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片 透明 人

a 片 透明 人


  劉娟忽然感覺到有個壯實的異物,頂在了自己的小腹處,這讓她又驚又喜。


     楊二牛知道劉娟嬸子對自己有意思,加上昨晚今早先后被各種女人勾起的一肚子的火,還一直沒有釋放的機會,所以現在不做更待何時呢?  于是楊二牛一把抓住,劉娟那能讓死蛇也重生的肥美肉臀,然后大力的捏了起來。


    也就片刻,劉娟被撩的已是滿臉春色,氣喘吁吁的了。


    見劉娟緩慢的迎合著,楊二牛展開了全方位的攻勢,他頭一低,大嘴俯到了劉娟的胸前,三兩下拱開了她的衣服,接著享受的吸吮了起來。


    劉娟再也忍不下去,她嬌吼道:“二牛……快進來吧……”  楊二牛二話不說,直接將劉娟按倒在了豬圈旁邊,接著壓在她的身上,隨即將兩個人身上扯了個精光,然后奮不顧身的長驅直入……  一時間鶯鶯燕燕,春光無限,只有豬圈里的老母豬哼哼唧唧的看著這一幕。


    楊二牛壓抑著的一團火,終于是在劉娟這里得到了釋放, 倆人這一場大戰持續了好幾個小時,戰得劉娟丟盔棄甲連連求饒。


  而楊二牛卻不管不顧,拼命的在劉娟身上開墾著,結果劉娟被他弄得酸軟無力,結束后連站都站不起來。


    得到滿足后,楊二牛將劉娟抱進房間的床上讓她休息,自己則趕緊回村衛生室,因為馬上就要到下午了。


    還好楊二牛回去的正是時候, 張婷婷已經收拾好準備找他一起出發了。


    倆人相視一笑,隨即一起按著張婷婷事先設定好的線路進了山。


    張婷婷這趟的主要目 的是確認線路建設的可行性,等確認清楚之后,將可行性方案提交到旅游局,上面才好請專業的人員來設計具體的建設方針,最后才是正式施工。


    兩個人這一路走走停停,指指畫畫,不知不覺間,已經進了山林里。


    此刻烈日正當頭,體力差的張婷婷已經累得是滿頭香汗了,身上的白色T恤都濕了個透,緊貼在她身子上,隱隱約約的把里面粉色的束縛都印了出來,惹得楊二牛不時偷瞄兩眼。


    忽然張婷婷在林間的一顆大樹下停了下來,然后瞅著楊二牛商量道:“咱們在這里歇會兒吧?”  楊二牛毫無意見的 點頭答應了。


    “我去辦點事,你在這等我,呃……不準跟過來哦。


  ”張婷婷說著將背包放在了地上。


    楊二牛有些好奇的問了一句:“辦什么事兒?”  “要……要你管啊,總之別跟過來就是了。


  ”張婷婷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隨即她轉身朝著不遠處的深草叢跑去。


    楊二牛怔了好幾秒鐘,忽然反應了過來,頓時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這荒郊野外的她能有什么事兒,肯定是女孩兒家的私事——那丫頭要去行個方便。


    不過 不用張婷婷說,楊二牛也沒想去偷看她,畢竟這種下三濫的事兒楊二牛是不齒的。


    因為從早上到晌午都在劉娟家里酣戰,現在有些餓的楊二牛只能坐在樹蔭下,一邊等張婷婷一邊打開她的背包,拿出水壺和干糧吃了起來。


    大概七八分鐘左右,張婷婷才手抓一把綠色的野果走了回來,到跟前她揚揚手跟楊二牛道:“這 果子好甜,你要不要?”  楊二牛抬頭只看了一眼,頓時臉色大變,他起身一把從張婷婷手里奪過,那串像是野橄欖似的果子,然后皺眉詢問:“你這東西是從哪里來的?”  張婷婷見狀有些緊張道:“那邊樹上結的……怎么了?是不能吃嗎?”  楊二牛眼神玩味的注視著張婷婷,遲疑了片刻,不答反問:“你吃了沒有?”  張婷婷見狀失聲叫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已經吃了三顆!”  張婷婷一邊說著一邊拉著自己的衣領,給自己扇風,她這會兒臉蛋上顯現出了異樣的紅暈。


