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yo hot n1223

tokyo hot n1223


幸運 的是林倩沒有嫌棄我,一直默默地陪在我身邊。


  她給我端水,給我擦臉,無微不至地照顧我。


  后半場我們去了KTV,是一個豪華包間。


  一進門我都被驚呆了,這里簡直像皇宮一樣華麗啊!我之前談過很多業務,免不了要去這種地方,但從來沒這么奢華過。


  “今天我請客,只求各位老同學玩的開心!”突然,一個男聲在門口響起。


  我們回頭望去,是付林東。


  剛才吃飯的時候他沒來,說是有事脫不開。


  沒想到,這后半場他倒是出現了,而且一下就這么大手筆。


  “各位想吃什么想喝什么盡管點,玩的高興就好!”他大步走進來,摟著幾個男同學。


  付林東還是老樣子,身材高挑,皮膚白皙,唯一不同的是戴上了眼鏡。


  他穿的還是很休閑,但能看出來都是牌子貨。


  臉上永遠都帶著笑容,讓你猜不透他到底想什么。


  對 誰都很友善很和藹,但卻讓你不經意間察覺到距離感。


  付林東,不是一個好接近的男人。


  “難以捉摸”,就是當年我們給他起的代名詞!誰都不知道他家里做什么的,但大家都認為他是個富二代。


  “付總,這是菜單。


  ”過了十秒鐘,有個女服務員走了進來。


  在稱呼付林東的時候,她叫的是“付總”。


  “老付,你混的可以啊!”有個男同學和他關系較好,上前笑著打趣。


  “一個小會所而已,你們快看,咱們趕緊點趕緊玩起來啊!”他含糊其次地略過,招呼著大家別客氣。


  東道主都這么說了,誰還客氣?大家一擁而上,點了很多吃喝。


  那些平時不敢喝的酒,今天都開了好幾瓶。


  反正有錢人家的少爺要請客,誰不想宰他一筆?我也想過去好好點一番,但無奈喝了太多酒,已經昏頭轉向了。


  “這是曾強?怎么喝了這么多?”模糊之間,我看到他朝我走來。


   張建他們就站在我旁邊,不知道和他說了什么。


   劉媛自來熟,很快和幾個女同學打成一片,到一旁唱歌去了。


  起初林倩比較內斂,慢熱,所以一直守著我。


  但后來,我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包間內咿咿呀呀地,吵得我頭更暈了,但又睡不著,只好癱坐在那里。


