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他的激情夏日

與 他 的 激情 夏 日


苏晴简直恨死自己这个体质了(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明明 小伟都没有做什么,明明只是被他单纯的看了一眼而已,自己怎么就忍不住了,怎么就变得越来越糟糕了。


  电话那边的 刘玉婷叮嘱道:“你可记住了, 儿子不能喝牛奶,大分子不耐受的,早上别给他喝。


  ”“ 行了行了,知道你们家孩子金贵,我给他买的羊奶粉,这种东西好吸收。


  怎么样,我够可以的吧,是不是很仗义。


  绝对能把你们家儿子照顾的好好地,保证一根汗毛都不会掉!” 说完苏晴又看了小伟一眼,发现这孩子的手居然在动,她顿时脸都红了。


  苏晴觉得自己真的很仗义,为了照顾闺蜜的孩子,差点把自己都豁出去……“就知道我的好姐妹靠得住,羊奶倒是能吸收,就是味道不怎么样。


  让我说,人奶最好了,要不然你给我们家娃挤点?”“要死啊你!”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苏晴,听了这句话之后,心中再次升起了波澜……苏晴知道刘玉婷 是在开玩笑,当初她们两个上学在一个宿舍的时候,刘玉婷就经常开玩笑说苏晴的胸大,如果以后她没有奶水,就让孩子认苏晴做个奶妈。


  可苏晴怎么也想不到,好闺蜜居然 这个时候说出了这种话,这个时间点也太敏感了吧。


  明明刚才心境都已经平复下来了,现在应为对方的这一句话,竟然再起波澜!刘玉婷的这句话,就好像是一根引线,而此刻小伟那灼热的目光更像是火星,眼看这两者结合到一起,就快要把她身体的炸药桶点燃了!苏晴深吸了一口气道:“你都是当妈的人了,孩子都这么大了,现在怎么还说这种话,害臊不害臊。


  ”“这有什么,反正是在电话里面说说,就你我知道,咱们两个还要讲究吗?再说了,我儿子这么帅,要是能看上你那可是你的服气,老牛吃嫩草呢,你不吃亏!”“呸呸呸,越说越不靠谱了。


  ”“哈哈哈,我说苏晴啊,你也都到了这个年纪了,还不打算结婚吗?在这么下去会没人要的,要不然你索性就再等两年,等我儿子长大了,到了合法的年龄了,你做我儿媳妇吧哇哈哈哈!”听着闺蜜在电话那头越发的放肆,苏晴一跺脚道:“刘玉婷,你再这么说我可就让你儿子去大街上睡觉呢。


  ”“别别别,咱们有话好说,一切都好商量,你看这怎么还急眼了呢。


  行了我知道你懒得和我说,那你拿着手机去我儿子房间,我和他视个频。


  ”刘玉婷是个急性子,这一点苏晴是知道的,可她还是低估了刘玉婷。


  话才刚说完,刘玉婷就挂断了电话,紧接着视频就打过来了。


  还在浴室里的两个人当时就傻了眼,卫生间距离卧室还有一段距离,而且就算能跑过去,小伟现在身上也没穿衣服啊。


  可是如果不赶快把电话接起来的话,刘玉婷那边肯定会怀疑的。


  苏晴知道自己的这个闺蜜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实际上人精明着呢!小伟这个时候也懵了,他一脸紧张的看着苏晴,用眼神确认自己要不要马上跑出去。


  苏晴深吸了一口气说:“你藏到我身后,用我的身子做遮挡物,尽量蹲下一点,我把镜头往上抬。


  等出了浴室,你找个机会先进房间。


  ”说完苏晴立刻就转身接通了视频,这个时候她的心跳速率也提升了上来。


  视屏当中立刻出现了刘玉婷的脸,而且还是一脸不悦道:“干啥啊,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起来,是不是藏了野男人了?”“去去去,我们家现在唯一的男人就是你儿子,你说呢。


