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 埔 加油 站

鹽 埔 加油 站


10.小 男鬼雙手掩面,一副痛不欲生的樣子。


   莫白一進門時就看見這只鬼奇怪的動作,皺眉問了一句:「又在發什麼瘋?」小男鬼五指張開,從指縫瞄了他一眼,很是哀傷的說:「是瘋了……這世界瘋了……小畢畢也發瘋了啊~~」話音方落, 溫可就從 畢安的房間里走了出來,衣衫是整齊的,不過他面色潮紅,丟給小男鬼一句「去照顧他」就跑回自己的房間里了。


  莫白在他身後喊了一聲「你的早餐」,他也來不及答,一股腦兒的鉆進房再也不出來。


  莫白一臉莫名其妙,只得自己把早餐給解決後進去看畢安。


  「……怎麼這個樣子?」畢安也是一臉通紅、呼吸急促的模樣,莫白一開始以為他是生病了,不過對照一下溫可先前的神情舉動,他猜到了原因……「他該不會還有發情期吧?」小男鬼一言難盡,只能給畢安擦擦汗,還得忍受他似有若無的呻吟。


  莫白則用一種非常感興趣的眼神盯著他猛瞧,揪揪小男鬼的耳朵,「他有相好的吧?」「他相好的是別人相好的。


  」小男鬼答。


  喔,三角戀嗎?「那個別人又是誰?」「一個你應該不知道的人。


  」或是說「他」根本不是人。


  「那個相好的現在不在?」「你在說哪個相好?」「你在跟我玩繞口令嗎?不想活了?」「我早就死了,有種你就讓我再死一次。


  」莫白默默的拿出狗 血符,一掌貼上小男鬼。


  「那就再死一次吧。


  」小男鬼尖叫一聲,渾身發抖動彈不得,最後軟得跟條蚯蚓似的倒在地上。


  「死相!你害人家全身酥軟了~」莫白非常驚訝的瞪著它,「你不怕狗血符?」「人家是純男之體,處的,潔白的,你的狗血符只傷惡鬼呀~」莫白狠狠的擰起眉頭,小男鬼的話一句都不真,他自然不可能相信。


  不過這事務所里臥虎藏龍,它都可以在大白天理所當然抬頭挺胸的出沒了,區區一張狗血符或許真的奈何不了它──這只連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死也不知道名字的鬼,功力到底有多深厚?「……畢安的相好到底在哪里?你再拖下去,他會發生什麼事我不知道。


  」 男人有需求時都是靠自己,不過畢安那種情況看起來很不一般,絕對不是普通男人所要的需求。


  小男鬼兩手一攤,很是無奈。


  「剛剛跑掉了啊。


  」是溫可?莫白一愣, 沒想到畢安喜歡的人是溫可?不過溫可的相好又是誰?他不禁想起在紅磚鬼宅中,那個俊美到邪惡的男人,能力高強又溫柔體貼,那該不會就是溫可的相好?「現在他這樣,晚上就只能由我和溫可去了。


  你去不去?」小男鬼露出欲語還羞的表情,「我怕我留下來會遭遇不測……」「……」「所以人家還是跟你們去好了~」「畢安怎麼辦?」「討厭!最多變成跟人家同類而已嘛~」他人的痛苦就是本人的快樂,何況小男鬼是一只鬼,他的快樂永遠建筑在其他人類、禽獸類、不死生物類的痛苦上。


  因此虛弱的畢安沒有引起它的同情心──它死了,心都不跳了,哪來同情心?晚上十一點四十四分,溫可和莫白抵達噴水池。


  依莫白的說法,噴水池的 哭聲越晚越清晰,所以他們打算埋伏在附近,等過了十二點再行動。


  因為要下水,所以溫可帶了一套替換的衣物,小男鬼很乖巧的幫他提著。


  不過看它一路上都把頭伸長探進紙袋里,溫可就覺得讓它幫忙是個餿主意──它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誠心誠意的都不是幫忙而已,而是在肖想他衣服上的味道!「啊~~這就是小可可的味道啊~」小男鬼一臉陶醉。


