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巳 ゆい が 童貞 を プロデュース 04



我肚子是真的疼的厲害,所以便立刻進去了,好在好像只是拉肚子而已,應該不是什么嚴重的大病,拉了兩次肚子之后,我稍微舒服一些,只不過也有些虛脫了。

  我回床上躺了一會兒。

   俊杰一直都在 打游戲,那打游戲的聲音太吵了,我有些睡不著,于是我對俊杰說,“俊杰,你可不可以把游戲的聲音關小一些,我實在是不是很舒服,想睡一會。

  ”“媳婦,你沒事吧?關小了,我聽不見,要不你去外面沙發上睡一會兒吧?”我一聽,心里冷了半截。

  這俊杰為了游戲,連我在房間里睡覺都不管不顧了。

  我都已經跟俊杰說了,我不舒服。

  當即我的心里面就哇涼哇涼的很難受,也不跟俊杰說話了。

  俊杰不喜歡戴耳機玩游戲,我是知道的,戴著耳機會有束縛感,很不舒服,一直以來,我對這件事情也是比較容忍的,但是我今天是真的不舒服,所以希望俊杰能夠讓我一下。

  沒有想到俊杰還是這個樣。

  我抱著被子跑到了客廳沙發上去睡。

   表哥看到我睡在沙發上,皺著眉頭問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如實回答了,說是俊杰在里面打游戲。

  聲音太吵了,我睡不著覺。

  表哥一下子就發火了。

  叫俊杰出來,并且勒令他不許再打游戲。

  俊杰心里面 可能是不太舒服的,但是表哥的話,俊杰一向是聽的,所以還是戀戀不舍的關閉了游戲。

  我又重新回到了床上。

  俊杰用埋怨的眼神看著我。

  “媳婦你怎么跟我表哥打小報告?”“誰給你表哥打小報告了?不是(故事網),你叫我睡到沙發上去了吧,睡到沙發上,咱表哥能不看到嗎?”俊杰啞口無言。

  不過他也聽了表哥的話,沒有在打游戲。

  我稍微在床上躺了三個小時,睡了一會兒,身體倒是舒服了不少,晚上表哥叫我吃飯。

  坐上飯桌,吃了一會兒飯,今天 表嫂做了很多豐盛的菜,有辣子雞丁,油爆蝦,蒜蓉扇貝,還有一些家常菜和湯。

  因為是過年所以家里面氣氛也還是不錯的,表哥和俊杰,兩個人還一起喝了點小酒。

  酒過三巡表哥說道。

  “芳芳嫁到我們家來也已經有好幾年了, 我一直也沒有給她買過什么東西,今年我準備給她買個金鐲子吧,就當是大哥送你的禮物。

  ”一個金鐲子也得五六萬呀,一下子收這么貴重的禮物,我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趕緊拒絕,我都已經和表哥他們是一家人了,就買五六萬的鐲子,是劃不來。

  “不要了,大哥這個禮物太貴重了些。

  ”“那怎么行?”經過一番推辭之后,表哥還是堅定的,堅持要給我買。

  一旁的表嫂說道,“你這老東西,給芳芳買這么貴重的禮物,倒是也沒有想過我啊,這十幾年結婚以來也沒給我買過什么像樣的東西。

  ”包括臉上帶著笑意,我看表嫂像是開玩笑的,但是表哥聽了之后,心里面好像卻不是滋味的,放下酒杯之后就回房間。

  表嫂覺得一陣郁悶。

  “這老頭子,給芳芳買東西也是好事情,我只不過是開玩笑,講了幾句,怎么就裝著生氣回房間了。

  ”我也不再說什么。

  吃完飯之后,俊杰又回房間打游戲去了。

  表嫂正要收拾碗筷呢,我連忙搶下了洗碗的工作。

  這表嫂燒飯燒了一下午了,怪累的,這個時候我已經舒服了不少,晚上洗碗還是由我來吧。

  洗完碗之后,我回了房間。

  俊杰竟然沒有在打游戲,看到我回來了,撲在 了我的身上。

  “媳婦……”看到俊杰那個樣子,我就知道今天要做什么,但是我今天真的沒有心情。

  特別是今天下午的時候,俊杰這副姿態,讓我覺得很郁悶。

  竟然不管我的身體,只管著打游戲游戲能當飯吃嗎?所以我今天晚上絕對不會答應俊杰。

  俊杰湊過來的時候,我就把他給 推開

  “讓開!”俊杰被我推開之后,又重新湊了回來。

  “哎呀,媳婦,你干什么要把我推開,我就沒幾天就要走了!還不趁著機會多來幾次?”“我才不要!”這樣我心里面也特別的狠,看到俊杰,眼睛都紅了,我都沒有原諒他。

  俊杰也十分的郁悶,只能自己用手給解決了。

  但是這一刻我有什么關系呢。

  是俊杰,今天先惹我不開心。

  不過被俊杰這么一搞,我心里面也很不是滋味。

  特別是今天表嫂說的話,為什么表哥生氣了,我一直都想不明白。

  難道表嫂只是借著開玩笑的話,說的話是真的啊?難道表嫂發現了些什么嗎?我不敢再想下去。

  我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

  過年的時間其實是非常的短暫的,今天有親戚來,明天要去親戚家,所以俊杰很快又要回去了。

  在家里面又只剩下了三個人,我表嫂和表哥。

  自從那一日的事情之后,表哥就很少再與我說話。

  我有的時候趁著表嫂不在家想找表哥說話都沒有什么機會,表哥好像態度對我也冷淡了很多,我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以為是表嫂真的發現了。

