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射 護士



溫喆從簾子里一出來劉 春杏就好奇的問他,溫喆嘿嘿一笑,“沒啥大病,就是那東西不中用了,我給他扎幾針就好了。

  ”“切,你有那么大本事呀?有那本事你還在這里窩著干啥?”劉春杏一臉的不信,他哪知道溫喆沒有行醫執照啊,要是有的話就憑他這針灸的功夫早就去城里干了。

  “是時候弄個行醫執照了。

  ”溫喆暗暗的想到,他已經滿十八周歲了,到了考執照的年齡,不過他初中都沒混畢業,而且行醫執照也十分不好考,溫喆為這事犯起了愁。

  劉春杏這個人還是比較不錯的,幾天相處下來溫喆就摸透了她的脾氣,兩人在衛生室里也變得有說有笑。

  這幾天錢 寡婦和淑芬都沒找過溫喆,溫喆知道錢寡婦是讓自己給嚇著了,而淑芬肯定是躲不開錢高強,經歷過男女之事的溫喆不禁有些憋的難受,一看見劉春杏那肉嘟嘟的 身子就想把她摟進懷里好好的弄一下。

  “春杏姐,今晚你們小 王村放電影,去看不?”劉春杏是小王村的,她比溫喆大三歲,溫喆第二天上班就開始管她叫姐了。

  中午剛吃完飯溫喆就問劉春杏,他是剛聽說這事。

  “行啊,反正我晚上回家也沒事,那就看去唄。

  ”劉春杏一點都不矯情,直來直去。

  晚上一下班兩個人就騎著劉春杏的自行車往小王村跑,電影七點開始放,他倆下班都已經是六點了。

  “哎呀小喆你慢點,我都快讓你顛到地上去了。

  ”小錢村離小王村十幾里路,也不是太遠,不過路不是太好走。

  而且溫喆專挑坑洼的地方走,弄的劉春杏直沖他喊。

  “你抱緊我不就掉不下去了嗎。

  ”溫喆有他的心思,劉春杏一直都是用手把著車座下面,他想感受一下劉春杏那對大肉球,所以就專撿坑包的路走。

  劉春杏好像也知道溫喆的心思,還是死死的把著車座,也不松手。

  “哎呦,屁股都快顛碎了。

  ”溫喆找了個大坑騎了過去,把后面的劉春杏顛的都差點喆出去,下意識的摟住了溫喆的腰。

  而溫喆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感覺到后背傳來的壓迫就更來勁了,一個勁的猛顛,等到了小王村自行車的后車圈都顛變形了。

