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atheexplorer3d

dora the explorer 3d


他对萧 雪芙介绍道:“ 大姐,这个就是南朝国的金 世奇先生,他可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医科圣手,我特地专程把他请过来的,只要他出手,相信 父亲绝对可以转危为安。


  ” 齐昊跟在萧雪芙旁边,也见到了这个金世奇先生。


  南朝人的特征很明显,小眼睛,单眼皮,面部宽阔,颧骨突出平扁,鼻梁也较低,不高,刚到萧雪芙的下巴左右。


  听闻介绍,金世奇居然冒出一口流利的汉语,一脸自豪的 说道:“作为现代医学的奠基者,我们南朝人的医学界在国际上享有盛名,有我在的话,相信萧 老爷子病绝不会有问题!”金世奇这个名字,萧雪芙当初为老爷子治病的时候确实听说过,在国际上是有不小的名气。


  有他来的话,为自己父亲做手术,成功看似确实会高不少。


  但是,转眼又想起父亲昏迷之前,千叮万嘱一定要让齐昊来治疗。


  而且,这个金世奇是 萧卓找来的,萧雪芙并不想用。


  萧老爷子经历过两次婚姻,萧雪芙是第一任妻子所生。


  第一任妻子去世之后,过了好些年再婚,萧卓就是第二任妻子带来的,并非萧老爷子的亲生孩子,也跟萧雪芙没有血缘关系。


  对于萧卓脾性,萧雪芙这个名义上的姐姐清楚得很。


  有点小聪明,却无甚大能力,一直掌管萧家的支系产业,暗地里觊觎萧家的财产,不过由于身份原因很难进入核心圈子。


  这次那么殷勤找医生,在萧雪芙看来也不过是想在父亲面前表表忠心,以期望可以获得更多利益罢了。


  这点本来无所谓,可萧卓后面隐藏的人却不得不让萧雪芙顾忌了。


  “小卓有心了,不过这次不用了,我已经找到医生帮父亲治疗了。


  ”萧雪芙看似轻描淡写回道,心中却已经了淡淡的警惕。


  “大姐,你可要想清楚,这金世奇医生可是鼎鼎有名的脑科大夫,你不用他,还能用什么人?你可不要拿父亲的性命来冒险啊。


  ”萧卓表现出一副真诚无比的样子。


  “萧女士,论脑科手术,我自信华夏应该没什么人能比得上我的了。


  ”金世奇又站了出来说道:“有我在,萧老先生的手术成功率,起码能达到六成!”六成!周边的人顿时发出阵阵惊呼,要知道,之前别的专家给出手术成功率最高也只有三成。


  “没必要!”萧卓的坚持让萧雪芙警惕之心更浓,直接拒绝道:“我们不准备做开脑手术,准备用针灸治疗!”金世奇闻言,脸上浮现出嘲讽的笑容,语气古怪道:“虽然针灸来源于我国,我也认识几位针灸大师,但实在没听说过针灸可以治疗脑出血,萧女士,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吗?”“针灸发源于南朝国?真是无知到令人可笑!”齐昊从后面走了出来,淡淡的摇了摇头:“你们南朝国就这么喜欢把东西都弄成自己的,果然小国人就是小国人,这脸皮也够厚的。


  ”“这位是齐昊,父亲指定他过来治疗的,昨晚就是他帮忙稳住病情的。


  ”萧雪芙介绍道。


  见齐昊不过20岁出头,金世奇有些不屑道:“萧女士,你确定让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为萧老先生治病?我恐怕他连针灸都拿不稳吧,这不是在拿着病人的性命在开玩笑吗”“是啊大姐,这小子看着也就20出头,医术能强到哪去?”萧卓也在一旁帮腔。


  至于一开始就跑过来的女子虽然有些意外,不过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萧雪芙身边。


  “阳气不足,精元亏损,血肾两缺,外显于面,内定于脉,金世奇先生,你自己的身体都没料理好,就出来治别人,真的好么?”齐昊看了金世奇一眼,淡淡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鬼话,我一点都听不懂,少在这里装模作样的。


