眼看見這個場面,可是他的雙腿卻忍不住夾緊,下面感到一絲寒意,這對男人可是完完全全的要害啊! 她居然把人家的家伙給廢了,那問題可嚴重了許多啊!劉為民也沒有想到陳冬的侄女居然這么厲害,居然能把那富家大少爺給弄成殘廢。

   人家傳宗接代的工具被他弄殘廢了,人家還能饒了? 果然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感嘆,頓時忍不住一臉無奈苦笑道:誰說不是呢!這丫頭仗著練過幾年跆拳道,出手沒輕沒重的,當時出事之后連忙離開市里,連家都沒回就躲到我這來了。

   陳大孔說到這,一副誠懇的表情望著劉為民道:就讓她躲在你這,平日里給你打下手,工資不用給,吃飯問題和你們一起吃就行了。

   劉為民挺聽到這話,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苦笑,自己這都快成收容所了。

   他讓林蘭花過來,不過是打著歪主意,想把林蘭花變成自己明媒正娶的媳婦,收留這陳怡圖什么呀! 不過,劉為民一想起自己和陳大孔那可是從小穿著開襠褲一起長大的兄弟,而且在他服刑的時候,是陳大孔給他父親披麻戴孝,送終的,這個人情他必須還。

   再說了,那個富家少爺在有能耐,還能查到這窮鄉僻壤不成。

   想到這里,劉為民的拍著胸口朝陳大孔開口保證道:行,反正我這房間挺多的,讓她留下來幫忙吧!我們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這敢情好啊!陳大孔聽見這話,頓時緊繃的面容上一松,連忙拍著劉為民的肩膀,直呼他夠仗義。

   雖然來之前陳大孔心里有很大把握劉為民會答應,可這種事情劉為民答應是人情,不答應是本份。

   畢竟陳怡的確是在外面惹了事,這才跑出來的。

   既然劉為民答應收留陳怡,陳大孔連忙讓站在一旁的陳怡和劉為民見面,讓他們互相認識一下。

   不得不說,這陳怡果然是一個美人胚子,要不然的話她也不可能引起富家少爺的垂涎,甚至對她動手動腳的。

   彎彎的細眉,明亮的黑色眼珠里比林蘭花這種農村女人多了一絲靈動,還有自信之氣。

   而且因為她練過幾年武術的緣故,所以陳怡的眉宇之間還多了一絲英武之氣,讓人看過之后忍不住把她記在心里。

   小怡,叫劉叔啊!陳大孔看見陳怡過來之后一直站著在那,又不叫人的呆滯模樣,讓陳大孔忍不住著想要多剁腳,這丫頭怎么不會看臉色啊! 劉叔,您好!在陳大孔的壓迫下,陳怡有些不情愿叫著劉為民。

   嗯!對陳怡一臉不情愿的表情,劉為民心里一臉不以為意,人家畢竟是城里人,而且還是省醫科大學的畢業生,現在卻要躲在這鄉下診所里,給他這個土醫打下手,她心里自然滿腹牢騷。

   身份不對等,陳怡對自己有意見,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畢他不會和陳怡一般見識的。

   既然我答應了你叔叔,讓你留在這,就一定會照顧你的。

  劉為民說到這,想了想又繼續說道:既然你也是醫生,一會有人來 看病,你就負責給 病人看病吧!至于你住的地方,等蘭花回來之后,再給你安排。

   劉為民說完這話之后,起身把陳大孔送到了診所外邊。

   老劉,請你見諒,小怡這孩子被我大哥和大嫂寵壞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啊!走出診所之后,陳大孔一臉歉意朝劉為民嘆息道。

   聽見他的話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沒事,我們都一把年紀了,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 也是!陳大孔聽到這也覺得是這個道理,畢竟他們都一把年紀了,又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 陳大孔說到這,突然一副意味深長望著劉為民,嘴里忍不住調笑起來朝他道:老劉,你小子是不是對林蘭花有什么想法呢! 這,這怎么可能!劉為民陳大孔這么突然一問,頓時神情有些慌張,嘴里連忙解釋起來道:你想什么地方去了,我是那種人嗎? 你這家伙跟我,你還玩什么心眼啊!陳大孔看到劉為民打死不承認的表情,頓時嘴里忍不住笑著開口鄙視道:就算你們在一起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劉為民真的和林蘭花在一起的話,陳大孔也是樂見其成,畢竟他們兩個人都是苦命人,在一起過日子也無可厚非的。

   你是不是在村里聽見什么閑話?劉為民對于陳大孔這么問,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緊張,開口詢問道。