  “曾強!你不能裝醉啊!來,起來接著喝。


  ”不知道過了多久,幾個男同學又拉著我喝。


  反正都已經醉的差不多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又喝了多少。


  但就是這次同學聚會,改變了我和林倩的軌道。


  躺在沙發上的時候,我好像看見林倩拿著手機出去了。


  再回來的時候,滿臉笑容。


  但我實在沒力氣去問她干什么了,只知道趴在垃圾桶旁邊哇哇吐。


  凌晨,聚會結束,我們回到了出租屋。


  一覺到天亮,昨晚發生了什么事我都忘了。


  看到衛生間衣服上的嘔吐物,我才知道自己昨晚多失態。


  我懊悔地撓了撓后腦勺,恨自己沒出息。


  這時,我身后卻傳來一個溫柔的聲音。


  “你醒了。


  ”林倩的語氣還是那么溫柔,讓我心里一暖。


  “ 老婆對不起,昨晚我肯定很失態,讓你丟人了!”我一把抱住她,動情地道歉。


  但不知為何,她身子顫了一下。


  那架勢,仿佛想把我推開。


  但她終究還是乖乖讓我抱著,我才認為剛才是錯覺。


  “沒事,知道你最近壓力大,發泄出來就好了。


  ”她拍了拍我的后背,聲音溫柔地要滴出水來。


  天啊,有這么好的老婆,我還要求什么?“吃飯吧,我給你熬了粥,對胃好。


  ”她又補充了一句。


  我幸福地“嗯”了一聲,跟她去了外面。


  早飯吃的很溫馨,雖然只是簡單的白粥和包子,但我吃得很香。


  反倒是林倩,仿佛沒什么胃口。


  “老婆,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我覺得可能是昨晚我折騰了很多,她照顧我太累了。


  “沒什么,就是天氣熱了,沒什么食欲,你快吃吧。


  ”林倩柔柔一笑。


  看起來是沒什么問題,但我總覺得她有心事。


  至于是什么,我不知道。


  “對了,我有個朋友剛搬完家,想讓我去幫忙收拾一下……”吃到一半的時候她開口。


  沒等她說完,我就點頭答應了。


  “去吧去吧,收拾完好好玩玩,我在家等你。


  ”我摸了摸她柔順的頭發,很是寵溺。


  老婆這么好,我當然也要 給她足夠的空間。


  “好~”她樂呵呵一笑,轉身收拾自己去。


  半小時后,林倩高高興興出門了。


  我在家洗了衣服,又收拾了一會,就躺在床上休息。


  今天是周末,也不用上班。


  昨晚喝太多了,實在是有點不舒服。


  張建和劉媛不知道干嘛去了,誰都不在家。


  但下午的時候,劉媛竟然回來了。


  “你沒事了?”一進門,她一邊脫高跟鞋一邊問我。


  “沒什么事了。


  ”我淡淡地回答。


  “哎,你昨晚真是喝的太多了,吐了一路啊。


  ”劉媛撇著嘴說,順便還搖搖頭。


  “肯定很丟人吧?”我忐忑地問 出口感覺耳根都紅了。


  說真的,我還是一個比較要面子的人。


  “丟人是次要的,主要是對 身體不好啊。


  ”令我意料之外,劉媛竟說出了這樣的話。


  我以為,她肯定會好好笑話我一番,因為她就是那樣直爽的性格。


  但沒想到,她居然出口擔憂我的健康了。


  “趁現在還年輕多喝兩杯,不然以后沒機會了。


  ”我挖苦自己兩句。


  劉媛給我倒了一杯水過來,“來,多喝熱水。


  ”“謝謝。


  ”我下意識回了一句。


  “怎么,你還跟我客氣啊?”她坐在我床邊,用胳膊肘懟了我一下,笑的很曖昧。


  “咳咳——”我被她這個笑嚇到了,喝酒都嗆了兩口。


  “張建干嘛去了?要是突然回來看到咱倆這樣……”我看向門口,生怕有人會突然推開門。


  “你怎么這么慫?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啊?”劉媛有點不樂意了,撅起了粉嫩的小嘴。


  “我這不是為了你好么,張建對你也確實是……”可能是出于自己的良心,我總是想給張建說好話。


  “別在這當和事老了,真當自己純潔無瑕啊。


  ”她突然懟了我一句,起身就想走。


  “哎,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我將水杯放在桌子上,起身就抱住了她。


  “你看你,說兩句話就不高興了。


  ”我附在她耳邊,有點激動地說著。


  在家里來,還是第一次。


  “你不怕他回來了?”劉媛沒有掙脫開我。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怎么,這么渴望是不是想我了?”我出口挑逗她。