  ”金世奇不屑的摆了摆手。


  “听不懂?那我就说直白点吧”齐昊脸上带着笑容,戏谑的说道“金世奇先生,你阳痿!”齐昊的话一出,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纷纷用怪异的眼神看着金世奇,至于金世奇,先是一愣,紧接着仿佛恼羞成怒一样,涨红了脸,对着齐昊疯狂咆哮起来:“污蔑,臭小子!你居然敢污蔑我!”“是不是污蔑,你自己心里清楚。


  ”齐昊看着拼命否认的金世奇,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道:“你这身体状态,再耽搁个半年时间,那你就一辈子不能人道了。


  ”“什么?半年时间?!”金世奇听到齐昊的话,整个人都激动的发抖,不过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把表情收敛,只是眼睛还死死的盯着齐昊,试图想看出他是否说谎。


  金世奇的阳痿之症,是从一年前开始的,为了治疗,他转换各种身份寻求各种专家,可是最后换来的都是一场又一场的失望。


  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自信骄傲,实际上就是为了掩盖内心的自卑跟无奈。


  今天,齐昊居然能一眼就看出来他的问题所在,并且还一下就说出只有半年时间,不管是真是假,金世奇已经打定主意,私底下要问个明白,当然明面上他是不可能承认的。


  “年轻人,我不计较你的污蔑。


  ”金世奇强装镇定,倨傲的说道:“现在我们讨论 的是白老先生的病,你不要说些有的没的。


  ”“就是,小子,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耽误了我父亲的病,后果你承担得起吗?”萧卓喊道“你说不让 金医生动手,难道你有百分百把握?”“人的身体是不断的变化的,任何一个医生都不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


  ”齐昊摇了摇头。


  “既然没把(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握,大姐,难道你要把父亲的命交到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上?依我看,这家伙连正式医生都不是吧?”实际上,萧卓所说的这一点,也恰恰是萧雪芙所以顾虑的。


  坦白说,她心里对于金世奇的信心是更大的,毕竟金世奇声名在外,脑科这个领域上,他的确是有着真材实料。


  而之前不想让萧老爷子开刀,一是考虑到萧老爷子年事已高,风险大,二则萧老爷子在昏迷之前,千叮万嘱一定要让齐昊来,所以萧雪芙才去找齐昊。


  但是现在不同了,金世奇在这里,动手术的成功率不低,相比起齐昊这个来历不明,医术不明的年轻人,实际上萧雪芙的心里已经倾向了金世奇,尽管他是萧卓找来的。


  但是老爷子的能否治愈对她来说实在太过重要,失去老爷子的支持,她很可能马上就会被赶下总经理这个位置,失去一切,她不敢去赌。


  萧雪芙的好看的眉毛皱成了一团,还是开口道:“齐昊,要不先让金医生看看?”虽然是征询的语气,不过齐昊已经听出了其中的意味,他知道,萧雪芙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齐昊也是一个傲气的人,既然萧雪芙不相信自己,那自己也没必要淌这趟浑水,点了点头道:“既然萧总想让金医生来操刀,我没有意见,不过我希望,能让我在手术室外等着。