  溫可搶過自己的衣服,罵了一句:「變態。


  」小男鬼不甘心的去搶,無奈身板小構不到,只得理直氣壯地說:「我從人變成鬼,當然變態了。


  」溫可給它的回答是一個巴掌,讓它就此趴地去。


  到了後半夜,果真漸漸有哭聲傳了出來,溫可凝神細聽,還真的是從噴水池的方向傳來的。


  他看了看周圍,都沒有人,不禁有點猶豫,莫白在他後面推了推他,示意他快點出去。


  溫可沒辦法,他不是畢安,仍是有些害怕的。


  人在面對未知的事物,想像力總是會無限發揮,將自己嚇個半死。


  雖然他已經習慣了,但也有人的習性,總是會惶恐的。


  莫白將他半推半就的拉到水池邊,那斷斷續續的哭泣聲更明顯了。


  不過這聽來不像那種紅衣厲鬼凄厲的哭叫,倒是有些像小孩子玩具被搶不甘的哭聲……聲音的年紀聽來不大,或許才十幾歲出頭,暫時聽不出男聲還是女聲。


  但是這半夜會哭的水池也已經讓人思考不了那麼多,溫可脫下上衣,就跳進水池里。


  水有點冷,逼得他硬生生打了個冷顫。


  照著莫白的指示,他緩緩的向水池中央走去……這池子真的很奇怪,有的地方水深才腳踝,有的超過膝蓋,等快到正中央時,水位居然已經到了溫可的下巴了!溫可回頭看了眼莫白,見小男鬼也噗通一聲跳下水後,他鼓起勇氣、吸了一大口氣潛了下去──黑!沉重的黑!深手不見五指,溫可沒想到有路燈的照耀和莫白手上的手電筒燈光,他還是看不見眼前一公尺內的東西!連小男鬼在哪里他都找不到了,只能憋著氣,漫無目的的揮舞雙手,掙扎著往目的地游去!池心已經超過兩公尺深,溫可確定自己游了好一段才終於觸到底,腳尖頂著一個硬硬的東西,像是磚塊,卻不能確定。


  正不知所措之際,有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他!誰?!溫可嚇得幾乎休克。


  下一秒,他感覺到那是一只小小的手,正用力的拽他。


  原來小男鬼已經游到他旁邊,想將他引向水底一個凹陷的洞里。


  溫可的氣已經快不夠了,下水兩分多鐘,他最多就只能憋兩分鐘的氣,現在已經胸悶頭昏,快要溺水了!那只手一拽他,他本想甩開上岸換氣,可小男鬼力道忽然變大,幾秒內已經將他拖向深深的水底!接下來的時間或許只是一瞬間,但溫可覺得自己已經熬了三年,彷佛經過長長的時空隧道,走一條永無止盡的路。


  正當他想放棄呼吸時,嘩啦一聲,他們居然浮出水面!溫可大口大口的喘氣,伴隨著嗆咳,他一度以為自己的肺會破掉,等他終於緩和過來,才放了心思打量眼前這個明顯是山洞的地方……很貧瘠,幾乎一眼就可以看完。


  山洞里光禿禿的什麼也沒有,連只蚊子都找不到。


  小男鬼正好奇的趴在洞里唯一一道石臺上,不住的打量。


  溫可發現到了這里後,那哭聲不見了!他有點疑惑,難道他們來錯地方?「小可可你快來看!」小男鬼朝他揮手,招他過去,似乎發現了什麼好玩的事。


  溫可一過去,發現石臺上有塊半個人高的 木頭,不知道 是什麼時候被鋸掉擺在這兒的,切面上的年輪可以看出這棵樹原本的年紀是用眼力數也數不透的,密密麻麻的就像千層派。


  而且切面上還長了幾顆小香菇,紫色帶斑點,一看就有劇毒。


  小男鬼正要用手去撥弄,想不到木頭里居然發出聲音──「不要碰!」溫可和小男鬼都是嚇了一大跳,差點從石臺上滾下去。


  「媽呀!你是什麼鬼?」小男鬼推了推木頭,不會動,不過那哭泣又如怨如訴的響起了……「嗚嗚嗚……你們這些壞人……」壞人?一塊木頭會說話很稀奇,而且它似乎也沒什麼攻擊性,溫可忍不住摸摸它的表皮……「呀!你干什麼?不要亂碰我!」木頭又說了,不過那語氣怎麼聽起來帶著一點羞澀?「喂,先回答我啊,你是什麼鬼?」小男鬼很不滿,雖然它身板小,但存在感也不是如此輕易忽略的。