  “要死了你,專挑壞路走。

  ”劉春杏打了溫喆一下,不過看樣子沒怎么生氣。

  這時放電影的帆布都已經拉開了,不過還沒開始,小王村放電影的地方在村委會里,這個時候院子里已經坐滿人了,連一邊的大樹上都爬滿了孩子。

  劉春杏不住的和人打著招呼,把自行車扔在外面也不管,拉著溫喆就往里面擠。

  有不少人都問劉春杏帶的小伙是不是她對象,她也不答,只是往里面擠,擠了好半天才算找到個位置,兩人一前一后坐了下來。

  沒過多大會電影就開始放了,是抗日游擊隊。

  溫喆坐在劉春杏身后看看四周沒人注意,就往前湊了湊,兩條腿從劉春杏兩邊伸過去,然后輕輕摟住她的腰。

  也不知道劉春杏是看的聚精會神還是沒注意,也沒反對。

  溫喆膽子不由大了不少,開始在劉春杏的小腹上慢慢摩擦。

  “哎呀別鬧。

  ”劉春杏抓住溫喆的手扔到一邊,又開始聚精會神的看電影。

  溫喆停了一會,然后又將手放在劉春杏的小肚子上,不過這次劉春杏倒是沒說什么,也不理溫喆。

  屁股往前又挪了挪,溫喆把褲襠對準劉春杏的屁股,輕輕往前一頂。

  劉春杏被溫喆頂的一動,回頭瞪了他一眼,不過沒說什么。

  溫喆嘿嘿一笑,用手把自己的大家伙扶正,然后直挺挺的頂在劉春杏的屁股上。

  “小喆,別鬧,把你手拿開。

  ”說完劉春杏把手背到后面扒拉了一下,隨即就感覺不對,自己肚子上應該是兩只手,低頭看了一下確實是溫喆的兩只手,劉春杏不禁有些迷惑。

  “他兩只手都在這呢,那他拿啥頂的我?”忽然劉春杏想起了什么,臉一下就變的通紅。

  雖然她性格有些潑辣,但哪里經歷過這事。

  “他是用那東西頂的我?”想到這里劉春杏的臉就更紅了,也幸好現在天黑,雖然電影屏幕上挺亮但也沒人能看的出來。

  “這死小子,敢跟我耍流氓,看明天上班我怎么收拾他。

  ”劉春杏恨恨的想著,后面有根棍子頂著她也沒啥心思看電影了。

  只感覺屁股那傳來癢癢的感覺,倒是挺舒服的。

  而溫喆見劉春杏不吭聲就更來勁了,屁股一聳一聳的,心里還喊著口號。

  “嘿就、嘿就。

  ”這感覺十分刺激,溫喆不自覺的就把雙手往上移了一下,按到了劉春杏的胸脯上。

  手上剛一加勁溫喆就是一咧嘴,劉春杏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把他疼的趕緊放下了胳膊,也不敢往上抬了。

  雖然劉春杏的胸脯很大,摸著十分舒服,但她掐人實在是太狠了,溫喆估計胳膊已經被她給掐紫了。

  這時電影剛好演完,劉春杏從地上站了起來,也不看溫喆,直接就朝外面走去。

  “春杏姐,咋不看了呀?還有一個沒放呢。

  ”溫喆跟著劉春杏,劉春杏也不說話,直到外面一個沒人的地方劉春杏才轉身又掐了溫喆一下。

  “死小子,跟姐耍流氓是不?看我不掐死你。

  ”“沒有啊春杏姐,我哪耍流氓了,哎呀你別掐了,疼。

  ”溫喆被劉春杏追著掐,溫喆跑了幾步冷不定一回身一把就將劉春杏抱在懷里,緊接著就說:“春杏姐,咱倆處對象吧。

  ”劉春杏沒想到溫喆會忽然轉身把她抱住,剛想掙扎一聽到溫喆的話頓時就不動了,傻傻的看著溫喆問了一句:“你說啥?咱倆處對象?”溫喆使勁的點了點頭:“我沒娶你未嫁,還在一塊上班,咱倆處不剛好嗎?”劉春杏一聽這話臉騰的一下又紅了,活這么大還從來沒人向她表白過呢。

  “那個啥,小喆,我比你大三歲呢,咱倆不合適。

  ”“啥不合適呀,女大三抱金磚,我感覺咱倆挺合適的,要不這事就這么定了,你給我當對象。

  ”說完溫喆就在劉春杏的臉上親了一口,這次劉春杏沒有生氣,而是臉變得更紅了,支吾了半天才說了句:“俺得回家問問爹娘。

  ”溫喆心說還問個屁,又摟又抱的,這不是對象是啥。

  心里雖然這么想但溫喆嘴上不敢這么說,呵呵笑了一下:“那行,等你回家問問你爹娘,完了再定這事。

  ”話音一落溫喆的嘴就親到了劉春杏的嘴上,劉春杏只是略微的掙扎了一下就放棄了抵抗,任由溫喆親她。

  懷里摟著個肉乎乎的女人溫喆只感覺 下身嚴重充血,一根棍子又支了起來,頂在劉春杏的小肚子上。

  隨后溫喆的手也抓在了劉春杏的胸脯上,劉春杏長了一對大胸,雖然隔著衣服但溫喆感覺 一只手根本就抓不住。

  劉春杏被溫喆弄的呼吸十分急促,不過她腦袋里還有一絲清明,知道這是在她們村,萬一被人看到不好。

  “小喆,快松開,來人了。

  ”又有幾個人從村委會大院里走了出來,嘴上都叼著厭倦,隔著老遠都能看到那煙頭一閃一閃的。

  “小喆,要不你先回去吧,等明天上班了咱倆再談這事。

  ”溫喆點了點頭,雖然他有心現在就把劉春杏放倒但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只能等待機會。