  ”昨天跟萧老爷子相遇,齐昊对这个老头也有不错的好感,希望一会如果真出了事的话,他能及时拉一把。


  “当然没问题。


  ”萧雪芙点了点头:“那就劳烦金医生了。


  ”“没问题,有我出手,绝对没有问题!”金世奇信誓旦旦,满脸自傲的说道。


  众人商议完毕之后,萧老爷子就被推进了手术室,由金世奇主刀。


  手术进行了接近两个小时,萧家的人在手术室外等着,一个个坐立不安,反观是齐昊,一直淡定自如的坐在位置上,闭目冥想。


  “哟呵,你这小子,脸皮还真够厚的,一会把老爷子救活之后,你是不是也要上去邀功啊?”见齐昊这么的淡定自如,萧卓不由得嘲笑道。


  齐昊没有理会他,萧卓于是更加的起劲,刚想继续讽刺,就被萧雪芙打断了。


  “老二,给我闭嘴!大家都烦着呢!”萧雪芙训斥了一声,紧接着看向齐昊的眼神也有一丝的烦躁。


  这里所有人都那么担心,就齐昊一个人这么从容,是个人,心中都有些不是滋味。


  不久,手术室终于传来了响声。


  “吱呀”一声,手术室的门被推开,金世奇走了出来,摘下口罩,轻松的说道“手术很成功,老爷子没事了。


  ”“谢谢你,金医生!”萧雪芙激动的握住了金世奇的手,连连感谢,周围的人也如释重负。


  “我都说了,金医生的医术那可是经得住考验的,又怎么会像某些无名小辈一样过来这里招摇撞骗。


  ”萧卓此时也松了口气,毕竟金世奇是自己带来的,这要是出了事,他的责任可就大了。


  不过看到一旁的淡定的齐昊,萧卓的嘴又管不住了“大姐,你找的是什么人啊?这父亲手术成功,你看着家伙一脸的无所谓,是不是希望父亲的手术失败啊?”萧雪芙眉头一皱,看向齐昊,眼神中也有一丝不满产生。


  “既然老爷子没事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感受到萧雪芙的目光,齐昊知道自己已经没必要留在这里了,于是准备离开。


  “慢着!”萧卓拦住了齐昊“大姐,这种招摇撞骗的骗子,一定要把他抓起来,免得他四处骗人。


  ”齐昊没有恼怒,转身看向萧雪芙。


  萧雪芙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说道:“让他走吧。


  ”齐昊毕竟是自己父亲亲自点名,也是自己去请过来的,整个过程虽然没什么表现,但是人家也毕竟没有做什么,无缘无故把齐昊抓起来,以萧雪芙的身份,还真做不出来。


  而她想不到的是萧卓正想凭此来打击萧雪芙声望,自己带的医生治好了老爷子,而萧雪芙带来的医生却是个被抓起来的骗子!只要坐实这个,到时就算老爷子不说,家族内部其他人也会对萧雪芙产生别的看法。


  萧卓一个激灵,正打算继续争辩的时候,手术室中的一个护士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


  “医生!医生,病人出事了!”“什么?不可能!”金世奇和萧家众人脸色大变,此时刚好萧老爷子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身边的监视器不断的发出“滴滴滴”的警报声。


  “封口之后本来一切妥当,但是在准备出来的时候,突然颅内压急剧上升,血压提升很快,心率已经低到20,现在情况非常紧急,病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护士迅速将目前的情况报告了一遍。


  “怎么会这样!”金世奇显得有些慌乱,不断的对比着手中跟监视器上的数据,一滴滴的冷汗从脑门处滴落下来。


  “金医生,到底怎么回事!”萧雪芙此时如同一只噬人的老虎,双眼冷冰冰的看着金世奇。


  金世奇可以肯定,如果今天萧老爷子出了什么事,他肯定走不出东升市了。


  “大姐,别急,有金医生在,父亲他不会……..”萧卓仿佛还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对萧雪芙说道。


  “你给我闭嘴!”萧雪芙一声怒吼,一巴掌把萧卓扇倒在地:“如果今天父亲有什么事,你们两个,就去为父亲陪葬!”话语中透露出来的森森寒意,让萧卓跟金世奇心中一阵发抖。


  老爷子不仅是萧雪芙的父亲,更是她的精神支柱,如果今天萧老爷子死在这里,她不介意拿这个没有血缘的弟弟开刀。


  金世奇拼命的对比着数据,但是怎么看都看不出原因。


  监视器上,萧老爷子的生命数据在不断的降低,金世奇的心也在一点点的变得冰冷。


  此时的他,已经后悔接了这个工作。


  “会不会是有新的出血口没被发现?”终于,站在不远处的齐昊开口说道。


  “新的出血口!”听到齐昊的提示,金世奇恍然大悟,对着数据反复对比,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没错,就是新出血口”金世奇连忙对萧雪芙说道“应该有两到三个小出血口,在照CT时候没发现,此时突然破裂,所以导致现在的情况”“那要怎么做?”萧雪芙不想听金世奇的废话,直接问解决方法。


