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video eva notty

xxx video eva notty


家里的家底也就不到一萬塊錢,在醫院里全部花完不說,連做手術的錢都沒有了。


   這幾天愁的好幾天睡不著覺,就在六神無主,毫無辦法的時候,一直做婚姻介紹工作的 劉姐,找到我,說有一個富婆找結婚對象,我這樣的條件正好。


   劉姐說的天花亂墜的,說那 女人李雪,二十八歲,不但人長的甜美,身材還好,更重要的是,她可是富婆,經營著一家公司。


   雖然劉姐說的很好,但我可不相信什么天上掉餡餅的事情,劉姐是我的遠方親戚,但我也知道,她開的婚姻介紹所,水很深,時常會介紹一些酒托,婚托,給那些涉世未深的農民,賺點灰色收入。


   現在這么好的事,怎么可能輪的上我。


  劉姐,你就別拿我取笑了,我現在還發愁我父親那 十萬塊錢的手術費,如果延遲了手術,我爸的腿可就保不住了,可能要截肢。


   劉姐一拍大腿,笑著說:這次機會就來了,那富婆說了,如果相親成了,領了結婚證,立馬先付十萬塊錢,而且后期還有! 聽著劉姐所說,我就想到電線桿上那些高價求子的廣告,我可不會信這些事。


   有那好事也輪不到我。


  我沒精打采的 說道


   劉姐一臉的嚴肅說:姐騙誰也不能騙你,那富婆我見過,親自來店里登記的信息,填的征婚啟事。


  說著劉姐就拿出登記的信息。


   上面寫著,婚姻協議。


  要求特別低,只要男人成熟穩重,其他的工資之類,一概沒提。


  好處卻是特別多,只要領了結婚證,立馬就付十萬。


  之后一個月還給三千塊錢的零花錢。


  條件是十分誘人啊,看的我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現 在我最需要的就是十萬,這樣我父親的腿就可以保住了。


  看著白紙黑字的合同,我有點半信半疑了,心想,要不去試試?萬一是真的呢?要是假的,我立馬走人,反正也沒什么損失。


   我 拿著合同看了一下,說:行,那我試試。


  劉姐喜笑顏開,這就對了,我給你定好,明天上午九點和那女富婆見面,她可是特別著急,還說急著要結婚。


  劉姐給了我那女人的電話,囑咐了我時間和地點。


   晚上回去,看著劉姐給我發過來的女富婆的相片,都有點睡不著了,這女人雖然是二十八歲,但長得實在是水靈,有錢人保養的就是好,精致的臉龐,烏黑的頭發,挺挺的鼻梁,而且笑起來,還有若隱若現淺淺的酒窩。


  就算是什么飯托,酒托之類的也值得一見啊。


   一大早醒來,我穿上了自己平時不舍得穿的 衣服,在 鏡子前稍微整理了一下,來到那家咖啡店。


   我撥通了電話,在靠窗位置的一個女人,接了起來,我視線停留在她的身上,比相片上還好看,黑白分明的眼睛,清爽的外形,穿著暗紅色外套,淺灰色長裙,坐在那里氣質迷人。


  覺得和我簡直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既然來了,怎么也得見個面問清楚,不然以后肯定得后悔,我鼓起了勇氣朝著她走去,其實我也做好了準備,如果她不愿意什么的,我就立馬走人。


   我大方的坐在她的面前。


  她摘下墨鏡,看向我,就是你?我點點頭,是我。


  女人的臉上立馬就露出一絲鄙夷,但即使是這樣的表情,依舊是美的令人發指。


  她朱紅色的嘴唇微微上翹,別提多性感了。


   你有一米七嗎?女人像面試一樣問道。


   一米七五。


  我如實回答。


  女人的臉上就露出一絲稍微放松的神色,那就好,模樣倒是還可以,修整一下應該不錯,你這身衣服也太土了,沒有新點的? 聽著女人的話,好像有點轉機的樣子,不過這衣服可是我最新的了,但我還是笑笑說:今天有點匆忙,沒來得及換。