  反正倆人天天都能見著,機會多的是。

  “行,春杏姐,你回家吧,我也得回去了,還有十幾里路要趕呢。

  ”劉春杏想把自行車給溫喆騎被溫喆拒絕了,笑呵呵的朝小錢村走去。

  十幾里路說長不長,但說短也不短,溫喆足足走了一個多小時才走到小錢村的村口。

  到了村口溫喆一屁股坐在地上,這一路下來走了一身臭汗,得先歇會,然后到河套洗個澡再回家睡覺。

  今天是十六,月亮特別的圓,溫喆歇了一會起身奔河套走。

  河套兩邊都是高粱地,也沒有路,溫喆在高粱地里鉆了半天才走到頭。

  忽然溫喆聽到一陣“嘩嘩”的撩水聲,抬頭一看,頓時眼珠子就直了。

  此時河里正有人洗澡,不是別人,正是被溫喆救過一命的錢寡婦。

  錢寡婦是背對著溫喆,溫喆急忙往后退了幾步,退到高粱地里。

  這高粱地種的十分規矩,橫豎成排。

  雖然前面還隔著幾攏高粱但溫喆依舊看的清清楚楚。

  此時錢寡婦正在擦洗著身子,一邊的大石頭上放著個手電筒,正照在她的身上。

  雖然月光十分充足,但畢竟影響視線,要不是錢翠云身邊擺著個手電以溫喆離錢翠云的距離,也只能看個大概的輪廓。

  錢寡婦一邊哼著小曲一邊輕輕的擦拭著身子,漸漸的由背對著溫喆變成了側身,一對不大不小的肉峰傲然挺立在空氣中,屁股很翹,而且大腿也長,被手電一晃那身子顯得更白,看的溫喆不住的吞口水。

  尤其是錢寡婦有時候一擰身子,溫喆都能看到她下身那不是很茂密的森林,這更加讓溫喆獸血沸騰,幾乎都想沖過去直接把錢寡婦干倒。

  洗了一會錢寡婦好像是感覺有些累了,坐在放手電的大石頭上休息。

  一脫離了手電的光芒溫喆就看不清楚了,錢寡婦的身影就變的有些模糊了。

  “嗯。

  ”錢寡婦舒服的哼了一聲,蹲在高粱地里的溫喆一愣,隨即就模糊的看到錢寡婦的一只手好像在摸自己的胸脯。

  隔了一會錢寡婦的一只手像下身摸去,忽然錢寡婦“啊”了一聲,緊接著摸著下身的那只手不停的蠕動,速度越來越快,而且錢寡婦的叫聲也開始越來越大。

  難道她這是在“自摸”?溫喆心頭一顫,這可是個好機會!此時的溫喆渾身燥熱,身上就好像有千萬只螞蟻再爬一樣,下身的棍子頂在褲子上頂的生疼,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自摸”的錢寡婦,只想沖出去用自己的大家伙來代替她的手。