    楊二牛不由得苦笑道:“是不是覺得很熱?”  張婷婷趕緊點頭回應說:“是啊,不過走了這么大半天,不熱才奇怪吧……等等,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  楊二牛嘆了口氣道:“你手里的這個東西叫樂悠果,我小的時候山里挺多的,后來因為這果子實在是太缺德了,村長就組織了一幫人將漫山的樂悠果樹給鏟了,沒想到它居然還能活下來到現在。


  ”  張婷婷感覺自己的 身體越來越熱,她抬起手將手當扇子給自己扇風,然后忍不住好奇之心的問楊二牛:“為什么說它缺德呢,怎么個缺德法?”  楊二牛眼神復雜的瞅著張婷婷,好一會兒才回答道:“因為它……它有很強的催情效果,以前咱們村里發生過,有人想找媳婦,就拿這果子給喜歡的女孩吃,然后……”  “別說了!”張婷婷慌忙打斷了楊二牛的話,此時她的整張俏臉已經紅了個透。


    張婷婷雖然是個黃花閨女,但畢竟不是孩子了,當然知道然后下面是要干嘛。


    楊二牛有些尷尬的撓頭道:“那就不講了,不過我得提醒你,這果子吃了之后,只能通過男女親熱來解毒,不然會因為急火攻心而休克甚至死亡。


  尤其是你已經吃了三顆,一會兒發作起來,恐怕是……”  張婷婷又羞又驚,很快她感覺整個人都異常的燥熱,眼前也開始有點模糊起來。


    楊二牛眼珠子轉了轉,隨即輕咳一聲道:“我倒是不介意幫你解毒。


  ”  張婷婷聽罷瞪圓了眼珠子,她蹙眉道:“你個臭流氓,我絕對不會讓你……讓你……”  話還沒說完,忽然張婷婷感覺一陣眩暈,她不由得扶著樹緩緩的坐倒,片刻后,張婷婷的身子像被掏空了似的,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楊二牛不禁皺眉贊道:“想不到你的膽子這么大,居然不怕死……”  頓了頓,楊二牛壞笑著說:“那好吧,我楊二牛很佩服你,回頭你要是死了,我會給你好好挖個墓,讓你在陰間也能住得舒服點。


  ”  張婷婷感覺自己的身體要被一團火給燒死了,而一股難言的渴望也由心底升起,她抬起頭,忽然發現眼中的楊二牛竟然前所未有的帥氣,頓時下意識的喊了起來:“我……我不要死……救……救我……”  楊二牛一直很認真的在觀察她的狀態,見張婷婷快要到達極限,知道不能再逗她了,于是蹲下身來問道:“真的想讓我救你?”  張婷婷已經連點頭的力氣都沒有了,她雙眸迷離的看著楊二牛,眼眸里滿是央求之意。


    楊二牛咧嘴一笑,將手伸出來,放在了她的頸側,接著手掌微微用力的按壓了幾下。


    沒想到楊二牛的這個動作,讓張婷婷的神志竟神奇的清醒了不少,明白怎么回事的張婷婷忽然眼淚滾落,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楊二牛見張婷婷此時楚楚可憐,心里一軟說出了實情:“你不要胡思亂想啊(姐弟亂性),我幫你解毒不是說要破了你的身,我楊二牛還沒有卑鄙到那種程度。


  你忘了我是學醫的了,中醫有種按摩排毒療法,我是要通過按摩來解除你的毒素。


  ”  原本已經絕望的張婷婷頓時嬌軀一震,她睜開淚眼帶著顫音道:“按……摩?”  楊二牛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接著皺眉說:“不過還是要碰你的身子,不然沒辦法按摩。


  ”  聽楊二牛這么說,張婷婷覺得再怎樣都比就這么被楊二牛破了身要好的多,于是她毫不猶豫的點頭回答:“那你來吧!”  只見楊二牛邪魅一笑,手往下落去,等落在了張婷婷的T恤下擺時,那只 大手緩緩的探進了衣內……  好嫩的皮膚啊,這是楊二牛伸進去觸摸到的第一反應,不愧是城里養出來的女孩兒。


    張婷婷的身子不由得微顫了幾下,接著害羞的再次閉上了眼睛。


    楊二牛的大手緩緩的做著來回按壓的動作,每一下都能激起張婷婷的顫抖反應,這中間的主要原因是樂悠果的催情產生的,此時張婷婷的皮膚比平時里要敏感數百倍,不過也有楊二牛手法巧妙的緣故。


