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 avbuy com tw

e avbuy com tw


我沒想到 小桃還有這一招,措不及防下倒吸一口涼氣,舒服的我差點尖叫出聲。


  我還是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美妙滋味,小桃的頻率不緊不慢,每一下都 讓我舒服到爆。


  這會,我只感覺 身體輕飄飄的,如果不是小桃壓著,我怕是都要飄到天上去。


  我的手也沒閑著,每一次舒爽下都會忍不住用力,而小桃則會發出一聲怪叫。


  就在小桃老公身邊和小桃做這事,我都感覺自己 像是在做夢一樣。


  我心里既激動又刺激,說不出的舒暢。


  瞅見 大建的時候,我只覺得他腦袋上更綠了些。


  其實,我對大建并沒有多少好感,只因為他也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度,明顯的看不起我。


  現在和他老婆就在他身邊弄,我心里更多的是一種報復性的快感。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就要 到了,本來準備退出來的,但小桃卻死死地按著我的腿,讓我動彈不得。


  終于,我舒服地叫出聲來。


  我敢說,絕對比我平時自己解決好上千萬倍,那滋味真是難以想象。


  小桃給我飛了一個媚眼,然后喉嚨一滾,全部吃了,看著我的目光,也溫柔了些許,語氣似嗔似怨地:“好……好多,差點撐死我了。


  ”看到這一幕,我那兒剛下去又有了反應。


  小桃又驚又喜,然后趴在地上,后面對著我,喘氣著說:“好小王,快……快來讓我也舒……舒服舒服。


  ”我也正有此意,但就在這時候,耳邊忽然傳來大建的低吟聲。


  我心中一驚,急忙看去,卻見大建并沒有睜開眼睛,只是嘴里含糊不清地喊著:“水。


  ”發現大建沒醒,我懸著的心總算落下,但是經過這么一打岔,我忽然有點害怕,真擔心大建會突然醒來,或是被村里其他人看到。


  “我……我家里還有事先回去了。


  ”我穿好衣服,不顧小桃那幽怨的想要吃人的目光,一溜煙跑回了家。


  經過小桃這么一遭,我不禁對晚上越發期待起來,恨不得馬上就天黑。


  晚上我吃完飯正在洗碗, 嫂子端著臉盆從我身邊經過,看樣子是準備洗澡的。


  一想到晚上抱著嫂子洗白白的身子,我就心頭火熱。


  “小猛,你把這兩件衣服給你嫂子送去。


  ”正想壞事呢,聽到 我媽的聲音,我差點把碗給摔了。


  我當然知道我媽這是為了晚上的事情做鋪墊,不過這么光明正大地吃嫂子的豆腐我心里還是很扭捏。


  “瞧你那點出息。


  ”我媽恨鐵不成鋼地瞪了我一眼。


  “鈺慧,我讓小猛給你送衣服過來,成不?”我心里一驚,萬萬沒想到我媽竟然這么直白,竟然沖著浴室的方向大喊。


  我想著下一秒嫂子怕是要惱怒拒絕,但令我更沒想到的是,嫂子居然沒出聲。


  我不禁有些愣神,而我媽已經將衣服塞到我手里,將我推向浴室那邊。


  來到浴室門口,我回頭一看,早就不見我媽的影子。


  我敲了幾下浴室的門,里邊依舊沒動靜。


  “嫂……嫂子,我來給你送衣服了。


  ”我感覺喉嚨好像被什么西卡住了,說話都不利索。


  里邊還是沒有應聲,我心里一橫,推開了門。


  浴室內水汽繚繞,像是起了大霧,但我還是一眼看到站在蓮蓬頭下面的嫂子。


  嫂子全身光溜,熱水不斷地從光潔而白皙的皮膚滑下,濕漉漉的頭發像是瀑布一樣,整個浴室都散發著一種讓我陶醉的芬芳。


  這會的嫂子就像是光著身子的仙子,美的讓我呼吸都亂了節奏。


  這一幕,我不知幻想了多少次,真感覺像是做夢。


  放在以前,我怎么也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和嫂子這樣……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想起之前那個高高在上的嫂子。