   女人擺擺手,好像不愿意聽我這些,然后說道:好了,就你了,把這份合同簽一下,咱們就正式開始了。


   這就成了?我都有點不敢相信是真的。


  我拿到合同看了一下上面標注著一排醒目的條件。


   結婚只是假結婚,領了結婚證不是實質上的夫妻,能住一個房間,但不能越軌,不然合同作廢,還要加倍償還,有效期是一年,而這一切的目的只是為了騙商業上的合作伙伴和她媽媽。


   合同期一年,一年滿之后,協議離婚,再付二十萬從此井水不犯河水。


   看完這個,我算是明白了經常看到過一些新聞上說,有的人為了買房子,或者晉升,會假離婚,假結婚,有錢人的世界,我也看不懂。


   不過只要她能按照合同上的酬勞付給我,那么其他的我也管不著,畢竟我知道自己的條件,沒房沒車,人家怎么能看得上。


   簽了合同,就會付十萬的酬勞? 是領了結婚證,當然,合同也要簽。


  女人臉上露出一絲輕蔑,仿佛在看鄉下人一樣。


  不就領個結婚證嗎,反正我現在的狀況,一時半會也找不到對象,等一年期滿之后,領了錢,就可以在縣城買個房子,然后娶個小媳婦。


   她不容置疑的把合同甩到了我的面前,知道我也會簽,我拿出筆,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她的臉上露出一絲放松,然后裝起合同說道:你這身衣服,實在是土,走,跟我去給你買幾件衣服。


   一輛嶄新的奧迪Q停在路邊,她徑直上車,我都有點懵逼了,這車起碼八九十萬。


   還愣著干什么,上車啊。


  她有點不耐煩的說道。


  我在心里暗罵,有錢了不起啊! 我上了車,坐在她的旁邊,車子里有一種淡淡的香味,她的一雙潔白纖細的美腿也露出來,看我都有點入迷了。


  車子飛快的朝前面開去。


  停在了一家商場。


  這家商場是本市最豪華的,進去看著里面的衣服,最低的也要好幾千。


   她直接拿著衣服,根本不看標價,往我的身上試,這個不錯,換身衣服,免得跟著我出去丟人。


   很快試好衣服,她居然直接把我的舊衣服扔到了垃圾桶。


   穿了一身價值好幾萬的衣服,我站到了鏡子前面,居然和那些富二代都沒有什么差別。


   嶄新的衣服穿在身上不但舒適透氣而且氣質都提高了不少,就是連旁邊試衣服的服務員都有點愣住了,李雪在一旁呆呆的說道:還真有點樣子。


   說完付了錢就和我一塊從商場走出來。


  她直接刷卡眼睛都沒有眨一下,我在旁邊心里暗想:有錢人真好。


   她直接帶著我到旁邊的一個理發店對理發師說:給他弄一個好點的發型。


   反正現在我和她已經簽了合同也只能聽她的安排至少不用我花錢,我坐在鏡子前面理發師熟練的剪著頭發,片刻之后我看著鏡子前面的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了。


   原來我居然還有這么帥氣的時候,以前我基本上不打扮頭發特別隨意,再弄了一個發型之后整個人看上去精神多了幾乎是煥然一新,李雪笑了笑說:好了,跟我走吧。


  我說:去哪? 李雪有點不耐煩的說:還能去哪?民政局。


   車子停在了民政局的門口我和她直接進去,領結婚證特別的順利可能是李雪認識人的原因,那領結婚證的人員十分客氣的和李雪說著話,兩張紅色的本放在了 桌子上好事來得太快我都有點不敢相信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雖然這個結婚是假的但是能和這么漂亮又有錢的女人假結婚也是一件不錯的事。