    大手漸漸的推拿到了她飽滿處下方,張婷婷終于忍不住張開小嘴,急促的喘息起來。


  看著張婷婷那滿臉紅暈的誘人模樣,楊二牛不禁也是身體大熱,自己的寶貝似乎都要將褲子崩開了。


    楊二牛按的是渾身冒火,他實在忍受不住了,只見楊二牛忽然伸出手,一把將張婷婷整個人拉到了自己懷內。


    張婷婷原本努力的壓抑著身體的興奮,結果楊二牛的舉動讓她徹底克制不住了。


  隨著一聲輕哼,張婷婷感覺被一股強烈的男性荷爾蒙氣息包住了,頓時呻嚀了出來。


    楊二牛將張婷婷的背靠在自己胸膛前,她整個人坐在楊二牛的腿上,接著張婷婷感覺到一股強有力的雙手,有點粗暴的把她的T恤和束縛一起掀到了脖頸處,隨即那雙大手迫不及待的握住自己柔軟細嫩的,還處在新鮮狀態的飽滿,肆意的按捏了起來。


    此時林間的陽光透入,照在了那不斷變形的地方……  誰都想不到,在這人跡罕見的老林中,青牛村的美女村支書,平時拒男人于千里之外的張婷婷,就這么上身赤條條的被楊二牛摟在懷里捏弄。


    張婷婷的理智最終徹底崩塌了,她忘情的高呼大喊起來,聲音時高時低的不斷在林子里回蕩。


    楊二牛的中醫按摩也算是老手了,大三假期為了掙錢,曾在會所給無數富婆按過。


  可以說是身經百煉的他,卻被這美女村支書惹得口干舌燥熾,差點就把持不住了。


    “我去啊,平時看她玉潔冰清的,怎么都想不到她竟然這么會叫!”楊二牛在心里吐槽道。


    等到楊二牛在她的胸脯上按了四五分鐘后,他的右手松開半邊飽滿,朝著張婷婷的褲腰上摸去。


    哪知道剛剛把手探進去,張婷婷忽然死命的按住了楊二牛的手,她氣喘吁吁道:“不可以啊……求你……”  楊二牛頓時清醒了過來,他直接把手收了回來,放回到了她飽滿上。


    其實楊二牛完全可以硬來的,畢竟憑張婷婷現在的狀態絕對沒有辦法抵抗,但楊二牛從不是那種會強迫女人的人。


    就算要和她發生關系,也得是在她心甘情愿的情況下才行。


    差不多二十分鐘過去了,楊二牛在張婷婷的身上按揉了個遍,她皮膚上的紅色這才漸漸的消退。


    楊二牛的這套中醫按摩排毒手法,靠的是通過對身體的推拿,來刺激人體的血液交換,加速排出毒素。


  張婷婷中毒不是很深,因此見效很快,隨著她皮膚上出了一層的汗珠,樂悠果的毒也通過排汗排了出來。


    張婷婷終于恢復了神智,她感覺自己的身體熱潮已經散掉,這才嬌羞的推開楊二牛,背過身去把衣服穿戴好。


    雖然沒有實現和張婷婷發生關系的愿望,不過楊二牛也算是過足了手癮,只見他笑嘻嘻的說道:“回頭你要覺得毒還沒清干凈,說一聲,我隨時過去幫你。


  ”  張婷婷忽然轉頭瞪了楊二牛一眼,片刻后低下頭道:“這事不可以告訴任何人。


  ”  楊二牛嗯了一聲說:“我明白,你放心好了。


  ”  張婷婷這才把頭抬起來,此時她的臉上紅潮依舊還沒消去,她的雙眸盯著楊二牛,語氣認真的說:“二牛,我知道你喜歡我,但是我現在真的只想把工作搞好,帶領咱們青牛村的鄉親們發家致富,不想多說兒女私情,你……明白嗎?”  楊二牛怔了怔,好一會兒才回答她:“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寬心好了,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工作方面我一定會全力幫襯你的。