  都说了我在洗澡呢,我接电话之前不应该先擦个手啊。


  ”说话间苏晴微微将摄像头往上抬,尽量让镜头扫到浴室的上半部。


  这时候苏晴自己都觉得很神奇,果然 女人这种生物天生都是演员,自己刚才明明慌得要死,可真正面对镜头的那一瞬间,自己居然入戏了,心都平静下来了。


  刘玉婷此刻应该是在酒店当中,她在床上翻滚了一下,换了个姿势道:“行了行了,不想看你这张大脸,快点去我儿子的房间,我想看看我儿子了。


  ”“哎呦,你是不是控自己儿子啊。


  好家伙,这以后要是养出个妈宝来那还了得!”“养成什么样我都愿意,只要是我的种就行。


  ”“这么舍不得你儿子,你咋不整天把他拴在身上。


  ”苏晴东拉西扯,还从旁边拿了一根毛巾擦着头发,装作一副很自然的样子。


  她的表情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但心却提到了嗓子眼。


  这种感觉很紧张,也很刺激,更要命的是她能感觉的出来,此刻的小伟的确很听话,老老实实的藏在她的身后,而且还是把身子蹲下的。


  之所以没有回头就能确定这一切,是因为苏晴能清晰的感觉到,小伟呼吸时候喷出来的热气,全都喷到了她的身上,感觉特别明显。


  “你咋知道我心里面是怎么想的,我跟你说啊苏晴,有时候我就真想把我儿子拴在身边,随时随地能看到那才好呢。


  ”“哇,你这个人现在的思想已经这么变态了吗?”“去去去,你没有当妈妈,你自然不清楚母亲的那种感觉了,跟你说了也是白搭。


  ” “王 春萍?”汪洋的头一下子磕在了床板上,发出“咚”的碰撞声。


  “什么声音?”王春萍疑惑的问道。


  “最近家里老鼠多。


  ”刘 仙儿脸红的 说道,“春萍婶你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噢!这样啊。


  ”王春萍轻轻“噢”了一声,也没有过多想这声音的来源,因为她的心里还搁着更大的事儿。


  见刘仙儿主动问起来,王春萍的脸上忸忸怩怩的,像个小姑娘一样羞涩起来。


  “我家儿子今天发高烧不退,刚才到诊所里去问了王医生,她说这是手足口病,要马上送到镇上的医院去治疗。


  ”王春萍说着,眼圈慢慢的泛红,最后那妩媚的眼睛中渗出了晶莹的泪珠。


  刘仙儿明白了,她没有等王春萍说完,安慰道:“你不用急,我这里有五百多块钱,你拿去给孩子看病吧。


  ”她转身走到屋子里,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刘仙儿把床上的垫子掀起来,从里面拿出了一些钱,然后塞到了王春萍手中。