   從民政局出來上了車,李雪就從包里面掏出厚厚的一疊現金,說道:這是十萬塊錢,付你的酬勞,拿著。


   她的話帶著一絲輕蔑,仿佛像是施舍一般,但我還是默默的拿起了錢說了一聲:謝謝。


   畢竟現在太需要這些錢了,俗話說,一分錢難倒英雄漢。


   我現在的狀況也基本上是這樣。


  到了李雪家里,她停下了車說:跟我進去吧。


  我說:我還有點事。


   李雪笑了笑說:好吧,地址你已經知道了,晚上之前回來就可以。


  說完她關上車門直接朝著旁邊的一棟別墅走去,看著周圍的別墅區我目瞪口呆。


   雖然我對房子價格不是太懂但也知道這片別墅區是本市最豪華的別墅,起步價在一平米十萬以上一般的普通人根本買不起,李雪的奢侈簡直是讓我不敢想象。


   我懷揣的十萬塊錢坐公交車來到了醫院,父親躺在醫院里等待著做手術的錢,在看到父親那一刻我心里面酸酸的。


   他為了供我上大學在廠子里面干著重活,一個月兩千多塊錢的工資勉強供我念完大學,在我終于要可以工作賺錢養活他們的時候他卻摔斷了腿。


   在醫院父親看著我說。


   咱們回去吧,這腿我不治了,反正我年紀也大了治好也沒什么用還要花那么多錢,在這里光是住院費一天就一百多,咱們家里的積蓄還準備給你留著呢。


   父親一邊說著還蹬了一下腿說:你看我這都能動了。


   但是他明顯眉頭微微皺了一下疼的嘴角都在顫動,而我媽在一旁偷偷的抹著眼淚我心里面酸酸的,我連忙從懷里面掏出十萬塊錢放到了桌子上說:做手術的錢我借到了,咱們做了手術把腿養好。


   我爸看著桌子上的錢有點不敢相信說:這錢哪來的?沒做違法的事吧? 確實父親不會想到我一個剛大學畢業的學生怎么有能力在幾天之內就借來十萬塊錢。


   我說:放心吧,這錢不是我違法得來的,是我跟一個富二代的同學借的他們家很有錢,不在乎這些。


   說完這些我實在是有點忍不住了,對父親說:這錢你拿著做手術,我找到了一份特別好的工作。


   在轉身離開醫院的時候,我擦了下眼睛像是被沙子揉了一樣,但心里卻有一種踏實。


   下午我回到了李雪的家,她把我帶到了臥室,然后說:從現在開始,咱們的合同就算是生效了,我們約法三章。


   我們雖然是名義上的夫妻,在外面你只需要裝裝樣子,在家里的時候你不許越雷池半步,不能碰我,不然的話我會和你解約。


   你要付雙倍的違約金,也就是二十萬,合同里面已經寫得清清楚楚,這點你最好明白。


   還有就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多管,我去哪里,你也不許過問。


  剩下的沒什么了,我需要你的時候你就要出現,幫我撐場面。


   李雪坐在沙發上,高高在上的說著,仿佛在說圣旨一樣,而我也只能點頭答應著,畢竟我和她已經(上課時我和女同桌作愛)簽了合同,拿了錢。


   李雪說完就出去了,她每天的工作很忙,經營著一家公司,基本上很晚才回來,這兩天我在家里也沒什么事做,做飯有保姆,打掃有保潔,每天到點保姆就會做好飯放在桌子上。


   而我也就是玩玩游戲什么的,雖然我沒什么事,但也不能隨便離開,她說需要我的時候會聯系我。


   我接到了一個電話,是李雪打過來的,她在電話里有點著急,說:待會我母親要過來,我帶著她一塊來,你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不許說。


   我答應著,心里面卻特別的緊張,像李雪這樣的女強人,她那么強勢,她母親一定比她還要強勢吧? 不到一會,聽到門外有開門的聲音,我連忙走過去,看到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站在門口,她穿著一身旗袍,肉色的絲襪、一雙圓潤的美腿露在外面。