  “只能再开刀……”金世奇犹豫了一下,最终说道“只不过刚开了一次刀,在开刀的话,以老爷子的年纪,那成功率不足…….”说到这里,金世奇已经不敢说下去了。


  “不足什么!”萧雪芙一把抓住金世奇的衣领,冷冷的说道“给我说清楚,不足什么!”“成功率不足两成……”金世奇哭丧着脸说道“但是如果半个小时内不做手术的话,老爷子就必死无疑了!”“混账!”萧雪芙很想把眼前的这朝国所谓的名医打死,但是现在手术技术最好的就是他,为了自己父亲,萧雪芙还真的不能动手。


  “还有没其他办法?”萧雪芙此时也冷静了下来,放开金世奇,冷冷的问道。


  “没有!”金世奇此时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嚣张自信,他知道,今天没有奇迹出现的话,自己算是完蛋了,这两成的概率他还是说多了,实际上他出手的话,一成概率就顶天,相当于是说,没有幸运女神眷顾的话,老爷子是必死无疑了。


  只是他不敢说实话啊,一旦说实话出来,立马就得陪葬,萧氏集团在深市的势力有多大,他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怎么办?”萧雪芙此时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再开刀吧,不足两成的概率,那根本就是在玩命。


  不开刀吧,那是必死无疑,哪怕是果断如萧雪芙,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让我试试吧”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齐昊,最终还是拗不过自己的心,不忍心萧老爷子就这样丧命,最终还是决定出手。


  “齐昊,你?”萧雪芙眉头一皱,不明白此时齐昊突然这么说是为什么。


  不过金世奇倒是大喜,毕竟齐昊出手的话,到时候老爷子死了,也有个人和他一起承担责任。


  “萧总,我觉得可以让他试试!”金世奇假惺惺的说道“我出手的话,虽然也有一定的信心,但是毕竟两成的把握,风险还是偏高,齐昊既然主动请缨,想来应该有不小的把握,为了老爷子着想,我愿意让贤,让齐昊出手!”先吹捧下自己,说明不是自己医术的问题,再强调齐昊主动请缨,自己为了病人着想才让位,这样一来,三两下就把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救活了,那是自己抉择聪明,救不活,那是齐昊不自量力。


  金世奇的这点小伎俩当然瞒不过萧雪芙,不过她也没时间计较,只是问道“你有把握吗?” 黄昏时分,整个桃花村处于一种安谧的气氛之中,外出务农的人也早早的赶回了家里。


  这时,一道道异样的声音响彻山林,顿时惊得无数飞鸟四蹿开来。


  “你倒是使点劲儿啊!”“出不来,太紧,卡住了!”“你这么大个男人真是没用!”“不好,那里流血了!”一袭(三个洞都被塞满爽)薄衫打扮的周 寡妇微屈着身子,死死的拽住手里的狗链,香汗淋漓,凤眉微蹙,俏脸之上止不住的担忧之色,最引人注目的是,她胸前的饱满完全的撑破了内衣,隐隐有不堪负重而坠落的趋势。


  在她的面前,一条中华田园犬硬是骑在一条体型弱小的金毛犬身上,发出各种亢奋的声音。


  两条狗俨然连在了一起,像是抹了胶水似的,怎么拉也拉不开。


  看到自家的金毛犬小花被折磨成那样,周寡妇忍不住骂道:“小波,要是我家的小花出事了,我跟你没完!”用力拽着 阿黄的陈波也是郁闷不已,他每天吃完饭后都有遛狗的习惯。


  今天他跟往常一样,将自己家的中华田园犬阿黄牵出来散步,碰巧也看到了牵着狗的周寡妇。


  周寡妇原名周 凤仪,是村里出了名的俏寡妇,长得年轻貌美,只是名声不太好,三年来改嫁了好几次,也接连死了几任老公。


  不过即便是这样,村里的男人也抵挡不住周寡妇的姿色,农村人本来就迷信,尤其是妇女,兴许是嫉妒周寡妇长得年轻漂亮吧,纷纷抱团挤兑周寡妇,给她取了个外号叫活阎王。


  意思就是人间的阎王,专门勾男人的性命。


  当时的周寡妇 好像是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就穿了一件白色的薄衬衫,在夜里特别的明显,陈波还没走过去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奶香味儿。