  ”  張婷婷這才露出笑容,她感激道:“那就好,謝謝你了。


  ”  說完兩個人起身繼續勘察線路,直到快天黑才走出山林。


    等他們回到村委會,旁邊的衛生室門口站著焦急的村長楊富貴,見狀楊二牛才想起來治傷的事兒。


    原本楊二牛說采藥治病,是怕這些知識匱乏的村民不懂醫藥會亂猜瞎想不配合,現在自己既是天神又是醫生,自然說什么都會聽了,所以采藥就免了,畢竟之前去鎮里買的有雙氧水。


    張婷婷給村長打了聲招呼,然后直接回辦公室整理書寫今天勘察的線路,楊二牛則來到了村長面前。


    “天……二牛醫生,你去哪里了,我們等你等的都快急死了。


  ”村長楊富貴說著,將楊二牛拉到了衛生室里。


    進去之后,映入楊二牛眼簾的是昨晚那群女人,讓楊二牛感覺不可思議的是,她們居然沒換衣服,果真是將這個村當成女兒國了。


    一打聽才知道,原來她們是怕破壞‘現場’,這樣就耽誤楊二牛觀察和治療了。


    聽到這樣的理由,楊二牛真是哭笑不得。


    楊二牛來到還沒來得急收拾的箱子旁,從里面拿出幾瓶雙氧水,他打算先給這些女人的傷口徹底消消毒,這樣才能讓自己放心。


    雖然這里除了楊二牛之外,沒有一個人認識那是什么藥,不過大家都很老實的,由著楊二牛的雙眼再次全面的欣賞一遍自己的身子,任憑楊二牛的雙手,在自己身上游走以及涂抹……  而這次她們出奇的都沒有再含羞,而是一個比一個積極,而且還時不時的指出一些,連楊二牛都沒有發現的傷口。


  當然這些傷口,都是處在更加隱蔽的地方,這致使楊二牛之前連看都沒敢看。


    等到將所有的人上了一遍藥,楊二牛的寶貝也徹底是歡脫了,他甚至感覺到,如果自己再不釋放的話,估計下一秒就有可能發生爆炸的危險!  而這時他卻正好看到王艷麗和王艷紅姐妹倆人,正背對著自己在一旁有說有笑的,不知道什么原因,王艷紅還在王艷麗的胳膊上掐了一把,趁機搶過去了個什么東西。


    楊二牛皺眉感覺不對勁兒,于是起身走了過去,這倆女的聊的正嗨,都沒聽到楊二牛的腳步聲。


  等楊二牛到了倆人身后,他從后面一看,原來她們在搶的是自己送給王艷麗的安慰膠棒。


    忽然王艷紅一轉身,倆人的目光正好對了上,楊二牛有些不好意思的轉頭想要離開,卻被王艷紅給攔了下來。


    “真的姐,我不騙你,用這個東西弄起來,身體可舒服了,二牛大夫那里還有,不信你讓她也給你一個唄。


  ”  楊二牛這下是徹底無語了,還不等他解釋什么,王艷麗直接開口對楊二牛說道:“二牛大夫你看行不行?算我求求你,也提前給我姐發一個吧,她都已經很長時間……”  還沒等她說完,一旁的王艷紅大驚,趕忙堵住了王艷麗的嘴,此時她的臉上都快紅透了。


   而最可怕的是,這個時候周琳她媽竟然在醫院檢查出了白血病,需要靠化療才能維生,而這又是一段長期的投入,對于她們本就破碎的家庭來說,簡直是一場毀滅性災難。


   這也就衍生出了 趙猛在小樹林里頭威脅她的場景,可生活,有時候就是這么無奈,就像一盒沒有開封的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這背后隱藏著什么。


   快要吃完的時候,周琳告訴我,今晚她還得去醫院看看她媽,不知道為什么,我鬼使神差的接了一句我也去看看,而她明顯有些意外,在抬頭看了我幾眼后,猶豫一會,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


   對了周琳,你還沒告訴我呢,你和趙猛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他有沒有傷害你啊?走出楊國福麻辣燙,我隨口問道。


   你覺得他傷害了我沒?轉頭看了我一眼,周琳道。


   應該沒有吧? 嗯,沒有的。


  點點頭,周琳道,其實說起來也挺巧合的,本來我都快要絕望了,但就在關鍵時刻,趙猛接到一個電話,好像是他的一個挺重要的小弟在校外被人打了,看他樣子也挺急的,當時就離開了,也顧不得 我這邊