   女人雖然四十多歲,但是風韻猶存,看起來很性感,挺挺的鼻梁,厚厚的嘴唇,皮膚保養得特別好,遠遠地看甚至像少女一般,只不過那略顯豐腴的身材讓人知道她已經四十多歲了。


   我猜這一定是李雪的母親了。


  她的臉上毫無表情,她走進來的時候我連忙上去說:伯母好。


  表現得特別的禮貌。


   李雪也從后面跟進來,她朝我使了個眼色,意思是一切聽她的安排。


  坐下之后,李雪的母親說道:你爸媽是做什么的。


   我不想騙她,我只能如實回答:在小工廠上班。


  她聽了之后馬上就露出一絲輕蔑,說道:哦,原來是工人階級。


   我們家可就一個女兒,我倒是不嫌棄你入贅我們家,只不過以后別給我出什么亂子,你們農村的風氣也一概不許帶到這里。


   接著就是吃飯,雖然飯桌前李雪的母親表現的特別禮貌,但卻能隱約的感覺到那種居高臨下的氣勢。


   李雪的母親叫王麗,李雪經營的公司就是她的,只不過她現在退休退居二線,但李雪很多時候還是要聽她的。


   李雪母親走了之后已經是晚上的十點多了,我洗漱完畢,躺在了沙發上,這是我和她之間約法三章的,我不許和她在一張床上睡覺。


   李雪從洗澡間里面走出來,她裹著薄薄的浴巾,濕漉漉的頭發垂下來特別的漂亮,精致的臉龐,挺挺的鼻梁,更是顯得迷人不少。


   她那纖細的美腿露在外面,晶瑩的水珠從雪白的肌膚上滑落,她看到我的時候卻說了一句:今天晚上你和我在一張床上睡。


   說完她就朝著臥室走去。


  聽了之后,我都有點詫異了,什么情況,之前不是讓我睡沙發的嗎? 今天為什么要讓我和她在一張床上睡,不會是看我長得還行,要和我假戲真做,發生點什么吧?想到這里我就一陣激動,如果真和她有了實質性的夫妻關系,那么我也就成了有錢人了呀。


   正想著,李雪在臥室里面喊:還愣著干什么?趕緊進來! 我連忙從沙發上站起來,像是得到了特別大的賞賜一樣,回到了臥室,而李雪把自己的浴巾直接就掀下來,她好像已經不再和我忌諱什么了,掀下來就看到她的柔軟被蕾絲文胸擠出了一條溝。


   幾滴水漬從她修長的脖頸緩緩流下,沿著她的飽滿往她平坦的腹部滑去。


   黑色透明的蕾絲丁字內褲,包裹著一團神秘花園,看的我欲火難耐,我悄悄轉過身安慰了一下撐起的帳篷。


   昨天我跟著男朋友回老家見父母,他家房子很小,只有兩間屋,晚上 他媽鋪好床以后便過來問我晚上跟王瑋 一起睡行嗎?王瑋是我男朋友的名字,我稍微猶豫了一下便答應了,畢竟他家就兩間屋子,如果我不跟著王瑋睡得話,就得跟他媽一起睡,相比之下,還是跟王瑋睡更自在一些。


  這是我第一次跟王瑋一起睡,也是除了拉手擁抱以外第一次親密接觸,晚上我倆躺在床上都挺激動地,他讓我閉上眼睛,微涼的嘴唇輕輕親吻我。


  王瑋平常看上去老實巴交的樣子,吻技卻出奇的好,沒一會我就被他撩騷的全身發燙了。


  他顯然也來了興致,呼吸越來越重,微涼的手很快便不滿足簡單的撫摸,穿過我的衣服朝下身探去,就在他快觸碰到我底線的時候,我突然如夢方醒,一把摁住他作亂的手說,不行,我大姨媽在呢。


  他嗯了一聲,好像不信,不僅沒有停下動作,反而親的更猛烈了。


  我簡直快拜服在他高超的吻技下了,可我真的來大姨媽了,只好趁著還有理智強行推開他,說我真的大姨媽來了,你要不信可以隔著衣服摸到姨媽巾的形狀。


  說完我愧疚的看著他,畢竟這種事進行到一半不上不下的是很痛苦的,尤其是因為大姨媽被迫中斷,很掃興。


  可王瑋絲毫不生氣,眼底還閃爍著壞壞的光芒,湊到我耳邊壞笑道:“寶貝,你難道沒聽說過女人經期要會更爽么,神經更敏感,興致也更強烈,想不想嘗試一下?”說著他的手已經環在我腰上,嘴角的壞笑在他憨厚的臉上交相輝映,在月光下顯得出奇的帥,好像變了個人一樣。