  和現在相比,嫂子對我的態度簡直產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而這一切僅僅發生在兩天時間里。


  此刻,盡管嫂子閉著眼睛,卻讓我忽然有些緊張。


  怕嫂子突然睜開眼,我也不敢多看,連忙問:“衣……衣服放哪?”“放凳子上。


  ”嫂子的聲音很柔和,卻有點發顫,不知道是害羞還是激動。


  我彎腰放衣服的時候仔細一瞅,鼻血差點都流了出來。


  放好衣服之后我有點手足無措,也不知道是該走還是該留,又或者該說些什么。


  但是一想到 我哥跟我媽說的話,我心里忽然就有了底氣。


  我輕咳一聲,大著膽子問:“嫂子,要不要我幫你打 肥皂?”見嫂子半天沒出聲,我遲疑了一下,“嫂子,我知道和你這樣是不對的。


  但是我不弄的話,我哥和我媽肯定會讓你跟別的男人……”說著,我都感覺我哥和我媽的做法有點過分。


  “嫂子,其實今天中午的時候我哥和我通了電話,他說要從我這里借種,我當時沒敢應。


  ”我清楚地看到嫂子的身子輕微地顫抖了起來,似乎是有點激動。


  “昨晚 你哥打電話的時候跟我說的就是這件事。


  ”我心里很困惑,昨晚要是我哥不打電話過來,說不定我跟嫂子已經好上了。


  但是嫂子接到我哥的電話卻將我推了出去,嫂子究竟怎么想的?我實在想不通,索性也就問了出來。


  只聽嫂子冷哼一聲,惱怒地說:“你哥這是把我當成什么了?生孩子的工具嗎?”嫂子苦笑著,“當年那么多人追我,我卻偏偏選擇了你哥。


  你說,他現在這么做對得起我嗎?”嫂子轉過身,眼睛紅紅的,讓我不由得一陣心疼,根本沒心思去吃豆腐。


  嫂子的質問讓我啞口無言,原本火熱的心也像被澆了一瓢冷水,張了張嘴想要安慰一下嫂子,卻不知道該怎么說。


  嫂子全身輕輕顫抖著,心里的委屈也全寫臉上了。


  我咬咬牙,“嫂子,既然你不同意,我會幫你的。


  ”聽了我的話,嫂子突然嗤笑一聲,卻又苦笑,“你哥和你媽都已經說好了,就算是我們倆不同意又有什么用,他們還是會找別的男人!”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嫂子語氣里的哀怨與不滿,馬上毫不猶豫地說:“你放心,我保證不會讓別的男人碰你!”在嫂子不信的目光中,我怒哼一聲,“如果我哥敢逼你,我就不認他這個哥!”我盯著嫂子的眼睛,卻見她突然笑了起來,而且笑的很厲害。


