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なみ ゆい



(荷蘭在線特約專稿)人類的兩性關系 不應該有確定的模式,如果有,也僅是不傷害他人這重要的一點。

  如果一定要讓我進一步說明“正常的兩性模式”,那我也只能說:每個人的需要,每個人能從中感到良好的方式,便是最正常的方式,也是具有最強有力理由選擇的模式。

  性愛的宗旨是什么?是唯樂的,而不是生殖的,所以,快樂第一。

  所以我們說:一切能夠帶來生理快感,甚至性高潮的方式,都是最合理的,都是應該向往而不應該拒絕的。

  按此推理: 雙性戀應該是人類的理性選擇。

  既然與 男人和女人發生性關系都能夠帶給我們快樂,那么我們有什么理由拒絕其中一種呢?這種種快樂是與眾俱來的,是大自然賜給我們的,是最符合自然本性的,拒絕了其中任何一種,便是拒絕了一部分自然屬性。

  即使強調精神關系 的人,也不能否認雙性戀的合理性。

  男人和女人有許多的不同,我們從男性身上感受到陽剛之美,從女性身上感受到陰柔之美,同時愛上男人和女人,不是最正常不過的了嗎?不是可以提供一種互補的可能嗎? 方剛:我們到底應該如何看待“雙性戀”?對人類近親大猩猩等高級哺乳動物的考察發現,動物間是普遍實行雙性戀的,特別是在其生命幼年。

  金西的調查報告,及許多性學調查顯示,青春期時期男性間的 同性性關系極為常見,進入成年后,一部分人過著同性戀的生活,另一部分人成為絕對的 異性戀者。

  我們是否可以這樣大膽推測:幼童尋求性快樂是不分對象的,性游戲可以發生在異性間,也可以發生在同性間,無論與誰做性游戲,孩子們關心的都只是性游戲本身的快樂,而從來不會真的關心游戲的對方是男性還是女性。

  幼年性游戲的這種情況,最充分地說明了性快樂完全是可以不分性別對象的。

  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社會開始向孩子們灌輸異性戀的模式,進而使其喪失與同性做愛的心理基礎。

  雙性戀者是那些受文化毒害最少的人,或者說,他們成功地抵制了文化毒害, 而保留了自己既愛紅粉又愛須眉的品性。

  與同性發生過性關系的青少年,許多人并不承認自己是 同性戀者,只是有過 同性性行為而已。

  方剛:我們到底應該如何看待“雙性戀”?許多自稱是絕對異性戀的人士聲稱,他們在某些特殊情況下有過同性間的性接觸。

  接觸時,他們感到快樂,事后,往往感到“惡心”,悔恨。

  他們堅持說,那只是一時的“泄欲”,與同性戀無關。

  我想說的是,這種現象正說明了同性戀的種種合理性,偶然的同性性行為感到快樂,是生命自然力量的蘇醒與萌動,事后的“惡心”感與悔恨,是異性戀文化觀念內化者的自責。

  所謂“泄欲”,正是人的自然動力。

  中國的學者似乎習慣于從歷史和文化中去找證據,我個人亦深受其影響。

  其實大可不必,即使沒有這么多生物學、文化學的理由,僅僅因為能夠快樂這一點,我們便沒有權利否定雙性戀的合理性。

  但問題是,我們必須談證據,因為我們只能談證據!既然中餐和西餐都能夠填飽肚子,饑餓的時候我們便不應該挑食;既然中餐和西餐口味不一樣,我們每個人便都有選擇其中一種或兩種都選擇的權利;既然中餐和西餐都有營養,那么我們至少應該兩樣都嘗一嘗,才能決定我們真正喜歡的是哪一種。