  我不覺看呆,交往一年多了,王瑋在我心里一直是敦厚老實型的,甚至我還一度嫌他不夠浪漫,不解風情。


  誰知他到了晚上竟然這么悶騷,而且壞起來還挺帥,以前我怎么沒發現呢。


  他動作很快,趁著我愣神的功夫已經鉆到下面去,靈巧的手指不停刺激我,搞得我渾身熱血沸騰的,即便我知道經期闖紅燈不好,但我已經不舍得推開他了……說實話,經期那個真的挺爽的,我雖然是第一次,剛開始還有些疼,但王瑋技術很好,前面很溫柔,等我逐漸適應以后就開啟猛烈的炮轟,很快我就直上云霄了。


  王瑋興致很足,我們折騰了一整晚他也沒有要停下的意思,甚至連中場休息的時間都沒有,一直到我累的體力透支了,哀求他下次再要,他才戀戀不舍的松開我。


  我一覺睡到大天亮,睜眼的時候已經臨近中午了,王瑋已經不在,不光是他,連他爸媽都不見了,整個房子里只剩下我一個人,給王瑋打電話還沒人接。


  這是什么情況,我第一次登門就睡到中午是我不對,可也不至于全家都扔下我跑了吧,好歹我也算客人,況且我一覺睡這么久,還不是他們兒子害的……我有點郁悶,更有點餓,便梳洗一番想出去買點吃的。


  誰知我剛推開門,就看見院子里坐著個孩子,那是王瑋叔叔家的兒子小柱子,我昨天見過。


  他快步跑過來,一把拽住我的手就往外走,一邊走還一邊說村里出事了,年頭最長的那個墳昨天晚上忽然炸開了, 墳頭上還流了一大灘血,現在所有村民都去墓地里了,大娘讓他把我也帶過去。


  他大娘就是王瑋媽媽,我有些奇怪,他們村墳頭炸了,把我帶過去干嘛,哪有未來媳婦第一次登門,就連續兩天把人往墳頭領的。


  沒錯,連續兩天,我都去了墳頭。


  昨天我跟著王瑋到家之后,跟他爸媽一起吃了飯,吃飯的時候他媽塞給我一個紅包,說是初次見面的見面禮。


  王瑋老家這里有風俗,婆婆如果對未來兒媳婦(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滿意的話,就會送上見面禮,意思是婚事差不多定了,所以吃完飯以后,他爸媽又帶著我跟王瑋去給他爺爺奶奶上墳,說讓爺爺奶奶也看看他們的孫媳婦。


  我還是第一次給人上墳,他們這整個村里的人都葬在這一片,所以一進 墳場那架勢還挺滲人的,放眼看去密密麻麻的全是墳頭和墓碑,剛進去的時候也不覺得有什么,但越往深里走,就越覺得身上冷颼颼的,渾身發涼,也不知道是我的心理作用還是那墳場真的陰氣很重。


  所以現在又讓我去,我內心是很抗拒的,但王瑋他媽畢竟是我未來婆婆,我昨晚又剛跟王瑋魚水之歡了,是奔著結婚去的,我也不好拒絕,只好跟著小柱子往墳場走。


  到那的時候,墳場里已經沾滿了人,看樣子整個村里的男女老少都來了。


  我在小柱子的帶領下找到王瑋和他爸媽。


  王瑋爸媽都眉頭緊鎖,一臉凝重的看著我,反倒是王瑋,一臉輕松的樣子,昨晚折騰了一宿絲毫疲態都沒有,容光煥發的瞅著我笑。


  我被王瑋爸媽看的有些懵,剛想問王瑋什么情況,他媽就說話了,直接問我:你昨晚都做什么了,是不是來月經了?我去,哪有問未來兒媳這個問題的,還是當著那么多陌生爺們兒的面問,我的臉瞬間通紅,支支吾吾的看向王瑋。