  表嫂是一個非常喜歡旅游的人。

  這不剛到3月份,表嫂又報了一個去澳大利亞旅游的團。

  一共出行要十天。

  我實在有些受不了表哥對我的態度了,因為我是很想念表哥的,我一直都想跟著他說話,但是表哥每一次回家了之后,就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面,我也不好意思去敲門。

  但表嫂去旅游之后,這一天我下班回家,看到門口的鞋,就知道表哥已經回來了。

  我切了水果,敲響了表哥的房門。

  “怎么了 小芳?”我敲了幾扇門之后,聽到了表哥的聲音。

  “哥哥,我給您貼了一些水果,現在天氣寒冷,您要多吃一些水果,補充水分。

  ”“我不吃,你自己吃吧,謝謝。

  ”表哥的態度會如何?但是卻比以前又多了幾分疏遠。

  被拒絕了,我在原地站了幾秒鐘之后,一咬牙,直接推開了門。

  表哥看到我走進來了,一愣,沒有說話。

  此刻表哥正坐在座位上面。

  “小芳不是都已經跟你說了,我不吃嗎?你怎么還給我送進來了呢。

  ”表哥摘掉了老花眼鏡問我。

  我聽到這樣的質問,頓時心里面一酸,覺得委屈的很呢,于是便站在原地不說話了,手中拿著果盤,手還有些微微顫抖。

  “小芳,你這是怎么了?我又沒說你什么,怎么還哭起來了?”表哥連忙從位子上站了起來,看到我哭一瞬間,好像也有些慌亂,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了呢。

  表哥拿了張餐巾紙,走到我的邊上,遞給我,讓我擦擦眼淚。

  我賭氣沒有接,于是表哥便拿著餐巾紙,猶豫了一下之后,幫我擦掉了眼淚。

  “你這是怎么啦?我只是不吃水果而已。

  這些天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在吃水果我就該拉肚子了。

  ”“哥哥,你這些天為什么總是不理我?”“我哪里有不理你?”“你還說沒有?”我看著表哥。

  “真的沒有不理你,最近這段日子,我們醫院里面也比較忙,這不正好,你嫂子她身體也不是很舒服,所以我便把心思多花在了你嫂子的身上。

  ”我剛才也只不過是賭氣而已,心中有些委屈罷了,我知道的,畢竟表哥是我表哥。

  可能曾經我表哥發生過那樣的事情。

  所以我想要得到供更多的戀愛,但是我們的這一段感情可能是畸形的吧,我知道表哥可能是有一點喜歡我的。

  但是礙于人倫道德。

  或許表哥在也不會和我發生關系。

  “那你抱抱我好嗎!”我顫抖著嘴唇對表哥說的。

  表哥猶豫了一下,還是伸開手抱住了我。

  我的腰部能夠感受到表哥的強壯。

  表哥抱著我的感覺太溫暖了。

  “小芳,我是你丈夫的哥哥,所以我們注定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也還有你嗎?我們之前發生的事情或許是一種錯誤吧,希望以后不要再發生了,就讓這種錯誤就這樣灰飛煙滅,煙消云散吧。

  ”表哥的聲音十分的好聽,有十分的沉穩,在我身后說著,卻讓我有百感無奈。

  我心里都明白,這些道理我都懂,但是這個時候的女人都是盲目的。

  “那可不可以最后一次……”表哥搖了搖頭,拒絕了我。

  但是我卻推開了表哥,然后解開了我的上衣扣子。

  我的衣服掉落在了地上,表哥連忙蹲下來,幫我撿了起來。

  “小芳不行的……”表哥話音剛落,我又把我自己的褲子給脫掉。

  關掉了燈。

  我輕輕的抱住了表哥。

  “最后一次就最后一次……”表哥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嘆了一口氣,答應了。

  表哥的手輕輕地撫摸著我,我的手也輕輕的往下探去。

  表哥的那玩意兒早就已經硬了。

  硬邦邦的我摸上去都覺得硌屁股。

  我幫表哥脫掉了衣服,正要幫他脫褲子,幫他親。

   用膳時間向來是各壇 弟子聚首一堂的少有時候,雖不至於熱熱鬧鬧笑語震天,交情好的(3p經歷) 師兄弟師姐妹還是坐到一起聊上幾句的,這時候通常一目了然誰與誰親近、誰與誰交惡的小是小非,各壇有各壇的一套人情冷暖,唯獨北壇的師兄弟二人清靜簡單一如往常。