  我有點摸不著頭腦,但是馬上被嫂子胸前一顫一顫的風光吸引了目光。


  那胸部,完全沒有像春桃一樣有下垂的跡象,格外的迷人。


  水汽上升,胸部隱藏在霧氣里,嫂子長發披肩,簡直美的冒泡。


  這時,嫂子臉上忽然一紅,上前幾步拉起我的手。


  由于口干舌燥,我本能地吞著口水,“嫂子,你……”嫂子輕輕一笑,“你不是說要幫我打肥皂嗎。


  ”我急忙點頭,抓起肥皂手上一滑,肥皂卻掉在地上。


  我蹲下身子去撿,抬頭的時候看到嫂子正低頭看我,從低處看到嫂子的性感身材,我感覺心臟都要停止跳動了。


  嫂子抿嘴一笑,輕輕在我額頭點了一下,“傻樣。


  ”見嫂子高興起來,我心里也有了底氣,就開始給嫂子打肥皂。


  拿著香皂打在嫂子身上,細膩的手感讓我感覺像是觸電了一樣,說不出的舒爽。


  不知道是肥皂的緣故,還是嫂子的皮膚好,好幾次肥皂幾乎都要脫手,還是我將肥皂抵在嫂子身上才沒有掉落。


  這會,嫂子閉著眼睛,輕輕地咬著嘴唇,看樣子好像很享受的樣子。


  這下,我的膽子可就大起來了,在嫂子胸口停留好久,嫂子也沒有拒絕,只是臉色越發潮紅了。


  我心里剛才被冷水澆滅的火,也再次燒了起來,而且越燒越旺。


  嫂子的雙腿忽然一夾,我嚇了一跳,但下一秒我卻很享受手上傳來的美妙觸感。


  緊接著,嫂子開始緩緩的移動。


  我另一只手也沒閑著,在她的腿上摸索著,那滋味簡直爽翻了。


  沒過多久,她就一抖一抖的,嘴里發出舒服的呢喃聲。


  好一會,嫂子才放開我的手。


  我剛站起來感覺腿上一麻,便朝著她壓了過去。


  緊接著,嫂子一聲怪叫,我也感覺到是那里弄在了嫂子的小腹上,舒坦極了。


  嫂子低頭看著我那,然后在我耳邊吹了一口熱氣,“把衣服脫了一起洗吧。


  ”我早就憋的難受,聽到這話三下五除二就把衣服給脫了。


  盡管不是第一次和嫂子坦誠相見,但我心里還是激動的厲害,反應也越發的大了。


  嫂子瞪大眼睛,震驚地問:“怎么這么大?”我嘿嘿一笑,“大嗎,比我哥的呢?”嫂子沒有絲毫猶豫,直接說:“比你哥的大多了。


  ”嫂子的回答讓我很是滿足,心里別提有多得意了。


  她盯著我那兒,直勾勾地瞅我一眼,“是不是難受的厲害?”我連忙點頭。


  她忽然伸手摸了上來,我忍不住怪叫一聲,“嫂子,你你……”嫂子抿著嘴沒說話,但手上卻是來回動作起來。


  或許是沾了肥皂的關系,嫂子的手滑的像泥鰍,可比小桃用手的時候舒服太多了。


  本來我心里還有點不好意思,但嫂子動作一會,我也就安心地享受了起來。


  不過,十多分鐘,我也沒出來。


  她狐疑地瞅我一眼,“怎么還沒出來?我手都酸了。


  ”這會,我可爽的不行,聽到嫂子的話,笑嘿嘿地應了聲:“可能是我身體好。


  ”“你的身體真好,你哥要有(男女性故事)你一半厲害就好了。


  ”聽出嫂子語氣里的幽怨,我馬上詢問:“難道我哥身體不行?”嫂子嘆息一聲,支支吾吾地說:“你……你哥平時沒幾下就不行了。


  ”我沒想到我哥不僅生不出孩子,連那方面也跟大建那個快槍手半斤八兩,也難怪昨晚嫂子發現我在床底后沒有第一時間趕我走。


  嫂子眼睛水汪汪的盯著我那里瞧了一陣,一咬牙又繼續活動了起來。


  我繼續享受,但依然沒出來。


  “你這個壞家伙!”嫂子放棄后,就想抬手去打,但落下去的時候卻是溫柔的抓著。