  此時的錢寡婦完全不知道旁邊還有人在偷看她,已經到了忘我的境界。

  手上的頻率也越來越快,那一聲聲浪叫仿佛錐子一樣鉆進溫喆的耳朵里,溫喆只感覺自己的下身好像都要被憋爆了。

  “ 不行,得沖上去,哪怕是用大槍在她的洞口磨磨也過癮吶。

  ”“小喆,小喆,睡 嬸子,你快睡嬸子,用你的大家伙睡,快。

  ”錢寡婦忘情的喊著,而蹲在高粱地里的溫喆當時就愣住了,好半天(兩根一起插進去)才回過神兒來。

  乖乖,這錢寡婦“自摸”居然把自己當成幻想的對象,溫喆心里大喊:“嬸子,今天我要讓你夢想成真。

  ”想到這里溫喆迅速的把自己脫的精光,像離弦的箭一般沖向錢寡婦。

  聽到聲音的錢寡婦迅速抬起頭,當看到一個人提著大槍朝她沖過來頓時就嚇的呆了,緊接著就要開口大叫。

  “嬸子,別叫,是我小喆。

  ”溫喆三步變作兩步沖到錢寡婦跟前,一把就將她的嘴捂住,隨后說道。

  錢寡婦見是溫喆兩眼直愣愣的看著他,過了好一會才示意溫喆放手,將一只手從下身抽出,說道:“小喆,你怎么在這?你什么時候來的?”“剛來,聽到嬸子你叫我我就出現了。

  ”被溫喆一說錢寡婦頓時臉上一紅,而溫喆則不客氣的抓住錢寡婦一個肉球,一低頭就親住了錢寡婦的小嘴。

  “唔唔唔!”錢寡婦悴不及防,被溫喆親了個正著,急忙一扭臉,躲開溫喆的進攻,說道:“小喆,你這是干啥,這可不行。

  ”“有啥不行的,嬸子,你不是想我嗎,我來了。

  ”溫喆一只手在錢寡婦的肉球上反復的揉搓,錢寡婦感覺渾身好像都失去了力氣,心里既想掙扎又想讓溫喆繼續,矛盾異常。

  溫喆另一只手也不閑著,順著錢寡婦的肚子滑到下面,手指直接抵在她的大門口,輕輕往里一按。

  錢寡婦頓時渾身一個激靈,迅速抓住她下身的那只手,搖了搖頭。

  “小喆,那里不行,嬸子不能讓你摸那里。

  ”“嬸子,剛才我看你自己在摸,現在我來幫你。

  ”溫喆哪還管錢寡婦讓不讓,一根食指幾乎全根沒入錢寡婦的大門。

  錢寡婦舒服的哼了一聲,隨即就閉起眼睛,任由溫喆在她那里擺弄。

  溫喆見錢寡婦已經不再反抗,頓時高興不已,一低頭將她的一顆櫻桃含在嘴中,不停的吸允。

  錢寡婦“啊”的一聲,兩只手抱著溫喆的頭,身體不斷的在石頭上扭來扭去。

  下身的手力度越來越大,錢寡婦再也忍不住開始哼哼了起來,溫喆的節奏越快她叫的也越大聲。

  溫喆被她那勾魂的聲音叫的實在是受不了,趴到錢寡婦的耳邊輕輕對她說道:“嬸子,準備好了嗎,我要睡你了。

  ”錢寡婦身子一顫,胸口不斷的起伏,但沒說話。

  “你不說話就是同意了。

  ”溫喆興奮異常,這錢寡婦一直都是他的夢中情人,今天終于能得愿以償,溫喆怎能不興奮。

  “不行,小喆,你還小……這樣做不好。

  ”“小,我哪小了?你看看。

  ”溫喆一手端著大槍湊到錢寡婦跟前,錢寡婦看了一眼頓時吸了一口冷氣。

  “不是……小喆,我不是說你這個小,是你……”錢寡婦扭過頭去,但沒一會就又扭了回來,眼睛一直盯著溫喆的大槍。

  “只要這個不小就中,嬸子,我來了。

  ”找準大門,溫喆屁股一挺就進入了錢寡婦的身體。

  錢寡婦興奮的叫了一聲,她已經整整八年都沒嘗過這種滋味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溫喆終于疲憊的趴在了錢寡婦身上,而錢寡婦臉上卻帶著興奮的淚痕,雙手輕輕的撫摸著溫喆的臉頰,雙眼充滿著柔和。