  “難道你不想我?也是,每天如花似玉的老婆在身邊,還想我做什么呢~”她語氣酸酸的,竟然像是 吃醋了!“你不會是吃醋了吧?”我下意識地問出了口。


  但問完后我就后悔,如果她回答“是”,我該怎么辦呢?“對啊!我就是吃醋了,所以現在,我要好好地懲罰你!”她突然一個轉身,把我壓在了床上。


  我們四目相對,電光火石噼里啪啦地閃現。


  在我和林倩睡過的地方,我和劉媛又翻了一邊。


  因為實在太刺激了,我很快就繳械投降了。


  但還沒人回家,我們大著膽子又來了一次。


  這一次,我才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


  好一番溫存,我們終于偃旗息鼓。


  她去浴室洗澡,我躺在床上酣睡。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傍晚時分了。


  劉媛也不在,家里只剩下我一個人。


  要不是床單皺皺巴巴的,我還以為和劉媛的是一場夢呢。


  屋里空蕩蕩的,我突然感覺有些寂寞。


  林倩怎么還不回來?收拾屋子要一天的時間嗎?還是去逛街了?我沒忍住,給她打了個電話,但是沒有人接通。


  興許是玩得太嗨了,我沒有多想,起床自己叫了外賣。


  難得這么清閑,吃完飯我開始打游戲。


  過了兩個小時,張建和劉媛竟一起回來了。


  看劉媛自然的神態,好像白天一切都沒發生過。


  難道真是我做夢?這也太奇怪了吧!我們聊了一會天,他們已經準備睡了,林倩才回來。


  她手里提了兩個袋子,身上還換了一身衣服。


  “老婆,怎么這么晚才回來?”我關切地問,還主動過去幫她提袋子。


  拿過袋子的時候,我發現里面是首飾盒,貌似是戒指項鏈之類的。


  而且看牌子,都是上千塊的貨。


  林倩發財了?怎么買這么貴的東西?說真的,我們結婚都沒給她買過一個像樣的首飾。


  這點是我虧欠她的,所以我才那么拼命的工作,想要補償她。


  “跟朋友收拾地太晚了,之后又拉著我去逛街,好累啊……”林倩脫了高跟鞋,也是一副很解放的表情。


  “辛苦了老婆,這身衣服很漂亮哦。


  ”我夸贊了一句,買兩件衣服沒什么,我還是可以負擔的起的。


  “哇塞,林倩,這可是名牌哎,好幾萬吧?”這時,劉媛走過來了,發出驚嘆的聲音。


  我這才看過去,但是等著林倩主動說話。


  “沒有啦,我哪有那么多錢,這兩個是我朋友送的,說是用不到了,閑著也是閑著……”林倩趕緊解釋。


  看她的笑容,我看不出什么端倪來。


   那美腿更是又長又嫩,讓 老馬一陣口干舌燥,心臟狂跳不已。


   緊接著,張淑芬伸手把扣子解開了。


   衣服取下來的一瞬間,她胸前的飽滿上下晃動起來,看得老馬血脈噴張,恨不得馬上沖過去撲到陳淑芬。


   張淑芬完全不知道老馬在偷看她,放好衣服之后,躺在 按摩床上,好了, 馬師傅


   來了。


   老馬吞了下口水,平復一下體內的燥熱,轉身慢慢朝著陳淑芬摸了過去。


   眼看著張淑芬還沒用毛巾蓋好身體,他腦子里生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哎喲…… 突然,老馬腳下一絆,整個人往張淑芬身上撲過去。


   順著摔下來的慣性,老馬雙手好巧不巧地抓在了那雙波瀾壯闊上面。


   那滑嫩充盈的手感,讓他整個心都飄起來了。


   啊! 張淑芬嚇得驚叫一聲,馬上從按摩床上坐起來,雙手護著胸,一臉防備的對老馬質問道:你干什么?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那里有凳子,所以摔倒了…… 老馬裝作一臉慌張,連連道歉,摸索著從張淑芬的身上站了起來。


   看著老馬可憐巴巴的模樣,李淑芬只能嘆了一口氣,也不想跟一個瞎子計較了。


   沒事兒,你快點按吧。


   看到張淑芬對自己居然沒有很大的意見,老馬心中暗爽了一把,看來有戲! 他走到張淑芬的上方,雙手按摩著張淑芬的脖頸,心里卻一直在回味著剛剛的手感。


   他已經很多年沒有享受到這種美妙,滿足而又刺激的感覺了。


   可這種感覺越是美好,就讓越讓他想要更多,剛剛的時間實在太短了。


   都來不及好好揉捏幾下。


   轉了轉眼睛,老馬心生一計。


   小芬啊,有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我剛剛碰到你的時候,感覺你那里好像因為太大,所以有點下垂,我會一種保養按摩,可以讓那里變得挺翹,還可以更加豐滿,你要不要試一試? 張淑芬聞言,當即小臉一紅。