  王春萍顿时千恩万谢,她哽咽着,不停的对刘仙儿说谢谢。


  “都是乡里乡亲的,就别说谢谢了。


  ”刘仙儿说道,“现在这么晚了,你一个人怎么到镇上去?” 七里沟的位置十分偏僻,它处在 大山的脚下。


  由于政府看这里穷乡僻壤的没有拨钱修路,所以这里三十多里的路上没有一个公交站台。


  倒是有一条乡道可以到达 城镇,只是路面太破旧,没有车子愿意载人跑。


  所以这里的人想去城镇的话,要么翻过大山,去山下的公交站台上搭车;要么乘私家的拖拉机,走乡道去城镇。


  只是这个点了,先不说村里有没有人愿意载她娘倆,就是愿意的话,以农用车的速度开往城镇,到了的时候恐怕天都亮了。


  王春萍一听王医生的话,只想着凑钱去城镇,倒是把这个重要的环节给忘掉了。


  “那该怎么办啊?”王春萍越发焦急了,她的脸蛋哪还有那天的盛气凌人,有的只是憔悴之色。


  刘仙儿也只是个年轻少妇,她十几岁的时候就嫁到了七里沟来,一直待在这穷乡僻壤里,她都没怎么去过城里。


  看着王春萍那原本娇艳的脸蛋瞬间憔悴了很多,刘仙儿有些不忍,她忽然眼睛一亮,对王春萍说:“春萍婶,可以找人背你儿子翻过大山啊,再去山下坐公交车就好。


  ”“可是,现在哪有人愿意背呢!要不,我背吧,反正也没多远。


  ”王春萍咬着牙说道,为了儿子,她豁出去了。


  “不行,不行……”刘仙儿连连摆手,现在天这么黑,七里沟的路又坑坑洼洼的,而且山沟特别多,一个力气这么小的妇人背一个孩子上山很容易出事。


  很多人就是在晚上走夜路的时候,不小心被路上的石块绊到,整个人一下子跌到了几十米深的山沟下去。


  刘仙儿忽然眼睛朝自家床底看去,轻笑着对王春萍说:“春萍婶,你回家把 三毛抱来,我替你找人来背。


  ”“好的,那我马上把儿子抱来。


  ”王春萍说完,马上朝家里走回去。


  她家就在刘仙儿的斜对面,现在看过去那房子里还点着灯。


  王春萍走后,一阵轻微响声,脸上沾满灰尘的汪洋从床底爬了出来,他抹了一把脸,问道:“春萍婶子?”“嗯!她一个人带一个孩子也蛮苦的。


  ”刘仙儿轻声说道,声音中隐隐流露着同病相怜的意味。


  汪洋默然无声,前些日子王春萍追着他满村跑的事情又浮上了心头,这样彪悍的妇人也是那么脆弱的。


  “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找人背她儿子。


  ”汪洋说。


  忽然,刘仙儿对他翻了个白眼,很是动人的朝他笑了笑。


  “原来你是要我背她儿子。


  ”汪洋郁闷的摸了摸鼻子,“你竟会找事我做。


  ”刘仙儿推了一把汪洋,红嘟嘟的嘴巴一撇:“你不去,那我去了。


  ”汪洋也就是这么一说,他想到王春萍现在的情况,除了他,根本没有人背她儿子。


  “我去啊,”汪洋笑嘻嘻的把脸凑到刘仙儿面前,摸了摸她的脸蛋说,“你不要生气嘛!”汪洋在刘仙儿的身上又捏又掐,仿佛这妇人的皮肤上能掐出水来。


  刘仙儿把汪洋推开,嗔怒道:“你还不出去等着,难道等春萍婶过来看到你在我家?”看着汪洋放开了她,刘仙儿撩了撩前额的发丝,极具少妇风情的朝他看了一眼,甜腻腻的说:“等你回来,我好好奖励你。


  ”当王春萍抱着儿子来到刘仙儿家时,她左看右看,然后疑惑的问:“仙儿,你给我找的人呢?”这时,王春萍怀里的三毛剧烈的咳嗽了一声,那小孩的脸蛋红彤彤的,就像是刚烤过火炉一样。


  王春萍赶紧抱住,怜爱的摸着小孩滚烫的脸蛋,只见那五岁大的儿子在她怀里翻了个身,嘴里模糊不清的咕哝:“妈妈……妈妈好热。


  ”“妈妈马上带你找医生,”王春萍脸上尽是作为母亲的慈爱和焦灼,“三毛乖,先忍一忍啊。


  ”“人我已经帮你找来了。


  ”刘仙儿轻叹着,手指了指阴影处站着的汪洋。


  王春萍循着淡淡月光,看到那张带有些痞气的脸庞时,心头蓦然一跳,惊讶的道:“是你?”汪洋早就料到王春萍会是这样的反应,他'嘻嘻'笑出声,从阴影里跳到王春萍面前,调侃道:“春萍婶可莫要打我,今晚我可是要背三毛去看病的。