  我叫出聲,一陣沖動沒忍住一把抱住嫂子。


  感受到她身上傳來的輕微顫抖,我心里激動的要死。


  這次,嫂子也同樣哼哼一聲。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明星!”老李無奈地一笑。


  “怎么不可能,我覺得你比明星還有本錢……” 晴晴不滿意的嘟囔著。


  老李哈哈一笑,和晴晴一起,他覺得自然放松,甚至有種年輕了三十歲,回到十八歲談戀愛的感覺。


  他拍拍晴晴,哄著她回去吃早餐,讓她無論如何也不要出來把事情搞得更復雜,然后匆匆向著自己的房間跑去。


  果然, 紅姐已經抱著雙臂,坐在地上干嚎:“天殺的老李!你個負心漢!”其他租客從門口經過,聽到這聲音,忍不住側目。


  老李不由得出了一聲冷汗,生怕晴晴出來跟她斗上。


  偏偏看到提著早餐的老李出現,紅姐一下子就降低了分貝,表情也從滿臉橫肉的兇惡變成了滿臉橫肉的別扭溫柔:“原來你是給人家買早餐去了?!討厭!也不說說一聲!”“哎不是!”老李趕緊擺手道:“我不是給你買早餐!這是我給我自己買的,另外,昨天我們兩個也……”“我知道!昨天晚上給你吃的藥確實厲害了一點,但沒想到我會直接……”紅姐伸手拿過早餐,自顧自地說:“我就說今天怎么渾身跟車子攆過一樣的酸疼,肯定是昨天你太厲害了,把我給弄得暈了過去!”紅姐一醒來就發現自己在地上,身邊滿是老李的衣服,還以為昨天自己那個事兒成了。


  當時到處看不到老李,她覺得,老李肯定是干完自己就跑路了,所以起來便激動得大吼,想把老李找回來。


  現在老李提著一份早餐回來,她心里一下子就舒坦了,甚至還感動的不行。


  老李看著紅姐那張激動的臉,急忙解釋道:“不是,老妹兒你誤會了,我昨天晚上真沒對你怎樣……”紅姐冷笑一聲,笑道:“我在你房間里睡了一夜,你說沒有就沒有?再說,我昨晚給你吃的藥效果那么強烈,你沒睡我你怎么解決的?”老李不由地來了脾氣,粗俗的大吼一聲:“你這娘們花癡了吧?老子沒睡你!我睡的是晴晴!”在隔壁一直想出來幫老李出頭的晴晴,聽到這一句,不由得吃著早餐甜甜的笑了起來。


  而這邊,紅姐聽了老李的話,卻覺得,老李肯定是羞于承認被自己下藥硬上了的事情,所以才搬出晴晴那個做雞的女人來。


  于是她哼哼道:“行!你就嘴硬吧,你寧愿承認自己睡了雞,也不愿意承認睡了我。


  ”紅姐說到這里,語氣真誠 的說:“以后只要你想,隨時來找我!”老李氣憤的說:“你快走,你再不走,我今天就搬出去!”紅姐急忙說道:“哎呀你別生氣,我這就走!”說著,紅姐還給老李拋了一個媚眼,道:“你好好休息休息吧,我走了。


  ”紅姐走了,留下老李欲哭無淚。


  這他媽叫什么事兒?這個老女人這么多年沒跟男人搞過,難道自己都察覺不到她身體的情況嗎?自己怎么可能會搞她這樣的半老徐娘呢?因為跟晴晴有了實質性的突破,所以連帶著老李的心態也有了些變化。


  以前,他滿腦子想的都是 孫菲菲,畢竟這個膚白貌美、奶大臀翹的姑娘實在太過極品,而且還是個未經人事的處女,老李做夢都想把她弄上手。


  可是,搞了晴晴之后,老李對孫菲菲也就沒有那么渴望了。


  所以當孫菲菲來 駕校上課的時候,老李對她沒有了往日那種熱情和無微不至,反而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讓孫菲菲有些詫異。