   被一個男人按摩胸部?那怎么可以? 不用了。


  張淑芬直接拒絕了。


   我知道男女有別,但這也是為你好。


  我年輕的時候當過醫生,按摩我是專業的,你的胸部如果不及時保養的話,隨著年紀變大,肯定會下垂的更厲害。


  到那時候,就算想保養都沒有用了……老馬繼續勸 說道


   張淑芬也知道自己隨著年齡增大,那里是有點下垂了,她之前也從網上查了一些方法去保養,但是沒有效果。


   現在 聽到老吳說自己是專業的,她莫名有點心動了。


   老馬看到張淑芬好像有點動搖,立即乘勝追擊,小芬,我年輕的時候可是婦科主任,而且到國外深造過,后來眼睛瞎了才做的盲人按摩。


  剛才不小心冒犯了你,我可以免費幫你保養,算是給你道歉。


  不過保養的話,要把毛巾拿掉才行。


   那……那好吧。


   張淑芬聽到免費兩個字,最終還是忍不住答應了,畢竟每個女人都很在意自己的身材。


   而且老馬之前給她按摩的時候,效果一直挺好的,也很規矩,說不定真的能讓她那里變得更挺翹,更豐滿。


   老馬聞言,心中狂喜不已。


   念想了這么久,終于等到機會了。


   只要走出了這一步,后面拿下張淑芬就簡單了。


   他慢慢伸手掀掉了張淑芬身上的毛巾,那片雪白再次暴露在他視線里。


   雖然是第二次看了,但依舊給他帶來強大的視覺沖擊,亢奮不已。


   不過他沒有馬上動手,摸到的張淑芬旁邊,低下頭,對著張淑芬的豐滿輕輕的哈了一口氣。


   啊…… 張淑芬原本有些羞澀的閉上了眼睛,但是胸口突然傳來的溫熱和酥麻,讓她猝不及防,舒適的叫出了聲。


   馬師傅,你干什么?張淑芬睜開眼看到老馬把頭埋在自己胸口,突然有些慌亂。


   別緊張,我現在幫你放松身體。


   聽了老馬的解釋,張淑芬感覺老馬很專業的樣子,心里踏實了不少。


   老馬聽到張淑芬剛剛那聲音,心頭火熱的不行,換了一邊給張淑芬哈了一口氣,讓張淑芬又悶哼了一聲。


   他的手也沒閑著,用指甲的背面從張淑芬的胸口開始,慢慢往下劃去,到了那里邊緣的時候,又反過來,用指腹開始往上面劃。


   這種輕輕的撩撥讓張淑芬感覺像是有什么東西在自己腹部爬來爬去,癢癢的,又很舒服。


   等老馬把她腹部全部劃了一個遍,那塊地方像是被火燎了一般,讓她整個身體都開始升溫。


   馬師傅,你快點……張淑芬此時特別希望老馬給她按摩那里,所以忍不住催促了一句,小臉也一片羞紅。


   老馬一聽,知道張淑芬來了感覺。


   他根本不是在幫張淑芬放松,就是要撩撥她,把她的感覺撩起來。


   此時老馬自己也受不了了,兩只粗糙的手掌順著腹部一路向上推了過去…… 真的是太軟了! 感受著手中的滑嫩和彈性,老馬呼吸和心跳越來越快了。


   在老馬的推弄下,張淑芬感覺就被電了一下,舒適的讓她差點叫了出來,嚇得她趕緊捂住了嘴巴。


   她發現老馬太厲害了,讓她好舒服,她跟他老公一起的時候,她老公從來沒有前戲,直接就來,完事兒之后也不管她有沒有舒服到。


   今天老馬給她帶來的感覺她還是第一次體驗到。


   聽著張淑芬急促的呼吸,老馬的心中也爽到了極點,推動的頻率越來越快,每次從腹部開始輕輕往上推…… 啊…… 強烈的刺激讓張淑芬身體一下繃直了,好像一下飛上了云端,嘴里忍不住發出了聲音。


   老馬知道她動情了,臉上一片潮紅,看的他快炸了,恨不得馬上撲倒她。


   不過,他還是忍住了,要是再被抓一次,他這輩子都不要想出來了。


   馬師傅,今天就這樣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張淑芬感覺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了,心里大羞,趕緊坐了起來。


   她怕老馬再按下去,她的反應會越來越強烈,做出什么羞恥的事來。


   老馬還打算繼續過過手癮,但是看到張淑芬臉上羞臊的表情,心里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看來她老公很久沒滿足她了,才讓她這么饑渴。