  结果没等人激动,狗倒是先激动起来了。


  陈波家的阿黄噌的一下就蹿了过去,硬是扑在周寡妇家的金毛犬小花身上,然后就开始现场直播物种繁衍了起来。


  深山野林,孤男寡女,再配上金毛怪异的叫声,看得陈波尴尬症都犯了。


  你说这狗交配就交配嘛,大家各自离开就行了,偏偏周寡妇担心自家的小花有什么问题,非要让陈波拉开阿黄。


  “能有什么事儿,你看这畜生还挺享受的!”陈波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


  尽管陈波的声音不大,可耳尖的周寡妇还是听到了,她俏脸一红,轻咀了一口道:“呸,回头我非得阉了你家阿黄不可!”说完话后,她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往陈波的胯下看去。


  “凤仪婶,你这也太残忍了吧!”陈波下意识的夹了夹腿,汗然道。


  “不止阿黄,你也不是个好东西!”陈波汗然:“婶,我怎么就不是好东西了?”“哼,看够了没有?把你放在老娘胸上的狗眼拿开!”“看了能咋地?又不会怀孕!”“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都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你咋知道我不行?我对自己向来都是很自信的!”陈波不服道。


  “你要是有能耐,就来我家啊,看老娘不夹死你!”夹死我?“噗嗤!”听到这么露骨的话,陈波再也忍不住流出了鼻血。


  周寡妇一看到陈波怪异的表情,先是一愣,继而像是想到了什么,瞪了陈波一眼后,俏脸微红道:“我说的是用门板夹死你,你想到哪里去了!”“没多想,那啥,我妈喊我回家吃饭,我先走了啊!”陈波丢下一句话就彻底逃之夭夭了,他是再也不敢和周寡妇继续待下去了。


  这是在用黄段子强奸他陈波啊。


  实在是太恐怖了,女人四十如狼,三十如虎,一点都没说错。


  “这臭小子,真是越长越帅了!”看着陈波远去的背影,周寡妇忍俊不禁的笑道。


  一想到刚才两只狗的动作,她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落荒而逃的陈波并没有立刻返回家里,而是放了阿黄以后,他一个人去了山上的那个破道观。


  破道观的年代很久远,一直荒废至今,目前只有 老道士一个人居住,平时也没什么人跑到这里来。


  刚一进去,外面就想起了炸雷声,随之下起了倾盆大雨。


  “老家伙,小爷来了!”陈波进门后,擦了擦身上的雨水,随即打量起了道观。


  眼见道观空荡荡的,除了竖立在正屋的那座祖师爷 泥像以外,再无他人。


  咦?人呢?难道又是去给李寡妇挑水,或者是王寡妇挤牛奶去了?陈波口中的老家伙是一个老道士,小时候陈波上山放羊迷路,无意中走到了破庙,老道士一看到陈波就惊为天人说陈波是什么九星命格,硬是厚着脸皮让陈波拜他为师。


  九星命格是什么,陈波不清楚,不过据老头子说好像是一种很牛B的命格,如果放在是古代的话,注定封王拜相。


  眼见老道士不在,外面又下着大雨,陈波索性就坐在了泥像面前的蒲团上面,成打坐的姿势,闭目养神。


  以前老道士给了他一本《巫医经》,说什么是巫医派的镇派宝典,学会了生死人肉白骨不在话下。


  可陈波练了这么多年,发现除了力气大了点,身体长高了点,外加小弟弟变长了点以外,别的屁都没有。


  伴随着陈波默念巫医经的口诀,窗外的雷鸣声更大了。


  陈波没注意到的是,他身后的那座泥像隐隐有颤动的趋势。


  霎时,一道刺眼的闪电照亮整个道观,泥像轰然间倒塌,硬是砸向了陈波。


  陈波感觉脑袋一晕,整个人就昏倒在地。


  陈波不知道的是,泥像碎裂开来后,从里面暴露出一只鸡蛋大小的紫金蛤蟆,紫金蛤蟆在沾上陈波的血液,通体一震,旋即化为一道金光钻进了陈波的脑海之中。


  骤雨初歇。


  没过多久,只见一个老道士撑着把女人用的小花伞走了进来。


  如果村里的石匠看到这把小花伞的话,一定会很差异,尼玛这小花伞不是我老婆的么。


  老道士酒糟鼻子,年级约莫六十岁,一身灰色道袍打扮,上面破破烂烂的。


  重点是脸上布满了口红印。


  他进门就打了个道号:“无量那个天尊,昨夜我夜观天象,算准了今天是个好日子,却没算准香香来大姨妈,害得我白跑一遭!”“我的小祖宗诶!”等他看清昏倒在地上的陈波后,就跟尾巴着火了的兔子一样,顿时一个箭步上前将陈波扶起,伸手在其鼻尖一探。