  “小男人,以后你就是我的小男人了。

  ”錢寡婦在心里默默的說著,手上的動作也更加溫柔。

  “嬸子,我以后每天都去你家找你行嗎?”溫喆抬起頭,看著臉色紅潤的錢寡婦,傻傻的問道。

  錢寡婦輕輕搖了搖頭,“小喆,嬸子已經做了一回錯事了,不能再錯了,你不能去找嬸子,聽到了嗎?”“哦”,溫喆輕輕的答應了一聲,但心里卻不這么想。

  這錢寡婦人漂亮,身子也美,自己一定得多找找她。

  書上不是說了嗎,女人往往都口是心非,說的都是反話,她說不讓自己去找她其實就是想讓自己去找她。

  想到這里溫喆嘿嘿一笑,也不多說,又和錢寡婦洗了個鴛鴦浴才回了家,這一夜溫喆睡的格外的香甜。

  第二天早上溫喆起的十分的早,想著今天劉春杏能當他女朋友心里就樂滋滋的,見著誰都打招呼。

  路過村長家門口的時候淑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給他兩個煮雞蛋。

  “小喆呀,這幾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沒機會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書家喝酒,到時候我去找你。

  ”溫喆點了點頭,也沒多說啥,一邊走著一邊吃著煮雞蛋,小日子十分滋潤。

  “喲,老黑哥,這是二丫的對象呀,可真不錯。

  ”溫喆沒走多遠就聽到淑芬的聲音,回頭一看,見二丫和趙 老二領著一個小伙停在錢高強家門口,那小伙二十六七歲的樣子,正給剛出門的錢高強發煙呢。

  “是呀,這是俺家二丫的對象,在鄉衛生院上班。

  人家今天休息,這不一大早就來看我了嗎。

  ”趙老二說話的聲音特別大,好像就怕誰聽不到似的。

  其實溫喆知道他這話就是說給他聽的。

  不過他現在也沒心思搭理趙老二了,還得去衛生室找劉春杏呢。

  一想到劉春杏那對大肉球溫喆就有點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馬就握在手里揉上幾下。

  “喲,那不是小喆嗎,來來來,叔給你介紹介紹二丫的對象。

  ”剛準備走的溫喆被趙老二一叫便停下了腳步,本來溫喆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話趙老二還以為自己怕了他。

  溫喆轉過身子,把剩下的一個雞蛋放進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趙老二跟前。

  二丫一見溫喆就把頭低了下去,一對漂亮的眼睛時不時的掃一眼溫喆,不過一遇到溫喆的目光馬上就又躲到一邊。

  “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未來的女婿,叫熊亮,在鄉衛生院上班,他爸是衛生院的院長。

  ”趙老二無比得意,就好像他閨女要嫁給皇上似的。

  溫喆最見不得他這幅嘴臉,真恨不得上去抽他兩巴掌。

  熊亮長相倒不難看,梳了個中分頭。

  只是臉上帶著一股癩氣,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叔,這是誰呀?”熊亮習慣性的給溫喆遞了根煙,溫喆接過點上了火,一邊的趙老二說道:“這是我們村里的大夫,可有能耐了。