   在鄉下地方,有時候流言真的會害死人。

   對于這些流言,劉為民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可是林蘭花一個女人,又帶著一個孩子,要是被其他人污蔑的話,以后她還怎么在村里生活下去。

   大家大家都不是傻子,你這么照顧林蘭花,還出錢送她兒子讀書,就是一個明眼人也看得出你對林蘭花有意思了。

   陳大孔拍著劉為民的肩膀鼓勵道:既然你看喜歡人家,就出手要快,這樣村里人就不會說什么閑話了。

   其實這幾年因為電視,還有年輕人都外出打工的緣故 鄉民們的想法也開明了許多。

   這,這個以后再說吧!因為他和陳大孔都是幾十年的好兄弟,所以他也不想瞞著陳大孔,然后點頭道:你侄女在我這,你就放放心好了,我不會讓她受到半點委屈的。

   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話,面上十分滿意道:有你在我當然放心了,那丫頭就是這種臭脾氣,你多多見諒一下。

   兩人寒暄幾句之后,陳大孔就離開了劉為民診所。

   離開之前,劉為民詢問了一下修路的情況,結果陳大孔卻是苦笑不已告訴劉為民,修路的事情又涼了。

   對于一點,劉為民也有些無可奈何,畢羅漢看到這里竟這些都是政策安排,他一個普通人根本沒有什么能力去管這些多余的事情。

   劉為民回到診所的時候,正(極品少婦的誘惑)好看見一個鄉民前來看病,而陳大孔的侄女陳怡正在劉為民的位子上給病人看病。

   劉為民看到這并不說話,站在旁邊望著陳怡給病人看病。

   不得不說,陳怡的確是不愧是省醫科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只見她坐在劉為民的座位上熟練的給病人看病,然后寫下看病記錄。

   你這是吃錯東西,腸子發炎而已,我給你掛幾瓶藥水就好了。

  陳怡在病人腹部看了一下之后,朝病人開口道。

   這個鄉民捂著肚子一臉痛苦,朝陳怡道:醫生,趕快給我輸液吧!我肚子都快疼死了。

   好的!陳怡聽見這話,趕緊起身給這病人配起藥水來,結果卻被劉為民攔住。

   劉叔,你這是什么意思?陳怡雖然嘴里說得客氣,可是語氣里對劉為民卻沒有半點尊敬。

   他不止腸炎犯了,而且肝臟也有問題,給他加一點治療肝病的藥!劉為民仔細查看了一下病人的情況之后,朝陳怡開口說道。

   肝病?陳怡聽見這話面上一愣,眼里滿是疑惑望著劉為民道:劉叔,你沒有看錯吧!他明明是腸炎,怎么會有肝病呢! 看見她一臉不服氣的模樣,劉為民輕輕翻開鄉的眼睛,指著眼底深處想淡淡的黃色素,道:你自己來看吧! 陳怡聽見他的話,一臉疑惑上前望著鄉民眼底黃色的細肉,在聽從劉為民的方法,輕輕敲著患者肝臟的位置。

   結病人疼痛感更加強烈,甚至滿頭冷汗,臉色慘白不已。

   疼死我了!不僅如此,這個鄉民被陳怡用手輕輕一按之后,整個人疼痛增強,生不如死。

   聽完劉為民的解釋之后,陳怡的眼里看向劉為民的時候,再沒有什么藐視和看不起的目光。

   在給鄉民配好藥水輸液之后,陳怡來到劉為民面前開口問道:劉叔,你怎么知道那個病人的肝臟有問題? 這時候陳怡實在是沒想到劉為民,光憑一眼就知道病人哪里病了,這技術也太牛逼了吧! 面對她的疑惑,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這沒什么大不了的,熟能生巧而已。

   陳怡聽見劉為民的話,頓時不敢再瞧不起劉為民了。

   他和鄉下那些坑蒙拐騙的庸醫不一樣,是真的有本事的人。

   在看到陳怡服氣的眼神之后,劉為民心里一臉滿意的模樣開口朝她道:剛才那個病人因為長期喝酒抽煙的問題,再加上經常熬夜,身體里的毒素不斷累計在肝臟,從而引發腸炎。

   劉為民說的著,然后從旁邊的藥房里抓出幾副中藥包好,然后遞給陳怡開口說道:一會那病人輸完液之后,讓病人拿回去熬藥喝,這些藥對肝病有很強的療效。

   中藥?陳怡聽見這話,在看桌上劉為民包好的中藥,面上一副訝異的表情道:不是說中藥都是騙子嗎? 在她學習的醫療知識里,中醫都是那些跳大神,喝符水治病的騙子而已,一點都不靠譜。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