  ”王春萍一看到汪洋,她就想到那天小流氓的一句:“我帮你啊。


  ”再看到这小流氓还嬉皮笑脸的,顿时气不打一处出,但是想到了还要汪洋帮忙,她强行忍住了怒气。


  “天这么黑,你一个人行吗?”王春萍谨慎的问道,虽然这小流氓体格健壮,但是夜晚的七里沟极为凶险,她不由得有些担心。


  汪洋一脸的不在意,还以为是王春萍在关心自己,不由得像个英雄一样挺起胸膛说:“为了春萍婶,就是上刀山也没什么的,更何况还只是翻一座山。


  ”“对了,春萍婶,你从家里拿一只手电筒给我。


  ”汪洋看着王春萍怀中翻滚的厉害的三毛,说道,“再找来一只平常拣棉花的 篓子来。


  ”“咳……”三毛又咳嗽起来,小脸红的像快滴出血来。


  “这些我家里都有,我去拿来。


  ”刘仙儿看到王春萍急得都快要哭出来,她赶忙进屋去找来了手电筒和篓子。


  汪洋把篓子系在身后,并让王春萍把三毛轻轻放入篓子中,他耸了耸肩,打开手电筒发现电量充足后,对着王春萍和刘仙儿说:“春萍婶、仙儿姐,我这就去了啊。


  ”王春萍拿出身上的八百块钱和刚才借的五百,轻轻塞到汪洋的衣服兜里,这是她所有的积蓄了。


  “你……”王春萍看着汪洋走出院子,轻声的喊住了他,“你路上小心点。


  ”对着二人笑了笑,汪洋背着三毛、打着手电筒就朝山上的方向走去。


  七里沟的山路又长又绕,像条大蛇一样盘在山上,坑坑洼洼的路上布满了荆棘,还有着许多从山上滚下来的碎石。


  汪洋打着手电筒在山路上一步步走着,他抬着头看着才爬了一半的山,眼睛中有层淡淡的光芒闪过,忽然,汪洋觉得自己的视野变得更清楚了,连山上的歪脖子树都看的一清二楚。


  胸口一热,其中有热流涌过,热流化成朦胧的雾气在眼睛周围分布着,慢慢地、一点点渗入到眼球中去。


  汪洋知道这是幻心诀在起作用了,不由得大喜,索性关掉了手电筒,就这样靠着超强的视力往山上走。


  “嗯……妈……”篓子里的三毛动了一下,“嗯……妈。


  ”“三毛,汪洋哥哥给你讲个故事好吧。


  ”“不想听,三毛好累,想睡觉。


  ”“千万别睡觉,汪洋哥哥的故事可是很精彩的。


  ”“好吧,你讲吧。


  ”三毛在篓子里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说。


  “从前,天上有个仙女,是王母娘娘最小的女儿,她长得那叫个貌美如花,嗯,就跟你仙儿阿姨一样的漂亮………………”“她叫织女,还做了牛郎的老婆,”三毛鄙夷地说,“我早听过了。


  ”“是吗?哈哈…………”耳边“滴滴”的汽笛声接连响起,一辆辆汽车喷着尾气在柏油路上飞驰而过。


  汪洋背着三毛走在路边,看着脚下溅起的淡淡灰尘,心想,终于是到了镇上。


  “快到了,马上到医院了。


  ”汪洋对三毛说道,“你是不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汽车啊。


  ”“……”三毛没有说话,这小孩子烧得正厉害。


  汪洋的体质非比寻常,得到幻心诀改造的他只用了二十分钟就翻过了大山,连等公车算在一起,来到这甘河镇他共用了半个小时。


  此时,应是晚上十点左右,但相比七里沟的夜深人静,这里却独有着城镇的喧闹。


  汪洋顺着柏油路一直走,看到前面有一条街道,街道边有很多做生意的人,叫卖着“炒饭”“炒面”“臭豆腐”……“大叔你好!请问这最近的医院在哪里啊?”汪洋拦住一个过路的中年人,礼貌的问道。