  「我不是鬼,你才是。


  」「你不是鬼?那怎麼會在木頭里?」「我本來就是木頭,以前是一棵千年木,後來不小心被雷劈了受了傷,又被人鋸下,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木頭的聲音脆脆的,很難想像它居然活了一千多年了……「你這個老灰啊還裝正太,不要臉!」小男鬼很不屑的哼了一聲,「不過為什麼你又在這里哭?」這提起了木頭的傷心事,只聽得它又抽抽咽咽起來:「我出不去啊!從我醒來後就出不去了……身體變成這樣也不能走路,我好空虛好害怕好寂寞喔……」人家是空虛寂寞覺得冷,你是空虛寂寞覺得怕?小男鬼很白癡的想。


  溫可覺得它單純,也沒有害人之心,不禁問:「你不能走,出去後還能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但是我還是希望能出去,因為這里太黑了,完全沒有陽光,看不到太陽終有一天我會死的!」好吧,植物的確是需要行光合作用,跟某只「見不到光」會死的鬼相比而言,這木頭還是正常許多。


  溫可想了想,提出要帶它出去。


  它很驚喜的問:「真的嗎?你真是個好人!以後一定會有好報的!」好報?溫可瞄了一眼繞著木頭打轉在研究表面紋路的鬼,他覺得整天跟鬼魂和妖怪在一起,可能下地獄的機會多一些。


  因為他無法忍受它們專程從地獄爬上來向他招手說:來陪我……「可是我們怎麼帶你出去?要游泳耶!你沒手沒腳怎麼游?」小男鬼問。


  木頭說:「我不怕弄濕,只要把我背上,水的浮力會托起我們。


  」「這倒好辦。


  」溫可點頭,而且這樣也會節省很多他們游的時間。


  將自己的衣服脫下來,繞了木頭一圈仍是有些不夠。


  溫可看了眼小男鬼,它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說:「包在我身上。


  」然後雙手往前一張,十爪尖利的指甲頓時快速增長,一眨眼的功夫,它就用尖指甲將衣服劃成一條一條的布條,還自得意滿的說:「這樣就夠了,多出來的算送你的。


  」溫可看了眼自己殘破不堪的上衣,皮笑肉不笑的道:「那還真是謝謝你了。


  」將布條接長,終於把木頭背上。


  溫可讓小男鬼去背──那木頭看起來就重的要死,當然要找一個已經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鬼去背。


  接下來,再次入了水後,小男鬼帶著溫可往回游,果然這次較不費力的浮上了水面,前後大概也就一分多鐘。


  但是等他們出來後,等在外頭的莫白居然已經悠哉的吃起「真不飽飯團」?!小男鬼不平了,「為什麼我沒有?!」莫白瞄了一眼,「已經不知道肚子餓的鬼沒資格吃。


  」「鬼也 這……好吧。


   蔣楠想了想答應了。


  畢竟以自己現在穿的這一身,要是乘公車回去的話,難道會遇到色狼什么的。


   打車的話,她又舍不得那幾十塊錢。


   嘩嘩嘩……外面大雨傾盆,陳川找了把傘打著,跑進了車庫,很快便開了一輛銀色的奧迪A6L出來。


   楠姐,上車。


   啊……好,好的。


  蔣楠忐忑的上了車子。


  這還是她第一次坐這么高檔的豪華轎車,沒想到陳川家這么有錢,才一個大學生就開得起這么高檔的車。


   對比自己那輛騎了三年的電驢,蔣楠有些自慚形穢。


  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自己才能開得起這么好的車。


   楠姐,你喜歡這車嗎?開車的陳川發現蔣楠總是好奇的打量著車內裝飾,他看得出來蔣楠喜歡這車。


   喜歡,但是沒錢買。


   喜歡的話,我可以送你一輛。


   啊……蔣楠一時驚訝了,沒想到陳川竟然這么豪,開口就要送她一輛奧迪,差點忍不住她就要答應了。


   最后愣是忍著心底沖動:不,不用了。


  這么貴的禮物我可不敢要,不過還是謝謝你。


   陳川沒想到蔣楠會拒絕,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沒事的楠姐,我是你男朋友嘛,男朋友送女朋友禮物不是很正常嗎? 小心! 紅燈!蔣楠忽然驚叫道。