  對了小亮,你們鄉衛生院缺人不?看看能不能讓他也去你那。

  ” DOV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美萱身高差不多一米六八,本來身材就十分高挑,這會踩著一雙魚嘴細高跟鞋,讓那兩條被肉色絲襪緊緊包裹著的美腿,顯得更加修長。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直勾勾的盯著兩條美腿,一時間連話都忘記說了,周美萱眼中閃過一道厭惡的神色,稍微把門關上一些后,才冷冷的問道:什么事?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那啥,我就是來問問 小周你今天有沒有空,有個房客剛送了點老家特產,想請你……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話還沒說完,周美萱直接就冷冷的打斷道:沒空。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眼見周美萱要關門,老劉也有些火了,心說你還真把自己當成冰清玉潔的烈婦了,老子今天還非要嘗嘗你的味道不可了。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用肩膀頂著門,一邊貪婪的看著周美萱白色襯衣下,呼之欲出的豐滿,一邊笑著說道:小周,我房間里有樣東西不見了,正好我在監控里看到一個鬼鬼祟祟的,戴眼鏡的年輕人,他還摸進了你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美萱精致白皙的臉蛋,一下就變得煞白起來,失聲道:你……你裝了監控?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為了保障所有住戶的安全,當然要裝監控了……說到這里,老劉硬是擠近周美萱家里,然后裝作關心的樣子,一把抓住她滑嫩的小手說道:我就是怕小偷在你家亂來,所以特意上來看看的,小周你別怕!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被一個年紀都快能做自己爸爸,居心不良的老頭抓著自己的手,周美萱下意識就想要掙脫。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周,你要是實在害怕的話,要不我先給你 老公打個電話,然后咱們再報警,等你老公和警察來了一起去調監控錄像?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一想到自己剛剛在走廊上的所作所為,要是被自己老公知道了的話,周美萱簡直不敢想象后果會怎么樣。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面對老劉隱晦的威脅,周美萱不得不放棄了掙扎,顫聲說道:不……不要報警……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眼見自己垂涎已久的獵物終于服軟,老劉心中無比得意,趁機一下就將周美萱抱進懷里,嘴上卻說道:看你,都在發抖了呢,別怕,有我呢!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美萱嬌軀一顫,卻不得強忍著掙扎的念頭,任由自己被老劉抱著。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見周美萱不敢反抗,老劉愈發(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膽大,右手向著她襯衣下的飽滿伸去。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又急又羞的周美萱終于繃不住了,一把抓住老劉的手腕,哀求道:老…… 劉叔,我……我求求你放過我行不行,我給你錢,我……我求你了……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來你還是在害怕啊,唉,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只好給你老公和派出所打電話了……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到這里,老劉另一只手拿出手機,做勢要打電話,周美萱心里防線徹底崩潰,不得不放開老劉的手,帶著一絲哭音道:不要,我……我聽你的就是了……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捏了捏周美萱精致小巧的下巴,干笑了幾聲:小周,你放心,有我在,誰也不敢把你怎么樣。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說著話,一只粗糙的 大手已經開始揉捏周美萱的飽滿了。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叔……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美萱兩只白嫩的小手,死死抓著老劉的手腕,帶著一絲哭音道:劉叔,你放開我,你如果再這樣,我就……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就怎樣呀?報警嗎?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冷笑幾聲:小周,我一個糟老頭子能把你怎么樣?我就是看到小偷進了你房間,所以過來瞧瞧你丟沒丟東西,你要真不放心,就報警去吧。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美萱死死地咬住了嘴唇。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新婚不過才滿月,要是老公看到了自己……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一想到那嚴重的后果,周美萱美目含淚,不由得松開雙手,屈服道:劉叔,你不要太過分,否則……否則我寧愿報警……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興奮急了,這個一向高冷的周美萱,還想在他面前做什么貞潔烈女,如今有了把柄在他手上,看她再怎么蹦跶!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美萱的飽滿在老劉的手掌里跳動著,這柔軟的感覺讓老劉身體某處都燥熱起來。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是個老光棍了,好久沒嘗過女人的滋味了。