  “你往这条街道一直走,走到尽头,那里就是医院。


  ”汪洋向中年人道了谢,就背着三毛赶紧朝那里走。


  果然,走到街道尽头的时候,那里一座挂着“万春医院”牌子的建筑正灯火通明。


  汪洋推开门,里面大厅里坐着好几个病人,他把三毛从篓子里抱出来,走到前台问:“这小孩发高烧,你们赶紧救救他。


  ”坐在前台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她看了眼脸色通红的三毛,然后用手去摸了下额头,吓了一跳道:“怎么这么烫?不是普通的高烧吧!”汪洋在刘仙儿床底听到王春萍说的话了,他挠了挠脑袋,说:“好像是手足口病。


  ”一听是“手足口病”,那女人脸色一下子变了,她捂着鼻子,离得汪洋很远,指了指二楼说:“你去那边,那是传染科。


  ”汪洋斜着眼睛,嘴角一翘,当时就有火气从心里冒出,但又想到今天大老远来这的目的后,长长呼了口气。


  “马勒戈壁的'医者父母心'。


  ”汪洋只是狠狠瞪了一眼女人,心里骂骂咧咧地朝二楼走去。


  看到走廊上挂着“传染科”牌子的房间,汪洋推开门直接就进去了。


  里面只有一个年轻女孩在看病,一个中年医生正撬开女孩的嘴巴,拿着放大镜伸进她的嘴里,边看边说:“除了舌苔白腻以外,并没有任何症状啊!你就别担心了,那种病的机率很小的。


  ”中年人正说着话,看到汪洋抱着个小孩就冲进来,他有些怒了,生气的皱了皱眉毛道:“你哪里来的,不懂得敲门吗?”面对中年医生的质问,汪洋撇了撇嘴,他把三毛抱着,一屁股坐在了女孩身边的一张椅子上说:“手足口病,怎么办?”中年医生听了,神色倒没有什么变化,伸手摸了摸三毛的额头,过一会,又翻开他的眼皮看了下,慢悠悠的说:“嗯,是典型的手足口病,去打一针,然(极品少妇的诱惑)后开点中药煎着吃就好了。


  ”说完,中年人拿出笔,“唰唰”的在白纸上写了一些字,笔尖重重一顿,把写好的药方递给了汪洋。


  “你按这张纸上写的去药房抓药,”中年医生淡淡的说,“早晚各煎一次,煎药的时候注意别煮干了。


  ”中年医生虽然恼怒汪洋贸然冲进来,但是还是很耐心的跟他讲了下煎药的注意事项。


  “噢!”汪洋接过药方,瞅了瞅上面龙飞凤舞的字,却一个也看不懂。


  他颇为头疼地晃了晃脑袋,把药方塞在兜里放好,然后起身把房门带好,抱着三毛就往药房去了。


  药方前排着很长的一条队,这么晚了,还有许多人在排队抓药,足以说明病人是有多么多。


  到了汪洋抓药的时候,汪洋一手抱住三毛,一手把药方伸到窗口里。


  “一共一千零四十八块钱。


  ”窗口里的女人头也没有抬,淡淡的说道。


  “多少?”汪洋不敢相信的问道,“要不要这么坑人啊!”“吊水三百零八,中药八百块。


  ”女人伸出手,语气极不耐烦的说道,“听清楚了就交钱吧!”还好王春萍给了汪洋一千三百块钱,他心里虽然不爽,但还是从荷包里掏出皱巴巴的一叠钱,一张张地数出了一千一百块递给窗口里伸出来的手。


  女人收了钱之后,从货架上拿出一大瓶、两小瓶点滴和一大袋子中药,用塑料袋装好好递给汪洋,并淡淡地说:“拿这药到点滴室挂水吧。


  ”汪洋看着一千多块钱就买来这一袋子东西,心里有些郁闷。


  但是三毛的病不能耽搁了,想到这些,汪洋抱着药瓶就往点滴室跑。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作者: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