   刺啦…… 正顧著和蔣楠說話,陳川差點沒注意,闖了一個紅燈,還好蔣楠提醒才把車剎站了。


   好險。


  楠姐,謝謝你的提醒。


   沒事,雨天路滑,開慢點。


  蔣楠忍著心臟跳動的頻率寬慰道。


   陳川點了點頭嗯,抬頭看了一眼紅燈還有六十多秒,再看看一旁的蔣楠,目光落到蔣楠紗質短裙下方,兩條修長的美腿此刻緊緊并攏著,雪白的肌膚透著瑩瑩光澤。


   頓時,一股作祟的心理在陳川心理滋生開來,趁著蔣楠看窗外的空擋,陳川突然伸出右手就摸到了蔣楠大腿上,一路往上…… 呀……察覺到陳川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腿上,從裙擺里滑了進去。


  蔣楠頓時驚叫一聲,臉紅著,緊張兮兮的看著陳川:小川,別這樣。


  快拿出去,要是被別人看到的話不好。


   蔣楠緊張透了,四周圍全是車,她擔心會被人看到,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陳川。


   沒事的,我動作輕點,不會讓人看到的。


  陳川安慰道。


  車子上可是貼了防護膜的,就算別人想看,也只能看到一副模糊的畫面,看清楚是不可能的,除非那人眼睛開了掛,他當然不怕。


   而且在公路上做這種事情,總是令他特別興奮。


  男人骨子里那點壞東西,陳川繼承得特別完好。


  非但沒有拿出去,而是伸著一根手指。


   啊……在這種刺激下,蔣楠下意識的雙腿合緊,兩只手用力的抓著車子坐墊。


   緊張之余,她有多了一絲興奮。


   楠姐,你好靈敏哦……察覺到隔壁停放的一輛長安面包車里,有人朝這邊看了過來,陳川連忙把手抽了回來,雖然不擔心會被人看到,但饒是被人發現,也有些不好。


   他的手指上有著醒目的痕跡。


  伸著鼻子一聞,淡淡的…… 我……蔣楠紅著臉,羞怯得一句話說不出來。


  就連她也不不得不承認,對于異性,特別又是這種親密的接觸,自己確實有些特別靈敏。


   陳川這家伙也真是太壞了,竟然這么調戲她。


  唉,早知道就不應該讓他送我回去的。


  蔣楠在心底嘆了口氣,有一種引狼入室的感覺。


   這時,紅燈亮起。


  后方陣陣喇叭聲催促起來。


   陳川搖了搖頭,有些失望。


  要是這個紅燈能再長點多好…… 發車,起步。


  在雨水中行駛了大概二十來分鐘的樣子,在蔣楠的指路下,車子開進了一個叫翠安苑的小區。


   謝謝,我到了,要上去坐坐嗎?下車,蔣楠客套的說道。


  本來她不想邀請陳川的,但是怎么說人家冒著大雨送她,不客套一下的話說不過去。


   而且在她想來陳川也不可能真的跟她上去的,無非也就走個過場而已。


   好啊,我還沒來過楠姐家呢,正好這次認個路,下次來的時候方便。


  再說到方便二字時,陳川嘴角勾起一抹特別玩味的弧度,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蔣楠,怎么看怎么讓蔣楠心底怪怪的。