  對自己素來熱情的李 教練這是怎么了? 練車的時候,自己把車開的亂七八糟,教練雖然對自己也有些許指點,但是態度總是覺得有些冷淡。


  孫菲菲不由得納悶:之前教練看到自己,那雙眼睛仿佛能把自己扒光,那雙手也總是有意無意蹭向自己,蹭得自己渾身酥軟。


  可是今天,他那眼睛黯淡無神,對自己不冷不熱,這是怎么啦?我做錯什么了嗎?孫菲菲心里忽然有些悵然若失的感覺,不太舒服。


  不過也正是因為老李對她保持距離,反而讓孫菲菲開始有些主動跟他接近,比如練車的時候總是找老李說話,還不時的跟他撒嬌。


  老李也沒想到,孫菲菲這個小丫頭這么有意思,自己不搭理她,她對自己反而更親熱了,真是奇怪。


  正向趁機跟孫菲菲增進一下感情,讓老李招架不住的情況出現了。


  晴晴也來到駕校,準備練習科目二。


  以前,晴晴跟老李雖然住的很近,但是沒什么深入的交集。


  晴晴在紅燈區工作,每天深夜回家的時候,老李早就睡著了,早晨老李一大早就要到駕校,可晴晴還沒起來,再等老李從駕校下班回家,晴晴一般就已經上班去了。


  而且,晴晴報了駕校之后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很少過來練車。


  不過,老李沒想到的是,剛跟晴晴“深入交流”過,她就來駕校練車了。


  其實晴晴今天原本準備去逛街買買東西,但是,心里和身體對于老李的想念和依賴,卻越來越重。


  于是,她決定來駕校找老李練車,不但能見見老李,還能借機增進兩人的感情。


  緊接著,晴晴便穿著她性感撩人的小吊帶,齊著腿根的小(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短裙,踩著練車的平跟鞋,一扭一扭地來到了駕校。


  她身上風塵味濃,媚眼如絲,引得駕校師生集體側目。


  “李教練!我來練車啦!”晴晴說話的時候,語氣嬌滴滴的,眼神里也帶著鉤子。


  說著,晴晴就拉開教練車的后排座,跟孫菲菲坐在了一起。


  老趙通過后視鏡打量著晴晴與孫菲菲,她們倆同樣是性感,可是當晴晴和孫菲菲一起時,區別立見。


  晴晴的性感是帶著外露的、直接的、原始的,讓人看了就想直接上。


  而孫菲菲的性感是禁欲的、保守的,讓人欲罷不能的,讓人看了就想去征服。


  而且,孫菲菲的胸,比晴晴要大了一圈!這可是晴晴天然不足的劣勢,雖然她也已經很大了,可跟孫菲菲比還是差了不少。


  看到孫菲菲前面的呼之欲出,晴晴不由地苦了臉,挺了挺自己的胸,然后偷偷地捅了一下孫菲菲,低聲問:“菲菲,你怎么吃的?奶長這么大!”這一句話聲音也不小,正在開車的男學員還是個大一的清純孩子,當場嚇得一腳踩到了剎車上,車里的人往前栽了一下,孫菲菲和晴晴的胸也不約而同地撞到了前座,又彈了回來。


  “哇!你的還是真的呀!彈力這么好!”晴晴說著,她的手直接伸到了孫菲菲的胸前,嚇得孫菲菲直接抱住自己,緊張的說:“你干什么……”老李急忙讓那個踩了急剎、一臉后怕的小伙子先下去緩一緩,然后對晴晴說:“晴晴同學,準備一下,等下該你練車了!”老李之所以這么說,就是想把這兩個女人分開,誰知道他馬上后悔了自己的決定。


  晴晴不像孫菲菲那么含蓄內斂,再加上跟老李有了深入接觸,所以她從掛擋到打火,都要老李抓著自己的手,手把手教才行。


  不過她開車的技術和孫菲菲一樣爛得不行,兩人輪流開了兩次,依然連對線都對不準,更別說倒車入庫了!眼看著正午時分,學員們都陸陸續續回家吃飯了,老李便對她們倆說:“兩位同學,你們先吃飯,吃飯后再來練車吧。


  ”誰知道晴晴一臉撒嬌的說道:“教練,你抱著我再練一盤嘛,人家想你抱著練,練完我們一起去吃飯!”什么?老李聞言,不由地心虛地朝后面看去,晴晴怎么能當著孫菲菲的面說的這么露骨……正好孫菲菲也紅著臉看過來,眼神中還有一絲嗔怪。


  老李不由地一陣臉疼:當著女神的面,抱著晴晴開車?這也太刺激了吧?!不帶這么玩的啊!“不能嗎?我聽說好多教練都是這么教的啊?”晴晴嘟起嘴,歪過身子對著老李的脖子吹氣:“就是您坐在這里,我坐在您身上開,怎么樣?!”說完,晴晴挑釁似的看了一眼孫菲菲:“菲菲,你不介意吧?”孫菲菲有些郁悶,可是還能說什么?總不能說自己早就試過了吧?于是她只能紅著臉說:“我有什么好介意的。