   抱歉啊,是我沒有保護好你。


   沒事,你不用這么自責,咱們本來就是萍水相逢,你能挺身而出,本身我就得好好感謝你。


  似乎想到了什么,周琳接著道,說來說去,還是我連累了你,恐怕以后你在學校的日子不會太平了,我這邊也沒有多大能耐,但只要你想,我一定會全力以赴幫你的! 說著,周琳又是嘆了一口氣,神色間滿是無奈。


   沒事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既然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再說什么都挺多余的,還是多往前看吧。


  微笑,我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打開車門的時候說道,你媽在哪個醫院呢? 市第三人民醫院。


  周琳如實回答道。


   那行,咱們就去第三人民醫院。


   很快,我和周琳上了出租車,大概過了十五分鐘左右,車子到達目的地。


   來到病房,我一眼就瞧見周琳她媽 李晴躺在靠窗邊的病床上,這是一個四十歲出頭的女人,因為之前在正式單位上班的緣故,皮膚保養的還算可以,就是有點面無血色。


   媽,我過來了,你身體還好吧?走進去的時候,周琳坐在床頭邊,順手拿起一個蘋果削了起來。


   還行。


  點點頭,在周琳出現的時候,李晴的嘴角這才勉強浮現一絲微笑,很快,她的目光轉移 在我身上,略帶疑問道,小琳,這位是? 哦,這是我同學 張浩,也是我們高三年紀的學生,平時我和他在學校關系挺好的,聽說你生病了,說要過來看看。


  隨便找了個借口,周琳解釋著說道。


   真是抱歉啊阿姨,我這趕得急,也沒買什么東西帶過來,下次一定得捎帶上。


  眼見著李晴朝我微笑,我尷尬道。


   呵呵小浩,你能這樣說就是見外了,實際上,就沖阿姨現在這副模樣,親戚朋友都是繞著走,你能過來看看我也是有心了,我還能奢求什么呢。


  說著,李晴一頓,目光在病房里掃視了一圈,然后道,來,小浩,我這邊也沒什么好招待的,就隨便坐吧。


   好的阿姨。


  點點頭,我隨便拉了張凳子坐下,就看著周琳給她削了一個蘋果,然后慢慢切開,一小塊一小塊的喂著,就是這副情景,讓我不由心生感觸。


   要說周琳她家還挺可憐的,麻煩一波接著一波,本來就夠煩惱了,在學校還要受趙猛欺負,莫名間,我對她的同情似乎更多了一些。


   對了媽,今晚你要吃點什么,等會我下去給你買。


  喂完蘋果后,周琳拿出衛生紙,在她媽嘴角邊擦了擦。


   沒事的,媽現在不餓,吃點蘋果就飽了,這點錢不用去浪費的。


  搖了搖頭,李晴剛說完,一名戴著小 眼鏡的護士就從門外走了進來。


   這里誰是李晴家屬?小眼鏡護士道。


   我是,怎么了?起身,周琳道。


   你?看到周琳這副學生模樣,小眼鏡護士眉頭微微一皺,緊接著說道,有沒有大點的病人家屬? 沒有了,就我了,再說我已經滿了十八歲,是個大人了。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周琳眉眼間滿是堅定。


   那好吧。


  點頭,小眼鏡護士道,病人剛住院交的醫療費快要用完了,麻煩去續下費吧。


   續費?聽到小眼鏡護士的話,周琳的神色明顯有些不好看,接下來我該交多少錢? 這個沒有一個準數,不過,三天后病人就要化療了,這是一筆不菲的開銷,你最好在三天內湊齊三萬塊錢交上去,至于后續該交多少,就看治療情況吧。


   說完,小眼鏡護士轉身就走,在這個過程中,周琳的面色也愈發慘白了。


   沒事的小琳,你不用太擔心,我等會打電話給你姨媽舅媽他們,多少能借一點出來,咱家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親戚了。