  老道士随即松了一口气,在注意到一旁的泥像碎片后,老道士面色一变,连连告罪道:“无量那个天尊,罪过,罪过,不肖弟子今日打破了祖师法体,还望祖师爷勿怪,待得他日我定为祖师爷重塑金身。


  ”老道士小心翼翼的用布包裹好地上的碎片后,然后将陈波给抱到了里屋的床上。


  “咦,奇了怪了,以前我见这小子的九星命格暗淡,没想到在今日却被点亮了,是何理由?怪哉,怪哉!”老道士给陈波看了看面向,继而惊讶道。


  他急忙掐指算了半天,硬是没参透其中的玄机。


  陈波在梦里只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奇妙的空间,四周昏暗而又朦胧,唯一能看见的是远处有道用白玉铺成的阶梯,阶梯很长很长,一直蔓延到云端。


  与此同时,意识不清的陈波耳边响起了一道呢喃不清的声音:“巫者,篡天改命也,术精岐黄妙药长生……是故人定胜天!”最令他害怕的是,他居然在自己的脑海里看到了一个紫金色的蛤蟆,有鸡蛋那么大,好在的是蛤蟆好像是死物,一动不动的。


  老道士刚好端了一碗味道刺鼻的中药走了进来:“哟,兔崽子,醒了?”“老头子,不好了,我脑袋里突然钻了只蛤蟆进去!”陈波急忙说道。


  “没睡醒吧?你咋不说有条黄鳝钻了进去?”老道士哼哼道,换做谁也不信。


  “我说的真的啊!”见到老道士不信,陈波急了。


  难道我真的没睡醒?只是幻觉?“少废话,来来来,把我给你煮的这碗药喝了,然后滚蛋,老子还要下山去办事儿呢,你个臭小子昨晚把祖师爷神像给摔碎了,好在的是你没出什么事情,要不然你这个桃花村唯一的本土男丁就光荣牺牲了!”老道士不由分说的就把药递到了陈波面前。


  说来也奇怪,桃花村近五十年来,从未有过男丁,村里的汉子多半都是从外面招来入赘的,包括陈波的老爹也是上门女婿,本以为到了陈波这一代又是个女孩儿,可偏偏陈波却是个男丁。


  这可把陈波父母给激动坏了,陈波出生的时候,全村的老少爷们儿集体给陈波送礼物,什么鸡蛋啊,奶粉啊。


  “老家伙,你以前说的都是真的?我真要取九个老婆才能化解村子的诅咒?”忍者反胃把药喝了下去后,陈波问出了憋在心里很久的话。


  闻言,老道士啧啧称奇道:“对,你们村是天然的孤阴局,正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注定世世代代的孩子都是女性,但是却出了你这个变数,你只有娶满九个女人才能化解这个死局!”陈波搓了搓手,一脸羞涩的道:“那多不好意思啊,我以前的目标是娶四五个老婆就够了,你现在让我娶九个,太多了吧,虽然小爷对自己的能力很是相信,可是人多了也架不住肾亏啊!”“你怕什么?想当年老子可是有十二个……”老道士两眼一瞪,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急忙一顿,干咳道:“咳咳,老子随随便便给你配一副壮阳药,别说九个了,保准你夜御十女!”“……”陈波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下,最后弱弱的道:“老头子,我真心觉得师门的名字应该换一个!”“换成什么?”“我觉得叫污衣派更好,你看看你穿得又破又烂,不修边幅的,还时不时下山往寡妇窝里钻,实在是太污了!”“我打死你个兔崽子!”“站住,别跑!”离开破道观后,陈波嘴里叼着草根,一路哼着小曲儿往山下走去,刚过了山坳,远远的就看到了路边停了一辆小轿车。