  他以前找的都是村里的老寡婦,那怎么能和周美萱比呢?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使勁揉捏著周美萱的飽滿,看著那兩處高聳在自己的揉搓下變換成各個形狀,心里頭也燥熱得不行,恨不得馬上就把周美萱給壓在身底下。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美萱又羞又臊,卻又不敢反抗,只好閉上上演撇過臉去,毫無力度的說道:劉叔,你不要這樣……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周,你叫我不要哪樣呀?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一把將周美萱的雙手舉過頭頂,推著她按在了墻上,又騰出一只手來,繼續揉捏著周美萱的飽滿。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憐周美萱的白襯衫是新換上的,此時被老劉的汗手給摸出了一道道發黃的印記。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美萱一張水嫩嫩的臉蛋都紅透了,眼角也滲出了淚珠,只得踢騰著兩條腿,去踢老劉的膝蓋。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周,這天怪熱的,劉叔幫你散散熱咋樣?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不懷好意的笑著,伸手開始去解周美萱的襯衣扣子。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放開我!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哪知道周美萱反應卻是很大,尖叫一聲后,開始拼命掙扎起來。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她越是掙扎,老劉就越興奮。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那處已經抬頭,怎么能半途而廢,他不管不顧地一把將周美萱推倒在茶幾上,茶幾上放著的玻璃杯被掃落在地,發出嘩啦啦的碎裂聲。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周,你就乖乖從了我吧,要不然……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美萱趁老劉說話分神之際,竟是拼盡全力掙脫了。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一邊慌亂的扣著被老劉扯開的紐扣,一邊用決絕的語氣道:你……你太過分,我們剛剛說好,你只……只能摸的……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正是到了關鍵時候,見周美萱居然不識相,威脅道:小周,咱們不是說好的嘛,你要是不配合的話,那視頻我可是要交給你老公了哦……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讓一個年紀比自己父親還大的老男人摸自己的胸,周美萱已經感覺很惡心了,她決不允許老劉得寸進尺。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如果你要得寸進尺,那我現在就打電話報警,哪怕我……也一定讓你去坐牢……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臉色頓時就黑了,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周美萱,居然不受自己要挾。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正當兩人僵持之際,房門忽然響起……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忽然響起的敲門聲,讓周美萱長松了口氣,逃似的跑去開了門,發現居然是自己老公 韓曉光回來了。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萱萱你這是怎么了,臉怎么這么紅啊?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一想到自己剛剛就在屋子里,被一個老男人占便宜,周美萱眼睛瞬間就變得通紅起來,卻不得不強做笑顏道:我沒……沒事……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韓曉光有些疑惑,不過也沒多想,和老劉打了個招呼后,不等周美萱說話,就熱情的請老劉留下來吃飯。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美萱來不及反對,又不敢直接趕老劉,只好去廚房將飯菜端上了桌子。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幾個人落了座,韓曉光和老劉在說著時政新聞,周美萱心不在焉地吃著飯,忽然,她覺得有人在用腳有一搭沒一搭地蹭著自己的大腿根!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美萱還以為是自己的老公韓曉光,便含羞帶怯地瞥了一眼韓曉光,韓曉光卻不明就里,給周美萱夾了菜,關切地道:萱萱,今天讓你受驚了,你多吃點。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美萱旁邊坐著的老劉也沖著周美萱眨眼睛:小周是要多吃點,沒想到一個戴眼鏡的年輕人就能把小周嚇成這個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小周認識那個戴眼鏡的人呢。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美萱覺得那只腳順著自己的腿,一點一點地往上移動,一下子就伸進了自己裙子最深處!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頓時忍不住嚶嚀一聲,兩只腿死死地夾住了那只腳!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對,這肯定不是自己老公的!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美萱了解韓曉光,韓曉光從來沒有這么與她調情過,更不要說還有老劉這個外人在呢。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心中一驚,忙抬頭看老劉,果然見老劉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頓時什么都明白了,原來這只腳是老劉的。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美萱又羞臊又憤怒,一張粉嫩白皙的臉染上了紅暈,她松開夾緊的雙腿,手伸到桌子下面,用力把那條腿撥開后,趕緊夾住了腿。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誰料老劉根本不死心,那只不安分的腳還在周美萱的小腿上畫圈圈,讓周美萱跟著癢癢起來。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韓曉光注意到周美萱有些不對勁,便摸了摸周美萱的額頭,皺了皺眉頭,道:萱萱,你的額頭怎么這么燙啊,你是不是生病了?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美萱又急又羞,掩飾道:沒,我就是熱的……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桌子底下,老劉竟是又伸過來一只大手,這大手順著自己的大腿游走,并用力扒拉開周美萱緊閉著的雙腿,在周美萱那處畫圈圈。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美萱趁著韓曉光不注意,無比羞憤地瞪了一眼老劉,隨后兩腿一夾,想要夾緊雙腿,老劉卻在這時抽出了手。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裝作不小心把自己的筷子給碰到了地上,韓曉光忙道:萱萱,再去給劉叔拿一雙筷子來。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趕緊擺手:不用不用,我撿起來擦擦干凈就好。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一下子鉆到了桌子底下,看到周美萱的短裙內,那黑色的蕾絲短褲若隱若現。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逗弄之心大起,他伸出粗糙的大手,從下頭擠進周美宣的兩腿,狠狠地捏了那里一把。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O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