   這家伙該不會是想跑到她家來做壞事吧! 想到這種可能,蔣楠眼睛都瞪大了,心底立馬騰起一股不安的感覺。


  同時有隱隱有些興奮。


   把車停好,兩人一前以后爬上了小區樓。


  這是一棟老式的小區樓,沒有配備電梯,倒是方便了陳川這家伙大飽眼福。


   可不是嗎? 蔣楠在前面,他在后面。


  陳川總是有意無意的看著蔣楠。


  準確的說是盯著蔣楠的裙子,上樓的時候,總會有些意想不到的驚喜展露出來。


   有好幾次,陳川甚至都看透了蔣楠,哪怕蔣楠已經很小心了,無奈裙擺確實有些短,加上里面又沒有穿褲褲,可想而知了。


   總算到了。


  爬完最后一個樓層,蔣楠終于長舒了口氣,剛才那種感覺真是令她特別不好,總感覺會被陳川看透似的。


   咚咚咚……輕輕扣響房門。


   咔……很快的門打開了,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名年約四十多歲左右 女人,穿著一條粉紅色的紗質裙,頭發高盤,雍容而典雅。


  女人肌膚保養得很好,單從臉部肌膚上(玉米地做爰全過程),很難看出她的真實年紀。


  倒像是三十多歲上下的女人。


   身材比蔣楠稍矮,差不多一米六七的個兒,紗質紅裙下方,兩條豐腴圓潤小腿,腳上踩著一雙水晶綁腿涼鞋,眼角稍有皺紋,但不影響整體美感。


  完完全全就是一熟透了的美婦。


   要是陳川看得不錯的話,這名婦女應該是蔣楠的媽媽,兩人面貌差異不大,特別相像。


  而且都有著令男人垂涎三尺的完美身材。


   真是應了一句老話有其母必有其女。


   母親漂亮,女兒也跟著漂亮,誰叫人基因好呢。


   小楠,你回來了。


  ……這位是? 李香抬頭掃了掃陳川,詢問道閨女。


   蔣楠臉蛋微紅著解釋道:媽,他是我的學生陳川。


  外面不是下大雨嗎,正好陳川要回去,順路捎我一程。


   哦,原來是你的學生啊。


  快進屋吧。


  李香連忙客氣的將陳川請進了屋子。


   蔣楠家地方不大,總共就六十來個平米,兩間臥室,一間廚房,一個衛生間就占全了。


  狹小的客廳里擺著一套沙發和一臺平板電視。


   此刻有一個男人正在廚房里忙活著,腰上系著一塊圍裙,鼻梁上卡著一近視眼鏡,長得斯斯文文的,看上去三十歲左右。


   估計這個男人就是蔣楠的老公 王海了。


  陳川在心底猜道。


   老婆,有客人來啊。


  見家里來了客人,王海連忙停下手里的活兒走了出來。


   嗯,他是我學生,陳川。


  蔣楠介紹道:陳川,他是我的老公,王海。


   你好,王大哥。


   你好,你好。


  家里有點亂,隨便坐,老婆,去給陳兄弟倒杯水。


  王海客氣的招呼道。


  要是讓他知道就在剛剛,這位陳兄弟占了他老婆便宜的話,估計就沒有這么好的熱心腸了。


   老婆,你們聊。


  我去做飯。


  跟陳川客套了兩句,王海連忙溜進了廚房。


   蔣楠點了點頭,本想回臥室里趕緊找身貼身 小衣換上,沒想到李香卻走上來拉著她坐到了沙發上。


   媽,你怎么忽然就過來了,也不打個電話提前告訴我。


  雖然著急,但蔣楠還是坐到了沙發上,為了不讓母親發現她沒穿小衣的尷尬,說話的時候她特意將腿合攏在一起。


   李香笑了笑:我尋思著今天不是周末嗎?反正你們都不用上班,就悄悄過來了。


  打電話通知你們那多麻煩呀,沒想到我過來的時候,一個人也沒在,我這不才聯系的王海。


   王海今天加班。


   我已經向公司請過假了,媽好不容易來一趟,怎么的也得抽空陪陪她。


  王海把頭探出門框,說道。


   媽,你這次來是有什么事嗎?自己的媽媽什么樣的性格,蔣楠最清楚了。


  這次忽然過來肯定是有什么事,沒事她一般很少會過來的。


   也沒什么要緊事,就是媽可能要在你們這長住一段時間了。


  我答應了你二叔,到他的公司里去干活,一個月給我六千塊錢,我一想在老家閑著也是閑著,就答應了。


  你不會不歡迎媽吧?李香說道。


   什么?媽你要去二叔的公司上班?你知道他公司是干嘛的嗎?蔣楠特別驚訝。


  驚訝倒不是李香要在這長住,主要是二叔蔣大為那個人風評不好,開了一家家政公司,名義上做家政的,暗地里不知道干嘛呢。


   她背地里沒少聽到有人說二叔的公司,是掛羊頭賣狗肉,明面上做家政,實則給人做全職保姆,什么活兒都得干。


   當然,她也只是聽說而已,并沒有什么確鑿證據。