  仔细一看,陈斌认出了车子的型号,长安CX52,全村唯一的一辆轿车,也是村长孙 长贵家的。


  荒山野岭的,把车开这儿来做什么?耐着好奇,陈波旋即走了过去。


  近距离观看之下,他发现车子的窗户紧闭,伴随着车身的摇晃,里面隐隐传来一道道娇喘和浓重的呼吸声。


  尽管看不见里面的情形,可通过声音,陈波还是认出了里面的人。


  是村长孙长贵和石头叔家的翠花婶!用屁股都能猜到里面的俩人在干什么。


  看来村里的传言是真的,没想到石头叔刚出去打工不到一个月,翠花婶就和孙长贵搞在了一起。


  想到平时石头叔对自己的好,陈波低下头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准备砸窗吓死这对狗男女。


  就在他刚要砸下去的时候,里面响起一道重重的闷哼声,然后车子停止了晃悠。


  从里面传来了翠花婶软绵绵的声音:“你个死鬼,我家石头刚走一个月,你就来找我,而且还是在车子里!”“嘿嘿,我不是一直听人说车震很刺激嘛,所以来试试,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还跟小媳妇儿一样紧啊,难道是石头没碰你?”车窗被摇下,从里面伸出一直夹着烟的手,接着响起了村长孙长贵的贱笑。


  “别提那个死鬼,看着人高马大的,谁知道却是个废物,没几下就不行了,对了,听说乡长这几天要来视察,那块地的事情你可得尽快搞定,要不然老娘以后都不理你了!”“你放心,不就凤仪那死鬼老公的坟地嘛,好说,我已经派 徐会计去她家了,孤儿寡母的,想要收拾她还不是脱脱裤子的事情!”“徐会计那老色狼?要是那样的话凤仪那骚娘们有得爽了,我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在我面前装贞洁烈女!”听到这里,陈波再也忍不住愤怒了。


  原来村里在搞开发,刚好凤仪婶老公的坟处在开发区的正中位置,听说能解决不少钱,然后石头叔家的翠花婶估计是看上了那笔补助金,这才和村长孙长贵搞到了一起,想要把那块地巧取豪夺过来。


  而孙长贵口中的徐会计,名叫徐大明,平时专门和孙长贵狼狈为奸,背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亏心事。


  “要不再来一次?”说到这里,孙长贵欲望再次高涨,手也控制不住的在翠花婶身上游走了起来。


  “砰!”就在村长兴致勃勃的时候,突然听见一声巨响,车窗随之被砸碎。


  “什么人?”孙长贵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顿时惊慌失措的问道。


  “好像是陈波那混子!”翠花婶紧张的用手捂着身子。


  “狗男女,去死吧!”陈波扔下一块石头,撒腿就跑!“徐大明,你要是敢对凤仪婶乱来的话,看我不弄死你!”说完话后,陈波朝着凤仪婶的家就飞快的跑了过去。


  凤仪婶的家在村西头,位置比较偏。


  好不容易赶到凤仪婶的家里后,陈波发现她家的大门被反锁了,里面隐隐有哭泣的声音。


  “徐大明,你别乱来!”听到这个声音,陈波愤怒的一脚踹向大门,大门应声倒地。


  这也吓了陈波一跳,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力气了?难道是跟脑海中的那些记忆有关?事情紧急,陈波愣了愣就直奔凤仪婶的房间跑去。


  只是往里面看了一眼,陈波的眼睛顿时就红了。


  只见一个大腹便便的秃顶男子趴在凤仪婶身上,边脱凤仪婶的衣服边解自己的皮带。


  而凤仪婶此刻早已衣衫半褪的仰躺在床上,露出大片雪白,双颊潮红,脸上隐隐有挣扎之色。


  显然是中了迷药。


  “混蛋!”陈波恨得咬牙切齿的,随手抓起一个擀面杖就冲了进去。


  里面的徐会计下意识的回头一看,迎接他的却是一个擀面杖!“砰!”擀面杖正中徐会计的面门,他整个人被陈波一擀面杖给砸飞在地上,鼻血流了一地。


  “陈……陈波,误会,误会啊,别乱来!”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作者: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