  ”晴晴心里是故意想跟孫菲菲過不去,作為女人,尤其是風月場里打滾的女人,她早就感覺到孫菲菲和老李之間的異樣情緒了,所以心里有點不爽。


  雖然她知道自己和老李的關系也是無法明朗的,清楚自己跟他沒有未來,但是一看到這么極品的美女和老李眉來眼去,她就沒來由的不爽,所以想讓她看看,自己跟老李有多親密。


  就這樣,當著孫菲菲的面,老李坐在了駕駛座上,晴晴沒有絲毫扭捏的坐了下來。


  她的小短裙輕薄短小,直接就坐在了老李的老槍上面,可是她依然不滿意,特意扭動臀部,在上面蹭了兩下,蹭得老李不可控制的膨脹起來……晴晴感覺到了老李的變化,更加賣力的加緊了幾分,刺激得老李恨不得當場把這個不老實的晴晴,一次干老實了再說!但是,孫菲菲還在車里,老李為了自己的形象,只能一本正經的說:“開始了!你用心點!菲菲,你在后座也多觀察一下這些線和點!爭取下次考試的時候,你們倆都能一把過!”孫菲菲倒是很乖巧的應聲了一聲,看著老李認真的模樣,她甚至都覺得自己之前好像有點多想了。


  估計很多人都是這樣練車的,自己把教練想成什么樣的人了呀!都怪自己!動不動水成那樣,還蹭掛擋桿,真是太不爭氣了!晴晴可就不同了,她早就不是小女生,從老李身上徒然上升的熱度她就能感覺到這個男人被自己的挑動。


  “看準了!這個是肩膀對齊的線!”離合器一松,老李將車穩穩地開到了入庫前的線上,大手也握住了晴晴的小手,放在方向盤上:“你好好感覺一下!”“是這樣嗎?”晴晴故意在老李懷里扭了扭,她身上的香味和孫瀟瀟的不同,成熟而迷惑,混著孫菲菲在這車廂里散發的隱約處子香,更是給老李打了一針催情劑一般,讓他有了一種左擁右抱的滿足。


  “是這樣!”老李表揚道:“接下來我們往右邊再試一試!”“好啊!”晴晴一邊說,一邊輕輕抬起臀部,將手往老李左邊孫菲菲看不到的褲腿一拉,竟然將他的嗷嗷叫的老槍給拉了出來!要不是她的小短裙和兩個人的親密接觸還能有所阻擋,兩個人的那里就要被孫菲菲看個一清二楚了!“認真點!”老李簡直是急的咬牙切齒,按住晴晴的手在方向盤上,讓她不要亂來。


  孫菲菲卻絲毫沒感覺到兩人的不適,還在為自己后天的補考擔心著,觀察著……老李開著車,心底已經暗罵晴晴這個小騷貨——她竟然連內褲都沒有穿!這么短的裙子,還不穿內褲,這不是找虐嗎?可是罵有什么用?晴晴早已泥濘不堪,根本不是老李能止住的。


  “教練,側方位和倒車入庫我已經會了!我想直接開定點停車哎!”晴晴一邊煞有介事的說著,一邊把身體扭成S型,將老李的那里納入其中。


  “啊?這就去定點停車?”忽然而來的溫熱包裹,讓老李差點無法保持正常說話的語氣。


  但為了保持正常,還是努力控制著自己,跟著晴晴把車開到定點停車的坡道下。


  “直接上啊!教練”晴晴看著前面的坡道,一語雙關的說道:“您怎么還不上?”“這個上坡要踩半離合,才能保證不熄火!不能快,要慢——慢——來!”老李壓抑住自己喉嚨的沙啞,一邊說,一邊慢慢地挺進。


  被挑動起來,老李也沒了之前的顧忌。


  “啊!”隨著定點停車的驟然停止,晴晴驟然往后一靠,不由地呻吟出來。


  嚇得老李趕緊罵道:“啊什么啊!這個停車,看好了!必須看準車頭與停車點之間的距離!”老李一邊罵,一邊狠狠地緊了一下晴晴的手,示意她不要出聲。


  可是沒想到下一秒,隨著車子下坡,晴晴又是發出了讓老李幾乎瘋狂也讓孫菲菲臉紅心跳的呼喊:“啊……太快了!……啊!”“這是下坡,你沒踩剎車!不快才怪!”老李故意狠狠地一頂,懲罰她的大叫,卻也將晴晴推到了更舒爽的頂峰。