  「 大師兄

  」見是顧 長歌那道仙白身影飄袂而入,早早到了飯堂的其余三壇弟子不敢怠慢,恭聲喚道。

  顧長歌身後跟著一個神情冷傲的少年,眉目一動一斂間掩不住盛氣輕狂,見了人也不吭一聲,雖臉色因渾身倦乏而斂去了一身不羈,偏生那與生俱來的傲氣怎麼抑壓也無法完全消去,教人瞧了就是喜愛不來,若誰不信邪同他開口講話更準要氣得磨牙。

  自家 師弟不會叫人,顧長歌倒沒有說什麼,或許這也是縱容得尉遲律成了如今這個樣子的元兇,但顯然顧長歌對自家師弟的要求已經降到不能再低,只要尉遲律在回話時恭恭謹謹不嘲不諷,自己便要覺得滿意了,偶爾也會覺得,自己身為大師兄卻教出如此不守規矩的師弟實是有那麼些許失敗。

  飯堂中央是幾排長長的木桌,四壇弟子分坐於兩側,由低階弟子將膳食分派,一葷一素一湯,尉遲律正值發育年間,怎麼吃也吃不飽,總是要顧長歌開聲阻止他繼續添米飯的舉動方肯罷休。

  膳後,顧長歌正偕著他家師弟離去,一抹身影冷不防地截在前面。

  「大師兄, 杜長老有找。

  」顧長歌微怔,認得這位前來通報的弟子確是侍候在杜十方跟前的小書僮,只恩師甚少在這個時辰找人,怕是出了什麼要緊事。

  「我這就隨你過去。

  律,你自己下去演練吧。

  」顧長歌應道,不忘側身向身後的人吩咐一聲。

  「師兄,我也去。

  」「不必,你自個兒先自習片刻,過後我會再仔細教你一遍。

  」說完,便隨著那書僮去了。

  尉遲律正要抗議,偏偏想不出抗議的理由,那只不過是對師兄隨便就拋下自己的不滿,哪能堂而皇之地說出口,當下只能冷冷地板起臉,悻悻然目送顧長歌的仙白背影而一言不發。

  算了,自己練就自己練。

  他用了三年時光學成雪 月峰 劍法的第一重,比尋常弟子快了那麼一兩年,半是顧長歌悉心教導的功勞,半是自己憑著天姿悟性不辭辛苦的勤練,如今終於到了第二重,心底里不由生出些許得意興奮,好像自己到達了一個里程碑,離他家師兄隱約又近了那麼一點。

  午後習練的地方不受規限,看修習的是什麼,一般而言,劍法在中庭、心法在暗室。

  尉遲律自身偏好弄劍,獨自一人時愛在中庭外的雪地獨練,現下正是著手學習第二重第一式的劍法的好機會。

  雪月峰第二重劍法、逍遙九劍。

  他興沖沖地提劍演習了一會,身後冷不防地響起了一名南壇師兄的叫喚。

  「 小師弟,怎不見你家大師兄?你們平常兩個不是形影不離的麼?」嚴略難得見尉遲律身邊沒有顧長歌的身影,實在是太習慣這兩位同時出現,現下只見其一就怎麼看怎麼怪。

  「師兄被師父叫去啦。

  」尉遲律心不在焉地懶懶回道,手里仍在專心地揮動著他的長劍。

  「嘿,既然你家師兄現下沒空理你,不如跟我較量一回,讓我瞧瞧,大師兄親手教出來的小師弟,又進步到什麼程度去了。

  」這南壇的嚴略出於好奇,也出於看不過眼尉遲律那種好似誰也不放在眼里的狂狷,雖不至於討厭上對方而找他的茬,但見到這種態度就是忍不住想挫挫對方的銳氣,況且雪月峰里弟子私下較量互相切磋是平常事,從比武切磋的過程也能精進自身武藝,因此師長們只眼開只眼閉,只要不見血都隨弟子去。

  「不好,師兄快回了。

  」尉遲律想也不想就拒絕。

  「反正大師兄現下也大概沒空理你了,午前我在大門碰見杜長老帶了個女孩回來,估計你們北壇要多一位小師妹啦。

  大師兄這會被杜長老叫去,大概也是為了這事吧。

  」尉遲律明顯一怔,好似霎時未能理解那些字句似地皺緊了眉。

  須臾,腳步急起,像是焦趕著去何處。

  「小師弟,我今天可不會放過你,接我一招再說!」嚴略在後頭追了上來,一邊叫著,長劍自劍鞘抽刮出尖脆聲響,在午後的雪月峰異常刺耳。

  被人如此撩潑挑釁,換作是平日尉遲律自當奉陪,然他此刻心有疙痞,只想趕去恩師那里看個清楚,心思未曾放在這較量切磋上頭。

  恍惚沉吟之際,沒料到嚴略突然提劍而至,尉遲律霎時間沒有防備,臂上倏忽多了一道血口。

  「你!」尉遲律吃痛怒瞪,怒氣霍地涌上。

  「呃、小師弟,你沒事吧?你干麼不閃不避?不就說了要過幾招而已,你小氣什麼?!」嚴略顯然沒想到對方竟不出招,現下見了血,并非他之本意。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