   老馬也沒有再強求,關心的問道:這種保養,你感覺怎么樣? 還好……張淑芬給出了一個模糊不清的答案,然后開始穿衣服。


   老馬也放下心來了,既然她說還好,那以后肯定還有機會。


   這種胸部按摩療法,一次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要多做幾次才會看到效果。


  老馬故意交代道。


   嗯,我今天有急事兒,我先走了。


  張淑芬含羞點了點頭,然后快步走出了按摩室。


   看著張淑芬那美麗的背影,老馬露出了猥瑣的笑容。


   張淑芬,我老馬遲早把你拿下! 接下來兩天張淑芬都沒來,老馬感覺度日如年一般。


   自從上次給張淑芬按摩之后,老馬發現他對張淑芬的想法越來越強烈了,已經讓他茶不思飯不想。


   老馬,來活了,張淑芬說她今天有點不舒服,不方便過來,讓你上門服務!趕緊收拾東西,我送你過去。


   第三天的時候,老馬正閑著無事,突然聽到老板的聲音,一個激靈從搖椅上坐了起來。


   上門服務?張淑芬? 老馬迫不及待的搓動自己的大手,去她家里,那可方便多了。


   想到上次按摩的感覺,老馬的心又躁動起來,趕緊收拾東西,跟著老板來到了張淑芬家門口。


   門很快就開了,透過墨鏡,老馬看到開門的是張淑芬。


   一頭大波浪頭發隨意披在腦后,雖然沒有化妝,但也格外的性感嫵媚。


   她只穿了一條睡衣裙,連內衣都沒有穿! 馬師傅,快進來。


  張淑芬拉著老馬的手,將老馬請了進來。


   老馬四周打量了一下,房子裝修的還不錯,而且只有張淑芬一個人在家。


   他的心思開始活絡起來,主動問道:聽老板說你今天不舒服,有沒有要我幫忙的? 不用了,就是有點感冒,不想出門而已。


  張淑芬趕緊回道。


   老馬看張淑芬的樣子也不像感冒,而且她說話的時候神情有些不自然,明顯就是在說謊。


   看來是上次把她按舒服了,所以今天特意叫我到她家里來按。


   老馬心里激動的想到,畢竟按摩店人多,始終是不方便,說不定就被人發現了。


   今天按肩頸還是做胸部護理呢?老馬再次問道。


   那天按了之后好像有點效果,今天接著做胸部護理吧。


  張淑芬紅著臉說道。


   她上次被老馬按完之后,一直對那種感覺念念不忘,幾次想去找老馬,但又不好意思。


   今天她終于忍不住了,找了個借口把老馬叫上門,她怕在按摩店,自己會忍不住發出那種聲音被人聽到。


   老馬聽了張淑芬的話,看到她的表情,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心里大喜,臉上卻很平靜的說道:那我們現在開始吧。


   嗯。


  張淑芬應了一聲,然后把老馬引到了臥室,直接把外面的睡裙脫了下來,全身只剩下一條黑色蕾絲內褲。


   雖然是第二次看她脫衣服了,老馬依舊看的口干舌燥,狂吞唾液。


   馬師傅,我好了。


  張淑芬自己爬到床上躺下之后小聲說道。


   老馬伸出手,慢慢摸過去,在張淑芬旁邊蹲了下來。


   和上一次一樣,老馬并沒有著急下手,而是選擇先把張淑芬(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給弄出感覺,然后再按摩。


   一直按倒張淑芬滿臉緋紅,嘴里時不時發出嗯……的聲音,老馬才開口說道:你想叫就叫出來吧,那樣會好一點,我也是個過來人,能理解的。


   張淑芬本來不好意思,聽老馬這么一說,就沒什么顧忌了,直接叫了出來,發現整個人都暢快了很多。


   老馬聽到她忘情的聲音,就像受到了鼓舞一般,手上的力度越來越大了。


   沒多久,張淑芬的叫聲越來越大,老馬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小聲說道:對了,你需要做特別護理嗎?可以讓那里跟少女一樣。


  要的話,我也可以免費給你做。


   啊?李芬本來沉浸在按摩給她帶來的舒適中,聽了老馬的話之后,一下清醒不少,不,不用了…… 雖然讓她有點心動,但是讓老馬給她按摩前面已經讓她感覺很害臊了,再讓老馬按摩她那里,她有點接受不了。


   老馬想到了她可能會拒絕,也不急,繼續解釋道:放心吧,我不會碰你那里的,只要按摩一下周圍的穴位,不過需要你脫掉褲子。


   聽到不要碰那里,張淑芬再次心動了。


   至于要不要脫褲子,她根本沒考慮,反正老馬要看不見。


   那就試試吧。


  張淑芬猶豫一下之后,小聲答應了,臉上也因為做出這個決定而發燙發紅。


   行,現在按摩按的差不多了,我們開始吧。


  老馬激動的同時又有點小緊張,表面上卻裝作很平靜。


   張淑芬微微楞了一下,最終還是把手伸到內褲里,慢慢往下拉…… 看著那慢慢出現的風景,老馬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全身的血液都往腦子里涌,讓他頭腦發熱,恨不得撲上去。


   馬師傅,好了。


  張淑芬以為老馬看不到,羞紅著臉小聲提醒了一句,有點擔心老馬一不小心會碰到那里。


   老馬怕粗重的呼吸暴露了自己,也不敢說話,直接用一根手指慢慢往往張淑芬那里劃去。


  
https://twoutlink.weebly.com/6514268.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9660415.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2606869.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525979.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3849346.html
https://twlkjabuewbdqwd.weebly.com/970095.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9485277.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8315846.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1030514.html
https://twghytujiko.weebly.com/1443911.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