  雖然李晴的面色也不太好看,但她還是主動安慰了起來。


   不好意思啊小浩,給你看笑話了。


  隨后,李晴轉頭看向我這邊,沒什么事的話,你就先回去吧,也麻煩你送一下小琳,最近路上壞人有些多,我怕她出什么事情。


   媽,你瞎說什么呢。


  周琳啐道,現在可是法治社會,哪里有這么多壞人。


   行了,現在時候確實也不早了,你早點回家,還得做功課呢,媽媽現在也沒什么好奢求的,只要你考上一個好大學,對媽媽來說,就是最大的安慰了,你在學校也要好好讀書,不用太擔心我這邊,媽媽也會照顧好自己的。


   在李晴的驅使下,我帶著周琳離開,剛走出醫院,我就瞧見周琳的眼角漸漸濕潤了起來。


   你怎么了?平時我最見不得的就是女孩子哭,看到這一幕,我不由有些心疼。


   沒事,眼睛進沙子了。


  擦了擦眼睛,周琳勉強對我擠出一絲微笑,張浩,這次還真是謝謝你了,不過你也不用聽我媽胡說,我自己就能回去的,倒是你回去的路上要小心一點,注意安全。


   看你說的,我還是送你回去吧,畢竟你一個女孩子,大晚上的,有個照應也好。


   在我的堅定要求下,周琳也不太好拒絕我,只能讓我送她回家,好在,她家離第三人民醫院不遠,也就十幾分鐘路程,穿過幾條街道就到了。


   呈現在我眼前的,是一片相對比較老式的小區,因為缺乏管理的緣故,門口停了不少自行車和電動車,沒有規則那樣擺放,都快把進去的路給堵死了,就連門口門衛室也是空蕩蕩的,那個門都壞了,窗戶上還長滿了不少雜草。


   進去的時候,我時不時能看見那種小年輕出入,刺著紋身,穿著豆豆鞋,嘴里還叼著煙,一副屌屌的模樣,時不時的,還會朝我們吹上幾句口哨。


   這是我和我媽租的地方,因為房租比較低,抱歉啊張浩,讓你見笑了。


  神色有些尷尬(男女性故事),周琳道。


   沒什么見笑不見笑的,這里可比我以前在鄉下農村住的環境好多了,走吧,帶我去你家看看。


   在周琳的帶領下,我來到她家,一個大概五十平米的小居室,配套設施還挺齊全的,有衛生間,還有洗衣機,就連空調都有,當然,都是老舊老舊的,表面都泛黃了,天知道這些玩意使用了多久。


   盡管是這樣,但屋內還挺干凈整潔的,窗臺上還養了一些綠植,倒是有點生活上的小愜意。


   來,我給你倒杯水。


  說著,周琳走到飲水機邊,給我倒上了一杯水。


   接過水后,我微微抿上了一口,然后在屋內坐了一會,這才離開,剛下樓,我就瞧見不遠處有一廋一胖兩名男子,站在花壇邊鬼鬼祟祟的樣子,似乎在議論著什么。


   老三,你確定 周志國那家伙的女兒住在這?廋男道。


   我都調查清楚了,千真萬確,就是不知道具體住在哪個房間,不過也沒事,周志國已經在手機上給我發過照片了,到時候我對著房門,一個個的敲。


  胖男道。


   嘿嘿,真想不到,周志國這家伙簡直就是瘋了,竟然把她女兒作為賭注,抵押給了我們黃老大,現在輸的這么慘,看來她的寶貝女兒是保不住了,聽說還是個雛兒,弄起來應該很美味….目露精光,廋男道。


   娘希匹,你這家伙想什么呢,周志國他女兒可是黃老大欽點要抓過來的,到時候怎么也得優先給黃老大享用,至于咱們,如果運氣好的話,讓黃老大高興了,搞不好還能玩一玩。


  一巴掌拍在廋男后腦勺上,胖男責備道。


   哎,老三,你這么沖動干什么,我這不隨便說說嘛。


   行了老吳,你也別墨跡那么多了,咱們還是趕緊上去敲門問問吧,爭取今晚十點前解決完這個事,然后咱們再自己去瀟灑瀟灑。


   說著,倆人一股腦上了樓,與此同時,我的眉頭也微微皺了起來,毫無疑問,他們口中周志國的女兒,應該就是周琳了,我也萬萬想不到,周志國竟然會這么禽獸,以自己的女兒作為賭注,將她往虎口里推。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7297793.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1105872.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2736181.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6228747.html
https://twhjytujiop.weebly.com/2089187.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7798926.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680673.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6468482.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5950540.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543469.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