  但人類的問題是,歷史發展過程中剝奪了我們自由比較、選擇的權利,而將其中一種作為法則強行塞給我們,以至于我們沒有吃過另一種食物,便已經認定那是不好吃的,臭的。

  方剛:我們到底應該如何看待“雙性戀”?某些民族拒絕一種食物,經年累月,以至于從沒吃過這種食物的人如果被強行要求吃,會惡心、嘔吐。

  但如果這個人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吃的,他同樣會感覺味道很不錯。

  將性愛關系比之于食物,可能會受到一些指責,但確實能夠使我們更為直觀地認識這一問題。

  許多人對同性戀者或異性戀者偶爾嘗試另一種性關系抱批評態度,斥之為自娛性的、不負責的“換口味”。

  但“換口味”不失為一種對迥異生命狀態的嘗試,對文化加諸于自身戒律的挑戰,而且,很可能“換”過之后,便徹底背叛過去了呢。

  很多時候,我們正是被“戀”這個字搞糊涂了。

  也許,我們根本就沒有必要再做什么“同性戀者”、“異性戀者”、 “雙性戀者”的劃分,而只應該說“同性性行為”和“異性性行為”。

  我們采取怎樣的行為,只是一時的行為,行為是個動作,而不是一種狀態。

  但“**戀者”卻將我們束定為一種狀態,而且被理解為一種持續一生的狀態。

  將人作這樣的劃分,本身便是不科學的,否認了人的可變性,思維的流動性。

  方剛:我們到底應該如何看待“雙性戀”?性不應該成為某些人的中心標志。

  福柯說,在十八世紀以前,沒有同性戀與異性戀者之分,而只有同性性行為與異性性行為。

  同性戀在今天成為一種人。

  同性性行為只是一種行為或經歷,而不是一個人的基本特征。

  雙性戀對于社會一個顯爾易見的好處便是:使人與人間增加更多的粘合性,而減少對抗性。

  我們知道,日常生活中男人和女人往往遠較男人與男人、女人與女人能夠合作, 這便是異性相吸、同性相斥,幾乎所有的戰爭都是男人打男人的。

  而雙性戀,使得異性相吸,同性也相吸,每個人對另外所有的人都存一份吸引的可能,不是正可以使這個世界變得少許多爭執嗎?作為一個生命體,我們具有進行同性性行為和異性性行為的可能與權利,我們在出生之始,原本是具有成為雙性戀者的可能的,但是,圍繞我們的文化改造了我 們,使我們成為同性戀者、異性戀者,或者是雙性戀者。

  方剛:我們到底應該如何看待“雙性戀”?值得一提的是,許多接受我訪談的同性戀者表示,他們反感雙性戀者。

  雙性戀者被認為更“花心”,腳踩兩條船,更容易使伙伴感到受傷。

  我個人認為,對雙性戀的抵觸,本質上基于對自己戀愛對象不能為自己所獨有的憂怨。

  雖然我在這里談及性愛不以性伴的性別為取舍,但是我的調查同時顯示,雖然一些異性戀者或偏重于異性戀的人士也會基于好奇或饑渴與同性作愛,但是否是真正的同性戀者,在與同性作愛時的表現是不同的。

  一些男同性戀者描述說,那些異性戀者與你作愛的時候,不會進行舌對舌的接(邊插邊做吃奶)吻,甚至不會吻你身體的任何部位,他們不會進行性愛撫,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陰莖上,只是一味手淫,射精后立即興趣全無,甚至立即離去。

  延伸閱讀:約翰尼德普雙性戀女友《VS》同性題材大片   閱讀提示:正當我們激情正酣時,他突然翻身而下,跑進書房,拿出 兒子的水彩筆,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了,他又開始發揮自己變態的想象力,在我身上開始涂鴉 畫畫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文字:禪 小巖  每次只要一到晚上就是我的夢魘, 老公則是這個恐怖夢境的制造者。

    見多了各種各樣特殊癖好的男人,但是你見過一個正常的男人肆意妄為的糟蹋自己妻子潔白如玉身體的嗎?!這是絕對隱私,是不為外人道也,再說,我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的,但這又的的確確是存在的,是不能矢口否認的事實。

    要不是忍無可忍,我絕對不會拿床幃之事充當大家的笑料,供大家開心消遣的。

    剛結婚那段時間,他還算是比較正常的,但就是比較下流。

  你比如,我正在廚房里淘菜,他則會神不知鬼不覺的鉆到我的身后,在我身上上下其手摸來摸去,有時我嫌礙事,虎著臉訓斥他兩句,都三十幾歲的人了,孩子都五六歲了,別這么沒個正經。

  口述:賤 老公愛愛時總在我身上畫畫  見他沒反應,我就會喊正在客廳看動畫片的兒子,兒子只要一出現,我才能脫離他無處不在的魔爪。

  這樣說,倒不是我對他這種行為反感,或者我是某些方面冷淡,而是我從小潛意識就被灌輸了這樣的思想,上床是夫妻,下床守規矩,如果床上床下都一個樣子,那根牲畜有何區別。

    天知道我的話對他而言根本就是雨過地皮干,他只顧著自己的欲望的噴薄欲發,哪管得了我的感受。

  有時,我實在是沒那個興趣,他便耷拉著眼皮,不看我的臉色,照樣我行我素,對于他這個樣子,我常常是感覺憤怒又羞恥。

    后來,跟閨蜜一起探討這個話題,閨蜜說起自己的老公,也是一臉的哀怨,他的老公更加的令人發狂,每次愛愛的時候偏偏不在晚上,專挑早上和午休的時候,閨蜜無奈,只能佯裝著進行配合。

  于閨蜜的老公相比,想想自己的老公,那才真的是小巫見大巫了!  天黑了,吃過飯了,洗過澡了,輔導兒子做完功課并看著他入睡,我走進了自己的臥室。

  老公看到我,就如一匹餓狼,直接撲了過來,對于他這種行為,我骨子里是排斥的。

  一點情調都不懂,他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床戲,床戲很重要的,跟他講,他還說我啰哩啰嗦的,咱們都是大粗人一個,誰講那個。

  面對這樣的丈夫,我只能選擇無語,除此,我別無他法。

  口述:賤老公愛愛時總在我身上畫畫  正當我們激情正酣時,他突然翻身而下,跑進書房,拿出兒子的水彩筆,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了,他又開始發揮自己變態的想象力,在我身上開始 涂鴉畫畫。

    我對此很是厭惡,一方面是因為我覺得那些花花綠綠的色彩有毒,長時間下去毒素會滿滿侵蝕到肌膚里面;另外一方面是因為老公不僅在我的全身上下開始運作,哪怕是私密處都被他冠以想象,變成他腦子里的成像。

  這是對我人格的一種侮辱……  看著他收工,還拿過手機,對著我各個角度進行拍照,我有種想哭的感覺,推開他,沖進浴室,沒來由的就哭出了聲。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禪小巖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分享到: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