  王瑋他媽見我不回答頓時急了,扯著嗓子問我是不是來月經了,昨晚到底干嘛去了。


  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最后還是王瑋給我解得圍,說:“媽,她昨晚一直都跟我在一起,能做什么?”王瑋他媽聞言終于松了口氣,不過還是不放心道:“你確定她一整晚都跟你在一起?那她到底來月經沒有?”“沒有。


  ”王瑋一口咬定道,說的很干脆。


  我詫異的看了王瑋一眼,不明白他為什么要撒謊,更不明白他媽究竟在搞什么鬼,好在他媽得知我沒來大姨媽之后就消停了,讓我站到王瑋身邊去。


  我已經憋了一肚子氣,直接走到王瑋身邊,低聲問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媽為什么這么對我。


  王瑋臉上仍舊掛著笑容,意味深長的瞥了我一眼,說你待會就知道了。


  話剛說完,村民中就一陣騷動,說 王寡.婦來了。


  王寡.婦四十來歲,長得五大三粗的,她好像在村民中挺有威望的樣子,三五下擠進來,犀利的目光在我臉上緩緩劃過,然后扭頭問王瑋他媽來月經的人都找出來沒。


  王瑋他媽說找出來了,說著指了指她身后的地方。


  我這才發現,她身后竟然有一個土坑,坑里坐著五個驚慌失措的女人,坑頭上還有一大灘 血跡


  看樣子這土坑就是小柱子說的那個炸開的墳頭了。


  王寡.婦瞥了坑里的女人們一眼,直接跳下坑,唰一下掏出把殺豬刀,看著那五個女人道:“說吧,誰昨天晚上跟男的那啥了,自己站出來。


  ”那五個女人早已經嚇得面色蒼白,誰也不敢吭氣,不光她們,連我都嚇到了,驚慌的看了王瑋一眼。


  王瑋對著我搖了搖頭,意思讓我別出聲,安靜看著就行。


  王寡.婦等了一會見沒人肯承認,頓時不耐煩了,沒好氣道:“這血墳都炸了,你們心存僥幸也沒用,看見這攤血跡了沒有,是誰流的經血,就說明誰被臟東西纏上了,如果不切斷你們之間的聯系,不出三個月,必死無疑!”說著王寡.婦的目光已經狠狠在那五個女人的臉上劃過,最后停留在我臉上。


  我被她看的渾身一顫,突然想起一個很重要的事來:我昨晚跟王瑋闖紅燈, 床單上應該留下不少血跡才對,可我睡醒收拾床的時候,好像并沒有看見床單上有血跡啊?想到這,我身上突然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床單上沒有血跡,難道墳頭上那攤血跡是我留下的?可我昨晚明明是在王瑋家啊,而且跟我翻云覆雨的也確確實實是王瑋,我跟他在一起那么久了不會看錯。


  我有點發懵,好在王寡.婦盯著我看了一會后便扭過頭去,也懶得再問跟鬼上床的是誰了,直接用刀把那五個女人的手掌心都割破,將血淋在各自的頭發上,然后割下她們的頭發一把火燒掉。


  整個過程進行的很快,也很血腥,等所有頭發都化成灰燼以后,王寡.婦松了口氣,讓村民們把墳重新填上,就轉身離開了。


  我也跟著松了口氣,看來事情是解決了,可我心里還是有個疑問,墳頭那攤血到底是誰留下的,王瑋屋里的床單上究竟有沒有血跡?我心里跟貓抓似的,也沒心思在墳場待著了,拽著王瑋就往他家走。


  到家以后我直奔臥室,撩開被子的一瞬間我整個人都方了。


  沒有血跡。


  床單還是我昨晚睡前的那個床單,可上面干干凈凈的,沒有任何血跡,甚至連溫存過的痕跡都沒留下。


  這不可能,如果我昨晚真是在這張床上跟王瑋發生的關系,不可能什么痕跡都沒留下,難道那墳頭上的經血是我留下的?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402586.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1656160.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9632819.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6801261.html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1547413.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3632096.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4387462.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4426372.html
https://twertqwesdfuhyu.weebly.com/3301252.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2892489.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