   做家政的啊怎么了? 沒怎么。


  媽你既然要過去干,那你多留點心眼,有什么隨時跟我和王海聯系。


  礙于陳川在場,蔣楠也不好把話說得太白。


   嗯,我知道了。


  媽會注意的,我說小楠,你,你出門平時都不穿小衣的嗎?這也太開放了吧。


  忽然的,李香低頭的瞬間,就看到蔣楠體恤里空蕩蕩的,頓時驚訝得眼睛瞪大了起來,連忙壓低聲音問道。


   啊……沒,沒有啊。


  我今天早上走得急,忘記穿了。


  蔣楠臉紅著,用蚊子般的聲音解釋道。


   她可不敢告訴李香,她小衣被陳川給收藏了。


   哦。


  那以后可別這么火急火燎的。


  趕緊去換一身吧,扎眼。


   李香可不相信閨女是因為走得太急而忘記了穿小衣。


  自己的閨女從小到大什么性格她最為了解,平時特別注重禮儀外貌,怎么可能會忘記穿了呢? 這里面肯定有什么端倪,當然了,她也沒有點破。


  在蔣楠進臥室換衣服的時候,李香就好奇的打量起陳川來。


   外形俊逸,身材魁梧,濃眉大眼。


  穿著一套黑色的NIKE運動服。


  整個人看上去給人一種特別舒服的感覺,要不是自己年紀大了,早過了那種沾花捻草的年紀,就憑陳川的外形和氣質,李香都忍不住想倒追陳川了。


   特別是在看到陳川口袋里那四個圈的車鑰匙時,李香眼前一亮。


  雖然她是鄉下人,但是要是她記得不錯的話,四個圈代表的可是奧迪,豪車啊。


   以陳川的年紀不過也才二十歲左右吧,就能買得起這么貴的車了? 小川,我聽小楠說是你把她送回來的,你自己開車過來?李香好奇的問道。


  說話間,可能是坐的有些不太舒服吧,她把腰稍稍彎了彎,扭頭活動了幾下。


   因為陳川是坐在她對面的,這不,李香這般彎腰之下,頓時美妙的風光就展現到了眼前。


   我的天……好兇。


  本以為李香上了年紀可能會有所變形什么的,但是直到眼前出現的一幕,才令陳川反應過來。


   他想錯了,就憑李香現在所展現出來的,哪里有半分變形的樣子,簡直嘆為觀止。


   咕嚕……陳川偷偷咽了一口唾沫,這才反應過來緊張道:啊……是的。


  李阿姨。


   嗯? 陳川所表現的這種緊張之態,讓李香特別疑惑,順著陳川的目光看去,頓時,李香就看到陳川的眼睛一直盯著她的前胸…… 這小子竟然在偷看她! 饒是李香也忍不住臉有些紅了,但是不知怎么的,她內心隱隱又有些興奮。


  自從老公因病去世以后,李香便一個人獨自將女兒拉扯撫養長大,男人這個詞語對于她來說可以說已經很陌生了。


   每每夜深人靜的時候,李香總是會忍不住往這方面想,偷偷的做一些害羞的事情。


   現在陳川這種放肆的目光,似乎是在變向的刺激著李香內心那種隱藏了許久極度渴望般,讓她害羞之余又興奮異常。


   她并沒有提醒陳川,或者將身體坐直,而是繼續保持這個姿勢。


  她眼神在這一刻忽然變得有些迷離,似乎是陷入了某種幻想……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8180151.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5058879.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9712090.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7817801.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9344346.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9822180.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4872684.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8481503.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1302913.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5125149.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