  要是孫菲菲能夠看到車前的后視鏡,就不難發現此時的晴晴滿臉潮紅,半瞇著的眼睛媚態畢露,紅嫩的雙唇嬌艷欲滴,滿臉的饜足舒爽,都是被人滋潤的模樣。


  可惜她什么都沒看到,車前的后視鏡正對著晴晴,只能讓她看到自己,卻不能讓后面看到。


  隨著車子走過S彎道,兩人的契合和舒爽都達到了極致,老李第一次知道,原來在女神面前和別的女人偷偷地做,竟然由這么刺激的舒爽!“練的差不多了,我們準備去吃飯吧?”老李一邊感受著愉悅,一邊提醒著身上的晴晴。


  雖然他已經漸入佳境,他非常期待晴晴能在自己身上多待一會,但心里也有擔憂,生怕孫菲菲發現一絲異常。


  “要去吃飯嗎?教練麻煩等一下,我先上個洗手間!”孫菲菲看到車旁的洗手間,趕緊道。


  此時,空氣中已經有了一些異常的味道,孫菲菲捕捉到了這奇怪的味道,但是怎么也沒有想到過,這味道會源自老李和晴晴。


  孫菲菲哪知道晴晴會如此大膽,她只是單純地覺得,等下去食堂的洗手間人多擁擠,還要排隊,所以想先上了再過去。


  孫菲菲還好心地順便問了一下晴晴:“晴晴姐,你要一起嗎?”晴晴哪里舍得離開李教練那灼熱的填充,更何況孫菲菲離開之后,是她瘋狂索取的好時機,所以她強壓住敏感處傳來的快感和溢出口的呻吟,開口道:“我,我就不……不去了!你……你去吧!”晴晴一邊說,一邊扭了扭她的小蠻腰,那細腰之下的翹臀便直接貼在了老李褪了半邊褲腿的大腿上,老李只覺得被溫熱的軟玉貼上,瞬間渾身都緊繃了。


  老李很想抓住晴晴前面的豐滿,晴晴前面的豐滿雖然沒有孫菲菲的大,可是她的翹臀卻是典型的少婦風韻,比孫菲菲的更具肉感,也更具彈性,像一盤圓月一般光光滑。


  老李看到她,就想起昨夜的瘋狂,想起當時他掐住她的細腰,在圓月下耕耘的場景。


  孫菲菲沒察覺到異常,點了點頭,正要開車門的時候,又聞到了那淡淡的奇怪味道,不知道怎么的,這味道竟然讓她身體有了些許奇妙的反應。


  孫菲菲沒有多想,開了門出去。


  夏天潮熱的風吹向她,一股別樣的騷動在她心里滋生。


  “奇怪!跟教練一起練車的時候,怎么會感覺那里有點癢呢?”孫菲菲一頭霧水,忍不住夾緊了大腿,想要驅趕體內異樣的感覺,不料卻越夾越空虛,她俏臉一紅,只得加快腳步向著洗手間跑去。


  “教練!您還滿意嗎?”孫菲菲前腳剛走,晴晴便一臉魅惑的看向老李,眼神中滿是情欲。


  “你這個小妖精!當著孫瀟瀟的面也敢勾引我……”老李再也按捺不住,把車往沒人的邊角落一停,把晴晴按在方向盤上,直接就發動猛烈進攻!眼前的晴晴翹臀香嫩,那齊X小短裙早就直接倒褪到了腰下,毫無阻隔的肥沃土地展現在老李眼前,讓他迫不及待的開墾。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7334082.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8557574.html
https://twgkhoiyouk.weebly.com/3302618.html
https://twfgbvhnnj.weebly.com/9148784.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92451.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2446376.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3548151.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1748887.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9140612.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5942839.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